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雪漠:与时俱进的大手印文化——当下关怀与终极超越


   日期:2020/10/25 13:28: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与时俱进的大手印文化——当下关怀与终极超越(一)

时间:2010/11/28
 
地点:四川成都蜀兰大酒店五楼阳光厅

一、与时俱进的大手印文化
 
今天,我重点介绍一下大手印文化。为什么大手印文化能够在很多地方得到认可,而不被束缚和限制呢?我首先讲一讲我对大手印文化的定义,大手印文化是西部文化的超越文化,一定要明白这一点,如果不明白这一点,而单纯地将它归到佛教文化和宗教文化中,就会有很多局限。因为,不论是什么文化,它都属于人类文化。而我之所以将大手印文化归入西部文化,原因是藏文化、藏传佛教、甘肃文化、四川文化等等,都在西部文化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当我们用这种方式划分时,宗教的标签就自然消失了,而将它的本质显现出来——终极超越。
 
西部文化有两种,一种是世间法文化,如藏学、凉州贤孝、藏戏等;此外就是超越文化:大手印文化、大圆满文化等等。西部文化非常复杂,它像迷宫一样,由无数个圈组成,魔圈一样,比如西藏文化、青海文化、四川文化中就有许许多多的组成部分。再如,象雄文化就包括苯教、宁玛、噶举、觉囊等这些宗教文化圈,还有地域性文化,太丰富了。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这个时代,把大手印文化归入到一个更大的文化之中呢?例如西部文化。为什么非要把大海之水放在有宗教标签的小杯子里呢?这就是我成功的原因。例如,我能在人民大会堂常委厅讲超越文化,因为我用的是他们需要的话语体系来讲宗教精神。后来这篇文章在《文艺报》全文发表,这说明主流媒体和政府都是认可的。再如我写的一些关于孤独、超越的文章都可以在《人民日报》等媒体上发表,其中一篇《从孤独到超越》里的“超越”,写的就是大手印文化。又如,我对孤独的解释是,当一颗莲子在池塘的淤泥中成为一朵莲花时,突然发现池塘里还有无数个莲子可以成长为莲花,但他们由于各种原因,执著、愚昧、仇恨等而无法长成。因此,当这朵莲花产生想让这些莲子变成莲花的念头时,或者叫普渡众生、发愿,孤独随之产生。如果我们把普渡众生换成孤独,那么传播得就会更广,社会会认可我们,大众也会认可我们。我们为什么不换一种说法呢?今天,我把这种理念传播出去,我希望在座的大德、专家、学者,有时候也能把那个标签取下,用直指人心的语言去面对这个世界,传承一种文明,弘扬一种精神,实现一种超越,得到一种自由,得到自由就是解脱。当我们说解脱和涅槃的时候,大家会反感,当我们说自由和超越的时候,大家就会认可,《人民日报》上可以直接发表。虽然用大圆满、大手印的那种语言体系也可以说出超越,但《人民日报》不发的,就这么简单。
 
所以,这个时代有非常好的平台,国家有非常巨大的资源,你如何利用这个资源?如何把光明传播出去?如何运用一种符合法律、法规的智慧实现你的传播?实现你的超越?去抢救文化?弘扬宗教精神?这是每一个人必须面对、必须思考的,也是必须实践的问题。

今天,我就稍作对香巴噶举大手印文化的介绍。大手印文化这个名相,我一般在与主流媒体对话的时候会尽量避免,但是他们却一遍一遍地问我什么是大手印文化?他们非常在乎这种文化,上海有无数的读者、无数的观众特别喜欢这种文化,很多大学生,就想了解这种文化,也想了解大圆满和其他的西部文化。问题是,如何把文化变成营养而非枷锁?如何将佛教的智慧之水提供给他们?当我们能提供给他们的时候,藏传佛教文化的池塘中就注入了一股“活水”。有时候一种文化就像与大海隔绝的一个池塘。昨天有一个学生说得非常好,这个池塘因为缺乏与外界的沟通已经变臭了,历史的灰尘、垃圾、石块都沉积在这个池塘里。这个池塘有两种命运,第一种,让它继续封闭下去,让它继续发臭,受太阳蒸发,最后消失;第二种,把大海之水引入池塘,让它变成大海的一部分。那么,这时候会出现一种状况:当大海冲进来的时候,沉积下来的诸多灰尘、垃圾会一翻而起,将整个池塘显得非常浑浊不堪,这个池塘里的鱼、虾会也会感到难以呼吸。然而,命运就是这样。要么维持现状,让这个池塘里的鱼、虾苟延残喘下去,最后死亡,跟这个池塘一起消失,世界上诸多的文化就是这样消失的;另外一种就是引进活水,暂时忍受一下外界的水流巨大的冲击力,哪怕难受也不要紧,因为很快你就会和大海之水融为一体了。无论池塘里有多少垃圾,都会被大海净化,比如佛教文化,当小乘佛教变成一个池塘不能适应新时代的时候,大乘佛教出现了;当印度教、婆罗门教形成一种巨大的力量冲击过来的时候,密教振兴了;当外道的屠刀抡向印度的时候,佛教走向了雪域,形成了藏传佛教。佛教就是在无数的历史冲击之下与时俱进地走到了今天。没有与时俱进,就没有佛教;没有与时俱进,就没有各种教派。宗喀巴大师就曾面对那时的藏传佛教,他像一股活水将大海与池塘联系在了一起,无数的人反对他,甚至诽谤他,直到今天仍然有人在诽谤他。因为他是大海之水,因为他冲起了旧池塘中诸多的灰尘和垃圾,让很多人感到窒息。

