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正法护持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转载

 净土圣贤录三编新白话版27


   日期:2019/2/11 11:26: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民国范氏

  范氏,是台湾人。家里素来贫穷,天性悍烈,不信三宝。后来因为业报,患了瘿瘤,大如碗一样,瘤破了污血溃流,日夜痛苦。民国十六年正月,听说佛法因果报应的事,就生了大怖畏。到了二月初八日,决意皈依三宝,礼拜茂峰大师,法名了香。于是专修净业,昼夜六时,念佛不断。后来痛苦渐渐减轻,稍有安乐。于是更信无疑了,精进修持,不到两月,自知时至。临终前三天,自己说神游西方,亲眼见到胜境,种种的庄严,微妙难以形容。到了四月初六子时,见佛放大光明,殊胜如白天,室内不用灯自然光明,家人媳妇,一齐见到了。范氏自己说:“佛以及菩萨亲来接引。”合掌微笑,念佛数声,说:“我走了。”就往生了。众人有闻到异香,直到天亮没有散,享年六十岁。(《近代往生传》)

  民国朱节母

  朱节母,是海盐朱朗斋的女儿,徐平叔的妻子。天性醇厚贤淑,从小因贤孝有名。出嫁后,孝顺公婆,和睦妯娌,上下长幼,都很欢心。二十八岁时,就丧失丈夫,遗下弱小的孩子,又养又教,备极艰辛。因此患了肝病,医药无效。有人劝她学佛,因而发起她祖上遗留的佛像经典,奉持虔诵,白天习以为常。长素念佛,专志净土。发心后,她的病不用药就好了。生平,对自己节俭,对别人施舍多,对于慈善事业,慷慨解囊。生的女儿童贞时就信奉佛,为女儿经营净舍在杭州湖墅,母女同修。民国乙丑年,皈依印光法师,受师父“切实念佛,誓愿往生”的教导,更是倍加诚挚。因此告诉家人,临命终时,愿意在湖墅,因为有女儿在旁边,可以助念如法啊。到了丁卯年,六月中旬,就从海盐到湖墅。临终前,到各处告别,都是说不再相见。七月初,身体渐弱,饮食锐减,但也没有什么病。当年八月,正好印光法师为了印书的事在杭州,数次请来开示,得到切实的勉励,信愿更坚定。从此一句佛名,没有间断过。十八日起,就请僧人助念。到了九月初一日起,每天只喝水几汤匙,而念佛如故。眷属来问候的,应该劝努力进修。对孙子辈,就嘱咐勉励做善人,力行善事。到了初七的早晨,自己说“佛来救我了”。快到中午时,吴净戒优婆夷来,就告诉她要往生西方净土,并用同生西方相约。到了戌时,就右侧吉祥睡,安然念佛往生了。身体素来多痰,临终时,绝没有痰声,如入禅定。全身都凉了,只有头顶是热的,到了第二天早晨,还有余温,面色如生。(《俞慧郁钞集》)

  民国晋贞女

  晋贞女,法名修清,是江苏镇江晋文林的女儿。幼年聪慧,不吃荤腥。七八岁时,就能帮助双亲络丝,治理田圃。十岁时,那女红纺绩,就像成年人了。十三岁时,见邻里家室的不顺,以及产难暴亡等苦,觉得人生如梦,浑浑噩噩,于是立志不嫁,有出离尘世的想法。对双亲说起,词意坚决,父母就任随她了。从此长素念佛,虽然做事,仍然念佛不断。这样的修持,几乎二十多年。到了四十岁时,父母相继离世,弟妹婚嫁的事完毕,就在镇江焦东乡后,袁家门,观音庵里暗中修行,一意要回归西方净土。而作福念佛,更为勤恳。到了民国丁卯年,十月十一日,示现微病,预知时至,说“有来迎接的”,然后换衣鞋,端坐合掌念佛。到了戌时,如入禅定,安详往生了。遗言身后火化,投到江流中。过了一天,容貌如生。(《俞慧郁钞集》)

  民国何王氏

  何王氏,是上海人,本来是一没有知识的妇女。从二十九岁起,听到净土法门,就皈依了三宝,吃素念佛。深深厌恶娑婆世界的浊恶,决志求生西方净土,三十年来,精进不懈怠。在民国十七年,六月十九日,预知时至,嘱咐家眷说:“我在今夜十二点钟回归西方净土,你们到时候,应当同声念佛相助,千万不可悲哀哭泣,坏我的正念。”然后自行沐浴,穿好寿衣,先念大悲咒若干遍,然后就专念阿弥陀佛。到了十一点钟,全家大小,同声念佛。到了十二点钟,就端坐念佛往生了,享年五十九岁。(《俞慧郁钞集》)

