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转载

 放生杀生现报录,杀生恶报:屠宰、食牛戒牛、暴殄与残害篇


   日期:2018/4/20 16:22: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杀生恶报

  第一章 屠宰

  ※杀牛横死 刘肇夫妇

  宋刘肇夫妇屠牛,且嗜食。一夕有童子敲门送简云:六畜皆前业,惟牛最辛苦,君看横死者,尽是食牛人。读毕,忽不见。夫妇不悟屠嗜如故。居年许,肇梦到冥府,王者怒曰:汝伤牛命甚多,劝化不转,叱夜叉以长钉钉其头,痛极而醒,次早气绝。妻骑牛入市易棺,不觉臀髀与牛皮相连,牢不可脱,数日乃死。

  ※屠女遭灾 张七娘

  瓯宁张七娘,本屠家女,尝买一牛,于野外骑之归,抵家将下,臀髀忽与牛背皮连牢不可脱,数日死。

  ※教杀丧命 来安

  滁州来安,教子杀牛,视其用刀法。一日安寝,子以为牛,持牛刀杀之。众骇问,子曰:我见是牛,试手法耳。

  ※仆地成牛 华回子

  镇江华回子,父子宰牛,一日忽仆地,作牛呜,头生双角。

  ※牛角破腹 陆屠

  常熟陆屠,将杀一牛,牛极力断索,负刀而逸。陆追及,牛反顾以角穿陆,肠溃而死。

  ※牛冤摄魂 朱氏子

  广陵富家朱氏子,好食牛。一日醉后,欲宰一牛,其母止之,子向牛言曰:尔能拜我,便赦之。牛即跪拜。朱怒曰:畜生安能会人言,立杀之。后日夜见牛为厉,乃死。

  ※人作牛鸣 太和屠者

  太和中,光禄厨,一牛有胎,将产。或令换易,屠者竟杀之,忽作牛鸣,月余而死。

  ※肉成火种 徽州程某

  万历十五年,徽州程民兄弟作圈养牛,每日择肥而宰。其弟进圈,有一牛长跪下泪,每次如此。弟怜之,遂改别业营生。且告兄曰:此畜见我必跪,卖作耕牛何如?兄不信,曰:待我试之。明日进圈,果长跪下泪如前,兄怒杀而煮之,煮未熟,锅中轰轰有声,牛肉变成火块喷出户,屋尽焚,仍不改业。一日出门,遇挑担卖牛肉者,讨帐争论,一掌即死,到官抵偿。其子胸生一毒,五脏皆见备极楚痛。每向人哭曰:我父杀牛,贻累于我。半年方死,弟得善终。

  ※业债生还 张屠

  杭州张屠,善宰牛,号小庖丁。年六十,始释业。约伴往云台山进香,比至山下,忽觉心惊股栗,不能行。遂坐桥上,久之,同行者,见张据地作牛鸣,野中群牛数十聚而触之,急共掖同行进饭店,仆地死。 己卯年事。

  ※贪萌浪死 徐贩

  庐州徐淹,常贩牛,渡江,风浪忽作,淹誓不再贩。及抵岸,贪心复萌,仍贩牛卖屠户,后忽出江飘没。

  ※虚愿生痈 杭郑姓

  杭州罗磨坊郑姓畜一牛,力作十余年矣,牛老而病,郑心怜之,谓此牛死当为掩埋。不数日,有牛屠见之,许以二金,郑遂卖之。忽一夕,梦此牛作人语曰:汝既许见埋,复贪利杀我,我今来索命。遽啮其背,大痛。次日背生痈,溃烂见脏而死。