我看过一个资料,新教兴起的时候,也就是格鲁派,或叫新噶当派,许多人把信仰宗喀巴大师的人,剁手、挖眼,那时候噶举派的人也是旧池塘中的一些鱼、虾,我是噶举派的,我是某某教派的,他们受不了窒息,要迫害,都这样。
 
因此,当每一个历史的潮水冲击而来的时候,必然会有阵痛,面对它还是回避它?要么死亡,要么与时俱进。一种文化的消失就是因为,小池塘与大海隔绝,没有新的活力注入。在二千五百多年前,印度是婆罗门教的天下,佛教兴起之后,婆罗门教对佛教信仰者进行过诸多的破害和攻击,甚至用卑鄙下流的手段攻击佛陀,但佛陀的智慧光明还是慢慢地由一个蜡烛变成火把、再到火堆,最后充满整个法界。当婆罗门教封闭到某个阶段时,出现了一个叫商羯罗的伟大的哲学家,他把活水——佛教中的精髓引入婆罗门教,并将佛教和婆罗门教中的经典结合起来,促进了婆罗门教新的发展。他开始辩论,游遍了当时印度的各个佛教大学、寺院,获得了全胜,从此之后佛教衰微。商羯罗成为了婆罗门教中非常伟大的人物。他汲取了佛教的营养,甚至有的教内人士认为他是佛教徒,但他不管这些,并将印度教中非常优秀的一种制度引入,很快地就使婆罗门教被印度大众接受,成为印度人的信仰,佛教消失了。现在,许多人把佛教在印度的衰亡认为是伊斯兰教大军进攻的结果。然而,事实不是这样。伊斯兰教大军进入印度的时候,确实毁坏了一些寺院,但毁坏的不仅仅是佛教寺院,还有大量的印度教寺院、婆罗门教寺院。为什么印度教和婆罗门教活了下来,而佛教却在印度死了?原因是当时印度的佛教变成了一个池塘,和世界文化割裂,变得繁琐。有些人一辈子也弄不清佛教的术语,农民、商人、诸多的手工业者,以及底层的老百姓都不了解佛教,甚至研究了一辈子也不能明白。于是,他们接受了印度教的梵天,接受了这种永恒,佛教就衰落了。
 
那时,印度有很多宗教都受到了伊斯兰大军的进攻,比如耆那教,但它仍然在印度拥有大量的信徒。因此,我们一定要从自身内部寻找原因,不要找理由,不要找借口,任何时代都有借口,任何人都能找到理由,这种理由、借口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改变命运的只有引进活水,让自己和大海接轨,难受一点不要紧,只要能让自己变成大海。
 
个人的修证不也是这样吗?当我们执著一个杯子,把智慧封闭起来的时候,自己就像一个苍蝇在杯子里面转来转去,这就叫“六道轮回”。当法性光明出现,子光明出现,这种执著被打破,瓶中之水与法界的大海融为一体——子母光明会后,就会实现超越,得到解脱。
 
那么,佛教要振兴就必须要超越,必须把束缚的杯子打碎,在汲取佛教智慧营养铸造心灵的同时,把那些制约打碎。我说的“打碎”是继承传统之后的一种与时俱进的发展形式,而不是全盘否定,就像刚刚生下孩子要先清洗,我们要把脏水泼掉,而不是把孩子泼掉。我们引进活水的目的是为了清洗孩子,把他身上的污血、垃圾洗掉,再把脏水泼了,留下一下非常干净、可爱的孩子,他就会成长一位大师。
 
西部的大手印文化就是印度的文明连接了中国文明的大海,走出了印度的小池塘,汇入了汉文化、藏文化而后产生的新的东西。现在印度有没有大手印?除了近代的一些大德将大手印带过去的之外,印度本土没有大手印。佛教在印度消亡后,中国藏地的大德又把佛教文化带了回去。所以,“带回去”又是走出了一个小天地,走出了池塘,和外面的大海结合起来。今天,藏传佛教在西方振兴也是因为这一点,它面向了大世界。

告诉大家,直到今天有很多人并不知道为什么格鲁派一下子就成熟起来。因为当时宗喀巴大师有一个弟子精通天主教的组织构建,他将这种营养注入了格鲁派。一面在宗教哲学方面自成体系,独步古今,汲取各大教派的精华,汇于格鲁派的大海,其中包括《菩提道次第广论》等等,至于宗教体验,格鲁派历代大德也写了很多;另一面在宗教组织的建设上,非常系统,至今仍是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的传承。假如格鲁派没有吸收各种营养,没有吸收世界宗教的营养,没有博大和包容,就不可能发展得如此壮大。这些格鲁派发展的资料是我的一个藏学家朋友,在与我聊天时谈到的,他就是纪天材。他曾经翻译过《贡唐仓大师年谱》。他曾说,宗喀巴大师的弟子中有一个是天主教徒,后来皈依佛教,皈依他。所以,宗喀巴大师对各种文化的包容,对世界文化的吸纳,让格鲁派变得非常博大而又精深。 

