首      页

净土法语

素食护生

佛教知识

在线共修

法师介绍

影音下载

世间百态

法宝流通

最近更新

学习中心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网络皈依

佛电视台

佛友商讯

种植福田

深入经藏

全部资料

电 子 书

居士文章

佛教下载

我要提问

佛教修练

佛教寺庙

学佛博客

菩提文海

热门文章

网站活动

护持正法

佛教问答

幸福人生

消除业障

佛教新闻

学佛影院

佛教网摘

净土法门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户中心

热点专题

戒除邪淫

戒杀放生

学佛感应


首页 -->法师开示

 定弘法师、刘素云老师: 佛法的人生智慧


发布:果林果梅 [文章 空间 留言]   日期:2014/3/28 9:10:00   收藏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护持正法

  主持人:我想钟茂森博士每个人都会非常熟悉,就是定弘法师,他曾经在我们昆士兰大学任教,他是二00三年进的我们昆士兰大学,当时我是看著他进的。在我们教学期间,他教学的成绩是非常非常的突出,他的论文,因为我们在学术界要看一个学者的造诣的话,首先我们就看他在这个领域里面见地如何,当时的钟茂森博士在经济领域里面确实是首屈一指的。在这之前他也碰到了佛法,也遇到我们的老师,他想在这个领域里面,多元文化教学的领域里面更上一层楼,因此在这儿经过了四年的教学之后,在二00六年底、二00七年的时候,,离开了我们这个学校。他是跟随我们的老师做一个传统文化的义务工作者。

  当时在他离开学校的时候,说实在我是持有保留态度的。我理由是怎么样?当时我在学校里面看到我们钟博士的前途,在教育这个领域里面,可以说是前途非常光明。如果离开学校去走传统文化这条路,这条路难走,因为传统文化离开我们已经一百多年,已经边缘化,包括我们,特别在我们教育系统里面、教育领域里面,真的是边缘化,要走这条路不容易,这是其一;其二,我们的老师净空上人德学兼备,精通中西文化,有修有行,做为他的一个学生出去弘扬,压力是相当大的,这也是我持保留态度的一部分;第三部分,我们钟博士如果出来弘法,随著我们老法师的法缘,将是世界闻名,这对一位年轻的学者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名闻利养的考验。昨天我听了刘素云老师的讲学,我非常感动,非常感谢她,因为这一点也证实了,在她的学佛道路上也是遇到这样的一个困难,这是我为什么当时持有保留的态度。

  今年六月份,我们的钟茂森博士出家了,定弘法师,定,一定要定在弘法上,所以说他走的路是再加一个字,更困难!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法师,你们是老修行,带携一下年轻的法师,对於我们来说,我们的护法责任是更重大,希望我们保护好我们的年轻法师,保护好我们的定弘法师,让他在弘法的道路上一路上很通畅。接下来我们有请,热烈的欢迎定弘法师为我们讲学,谢谢各位。

  定弘法师:尊敬的刘老师,尊敬的冯老师,诸位嘉宾,诸位老师、同学们,大家下午好。阿弥陀佛!人生总是很多的变化,我记得在五年前,我在昆士兰大学的课堂里面,都是穿著西装戴著领带来跟大家讲金融课,没想到五年以后,我都已经改头换面了。这次因为跟我的恩师净空上人回到此地,回到图文巴净宗学院,参加学院十周年的大庆典礼,所以有一个空档时间,承蒙昆士兰大学的佛陀教育学会邀请,来跟大家结结法缘,也感觉到非常的欢喜。

  感谢冯老师对我刚才的介绍,可能在座的朋友有一部分人对我非常了解,甚至很多上过我的课。刚才吴言慧博士,他以前是跟我学金融课,是我指导他的博士论文的,他后来毕业了,现在在昆士兰理工大学教书。他是昆士兰大学佛陀教育学会的第二任会长。第一任会长李斌博士也是我的学生,他今天告诉我说,他在在格里菲斯大学教书,因为在黄金海岸的校区那边有个会议,所以来不了,明天再来见我。他是第一任会长。现任的会长是哪一位?也是一位博士生,感谢他这次给我们安排。冯老师刚才一番肺腑之言,真的就是她对我一直以来都非常的爱护,她的年纪是我母亲的年纪,所以我对她就像对自己的母亲、对长辈一样。我在昆士兰大学教书的四年当中,得到她很多的指导,即使是走上了学佛弘法的道路,也常常得到她很多的有益的开导,所以我也非常感恩她!

  今天在此地短短的时间,首先我想跟大家道个歉,因为从图文巴下来,我们这个车在行驶过程中,GPS可能导航把我们导错了,导错路了,结果我们就高速公路上一绕就绕得挺远的,就来晚了二十分钟,非常抱歉。今天给大家分享的题目,就是海报上大家看到的「佛法的人生智慧」,实际上这个要从什么是佛教说起。大家可能对我自己的人生选择都会有一些疑问,为什么你原来是在昆士兰大学做教授的,现在居然走上这一条遁入空门的道路,或许很多同学有这种疑惑。我就必须把佛教到底是什么,它为什么值得我这样去追求,放弃一般人所追求的一切去追求这个。

  佛教它不是一个宗教,很多人都把它误会了,可能百分之九十的人,甚至更多的人都会认为佛教是个宗教。没错,它在许多国家都属於宗教部门管的,所以它就应该是属於宗教,实际上它不是宗教。那到底是什么,我把这两个字拆开来说一说,佛和教。什么是佛?佛是一个人,你看它是人字旁,他不是神,这是一句印度的梵文,它原音叫佛陀耶,英文叫Buddha,或者是Buddhaya,它的中文的意思就是觉者,觉悟的人。觉悟什么?简单的来讲,就是觉悟宇宙人生的真相,在佛经里面有一个名词术语叫做诸法实相,法就是宇宙一切万有现象,诸法就是一切的现象,它有实相、有真相,能够觉悟到这种真相,这个人就是佛。在觉悟的过程当中有不同的层次,如果没有能够完全觉悟宇宙人生的真相,可能觉悟了一部分,譬如说他对於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觉悟了,在佛法里讲这种人他断了见思烦恼。这个见就是见解,思是思想,烦恼就是不好的东西,我们都不想要烦恼,见解里面有错误的,思想里面有错误的,统统都叫做见思烦恼。如果能够把见思烦恼断了的人,在佛法里面就称为阿罗汉;再进一步,还有一种烦恼叫尘沙烦恼,尘沙就是像灰尘、像沙那么多,很多很多,这些烦恼比较细微,如果能断了,这种人叫菩萨,但是他还没有觉悟圆满,他还要再断一层烦恼叫无明烦恼;无明烦恼断尽了,这个人就称为佛,或者叫佛陀。

  因此佛教它完全是一种教育,它教育我们懂得人生、宇宙的真相,不断的把自己的烦恼放下,烦恼放下了,智慧就能够现前。刚才讲到的这三种层次,阿罗汉、菩萨和佛,这就好比在大学里面三个学位的名称。在大学里面,我们有学士学位、有硕士学位、有博士学位,博士属於最高学位,就算圆满了。在佛法里也是三个学位,阿罗汉好比是学士学位,菩萨好比是硕士学位,佛好比是博士学位。我们大学里面,你看看在申请大学的时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申请表上一般都会有这么一段话,不管是在美国也好,在澳洲也好,在其他任何西方国家,你都会发现有这么一段话,受教育的权利是人人平等的。我原来是在美国教书,在德州大学、还有Kansas State大学都教过有四年,所以我对美国教育体制也比较了解。他们的教育就是平等的教育,无论男女老少、各行各业的,各个不同的宗教,不同的肤色,你只要符合他的录取条件,都可以平等的上大学,所以在教育里面是完全平等,就像孔子说的有教无类。佛法这种教育它也是有教无类,也是平等的,任何的种族、任何宗教信仰的人,男女老少,他们都可以学习佛法。而且当我们能够真正达到佛法里所说的标准,你断了见思烦恼,你就能够得到阿罗汉这个学位;你要再断了尘沙烦恼,你就获得菩萨这个学位;再进而断了无明烦恼,你就获得佛的学位。佛这个学位是人人都能拿到的,不是说只有释迦牟尼佛拿到,只有阿弥陀佛拿到,不是,是任何一个众生都是平等的有资格拿到佛这个学位。

