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惠空法师:中国佛教禅观的本质与特色


   日期:2020/6/20 19:30: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中国佛教禅观的本质与特色

惠空法师-慈光禅学研究所

前言

在中国这块土地所出现佛教禅观的思想与修行的方法,大概可分为大乘八宗以及小乘的俱舍成实,也有所谓宗门、教下的说法,大乘思想中有所谓如来藏系、唯识系、般若中观系等大乘三系,虽然中国的大乘思想有以上的三系思想,可是不管从经典或是论典,以及中国祖师修行的立场上来看,基本上中国的禅观思想可以说都是以如来藏系,也就是唯心的思想作一个中心主轴。以下我们就根据这一个论点,以唯心的立场作为中国禅观思想修行本质的主轴,以及中国大乘禅观思想的特色二大点来分析:

壹、以唯心为禅观主轴之本质

从经典、论典或中国祖师的立场来看,对于唯心思想都有非常充分的资料说明,这样的立场在永明延寿禅师宗镜录就表现更明白,在末后数卷中就引用了有一百二十本大乘经、一百二十本祖师的语录,以及六十本贤圣的典籍,我们选录了数十条来阐明上述唯心的论点。

中国如来藏思想建立可以用心生一切、心即一切来诠释,所以在修行之立场上以二点来说明,第一、因为一切是由众生本具真心所现、所成,所以修行之原点即建立在于此真心上,此心一切清净本具现前,但将真心圆显是修行之圆满。如:

1.大涅槃经云:“道者虽无色像可见、称量可知,而实有用。善男子,如众生心,虽非是色、非长非短、非粗非细、非缚非解、非是见法,而亦是有。”

2.《圆觉经》云:“一时婆伽婆入于神通大光明藏,三昧正受,一切如来光严住持,是诸众生清净觉地,身心寂灭平等本际,圆满十方不二随顺,于不二境现诸净土。”又云:“善男子,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犹如空华从空而有。”

3.《密严经》偈云:“一切诸世间,譬如热时炎,以诸不实相,无而妄分别,觉因所觉生,所觉依能觉,离一则无二,譬如光共影,无心亦无境,量及所量事,但依于一心,如是而分别,能知所知法,唯依心妄计,若了所知无,能知则非有。”

4.《首楞严经》云:“佛告文殊及诸大众,十方如来及大菩萨,于其自住三摩地中,见与见缘并所想相,如虚空华本无所有,此见及缘元是菩提妙净明体。”

5.临济和尚云:“大德心法无形通贯十方,在眼曰见,在耳曰闻,本是一精明,分成六和合,心若不生随处解脱。”

6.庞居士颂云:“万法从心起,心生万法生,生生不了有,来去枉虚行,寄语修道人,空生有不生,如能达此理,不动出深坑。”

7.石头和尚偈云:“且汝心体离断离常,性非垢净湛然圆满,凡圣齐等应用无方,三界六道唯自心现,水月镜像有生灭耶,汝能知之无所不备。”

8.牛头融大师绝观论问云:“何者是心?答:六根所观并悉是心。问:心若为?答。心寂灭。问:何者为体?答:心为体。问:何者为宗?答:心为宗。问:何者为本?答:心为本。”

第二,以前真心本具,故修行之事实即究此真心,而真心离现境,即诸法万象。所以诸经论,诸祖师所示千万法门皆示此“真心所在、真心形质、真心之转化、真心之体究。”所以,中国禅观即是落实于此彰现真心之功夫上。如:

1.《大方广佛华严经》颂云:“言词所说法,小智妄分别,是故生障碍,不了于自心,不能了自心,云何知正道,彼由颠倒想,增长一切恶。”

2.《楞伽经》云:“第一义谛者,但唯是心,种种外相,悉皆无有,彼愚夫执着恶见欺诳自他,不能明见一切诸法如实住处。大慧!一切诸法如实者,谓能了达唯心所现。”

3.《不空绢索经》云:“持真言者,以心置心观自心心,作于一切诸佛如来,广大出生殊胜尊妙。”

4.让大师云:“一切万法皆从心生,若达心地所作无碍,汝今此心即是佛故,达摩西来,唯传一心之法,三界唯心,森罗及万象,一法之所印,凡所见色皆是自心,心不自心,因色故心,汝可随时即事即理都无所碍,菩提道果亦复如是,从心所生即名为色,知色空故生即不生。”

