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转载

 他是国际知名导演也是一个禅修的诗人


   日期:2017/10/26 23:45: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文:白木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电影始于格里菲斯,止于阿巴斯。”法国电影大师让-吕克·戈达尔曾这么评价伊朗导演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日本导演黑泽明称阿巴斯的作品“无与伦比”。作为导演的阿巴斯众所周知,不过很多人不知道阿巴斯其实也是一个诗人。在我看来,阿巴斯的诗不亚于任何一个世界级大师的作品,他的诗是禅宗参悟式的,虽然短小,却都是对自然与生命的通感,无一不是生命体验,实证实修,耐人寻味,处处折射出佛理禅机。

  伟大诗歌应当是自然,纯粹,如泉水自涌。是天人借世间某个人的手示现而已。阿巴斯自己也说“好诗总是诚实与敏感的”。严羽在沧浪诗话里曾道:“禅家者流,乘有小大,宗有南北,道有邪正。学者须从最上乘、具正法眼,悟第一义,若小乘禅,声闻辟支果,皆非正也。”

  这段话,有个最关键之处,就是“悟第一义”,这是古人论诗的最高境界,其实是佛理。如何是第一义?《楞严经》佛告大慧:“非言说是第一义,亦非所说是第一义。所以者何?谓第一义圣乐,言说所入是第一义,非言说是第一义。第一义者,圣智自觉所得,非言说妄想觉境界,是故言说、妄想不显示第一义。……是故大慧!当离言说诸妄想相”。禅宗讲究的是第一义谛,远离一切妄想相、言说,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山河大地皆如来。

  诗也是如此,从字面意义理解,诗,寺院语言。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而非是在语言与修辞上下功夫。我始终认为,诗歌是一种法器,写诗是一种修行。

  而事实上现在大部分诗人本末倒置,一直在语言上下功夫,始终不见心性。不知道什么叫诗,也不知道怎么写诗。迷迷茫茫,却始终找不到诗歌的根本。更如我们生活的城市一样,无论你在海拉尔,还是在三亚,无论你是在呼伦贝尔,还是拉萨,反正都是高楼大厦,都是朝九晚五。我们连风花雪月都无法看见,哪还有什么诗意可谈。星空尽头,月亮是什么颜色?我们来看看阿巴斯眼里的月亮:

  秋天第一道月光

  射在创上

  震颤玻璃

  白菊花

  望着

  满月

  对于月亮,问题是

  下面那些人

  跟一千年那些

  是一样吗?

  这首诗初看没有什么玄机,细细深入,却有无限禅机,契同宋代《嘉泰普灯录卷十八》那句偈子“千山同一月,万户尽皆春。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只不过是语境不一样而已,从千江有水千江月这类偈子似的古语变成“对于月亮/问题是下面那些人/跟一千人那些人/是一样吗?”这种现代结构的短语。但是恰恰是这种语言的转换,让诗歌变得无限可能性。诸如禅修,一再追问。刨根问底“念佛是谁?”“拖死尸的是谁?”“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

  今天

  我卖掉果园

  果树知道吗?

  破瓶

  盈满了

  春天的雨水

  阿巴斯把诗性立在纸面上,栩栩如生地冲击着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仔细寻去却是无声无痕,一月印千江,你说什么都不要紧,要紧的是阿巴斯简洁有效的诗性中最重要的三个部分:月——雨——雪——三者紧密相连,缺一不可。诸如祖师大德们说言:戒定慧。

  多好啊

  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

  他这种对月亮追问的模式,俨然进入参禅状态,我们可以想象他似乎进入眼观鼻,鼻观心的状态,他自己说“想以某种方式让那些热情或者痛苦的时刻变成永恒。”古德云: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南怀瑾先生讲过禅宗的方法之一就是挑起你的疑情,你说你有痛苦,那么,痛苦从哪里来?因为有我,你又是生命东西?肉体?肉体不是你。真正的我是心,心在哪里?如此一步一步追问下去,大疑就是大悟,小疑就是小悟。

  今夜

  无月

  海一片漆黑

  岸也漆黑

  我该等太阳

  还是月亮?

  碧岩录第三则(大四八·一四二下):‘马大师不安,院主问:“和尚近日尊候如何?”大师云:“日面佛,月面佛。”翻译成现在的意思就是马祖道一生病了,当家和尚前来问候:您最近身体怎么样了,马祖回答“日面佛,月面佛”,没病是这样,有病是这样,有病没病都一样。据佛名经卷七所载,日面佛寿长一千八百岁,月面佛寿仅一日夜,一千八百岁是佛,一昼夜也是佛。马祖借以此二佛道破无明之见,打消众人之分别妄想,还至本来面目。

  对于某些人来说

  山顶是一个用来征服的地方

  对那座山来说

  那是下雪的地方。

  阿巴斯自己认为“诗歌是一种心灵状态。”我觉得他说提及的“心灵状态”就是禅修,念即是心,观即是心,察即是心,觉即是心。观世音菩萨“反闻自性”即是心,大势至菩萨“都摄六根”即是心。写诗是心,拍电影是心,对文化的理解是心,眼睛是心,鼻子是心,耳朵是心,生活是心,工作是心,坐卧行立是心,参禅是心,念佛是心,持咒是心……在在处处都是心。

  虚云老和尚曾开示:“日来常有禅人来问话,夫法本无法,一落言诠,即非实义。了此一心,本来是佛,直下无事,各各现成,说修说证,都是魔话。达摩东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明明白白指示,大地一切众生都是佛。直下认得此清净自性,随顺无染。二六时中,行住坐卧,心都无异,就是现成的佛。”

  阿巴斯简介:

  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Abbas Kiarostami,1940-2016),出生于德黑兰,导演、剧作家、制作人、剪辑师。1989年,凭借《何处是我朋友家》获洛加诺国际电影节金豹奖;1997年,阿巴斯凭借《樱桃的滋味》赢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1999年,《随风而逝》获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大奖;2013年,《如沐爱河》获亚洲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在伊朗,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被誉为“他那一代,或者那个世纪中最激进的伊朗诗人”,国内诗集译本有《随风而行——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诗集》、《一只狼在放哨——阿巴斯诗集》两种。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