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超然法师:坐禅治百病


   日期:2020/3/28 16:58: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坐禅治百病

  我有类风湿,高考那年春天第一次发作,左膝关节痛了一个星期,自己好了,没在意。到了大二那年,也是春天,左膝关节严重肿痛,连走路都困难,前后持续了近两个月。

  经校医安排去定点医院检查,确诊为“类风湿”,建议休学住院治疗。住院我是不肯的,但休学我愿意,正好可以休养一下,顺便调整一下看似迷茫的人生。

  此后一年,除了睡觉和运动之外,我大都泡在图书馆里,首先研究治病,古今中外一番折腾,最终选择了通过盘腿静坐来治疗自己的类风湿。因为这个方法可操作性强,自己完全能够把握,而且,据说“坐禅能治百病”。

  坐禅的基本方法不难,但具体实践实在不易。由于“类风湿”的存在,我的全身骨节比别人要粗大一些,柔韧性极差,“双盘”和“单盘”完全做不到,连“散盘”都很费力,双膝向上翘起,根本放不平。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气血不通”吧,我心里暗自嘀咕,并因此下定决心坚持练习,让气血慢慢通畅起来。

  练习盘坐几个月,骨节时常疼痛,每次都坐不了多久,但是,我仍旧体会到了效果:这显然是最适合人体的坐姿,它会让人心思趋向于“澄静”和“敏锐”,让人气力恢复并增长,让关节在疼痛之后确实有了疏通之感。

  于是,我便停止服用“类风湿”药物。第二年春天,虽然周身骨节都有不适之感,膝关节有轻微疼痛,但并未发病。此后,由于常年盘坐,加上注意保暖和休息,我的“类风湿”再也不曾明显发病。

  但我很清楚,病还在,只是在缓慢地减轻,在逐渐接受身体调节的自然控制。如现代医学所说,这个病的确无法根治,而只能够加以控制。

  控制的方法,别人用药,我用盘坐。

  数年后,我接触到了佛经,对于“坐禅”慢慢有了认识,更加坚定了“坐禅治百病”的信心。以下是我练习“坐禅”与“类风湿”的症状年表,大致如此,为有此类病症的同修们作参考:

  1988年,18岁,春天第一次发病,左膝关节疼痛一周,未治疗。

  1990年,20岁,左膝关节严重肿痛,确诊为“类风湿”,休学一年,服用了医院提供的相关药物,半年后停药。

  开始学习盘坐,散盘,双膝翘起,十五分钟便会发生膝关节疼痛。

  1991年—1993年,21—23岁,大学的后三年坚持练习盘坐,并注意全身保暖,尤其是膝关节保暖。每到春天,周身各个骨节都会有所不适,膝关节有轻微疼痛。

  盘坐没有明显提高,只是变成了一种习惯,虽然只是“散盘”,也充分体会到了“盘坐”的好处。

  1994年—1997年,24—27岁,工作时期,也是学佛初期,忙碌于工作,盘坐时间有所减少,但一直在坚持。和同龄人相比,冬春受凉后容易发烧,每年都有好几次,每次发烧全身骨节都会有痛感。春天依旧会周身关节不适,双膝轻微疼痛。

  学佛后,发现别人大多可以单盘或双盘,颇为羡慕。开始盘坐念经,每次时间只有二十分钟左右,再长注意力就分散了。

  1998年,28岁,剃度出家,一边在寺院烧火做饭,一边盘坐念经,散盘姿势已经可以坐得端正,腰松背直,臀部下方需要两三寸的厚垫子,才会感到舒适。

  “类风湿”症状在慢慢减轻,很缓慢,依旧时常各个骨节不适,或有轻微疼痛。

  1999年,29岁,受戒前两个月生了一场病,心动过速,心跳每分钟110到120次,精力很差,似乎与“类风湿”有关联,也与营养较差有关。勉强坚持受戒,身体越来越瘦,到了受菩萨戒前一晚,症状消失,心跳恢复到正常水平。

