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净土法语

素食护生

佛教知识

在线共修

法师介绍

影音下载

世间百态

法宝流通

最近更新

学习中心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网络皈依

佛电视台

佛友商讯

种植福田

深入经藏

全部资料

电 子 书

居士文章

佛教下载

我要提问

佛教修练

佛教寺庙

学佛博客

菩提文海

热门文章

寺院活动

护持正法

佛教问答

幸福人生

消除业障

佛教新闻

学佛影院

佛教网摘

净土法门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户中心

热点专题

戒除邪淫

戒杀放生

学佛感应


首页 -->居士文章 -->转载

 净土圣贤录新白话版35


发布:常念弥陀 [文章 空间 留言]   日期:2017/10/22 14:39:00   收藏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护持正法

  明华居士

  华居士,是杭州江干人。纯朴不虚伪,与人不应酬。中年时独处一室,不管世间事务,只是孜孜不倦的念佛而已。将要临终,自知时至,正堂更衣,用手整理冠帽,端正安坐,告别众人就往生了。(《往生集》)

  明顾源

  顾源,字清甫,号称宝幢居士,是应天人,嘉靖年间的秀才。少年豪爽,会写诗,善长书画,到了四十岁,就放弃他过去学的东西,断掉酒肉,建构小楼,独自坐在楼上,精修禅观。家人和女子,绝不见面。每夜五更起来,敲大木鱼,高声唱念阿弥陀佛。他的房舍旁边有屠夫,每当听到木鱼声,就起来杀猪。有一天,顾起来迟了,屠夫生气就责怪他妻子,屠妻说:“你不是听那道人每天打木鱼念佛吗?不知自己错,却来怪我,为什么啊?”屠夫愣住了,然后折断刀不再屠宰了,一时间屠夫因此改行的很多。顾与栖霞云谷禅师交往很熟,缔结西方莲社。憨山清公,有一天到栖霞寺,望见一修道人,闲散如孤鹤。靠近他,见他眼睛一动不动,好像遗忘世间。然后那人进殿门,礼拜舍利塔,瞻拜良久,塔顶忽然现五色光,就如宝光交错。清公很惊奇,去告诉云谷。云谷说:“这是宝幢居士啊,正在作西方净土的观想而已。”不久,顾示现微病,请名僧数人相对唱佛号。接着顾的妻子出来报告说:“满宅闻到莲华香。”众人惊喜,顾安然不在意如平时一样,慢慢对僧人们说:“我坐在莲华中有半月多,见到弥陀法身遍虚空世界,世界都是金色。佛望着我微笑并且拉着我,又用袈裟覆盖我,我决定往生西方净土了。”儿子们哭泣请求说:“父亲就要往生了,儿子们怎么办?”顾笑道:“你们以为我是生呢,死呢,却怎么不看那太阳呢?太阳出东方,然后沉没在西方,是真的沉没吗?”逐后到时间,沐浴更衣,端坐往生了,莲香三天才散。(《憨山梦游集》)

  明朱元正

  朱元正,是海盐的秀才。平生有志圣人的学问,对自己要求很严。六十多岁,深入禅定喜悦,住在家宅后面的破屋中,闭关修行,不问家事。每天早起诵读《法华经》一卷,过了中午,就静坐。他的学生陈则梁探访他,说:“先生年事已高,何不少喝一点酒?”朱说:“你认为我须要调养血气吗?不知我的生死大事,已经了断。”陈很惊竦。当年七月,朱对儿子说:“我在这里没事,可以走了。”问:“去哪里?”答:“西方去。”儿子和孙子坚持挽留。到十二月初一,朱示现微病,不吃东西,家人赶紧准备后事,朱说:“不着急,这是后八天半夜的事啊。”到期,端坐要往生,又说:“我生平丝毫不辜负人,今年冬天,房后的匠人为我平整后门的一片地,想等到明年元旦,方便老人出关散步,他的好意还没有回报。”因此取来纸,写诗感谢,平静往生了。这时正在鸡叫,朱预先告戒家人,临走不要让妇女来,过二三时辰再来,来也不要哭。等到天亮,眷属来了,都哭泣。朱又睁眼摇头,让妇女们离开,妇女们都走了,朱才闭眼。(《法华持验纪事》)