5.南岳慧思大和尚云:“若言学者先须通心,心若得通一切法一时尽通。”

6.黄檗和尚云:“达摩西来唯传一心法,直下指一切众生心本来是佛,不假修行,但今识取自心、见自本性,莫别求法,云何识自心?即如今言语者是汝心,若不言语又不作用,心体犹如虚空相似,实无相貌,亦无方所,亦不一向是无,只是有而不见。”

除以上引用这些唯心的思想之外,永明延寿禅师也引用涵盖有般若中观的思想,也有唯识的思想,如:

1.《大般若经》云:“一切如来同在一处,自性清净无漏界摄”。又云:“三世诸佛住十方界,为诸有情宣说正法,无不皆用本性空为佛眼,离本性空无别方便”。释曰:“本性空者,即是自性清净心,本性即自性空,即清净义。此心则凡圣本有,今古常然,众生不知,诸佛因兹指授,含灵现具,祖师为此相传,故云离此别无方便。”

2.大乘摄论云:“问:何以故,此识取此识为境?答:无有法能取余法,虽不能取此识,变生显现如尘,譬如依面见面谓我见影,此影显现相似异面。”

3.达摩杂集论云:“如契经等法,如理作意发三摩地,依止定心思惟定中所知影像,观此影像不异定心,依此影像舍外境想,唯定观察自想影像。尔时菩萨了知诸法唯自心故,内住其心知一切种所取境界,皆无所有,所取无故,一切能取亦非真实。”

对以上所引用般若及唯识的思想,我们作以下说明:

中国大乘思想中,在《大智度论》里有谈到所谓“佛性”与“法性”的问题,《大智度论》说佛性是有情说,法性是无情说;宗密大师也提出“法界”与“如来藏性”之说,其意思与《大智度论》大同小异,有情说者,谓此现前万法皆摄属归于心识,例如唯识家所说色由心变现义;无情说者,谓此万法就法法自体而言,色法心法等,皆各自独立而缘起,不相摄属。然此法性、佛性之性字,其义即无差别义、平等义、一体义,谓此差别万象从“法性”言,一切万法皆归平等一性谓空性,从佛性言,谓此差别万法皆摄属佛性,入一佛性,此佛性体亦无分别,平等一体,是故言“佛性”“法性”义一说异耳。此佛性与法性之交互同异,容另文探讨。另外,唯识与如来藏性思想的差异点是在于,唯识是以杂染虚妄作为切入点,如来藏则是一切是真实的立场为切入点,这就是真心与唯识的不同。所以,中国禅观思想的本质是在所谓清净的本性,即自性清净心或如来藏的立场建立起一切法性修行的基本理论。

贰、中国禅观的特色

(一)以大乘为主体,小乘为客体

禅观之本在觉法之空体法真如,从中观论及成唯识来看其反覆的破,即是欲令入于无执;而所破多为小乘;在般若经中所论定物体,如心经所言:“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从唯识摄论看能所一体,亦即入法性,再如唯识及如来藏亦将一切万法泯除而消归自心或识性,如此等再再都说明大乘以法空做为修习之基点。而小乘之教法则法有、我无,有部之三世实有说即是具代表性立论。从【俱舍】之界品中经部、有部及论主申辩三科有无实性中,可看出其修行之基点,实乃在于法体实之上,此为大乘为主,小乘为客之立足,【瑜伽师地论】中明列声闻地为菩萨地做瑜伽师修习之前导,如维摩结经中诃身子等可为明证。

(二)以禅宗为主体,余宗为客体:

中国佛教从汉朝,经过魏晋南北朝的弘化,各宗派都有发展,尤其隋唐时期更有大乘八宗并兴的现象。但是从唐以后,很多宗派慢慢就衰微了,如密宗、华严宗、唯识宗等至唐以后都没有了传承。从佛教的历史中可以发现,到五代宋朝以后,禅宗一枝独秀,当时天下很多僧众、名士都投入禅宗的门庭,所以基本上所有修行的僧众都是禅宗的门庭。我们也可以从现在佛教的法脉可以看到,包括台湾及大陆修行的出家人及寺院,其法脉都是从临济、曹洞传下来的,在清末民初时的一些佛教长老及丛林都是以禅宗为主体,而其他的法脉几乎都不传了,这是很现实的一个事实问题。