大手印心灵瑜伽——当下关怀与终极超越(二)

大手印文化其实是关于心灵、心性修炼的一种文化,修养身心的一种文化。它的目的是什么呢?目的是训练人的主体心,人是自己的主体,而不是世界的客体。当一个人成为自己的主体之后,也就是心属于自己,自己是心的主人时,世界在他眼中就是一道风景,一个修炼心灵的道具,他的心不会被世界牵着走的。
 
一切很快就会变成记忆,本质上都是幻化的,不要执著它。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安住当下,安住心灵的那种态度、那份真诚、那份投入、那份无伪的真心。因此,我们不管这个世界怎么样。我在任何一个小的平台都会展示最美的自我,这是出于对这个平台的尊重。我为什么成为东莞的亚运火炬手?原因是有一个媒体平台叫139说客,很多作家对它不感兴趣,并觉得浪费时间。当我的朋友把它介绍给我的时候,他说,雪漠,我知道你影响大,你能不能帮帮我?让我给他们一个交代。因为他是和移动公司搞了一个联合,签约之后请了很多作家,但他发现,移动公司这么推崇和重视作家的时候,作家们却根本不在乎。因为我没有时间,就安排了学生,让他们把这件事情做好。那几个学生做得非常好,之后我成了这个说客中最有影响的作家,然后大量的读者又把我推到了火炬手这个位置上。我的意思是,不论是什么平台,大小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态度。我是不是心的主人?与平台的大小无关,我展示的是真心、真诚,我的心属于我自己,不属于世界。

大手印就是这样,大圆满也是。当六道轮回的各种幻象出现的时候,它根本不去在乎,而且反对神格化的宗教,反对迷信,大手印和大圆满都是智信的宗教。也许在没有完成资粮道的训练之前,大手印或是大圆满,会借助神格化的名相,比如本尊、佛国,以增强信仰者的信心、积累资粮,但一得到超越的智慧之后,这种神格化的二元对立就要马上扫除。这就是为什么修成生起次第之后,还要接着修圆满次第。缘起的同时是性空,不要执著什么,一切不过是个幻化,一切不过是个记忆,一切就像梦一样,没有办法留住它,大手印就是这样。所以,不论是什么宗教名相,什么束缚,都是要从心上扫除的。当我们的心属于自己,当世界上纷纷扰扰的幻象影响不了我们的心的时候,活着时影响不了心,进入中阴身时也影响不了心。那么,你就会实现超越。
 
大手印文化实质上是一种天赋人权,大圆满也是这样,任何人都有可能实现超越。用佛教的话说,人人都有佛性,人人都有如来藏。但如果我们用“如来藏”、“佛性”等宗教名相时,媒体是不发表的。当我们说大手印是天赋人权,是世界观、方法论、生活态度和方式的时候,媒体就会发表。事实上是不是一样的?是。世界观就是我们如何活着?方法论就是我们如何实现超越?本尊法、生起次第等诸多的修炼也是为了实现超越,目的是一样的。生活态度就是当你实现超越之后,在行、住、坐、卧中都让心属于自己,就是这样简单。

但是,实现这种目的却很难。虽然放下之后很简单,但执著时却难如登天;道理上的明白很简单,要点燃心中的智慧火焰,照亮整个生命时空,就不简单了。你需要品尝,需要实践,需要一步一步地走。明白道理,仅仅是发现了目标,你还要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而一步步地接近它。其间的过程,只要错一步就达不到那目标,这就是宗喀巴大师道次第的意义。
 
修炼大手印和大圆满的人,心和外面的世界是两个国家,就好像中国跟俄罗斯,俄罗斯跟美国一样。比如,杨菲菲每次告诉我她生病的时候,我就对她说,你记住大手印的本质不是去改变世界,而是世界改变不了你。大手印不是要干预世界,拯救世界,而是无论世界怎么样也改变不了你如如不动的真心。同样,我们修行的目的也不是要改变世界,而是改变自己,当每个人都改变自己的时候世界就变了。修炼是对内而不是对外的,是点燃心灵之光,而不是借助心外的什么。当这个光亮照亮自己的时候,你是阿罗汉,照亮众生的时候,就是菩萨和佛陀。世界上,一切现象显现的时候,都是在检验你的心是燃烧着的火炬还是画在纸上的火炬。有些学者也把大手印讲得头头是道,他画的出火炬也非常好,特别像火炬,而且他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画,油画、国画、水彩画,甚至可以用电脑制作,并明白火的性质和作用,但这个火炬就是点亮不了他自己,也点亮不了世界。

每一个人要点燃的是心灵的火炬。所以,我告诉很多与我有缘的朋友,世界是一个调心的道具。此外,就看当世界变化的时候,你的心是不是跟着它跑了?你是不是真的实现了自由、自主?当你不跟随它,如如不动的时候,你的心会像一面镜子照出大千世界,但镜子本身却如如不动,这就是超越。
 