  佛法里面讲,为什么人人都能拿到这种学位?因为人人本性就是佛性,简单的来讲,本来就是佛,你本来就是佛,只是因为你自己有这些烦恼。在《华严经》上讲烦恼有三大类,跟刚才我讲到的见思、尘沙、无明这三种烦恼相对应的,《华严经》上讲是执著、分别和妄想。执著就是见思烦恼,你对人、对事、对物都有执著,你放不下,那你叫凡夫;放下执著,你就是阿罗汉;放了分别,你就是菩萨;放下了妄想,就是不起心不动念,完全回归自然,回归到了自性,这个人就是佛。所以学佛,跟在世间大学里学的学问有不同的地方,我们叫学道。老子在《道德经》上都讲,「为学日增,为道日损」,损就是减少,为学要增加。你们在这上课,每个学期得修多少门课,记学分的,然后一门一门累积,学分满了你才能毕业,这是为学,当然得不断的增加,知识得增加,愈多愈好。可是学道正好相反,不是让你不断的增加,而是让你不断的减少,叫为道日损。损之又损,减少一直减少,就是放下再放下,放到最后,以至於无为,无为则无不为。无不为的境界那就是相当於佛法里面讲的究竟圆满,你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这是《华严经》上讲的,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但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这一切众生不光是人类,动物,蚂蚁,还有我们看不见的其他维次空间的生命,我们讲鬼神、天人都会有,这些众生本来就具足、就具有,还不仅是具有,是具足,满足的具有如来的智慧德相。德就是德能、能力,相是相好。

  我们看到佛的相是特别的庄严,其实您的相跟他是一样的,也是这么庄严,你本来就是那样子,为什么现在不像那个样子?你照照镜子一看,有时候看到自己都不想看了,那是什么原因?但因妄想执著不能证得,就是因为我们自己有妄想、有分别、有执著。所以这简单几句话,我们把佛陀的教育那个大概就给勾勒出来了,它是门教育,让我们认识宇宙人生真相,你认识了,认识得圆满就叫佛。怎么个认识?放下,放下妄想分别执著,也就是断烦恼,断尽烦恼了,就是一切放下了,你就是佛。就好比是什么?你那个大圆宝镜本来就是可以遍照环宇,它本来是很光明的,但是现在很多灰尘,那怎么办?你得把灰尘擦掉,天天擦天天擦,最后都擦干净了,它就恢复了本性的光明。所以学佛是这么个学法。

  再来看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我们称他本师,这个本是根本,根本的老师,这位老师他的名号就教我们应该怎么修学。释迦牟尼,这四个字也是梵文,古印度的文字,翻译成中文的意思,释迦叫能仁,仁是仁爱的仁,牟尼叫寂默,空寂,就是寂静的寂,默是沉默的默,合起来,释迦牟尼就是能仁寂默。能仁就是慈悲,对待别人我们要用仁爱的心。你看儒家讲仁都是什么?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己欲立则立人、己欲达则达人,他是想到自己就要想到别人。从这开始,慢慢把这个爱心扩大,对尽法界虚空界,就是我们讲整个宇宙所有的众生,都用这颗仁爱的心,这就是佛的心、菩萨的心,这是对别人。寂默就是讲心要空寂、要清净,这是对自己的。为什么释迦牟尼佛要用这个名号?那就是对治我们这个世界上这些众生的毛病。佛的教学,他是所有的名号、所有的形相都有表法的意思,他不是随便起个名字。就好像父母给儿女起个名字,那都是父母对儿女有个希望。像我原来俗家名字叫钟茂森,茂是茂盛的茂,森是森林的森,就是父母希望我做栋梁之材,那有个意思在里头。这个能仁寂默的意思也是对治我们现在众生的烦恼,我们现在众生爱心非常缺乏。你看我上个月跟我们师父老人家去了一趟罗马,访问梵蒂冈,跟天主教教皇见面,结果在罗马看到街道上遇到一个车祸,就是有人撞车伤到人了,结果那个人被伤的没人救他。这种情况我想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很多地方都能见得到,见死都不救。这是什么?没有仁爱的心,没有慈悲的心。所以释迦牟尼佛他就告诉我们,一定要慈悲,一定要仁爱,这是对治我们那种冷漠、不仁的心。

  我们这个世界众生心里都不清净,很多的污染。特别是现在这个时代,所谓是电子信息时代,你看网路上、媒体里,那个污染都特别的严重,青少年每天都上网,身心都遭到严重的污染。所以释迦牟尼佛这个「牟尼」教我们要寂默,心要清净,因为心不清净,你没办法体会出快乐是什么味道。这是真的,很多人可能这一辈子都没尝过什么叫快乐,他以为有钱就快乐,所以拼命的去追求财富,得了一亿还不够,要两个亿,两个亿不够要十个亿,一直无止境的追求,愈追求是愈苦,我们讲欲壑难填。所以苦苦的往外去追求,你永远找不到幸福和快乐。幸福快乐怎么得来的?你放下就能得到。你把这个心收回来,能够享受一下清净的这种法喜,从圣贤学问当中你可以浅尝到一点点。

  我们师父老人家今年八十五岁,他年轻二十六岁开始学佛,他第一个老师是台湾大学著名的哲学教授,叫方东美教授,告诉他,佛法是高等哲学。因为他自己本人学哲学的,他最佩服的就是佛教里的哲学。他说《华严经》是佛法里面哲学的最高峰,最完美的一部哲学概论。然后告诉我们师父说,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们师父当时对佛法都有误解,一听到佛教,迷信!这是没文化的老头、老太太学的,就会烧香拜拜,拜神拜鬼。你看佛教里面供那么多的神像,这是低级宗教,因为高级的宗教就一个神,拜这么多的叫泛神教、多神教,这是低级宗教。结果方东美教授告诉他,你年轻,你不懂,他说学佛是人生最高享受。我们师父听了以后,这才肯进来学,这一学进去真的就欲罢不能,一直从二十六岁学到八十五岁,你看六十年,真的愈学他愈体会到这是最高享受,他得到了!

  现在你看,身体健康、思想敏捷,非常有智慧,每天讲经四个小时,这不容易!我不知道在座有没有讲课的老师,请您举个手,有没有上课的老师?谢谢您。我以前在昆士兰大学一个礼拜上六个小时课,一个礼拜才上六个小时课,其他时间就是做做研究,看看书,备备课。上课是比较辛苦,六个小时都已经觉得多了,就常常跟我们的系主任去抱怨,你少来点课,我们多点时间自己得研究研究。现在我这个博士生李斌告诉我,他在格里菲斯大学做讲师,他一个礼拜才三个小时课。你想想,一个老人家八十五岁,一天上四个小时课,一个礼拜上二十八个小时课,这个工作量有多大!你就想想,那等於差不多是七、八个人的工作量,再加上他还有其他方面的应酬,还有其他的为世界和平、为团结宗教做很多大量的推动工作,他都能应付自如。这靠什么?一个是智慧,一个就是功夫,人家学佛真有功力,有定慧的功,一个定,一个慧,心定有智慧,他才能够做事情做得这么圆满。所以他这是给我们现身说法,他真得到了。他的第二位老师章嘉大师,当时就告诉他,说你学佛将来应该发心出家,出家要学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是什么样一个人,我也给大家简单介绍介绍,以便有一些刚刚开始听到佛法的同学了解了解,我们要找到这个根源之所在。

  释迦牟尼佛何许人也?三千零三十八年之前,在印度,他是净饭国国王的太子,一个太子,那家里是应有尽有,享受的是荣华富贵。可是释迦牟尼佛他的灵性很高,真的就像孔子在《论语》当中讲的,君子忧道不忧贫,谋道不谋食。他对这衣食享受方面一点没有放在心上,他追求的是道。他在那思考,人为什么有生老病死苦?这个痛苦能不能够解脱?生老病死,国王也跑不了,父王他也得生老病死,所以怎么才能解脱?於是他就出家要找这个答案。不光是自己求解脱,而且更重要的,帮助一切众生找到解脱的方法。这是他老人家觉悟比我们一般人高。

  出家了,在印度当年有九十六种宗教,真的是古宗教之国,那个学术比我们中国还要发达,真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那个时候宗教里的修行人,他们的境界都很高,他们都修禅定,都能够上到禅天,所以他们能够看到六道轮回的现象。当时释迦牟尼佛叫悉达多太子,乔达摩.悉达多,他出家跟这些宗教的长老们去修苦行,苦行了六年。因为当时宗教的这些长老都认为,你只有修苦行才能得到解脱。那就修苦行,修到什么?六年当中一天只吃一麻一麦,那个肚皮贴到了脊梁骨上,这么样的苦!但是他的决心非常的坚定,真的是孔子所说的志於道,人家的志向立在道上,连身命都可以放下。但是还是解决不了问题,他的禅定也能够达到宗教里面长老他们的境界,他看到六道轮回,但是他都没有办法解决这三个问题:第一个,六道轮回是怎么来的?第二个,为什么会有这六道?第三个,六道以外还有没有境界,就是如何去超脱六道的境界?

