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净土法语

素食护生

佛教知识

在线共修

法师介绍

影音下载

世间百态

法宝流通

最近更新

学习中心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网络皈依

佛电视台

佛友商讯

种植福田

深入经藏

全部资料

电 子 书

居士文章

佛教下载

我要提问

佛教修练

佛教寺庙

学佛博客

菩提文海

热门文章

寺院活动

护持正法

佛教问答

幸福人生

消除业障

佛教新闻

学佛影院

佛教网摘

净土法门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户中心

热点专题

戒除邪淫

戒杀放生

学佛感应


首页 -->居士文章 -->转载

 杀生苦痛多恶感现世报(30)


发布:清净心 [文章 空间 留言]   日期:2015/4/17 22:12:00   收藏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护持正法

  例证三十、爷爷附体

  今年大年三十晚上,我爷爷在我们家里被眾生附体了。整件事情实在太震撼,太具教育意义!也让我们一家和群上的许多师兄都参与其中,所以请允许我多花些笔墨详详细细地和大家汇报这件事情!感恩鸡菩萨慈悲、感恩所有眾生菩萨慈悲!愿意给我爷爷和我们全家改过和懺悔的机会!感恩佛菩萨!感恩龙天护法诸大鬼王!感恩大德居士!以及所有在帮助我们的师兄弟们!

  爷爷属狗的,今年过完年就80了。我爷爷这人一生非常节俭,吃苦耐劳,是个很老实本分的人,在家族里也好在单位或者弄堂里都是出了名的老实人、老好人。可是就是这个老实人、老好人的晚年却不那么如意。

  先是60岁那年得了胃癌,差点死掉,好容易救回来了,70多岁开始耳朵渐渐听不见,之后腿脚开始不好走路,慢慢发展到现在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都要人照料。动不动就拉裤子。脑子也糊涂了,有时候连儿子、孙子都不认识。最淒惨的是,爷爷从去年开始被送进了养老院。这也一直是我们一家最愧疚的事情。所谓养儿防老,三个儿子啊!没有一个能照顾的,最后还是把爷爷送进了养老院。我们一家已经学佛了,但是由於某些因素没能把爷爷接回来住。每每想到爷爷奶奶辛辛苦苦把三个儿子拉拔大,老了老了自己一个人被送了出去,就觉得自己很不是个东西。先简单介绍下我们家的情况,我爸爸在家排行第二,上面一个哥哥,下面一个弟弟,兄弟三人。当初要把爷爷送走是奶奶的意思,奶奶个头小,爷爷人高马大,半夜里常常要起来上厕所。奶奶一个人又弄不动他,有一次发现的时候看到我爷爷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大小便上,后来实在受不了了,就提出来把他送走。当时我爸爸不同意,和我们一商量决定接到我们家来,可是家里的兄弟包括我奶奶就怕这样会把我们一家全拖垮,几次谈下来我们家妥协了,於是找了一家挺不错的养老住了进去。(离爷爷家也近,奶奶每天都可以去看他)当然这些都不构成理由,说白了就是我们自私自利,口口声声说自己学佛了,自己孝顺,其实虚偽极了,在爷爷和个人利益面前还是妥协了。真的没脸说自己是佛弟子,每天念经和真的一样,假模假式的。在此向爷爷懺悔!向全天下所有的父母长辈懺悔!

  就是抱著这种非常內疚的心情,过年的时候爸爸决定把爷爷接回来和我们一起住段时间,一方面觉得大过年还让老爷子住外面太不像话了,一方面也是想弥补一点。爷爷来的第一天状態还可以,也认识人。晚上睡觉的时候挺乖的,没有闹。(晚上是我爸爸陪著睡,爷爷要换尿袋什么的)第二天白天的时候,爷爷开始不认识人了,和他说话也没什么反应。这个现象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我们一直以为,老人家嘛,上了岁数脑子不清楚是很正常的,也就没往深里想。

  谁想到从第二天晚上开始,爷爷就开始闹了,一天比一天厉害。第二天晚上的时候,(这是我爸爸后来才告诉我们的,当天他没有说,怕嚇到我们)我爷爷大约是凌晨3点钟的时候,爸爸要帮他换尿袋,看到他被子全部踢掉了,一直翘著腿。灵活的不得了,我爸爸一是担心这样要著凉,二是觉得奇怪,怎么老爷子腿脚这么利索呢?白天的时候,连自己把脚放到轮椅的踏板上都没力气,拿蚕豆吃手都抖,拿也拿不起来,怎么大半夜这么灵活,还动来动去的。於是我爸爸就去给他换尿袋,谁知,被我爷爷一把抓住,我爸爸跟我说这个力量哦,哪是个80岁老人的力气,他一个大男人用一个手是挣脱不了的。整个换尿袋的过程最终演变成拉锯战。我爸爸就问爷爷说:爸爸,是我呀,老二,给你换尿袋,你乖点!没想到我爷爷却回了句:我管你是谁,打死你!打死你!我爸就越发觉得奇怪了,老爷子怎么说起了普通话?而且怎么会这么凶?这和他平时的为人完全不一样。后来还开始骂我爸爸,说了国骂啊什么的。也就在差不多这个时间段,我家的狗,缘缘开始狂叫。其实,从我爷爷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已经有端倪了,爷爷一进门,缘缘就开始呼他,再来是狂叫,超凶的那种,(缘缘平时很温和)於是我把缘缘抱给我爷爷,没想到缘缘嚇得全身发抖。现在想想狗狗是可以看到东西的。

  天亮了以后,我爷爷就恢復正常了,又变成了那只温和的小绵羊。可是,第三天的夜里,大约2点钟的时候,又把我爸爸抓住了,要打死他,拿脚踢他。这时候缘缘也开始狂叫,平时缘缘如果叫,我们一喝止它就逃了,这次不一样,怎么凶它就是狂叫,而且就是对著我爷爷的房间。这下子我们一家子是不用睡觉了,我们首先起来,问我爸爸发生什么事,就看到我爷爷正抓著我爸爸,我妈妈就跑过去问他:爸爸,你认识我哇?我是小琴呀!我爷爷还是回了那句话:我管你是谁!后来我奶奶过去问,也是回这句话,我们想这下乱了,乱了,老伴、儿子都不认识了,这咋整啊。后来我妈妈就和我老爸换班,让我爸爸去睡会,这时候差不多要3、4点了。房间里就剩下我爷爷和我妈妈两个人。我妈妈后来和我说,她那天晚上一开始对著我爷爷念佛,越来越害怕,越来越害怕,(我妈妈平时胆子是很大的,去殯仪馆、太平间都不怕的那种人)她说,就是一种磁场让她很害怕,就把灯都打开了,她不敢看我爷爷的脸,觉得很陌生、很嚇人。