因此,她在感受巨大的恐惧之时,我说,这是多么好的修证,多么好的修道机缘。然后,我就写了一个偈语:“恐惧如诸念,于是空荡荡”,恐惧袭来的时候,你把所有的念头融入你的恐惧,这个时候你会感到巨大的空寂,因为万念俱灰,一切都没有了。这时候“无法也无我,空寂而明朗”,一切“无执亦无舍,如梦更如幻”,像梦幻一样,然后在觉受中“警觉并宽坦”。在那个巨大的恐惧袭来时,我就这样开示了她的心性,“祈请且聆听,放下诸尘缘”,把过去的都放下,“认知自心性,法身已绚烂。悟道见法性,登堂渐入殿。修道保任之,忆持光明相”,就这样点了一下,她巨大的恐惧消失了,生命也发生变化。因为本质上的觉悟不是道理上的明白,而是你心灵光明的出现。同时身体中诸多的障碍也随之消失。这就是我昨天讲的基因学说,正面的基因会修复负面基因,每一个人都可能会遇到这种情况,每个时候都是修道的机缘。关键如何把握它?在明白之后,当世界这个道具在你面前表演出花花绿绿的时候,你是不是仍然清凉、自由?如果仍然这样,那么说明你心里的光明真的驱散了愚昧的黑暗。如果不是这样,那么,你需要接着修,需要真正地点亮心灵。
 
因此,大手印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有了刚才那种我说的理念之后,就将它运用到日常生活中,运用到行、住、坐、卧,也就是禅宗说的保任,光明生起的同时驱散愚昧、贪婪、仇恨,以此消除心灵的污垢和障碍,消除二元对立,破除执著,这是最主要的。
 
大手印文化实质上不仅仅是从藏地传入汉地,印度的大手印文化传承在中国有两个:一个传入了藏地,一个传入了汉地。传入汉地的,包括达摩祖师的禅宗,我们称之为“实相大手印”。当然现在得到禅宗真传的人非常少,有些人是不是真的证得空性、契入法性,说不清。因为,明白空性不等于证悟空性。所以,非常需要上师的印证。事实上,中国的宗教界忽略了一件事情,就是在东晋,也就是鸠摩罗什进入汉地凉州的时候,大手印也随之而入。那时候它不叫大手印,叫无相光。后来,鸠摩罗什专门在凉州讲“大手印”,并且传承了下来。所以,大手印不是在唐代才有的,而是东晋,只是叫法不同。最近,关于汉地和尚摩诃衍和莲花戒的辩论我看了很多,其实他们之间的争论没有谁对谁错,他们只是呈现了一个东西两个面而已,就像织锦的正反面,或者呈现了大象的某个器官而已,都是对的。错的是什么东西呢?错的就是我对你错,二元对立。

当一个人得了热病的时候用凉药,一个人得了寒病的时候用热药,那么这个热药和凉药哪个对?热药说凉药错了,凉药说热药错了。中医有两个派,一个是“扶阳派”又叫“火神派” ,一个叫“滋阴派”,哪个对呀?都对呀!需要扶阳的,就扶阳,病就好了,需要滋阴的必须滋阴。那么西医和中医哪个对?有一天,有个人问我,他说西医没有清热的药,我说西医理论中就没有“热”,也没有“冷”的概念。我们说热的时候,西医说细菌感染,要用抗生素,比如牙龈肿疼,中医清热,西医消炎,都能治好。西医觉得摸脉是非常滑稽的,它不认为摸脉可以治病。而中医却说,虚、实、冷、热,能摸得出来,心、肝、肾、脾、肺的病也都能摸得出来。西医可能还会觉得藏医更滑稽,但大家都能治病。而且有些病必须要用某个办法治。哪个对?都对!
 
不同的话语体系下有不同的次第,不同的世界观有不同的方法论。都对,目的是治病。治什么病?心病。什么心病?烦恼即心病。离苦得乐,没有烦恼这就是世间法的宗教意义,终极超越便是出世间法的意义。那么,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怎么办?有很多方法,它们都对。不论是摩诃衍还是莲花戒都讲得很好,我觉得龙钦巴大师、无垢光等也都非常了不起。尤其是龙钦巴大师,他真是藏传佛教的一个太阳。他的很多著作在佛教文化史上,在世界文化史上的地位都不在龙树菩萨之下。只是他的某些观点,部分人不一定喜欢。但都是对的。
 
比如,我们要从这里到上海,选择步行的人需要一个《行动指南》,相当于某一个教派的经典、宗教哲学;骑着毛驴去的人,或坐着汽车去的,路线又发生了变化,站点也不同;当你乘飞机位时,只要直接从这个机场到到那个机场就可以了。大家的目的地一样,不同的只是路途。为什么要骂别人的路线呢?我们不要相互地谴责,而是从彼此之中汲取营养。所以,教派间的纷争实质上是因为不明白这个道理引起的,一旦明白,自然就会包容。
 
希望今天我的这几句话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也希望得到大家的批评、指点。其实关于香巴噶举文化的内容有很多,但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只能讲一点点。之后,我会写大量的书,系统地讲述。谢谢大家!