  当时九十六种宗教的人都没办法解答他的问题,所以没办法,他只好自己一个人走到恒河边上,在菩提树下打坐,他发了一个誓愿,说我不把这个生死问题闹清楚,不能了生死的话,我誓不起此座。於是就在菩提树下入定,就是入到非常深的禅定。宗教里面他们的禅定都只是世间的四禅八定,但是当时释迦牟尼佛已经入到了第九定,第九定就超越了六道。一个非常偶然的因缘,他看到明星,晚上看天上有明星,突然就大彻大悟。大彻大悟之后,我们讲他的妄想分别执著一下全放下了,本性中的智慧,如来智慧就全现前了,我们就讲他成佛了,拿到了佛的学位,他什么问题都闹清楚、闹明白了,然后就开始在人间教化,三十岁。他是十九岁出家,三十岁证道,就成佛了。

  成佛以后讲经说法四十九年,讲经说法就是我们办教育、办讲座,像我们今天就是一场讲座。当时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中,大大小小的讲座办了三百多场,一直到七十九岁入灭,就是我们一般人说他过世了。实际上,对一个了生死的人,他知道人根本没有生死。这个生死是怎么回事?只是肉体的生灭。就好像一件衣服,我们穿上这身衣服,穿了十年坏了,坏了怎么办?脱下来再换一件。这身体就像我们的衣服一样,你穿了几十年,老了,没办法再用了,把它就卸下来,然后再换一件新衣服,这就所谓轮回。实际上有没有生死?没有生死,因为这个身体不是我,它是我的衣服,你说我把衣服脱下,我死了吗?没死,我不是好好的吗?我们的灵性是永恒不灭的。释迦牟尼佛就知道了,原来真正的我就是自己不生不灭的灵性,他证明了这点,完全觉悟了,这个人叫了生死,就成佛道了。所以我们讲他涅盘或者灭度,这些都是什么?讲他不是死了,因为对他来讲没有死。

  他老人家这四十九年干些什么?概括起来就是教育,讲经说法不就办教育吗?不仅是教育,他是办的义务教育,不收学费。你看我们大学里收的学费还挺高的,对留学生还有更高的价码。这是什么?这不是义务教育,收学费。但是释迦牟尼佛一分钱学费都不收,他比孔子做得更彻底,孔子收学生还有个束修之礼,他连束修之礼都不要,就是你只要肯学,他就肯教。所以他讲经的课堂也没有固定,也没有像这么好的一个讲堂,这么好的座位,还有空调,这么好的音响、灯光,他没有。他在哪讲?恒河边、菩提树下、野外,或者是有人请他,他就在精舍里,竹林精舍,或者是只树给孤独园,这些都是他曾经常常讲经的地方,那算不错的讲堂。很多时候就是在野外,我们很多同修是读《无量寿经》的,《无量寿经》在哪讲?王舍城耆闍崛山中,在山里头讲。所以他的这个教育非常活泼,随时随地,也没有固定的课时,没有固定的时间,课时长的有二十二年,般若会;短的,简单几句话。所以你看《大藏经》里面,那个经长度大小不等,《华严经》很长很长,九十九卷,你从头到尾念一遍,至少差不多都得二、三个礼拜,一天念八个小时,得念二、三个礼拜,才能把整部经念下来;短的简单几句话,一页纸就没了。这是当时他老人家教学非常的活泼。

  所以他所办的就是教育,他教学的内容就是关於宇宙人生真相的教育,是至善圆满的教育。从佛法里面这些称呼,我们就能够进一步的了解,它确实是教育,不是宗教。你看释迦牟尼佛,我们称他本师,根本的老师。到寺院我们见到出家师父,我们称师父,师父是什么?就是老师,老师后面加个父,就对他更尊敬,古人讲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以我们自己称为弟子,三宝弟子,弟子就是学生,这师生的关系。宗教不一样,你要是去过基督教教堂,我以前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我的表哥当时就常常拉我去教堂,后来他就成为了基督教的牧师,我现在成为了佛教的法师,我们各人走各人的道。他那时候常常就拉我,让我去受洗,我就提出好多问题,牧师都没办法解决,所以我就不受洗了。没把它讲清楚,不能令我满意,我不服,我们是知识分子,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你不能够解答我的问题,那我不能信你。基督教他们每次聚会都得祈祷,祈祷一开口就说「我天上的父」,天父,父亲,我们是儿女,神的儿女,这是什么关系?父子关系。宗教里讲的是父子关系,教育里头讲的是师生关系,从这你就知道了,宗教和教育有不同。再者,你在基督教里面讲神只有一个,不可能说一切众生都能成为神,那还得了!天上的耶和华恐怕都吹须瞪眼,你怎么可以这样?所以它不能平等,我们是对於天上的父要尊重、要服从。可是佛法讲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一切众生本来是佛,所以一切众生皆当作佛,平等,谁都可以作佛。不是说释迦牟尼佛我高高在上,就我能成佛,你们都是我的下属,不是,平等。只有教育里面是平等,就像拿学位,人人都能拿,你只要符合条件就行,你不符合条件那么继续努力,总有一天你能符合条件。

  所以从种种的这些现象看,我们就可以给佛教正名,它不是宗教,它是教育。认识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你要一开始就把它当宗教,那愈学就变得愈迷信,而且佛法里面真髓的东西可能你得不到,被你这种误解、被你那个错误的理念给障碍住了。所以今天我们特别把佛教是什么给大家解释清楚,以后大家如果真有兴趣来学习佛陀的教育,那就非常的顺利了。你要把它当作教育来学,不是迷信,也不是宗教。

  现在我们看到佛教存在的形式多种多样,我们师父归纳了六个形式。第一个就是释迦牟尼佛亲自传下来的教育的佛教,它本来面目就是教育。

  第二种就变成宗教了,什么时候变成宗教?大概是二、三百年前,清朝时候。清朝前清,顺治、康熙、雍正、乾隆他们那个时候都非常清楚,佛教不是宗教,是教育,这些皇帝他们都学这个教育。你看顺治出家了,那还了得,那是全心投入;康熙,康熙他也是个佛学大家;他的儿子雍正更了不得,我看过雍正皇帝写的一本著作叫《宗镜录大纲》,净土宗第六祖永明延寿大师从《大藏经》里面汇集出来的,叫《宗镜录》,这本书一百卷,他把它重新整理,抽取精华做了个二十卷的,叫《宗镜录大纲》,那一般人是没办法做得这种深入,雍正皇帝;乾隆也是,他编的《乾隆大藏经》,到现在师父老人家印《乾隆大藏经》印了一万套,分送全世界各地的大学、图书馆还有寺院,包括我们昆士兰大学图书馆,刚才刘老师跟我们一起过来的时候,我就跟刘老师说,这个大学里面有我们《乾隆大藏经》,师父送的。所以这些皇帝都非常清楚,佛教它是教育。什么时候演变成宗教?到后来大概是很多出家人经典不学,经也不讲,本来教育就得多讲课,他不讲课,大家就不认识了,到最后慈禧太后当政,她就完全废除了宫廷里面讲经教学的制度。在清朝的时候,每个朝代都是,皇帝都封佛教的这些大师为国师,国师就是皇上的老师,请他们来宫廷里面讲经教学。慈禧就把它废除了,而且她对佛教不尊重,你看她自称是「老佛爷」,老佛爷比佛还高,所以她一不尊重,底下的人朝野百姓全都不尊重,后来是愈来愈偏。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把鸦片带进来,同时也把宗教带进中国来,那个时候宗教就变成正式的名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所以在中国古代,它讲的是教育,儒释道三家都是教育,它没有讲宗教,宗教是西方国家他们讲求的。这种事情,现在我们看佛教都是宗教,一到寺院里面,和尚就会念经,就会敲法器,做经忏佛事,超度死人,那都是变成只搞仪式,没有实质的内涵。实质是什么?是教育。

  还有第三个学术的佛教,就是把佛教当作学术来研究,像很多大学里面在佛教方面开了课,我们以前昆士兰大学还有一位教授也是专门研究佛教的,可惜后来病故了,很可惜。原来他跟我、跟冯老师我们都挺要好的,还常常举办讲座活动,是一位斯里兰卡人。很多大学都有,研究佛教史的,学术,但是它不讲修行,更不谈怎么了生脱死,怎么成佛,它不讲这个,那就是变成学术。第四个是企业的佛教,把佛教事业做企业来办,来赚钱。很多大的庙还盖很多分庙,像分公司一样,还有国际联网,这都有,这是企业的佛教。还有旅游的佛教,特别是在中国,所谓「天下名山僧占多」,所以就搞旅游开放,寺院都开放,门票卖得挺高,赚钱!搞旅游,没有修行,也没办法修行,天天都人来人往,怎么修行?第六个就更麻烦了,变成邪教,这是有一部分人别有用心,打著佛教的旗号,它就不是真正的佛教。