  再说说我这时候发生的事情吧,我睡到差不多5.30半梦半醒的时候,我记得非常清楚,我人是朝天睡的,我听到我妈妈进来帮我关灯的声音,接著她就关了门出去了。没一会,我突然发现有东西从我的脚下上来,在踩我的被子。像是很多个脚在爬。我一开始以为是我家的狗在闹我,后来意识到不对啊,为什么狗踩我却没有重量呢?想到这我一下子被压住了。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压床,眼睛睁也睁不开,全身都不能动,那股力量是从脚一直到我的左边身体再踩到我头顶,速度非常快。那种感觉是恐惧!非常嚇人!就是超级嚇人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我想到了念阿弥陀佛,我就拼命念,拼命念,使出了我吃奶的力气!这种状態下念佛哦,真的是一点妄念也没有,因为当时我觉得我快死了,透不过气,我以为是被子盖在了脸上的关係,后来醒来根本没东西盖住我的。我一直念佛一直念佛,求阿弥陀佛救我!念到我全身冒汗,背上、腿上全都是汗,突然间可以动了,我瞬间跳了起来!心想,你打死我我也不睡觉了,太嚇人了。一看时间才6点钟,我就去吃早饭,吃了早饭我坐在沙发上念佛,想到刚才的事还是心有余悸。念著念著眼皮酸了,我想嘛,天都这么亮了,咪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於是我就侧靠在沙发上,是侧靠哦,我还抱著两只狗,我觉得这样应该挺安全的。没想到一睡下去又被压了,这次感觉更明显,我感觉家里有很多脚步声在走来走去,不是人的脚步,是很多个爪子一样的东西,一直走一直走。然后非常明显的是,我头靠著的垫子,被人咚咚敲了两下,就在我的头旁边,非常明显,可我还是动不了。接下去,我觉得透不过气,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就像有人在用被子压住我的脸,呼吸非常非常困难。我拼命念阿弥陀佛。可每念一句都要花很大的力气,非常不容易。那种磁场很可怕,瘮的慌。我能感觉到我当时念佛的声音都在颤抖,说来奇怪,我当时脑子里闪了个念头,人临死的时候要念佛该多不容易多痛苦啊,念也念不出来,很辛苦的。就在我觉得我快要断气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竟然產生了一种念头是,为什么念阿弥陀佛没用,怎么还在压我,方寸开始乱了,想叫妈妈了,而不是念阿弥陀佛)突然我可以动了,眼睛一睁开,什么也没有。这次真嚇到了,睡意全无。

  其实这天就是大年三十,我被压是白天,当天家里请了很多客人,我叔叔也来了。晚上吃了晚饭,先让爷爷去睡了,我们继续聊天,这时候爸爸对叔叔说了这两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我们这时候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被附体了,不过没有把握,以前只是听说,自己从来没遇到过。到了11点钟的时候,叔叔一家准备回去了,飞飞(叔叔的老婆-化名)到我爷爷那和他告个別,没想到被我爷爷一把抓住,白天的时候飞飞还给爷爷剪脚趾甲,我爷爷平日里是最喜欢这个媳妇的,一见她就笑,不认识我们的时候还认识她。飞飞和我爷爷特別有缘分。可没想到我爷爷竟然开始用两只手掰她的手指,把她的两只手指掰成鸡爪子的样子,力气非常大,我妈妈一看这样下去手指要被弄断的,就抓住我爷爷其中一只手。没想到被我爷爷反抓,於是画面就变成我爷爷躺在床上,右手抓著飞飞,左手抓著我妈妈。我看这算什么情况啦,就想上去帮忙,没想到我爷爷抬起腿就要踹我,我往哪移他就往那踢,要知道,首先,他耳朵听不见的,他是躺著的,怎么会知道我开门进来?再来,他腿怎么这么灵活?这力气是从哪里来的?这一系列反常的举动让我们不得不觉得是不是附体了,於是我们就开始和他聊天,也不叫爷爷了,就问他,你是谁?想做什么?你到底是谁?一开始的时候爷爷什么也不说,我们坚持不懈一直盯著他问,他就说:我想去死!这一说我们都哭了,大家可以体会这种心情哇?不管这个人到底是谁,我们看到的是我的爷爷,他怎么可以说他想去死呢?就这样差不多纠缠了1个多小时,飞飞和我妈妈都快没力气了(一直被他拽住)我就叫了外面的爸爸和叔叔进来,没想到我爷爷一看到我叔叔,两只手瞬间鬆了,一下子抓住我叔叔。死死拽住他,开始扯他的领子,要打他(我爷爷身体不好,始终是躺著的)后来,爷爷做了个很奇怪的动作,他把我叔叔的手抓过来,把袖子擼上去,让肉漏出来,开始从上往下捏,我一开始没看懂,我想这是在干吗。我妈妈看懂了,说:不好了,这不是拔毛的动作嘛。

  在这里就不得不说件事,这也是我们家族的共业。在20多年前,我还在我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我叔叔开了一家叫晨光的三黄鸡店,他是老板,我爷爷专门帮他杀鸡,在2年的时间里杀了至少1000只鸡。我爸爸和妈妈因为胆子小,下不去手,就帮忙拔鸡毛。这也是为什么我妈妈一看那动作就能认出来。於是我就问我爷爷:我说你是不是鸡菩萨?问了好几遍,他用普通话说(爷爷平时是说上海话的):是的!我是鸡菩萨!虽然之前我们已经在猜是不是以前杀鸡的问题,不过亲耳听他说出来还是很震惊啊!我接著问:你想做什么呢?这时候我爷爷眼睛看著我叔叔说(其实是鸡菩萨借他的身体说):我杀死他再来找你!你们一个也逃不掉!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找他算账?鸡菩萨说:是他杀我的,是他杀我的!我就说:可他没动手呀。鸡菩萨说:就是他杀的,就是他杀的。接著就对我叔叔吐口水。不断地扯他的衣服,想咬他。那个眼神恨不得吃掉他。当时我爷爷的面相很狰狞,绝对不是白天那只小绵羊,已经变成大灰狼了。这时候我奶奶也进来了,说:老头子啊,是我啊,你老太婆,你认识我哇?我爷爷说:滚你妈个蛋,我管你是谁啊!就这样越闹越凶,没法收场了。我爸爸在旁边就说了:鸡菩萨,是我们对不起你,我们知道错了!你有什么条件你开,我们儘量满足你!没想到鸡菩萨转过头来对著我爸爸说:你是菩萨吗?当时,这句话我们没听懂,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自己没德行,学佛不到位,眾生都是知道的。鸡菩萨看不起我们啊!