现场交流——当下关怀与终极超越(三)

佐钦法王:有两个问题,第一,西部大手印的“西部”指的是哪里?第二,能不能解释一下“大手印”这个名词?
 
雪漠:佐钦法王是佐软第七代转世活佛、佐钦大圆满寺管委员会主任、佐钦熙日森五明佛学院院长、中国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甘孜州佛教协会副会长、四川甘孜州政协常委。佐钦法王能来香巴噶举文化论坛,是对我们的认可和支持。
 
我先回答“西部”指的是哪里?“西部”必须要跟当代官方认为的西部是一样的,当我们说到任何区域划分的时候,不要离开世间法,佛教是顺世的。所以,西部大开发中的“西部”,就是西部文化的西部,包括四川、西藏、甘肃、新疆、青海等等。西部大开发中的“西部”,就是我指的西部。我从来都把国家制定的规则、国家的话语体系作为我的准则,这是第一。
 
第二,大手印有两种解释,这是非常重要的,大手印的本质是玛哈木渣,“玛哈”是“大”,“木渣”是“印”,印鉴的意思,如同国王的大印。另外,还有一种翻译是象征,象征真实的智慧体验,象征不可动摇的合法性,就是从佛陀那里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心印”。
 
而我认为的“大手印”又不一样,为什么?我认为的大手印的“印”,就是确凿无疑,不可动摇的生命体验,它代表传统大手印的超越智慧。此外,还有一种新的诠释,因为过去的说法不一定完全对,并且这个时代需要与时俱进的解释。昨天我谈到,传统的大手印只是指超越的智慧、心印、明空、本觉,那么阿罗汉也证得了明空,他和菩萨、佛陀的成就有什么区别?区别在于“大”和“手”,“大”和“手”是我对大手印新的诠释,也源于佛经。“大”是大胸怀、大境界、大包容、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它不是以哪个群体、教派、民族、国家而作为标准,而是以众生为参照系,包容一切;那么包容一切之后,就需要有行为,也就是“手”。传统的大手印文化包括了世界上所有心、物的显现,那么我就把“手”解释为入世的行为,积极的利众、贡献社会,没有行为就没有大手印。如果你证得了明空后,依然躲在山洞里像冬眠的动物一样,享受着自己的快乐,那不是大手印,也不是大圆满。大手印、大圆满是什么?是像龙钦巴那样把自己的光明焕发出来,像太阳一样,照亮世界。没有行为就不是大手印、大圆满。

张炜明先生: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先问佐钦仁波切,你对雪漠老师的回答有什么意见吗?
 
佐钦法王:我觉得,雪漠老师的思想比较开放、活泼,他的用词都是比较新鲜的。对于我的问题,他用了比较新的方式回答。我觉得也可以这样解释。
 
张炜明先生:佐钦法王很年轻,他不仅在大圆满宗教文化上造诣很深,而且精通传统藏传佛教文化,更难得的是他还有开放的心态,这一点非常难能可贵。
 
第二个问题是,我想问雪漠先生,大手印文化一直在强调光明,那么“光明”是何种意义?
 
雪漠:这个光明是很多教派都提到过的,在香巴噶举中,光明出现在两种情况下,第一种是真正的光明大手印的“光明”,即果位证量,这非常像大圆满中的明空、本觉、空性。但光明有诸多种,一种光明是明心见性的光明,就是我们称之为开悟的光明、悟道的光明,一种是证道的光明。我举个非常形象的例子,光明就是破除某种执著之后的智慧境界。轮回就像是黑屋子,很多人在黑屋子里,没有灯,没有窗,眼睛上蒙着布,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当有人希求光明的时候,便产生了向往,我称之为向往光明,相当于发心、发愿。向往光明的同时开始寻找光明,也就是皈依、发心等积累资粮道,寻找善知识、磕长头,希望解脱。有一天,资粮道圆满后,发现了光明,找到了本元心,蒙在眼睛上的那块业障布摘了下来,突然知道了光明在哪里。见道的情况有两种,一种是俱德上师遇到俱缘地弟子,将自己的证量直接加持给弟子,弟子非常像一个硬盘,上师则是电脑,信心是数据线,在机缘成熟的瞬间上师将证量传送给弟子,让弟子尝到果位光明的觉受。这种叫悟证同时。宗喀巴大师承认这一点,他说上根之人在前世或是修炼之前气入了中脉。比如,香巴噶举传教祖师奶格玛在见到金刚持的时候,就是悟证同时。这是真正的光明大手印;第二个是,通过生起次第、拙火、幻身,气摄不坏明点后发出的光明。这是渐修的光明,是破除执著之后的智慧状态,光明和幻身双运,进入修道,再进入无修道。刚才我说的悟道就是破除所有执著、俱足三身五智的那种智慧境界,这种状态也叫无分别智,然后进入修道,接近光明,一地、二地……,到达八地时,你可能跳出了房间,与外面的光明合二为一,也叫“子母光明会”。外面的光明实际上也叫本有光明、母光明、法界光明,修到的光明叫子光明,就好像一滴水进入大海一样。我们所说的解脱就是实现子母光明会。
 
张炜明先生:我想再细化一下,因为“光明”在汉语之中的意思比较笼统,它是物理光明?还是有什么颜色的光明?比如打座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光明。是相上的光明?还是其他?
 