  这六种不同形式的佛教,我们得认识清楚,然后我们就要选择,到底我要选择哪个佛教。我自己本人是选择教育的佛教,其他的这五个对我没有任何吸引力。我也不想搞宗教,我不参加什么敲打唱念,告诉大家,我连打木鱼都不会打。出家当和尚了你还不懂得打木鱼?我就是不懂打木鱼,我只懂讲经说法,这个我可以,就像大学里面讲课,这个我可以,你让我敲引磬、敲大磬,那我都不懂,外行。我也不搞学术佛教,而搞学术,我原来都搞了八年学术,在大学里教了八年的课,都搞腻味了,对我们本身灵性的提升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烦恼始终还是断不了,所以还是回归到教育上来,真正进入传统的回归到教育上的佛教,自己学、自己修,才能体会到那里头的喜乐。

  正如《论语》第一句话夫子说的,「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学习,学这些经典,不是光是学一个理论,更重要是习,学而时习。这个习,我们在以前读中学的时候老师给我们讲,讲错了,习把它当成温习来讲,这是完全错了!你学了之后得回家温习功课,你才能考好,那就不亦悦乎。我们觉得愈温习愈不乐,学得挺苦。你看很多中学、小学的学生,一天到晚背那么大书包,他每天考这么多的试,头昏脑胀的,学校又追求应试升学率,那压力特别重,不是不亦悦乎,是不亦苦乎!所以为什么他苦、他没有乐?因为他学圣贤的经典,他没有去实习,就没去用。你没有用到你自己日常生活工作当中,待人处事接物当中,你就是学是学,用的还是烦恼,那就苦。所以儒家都告诉我们这点,你学了圣贤的道理,必须要用到生活当中,你才有那个喜悦。有了喜悦,别人看到就羡慕你,你一天到晚满面红光、满脸微笑、自在快活,怎么我们这么苦?他向你请教,这时候你就跟他分享。这是什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那也挺快乐的,这种分享绝对是免费的。我现在讲课、讲经从来不收一分钱学费,连我们来的汽油费都不是这边学会出的。过去不一样,我们出去讲金融课程,明码实价跟他谈,北京大学请我讲课一小时六千块钱,还要包机票、包食宿,招待得好。那时候都是什么?是个名利汉,追求名闻利养,跟人家谈这些事,现在想起来,那也是不亦苦乎!现在快乐,现在这世间名闻利养都放下了,我是身无分文,走遍天下。

  我自从五年前辞去昆士兰大学这个职位,那时学校给我tenure,tenure大家懂吧?就是中国讲的铁饭碗,等於说只要你不肯辞掉学校,学校不能辞掉你。工作很好,工资也不错,生活也安逸,一个礼拜才六个小时课程,对我们来讲那是不在话下。而且每年暑假就有三个月的假期,还有寒假,寒假又有一个月,四个月假期,平常也没啥压力。我是在商学院教书,它每年都希望你能出一、二篇文章,我们这个学院所有老师平均每年发表零点八篇论文,就是平均,人口平均,这么多老师,人均零点八篇论文。每年都能出一、二篇文章,那算不错了,很多人一年出不了一篇文章,甚至好几年也出不了一篇文章,因为写论文是要很花时间。我自己都是这样,写文章从头到尾,从研究、建立课题、找数据、做运算等等,然后写文章、修改,平均是二十五个月,文章出来就是两年多,当然是好几篇文章同时进行。我当时是平均一年四到五篇文章,属於学院里面的佼佼者。我也不算很费力气,所以对我来说工作不算很难,也挺轻松的。来的时候我跟刘老师她们都讲,以前我跟我母亲就住在河边那些房子,St Lucia那个区里头,每天早上太阳出来之前,我跟我母亲出来散步一小时,晚上太阳下山的时候,我跟我母亲又出来河边散步一小时,每天还做早晚课,还有听经,过得挺惬意的。

  为什么把这些安逸的生活放下来,追求佛陀的教育、佛法的教育,有的人他想不通。刚才冯老师还说,她那时候劝我,你得好好考虑,她是非常爱护我,也是因为这条路不好走。因为什么?你把铁饭碗丢了,将来没饭吃怎么办,是不是?老人家都有这个心,都会考虑,为后生晚辈著想,这学校工作不好找,你走了出去,以后再回来恐怕回不来了。Tim Brailsford,他现在是Bond University黄金海岸的校长,他是年轻有为,对我也很爱护,就是他破格提升我做副教授,还给我tenure,而且还对我承诺,说你再忍两年,我一定给你教授。他生怕我就跳槽跳走了,让我一定得忍两年。结果没想到我忍不住两年就走了,但是不是跳槽,是辞职了。所以我辞职的时候,他想不通,他找我谈话,他说一般人要是工作没什么成绩,走投无路,走你这条路我还能理解。您现在每年发表这么多论文,你看学校挺器重你的,(我从二00三年一月来的)二00三年商学院就给你「优秀杰出研究人才」这样一个奖,二00四年昆士兰大学又给你这个奖,还带著七万五研究经费给你,二00五年破格提升你做副教授,给你tenure。我是二00六年辞职的,他就跟我讲,您能不能够再想一想。我跟他解释,怎么解释解释不通,他没学佛当然没办法理解,这条道不一样。然后他就跟我讲,他怕我脑子出毛病,所以就跟我讲,这样,我把你的职位留一年,你这一年当中要是真想明白了,你再回来还有机会,你这一年以后你还不回来,那就没机会了。我是非常感恩他,但是我这一走就是走五年都没回头。回头是回过,去年还回过一次头,但是回头是看他来的,给他点礼物,告诉他我现在很快活,「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他听了还是没明白,这没办法,人各有志。

  所以学道的快乐,它不是从外面,你得到名利、得到享受,好像你觉得快乐,那种快乐只能叫刺激。就好像人打吗啡、吸毒一样,你这是毒瘾来了惶惶不安,吸一个毒好像飘飘然了,那是快乐吗?那是愈来愈苦。学道不同,学道那种快乐,是从内心里面像泉水一样涌出来的,你可能吃得很简单,就像孔子《论语》上讲的,「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饭疏食,吃饭粗茶淡饭;饮水,茶都没有,咖啡也没有,就喝水,白开水;曲肱而枕之,睡觉连枕头都没有,曲肱就是把手臂曲起来当枕头来睡。但是孔子能做到什么?他乐在其中。他的学生颜回,他是「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不改其乐。箪食,吃饭连碗都没有,拿些小竹片编成一个小竹篓叫箪,一箪食;一瓢饮,杯子也没有,拿个葫芦瓢在那喝水;居住在陋巷。孔子讲,别人在他的处境,「人不堪其忧」,但是颜回不改其乐,孔子非常赞叹颜回。他乐在哪?他就乐在不断的力行圣贤之道,从这里得到法喜。这法喜尝到了,你对世间的名利真的就不感兴趣。

  所以Brailsford教授,这院长当时好心,希望我能回头,我九牛都拉不回头。这个快乐我浅尝到一点点,虽然只是一点点,那就是世间没办法比的。古人所说的「世味哪有法味浓」,这种法味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自己喝了才知道,我告诉你这水多好多好,多少度,你听了只是个概念,你没有感觉、没有感受,你必须自己亲尝了,原来是这个样子。你看我们在座刘素云老师,人家就是得到真正的法味,她尝到的法味比我多得多了,我是浅尝到一点点,人家尝了很多,一天到晚快快乐乐。今年六十七岁,跟我母亲同年,比我母亲还大半岁,活活泼泼、快快乐乐,走路嗖嗖的,比年轻人走得还快。今天她老人家也来参观一下我们的昆士兰大学,跟大家见见面,我想待会也请她来给我们讲一讲,她比我讲得更好。所以这种法乐必须自己要尝,怎么尝?你得去修学,学了习,学而时习。所以佛法,教育的佛教,必须是我们要通过力行来得到。所以这个课就不能不讲,经也不能不听,你不听课,你就不能明白这些道理,不懂得怎么去运用。因为今天时间有限,佛法的大海,我只能够拿出一滴水给大家尝尝,讲起来三藏十二部是讲不完的,佛都讲了四十九年,我这四十九分钟能讲多少,是不是?所以我就给大家拿一滴海水,让大家了解了解,虽然是一滴海水,但是保证这一滴海水是来自大海的,是真的佛法。