  就这样折腾到了夜里2、3点,我当时也被逼急了,之前我一直很害怕,我怕靠过去要挨揍,后来看闹这么久实在没辙了,我就硬著头皮上去,靠到我爷爷旁边,我说:鸡菩萨呀,我知道你们很苦的,在下面日子很难过,都这么多年了还没上来,当初被杀的时候多惨啊。是我爷爷不对,是我们家对不起你们,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杀我爷爷是天经地义的,而且今天你可以上来附体,阎王那里你一定是得到批准的。你要带我爷爷走再来报復我们无话可说,不过呢,我要劝劝你,放在你们面前的有2条路,一条是继续报仇,把人一个个弄死,解气。但是这样一来,你们以后也会下地狱的。你们的日子还是很苦,没有办法解脱的。第二条路,放下仇恨,和我们一家好好学佛,我答应你们,给你们立牌位,印经、放生、做功德,全部回向给你们。当初我爷爷杀你们是个恶缘,不过也是这个恶缘开启了你们今天学佛的法缘,因为他的子孙有人学佛的。你们不用马上回答我,你们好好討论下。说完,我就跑到佛龕这里帮他们立牌位,家里正好有现成的牌位纸。我是头一遭做这种事,之前学了点理论,没用过。也不知道这样如法不如法。然后我开始祈请地藏王菩萨加持、诸大鬼王护持,帮助调解,我说:弟子没有智慧,没有功力。什么也不懂,就请菩萨帮忙劝劝鸡菩萨放过我爷爷吧。

  说完我回到房间里,这时候我爷爷平静很多了,不过就是不鬆手,死死抓住我叔叔,我就对他说:鸡菩萨,我刚才帮你牌位立好了,以后也会帮你们做功德的,你们能不能放过我爷爷呢?说实话,我当时的心理並没有升起对鸡菩萨的怜悯心,虽然嘴上这么说,心理还是在帮自己爷爷。这时候鸡菩萨终於说话了,他说:叫他们全部都出去。於是房间里就留了我和妈妈两个人。鸡菩萨想坐起来,一直在床上挣扎,我挺害怕的,我想他难道要爬起来打我吗?就撞著胆和他说:你是不是想爬起来?他看看我没说话,继续爬。我就开始和他谈条件了,我说:我和妈妈可以把你拉起来的,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要闹事,可不可以?接著我就把脸凑上去,对著这他的眼睛说:你看,我没害过你吧?这事和我没关係吧?我知道你是非常讲道理的,不会伤害无辜的,对不对?如果你动手打我,你是违法的知道哇?说完我和妈妈就把他扶起来了,嘿!鸡菩萨真的很讲道理,坐起来以后也没闹,看了我一眼说:把他们都叫进来吧!

  大家都进来以后,他一看到我叔叔又是一顿狂打,捏啊、咬啊、踹啊、用头撞啊,吐口水全来了。就是要吃掉他的样子,恨不得扒了他的皮。我叔叔本来不学佛的,也不是很相信。他一开始的时候一直以为我爷爷是糊涂了,连儿子也不认识了,现在亲耳听到、亲眼见到当时嚇呆了。我爸爸在旁边看到鸡菩萨这么打我叔叔,到底自己弟弟有点肉麻了,就和我叔叔换了个位子,没想到一换位子,鸡菩萨就说:你什么意思?你们想2对一是哇?我爸爸马上跪下来说:不是不是,是我们不对,是我们不对,以前没学佛不懂,现在都后悔死了。能不能原谅我们?我们全家发誓,这辈子绝对不杀生,再也不吃鸡肉了,一口鸡肉都不吃。然后我们全家就给鸡菩萨磕头,懺悔。道歉了好久。我妈妈指著我叔叔说:你给我跪下!不准还手,让它打!后来鸡菩萨就抽了叔叔几下耳光。我说:鸡菩萨呀,我们都知道错了,地藏王菩萨是不是来了?是不是他带你们来的?他看看我,没说话。我接著问:我们不懂,怎么才能利益你们,你说帮你们立牌位,放生、念经有没有用?后来我们全家给鸡菩萨磕头並向它发誓:从今以后,我们全家再也不杀生了,也不会再吃鸡肉了!不吃活的东西了!鸡菩萨还是不说话,我们就用真诚心向它懺悔,对所有被我们伤害的眾生懺悔。终於,鸡菩萨看了看跪下的我们,狠狠地瞪了我叔叔一眼,说:今天我放过你了!回过头来对我们说:你们可以起来了!

  当我听到鸡菩萨说这话的时候哦,开心死了,没想到鸡菩萨真的愿意原谅我们了。眾生真的是太慈悲了,想想我们这些做人的,连鸡都不如啊。如果被杀的是我,我会这么容易放过他吗?打两下解解气就完了?鸡菩萨的气量太大了,让我们很惭愧啊!

  鸡菩萨说完这话以后,我爷爷一下子就正常了,眼神也好、表情动作全部都恢復白天的样子了,看到我们一屋子人,觉得很茫然。扶他睡下后,我们开了个家庭会议,叔叔奶奶不信佛,不信因果的。这次全相信了,奶奶被嚇得不轻,爸爸和她说:从此以后我们不但不能杀生、不吃鸡肉,像你平时喜欢吃的甲鱼、虾、黑鱼什么的,只要是活的都不要再吃了,能不能做的到。我奶奶频频点头:好的好的,我再也不吃了,太嚇人了!然后又对我叔叔说:我们都要发自內心的懺悔啊,杀了这么多鸡。要发自內心懺悔!

