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达观法师:隨缘自在 第五章 般若要解


   日期:2020/6/30 22:12: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隨缘自在

第五章 般若要解

《修行心法》

修行修心     离心则差
心是法体     法是心用
依教奉行     契入本心
善男女子     当发菩提
勤修三学     息灭三毒
心地无非     自性持戒
心地无乱     自性禪定
心地无痴     自性智慧
应无所住     不执一法
而生其心     不捨眾生
身居红尘     心无染著
不取於相     如如不动
自觉觉他     共成佛道

《金刚经》修行要解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如是观才能知,因缘聚散的条件、时间、变化之真理。

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修行就在日常生活,要时时观照行、住、坐、臥、动、静、语、默之中的每个当下。

时长老须菩提,在大眾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
要问得诚心,要问得恭敬,要常讚叹別人,隨喜功德。

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
修行在起心动念处修,要善护自己的心念,不起恶念、妄念,不要攀缘,要记得佛所交代的话,依教奉行!

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还未发心修行,当下发心;已发心者,使它不退;常存道心,便能降伏其心。

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諦听!当为汝说:
钟不敲不响,人不问不答,既然已问,当一心听讲。

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灭万年愚,发心之时其心自降,应如此安住。

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闻法要心甘情愿,放下身心世界一切杂念,以此为重,生死事大。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訶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眾生,实无眾生得灭度者。
发心度人,自我的执著、私心就渐渐破除,所以妄心自然降伏。度一切眾生,直到都解脱为止;隨缘度化,亦不须刻意攀缘,实际上还是眾生自度。

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要行菩萨道,首先要破除执著,把我、我所,你我对待,及一切相对的概念破掉。

復次,须菩提!菩萨於法,应无所住,行於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於相。
布施就是帮助於人,不应存有要人回馈之心,或是感谢之心;只问自己做了什么,不要去想別人回报什么。

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须菩提!於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须菩提!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须菩提!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亦復如是不可思量。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
有限不及无限,有量不如无量;有执著之心,所得亦小;心如虚空,亦无虚空之想,其福德不可思量。

须菩提!於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事相和理体,可谓一表一里,是因缘起產生了现象,此事相本质就是空,故说色空不二。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行者要常观诸相,便可发现其生灭变化无常,故说是虚假,明其假,故不起妄想,若知道其真相便当下自见本性。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眾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
对於没有经歷过的人,跟他谈此事,他当然不信;唯有亲自体验,才知此滋味。学佛修行,应多植福,常为人服务便是种福田;有福障碍就少,加上不断精进,就容易开启智慧。

当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於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眾生得如是无量福德。
虽造多福,烦恼不除,亦是枉然;一念生起清净之心,福德无量。无烦恼罣碍,才是有福气的人。

何以故?是诸眾生无復我相、人相、眾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何以故?是诸眾生若心取相,则为著我人眾生寿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则著我人眾生寿者。
不执身心境,不执有与空,亦不执此概念;不执则一切无碍,空不是没有,而是不受影响,却充满生机。

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捨,何况非法。
想取就是执著,佛法是药,有病当服,无病则捨;问病是否除,切莫迷在是什么药。

须菩提!於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
迷时有分別对待,悟了本是一体;迷时有佛可成,有法可说;悟了自性是佛,无一法可说。

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別。
从有什么,到无什么,这是修行的过程;从无什么,到有什么,这是度眾的过程;无有尽离,是证悟的结果。

须菩提!於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寧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若復有人,於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
事不离理,虽未悟理,能以財物布施,其福甚多。修行从做得到的先做;如悟不了,读诵经典总做得到吧!虽入不了定,静坐总做得到吧!

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学佛若没有智慧,怎能觉悟;此经是般若经,依此而修,不但是自己觉悟,连一切诸佛也是如此。

须菩提!於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初果不执六尘,方证初果。

须菩提!於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
二果不执往来,方证二果。

须菩提!於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无不来,是故名阿那含。
三果不执不来,方证三果。

须菩提!於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著我人眾生寿者。
四果不执此名,方证四果。

世尊!佛说我得无諍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行者不与人爭辩,知眾生意识心作祟;行者不贪染而迷六欲,故得清净。