  ※割舌养哑 阮倪

  阮倪,一日割牛舌食之,后生子无舌。

  ※杀业现消 王德璘

  上虞王德璘,年二十。康熙戊午六月二十七日,卧病晕绝,入冥。遇一道士拍其肩曰:盍往游乎?游至冥府。主者诘曰:尔前生杀牛如许,何也?王对不知,主者曰:如自勘则知矣。见地涌出一大圆镜,视之,一人操刀割牛即己也。主者命加刑,王身忽束铁箍者三,一卒持利杵飞揕其胸。王自念,父母生我未养,泪下如雨。卒举杵未及身而堕,束亦解。王欲遁,群牛环阻于前,触哮怒。主者曰:孽宜现消,互杀累劫不已。命卒刲其肉,投火鼎。割已复命屠肠。卒以手向王口一挥,肠遂出,引之数丈。卒持利刃欲截,王复念,罔极恩未报,罪孽增重,益悲甚。肠遂不得断,卒乃惊视,谓王齶上现朱书赦字,以报主者。主者曰:此子历苦酷刑,性灵未泯,上帝嘉其孝念,宜归人间补过。卒以肠盘数屈纳其口。九叩而出,遇前道士曰:兹游乐乎?赖尔自作自释也。因导出。王复苏,时为二十九日辰刻,王与母妻伯弟一一言之。后体生恶疮,半年而后起,自誓长斋奉佛以终身,钱塘吴陈琰详记之。

  ※贪馋送死 戴典史

  万历中,太平戴典史,日受盗牛人脏肉,因而杀牛无忌,后忽发狂疾,见众牛追逐,乃死。

  ※凶悍天刑 太仓屠户

  太仓蓬阆镇一屠户,从江北买牛回。已抵岁暮,向妻索肉,妻答无。屠人奋然持刀割牛舌,付妻烹煮。自往房中坐,向妻妆镜台照面,以刀修刮眉毛。蓦地吊绳断坠下,头劈两开,立刻命殒。

  ※暴怒戕子 西蜀李绍

  西蜀李绍,好食犬,前后宰犬数百。后得一黑犬,爱而畜之。一日绍醉夜归,其犬门号吠,绍怒,取斧击犬。值儿自内出,斧中其脑。一家惶惧捕犬,犬不知所之。绍后得病,作狗嗥而死。

  ※沸水洞胸 汉口屠者

  汉口一屠者,肩擐一犬,僧弘戒遇之,苦劝放生。屠者坚执不允,乃语云:汝与狗夙世冤业,吾不能救也。合掌礼屠者三拜。是夜屠人宰犬,手举下锅,忽沸水溅心,头烂,七日洞穿而死。汉口人感动,遂醵金为僧建放生庵焉。

  ※啖粪哀叫 仆人陈祥

  太仓一仆人陈祥,好屠狗,人屡切劝,卒不改。一日食新河豚,毒发,痛闷欲死,医人言,食粪浆可救,祥蛇行至厕边,大啖粪,卒不治,作狗声哀叫而死。

  ※檐木断首 屠户张某

  康熙丙子,萧山屠户张某,性凶暴,善宰牲,日必宰猪羊十数。六月间门口乘凉,颈上偶痒,以屠刀刮之,忽风吹坠檐木,一击而首落。

  ※脓疮疗饥 杜章

  梓潼帝君化书云:邛有杜章,望帝之友也。生于富贵,父祖好宴会,习以为常。凡烹割之事,皆躬亲之。及长,厨馔无虚日。后家道零替,为人屠刽,以就口食。所取人财,过命钱。又以饮啖兼人,才方饱满,寻腹中虚,性嗜肉味,日常不足,罟鱼弹雀,所见飞走,皆萌杀心。中年生五子,皆无指。口累所迫,过命之赀,不足度日。寻有癞疾,肌肤破裂,脓血流溃,见者掩鼻矣。自以饥火所烧,复受疾苦,投井自尽,为人执之,极口辱骂,于是仰天呼冤。予见之,讶而问里域主者,孙洪叔言其详。且言此人禄尽而命长,尚余五年。予既知其造业之由,又复闵其受苦之酷,且岁月方遥,恶其日夕怨怒天帝。乃遣功曹易其心志,使之以手揭疮皮自食之,又以指染脓血吮咀求味,宣言于人曰:毋作杀生业,为我戒。如此逾年,以尽之数,命断而死,诸子皆殍焉。