  如果你把佛法归纳起来,它的课程到底是什么样的,怎么个修学法?你看中国佛教四大名山,大家都知道吧?四大名山,第一就是九华山,是地藏王菩萨的道场;第二是普陀山,浙江,观世音菩萨的道场;第三,五台山,文殊师利菩萨的道场;还有峨嵋山,在四川,是普贤菩萨的道场,这四大菩萨就代表了佛法修行的课程。佛教的教育它非常讲究艺术性,这些菩萨的形像它不是让我们顶礼膜拜,它是让我们了解它代表什么样的教育内容,所以我们在瞻礼这些菩萨像的时候,立刻要想到菩萨教我们什么,你这才能学到东西,你到寺院里拜没白拜,不是迷信。

  地藏菩萨代表什么?代表孝亲尊师,这是佛门的第一课。《地藏菩萨本愿经》很多同修可能读过,我也是这本经带我入门的,入佛门这部经是很好的基础课程。当时我读这本经读得非常感动,痛哭流涕,因为这个是记录地藏菩萨是怎么来的,他的来历,我们讲是他的个人简历。地藏菩萨过去是婆罗门女,那是他在因地上,无量劫前,不知时间多长远,无量劫前她也是像我们一样,一般的凡夫。她是个女孩子,是婆罗门,印度把贵族就叫做婆罗门,她是个贵族的女孩子。结果她母亲造恶业堕了地狱,她非常难过,很孝顺的一个女孩子,到佛门、到道场,当时她那时候的佛不是释迦牟尼佛,那时候有一位佛叫做觉华定自在王如来,於是婆罗门女就去瞻礼佛的形像,求佛大慈大悲加持我,让我能够知道我母亲在哪里。思念母亲,母亲刚过世没多久,才刚过世。结果她因为很真诚,她把所有的这些家里的财物都布施供养道场,道场就是寺院,是佛陀教育的机构,它的职能是推动佛陀教育,佛门里的术语叫弘法利生,弘扬佛法,利益众生,就是每天要讲经教学的,这是好事情。所以她就把自己家里的财物拿去供养,支持佛陀教育事业,那功德很大!她那种诚恳、至诚心感动了佛,佛在空中现声音,没有现形相,告诉她,我是你所瞻礼的觉华定自在王如来,见到你那种对母亲的孝心超过常人,所以特来安慰你,你想知道你母亲的去处,你就赶紧回家念佛。这是告诉她念佛号,念当时的佛,是觉华定自在王佛,她回家念佛。

  结果婆罗门女因为思念她母亲心切,回家念佛,念了一日一夜,念到一心不乱,我们讲她得定、得三昧了,念佛三昧,念佛三昧这神通就现前了。我们凡人说神通,实际上不是什么神的通,是每个人本来就有的通,《华严经》上讲,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能、相好,这个德能就是神通,一切众生都有,只是因为自己有妄想分别执著,你没办法用它,它出不来,被障碍住。你的心清净了,你得定、得三昧了,三昧是梵文,就是讲正定,你得定之后,自性本有的能力就现前,她就能到地狱去,婆罗门女就下了地狱。这地狱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只有两种人能去,一个是菩萨,去度众生的;一个就是造了地狱的恶业,下地狱受苦的。结果她到地狱,那里有个鬼王叫无毒鬼王,告诉她,说菩萨,你看称她叫菩萨,她已经证得菩萨,念佛三昧那就是菩萨。就说菩萨,您来这干什么?说我是来找我妈的。你妈叫啥名字?报了名字叫悦帝利。「她因为她女儿孝顺,修大供养,真修行,所以这个功德已经让她生天了」。你看婆罗门女救她母亲离开地狱生天了,这是大孝。不仅是让她母亲离开地狱,跟她母亲在一起那些人都沾光,都一起生到天上去了。这个念佛功德是不可思议,是「一人成道,九祖生天」,那没错的!我们师父上人说,刘素云老师也得到念佛三昧,当然我们不知道她是不是晚上都到地狱去度众生,一会听她讲讲,她自己不承认她自己得念佛三昧,但是反正有功夫的人都很含蓄,你不请她出来讲,她就不会出来讲。

  所以人家地藏王菩萨前身是婆罗门女,那种孝顺!教我们什么?学佛必须从孝道开始学起,你没有孝道就没有师道。佛法是师道、是教育,你学这门教育要想学得成功,关键所在两个字,「诚敬」,真诚恭敬。近代净土宗十三祖印光大师说得好,「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诚敬怎么来的?你没有孝心就不可能有诚敬,你对你爸爸妈妈都不诚不敬,你能对谁诚敬?你向佛门里面发大愿,「众生无边誓愿度」,那是假的!你对自己父母都不能够爱、不能够敬,怎么可能度众生?所以第一课是地藏菩萨教我们的,孝亲,你才有尊师。佛法是师道,必须要通过尊师重道,有这种诚敬心,你才能入得门来,否则,你即使学得再多,也只是搞学术的佛教,真正法味尝不到。

  第二位菩萨是观世音菩萨,他代表大慈大悲。地藏菩萨代表孝亲尊师,专门是对父母、对老师;现在观世音菩萨教我们把这种孝道、把这种爱心、把这种恭敬心扩展,对一切众生都用这颗心,这就是观音的大慈大悲。这个大是平等的意思,它不是大小有对待的那个大,有对待就不是绝对的,是相对的。这个是绝对的、平等的、没分别的这种慈悲,这是观世音菩萨代表的。

  第三位菩萨文殊菩萨,他代表智慧。这个智慧不是普通智慧,佛法里面有个专门的名词叫般若,般若智慧。般若是什么?就是体悟了宇宙人生真相,明白这宇宙怎么回事,你才有智慧,你才对一切万法不生执著,你才能够把烦恼断除。宇宙人生真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量子科学家已经给我们透露出来了,你看著名的量子力学的创始人普朗克博士,在座的不知道有没有学量子学的、物理学的,可能你就比较清楚。普朗克博士他是研究量子、研究原子,研究了一辈子,他得出一个结论,说世上根本没有物质存在。他说什么是物质?物质就是波动,振动产生物质。就像琴弦那个弦的振动,天文物理学有一个弦理论(String Theory),它就是讲这个。所有物质分析到最后,原子核里头有中子、有质子还有夸克组成,原子核外面绕著电子;电子再往里头分,分到最后,现在能发现中微子,大概是电子的一百亿分之一;再往下分就发现就只有波动,啥物质都没有。那波动怎么来的?普朗克博士说,这是由於意识产生的,就是意念、念头动了。就好像惠能大师跟广州光孝寺那两个法师讲的,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仁者心动。您老人家心动了,才有这个物质发生,才有这个宇宙形成。你要是心不动,那就是永嘉禅师讲的,「梦里明明有六趣」,六趣就是六道,「觉后空空无大千」,啥都没有,这是真正的觉悟。知道什么都没有,你就不会执著。

  所以万法皆空,这不是让你消极,不是,那是事实真相,量子力学已经给我们证实这点,事实真相真的就是空,只有波动。只有你把念头放下了,你才能看到真的是这样,你念头不动,你才能观察动的现象。你成佛了,就是念头不动了,所以你一切的现象都了解,然后你看到众生,凡夫动,动得太厉害了,大风大浪,阿罗汉动得就很轻微,菩萨就更微细。佛是不动,就好像一湖湖水,湖水无风无浪,那是非常平静,外面的山,山色照得非常清楚,你对於宇宙人生真相很了解,一目了然,因为你心不动。如果你有风有浪,那是照不清楚,所以你就不明白宇宙人生真相,所以你就糊涂,你糊涂你肯定就乱来,就造业,造业你就会受报,你就会有苦。所以佛法讲惑业苦,迷惑就造业,造业就受苦,受苦了又更加迷惑,就如是的恶性循环,就是轮回。什么时候把迷惑一下放下,你就觉悟了,迷惑没有了,你就不造业,不造业你就离苦得乐。

  宇宙人生真相你明白了,就真有这个好处。明白了以后不是说什么都不干,就是空了,干什么?有什么意义?你自己不起心动念,你自己觉悟了,那还有众生。觉悟的人明白,众生跟自己是一体,他跟我一体,他不觉悟也会影响我,我就不能甘心、不能忍心看著他迷惑颠倒受苦,我得帮助他。这种帮助是无条件的,为什么?是一体。就好像我们的人身哪一个部位,譬如说手伤了,很痛,左手伤了,右手去抚摸它、爱抚它。请问爱抚讲条件吗?右手有没有跟左手讨价还价,你得给我多少钱,我才能爱抚你?没有,念头都不动,自然反应,就是去帮助它。这就是佛法讲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无缘就是无条件,大慈悲是没有条件的,那是自然反应。所以佛菩萨度众生,他不起心、不动念,他是自然反应。这个境界大家琢磨琢磨,琢磨琢磨什么?左手伤了右手去帮助它,它起心动念了没有,是不是自然反应?它为什么能这样反应?因为是同体,它知道是同体。我们为什么不能帮助别人,看到人遇到车祸死在路上都不肯去伸出援手?就是因为迷惑太深了,就是麻木不仁,这个就是痛苦的根源。所以文殊菩萨代表智慧,告诉我们,你真明了了宇宙人生真相,你所过的生活就是佛菩萨的生活,自度度他。