佛告须菩提:於意云何?如来昔在燃灯佛所,於法有所得不?不也,世尊!如来在燃灯佛所,於法实无所得。
事上来说,有得是知一切无所得;理上来谈,无所得是本来无一物。

须菩提!於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者,则非庄严,是名庄严。
凡夫庄严外在,行者庄严內心,內心不净,外在何益;故当庄严內外,而不执庄严相,正所谓心净则国土净。

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訶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知一切相是虚妄,才能无所执著;因不染一尘,故生清净心。行者要用「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来起观照,察觉有所住,就应即刻放下;察觉生不起慈悲心、精进心、欢喜心、清净心,就应知障碍在哪里。

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於意云何?是身为大不?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於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寧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
地大不及天大,有相不如无相大;世人只在相上比较,而不知其心不可限量,实为可惜。

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
虽以更多財物布施,不及开启智慧,自觉觉他。

復次,须菩提!隨说是经,乃至四句偈等,当知此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如佛塔庙。
有殊胜的因缘,为人解说《金刚经》全部,讲者及听者,都应讚叹;若无此机会,就隨缘讲说任何一段经文,使眾生离苦得乐。由於行者的修为,別人自然恭敬供养,如礼佛塔一样。
 
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须菩提!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若尊重弟子。
先熟读此经文,再默记於心,然后了解经义,依教奉行,则能完全受持,定当有所成就。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我等云何奉持?佛告须菩提: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是名字,汝当奉持。所以者何?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则非般若波罗蜜。
全经的精神,在於经题,故应依此来受持。「金刚」是如如不动的本体,勿被境所转;「般若」是智慧的妙用,於生活中去展现;「波罗蜜」是事情的完成,故要精进去达成每件事。亦不去执著《金刚般若波罗蜜》之法,方能大用。

须菩提!於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
当处说法,隨处灭尽,若有说法,便是执著。虽然说法,亦是本有,並非別人说般若,汝就有此,而是自性本有的。

须菩提!於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是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不执小亦不执大,大小不是问题,执著才是病,不论由小至大,不管从內到外,这些都是对待,事实若无微尘,怎成世界,故微尘、世界,名异而实同。

须菩提!於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何以故?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阿难尊者,见佛相好,故发心隨佛出家。相虽庄严,亦是虚妄,凡夫与佛,也是如此。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復有人,於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甚多!
虽以身命布施,福胜七宝,然亦不能解脱生死,故受持般若经,方为究竟。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
行深才能解深,行深由读诵而来,读诵从信而来,信由自身而来,若己不行,如何行深,又怎能深解呢?

世尊!若復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实相者,则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
六祖惠能大师,一闻此经,即得开悟,定是菩萨乘愿再来。我们闻此经,还不一定相信,甚至胡思乱想,或是想读更多的经典,心怎能清净,这是不会见到实相的。实相亦是假名,名为实相。

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眾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
末法眾生,德薄垢重,由於诱因太多,资讯太氾滥,能闻此经,就可信解,可谓第一希有。

何以故?此人无我相、人相、眾生相、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眾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
行者无我执、无法执,便离一切诸相,要破相就要如实观,方能大彻大悟。

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復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
相信故不惊,清净故不怖,行正故不畏,此人甚为希有。

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
五度如盲,般若如眼;若无般若智慧,怎能解脱,故为第一波罗蜜。布施去慳贪,持戒得清净,忍辱除瞋心,精进免懈怠,禪定不散乱,般若有智慧。

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
修忍辱波罗蜜,若有忍耐之心,即非忍辱波罗蜜,而是著相修行,遇境不动才是忍辱。

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於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眾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於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寿者相,应生瞋恨。须菩提!又念过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於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眾生相、无寿者相。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之忍辱,非一蹴可及。所有的成就也是如此,累积过去的歷练,遇境方能经得起考验。

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有相发心,是有为法;离相发心,是无为法;有无尽离,真发菩提心。

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则为非住。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眾生,应如是布施。
真为眾生,应破除一切私心,及自我意识,来行大慈悲心。

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眾生,则非眾生。
心佛眾生,三无差別,凡夫有差,诸佛无別。

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誑语者、不异语者。
行者应言:真理、实相、如法、爱语、一致之语言。所谓:「唯传见性法,出世破邪宗。」

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
法是无常,故无实;却有作用,故无虚。知心无实,故「无所住」;知法无虚,故「生其心」。