净土宗则是到明末清朝以后才慢慢兴盛,到了台湾以后,因台湾的佛教文化环境而发展成净土兴盛的时代。所以整个中国佛教历史发展过程中,可以看到就是以禅宗为核心,余宗为支叶。

当然,在发展过程中,天台宗教观双重的思想也起了很重要的影响,教判的思想对中国佛教思想产生很大的影响,之后的佛教义解僧、对佛法整个架构多是根据天台的教判。可是对于天台的摩诃止观,实际上投入修行的人还是很少。所以,我们认为禅宗还是整个中国佛教修行的主体。同时,禅宗宗师很多,近千年来悟道者比比,其悟境都很高;其修行很方便,是一超直入的圆顿法门,这些种种让禅宗不需要很多的经论,凡夫俗子都可以参禅用功。故种种因素都使得禅宗在各种时代的转变中,如战乱不稳定的时空能够广布深入在民间、社会中自然地生存下去,这是禅宗留传的特色及主要因素。

(三)以无分别智为主体,以后得智作为客体:

在禅观的思想理论上,我们常常可以看到“见法性”或“破法执”,或谓见道的问题。所谓见道,在大乘的立场来说,即登初地见法性身的境界,即是证得无分别智,尤其是在唯识的论点中,特别强调见到无分别智,后得智虽然有提到,可是较不谈这一个问题。如智者大师的《摩诃止观》也只是提过破法性、证得法性。《摩诃止观》之主体为第七章之正观,正观即破法性,而在破法性后之果报、起教、旨趣三章。智者大师有提出此一问题,但是略而不谈,即是对此一观点之明证。因为证得法性以后所取得的后得智方可依智起用化他故也。我们常读《楞严经》之二十五圆通、《圆觉经》之二十五轮止观,《金刚经》之不住六尘,其重点都在于告诉我们如何破除妄执,而不强调证得法性后化他的思想。乃至于禅宗很多的祖师在语录中,也都是属于教我们如何开悟,见着自己的本性,并没有多谈到化他的思想。

(四)在自力与他力之间,佛教是以自力为主体:

在《大乘起信论》中有谈到佛菩萨种种的助缘,有疏远缘、亲缘,疏远缘就如同师长、父母给我们一些资粮,可是在修证的过程中,我们还是必须靠自力而证得无分别智。当然禅宗或是其他宗派有所谓寻求老师的指点开悟,我们可以看到像在佛陀时代,善来比丘须发自落,袈裟披身证得四果阿罗汉,这种依止不是没有,可是毕竟是少数。所以,禅宗强调还是以自力为开悟因力。到后期禅宗,师长只是给予一种印证,所传的法并不是师长使我们开悟,而是自己的因缘以及配合老师的抽钉拔楔,解除执着而见到真理。

到了明清净土思想,或有些忏仪的思想,也有所谓他力的思想,即祈求弥陀本愿,或是祈求十方诸佛加持的思想,不过他们并不是求取开悟或是见到无分别智的立场。这种思想只能作为客体,而非作为禅观修行的主体。

(五)智慧性显,禅定性隐:

以大乘的天台或是华严、禅宗的立场来看,基本上均不特别强调禅定的思想,若以华严、天台禅的思想,一起手即探讨修持的理念,均以法性的功德、法性的剖析为主。在唯识或是中观立场,其特质都在于对法性的认知,法性的真实性,剖析诸法的特质或是识性的特质立场,天台及华严也是在对于法性深入的看法。禅宗也是从心的本质,从观心的本质立场下手,所以对于传统四禅八定的说法,虽然智者大师所述释禅波罗蜜,全论是以根本四禅为基石而开展,以小乘诸定--十遍处、四无量心、八解脱等为主体。此等禅修方法其实只是在小乘像俱舍论、成实论等的论点中有谈到而已。所以中国禅观思想的特质,是以智慧性为主体的禅观思想,而传统四禅八定思想可以说已不明见,或完全疏离于传统中国禅观大乘的禅法思想体系以外。