  最后普贤菩萨代表力行,力行就得真干!佛跟你讲了半天,你不真干,不是白说了吗?今天我们这一个多小时讲课,您听明白了吗?听明白您得真干!怎么真干?首先我得要认真学佛,我得求智慧,我得听经、闻法、学习。而这个学习很关键的,一会刘老师可能也会说到她的成功秘诀,「一门深入,长时薰修」,一部经下去,跟一个老师学,这得师承。这种学习是最快速的,跟咱们在大学里学的方法不一样。我曾经问过我们的学生,学生四年毕业拿到学士学位,我问他你觉得学到什么东西?他看著我愣了一下,好像什么都没学到,就是拿到文凭了。你看大学四年不是白学了!为什么学不到东西?你看他也很用功,天天早出晚归,学的东西太杂了、太乱了,东学一科,西学一科,按照学分制,四年学下来科目不少,什么都没学到,脑子就像浆糊一样,乱七八糟,没有智慧。你让他上岗去担当一个项目,管理一个企业,你看我们商学院出来的学管理的能管理企业吗?不行,知识很懂,懂的理论不少,没有智慧。所以佛法要学智慧,一门深入,你一门下去,跟一个老师学,那你能够得定,因定开慧,这个智慧是从心定得来的,不是你学得愈多就愈有智慧,不是。学得多只是知识,知识不能解决问题,只能发现问题,你学知识多,你能发现很多问题,所以知识愈多问题愈多,是不是这个样?智慧是解决问题,所以智慧愈多问题愈少,这就对了。

  所以力行第一个求解,这是理解,要明白佛在经里的教诲,跟老师来学习。你要是还没有真正的老师,我就推荐我的老师给您,净空老和尚,这是我这半辈子来所遇到的这么多大德里面我最敬佩的,我已经学了二十年,给大家做证明,他确确实实是难得的第一善知识。你要是还没找到,你就不用找了,我二十年给你做证明,我们刘老师也学了二十年,她学得比我就更好。解门你要认真去学习经教,听经闻法;行门,就是你听懂了,你去真干,听明白一点就做一点。譬如我今天听到地藏菩萨代表孝亲尊师,回家就要孝敬父母,给父母洗洗脚;父母不在身边,给父母打个电话,寄点钱;快生日了,写个贺卡;快过年了,寄个礼品,是想到父母,从这开始力行。尊师,对老师要恭敬,最重要的是老师教你的,你要领悟,要认真的学习,这是对老师恭敬。学观音菩萨大慈大悲,我现在从我旁边的人开始,不仅对我喜欢的人慈悲,对我不喜欢的人也得慈悲,大慈大悲是无条件的、平等的,对一切众生都是这样慈悲,这是大慈大悲。从这里开始落实,就是普贤菩萨的功课。

  所以佛法这个大海博大精深,今天一言难尽,我想也不要耽误太多时间。我平常现在就是都在网上讲经,讲这些儒释道的课程,现在就专讲一部《无量寿经》,这是净土宗里面的第一经。我所学甚浅,在刘老师面前就不敢太多班门弄斧,所以下面让我代表冯老师、也代表学会,冒昧的代表,启请我们尊敬的刘老师,给大家谈谈她的一点心得体会。大家欢迎!

  刘素云老师:定弘法师昨天他跟我说,今天让我跟他一起过来,看看他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我就相信了,就跟来了。进这屋以后他跟我说请我讲讲,我说那怎么行,我讲什么?这高等学府,我一个土老太太我会说什么?他说讲讲、讲讲。昨天晚上净空老法师我们一拨人,就是包括净宗学会的可能是所有法师都到场了,在一起闲谈,唠一唠,实际也不是闲谈,说的都是非常重要的话。最后老法师非得让我跟大家再说说。我说师父,白天我都说了,傻呵呵的讲了小半天,晚上面对这么多法师,你让我说什么?那可真是班门弄斧。师父就笑呵呵的,说说、说说,你十五分钟,十五分钟,还给我限定个时间。那怎么办?师父让说说,不说不听话,师父以后该不管我了,那我就得说说,我就简单说了大概不到十分钟。今天在这,我也真是没什么准备,这不是现场将军将出来的吗?我就想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

  可能昨天有的同学听课了,听课大概你们昨天应该是挺开心,反正这个老太太到哪都是大家的开心果,能把快乐带给大家,把欢笑带给大家。我应该是这么说,我是经历了四次死亡的人。一九九九年我得了一种病,就叫红斑狼疮,这种病再换个名词说就是血癌。因为当时我得这种病的时候已经耽误了一年多,我从来没看过病,一直在上班,我是二000年二月二十五号住的院,我二十四号还正常上班。那个时候我在省政府工作,工作量也比较大,所以也没有时间去看病。当我第一次去看病的时候,就是二000年的二月二十五号,一见面那个医生就说,你是系统性红斑狼疮,你怎么现在才来看?当时就告诉我,他说你这个病基本上是晚期了,如果按时间推算,最长不超过六个月,就是我的生命存活还能有六个月的时间。因为当时我记得我姑娘带我一起去的,孩子一听当时就哭了,这不是妈妈就要死了!我说哭什么?死了妈也去好地方,我心态比较好,这当时就住院了。

  住院以后,因为当时我的体重非常轻,我一直是比较苗条的,你们看我现在是不是还是比较苗条?我现在的体重是一百一十斤,就是那个时候我的体重是九十八斤,几乎从来没再超过,一百斤的时候都很少。但是我住院以后,半个月我就胖了,胖了以后我就高兴了,我说这医院挺神,我住半个月,就把我住胖了。实际我是吃激素、打激素,那个激素一吃上它就胖,我不知道,我对医学一点不懂,所以一点负担没有,我想这挺好。结果住了五十七天院,这回可真胖了,我长了五十斤体重,你想想是不是快一天一斤,我整个人就变形了,都横了,那个肉都是硬的。这回我对著镜子一看,我不认识我自己,这谁,怎么这样?那脸变得那么大,肉都是硬的,晚上睡觉翻身,不能说我从这边直接就翻过去,翻不过去,我得坐起来,脸调过来再躺下,就是这样的。

  后来因为什么出院?因为教授说了,说我这个病基本没有什么治疗价值了,这是一;第二,没有方法,因为我不能吃药、不能打针。在座的各位想想,你住在大医院里,你不能吃药、不能打针,你让人家教授怎么给你治,那不是给人家出难题吗?我记得当时给我治病那个教授直拍大腿,怎么办老太太?你这病我们弄不明白了。我说你弄不明白我自己回家弄去。因为他们事先告诉我,说这个病到目前为止没研究出成因,就是这个病究竟是怎么得的没研究明白,那你没研究出来成因,你自然也找不到治疗的办法,他们开玩笑说,说谁要能找到这个病的病因,谁得诺贝尔奖金。我一想,既然你们都没得著,那还是我来得,我说我回家去研究去,我要研究明白了,我得诺贝尔奖金,然后我还不自私,我把这奖金分给你们,就这样。他有一本书,昨天我不是讲了吗,人家护士长不借我,说你没病你看到要吓出病来,要有病你看到得吓死。我说,对我来说不至於。我跟人家好说好商量,把这本书借给我,我一宿没睡觉,我把这本书读完,确实,要根据那本书里说,是一条活路没有,全是死路,你是必死无疑。但是我就是心大,我也没害怕,第二天早上我去还护士长的时候,护士长说老太太看了吗?我说看了。她说你看有啥感觉?我说不就是一本小说吗?我就看了这本书,在我这儿我把它当作一本小说,看完了没有什么太特殊的感觉,我就还给她了。后来因为你不能吃药、不能打针,你在医院里你还占著一个床位,莫不如我就回家了。你看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不是我不治疗。有的人说你是不是你学佛都学傻了,有病就是挺著,就是不吃药、不打针、不治疗?不是,这我都如实告诉大家,如果我吃药和打针都服的话,我肯定走治疗那条路,但是你不能打针、不能吃药,那你在医院里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只好回家了。