须菩提!若菩萨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心有所住,无明即生,不见真相,不明空理,如人入暗,则无所见;住心若除,菩提即生,则见实相,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於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
前人走过的路,是最好的捷径。五祖弘忍及惠能大师,皆要我们持诵《金刚经》,依此而修,即得见性。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復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復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
精进多劫以身布施,不及闻此经典,信心不退之福德;若依此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之次第而修,定可成就。

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
大经大智能解,大故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今闻大乘,能信便是大根器,若去大向小,就是小根器。

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则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受持读诵是自觉,广为人说是觉他;四句偈虽少,却可渐入全经;初为人解说,以后广为人说,其人成就不可思议,亦荷担如来家业。

何以故?须菩提!若乐小法者,著我见、人见、眾生见、寿者见,则於此经,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
乐於小乘法者,没有大根器,是不能听受大乘经典,更何谈为人解说。因无大智,故好之;因无大悲,故乐之。

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则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遶,以诸华香而散其处。
行者若能照《金刚经》修持,不论何时,不论何处,皆为眾生所恭敬,且受供养,与佛无异。

復次,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墮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如是因,如是果,为人轻贱,往昔造恶;今闻《金刚经》,当善自护念来自度,依佛所付嘱去度人,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

须菩提!我念过去无量阿僧祇劫,於然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若復有人,於后末世,能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於我所供养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行者当供养三宝、父母、师长及一切眾生,且亲自承事其劳。然而供养承事诸佛,却不及受持读诵此经之功德。此世尊苦口婆心,一再叮嚀教诲,我们当觉醒!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后末世,有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则狂乱,狐疑不信。须菩提!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
闻此经典,能信是大智,受持是大行,读诵是大悲,荷担是大愿,因经义不可思议,故十方三世一切佛皆由此经出。果报亦不可思议,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修行应先发菩提心,但亦不可执此心,若执此心,便是著相。

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眾生,灭度一切眾生已,而无有一眾生实灭度者。何以故?若菩萨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度一切眾生的心是「慈悲」,无有一眾生可度是「智慧」。

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
诸法本来空寂,实无菩提心可言!

须菩提!於意云何?如来於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於然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本自心,谁能给予。

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灯佛则不与我授记:汝於来世,当得作佛,號释迦牟尼。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灯佛与我授记,作是言:汝於来世,当得作佛,號释迦牟尼。
不明此义,不能觉悟;了然於心,授记为佛。

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道本自然,佛亦如此,明白本来,即是如来。

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於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心本无实无虚,缘起说有,缘灭言无,无有定法可以言说。

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则为非大身,是名大身。
大与小对,非是真大;无有对待,是名大也。

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眾生,即不名菩萨。何以故?须菩提!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眾生、无寿者。
名,可名,非常名。心、佛、眾生,皆是假名矣!

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
庄严於心,离心非庄严;无心即是庄严道心。

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五蕴皆空,本是无我;诸法生灭,当下空寂。

须菩提!於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
佛由人成,故如来有肉眼。

须菩提!於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
佛无障碍,故如来有天眼。

须菩提!於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
佛有智慧,故如来有慧眼。

须菩提!於意云何?如来有法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法眼。
佛悟诸法,故如来有法眼。

须菩提!於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
佛已证得,故如来有佛眼。

须菩提!於意云何?恒河中所有沙,佛说是沙不?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须菩提!於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等恒河,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寧为多不?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中,所有眾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
心之复杂,虽胜於恒河沙,但一切变化,不离自心也,故眾生种心,如来悉知。

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眾生妄心,如来真心;真妄二心,实是同心。

须菩提!於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
诸法本空,因果不空。

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有则有范围,无则无边际,有执处处碍,无执观自在。

须菩提!於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报身非法身,亦不离法身。

须菩提!於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诸相非体性,亦不离体性。

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诸法本无,因人说有。

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眾生於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佛言:须菩提!彼非眾生,非不眾生。何以故?须菩提!眾生眾生者,如来说非眾生,是名眾生。
迷时眾生,悟时佛;佛与眾生,本无別。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我於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本无一物,何来所得;参透此理,即证无上。

復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法因缘起,本是性空;圣凡无別,一切平等。

以无我、无人、无眾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则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非善法,是名善法。
离一切相,修一切善,亦不执此善,是为大慈大悲也。

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为他人说,於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財施,不及法施;有漏,不及无漏。