  明周廷璋

  周廷璋,号楚峰,是云南人,生在正德嘉靖年间。为人淳朴,治理家财不计较有无,有,就散给贫穷的人。人们与他说话,就笑,或戏弄他,辱骂他,也笑笑而已。周素来信奉佛法,早起,必定念诵《金刚经》、《弥陀经》、《观音普门品》等经各一卷,感觉充实满足,说:“我不离日常生活,不涉及贪爱,如此而已。”八十七岁时,因为清明节上坟,决定告辞祖先。回家后,对他妻子说:“我要走了,弥陀迎接我,观音势至二菩萨都来了。”然后说:“观音菩萨要我断绝荤食五天,才可以往生西方。”于是每天一粥一菜。到期,沐浴穿戴,要子弟念诵七宝如来名号,然后诵经,念完后,端坐往生了。第二天,有香味发自身体,面貌如生。(《金刚灵应录》)

  明程见山

  程见山,不知他的名字,天性孝道友爱。少年经商,后来放弃,在家居住,精研佛理,礼诵有规定课程,虽然繁多但不荒废。晚年,更喜欢静默,每天以禅观为主。病重后,家人正紧张,程说:“你们别出声,我正在净念,把西方净土作为归向,平时的愿望,现在实现了。”遂后往生,享年七十六岁。(《刘子威禅悦小草》)

  明张守约

  张守约,是浙江秀水县人。贫穷但好布施,倡议同修,广行利益众生的事,有上百千种。晚年谢绝世间事务,一菜一饭,每天念诵西方佛的名号。曾经模拟寒山的诗三百首,劝勉信众,都把净土作为归向。有一首说:“净土大法门,弥陀大愿力。千生万劫来,今朝始识得。当生难遭想,慎勿更错失。念佛求往生,贵在心专一。”有一首说:“物外寄闲身,诸缘任运歇。不染半点尘,唯念一声佛。性使软如绵,心要硬如铁。肯作无益事,水底去捞月。”有一首说:“昨日入莲社,口佛心亦佛。今日火宅中,事杂念亦杂。若非根器深,未免尘劳汩。是以古哲人,山中修净业。”有一首说:“上品见佛速,下品见佛迟。虽有迟速异,终无退转时。参禅病著相,念佛贵断疑。实实有净土,实实有莲池。”有一首说:“七十古来稀,前面无多日。急急办盘缠,犹恐来不及。横也任他横,直也任他直。安得闲工夫,与之分皂白。”妻子陶氏,自从嫁给张,也是课诵没有间断。张去朝拜普陀山,礼拜观音大士,陶氏对二个儿子说:“我平日参‘是心作佛’,到今天才省悟。娑婆世界的缘分尽了,我就走了。”到时,端坐往生。第二天,张回家来,处理妻子后事,忽然棺上现出青莲华,有五朵。(《拟寒山诗并序》,《往生集》)

  明庄广还

  庄广还,字复真,是嘉兴桐乡人。少年学儒,后来学医。四十多岁时,很厌倦世间事务,于是从事养生术。过了很久,生出病来,就叹息说:“我难道不能成为天地间一闲人吗?”于是建构小园,累石头,种华木,在其中唱歌。有一天,看到华开华落,悟到人身无常,就毁掉小园,闭关坐禅,取《金刚经》等经读诵。偶然出游到杭州,遇到一老翁,与他谈学佛。老翁说:“你学佛,有老师吗?”答:“没有。”老翁说:“你不读柳宗元的服气书吗?云栖寺有莲池禅师,离这里很近,何不去拜师?”庄说:“好。”于是徒步到云栖寺,拜见莲池大师。莲池教他念佛法,遂后受五戒。庄回家后,每天课诵阿弥陀佛五万声,不到半年,心地清静。八十岁时,再到云栖寺,受菩萨戒,回家直到终老。庄平常批评他的乡里人不知正法,多信邪教,所以就阅览净土的经论,摘录要语,名叫《净土资粮集》,劝导众人正信,乡人听从了他的劝化。(《净土资粮集》)