  我们本来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算结束了,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的时候,我爸爸又给我爷爷抓住了,对他说:你去把老三给我找来!我爸爸说:怎么还找老三?昨天不是都说好了吗?鸡菩萨说了句很奇怪的话:你以为你把我捆起来就有用啦?你们一个也逃不掉的!中间有一会我爷爷清醒过来,和我奶奶说:看到房间里全部是人,有很多人,还看到两只狗。之后就再也不说话了。我爸爸想想鸡菩萨说的这句话突然想起来,他以前拔完鸡毛以后,是用绳子把鸡一个个串起来,掛在车子后面。想想真嚇人,鸡菩萨都知道是谁害过它,拔毛的也逃不掉,不要说杀的了。

  这么一来,我们家是彻底乱了,不知道怎么办了,於是我给草师兄打了电话,说了家里的情况。草师兄建议正好初五我们要去外地,遇到当地的一位大德居士(以下全部简称W),可以求助他,看这事要怎么处理。就这样到了初五,好容易等到大居士有时间。由於当时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就我们3个师兄去见这位老师。当我把事情一汇报完,W那个脸色之难看哦,一句话也不说,一直在摸头。铁青了脸。 我想,这下完蛋了,真的完蛋了。比想像中还要严重。

  过了好一会W说话了,他说:你爷爷这是地狱业现前了,他的命不长了。我一听,心理凉了半截。他接著说:这只是个开始,不是结束。现在这些鸡菩萨还没腾出手来,等到你爷爷一死,接下来就是你爸爸和你叔叔,你爷爷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一个也逃不掉。

  太震惊了!太震惊了!我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虽然读经的时候读到过,杀生的果报,不过人嘛,都有个该死的毛病--侥倖心理。总觉得好像也没这么严重,这事应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可是,当W这么斩钉截铁告诉我的时候,我真的觉得绝望了!是我的家人啊!我就问W,我说:我们家其实有心理准备,我爷爷可能活不了多久了,他现在是活受罪,所以他死我们並不怕,我们担心的是他死后会去哪,这是最最害怕的。他还有没有救呢? W说: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万法皆空,因果不空?就是说,只要你今天种了这个因,缘分成熟的时候一定要报的。杀业对应的就是地狱,这没得说的,你爷爷必墮地狱!我说:一点办法都没了吗?W说:地狱业早晚要受,这是逃不掉的,区別在於什么时候受。如果你爷爷现在死了下了地狱,一是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上来了,二是等他上来以后一定会找拖他下去的人报仇,这样一来就没完没了了,会一次比一次惨烈。可是,如果他可以往生极乐世界,就是先把这个地狱业放一边,等他做了阿惟越致菩萨再回来受报,那时候,还是该下油锅下油锅、杀了多少鸡就要投胎多少次鸡被人杀,但是那时候身受苦而心不受苦,业消完了,一下子就又回去了。接著W举了个例子:比方说,一个人杀人了,通过懺悔、赎罪对方家人决定不告他了,但是法院一样要判刑的,该怎样还是怎样,这就是说,即便眾生原谅你了,因果是不会空的,一丝毫的过错都会有果报。你爷爷的果报是在地狱。听到这里,我似乎看到了点希望,接著我就问那送往生的话,可不可以安排。W就说了:这个不是我们个人可以安排的。你想了也是打妄想。为什么呢?蕅益大师说过:往生与否全在遇缘之有无。也就是说,你爷爷能不能往生是他个人福报、因缘的问题,不是人可以安排的。佛的智慧是圆满的,佛是最慈悲的,佛知道哪个眾生往生的缘已经成熟了,佛会安排。可是没有成熟,你信不信,你安排的再好,到时候就出个什么状况,你爷爷別说到南通,连上海都出不了。这下一听我当时就急了,我心想:只有往生才能先不下地狱,可现在告诉我不要去想安排往生的事,一切要隨缘。那不就等於没救了?於是我脱口而出:老师呀,我爷爷是个好人啊!他就是杀生太重了!没想到我此话一出,W马上喝止我说:你凭什么说他是好人?你好的標准是什么?阎王爷都不能去评判一个人的善恶,你凭什么说他是好人啊?好人会杀人?还杀这么多?他是好人,他是大恶之人!W接著说:你记住,学佛学什么?眾生平等,你学佛如果不能去掉分別心,学佛不会有成就。你明白吗?

  这段话犹如当头一棒,让我发现自己的问题原来这么严重,是啊!什么是好人?我是好人吗?我有没有杀生过?吃肉过?就为了这3寸的舌头,吃眾生肉,还恬不知耻地觉得自己是好人,还学佛了,是佛弟子了,真的是太不要脸了。难怪眾生会压我呀!他们都看不起我!如果我修得好,如果我有德行,他们会压我吗?怎么没听说老法师被压的,刘素云老师被压的?因为眾生知道我是人前一个样子人后一个样子,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什么念头都有,这种人不给点教训怎么行呢?关於我被压的事情我后来请教了程老师,W就说了句:你被压,活该!

  我认了,確实是活该,南阎浮提眾生,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这话读了多少遍了,我有当真吗?没有!我听佛菩萨的话了吗?没有!我到底信佛吗?我不信啊!信的话为什么佛菩萨说:眾生本是一体的,每个眾生都有佛性,无量劫来都做过我的父母亲人。我嘴上说信,可还是吃肉。我真的信这肉怎么吃得下去呢?想到这里,我不敢再觉得自己是好人,爷爷是好人了。哪里好了?好在哪里?这些鸡在被杀的时候有没有一点同情心?他们也是贪生怕死,也有妻子儿女啊!我爸爸告诉我,说爷爷杀生手段非常毒辣的。他杀鸡很快的,有时候鸡没死透就被扔到开水里,活活烫死。有一次我爸爸在拔毛的时候,那只鸡突然动了一下,我爸爸嚇得坐在了地上,都被杀这么久了怎么还会动呢?可想而知他们死得多痛苦啊。你们看看,因果何曾饶了谁?爷爷当年杀了这么多鸡,让它们妻离子散,如今他老了,3个儿子有孝心却奇怪地没一个能把他接回家,自己有房子,老伴却让他去养老院。地藏经上说:若遇杀生者,说惊狂丧命报。我爷爷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到了晚上就很害怕,一直发抖,谁都不能靠近他,谁靠近他就打谁。

  再说说分別心的问题,草师兄后来对我说:如果今天是路上的一个乞丐要死了,你会因为他不能往生而著急成这样吗?那为什么今天是你爷爷你就这么著急?鸡菩萨死这么惨,你还在这里说你爷爷是好人?难怪W说我,有这么强的分別心学佛不会有成就。这些鸡菩萨说不定是我哪辈子的爷爷、爸爸、妈妈,只是我不记得了。现在我却只关心我现世的这个爷爷,这种分別心是多么重啊!愚痴的可以!