  可能我的佛缘就是从这正式开始了,回家干什么?当时我的状况特别吓人,你们看现在老太太还算不错,看著不那么吓人,当时我是体重一下子长了五十多斤,满脸、满头、满身全都是那个红斑,那个红斑都是立体的,不是平面的,特别吓人。所以那个时候我不能上班,我不能下楼,我也不能见人,见人吓著人家。我当时我的同事、同学,包括我的学生,他们要去看我,都一概谢绝,我说不行,现在我实在是太「漂亮」,你们不要现在来看我,等我不漂亮的时候你们再来。他们说我们就要看看你现在漂亮到什么程度。实际他们真不知道我当时已经漂亮到那种程度,漂亮到吓人的程度,用一个词来形容,叫人看了很恐怖,我自己不敢照镜子,照镜子瞅镜子里那个我特别恐怖,就是这样。所以说从二000年,应该是到二00四年,就这段时间,我是经历了四次死亡。所以现在我对生死看得很淡很淡,没有一点恐惧感,因为我告诉他们我经历了,我告诉他们,我说死亡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而且还有点很幸福的感觉。他们说那究竟咋回事,为什么人人都怕死?我说因为没有经历过,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怕。我说因为我经历四次,我知道死亡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就不害怕了,心里就特别坦然。

  我本来是在省政府工作,在省政府大小也是个小小的官员,所以能走上学佛这条路,就像定弘法师似的,很多人不理解,堂堂的大学教授不当,遁入空门,我也是人家不理解。我记得我把观音菩萨请回来之后,昨天你们听了,不有那一段吗,我请回来之后,我心高兴,我就看著观音菩萨,怎么这么好,我从来没见过。所以第二天上班,我就到我们二十四个处室各屋去串去,我干啥去?我报告去。我说报告,我家请观音菩萨了,有时间都到我家去看看。你看我们是政府机关,不允许这个的,后来我的主管主任说,素云,你知不知道你干啥的?你怎么宣传这个!我说这个这么好,我都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现在我知道他好,我为啥不告诉大家?就是那么单纯。所以说往后就是因为这场重病,一下子就把我摁倒了,后来我就在家里不出门,干什么?念阿弥陀佛。

  我当时那脸上斑都起厚厚的,给我治病那个教授后来他看见我,他就问我,你那个脸上的斑是怎么掉的?因为他说了,他在他接触的跟我同类病的患者当中,他说你这个病确实已经重到一定严重程度。后来这个斑不就掉了吗?我带别人去看病,他问我,你那个斑是怎么掉的?我说有人让它掉的。他说谁让它掉的,你又上哪去治了?我说你都知道,我不能吃药、不能打针,我上哪治去?他说那你怎么就好了,它怎么就掉了?我说有人让它掉的。他说谁让掉的?我不告诉你,告诉你也不信。第二次我又去的时候,他还问我这个话题,因为他老教授,他专门研究这个病。我就想,我说你是不是想学一招,就是你再遇到我这样的患者,用什么办法让他脸上的斑也掉?他就笑笑。我说那我告诉你,阿弥陀佛。我说谁要有我这个病,长我这样满脸斑,你就告诉他,你就念阿弥陀佛,那斑就掉了。他两只眼睛瞪溜圆瞅著我,莫名其妙,可能人家老教授没听明白。但是我告诉他的是真话,那就信不信由你。所以就是这样,我不吃药、不打针这么多年,从二00四年年底到现在,我没有看过医生。

  前二、三年,有一次我带另外一个患者去看病,他和我一样病,去见给我治病的这个老教授。那老教授一见我,那个眼神瞅我,「你还」,昨天我不说我接上了吗,「活著」。肯定他一看我挺惊讶,好几年没见著,以为这个人肯定死了,你怎么又来了?就这个眼神。他说你还,我说活著,连起来就是「你还活著?」。他说「我以为你」,我说「死了」,我又给他接上,两句话,我都给它完整了,是不是?他说你还活著?我答了,我活著。他说我以为你死了。没死,还活著。就这样。所以我觉得我这个病之所以好到这种程度,就是心态特别平和,我心态好,我从来没有恐惧过,我也没把死当作一件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好像心里就有个底,你们说是死,实际对我来说我是回家了,我去好地方,我肯定不去那坏地方。

  所以有时候我老伴就跟我说,他说你学佛,你这个人很不自私,那你学佛你咋有点自私?我说我怎么自私?他说你老说西方极乐世界好,你要去极乐世界,你咋不去地狱?他说我自私。我说老伴你真提醒我,我说如果地狱的众生需要我,我肯定去地狱,但是我不去受报去,我得去救众生去。他说那还差不多。现在我能平和到什么程度?我就那样想,虚空法界都是我的故乡,我就自由自在、来来往往,哪方需要我,我就到哪方去,众生离苦我心欢畅,这就是我的一个愿望。

  真的,我现在为什么到哪都比较受欢迎?我来之前,我在香港我有点紧张,我想那么多法师,你说我一个在家老太太,我面对法师我说什么?完了有个小同修就跟我说,他说刘老师你别紧张,你在澳洲净宗学会有好多好多粉丝。我说我这粉丝遍世界了?后来我跟师父说,我说师父,您老人家把我讲成世界名人,我到处都有粉丝。所以昨天我开始讲课之前我不说吗,我说面对这多粉丝,我这紧张情绪就有点消了,就不紧张了。我就想,人来到这个世界来干什么来的?不要自私,不要为自己。我一九九九年得的这个病,到现在整整是十二年了,按原来医院的判断,我还有六个月的生命,但是现在我远远超过六个月,我已经又生存了十二年,就到现在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我就想,我这十二年活过来,真是三宝加持,佛菩萨加持,把我留在这个世界上,肯定就是有些事需要我为大家做。那我把我完全交给了阿弥陀佛、交给了众生,我现在没有我,我从来没有为我自己考虑过一件事,所以我就这样,我现在特别潇洒、特别自在,也特别健康。

  我现在是直接面对你们,你们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我。十二年前被宣判最多不超过六个月就要死掉的老太太,现在就站在这,活生生的,还这么快乐、这么健康,你说这不是奇迹吗?所以我的同学他是内科教授,他跟我说,他说素云,你创造了两个奇迹。我说什么奇迹?他说一个是医学奇迹,因为他是搞医的,他说得你这种病,病到这种程度的,那是必死无疑,没有活路,你活过来了;第二个说你创造了一个生命奇迹。你看一个创造了医学奇迹,一个创造了生命奇迹,所以我可以坦率的告诉大家,学佛真是人生的最高享受,你看人的寿命都可以延长,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你看咱们老法师,他的寿命应该是四十五岁,老人家今年已经八十五岁,已经多活了四十年。我应该是那一年我就应该离开,现在我又多活了十二年,这不就是在做证明吗?学佛确实是一件很快乐、很高兴的事。但是因为有些学佛的同修没有给大家做出好样子,学佛学得很累、很辛苦、很疲惫不堪,框框很多,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让没有学佛的人一看,你们学佛咋这么麻烦、这么复杂?人家就不敢学了。实际不是那样的,我觉得学佛很简单,首先你要做个好人,对不对?你要是连个好人都做不了,你怎么能做一个好的修行人,你怎么能成就自己?第一条要做个好人,什么样的好人?善良、慈悲、正直,就很简单的这些条条,我们不要自私自利。

  我就举一个,譬如说现在的学生都希望自己的学习成绩好,超过别人,不希望别人超过自己。因为我的小孙女今年是初中四年级,明年的六月份她是考那个叫中考。现在名词也多,老太太笨也记不住,叫中考,就是考高中,听说中考比考大学还难。我孙女我们在一起说话的时候,我孙女就说她们班的情况,我一听孩子们完全被引到了自私那个路去了,就是自己会的东西不能告诉别人,你告诉别人,考试的时候正好考这个题,别人答出来了,可能分数超过你,你就落在别人后面。我就告诉我孙女,不可以这样,从小就要培养她大公无私的精神,做一个人要宽容、要豁达、要大度,不能那么自私自利。我告诉我孙女,你会的题谁问你都告诉,你们班六十个同学,六十个人问你,你就给他解答六十遍,我说这是利己利人。利己,你给他讲六十遍,这道题你一生都不会忘的;利他,六十个同学这道题都会了。我说为什么这样的好事你不做?她一开始不太理解,她说奶奶,大家现在都是这样,自己会的不告诉别人。我说那还不说谎话吗?你怎么做?我说你会,人家问你,你说我不会?她说有时候也不好意思,就是搪塞搪塞,给他支吾过去就完了。但是后来我跟她说了,我孙女告诉我,奶奶我听你话了,凡是我所会的,别的同学问我,我都告诉。你说现在孩子从小就往这条道上培养,今后的社会将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能是栋梁之材吗?可能自己学到的所谓知识愈多愈自私。

