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圣凯法师:丛林早晚课诵的修订与流行


   日期:2020/6/28 6:21: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丛林早晚课诵的修订与流行

  课诵是佛教寺院每日朝暮读诵经咒,唱诵梵呗、礼赞偈,礼佛行道的仪轨。关于课诵的起源,在《法华经·法师品》中,已经有受持法师、读经法师、诵经法师的记载。所以,可以推测我国课诵的风尚,是从西域等地的佛教译经家所传来的。我国典籍中最早关于课诵的记载,是在《吴书·刘繇传》附记东汉笮融的事迹,笮融建可以容纳三千人浮图祠,并且课读佛经,使许多喜欢佛教的人都来听道。历代皇帝也有提倡课诵的,如唐玄宗曾下诏命令不空诵《仁王经》,代宗敕命选二十七位沙门为国家长期诵《佛顶咒》。  《佛祖统纪》卷五十三《持诵功深》条中列举了从东晋安帝至宋光宗七百多年间,僧俗二众念诵佛经特别的事例有十九起,可见课诵的普遍及其历史之悠久。
  课诵的仪轨与制度,古印度是奉行“三启”仪制,当时普遍讽诵马鸣所作的赞佛诗歌《佛所行赞》,所以首先颂扬马鸣所集的赞佛诗文,其次正诵佛经,最后陈述回向发愿。全部过程是“节段三开”,所以称为“三启”。在诵经完毕以后,大众同声念“苏婆师多”或“娑婆度”  (赞叹经文为微妙语的意思)。我国古今法事念诵的基本仪制,也是“三启”式的念诵法:无论举行任何法事,都是先安排赞(香赞或赞偈),其次是文(经咒本文、有关仪文等),末了回向发愿(或偈或文,或偈文兼举)。只有后缀大众志诚同声念“苏婆师多”或“娑婆度”,在我国念诵仪中很少见,可是在有关法事文的末尾也有称“善”或“善哉”,娑婆度就是善哉的意思。
  我国念诵仪制始创于东晋道安所制定的僧尼轨范,其中制定有常日六时行道、饮食唱食法,这就是课诵斋粥仪。我国原来便有经咒、梵呗等较为简单的念诵,晋代后发展出忏法,后来陆续有忏法、焰口、水陆等,唱念逐渐复杂。到了唐代马祖道一营建丛林,百丈怀海制定清规,唱念逐渐规范化,尤其在明代,丛林中普遍形成朝暮课诵的制度。
  一、清规中的朝暮课诵
  丛林中的早课以诵《楞严咒》为主,晚课以诵《阿弥陀经》和《八十八佛》为中心,这与宋代以来丛林中的“楞严会”和“夏中念佛”有关。
  《楞严经》十卷,唐中宗时般刺密帝译,全称《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又名《中印度那烂陀大道场经》,略称《楞严经》、  《大佛顶经》。因其内容与其他显教各经论所说多有分歧,历代经录的记录颇相违异,译者、译时、流传经过等异说纷纭,所以自古以来对于此经的真伪而多有疑问。本经阐明“根尘同源,缚脱无二”之理,并解说三摩提的方法与菩萨的阶次,是开示修禅、耳根圆通、五阴魔境等禅法要义的重要经典。此经所说常住真心性清净体,与台、贤二家圆教宗旨相合。《楞严经》所说七处征心、八还辨见,对于禅宗的参究可以有很大的帮助和启发:同时,详细说明了圆顿禅的途径,也给禅修者以警策。
自宋代以后,  《楞严经》盛行于禅、教之间,各宗派义解僧都依自己宗派的观点注解《楞严经》,使《楞严经》的注释书多达48家,居《华严经》、  《法华经》、  《金刚经》、  《心经》之后。同时,宋元以来的禅宗丛林,于夏安居结制中,为祈福除魔而祈求安居能够顺利进行,设立“楞严坛”,自阴历四月十三日至七月十三日,每日于佛殿集众僧诵《楞严咒》,这就是“楞严会”。南宋之真歇清了在补陀山,于夏中为病僧作普回向文而诵咒,即为“楞严会”之始。于楞严会上,大众坐位之图,称“楞严图”。