  后来,经过W的指点,教了我们方法。把其他经先停掉,专念地藏经,回向这些眾生菩萨们。W还很仔细地教我们念经的时候一定要祈请眾生和我们一起念,这里想和大家分享下念经的方法,这应该是个共性问题,大家都可能走过这个误区,多亏W指点,把里面的道理告诉我们。请师兄们仔细看看!

  他说:地藏经云:眷属小大,为造福利,一切圣事,七分之中而乃获一,六分功德,生者自利。怎样念经能有7分功德?换句话说,我们平日里念经真的有7分功德吗?7分功德是要在心极清净的情况下,没有妄念念经,才会有的。末法时代眾生心染著的厉害,念经时候妄想纷飞,能打个对折就不错了,事实上是,有个3分已经很好了,大多数是1分都没有的。好吧,就算有1分功德,还只能分7分之一给到眾生,大家算算,这样一来还有多少呢?就像是,我们欠了人家100万,告诉对方我开始还你钱咯,结果对方等半天,我们只赚了1块钱,还只给人家7分之一,这就是为什么念经很多年,业障还是没消的原因。一是方法不对,二是心本来就不清净。那要怎么做呢?就是在每次读经前,祈请眾生和我一起念经。只要一祈请他们就会跟著一起读。有的眾生心比我们人清净,我们读没有7分功德,他们读就不一定了。最后,两个功德一相加,利益就大了。说到这里,我就问W,为什么我们读的时候他们不跟著一起读呢?W说:眾生是非常执著的,你说会给他功德,那他就在旁边等。除非你叫他一起读。所以我们祈请他们一起读,就是恒顺眾生,顺著他的执著而执著就是这个意思。这么一说,我终於明白了。以后念经的时候一定要先祈请。而回向的时候,如果这部经是专门为自己的冤亲债主或者某个人念的,也要先做小回向再做大回向。因为眾生把自己看的很重要,既然是我害过他们,当然应该先给他们回向,就是这个原理。

  第二个问题,W谈到我给爷爷立的那个排位问题,太过笼统。我立的是:***的冤亲债主。W说,我应该给鸡菩萨单独立一个排位,表示对他的尊重。我爷爷杀了人家这么多只鸡,怎么可以让鸡菩萨和其他冤亲债主放在一个排位里呢?鸡菩萨的心会不平的。受到这个启发,如果我们要给自己伤害的眾生立排位,特別是这种动物我们杀害的非常多,最好是单独给他们立排位,以表诚意。心同此心,人同此理。

  第三个问题,关於念经时的妄想。我告诉W,我们念地藏经一般是1小时之內,有时候45、50分钟一部。W看著我说:这样基本没有功德。他说,眾生听不清楚你们在念什么。於是我就说:如果读的慢,妄念太多了。所以才越来越快,不想让妄念上来。W说:你正好说反了。读越快妄念会越多。你读这么快的时候会出现一个现象,就是当你看到一段话的时候,眼睛还没看完,嘴巴已经读完了,这就是嘴比眼睛快,而你的脑子又跟不上眼睛,那这样一来就会有时间差,这个时间差正好给你打妄想!最如法的方法应该是:三者同步。妄念自然就少了。读经最好是用朗诵的方式,像在念臺词一样,让自己投入进去。慢慢来,慢慢品。这样虽然会花比较长的时候读完一部经,但你会觉得时间飞快,因为你入戏了。而且会法喜充满。这时我又问:老法师不是说对经不著文字相吗?这样算不算是在思考?W说:没让你思考,而是让你进入状態,读久了你自然明白经文的意思,不是你思考懂的,而是当你全神贯注读经的时候,心清净了,你本有的佛性和经文对应上,意思自然就懂了。说实在话,经书本来就是佛从自性里流露的话,我们之所以听不懂是我们迷了,只要把这迷擦掉,还需要去思考吗?怎么会不明白呢?这就是读经不著文字相的意思。

  这段开示犹如醍醐灌顶,让人豁然开朗。后来我回忆这几次向这位大德居士请法的过程,发现个现象,W的话让我特別印象深刻。一来当然是W说话字字珠璣,直指要害。二来是因为恭敬心的关係。直到现在提笔写这篇文章,我仍然可以记得W说的每一句话,不是说我的记性有多好,也没有做笔记,全凭记忆。完全是因为诚敬心。所谓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原来指的是这个意思。以前常听师傅上人说这句话,也只当耳旁风过去了,这次,因为是自己爷爷的关係,情况危急,所以W说的每句话都竖起耳朵听,认认真真,回去以后还反復思考,故印象如此深刻。这也让我感到,我確实是个地道的凡夫,修行路上之所以进进退退就是生死心不切的关係。工作忙、没时间、今天人不舒服,经下次念吧。呀!老法师讲经好慢啊,我都要睡著了!下次等我有时间再听吧。这些全部都是没有急迫心的体现。不相信生命无常,一口气不来就是来生了!懈怠的原因,根本的根本还是那句话:我不信佛!

  当天W说到这里已经是半夜了,实在不好意思再打扰,我们就先告辞了。第二天一早,W特別慈悲,亲自帮我爷爷写排位。写的时候对著我说,你不要去纠结你爷爷送不送往生的事情,这事佛菩萨会安排,是你爷爷福报的问题。你只要管你做好本分就可以了,这件事做好,你就圆满了!我当时一听,什么叫我圆满了?我圆满什么了?由於这段时间的惊嚇我的小心臟再也受不了刺激,虽然没听懂也不敢再问下去。不过这句圆满了却一直留在心里。这次同去的一共有20多位师兄弟,W给我们所有人又进行了一次开示。一位师兄的妈妈问到:学佛可以吃鸡蛋吗?这个问题W解释得太圆满了,所以我特地復述给大家听听:

  W是这样回答的:我先不回答你吃不吃鸡蛋的问题,我请问大家,知道什么是舍利子吗?现在很多人烧出来的其实都不是舍利子,都是结石罢了。那怎么判断是不是舍利子?要符合两项测试。其一,你把舍利子放在10cm厚的钢板上,用10磅的大铁锤敲它,铁锤和钢板都凹了下去,而舍利子却纹丝不动,没有一点点的损害。不过光符合这条还不够,因为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比钢更坚硬的东西是完全可以造出来的。第二个测试是,再把这颗舍利子,放在2毫米的玻璃上,用一颗没有受精的鸡蛋,轻轻一敲,你们猜怎么著?这颗舍利子瞬间粉身碎骨。这才能判断,这颗是真的舍利子。知道为什么吗?所谓的舍利子,是,大家听清楚了!是:「坚固的道心、清净心、慈悲心的结晶体」坚固的道心指的是,在修行的过程中,任何的魔障都无法动摇你的道心,魔障不见得是真的魔现在你的面前,比方说,人家劝你吃肉,劝你喝酒等等,这都是考验。即便是如此坚硬的铁锤和钢板,都不能將它损害。就是坚固道心的体现。你们有坚固的道心吗?清净心就是六根接触六尘境界不起贪爱、嗔恨,保持心的清静。慈悲心呢?就是寧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伤害一个眾生,哪怕是一片薄薄的玻璃,一颗没有受精的鸡蛋。无量寿经诸位应该都读过,第二十四品三辈往生这一段是怎么说的?「其上辈者,舍家弃欲而作沙门。发菩提心,一向专念阿弥陀佛。。。其中辈者,虽不能行做沙门,大修功德,当发无上菩提之心,一向专念阿弥陀佛。。。其下辈者,假使不能做诸功德,当发无上菩提之心,一向专念阿弥陀佛。。。」这三辈往生的情况,前半句话,指的是你的福报,比如出家是要有福报的,大修功德是要有福报的,这是指福德的部分。而后半句反復出现「发菩提心,一向专念阿弥陀佛」,菩提心的基础就是慈悲心啊!没有慈悲心谈什么菩提心?换句话说,没有慈悲心的人是不具备往生条件的。一向专念阿弥陀佛这是行门,告诉我们要怎么做。各位,每天念经,都念明白了吗?

  说完,屋里鸦雀无声,我想每位师兄应该都在反省自己的问题吧。接下来,W拿我爷爷的事情给大家做为案例说给大家听,劝解大家不要杀生吃肉啊!吃肉和杀生果报是一样的,大家不要抱著侥倖心理(具体详见「龙女妞妞」这篇文章,这是W遇到的真实案例)说到善恶的標准,W谈到:在座的都是学佛的居士,应该这么说吧,比起社会上不学佛的人,大家算的上是好人了,我相信大多数人也都觉得自己是好人,可是,这是横向比较。如果从纵向来说,我们远的不谈,就说和30年前的人,现在人造的业可要大多了,光是男女问题的混乱、墮胎杀子、同居的现象,30年前的人敢吗?再来,那时候一年到头才吃几次肉?那时候的人得癌症的有现在这么多吗?那时的人心地单纯、善良,没有现在人这么复杂。和那时候的人比起来,我们算是好人吗?往远了就更不用说了,和清朝时的人比,我们是好人吗?现在女性的著装暴露,惹人產生邪念,这都是造业啊!古代人敢吗?当然,大家可以说,现在人都这样的,我们已经算很好了,可是,事实却是,因果绝不会因为时代的变化降低他的標准。他永远在那,只要你犯了,迟早要受报!这是事实真相。再和大家说实话,今天来的都是学佛的,不说方便法,我们下辈子想再做人的机会是零!想做畜生没机会了!杀、盗、淫、妄、酒地狱5条根,只要犯了,就是下地狱,区別在於学佛的人程度轻点,去的地狱没那么可怕而已。

  我跟大家说,你们不要觉得得人身很容易,佛举过一个例子:一只盲龟在海里,每一百年浮上来一次,一根浮木,上面有一个洞洞眼,在海上漂,这只乌龟要在浮上来的时候正好撞在这根浮木的洞洞眼里,这是得一次人身的机会。同修们?五戒十善大家守得如何?符合做人的標准吗?假设好了,这辈子终了,去了鬼道,鬼道的一天是人间1个月,等鬼道上来怎么也要1万3千年,现在末法还有9000年,等到诸位从鬼道里上来的时候,佛法已经彻底消失了。要等到什么时候再有呢?弥勒菩萨从兜率天宫下来,弥勒菩萨发过愿,要度尽释迦佛的所有弟子,他方成佛道。大家可以等,就是时间长了点,56亿7千万年。这过程中,不知要隨业流转多少次,上刀山下油锅多少次了。得人身比去极乐世界要难多了,大家为什么不去好地方?听佛的话,好好修行呢?再世情缘这本书大家都看过吧?玉琳国师的前一世在唐朝的时候是一位相貌极丑陋的出家师父,和一位富家千金结下缘分。经过漫长的轮回,清朝的时候,两人又相遇了。这个故事有兴趣大家可以去看看。我说这个故事的目的是,当时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產生了一个疑问,玉琳国师中间的这几百年上哪去了?为什么没有记录呢?这个疑问直到9几年,我还在当护法居士的时候,来了一位修禪宗的师父帮我解开了这个谜团。当时我是负责管资料室的,由於我处的寺院是上院,所有全国各大寺院的资料都是从我们这里发出去的,有很多资料都是第一手的。当天来了个禪宗的师父,他让我把他写的一篇文章附在书后面,还一直劝大家要念佛啊,要求生西方净土。於是我们就攀谈了起来。这位师父说起了自己的经歷,他说,他7岁出家,遇到了一位修禪的师父,跟著师父一直到19岁时,开悟了。上可以看到28层天,下可以看到地狱。於是,有一天打坐的时候他就观自己的前世,这不观不知道一观嚇一跳,他看到自己的上一世是在畜生道,被人剥皮、抽筋、下油锅里炸,惨不忍睹。再往前一世看,还是在畜生道。就这样他一世世看,几十世都在畜生道,他再回看自己正在打坐的肉身,已经嚇得毛孔都在冒血。终於他看到自己在唐朝的时候是一位修禪宗的师父,而且是出家几十年的得道和尚,可惜啊,没有了脱生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位师父小小年纪就会出家,还是学禪,並且年纪轻轻就开悟的原因,W后来解释说,修行是可以累积的,所谓的退转,是失了人身之后,加上隔阴之谜在六道里轮转了太久,浪费时间。一旦再得人身,遇到缘分,原先所修的东西会接上,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师兄修的快有的慢的原因,这和我们宿世的累积有关係)这位禪师说:他的经歷应了那句话,「施主一粒米大如须弥山,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还」像他这样的修行人,当年造的业肯定比我们小,死了以后却还是轮转,在畜生道几百年去还清欠的债,我们呢?各位!下次还能得人身吗?一失人身万劫难复,不是嚇唬大家的,是事实真相!所以,放在大家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下地狱或者上极乐世界!