  ※垂尽为牛 张宜所

  鄞县南乡张宜所,少时以宰牛为业,二十年后始改行。然临死时,以作牛鸣为快,鸣已,即嚼床头槁荐,七日而死。

  ※罪重成猪 余姚猪屠

  余姚一家世业宰猪,其子尤善操刀,娶妻数年无子,身体日渐肥胖,头颈亦日短缩,眼睛亦俱深陷,毕肖猪形。病伤寒,时刻作猪吼声,七日发狂,爬至江桥上,大吼三声,投水随流而去,尸竟不得。

  ※自作自受 颜复初

  苏州枫桥颜复初,以贩猪致富,所宰猪不令气绝,以盐水灌入猪心,以木槌遍体槌之。康熙七年得病,遍身痛楚,令家奴以木槌槌之,又索盐水饮之方快。二日后不能自饮,令家人灌入口中,如此三日夜,将死,谓五子曰:盐水我不能饮矣,汝等各代饮三碗。五子跪而饮讫,嘱曰:我杀猪业重,死即为猪,汝等幸多作佛事度我。言讫大恸,宛转如猪声而死。

  ※可惊可怜 陆宝

  陆宝为人鼓刀,各店猪羊,死其手者无数。康熙十二年夏,持刀自刺喉间,宛如杀猪之状,若有神附。止之不能,号呼三日,血尽乃死。临死曰:取盐水来,今有无数猪羊在此索命。观者如市。

  ※嗜肥断指 吴竹轩

  顺治辛丑夏,常熟市桥吴竹轩者,偶有肥犬至其家,其子打杀。沸汤将燖,犬伏土复活,其子不知也。抱犬入汤,被犬咬去第四指,犬逃去。其子腹中忽生小犬,作痛,指上血淋漓,痛苦万状而死。

  ※残忍破喉 休宁人

  休宁有一人,见两犬相交,持刀割其阴。牡狗几毙,牝狗即跃起,啮其入喉咙,立死。

  ※炰鳖现报 杭州凤仙桥人

  杭州凤仙桥一人,以炰鳖为业,日买鳖生投沸汤中,既熟,剖肠剔骨,煎熬五味,由此获利有年。后病伤寒,缩颈攒手足,伏于床上,数日,伸首爬娑,宛如鳖形。又爬出堂中,家人禁之,辄欲啮人。将死,众至街市,盘旋宛转,曲尽鳖态,观者皆知沸汤炰鳖之报也。七日臭烂而死。

  ※戕物恶死 长洲韩全

  长洲人韩全,屠宰贩卖为生。每宰猪,即灌以水。卖大活鱼,必碎其首,而亦灌以水。鸡鹅鸭之类,强将糠沙填塞入喉,图重斤两,伤戕物命甚惨。后患翻胃症,不能饮食,唯咽土泥随复吐出,遍体流黄水,臭秽不可当,且头痛如碎,如此三月乃死。

  ※恶业生妖 潮州王二

  潮州某县王二者,业屠宰,狠恶异常,且好用假银。生一儿,头有两角,寸余,足如猪蹄,三岁夭死。

  ※逸牛寻仇 泸州张四

  泸州张四儿,家业杀牛。卫军马洋,自乡牵牛赴州,牵绳忽断,牛奔入市,遇四儿,四儿持索缚牛,不能制,大惧,奔入一店中,牛亦追入店,四儿登楼,牛亦登楼,触四儿肠出死。牛自下楼,复转入一巷中,觅一牛肉肆主,适其主他出,尽毁其家器业,始徐徐出郊。事在万历丙申正月,店庳隘楼小梯狭,而牛上下无碍,其事甚怪。