须菩提!於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眾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有眾生如来度者,若有眾生如来度者,如来则有我人眾生寿者。
执心度眾,是凡夫;隨缘度化,即佛心。

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则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即非凡夫。
佛隨世间说,非真有个我;凡夫听人言,误以有个我。

须菩提!於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佛言: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即是如来。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
相同心非同,莫以一窥全。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六尘非实,著相是邪,莫往外求,心正即是!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成佛须三身具备,无此圆满即未证得。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说断灭相。
说有是常见,说无是断灭,故言:「此法无实无虚」之中道义。

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布施,若復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於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何以故?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
因证无我,故不执福德;能於一切境中,安住其心也。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受福德?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著,是故说不受福德。
执即是贪,怎能捨;无执无贪,怎不捨。

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说义。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来去坐臥是生灭,自性如来无生灭。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於意云何?是微尘眾寧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眾实有者,佛即不说是微尘眾,所以者何?佛说:微尘眾,即非微尘眾,是名微尘眾。
世界缘灭成微尘,不论微尘多小,实是因缘所灭。

世尊!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
微尘缘生成世界,不论世界多大,实是因缘所生。

何以故?若世界实有,即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须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著其事。
微尘、世界,皆是因缘生灭,实无一法可得,只是强名一合相,莫以为真也。

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眾生见、寿者见。须菩提!於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说义不?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眾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眾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眾生见、寿者见。
以眾生知见,怎能悟佛知见;佛之知见,即是不存一见。

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此经所言,便是诸佛知见,行者当如是信解不疑,才不致辜负世尊之苦心。

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提心者,持於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演说,其福胜彼。
一切修行若无发心,实不能成就,故佛弟子们当发菩提心,依教修行,隨缘度眾。

云何为人演说,不取於相,如如不动。何以故?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有慧则不取於相,有定则如如不动,此是定慧等持也。若要有此功夫,应於一切境界,如实观照「诸行无常」,方能领悟「诸法无我」,以证「涅槃寂静」之果!

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深信才会受持,奉行才可到达,切勿自欺欺人,而要老实修行。奉劝诸行者:诚心臣服佛陀,礼敬无上法义,亲近善知识们,自悟、自行,共成佛道!

《心经》修行要解

学佛之人,当修「般若」智慧,方能离苦得乐,解脱自在。这是一部教导行者,离相破妄,悟得真心的经典。

如《金刚经》所言:「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的道理一样。不要只看外在的经文,而要观照內在的心经,才能识得此经之真义。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行者,应时时如实观照身心世界,「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日久行深,必能如菩萨一样,达到自在解脱。

由於工夫下得深,而「照住」得定,以达到「照见」本性,明瞭五蕴心色二法,幻化不实,皆是空无自性的假相,故《金刚经》所言:「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明白这样的真理,就不再起妄想、执著,故能度脱一切苦厄,而大自在。

舍利子!
行者,莫以为照见五蕴皆空,就掉入断灭空,《金刚经》言:「於法不说断灭相。」此是真空生妙有,妙有不碍此真空。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一切现象作用,不离开本体,因有性空的理体,故能產生缘起的妙有,故六祖言:「一切万法,不离自性。」

然性空的理体,也藉缘起的妙有,方能显现,故六祖言:「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缘起的现象,当体即空,故六祖言:「一切即一。」空含一切山河大地,心包太虚,故六祖言:「一即一切。」

受想行识,亦復如是。
「受想行识」亦因缘所生法,故我说即是空,只是假名「五蕴」。若能明白「色」、「空」的真义,则不落空有二边,即能契入中道实相。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法华经》言:「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故言:「诸法空相。」所以诸法实相之「体」,本无生灭,故六祖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其「相」,本无垢净,故復言:「何期自性,本自清净。」其「用」,本无增减,故又言:「何期自性本自具足。」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六祖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臺,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四大假合,五蕴本空。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而六根、六尘、六识,合起来为十八界,皆是五蕴的延伸,既然五蕴本空,故十八界体性亦空。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二乘人,我执已破,法执尚存。故缘觉乘,不可执所悟之十二因缘,其法本空。