  初六当地的天气很冷,我当时的心比外面的天气还要冷。如果说以前总抱有侥倖的心態,这次发生在我爷爷的事情彻底击碎了我所有的逃避。希望W的一席话能让和我一样糊里糊涂的师兄弟们惊醒!不要在东跑西顛、浑浑噩噩了!我们平时所追逐的名闻利养是过眼的浮云,我们总想给自己的老年买份保险,为什么却不为自己的身后事买份保险呢?

  回到上海以后,大家约好到我家举行法会,法会內容很简单,就是一起念诵地藏经,回向鸡菩萨以及被我爷爷伤害过的所有眾生、冤亲债主菩萨们,还有所有参加法会的师兄弟及他们的冤情债主菩萨们!W再三强调,要我们发大心!发大心!佛弟子的心量一定要大,要学光母女救母,救的不是我一人之母而是普天下所有受苦难的母亲!

  那天早上7点多,很多师兄来到我家,大家穿上海清,立好排位,由草师兄开始祈请念佛堂上眾位亡灵,一一恭请,当天,我们每人一共念了6部地藏经,总数正好是70部。在共修的过程中,大家都觉得磁场特別好,有的师兄听到了鸡菩萨的声音,我爸爸还听到了狗菩萨在叫,当然我们学佛了,不要去执著这些,但至少可以说明一点,眾生都在旁边和我们一起。在这里我要特別懺悔一点,在法会一开始的时候,祈请完以后,草师兄说了一段很精彩的开示和懺悔,她边说边哭,师兄弟们也哭成一片,大家確实是发了大心,真情流露。我看了很感动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哭不出来,当时我想,我是怎么回事?师兄们都不认识我爷爷都能感动成这样,我是亲孙女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呢?老实说,我当时很惊讶,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心肠挺软的人,现在是怎么回事。带著这个疑问,到了第二天,我一直在回忆W和我说的那句话:「你只要把这事做好,你就圆满了。」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突然明白了,是我的分別心太强了,我从小是外婆带大的,奶奶重男轻女,家里又是奶奶管事,所以我和爷爷奶奶不亲的,这么说吧,这么多年来,和爷爷说的话不会超过50句,以前他身体好的时候我也不常去看他,见到了也就打个招呼,和他坐在一起我很不自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对外婆我就不一样了,隔三差五就去,有好东西都会想到送给外婆去。妈妈常说,不管怎样他们是你爷爷奶奶,你要去看看,所以去呢也是去的,就是没有这种很亲近的心。这次过年,爷爷住我家,看到他现在这么可怜,看到奶奶现在身体不好平时一个人住,加上自己学佛了,老法师说,父母是恩田,要种福啊!我就想,这是考验我的机会。就帮爷爷洗脚,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帮爷爷洗脚,洗的时候我眼泪都要下来了,爷爷脚怎么可以这么脏呢?一盆水洗得非常浑浊,都是他退下来的脚皮,脚趾缝里也都是皮。把裤子擼上去一看,皮干得都起渣渣了,腿肿的邦邦硬。这就是我的爷爷吗?辛苦一辈子的人,老了连帮他洗脚的人都没有?所以说,父子有亲是人伦。这是天性,无论这个人和你以前到底亲不亲,血缘放在那逃也逃不掉。那一刻我的良知被激发了。在接下来的几天,有一次,爷爷吃剩了饭,里面有饭啊、汤啊、渣渣头啊,我盯著这碗饭看了很久,心想,胡小林可以吃他爸爸的饭碗,那我可不可以吃我爷爷的饭碗呢?我斗爭了至少半个多小时,一开始,我示意让我老爸吃,我老爸迅速把眼神飘到旁边去,我想好吧,那还是我吃,我倒要看看吃下去会不会噁心死。告诉大家,第一口下去,我就反胃了,一阵阵噁心,噁心极了,想到爷爷口水拉萨的我就犯噁心。於是我猛吃了几口芹菜,用它的药味硬是把饭咽了下去。这一碗饭本来没几口的,为了吃下去我又加了很多菜,吃得我撑死了。好不容易吞下去了。吞得我眼泪和汗都出来了。抬头一看对面的老爸,貌似也被我狰狞的表情噁心到了,猛地在那喝酒。说了句:师兄,隨喜你!乾杯!

  话说这次尝试,我並没有合格,一样的饭一样的汤,和我自己碗里的是一样的,是我的分別心让我觉得他好噁心啊。都是心理作用。这也让我越加佩服胡小林老师,真不是吹的,是驴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可是,即便如此,在那天法会的时候,我的慈悲心、懺悔心还是升不起来。这心啊,你升不起来它就是升不起来,装也是装不出来的。我听一位师兄说:小懺痛哭流涕、中懺大汗淋漓、大懺七孔流血。听说阿罗汉的懺悔可以达到大懺的程度。我的心量连小懺都没有,这还是我自己亲爷爷。那对外面人呢?慈悲更是假的!装模作样而已。修的福说白了,都是有动机的。为了自己啊!就拿救助流浪猫狗这件事来说,得到很多师兄对我的讚叹!惭愧死我了呀,我有什么值得讚叹的?我还是个地狱种子罢了。行善也伴隨著自私自利,连孝道都不圆满还整天恬不知耻去对別人说教,难怪眾生压我啊!想到这,我明白了W说的那些,他应该一眼就看出我的问题,只是话说得很含蓄,让我自己去体悟。分別心也好、嗔恨心也好,他的根源在哪里?孝道的缺失!以前谁要是说我不孝我肯定要急眼的,我哪里不孝顺了?现在想想,我有没有对爸妈大小声?有没有不耐烦?有没有指挥他们伺候我?有没有做到父母呼,应勿缓?有没有柔身细语?通通没有啊!反倒是爸妈一直包容我,试想下,对爸妈的包容度尚且这么低,在外面,对同事、朋友的包容度是真的吗?能持续多长时间呢?