  第二章 食牛戒牛

  ※冥刑肿腿 茅氏子

  镇江茅氏子暴死,见冥官曰:汝父日食牛肉一斤,罪恶甚重,汝寿未终,合受杖责。及醒,两腿肿痛。逢人劝告,勿食牛肉。

  ※悔罪兔锯 衡州道人

  衡州道人行乞于市,遍劝人曰:好食牛者,冥司以大锯锯之,予被摄追,将受此报,誓戒悔过乃免。因以劝人。

  ※誓戒鬼哀 秋浦优人

  秋浦优人合班做戏,登舟将归,忽有自后呼之者,视之则其邻也。优曰:汝已死,何事至此?曰:我因客死,魂游甚苦,欲附尔归。乃使登舟,闲语久之,问阴司最重何事?曰:最重是食牛肉,食牛之人,吉神避之,恶煞随之,戒牛之人,吉神随之,恶煞避之。优曰:我从今誓不食牛。话未完,鬼便大哭。问:何故?曰:今见福禄寿三星拥护尔身,我近不得,归不成矣。踉跄登岸而去。优归述此事,一乡俱戒牛肉。

  ※广劝延寿 苏推官某

  苏州推官某暴卒,复苏,求诸僚友,为之立簿,遍劝百姓,勿食牛肉,皆书姓名,一日得数千人,望空焚之。醒后语人曰:顷复又被摄去,有黄衣人持门籍至,云此所劝戒风牛人姓名。主者大喜,谓汝增寿六纪,郡僚皆得厚福。

  第三章 暴殄

  ※残暴食报 张易之昆仲

  唐张易之,与弟昌宗,恃宠汰侈。易之为铁笼,置鹅鸭于内,中起炭火,铜盆贮五味汁,鹅鸭绕火走,渴即饮汁,火炙痛,即回,表里皆熟,毛落血赤乃死。昌宗活栏驴于小室,中起炭火,置汁如前。后易之昌宗,被百姓脔其肉,肥白如羊脂,煎炙而食。

  ※嗜肉变猪 南京某举人

  南京举人某,家巨富,善食肉,每食必数斤,日宰三四猪以宴客。忽一夕梦城隍,谓汝多杀不戒,当令汝变为猪。举人不信,且浪言曰:城隍管甚闲事,杀猪何罪?越半载暴死,既殓,闻棺中有声,启视之,尸已变为猪矣。此事在正德末年江南士竞传之。

  ※母子寻仇 杨舜臣

  虔州司马杨舜臣,谓属官刘知元曰:买肉必须含胎,肥脆可食,余瘦不堪也。知元乃拣取怀孕牛犊,及猪羊驴等杀之,其胎仍动,良久乃绝。未几,舜臣有一家人死,心暖,七日而苏。云见一水牛,其子随之,见阎王诉曰:怀胎五个月,枉杀母子。须臾又见猪羊驴等,皆领子来诉,见刘司士具状,牵引我家司马,俱有处分。后三日知元死,又五日舜臣死。

  ※儿鸡共熟 何泽

  四会令何泽,性嗜凫雉之属,乡胥里正,皆令供纳,饲养千百,日供烹杀。泽止一儿,会庖人烹双鸡,汤正沸,似有鬼物撮儿入锅,亟援出,已与双鸡俱熟矣。

  ※啖龟沉海 王屠父子

  海宁百姓王屠,与其子出行,遇渔父持大龟,买归,置之厨下,将为羹。有江西商人见之,请以千钱赎焉,且曰:此九尾神物,若买放有大功德。验之果九尾,王竟烹之,父子共啖。是夕大水自海中来。王屠父子漂流去。人咸曰:害神龟,为水府摄去也。

  ※烹鳖戕生 张其光

  苏州孝廉张其光,好食鳖。夜梦一黑衣人乞命,曰:明日吾到汝家,必祈救我,否则有祸。次日佃户捕得一巨鳖,馈送,其光甚喜。妻谏曰:夜来所梦,或是此乎,宜放之。其光曰:物灵则能托梦,此蠢物也,焉有是乎?立命烹之,一日食尽。当夕遂破腹,不三月泻死。