雪漠:很多人认为的光明是相上的光明,但实质上不是。光明是什么呢?光明有另外一种翻译叫空性智慧,也叫无分别智。众生本有的觉性、真心、本元心、本觉,它如同一面镜子,镜子的上面落满了污垢,照不到外界。污垢就是业障,由业力造成的障碍,由业力的反作用形成的障碍。光明就是让本来的智慧显现,这时没有分别心,消除了二元对立,但有智慧,无相、无形、非有、非空、无来无去、不增不减、不垢不净。老子说:为学日增,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意思就是,学习是在增加知识,修道需要减少,比如人开始充满了贪婪、欲望、仇恨,然后不断地擦,慢慢地将污垢擦掉,最后本有的,禅宗里称之为真心、自性、真如、光明心、本元心显现,没有执著,没有二元对立,没有任何名相。光明不是相上的,也不是观想出来的,更不是别人给的,是发现而不是发明。清净污垢后的光明,就是我们说的光明。
 
光明有多种,一个房间里有了一丝针孔大的光明,也是光明,但这是小开悟;一种是相对的大光明,你看到了窗户;一种是走出去,在院子里看到了巨大的天空;一种是不单看到,而且自己也化成天空的一部分,并连天空的名相都没有,这就是我所说的光明。我说的意思,佐钦法王明白、张老师明白、在座的有些人明白,有些人不明白,就像茶味一样,只能尝,说出来就不对了,也说不出来。
 
实质上过去许多人的悟,就是把镜子的某一点擦净了,露出了一点光明。随着不断地擦,光明越露越多。但不管擦还是不擦,这个镜子的本有光明是一直存在的。而修的过程、悟的过程、证的过程就是擦的过程。
 
有些人认为光明就是晚上看书不用电灯了,其实不是。光明是智慧的境界、是警觉,不是相上的光明。大圆满叫本觉,禅宗叫平常心。比如,有许多人就错解了平常心。禅宗的平常心指的是证得无分别智之后,并且不执著证得空性才叫平常心。当一个瞎子说我不执著光明的时候,与睁开眼睛的人所说的不执著光明是决然不同的。平常心是证道而不执著道,是破除了我执、法执。同样,破除了我执、法执才是真正的平常心。

观众提问:雪漠老师你好,香巴噶举与香巴拉一样吗?
 
雪漠:不一样的,香巴噶举是噶举派的一个主要的总支,香巴拉更多的是对净土向往,类似于对净土的向往。它们不是一样的。香巴拉是一种在佛教中类似于极乐世界的一种净土。香巴噶举是一个文化流派,我们现在将她称之为宗教流派,实际上已经不成立了,就是香巴噶举现在实质上已经构不成教派,她是一种学派,她已经不是宗教意义上的某个教派,而是文化意义上的某个学派。
 
观众提问:您昨天谈到了中国历史文化当中,凡是天下人莫不问祖师“西来意”。为啥都要问这个问题?我们是不是把祖师的西来之意真正参出来了?为啥反复谈“西来意”?这个“西”到底指什么?你刚才提的强调超越宗教一个超越的问题。昨天我们也请教人类文明的源头,人类整体文明的文化源在什么地方。因为这个牵扯到西部的问题,牵扯到你所谈的超越问题,现在我们要问祖师“西来意”。达摩祖师是中印文化乃至是世界文化中最伟大的圣者之一,他象征着两种文化的交流和切磋。他来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二是,刚才听这些大德法师专家讲自己的大手印、大圆满或禅,好像觉得就是无分别的智慧。这个总体上是没问题。但是,如果从宇宙思想真参实悟来看的话,它的真正的内因,这是三个不同的东西。所以,我也希望你们搞这个大手印传承的,真正在大手印上,因为它是一个汪洋大系,真正是不是给我们人类的整体文明的智慧,在某一个方面,给了哪些东西?我们谈的华严一真法界,你讲华严树一真法界,我们大手印在一真法界这个智慧体系上,到底是哪一部分?我们很容易误解是大圆满的见地也是禅的见地,这是对文化或智慧见地本质内涵的,还没有真正参出来的一个表述。我们只能这样说所,以刚才张老师问到的光明的问题,大家都在这样表述,我觉得《华严经》上谈的还是比较清楚。
 
这是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雪漠老师,有一个公案 请雪漠老师回答一下:上有天罗,下有地网,左有铜墙,右有铁壁,前有大江,后有追兵,从大手印来讲如何得生?