  《勅修百丈清规》卷七记载,维那选声音清脆者为“楞严头”举“南无楞严会上佛菩萨”三声,大众和声,其次,唱经首“妙湛总持不动尊”,诵《楞严咒》,诵咒后,唱“摩诃般若波罗蜜多”三声。最后,维那唱真歇清子所作的《普回向偈》  “上来现前比丘众,讽诵楞严秘密咒……摩诃般若波罗密”。  “楞严会”的仪轨顺序,与现在的早课内容基本相似,只是没诵《大悲咒》、十小咒,可见“楞严会”是早课念诵《楞严咒》的渊源。
  丛林中的晚课基本上是以净土宗为核心的,这是宋元以来禅净合一的结果。清代仪润《百丈丛林清规证义记》卷八记载“夏中念佛”,丛林在夏安居时,以念佛代替坐禅。早餐后,念《大势至圆通章》一遍,《大悲咒》、十小咒、  《心经》各一篇,佛号五百声,回向作梵,唱“一者礼敬诸佛”十句愿偈,三归依结束:第二堂佛事,念《观经·杂想观章》一篇,  《往生咒》三遍,佛号五百声,礼阿弥陀佛十二拜,三菩萨各一拜,三归依后回堂;午饭后,念《大忏悔文》,佛号五百声,三归依后回堂;晚课诵《阿弥陀经》,放蒙山:晚上,念《观经·上品上生章》一遍,  《往生咒》三遍,佛号千声,礼阿弥陀佛十二拜,三菩萨各三拜,三归依后结束。所以,明清丛林的晚课以《阿弥陀经》和念佛为主,这主要是丛林中念佛盛行的结果。
  二、祩宏《诸经日诵集要》
  依现有文献,丛林明确出现早晚课诵的时间是在明朝,如明代僧费隐通容(1593-1661)撰,法嗣百痴行元编《丛林两序须知》  “首座须知”提到“早晚课诵勿失”,明代僧元贤(1578-1657)所撰,为霖道霈重编《永觉元贤禅师广录》出现“至晚课后,与诸人相见”。早晚课诵的规范化,与明朝政府对清规的重视有关。现存的《敕修百丈清规》前有明代百丈山大智寿圣禅寺住持僧忠智在正统七年(1442)的奏文中提到:洪武十五年(1382),明太祖下旨:  “诸山僧人不入清规者,以法绳之”;永乐十年(1412),明太宗下旨:  “僧人务要遵依旧制,名务祖风,谨守清规,严洁身心”;永乐二十二年(1424),对僧众中有不守规矩者,下旨:  “照依清规料治”。可见,在明朝严格检束僧行的政策影响下,僧团内部对清规规范化出现一种自律的要求,丛林早晚课诵的规范与完善便是规范化的体现。
万历十八年(1600),云栖祩宏编辑《诸经日诵集要》,为当时僧尼道俗的日常课诵提供范本。依祩宏《重刻诸经日诵序》的记载,当时坊间流传《百八般经》是僧尼道俗朝暮所持诵的本,祩宏认为“真伪交杂,识者诮焉”,于是他便以《百八般经》为基础,选择内容,改变目次,去除其中的伪经,他自己阅读经律和古人的著作,采取最合适的经咒、文章而加入,刊行于世。后来再版时,又重新加以修订,印刷为方册本,留存于云栖寺。但是,  《百八般经》的具体内容则无从知晓。
  祩宏修订《诸经日诵集要》,是他主持云栖寺的期间,根据僧众修学的需求而不断完善的。祩宏于隆庆五年(1571)在云栖寺结庵定居,逐渐开始复兴云栖寺。同时,为了规范僧众的日常修学生活,建立其独特的修学体系,祩宏开始制定僧团的行为规范——《云栖共住规约》,从而使云栖寺成为明末最大的念佛结社。在《云栖共住规约上集·大堂》中将一天分为四时,  “三时礼诵,一时人观”。初五更为第一时,诵《楞严咒》、  《观经·上品上生章》,念佛千声,唱《小净土文》回向:早晨后至午斋前为第二时,诵《四十八愿文》,念佛千声,同前回向;午后为第三时晚课,诵《阿弥陀经》、  《八十八忏悔文》,放大蒙山,念佛千声,唱《大净土文》回向;入夜为第四时,念佛一百声,回到房间,人观休息;宏对一天四时的修学评价说:  “一日净业,不繁不简,永持无敦”。祩宏对早晚课诵要求极其严格,对缺勤者将罚钱十文。
  《诸经日诵集要》的制定,主要是为了方便云栖寺僧众的日常修学所提供的范本,分为“总集”和“别集”,  “总集”是早晚课诵,  “别集”是平日所诵的经咒、高德著作。内容列表如下:
┌─────┬───────┬─────────────────────────┐
  │          │              │大佛顶楞严咒、千手千眼无碍大悲心陀罗尼、如意宝轮王│
  │          │              │陀罗尼、消灾吉祥神咒、功德宝山神咒、佛母准提神咒、│
  │          │  朝时课诵第一│圣无量寿决定光明王陀罗尼、药师灌顶真言、观音灵感真│
  │  总  集  │              │言、七佛灭罪真言、往生净土神咒、善天女咒、般若波罗│
  │          │              │蜜多心经、念佛缘起、回向文(具别集)                │
  │          ├───────┼─────────────────────────┤
  │          │              │佛说阿弥陀经、忏悔文、蒙山施食仪、念佛回向文(具别 │
  │          │  暮时课诵第二│                                                  │
  │          │              │集)、三归依、善导和尚示临睡入观文                 │
  ├─────┼───────┼─────────────────────────┤
  │          │              │华严行愿品章、楞严势至菩萨念佛章、观无量寿佛经上品│
  │          │    经类第一  │                                                  │
  │          │              │上生章、无量寿经四十八愿、观普贤菩萨经普贤章      │
   │          ├───────┼─────────────────────────┤
  │          │              │佛顶尊胜大陀罗尼、受戒搭衣咒、般若无尽藏真言、华严│
  │    别    │  咒类第二    │补缺咒、秽迹金刚神咒、十二因缘咒(付杂咒)、补缺真  │
  │    集    │              │言                                                │
  │          ├───────┼─────────────────────────┤
  │          │              │看经警文(保宁勇禅师作)、礼华严文(随州大洪山遂禅   │
  │    (下卷)│              │                                                  │
  │          │              │JfP作)、大慈菩萨发愿偈、净土文、又净土文(慈云忏主 │
  │          │              │作)、新定西方愿文(云栖袜宏作)、礼佛发愿文(怡山然  │
  │          │  杂录第三    │弹师作)、礼观音文、又礼观音文(大意杲禅师作)、沩山 │
  │          │              │大圆禅师警策文、斋佛仪、二时临斋仪、祝圣仪、祝韦驮│
  │          │              │汉、祝伽蓝仪、祝祖师仪、祝监斋仪、击钟仪、结会念佛│
  │          │              │仪、香赞、西方赞                                  │