  第四章 残害

  ※射鹿中子 吴唐

  庐陵吴唐,精于射。尝携子出猎,遇一鹿同麑游戏,唐射其麑毙之。鹿惊悲鸣,唐伏草中,鹿乃舐儿,唐再发一矢殪之。少顷,又逢一鹿,张弩间,矢忽飞中其子,唐投弓抱子而哭。忽闻空中呼曰:吴唐,鹿之爱子,与汝何异?惊视间,虎从旁出,折其臂而死。

  ※纸面杀孙 程猎户

  德兴程姓,世业弋猎。因输租入郡,适有市纸面者,买其六面,分与六孙,六孙甚喜,各戴为戏。家畜猎犬十数头,见之,争前搏噬,击之不退,六孙皆毙。

  ※猪化为虎 菜园丁

  僧某,在俗时种园,偶邻家一猪食其菜,怒以锄击杀之。后出家,往武昌北门外三官殿,夜梦一黑衣人谓曰:我止食汝几茎菜,便害我合,我今已变为虎,汝纵往天上,必报仇也。僧寤而恐,百计思避,皆非善地,独东门外有龙蟠矶,突出江心,非舟莫渡,僧遂往栖止。顺治甲午除日,早起出门望江,见一兽浮巨浪而来,意谓是牛,近前瞩之,忽跃起一虎,啮之,其僧立毙。

  ※猫魂作祟 沈兰官

  杭城沈兰官,年二十二,见一大黑猫,欲以其皮为獭帽,遂以绳系猫头,不死,更用尖刀刺喉,乃死。未几,梦猫云:汝既害我,我已告准,今刀何在,欲得作证耳。沈觉而恶之,因急卖去原刀,更市一利刃藏之。寻即发狂云,猫已入楼矣,又上梁矣。又云非猫,乃变鬼矣,五七人来打我矣。更作鬼语云,绳不能杀奴,须用刀也。至晚,遂以刀自刺喉而死。

  ※身无完肤 钱汉冲子

  石门县南前村民俱习鸟枪,有钱汉冲之子技最精,生平杀鸟数万。未几死,号呼痛楚,如中矢石,以手遍扪,辄云,此处有铁子,痛不可言。以针挑拨数日,身无完肤而死。

  ※舌患溃疮 王愈

  王愈宅有鹊巢,忿其鸣噪,尽网巢鹊,断其舌放之。后舌生疮溃烂而死。

  ※燃爆死惊 王遵

  王遵忿鹊喧噪,俟夜深栖定,以竹竽系爆竹惊之。后遵得疾,惊悸而死。

  ※戕雏子苦 周昂

  周昂尝昼寝,户上有一燕巢,三雏呢喃张口待哺,昂恶其声,试以指探之,雏亦张口而受。因取蒺藜三枚与之,其雏皆裂胸死。昂后生三子,俱不能言,见人但张口哑哑,宛然燕受蒺藜之状,其声甚肖。

  ※害雁遭杖 钱家军

  镇江钱参将手下军士获一雁,笼之舟尾,空中有一雁随舟悲号。将登岸,笼中雁伸颈向外大呼,空中雁忽下,二雁以颈相交而死。钱闻大怒,同舟兵卒各杖三十。

  ※探雏被逐 一卫军

  徽州府治,古木之上有鹰巢,一卫军探取其子。太守王梦龙,方据案视事,鹰忽飞下攫探巢者之巾以去。太守推知其故,杖其卒而逐之。

  ※张口蛇入 薛儿

  苏州薛氏小儿,屡升木杪,覆巢取雏。一日上树,不意先有蛇在巢啖雏,儿惊视张口,蛇竟入口儿,遂死。

  ※临终蛙祟 田夫

  宋周三蛙,南城田夫。当农隙时,专以捕鱼鳖鳅鳝为事,而杀蛙尤多。后得疾,初觉腹中一物,饮食不能入口,渐剧,隐隐若数蛙动于内。久之,展转一榻上,跳掷簸顿,号呼哀鸣,与蛙受苦时无异,一岁乃死。