雪漠:我首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关于祖师“西来意”是一个禅宗公案。那么“西来意”是什么?“意”谁都有谁的理解。这个“意”,实际上非常非常像一个火种、火炬手。昨天我们为什么谈火炬手?火炬手是非常好的,我们每一代人都是个火炬手,二十八代的火炬手在印度,最后达摩将这个火炬传到了汉地,把这个火炬上的火种传给二祖。“西来意”就是火炬上的火,这是第一。就是一种超越的智慧,就是一种本元心的比喻,就是一种本觉的发现,就是一种宝藏的开掘,自性宝藏的开掘。我们换一种方式,这个就是那个“意”只要你得到那个“意”,你就知道什么“意”。如果得不到这个“意”,我说这个“意”你还是不知道这个“意”。
 
第二个问题,大圆满、大手印、禅宗是什么?它们是一个超越的智慧之水不同的杯子,不同的杯子,这个杯子可能有不同的制作,我们称之为方便法门,可能有不同的显现,我们称之为宁玛、噶举、禅宗。但这杯智慧之水都是让我们灵魂得到清凉,心灵能得到自由,能实现超越,我们称之为解脱、实现寂静涅槃的这种智慧甘露。这个本质的甘露是一样的,如果不一样就错了。这就是一真法界,如果不是这个,就错了。
 
但我们要注意就是不要把《华严经》,华严宗的那个话语体系,用到藏语的体系中,不同的体系,有不同的话语体系,就好像不能用那种中医的理论,去衡量西医一样。不能用西医的话语体系,来对中医进行评判。不能用“望闻问切”,问一下这个西医,管B超和CT的医生,你懂“望闻问切”吗?它会说“望闻问切”是什么意思?你连“望闻问切”都不懂你还当什么医生?但是这个专家不用“望闻问切”照样能把你哪个部位的肿瘤,哪个地方有个结石,看得一清二楚,甚至比你“望闻问切”更为精确。话语体系不一样。
 
所以说,一真法界把我们大圆满、大手印和《华严经》的话语体系谈到一起的时候,这时候最好不要对等,因为它不一样。
 
第三个是什么?前有追兵,后有追兵,哪有追兵呀?哪有铁壁呀?昨天我有个学生,他说雪漠老师,我充满业障。我说,哪有的业障?胡说的没有业障。他整个痛苦不堪,这几天痛苦不堪,充满焦虑,觉也睡不着,他说是得罪了雪漠了,他说是不是我说错话了?哪里说错话了,我根本不知道你说错话了。是你自己觉得自己说错话自己,折磨着自己。追兵,是你自己觉得有追兵,铁壁,是你自己觉得有铁壁,乱七八糟的东西是你自己的执著造成的幻影而已嘛!没有执著什么都没有,哪有什么东西?只有朗朗明明的真心。比如,我举个例子,你觉得你的朋友说了一句话恶毒的诅咒你的话,确实说过,那不过是他的某个念头生起之后一点情绪的渲泄而已,这个情绪就像太阳下的霜霜花一样很快蒸发了,人家这时候充满对你的爱,觉得我说话错了,我多么爱你呀,充满对你的爱你呢,但你仍然执著于那句话,觉得他对你充满仇恨,你也对他充满仇恨,实质上哪有什么仇恨?人家早就爱你了,你的所有的仇恨和执著是你自己的那种执著造成的,没有这个东西一切都变成记忆。记忆像什么?记忆像风中逃的一条黄狗一样,你追都追不到啊。名词,是什么名词?是概念。概念是什么?概念是人的分别心,有分别心就有概念,没有分别心就没有概念。当我们执著于汉民族的时候,汉民族就是概念。觉得自己是大汉民族多么好,实质上这些概念可以称为唐人,美国人把中国人称为唐人,他们就没有汉人的说法。就是唐也罢,汉也罢是个概念仅此而已,同样一个英国人这样说,美国人那样说,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概念。这个概念就是概念,概念仅仅是个概念,本质上没有概念,仅仅是一个标签,换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我们不要被概念限制,不要被概念迷惑,不要被概念和标签把自己的心牵着走掉,随它去吧,就这样。

西部文化爱心工程——当下关怀与终极超越(四)

主持人杨菲菲:首届文化论坛发起一次西部爱心工程,西部爱心工程的首发人就是雪漠老师,在我们去派发倡议书前,我们先请雪漠老师讲两句,好吗?
 
雪漠:其实香巴噶举作为教派,目前不存在,只能作为学术、学派的精神存在。
 
在这里面,大家都是文化志愿者,而且不仅仅是香巴噶举文化的志愿者,也是西部文化志愿者。关于“西部文化爱心工程”的内容,我们请一位朋友读一下,告诉大家这个工程是在做什么?这些已经不是宗教话题了,而是一种文化话题,是人生佛教、人间佛教,是对时代的一种介入。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去抢救即将被全球化浪潮淹没的西部文化,包括香巴噶举文化、裕固族文化、凉州贤孝,还包括西部诸多承载着善文化、善精神的文化。我想请钟文滨,宣读《西部文化爱心工程倡议书》。西部文化爱心工程,在之前我们就已经发现,今天再一次地强调。
  
“西部文化爱心工程”倡议书
 
社会各界人士:
 
西部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人民立场、苦难意识、精神品格、利众精神等诸多方面,一直滋养着人们的灵魂,也对当代文明的诸多领域产生了启迪。它历史悠久,种类繁多,形式多样;它既有当下关怀,又有终极超越;它既重视人格修养,也强调灵魂重铸。它多以大善体现大美,以恒久的普世性传承了千年。
 