(六)以智慧甚深行为先为主,福德广大行为后为辅

在《大智度论》或是《瑜珈师地论》这两部代表般若中观及瑜珈唯识思想的经典中,都非常强调菩萨行,《大智度论》中强调的菩萨行是以无所着为前题,可以看出般若思想均是以般若为前导的菩萨行;又如《金刚经》中,以昭明太子三十二分所谓大乘正宗分的发菩提心的这一段立场来看,完全是以“空”的思想作为前题,度一切众生广大行必须建立在空性的思想前提之下。像唯识《瑜珈师地论》里“菩萨地”里有很广大的菩萨行,这种菩萨行的思想在中国禅观思想中,基本上是很淡然。在《释禅波罗蜜》里,也提到为什么要独处深山,而不去广度众生,主要于菩萨必须先要建立起自己的智慧力,才能广度众生。《摄大乘论》中也提到,菩萨行分为悟前与悟后两种,悟前是以色身为菩萨行,即肉身菩萨;开悟以后,则为法身菩萨。所以中国禅观基本上先求自悟,悟后再起菩萨行的思想,以先悟而后起行的立场,先成就甚深的般若智慧,再行六度万行为主体的修行思想。

(七)讲求根器性,不重阶次性

什么叫根器性?中国禅观思想要求能造就一个开悟的圣者,更希望达到圆满的悟境,对于初入门阶梯次第的思想就往往忽略了,因为有很多的修行方法是可以一超直入的。可是中国禅观中并非没有次第思想,像《瑜珈师地论》就有十七地系统的禅观思想特质。道次第理论可说是《瑜伽师地论》之首创。道次第之思想是在说明修行之可能性,但因无量劫之薰修,个人(1)根器 (2)好乐 (3)愿乐 (4)师资相合 (5)障惑等皆不同,并非人人皆必定依道次第方可修行成就,由佛经中种种思想系统,其浅深不同次等之讲述因缘,即可知佛陀亦是随机教化,而非公式化之次第教条,否则佛不必说如许不同因缘甚深经典。由于中国禅观思想特别注重根性,就选取相应根性的众生来教化,所以就强调根性。

(八)以直观法性为特质,不重对治性

所谓对治性,如以不净观对治YIN YU、以慈悲观对治嗔恨、以数息对治散乱等等。对治性主要在于因身心烦恼而修之禅观,其本质在于禅定。中国禅观不强调对治性,强调直观空性的立场,另外也不强调苦性、无常性。小乘的修行常强调苦性及无常性,在道次第的思想中如《瑜伽师地论》,或藏传宗喀巴大师《菩提道次第论》中特别强调苦性、无常性。在本质上是对于现前世间的一种出离心,但是在大乘否定四倒,如般若经之空泯诸法,或如《维摩结经》不离世间烦恼的思想,如六祖坛经所言:“离世笕菩提,犹如求兔角。”大乘中以众生为菩提性之特质。中国大乘思想不强调苦性,强调直观法性、直观心性,当下体证空性的道理,故其特质在直观法性时即可克服一切烦恼及障碍,也就是其强调根性而不重视阶次性的特质而相应,有同等的特质。又因其主张智慧性,所以其禅定性的阶次性也不强调,而强调出所谓根器性与直观真实性的智慧性,这是其一贯的特质所表现于外的。也可以说其强调甚深的智慧性,所以对于禅定、福德的广大行、阶次性、对治性,自然相对性的减略或致而不用的特质。

(九)自修行与他教学的问题

中国禅观思想有所谓的“信行人”与“法行人”的问题,“信行人”是需要老师的教导,自己无法有好的方法开悟;“法行人”是不需要老师的教导,自己即可从经典去获得自己开悟的方法。中国禅观思想比较偏向法行人的修行,由修行人摸索出自己修行的理路,而开创出自己的一条开悟的方法,当然老师的指点是不可缺少,可是重点还是在于其自悟的特质。

结语

中国佛教发展二千年,在这块土地上孕育了特有之禅观体系,然而世间之无常性,使中国禅观之存续因缘一直在变动着,在十九世纪以前的中国佛教,恐怕从未面对内因外缘如此之大变化,做为二十世纪末迎向二十一世纪之佛教僧伽,无可逃避的承接了衰败的佛教景象,未来众生的业感如何,佛法的因缘如何,这将不是少数何人之因缘而已,在面对历代宗师大德的典籍与无尽自性心海,勉力接续着古人的轨迹亦开创自性心海众生之因缘。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