  ※火逼惨报 张霖

  张霖忿蛙鸣,沃以热汤,后遭沸汤浇,身烂而死。

  ※肉腐恶死 岳州村民

  岳州村民,时常杀龟,取贩卖之。像遍身患疮,痛不可忍。每日以大盆贮水,沐浴其中,渐作龟形。逾年肉腐而死。

  ※一夜肠断 亨龟郑大

  石门县走迭夫郑大,掘地得五龟,各长二尺余,烹食之。是晚即狂乱,作龟语曰:我兄弟五人,自明成化年间修行至今,与汝何仇?而被杀食,汝死有余辜矣。腹中似有物啮其肠胃,号呼至次早死。

  ※众死蕈毒 杀蛇军人

  龙山数军人,见一大白蛇,举锄击之。内一姓余者劝阻,众不听,竟毙蛇。次日见一白衣女子,携一蓝香蕈,众夺取,将烹食,余忽头痛且昏睡,梦前女子云:君意不害我,殊感激,蕈有毒,不可食也。惊寤。欲以告众,众食已尽,皆中毒死,惟余独存。

  ※身埋火窟 某富翁

  一富翁宅旁有枯木,将伐之,夜梦一老人率众乞宽期,富翁因知树上有物,命人登树视之,见枝头有大穴,穴中异蛇蟠结无数,翁即命仆纵火焚之,臭闻里许,此老鼓掌称快。未几,其家夜半,辄见飞火入室,起救则寂然,如是者屡,不以为怪。一夕婢盗薪私爨,火遂燎,此老与家人以为故态,酣寝不起身,举家皆死火中。

  ※疮走赤蛇 金秀之

  金秀之,淮人也。冬月掘地,杀一蛰蛇,蛇死时,怒目视之。旬日,金手肱忽生痈,有赤蛇一条,从疮中出,金向天地悔过,永戒杀生,久之方愈。

  ※怨对难逃 顾锡畴

  昆山顾锡畴,字九畴,号瑞屏,崇祯朝,官太宗伯,国变后,誓以死殉。后在温州,丙戌六月十六日,为同事贺君尧所害,沉之江。华亭令张调鼎,为顾门生好请乩仙,忽顾公来降,张问老师何时登道山?乩曰:吾于前六月十六日,被副将贺君尧害我于江中矣。张问贺与师何仇?乩曰:老夫前世,乃天台一老僧也。路逢一蛇以杖击杀之,贺即蛇后身也。冤对相寻,因果应受,可语我两儿,切勿报仇。张立遣人至温踪迹之,一一不爽。后君尧亦为人所杀。是日永嘉令吴国杰宴顾于江心寺,既别,明日知顾被害,募渔人寻之,不得。当夜梦顾立水中,急命掖之登舟,顾曰:余前世为天台老僧,误杀一蛇,今抵其命,承公厚意,营我后事者,以公前世系我徒孙,有方外一脉故也,明日但向某湾寻之,余即在矣。早起询渔人,果有其湾,一寻而获,乃力助扶榇归葬焉。顾又在一处降乩,留诗云:我昔曾为僧,彼亦在山林,蟒蛇当孔道,山人皆为惊,老僧提锡杖,随步出山门,动起无明火,杖下化为尘,夙缘前已定,从此乐天真。