  民国汪氏

  汪氏,是江苏丰利人,王湛然居士的母亲。汪氏素来不知佛,听到王湛然说佛法利益,就欣然起信。民国十七年夏天,患乳腺癌,几个月肿痛。到了九月初八,他儿子邀请几个莲友到家来,劝汪氏念佛,告诉她病好往生两大利,从此常掐珠念佛。后来几天,病情更重,眼花看不见,不想吃东西,自知不能好了,把后事嘱咐家人。十九日夜,莲友又去探望,为她说信愿往生的法要。汪氏欢喜信受,一心愿生安养国。第二天早晨,昏沉危急,不省人事,傍晚渐渐苏醒,莲友也聚集轮流助念,佛声不断。不久,猛然起坐,好像没有病苦一样。过了一会儿,要出卧室,随众人同念。王湛然劝住她,说躺着念也能往生西方净土,于是静卧。夜半,叫人扶起来,朗诵佛号十多声,字字分明,传到户外。她的大女儿问:“见佛来了吗?”答:“见到,来了。”问:“母亲去吗?”答:“去。”以后又安卧,延续到第二晚八时左右,溘然往生了,享年六十三岁。莲友与家属,都同念佛号相助。往生后四小时,全身都冷,唯有头顶还是温的。(《俞慧郁钞集》)

  民国乐妇

  乐妇慧静,是浙江定海乐斌章居士的妻子。在民国十八年春天,随她丈夫到上海太平寺,一同求印光法师,为他们授三皈五戒。乐斌章法名慧斌,他妻子法名慧静。从此专意念佛,切实修持。到了五月半间得病,七月初,还能勉强支撑,礼拜念佛。后来就卧床不起,然常默念佛号。到了八月初七夜,咳嗽一小时,就睡着了,梦见许多僧人,以及童子幢幡等,醒来后,病苦全好了。到了初九夜,又梦见观世音菩萨,与众僧人,以及童子等。初十夜,侍候病的人,以及眷属们,见她口念佛号,手作礼拜的样子十多次,然后睡去。醒来说:“佛已来过了,我要往生了。”问:“什么时候去?”却说不知道。第二天,要求将所有衣服首饰,都变卖作善事,劝家人作善修行,明知因果。到了中午,眼睛忽然发光,就说:“佛来了。”面作笑容。她已经沐浴过,又要女佣再为她洗脚,自己洗脸,眼光就发起,对慧斌说:“佛与大势至菩萨,以及诸童子,接我到西方去。”随后默持佛号,不到几分钟就往生了。(《俞慧郁钞集》)

  民国周氏

  周氏,是浙江余姚人,嫁给了张姓。性情淡泊,早有厌世的想法。晚年,得到她妹妹王周慧九的指引,一同皈依印光法师,法名慧中。从此努力忏悔,信受奉行。民国己巳年三月间,偶然患肝病,时而发作时而又好。延续到十月初,病好像稍有减轻,面色如常。初三夜里,忽然说胸中不舒适,叫人招她妹妹来。初四早上,她妹妹邀请莲友多人,前来念佛。周氏听了,很感愉快,自己也跟着随念。第二天黎明,忽然要她女儿扶起,要向外面侧卧,女儿照办。见她两眼睁开,神色有些异常,就说:“请我母亲一心念佛,不要管别的事。”而周氏两眼渐渐闭上,合掌念南无阿弥陀佛,以及观世音菩萨,字字分明,念完就往生了。眼睛已经紧闭,手仍然合掌,如熟睡的状态。腹部以下已冷,胸部到头顶都热。家属环绕高声念佛,直到下午三时才停息。(《俞慧郁钞集》)

  民国蒋氏

  蒋氏,法名妙修,是浙江慈溪人。二十岁嫁给沈,二年后丈夫死亡,没有子女,于是吃素念佛,四十多年,专修净业,乡人都敬重。民国十九年,七十一岁,二月生病,念佛更勤,希望早日往生极乐世界。十一月初五,请僧众结七念佛。这时痛苦已除,神志宁静,说“数日来,佛常出现在面前”。到了初九日,接近十时,正念分明,合掌说:“我去了。”随即安详往生了。经过六小时,头顶还是温的。(《俞慧郁钞集》)

  民国刘二姑

  刘二姑,是金陵人,寄住在淮安河北的准提庵。母女二人,精进修持,念经礼佛不懈怠。每到佛诞日,建佛七道场,到庵里念佛的人很踊跃。自行化他,数十年如一日。民国十八年,十月十二日,又起佛七法会。到了十四日,忽然告女儿说:“我明天回归西方净土,已得中品中生,你不要悲泣。以后你领众人,以念佛为主,极乐为归,不要想别的道,不要坏了我的规矩。”说完,还是默念佛号不已,果然到了第二天的子时往生。手脚都冰凉,头顶还是热的,颜貌如生,世寿八十岁。到十七日入佛龛,面门忽然现出青莲一朵,一小时才消失。(《俞慧郁钞集》)

  民国钱母

  钱母侯氏,是江苏常熟钱君钰的母亲。吃长素信奉佛,每天课诵阿弥陀佛一千声,观世音菩萨五百声,寒暑没有间断。虽然年近八十,而精神矍铄。民国庚午年,三月二十六日,没有病往生了,享年七十九岁。(《俞慧郁钞集》)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