无苦、集、灭、道。
声闻乘,也不可执所悟之四圣諦,其法亦空。故《金刚经》云:「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著我、人、眾生、寿者。」二乘人不执,方能超凡入圣,故须菩提云:「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无智亦无得。
菩萨乘,仍不可执所行之六度,不可取所证之佛果。故《金刚经》云:「若菩萨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菩萨已离诸相,方名菩萨,故復云:「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此「智」,为六度;此「得」,为佛果。菩萨乘,依六度而行,但不可执法相,故《金刚经》云:「菩萨於法,应无所住行於布施。」亦不取所证之果,故復云:「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既是如此,佛当初又何必说三乘法呢?《法华经》言:「诸佛出於五浊恶世……劫浊乱时,眾生垢重,慳贪嫉妒,成就诸不善根故。诸佛以方便力,於一佛乘分別说三。」是眾生深著五欲,邪见障重,故佛才以方便力,为求声闻者,说四圣諦;求缘觉者,说十二因缘;求菩萨者,说六波罗蜜。

但佛最终的用意为何?《法华经》言:「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於世。」此事是什么呢?又言:「诸佛如来但教化菩萨,诸有所作,常为一事,唯以佛之知见示悟眾生。」

何谓「佛之知见」?六祖解释:「佛知见者,只汝自心,更无別佛。」更劝大眾「念念开佛知见,勿开眾生知见。」

又如何「开佛知见」?六祖再言:「若能於相离相,於空离空,即是內外不迷。若悟此法,一念心开,是为开佛知见。」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顛倒梦想,究竟涅槃。
因「无所得」,才「有所悟」。《金刚经》云:「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空有无住,方可入佛知见。

悟「诸法空相」的大菩萨,是依般若智慧,而得自在。已无能碍的心,所碍的境,能所双亡,心境皆泯,即究竟解脱之人。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不但菩萨如此,就连三世诸佛,都是依照般若妙法而修成佛果,证得究竟圆满智慧的觉者。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
 故知般若之法,妙用无穷,故六祖言:「我此法门,从一般若生八万四千智慧。」般若神奇妙用可转烦恼为菩提;般若大开光明,可化无明为觉悟般若无上至尊,可为诸佛之师;般若无法可比,无法可喻。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若能依此行深,必可照见五蕴皆空,故能除一切苦厄。如是因,如是果,这是真实不虚之事。

但非每人都有这样的根性,故观自在菩萨慈悲,为末法的眾生演说一种「般若波罗蜜多咒」,如能真信去受持,直到一心不乱,亦可得解脱。

即说咒曰:揭諦揭諦,波罗揭諦,波罗僧揭諦,菩提萨婆訶!
去吧!快去吧!到达解脱的彼岸,不要留恋此五浊恶世。快去彼岸跟清净僧眾们在一起修行,到达彼岸就可不退转,故很快都能成佛啊!

佛在《弥陀经》里三劝大眾,念佛求生净土,就与此咒的悲愿一样,可满一切眾生之愿。若大眾能够体悟,才不辜负佛的一片苦心。

一劝:「眾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所以者何?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

二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號,若一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眾,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我见是利,故说此言。若有眾生闻是说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

三劝:「若有人已发愿、今发愿、当发愿,欲生阿弥陀佛国者,是诸人等,皆得不退转於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於彼国土若已生、若今生、若当生是。故舍利弗!诸善男子、善女人若有信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

《速成佛道》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当云何行能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文殊师利!如般若波罗蜜所说行,能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復有一行三昧,若善男子善女人,修是三昧者,亦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欲入一行三昧,当先闻般若波罗蜜,如说修学,然后能入一行三昧。…欲入一行三昧,应处空闲,捨诸乱意,不取相貌,繫心一佛,专称名字,隨佛方所,端身正向,能於一佛念念相续,即是念中能见过去、未来、现在诸佛。」     ──节录《文殊所说般若经》

文殊请问佛,如何速得无上正等正觉?佛言:依汝所说般若波罗蜜,离相修行。若非上根利智,可由「一行三昧」入手,亦可速得。何谓一行三昧?当先闻般若波罗蜜之义理,方能建立正知正见,然后心繫一相,自然得定,而不受外界所影响。

若欲入一行三昧,应万缘放下,心繫一佛名號,用恭敬之心,一心念佛;念念相续不断,便可契入此三昧之境。念一佛,即念诸佛;念一佛之功德,无量无边,亦与无量诸佛功德无別,故能见过去、未来、现在一切诸佛。

一行三昧即念佛三昧,故「解在般若,行於念佛。」此为文殊所问,世尊所说之妙法也。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