  └─────┴───────┴─────────────────────────┘
  《诸经日诵集要》对早晚课诵内容的规定,与当今丛林的课诵大多相似,可见《诸经日诵集要》对课诵规范化的巨大影响力。
  三,  《诸经日诵》与《禅门日诵》
  祩宏对《诸经日诵集要》的修订与实践,并不能促进全国各寺日常课诵马上统一,  《诸经日诵集要》在流行的过程中,禅门高僧仍然对其不断地进行完善。明末四大高僧之一智旭(1599—1655)以继承祩宏为己任,十七岁时,阅祩宏《自知录》和《竹窗随笔》而人佛门;在雪岭座下剃度后,住云栖寺听讲《成唯识论》,可见他非常熟悉《云栖共住规约》的内容。在智旭《灵峰宗论》卷六收有《刻重订诸经日诵自序》说:“自马祖建丛林,百丈立清规,世相沿袭,遂各出私见,妄增条章。如藏中《百丈清规》一书,及流通《诸经日诵》三册,杜撰穿凿,不一而足。宁惟罔知正修行路,只早晚课诵一事,参差失欵,惟事唱赞鼓钹,大可叹矣。云栖和尚,较刻定本,古杭诸处,多分遵行:而留都积弊,分毫未革。迩与幽栖学侣,力正其讹,重谋付梓,再删繁芜,独存切要,并于律藏,取警策身心有益初学者,略补一二,以公同志。愿高明者,守禅观之清雅,庶可随文人证,莫羡瑜伽音响也。”
  从智旭的记载可知,明末丛林中流行着《诸经日诵》三册,与祩宏的《诸经日诵集要》完全不同。  《诸经日诵集要》在杭州一带广泛流行,但是南京却丝毫未加改变。智旭感慨当时丛林课诵只重视敲法器、唱赞,于是再再次刊行《诸经日诵集要》,以正佛门。智旭和当时云栖寺的学侣,对祩宏《诸经日诵集要》进行再次的修订,删削繁杂,保留切要的部分,而且从律藏中选择一些能够警策身心、有益初学的内容而再加以补充。据成时《灵峰漓益大师宗论序说》的记载,智旭有《重订诸经日诵》二卷,但是《漓益大师全集》等并未收录,故其具体内容则无从知晓。
明末清初丛林的朝暮课诵并没有完全统一,存在着多种的《诸经日诵》。清代中期以来,流传着《诸经日诵》、  《禅门日诵》、  《禅门佛事》等课诵本,其内容相差不多,皆为早晚课的咒、经文、偈、文等仪式类、咒类、文类、赞类、佛事类等内容。
  现在丛林经常参考《禅门日诵》,大约是在雍正年间成立,主要内容为《唐太宗文皇帝御赐玄奘三藏圣教序》、朝时课诵、暮时课诵、祝圣普佛仪、斋佛仪、普供赞语、诸赞语、华严仪、礼法华仪、礼忏仪、大悲忏仪、净土忏、净土文、礼忏发愿文、观音文、念佛起止仪、临斋仪、斋天仪、放生仪轨、祈雨仪、诸咒语、挂钟板、击钟偈、十二命辰、圣诞日期、选斋吉凶日、剃头吉日,另有《抚州白扬法顺禅师示众》等具有警策、开示意义的文章、经典,最近则是禅宗法统字辈的《佛祖心灯》。但是,  《禅门日诵》的朝暮课诵内容,朝时诵《楞严咒》、十小咒,晚时诵《阿弥陀经》、放蒙山,与现在丛林通行的《佛门必备课诵本》相同,发愿回向文以及三归依后的赞语则不同。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站内相关文章:圣凯法师)(五明学佛网相关文章:圣凯法师)  

 圣凯法师:戒律对佛教神圣性的建构与诠释 

 圣凯法师:略述中国佛教禅净双修思想的发展 

 圣凯法师:佛教:一种幸福观的教育 

 圣凯法师:区域佛教史研究的典范——读崔正森先生的《五台山 

 圣凯法师:佛教伦理:一种全球伦理资源的意义 

 圣凯法师:佛教思想史与佛教“人学” 

 圣凯法师:佛法谈做人 

 圣凯法师:论善导的忏悔思想(四) 

 圣凯法师:论善导的忏悔思想(三) 

 圣凯法师:论善导的忏悔思想(二) 

 圣凯法师:论善导的忏悔思想(一) 

 圣凯法师:僧教育的四个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