  以前,一直很困扰我嗔恨心的问题,我觉得根源还是在孝道不圆满。打个比方,我爸爸电脑不会用,同一个问题他可以反復问我好几十遍,我前几遍有耐心,到后面整个就毛了,態度也一次比一次差。为什么不耐烦?因为我觉得你怎么这么笨呢,都问这么多遍了还学不会。同样的心態我就会下意识折射在公司里,同事问我一个问题,我回答一遍还可以,回答多了口气明显就不好了。这是同一个心態在两种对境当中的体现,都在告诉我,我的心量太小,所谓的有的人很耐心有的人烦躁,其实都是气量的问题。一把盐在碗里很咸,在长江里为什么就不咸了?因为量不一样。一个人如果总觉得別人在冒犯自己,一定是自己的问题。太小气了!再者,我观察周围的几个好朋友,其中有2个人,我看到她们和妈妈的互动,我当时很奇怪的,为什么和妈妈说话那么客气?客气到觉得很假?现在想想我真的中毒不浅,自己不正常还觉得別人有病。而这两位朋友,从读书到现在工作,可以说是顺风顺水,而我,无论做什么都要花比別人多几倍的力气,非常坎坷。以前常常觉得是不是自己上辈子没干好事,现在想想,自作孽不可活。都是自己的问题。拿著一个有漏的杯子还拼命要往里装水。太愚痴了!试想下,如果哪天,当我爸爸同一个问题问了我几十遍,我都能很耐心地回答,那在单位里我还会对同事不耐烦吗?还会在挤地铁的时候看这不爽看那不爽吗?一个连家人都无法包容的人,有慈悲心吗?都是装样子骗人的!所以胡小林老师才说,要从孝道上入手,把你的慈悲心升起来。然后再推己及人,把心量扩大,再去谈什么眾生无边誓愿度。

  我们学佛不能只走形式啊!学佛都是真刀真枪的,不是磕磕头、念念经、参加参加法会就是学佛了。要从心上下手,从改变习气开始。认自己错,看到別人有过错迴光返照我们自己,有没有同样的问题。如果转不了家人是我们的德行还不够,不能让人家佩服和恭敬,要再接再励!W还谈到一个问题,他说做功课就像是串一串佛珠,你每天做功课就是串一粒,如果有一天断了,这根珠子就断了,要从头串起来。所以无论如何,功课要每天做,不可以断,再怎么烦躁也要坚持下去!

  总结这次过年发生的总总,我学佛最大的问题是:三个根没有落实!这是根本的根本!弟子规要背,要落实。五戒十善要常常记在心里,时时观心。自己的言语造作,起心动念有没有不如法的。虽然这样一开始会很辛苦,但是不在根本上下工夫啊,是在逗自己玩呢!希望以我们家的亲身经歷惊醒大家!业因果报真实不虚!人生无常,切勿蹉跎!阿弥陀佛!

  再次感谢诸佛菩萨!龙天护法,诸大鬼王!

  感恩师父上人87高龄还在度化眾生!

  感谢大德居士慈悲开示!

  感谢鸡菩萨以及所有被我爷爷伤害的眾生,不计前嫌为大家表法!

  感谢所有帮助我们的师兄弟们!

  阿弥陀佛!合十顶礼!

   结语、不要跟畜生结怨

  老法师教我们-

  不要跟人结怨,也不要跟畜生结怨。必须要晓得畜生虽然不会说话,牠不会说人的话,牠有牠的话,畜生跟畜生之间也有一些讨论沟通,畜生有畜生的言语,牠不懂我们的言语,我们不懂牠的言语。

  报復的心很强,古人笔记小说里头记的有一桩事情,实在讲类似这样的事情很多。他说兄弟两个出家,是两兄弟都出家了,住在一个小庙里,这个哥哥养了一条狗,很喜欢这条狗,照顾很周到,弟弟对这条狗就很讨厌,看到这条狗就把牠赶走,有的时候欺负牠,打牠,长年累月不喜欢这条狗,虐待这条狗。有一次哥哥出门,十几天才回来,回来之后,这条狗不见了,哥哥就问他弟弟,他说:「你是不是把狗杀掉,吃掉了?」他说:「你一向讨厌牠」。他弟弟也说老实话,他说:「我是因为那条狗偷东西吃,我打牠的时候失手打死了,没吃牠,我把牠埋在后面」。他哥哥就到他埋狗的地方去挖开来看,看是不是真的,结果挖开来看确实那条狗的尸首埋在那个地方,但是那条狗的头变了,变成一条蛇的头,他哥哥看到的时候很恐怖,回去告诉他弟弟,他说:「你恐怕有灾难」。他说:「畜生跟人一样,你对牠不好的时候,结下这个冤仇,恐怕会报復你」。他说:「那怎么办?」哥哥就劝他,「你要赶快忏悔」。

  那个时候出家人哪里有钱?就把衣钵卖掉,修福给这条狗,迴向、忏悔。那个哥哥教他弟弟,你决定不要去看,你可以找别人去看。别人去看的时候,变的那个蛇愈来愈大,所以他哥哥心里晓得是大麻烦,这个冤结不太容易解开。有一天他弟弟在那里烧纸钱(大陆上的风俗),烧纸钱的时候他就觉得火里面有东西在动,他以为是老鼠,就把火拨开,拨开看到一条蛇,那条蛇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就钻到他嘴里面去了,当时就死了,他哥哥知道就是那条狗来报仇的。所以我们在古人的笔记记载,二十五史里面,正史里面所记载冤冤相报的事情很多,你把它看作迷信,看作怪力乱神,不相信,哪能不遭报復?



 

声明:本站为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互动式网站,文章、图片和视频均为网友上传,如有发现我们文章、图片或视频侵权,请通过邮件xuhua@xuefo.net与我们取得联络,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立即删除。



下载DOC文档     在学佛网发布文章    编辑或删除    微信分享

本文评论合计条,点击查看 或发表评论            点击一边查看文章正文内容一边评论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全部:杀生       现世报)  

 仁清法师:杀生小议 

 震惊:一位佛友父亲的惨烈杀生果报 

 杀生恶报:杀牛横死的刘肇夫妇(1-3)《江慎修居士选录》 

 大安法师:不杀生 

 戒杀素食:对于一切众生来说,最宝贵的是它的生命,所以杀生 

 众生皆有佛性不宜杀生庆贺 

 净土法门:不能让别人因我而生烦恼,这就属于不杀生的戒 

 净土法门:受不杀生戒,若为家属做荤腥是否犯戒? 

 海涛法师:修福报的第一桩事情,至少要把「不杀生」这一条戒 

 彭鑫博士:邪淫纵欲导致中风的现世报 

 我亲手杀几十条蛇的现世报 

 再大的福报,也耗不过杀生与邪淫 

点击查看本站五明频道类似内容:杀生       现世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