  ※肿胀有自 韩阿留

  宋时昆山韩阿留,以渔为生,每用毒药投池中,害鱼无算。一夕梦落水,诸鱼攒啮痛极难堪。既寤,遍身赤肿,腹胀,三日而死。

  ※风火烧身 余杭令子

  高阳许宪,为余杭令。其子猎于仇王庙侧,忽有三白獐从屋后出,遂引弓而射,忽失獐所在,复以火围之,风吹火返,烧其面焦烂而死。

  ※埋蚕绝命 胡二夫妇

  宋胡二种桑养蚕。一日见桑叶价贵,遂与其妻,掘一大坑,将所养蚕埋之,冀卖叶得厚利。是夜梦蚕化蜈蚣无数,咬其夫妇,后胡二果为大蜈蚣咬咽喉而死。

  ※雷火自召 曹君升

  康熙乙亥,桐乡曹君升,亦因叶贵,而埋蚕于灰。蚕复出,升怒,加草柴烧之,火延及屋,家尽毁。未几,雷击死于田中。

  ※尾闾都塞 朱照

  宋朱照,平生恶蜂窠,每见蜂从窍入,虽高处必登梯塞之。后生二子,谷道皆塞。夜梦有人,教以秤尾烧红钻之,如其言,二子皆死,人皆知为塞蜂之报。

  ※肉蝉业债 李乳母

  唐时牛爽家乳母李氏,常抱小儿捕鸣蝉为戏,得即杀之,前后不可胜计。股上忽生疮溃烂,至岁余不愈。一日苦痒,若虫行状,以手搔之,忽有腐肉数块如蝉,自疮中突出,流血不止而死。

  ※坎蚁复仇 桓谦

  三国时桓谦,在家见多人长寸余,从坎中出,向切肉处饮食,复寻路入坎,疑其为怪。有蒋山道士朱应,令其以滚汤浇所入处,因掘穴,大蚁数斛尽死。后谦得恶疾暴亡,子孙夭殇绝嗣。道士与谦同日患病,遍体腐烂而死。

  ※鳖呼惊死 徐巡按

  广东巡按徐应登好鳖羹。一日,鳖从釜中叫曰:尚可活我也。庖人骇以报,徐亲闻号,立刻惊死。

  ※鸡骨戕生 闻巡检

  江西巡检闻豫所,一生嗜鸡。一日,燕会欢呼,喉骾一鸡骨,即死筵上。

  ※燃料造业 何自明

  扬州何自明,石塔寺前开茶社。忽得病,日旋绕于席,呻吟不止。如是月余,临死,语其友曰:予茶社中,每至夏秋日,扫除诸果壳,付之一炬,不知虫蚁聚满其中,杀伤甚多,予罪业重矣,奈何!遂死。

  ※凶暴速亡 麻城刘姓

  嘉靖戊午,麻城七里桥刘姓者,遇大蛇当径,杀之。归而梦有持檄相召者,则蛇已具狱词矣。冥司判以无罪杀生,病苦,若干时而死。 (转

  (转载)



  消灾免难:称念“南无阿弥陀佛”第一功德

  学佛为成佛,一心专念“南无阿弥陀佛”,不怀疑不夹杂,乘佛大愿力决定往生净土

  在此忏悔我所犯的一切恶念恶口恶行,忏悔我所犯一切邪淫重罪;愿分享此文的一切功德,皆悉回向给文章原作者、学佛网、转载者、各位读者;此文若有错谬,我皆忏悔,若有功德,普皆回向,愿断恶修善、广积阴德,发菩提心、行菩萨道,持戒念佛、求生净土!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全部:放生       杀生)  

 传喜法师:超越自我就是解脱——安波温泉山庄放生开示 

 宽运法师:集诸吉祥 长寿健康──浅说佛教放生的起源与功德 

 传喜法师:德重鬼神钦 道高龙虎服——放生开示 

 传喜法师:无明无性本是诸佛不动之体——辽宁鑫海度假园放生 

 传喜法师:慧日普照——江阴香山寺放生 

 传喜法师:与佛配合开智慧灭无明——潍坊白浪河湿地公园放生 

 能弘法师:为什么学佛 第二章 三恶道 2.为什么不能杀生 

 法忍法师:吃蔬果、植物不是「杀生」 

 法忍法师:放生?! 

 传喜法师:放生也是在唤醒我们的佛性 

 传喜法师:海南行海边放生开示 

 放生念佛助戒除邪淫的案例集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