  那天在香港我还有一个专题没讲,因为师父怕我累,说澳洲这边还有一千多人等著,得给刘老师让她休息休息。我再讲一个专题,我就想讲关於教育的问题,对这个问题我是这样想的,因为我曾经是老师,我原来当过小学老师、当过中学老师、当过小学校长,从一九六四年开始搞教育到现在,我对这个教育了解不是那么太深太透,但是多少还了解一点。我觉得目前教育走这条路确实是错了,如果再不回头,真是将来的后果不知道怎么样,如果重一点说,国家民族往哪条路上走、往什么方向去,真是很危急,所以这个专题等以后有机会我还要讲。

  咱们回过头来再说,我在这里就想告诉大家,如果你们有机会,学学佛经,读读佛经。没有时间,我建议你们读一部短一点的《心经》,《心经》,这部经它开智慧。有的同学是死用功、死用功,累得要命,不见得效果多么好。你每天念念佛,阿弥陀佛四个字多简单,读读佛经,《心经》读一遍也就是两分钟,所以你每天都读读这《心经》,过一段时间你感受感受,你会觉得你心愈来愈静,你会觉得你聪明了,我不骗你。你看我绝症病,我念阿弥陀佛念好了,到现在就到这种程度,这都是现实,真实的情况就是这样。

  如果你们见不著我,假如说你们是在光碟上看,是不是还有点半信半疑,是那样吗?我们也没看著真人。所以我第一次去香港讲课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们,我说现在面对你们的是一个真实的我,不是光碟上的,有人说是不是有人扮演的?我说现在你们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没有人来扮演我。这样,如果大家都能够认真的来学佛、念佛,真是挺好的!我以我切身的经历,你说谁不珍惜身命?那个时候就是我再珍惜身命,如果我不走学佛这条路,可能我的身命也早完结了。至於我今后还有多长时间,这个我不知道,我交给阿弥陀佛了,人世间的事我做完了,我没有任务了,阿弥陀佛肯定一招手我就回家,那是我真正的家。如果阿弥陀佛说活还没干完,你还有任务,那我就多待几年。老法师给了我三条任务、使命,第一条,不能独善其身,就是不能光管我自己;第二条,要兼善天下;第三条,要带更多更多的人回西方极乐世界。师父给我的任务,我不完成我也不敢走。

  所以昨天我在讲课之前,组织会的同修跟我说,他说刘老师,因为今天照相耽误了半个小时,大家觉得非常可惜,都非常愿意听你的课,你今天只有三个半小时的时间。我说咱们抓紧,三个半小时不休息,直接讲,这样不是能省一些时间吗。他说如果最后同修们还说还要听,怎么办?我说我来解释,我就说本老太太暂时不能往生,以后还有机会见面,我再跟大家说。所以昨天我是连续讲了三个半小时,我看会场基本上是座无虚席,基本坐满了。这样我开心,大家也开心,这有多好。所以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态调到最平和最平和,没有什么放不下的。

  我昨天不说了吗,我那遗嘱,我第四次临死之前,我不写了一个遗嘱吗,给我的孩子。我说孩子们,妈妈一生清贫,没有任何财富留给你们,如果说妈留给你们什么,就四个字「阿弥陀佛」。你们认识了,这就是无价之宝;你们不认识,妈妈什么也没给你们留。这就是我,如果那次是我人生的结局,那就是我最后的遗言,一篇原稿纸没用了。我不说我看见一个企业家吗,他说大姐,我太羡慕你。我说羡慕我什么?他说我羡慕你那个遗嘱没用一篇原稿纸。他就把他的遗嘱拿出来,打字的,装订厚厚一本,告诉我,大姐,我这还没有遗嘱完。我说打字的都打成一本,还没嘱完,那你都嘱些啥?他说嘱遗产分割。我说你多少遗产?分割这么费劲!我说我一无所有。我真是一无所有,你们看老太太多轻松、多自在,我家去小偷都没关系,真是的,以前去过两次小偷,没偷去。后来我上班,我们主任说,听说你家进小偷了?我说是。我们主任说,他去之前为啥没请示请示我?我说请示你干啥?他说我就告诉他,别上她家偷,一无所获,一无所获。

  我来之前我手里有九百块钱,去看我的一个同学,身体不好,我这九百钱都给他了。刁居士跟我说,大姐,我再给你凑一百,凑一千块钱给他。我说我们「哥们」没说的,九百就九百,我就把九百都给他了。后来刁居士说,我还寻思你给他五百不行吗?自己留四百零花。我没寻思这事,我有九百我就都给出去了,我就啥也没有了,就这么简单,你说多好!所以人就把这些财物什么都看淡淡的,你多上几次火葬场,送送死去的人,你看看他什么样,到那时候你给他一千万美金,他也起不来拿,是不是?你看多简单。我每送一次往生的人,我就加深一次印象,我就告诫我自己啥也不留,啥也不留,所以我现在真是一无所有,包括我穿,我身上穿的衣服全是同修给我的。昨天我讲给大家都逗笑了,老太太就简单到这种程度,就快乐到这种程度。

  我不但能把我自己的衣服翻来倒去,一会穿反了,一会裤子前面穿后面,一会后面穿前面,我还能把人家裤子穿到我身上了不知道。你看我跟刁居士我俩住一个屋,我早上起来我把裤子穿上,因为她个矮,我穿上肯定不对劲,我就一个念头,今天裤子短,没有第二个念头。今天裤子短,穿上了就想出去绕佛去,到楼下人家门没开,锁著,我出不去,我又上楼了。我上楼一看,刁居士在那找裤子,完了我一进屋,她说大姐,你是不是把我裤子穿上了?我说没有,我穿我自己裤子。她说你裤子不搁这吗?我裤子搁椅子上。我说穿错了,脱了,还你。完了我说怎么今天这裤子短,就没想昨天它咋不短,没想它为什么短,没有,就是今天裤子短,短也就穿上。我俩裤子有区别,我这带白杠杠,她那没有白杠杠,就这样我都能穿错,所以老太太满脑子装的就是一句阿弥陀佛。如果你们要相信我说的是实话、真话,你们相信我,什么事都放下,好好念阿弥陀佛,你就一切都好了。行了吧?

  主持人:非常感谢刘老师,感谢定弘法师。刚才我说的,他离开学校我有保留的,过去我也听他讲过课,当时他讲经济课的时候,一脸的严肃,不像我们两个老太太这么的轻松,我坐在下面也是一脸的紧张。你看今天讲学,他在上面是充满法喜,我们在下面听的同学们也是充满法喜;您就更别说了。这样,我是代表我们昆士兰大学的孔子学院和我们的佛陀教育学会,这是我们佛陀教育学会成立刚五周年,孔子学院成立一周年,其实今天和昨天也是开了国际性的论坛,现在正在隔壁那个building里面二十三号(这儿是二十四)在开会。我想启请您,您也是第一次到澳洲来,您再到我们这儿,再来讲学一次,就讲你们的教育,佛教的教育,好不好?

资料恭摘:净空法师专集网站
佛法的人生智慧  定弘法师、刘素云老师主讲  (共一集)  2011/12/2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St.Lucia校区  档名:57-072-0001

 

声明:本站为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互动式网站,文章、图片和视频均为网友上传,如有发现我们文章、图片或视频侵权,请通过邮件xuhua@xuefo.net与我们取得联络,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立即删除。



下载TXT文件(点鼠标右键另存为)   下载DOC文档     在学佛网发布文章    编辑或删除    微信分享

本文评论合计条,点击查看 或发表评论            点击一边查看文章正文内容一边评论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全部:定弘法师       刘素云)  

 刘素云:无量寿经27集文字版 

 刘素云:无量寿经第26集文字版 

 净土法门:好榜样 刘素云居士 

 刘素云:无量寿经25集 

 刘素云:无量寿经第23集文字版 

 刘素云:无量寿经第24集文字版 

 刘素云居士:为什么说《盂兰盆经》是佛门的孝经? 

 定弘法师:穿短袖衣服念佛、读经、拜佛,有罪过吗? 

 刘素云:无量寿经第22集文字版 

 刘素云:无量寿经第21集文字版 

 定弘法师:念什么经可以帮助父母积功累德,需要回向吗? 

 定弘法师:每天拜佛300拜,你业障就消很多 

点击查看本站五明频道类似内容:定弘法师       刘素云 )


(公众号:学佛网)


净空老法师公众号)


无量光公众号:素食等)


学佛网个人微信号)  


(微信打赏我们)


无量光慈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