  明鲍宗肇

  鲍宗肇,字性泉,是绍兴山阴人,家中世代信佛。鲍成年后,断荤酒,能背诵《法华经》、《楞严经》二经,每天一遍。他父亲派他到嘉兴卖纸,怒他卖得太便宜,罚他下跪,很久起来,却已经默默背完《楞严经》了。鲍曾经跟从紫柏、散木等老师学习,晚年归心云栖寺,专志净业。并研学方山薛先生的《西方合论》,永明大师的《宗镜录》等书,信解通达,自号天鼓居士,著书叫《天乐鸣空》。临终时,嘱咐儿子治斋,邀请同修王季常等信众数人来,同声念诵西方佛号。太阳西下时,忽然合掌,感谢众人说:“与各位永别了。”于是盘坐往生。(《天乐鸣空集》)

  明庄严

  庄严,字平叔,是松江华亭人。深通佛法,引导同事,衣鞋有富余,常常布施别人。家中有一儿子一女婿,看待很平淡。空闲作诗,以及小词,都是清远有韵味。曾经写有满庭芳词一阕说:“六十余年,片时春梦,觉来刚熟黄粱。浮华幻影,有甚好风光。冷眼轻轻觑破,急翻身蹬断丝缰。儿孙戏从他搬演,何必看终场。青山茅一把,残生活计,别作商量。但随缘消遣,洗钵焚香。先送心归极乐,恣逍遥,宝树清凉。堪悲也,回头望处,业海正茫茫。”天启四年,庄在他的朋友胡子灏的园子里往生。昆山的王弱生记录了他的诗词,认为数年中见过的学道人,庄是第一啊。(《王弱生河渚集》)

  明黄承惠

  黄承惠,字元孚,是杭州钱塘人。为人耿介,不合世俗习惯,不能治理家产。事奉大母和母亲,尽到孝道。黄好布施,邻人寒冷没有衣服,就脱衣给别人穿,没有吃的,就把自己所有的钱给别人。妻弟闻启初,惊奇他的清苦,带他去云栖宏公那里,以弟子礼拜见,宏公给他取名净明。黄后来得吐血的病,积有三年,没有好转,并且加重。闻教他念佛,黄正在苦痛时,不省悟,闻严厉说:“你眼光落地(变动物),就是今天知道痛的,到底落在哪里呢?”黄很惊悚,说:“那怎么办?”黄说:“不如念佛。”黄说:“你教我念自性弥陀呢,念极乐弥陀呢?”黄说:“你以为有二个不同吗?”黄顿时明白。请慧文法师来,供设佛像,为他说净土因缘。黄听了欢喜,请法师为他剃发,受沙弥戒。然后隔离家属,唱念佛号,默念《莲华经》七天,家人都闻到莲华香。黄忽然微笑,说偈语:“一物不将来,一物不将去。高山顶上一轮秋,此是本来真实意。”随后吩咐家人办斋供佛,请僧人唱佛号,读云栖大师的发愿文,读到“阿弥陀佛,放光接引,垂手提携”,黄欢然起坐,盯看佛像就往生了。(《憨山梦游集》)

  明闻启初

  闻启初,字子与,法名大晟。与黄承惠是同乡,少时常生病,志向要出离生死,就到云栖寺受教念佛法门。云栖大师示现圆寂后,憨山清公来吊唁,闻向他行礼说:“愿剃发成为弟子。”清公说:“佛性四大(身体)不能约束,哪里是毛发能障碍的呢?何况你有双亲在,不可以啊。”闻就放弃出家想法。不久有病发作,闻说:“我要直往西方净土呢,有病没关系啊。”后来病情加重,神志昏乱,自己不能控制,很害怕,急忙派家人请僧人来,唱念佛号。过了一天,依旧昏乱,又猛然惊醒说:“生死的根子,不是他人能拔掉的。”立起身来,沐浴更衣,对佛像焚香燃臂,哀苦忏悔,整夜没有一点困倦。然后坐下,神安志定,净土现前。于是剃发,披上袈裟,告别众人往生了。憨山清公听说后叹道:“勇猛啊闻生,可算是刚烈丈夫了。”(《憨山梦游集》)

  明沈咸(宏)