  身体逐渐恢复以后,似乎业障轻了一些,身心各方面都有所提高,虽然还是散盘,但身心受用在逐渐增上。“类风湿”症状仍旧在慢慢控制当中。

  2000—2002年,30—32岁,智慧有所发扬,开始讲课,教学相长。看别人都是单盘和双盘,也开始练习“单盘”,翘着膝盖练习,很滑稽的样子。

  前后讲课三年,第一年可以胜任,后两年深感学养不足,道力羸弱,佛法深广无边。坚持盘坐念经,作为自修的主要内容,所念经文,大约是《遗教三经》、《圆觉经》、《金刚经》、《六祖坛经》等等。

  “类风湿”症状表现,晨起周身沉重、乏力,春天各个关节不适,偶有轻微疼痛。只要受风寒就会发烧,每年三次左右。

  2003—2006年,33—36岁,不再讲课,换了地方,一边为寺院做事,一边静坐念经,偶尔出游观光。还是那几部经典,结合一些祖师开示,反复读念参悟。开始以“单盘”为主,臀部需要厚垫子,才能够坐得放松而端正。

  晨起依旧周身乏力,偶有关节不适,膝关节春天有轻微疼痛。

  2007—2009年,37—39岁,换了地方,又开始讲课,明显比以前自如,“单盘”坐姿已经比较轻松,身心较以前舒畅许多,充分学会了“放松”。

  晨起乏力有所改善,每年春天各部分骨节轮流不适,要么膝关节,要么颈椎,要么腕关节,要么手指关节,要么髋关节。但只要坚持静坐和调养,都不会太严重。

  2010年,40岁,继续讲课,“单盘”已经完全坐平,一天,忽然想要尝试下“双盘”,稍一用力,也就搬上去了。所谓“盘坐”,根基再差的人,像我这样的“类风湿”患者,只要持之以恒,也终究可以柳暗花明。

  静坐念经减少,开始大量写作,学习解读佛经,对于如来教法体悟加深,心与法可以随处相应,烦恼习气迅速减少,内心深处的自在开始显现。

  晨起乏力越来越轻,“类风湿”还在,在各个关节无序地游走,偶尔不适,偶有轻微疼痛。即便受风寒,也很少发烧了。

  2011—2014年,41—44岁,讲课越来越少,“双盘”可以坐半个小时以上,但主要还是“单盘”,盘坐当中写作,结合散步经行。身心趋于健康,极少生病,精力比以往变得充沛,不再为无聊琐事而烦恼。

  晨起渐渐不再乏力,但“类风湿”仍在,偶有手指“晨僵”出现,膝关节不适明显减少,颈椎等其它关节相对健康。

  综上所述,我从1990年确诊为“类风湿”,直到如今的2014年,只是当初服药半年,此后,基本依靠“盘坐”来治疗,效果不错,不仅完全遏制了病情发展,而且丝毫没有影响工作、修行与生活。更重要的是,还取得了身心健康、精力充沛,智慧发扬之功效。

  “坐禅治百病”,以我个人二十四年的实践来看,果然真实不虚。往后,我准备再用一些年的时间,把“双盘”练习好,相信必有延年益寿、定慧开通、身心安乐之功效。这人生的最后一招儿,无论有多老,活着我要大体能够照顾自己,死后但愿亲证清净法身,自在往生极乐净土。

  行文至此,忽生一偈,作为结尾,偈曰:

  二十四年磨一剑,既无剑身也无锋;

  摧破无聊诸烦恼,身心安泰度尘寰。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站内相关文章:超然法师)(五明学佛网相关文章:超然法师)  

 超然法师:《四十二章经》白话(下) 

 超然法师:《四十二章经》白话(上) 

 超然法师:《金刚经》白话(下) 

 超然法师:《金刚经》白话(上) 

 超然法师:《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白话 

 超然法师:《佛遗教经》 白话 

 超然法师:《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白话 第十二章 贤善 

 超然法师:《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白话 第十一章 圆觉 

 超然法师:《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白话 第十章 普觉菩 

 超然法师:《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白话 第九章 净诸业 

 超然法师:《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白话 第八章 辨音菩 

 超然法师:《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白话 第七章 威德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