  沈咸,字稚咸,是吴江人。少年聪颖异常,成年补选秀才。性情纯孝,父母相继去世后,因哀伤瘦到皮包骨。偶然阅读到《弥陀经》、《楞严经》等大乘经典,有省悟。参拜云栖大师回来,就断除荤腥,隐居在县里的水西庵,专修净土,每天念诵佛号五万声,寒暑不间断。又庄重书写《楞严经》,超度母亲。曾经与僧人渊鉴,缔结净土法会,县里的人多有依从被劝化的。忽然有一天,对他儿子妻子说:“我的世缘已尽,西方佛来接引,我随他回去了。”接着,面向西方,盘坐往生了。当时是万历三十九年啊。儿子沈宏,也修净业,曾经刺血写《金刚经》。(《章梦易撰沈居士传》)

  明朱鹭

  朱鹭,字白民,是吴江秀才。少年有俊才,双亲亡故,放弃秀才,学习长生术。后来参访云栖宏公,探求法要。宏公圆寂后,朱因为礼拜佛塔,作偈说:“我昔初谒师,问参禅念佛,可用融通得。师答随口出,若然是两物,用得融通著。快哉此一语,令人心胆悦,时时举向人,诸方遍传说。念佛人无尽,是指亦无尽。灵山会未散,莲池舌长活。短偈作供养,合掌无缝塔。”与王在公一起游览径山,找一小屋居住,阅读《般若经》。晚年住在苏州莲华峰下,和山僧修念佛三昧,自号西空居士。八十岁时,作辞世偈,沐浴更衣就往生了。(《云栖法汇》,《吴江志》,《憨山梦游集》)

  明吴瞻楼

  吴瞻楼,不知他的名字,是太仓人。晚年,把家事交付二个儿子,专修净土,一心一意求生西方净土。每天持念佛号一万声,念诵大小《弥陀经》,以及往生咒,并且作西方观想,不夹杂其他,这样十二年如一日。西方圣境,多次出现眼前,床前时常涌现白莲华,大如杵臼,小孩子都见到了。七十多岁时,安然往生。子孙世代就把信佛作为家传了。(《现果随录》)

  明吴鸣珙

  吴鸣珙,字叔宝,是太仓人。家中一向富饶,好布施,但不太懂佛法。六十多岁,忽然沐浴告别众人,请隆福寺的印初法师,传授三皈五戒。大叫“出去”反复再三,合掌往生了。过一会儿又睁开眼睛,对别人说:“我刚才发永远断绝尘世的愿,勇猛念阿弥陀佛,莲华世界忽然已出现眼前。回想自己平日有什么善,能获得这样的果报。告诉各位,各自须要努力。”说完,要水照自己,恍然醒悟说:“今生吴叔宝,前生徐和尚。”又大叫“痛快啊”就往生了,异香散发在室中。(《现果随录》)

  明王醇

  王醇,字先民,是扬州人。遍游吴越山水,参访一雨禅师,受优婆塞戒,隐居山上,每天念诵《莲华经》。后来回到扬州,住在慈云庵,虔诚修行净业,给他的住所取名叫宝蕊栖。临终前,预知时至,两腿盘坐,请僧人围绕他念诵佛名就往生了。(《王先民传》)

  明陈至善

  陈至善,字用拙,是常熟人。孩童时,听到祖母念诵佛号,就不哭了。后来入私塾上学,读《论语》,读到“朝闻道,夕死可矣”,去问母亲:“人死后去哪里了?”母亲不能回答,转告他父亲。父亲说:“你的意思是什么?”陈说:“要知生死,就一定要闻道吗?”父亲说:“这孩子,以后一定会入无生法(信佛)。”长大后,听到云栖大师的风范,很仰慕,专志净业,买放生命。有叫寂公的,继承了云栖的法,然后在藤溪结茅蓬,陈为他募捐金银,建构禅院。有一天,寂公梦见陈穿着缁衣黄绦,含笑告别,赶紧去看陈,见陈正在念诵佛号,右侧卧倒往生了。(《常熟志》)

 

声明:本站为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互动式网站,文章、图片和视频均为网友上传,如有发现我们文章、图片或视频侵权,请通过邮件xuhua@xuefo.net与我们取得联络,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立即删除。



下载DOC文档     在学佛网发布文章    编辑或删除    微信分享

本文评论合计条,点击查看 或发表评论            点击一边查看文章正文内容一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