目前,在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下,一些优秀的西部文化濒临被湮没的边缘。一方面,许多当代人陷于热恼和焦虑不能自拔,他们非常需要心灵的滋养;另一方面,那些有益的文化却早已尘封,无人问津。在心灵滋养的供应和需求之间,出现了明显的断裂。
 
因为西部许多地区较为偏远,加上诸多因素的影响,我们对西部文化的挖掘和研究,还没形成气候。社会各界对西部文化的认识,大多停留在浅显层面,更不乏误解和偏见。民间虽有有识之士默默奉献,但大多势单力薄,形不成大的格局。随着老一代文化传人的去世,这些文化将淹没于亘古的暗夜之中。
 
因此,我们向全社会发出倡议,希望更多的有识之士以志愿者的形式,参与到“西部文化爱心工程”中来,我们或发掘,或收集,或弘扬,或研究,力求能力所能及地贡献自己的一份心力。我们将组织志愿者开展一系列活动,并用书籍、光盘、视频、报纸、网络等诸多形式,为西部文化保存一份智慧的火种。
 
我们相信,在你我的努力下,将会有更多的西部文化被发掘和弘扬,进而给这个世界增加一份光明、清凉、和平和博爱。

雪漠:我想解释一下 “西部文化爱心工程”,它在很早之前由我发起,其中做了很多事情,包括为藏区藏区的孩子捐过一万六千本图书,在阔朗、康中区这些地方,都做过很多这样的事情。现在,我们的侧重点关注到文化抢救上,因为很多文化老人很快就消失了。所以,以前我用各种的力量做了很多很多事,后来出现了很多志愿者和我一起。这时候,出现了非常优秀的志愿者,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向她们表示一种认可,不关组织,不关政府,雪漠以发起人的名义给她们颁奖。
 
这次,有两个志愿者,非常好。我们制作了非常精美的证书,精美的程度可以说,比亚运火炬手的证书美很多,其上有志愿者个人照片,有用中英文获奖词,有我的签名,这都是以个人名义,而不是以官方的名义的。同时除了这个证书之外,我给她们一份奖金,不多。这都是由我个人名义给她们的认可,任何一个人做好的时候,我都会给。所以,这次有两个优秀的志愿者,第一个是古之草,第二是明子。古之草是什么样的人?古之草在这几年的时间中,放下了一切,完全地弘扬西部文化。做了大量的事。她把生命投入了西部文化的挖掘、研究、宣传中,放下了一切。除了写了几千篇的随笔之外,她还做了大量的工作,像个火炬一样燃烧着自己,影响了大批大批的人。所以,我给她的祝词是:以精英的热情和毅力,创造了一个追求梦想的童话。这是我对她的获奖词。我把它念一下,古之草,她用昵称称名你,以志愿者身份参加了雪漠文化网、雪漠网发起的“西部文化爱心工程”,为挖掘、研究、张扬西部文化贡献了自己的一分心意。获2010年度优秀志愿者奖。这个优秀志愿者得到了很多媒体的认可,另外我给一份以我个人名义的奖金。明子她做了大量的工作,放下了很多东西,内容我宣读一下:明子,以志愿者的身份参加了雪漠网、雪漠文化网发起的“西部文化爱心工程”,为挖掘、研究、弘扬西部文化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心力。获2010年度优秀志愿者奖获奖词是,在坚守和放下的天秤上实践着自己的价值。她能坚守一种东西,又能放下一种东西——放下了欲望,放下了诱惑,坚守着理想和梦想,实现了自己的价值。所以,我们把这个优秀志愿者的证书颁给她。另外,我以个人的名誉给她一份奖金。任何志愿者,任何愿意做这个事情的人,都可以获得优秀志愿者称号。
 
主持人杨菲菲:可以说两句你们的感想吗?

明子: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之前并不知道,虽然我是工作人员,所以我很惊讶。我觉得我很惭愧,真的,因为我有很多没有做到的地方,没有做好的地方。大家虽然从表面看起来我在忙忙碌碌,但我自己的心灵上却有一个天秤来衡量自己,我感觉到很多事情还没有做到,拿这个奖有些惭愧。我知道,这是雪漠老师对我的一种鼓励,我希望自己会做得更好,也谢谢大家的鼓励。

古之草:先感谢大家,感谢雪漠老师!我有点激动,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就简单的说几句,关于“西部文化爱心工程”,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研究,或是在阅读雪漠老师相关的一些书籍,一些作品,也很难说是研究。因为从我自身上来说,我感觉雪漠老师的作品在当今时代,不管是在文学界,还是在宗教界等文化领域,真正投入生命和灵魂去研究他作品的人不是太多。
 
我有可能比大家早一些时间接触到雪漠老师的作品,2006年的10月,我接触了雪漠老师的第一部学术著作《我的灵魂依怙》,一共写了500篇的读书随笔,《大手印实修心髓》的读书随笔写了200篇,《白虎关》、《西夏咒》等书像《白虎关》写了整整100篇,但在我的博客上发的比较少。实际上,好多随笔我已经都写出来了,有的随笔发到网上去了,有的随笔没有发。因为在写的过程中,我越来越感觉,刚开始因为自己有话想说,就写成文章。后来,随着大家都喜欢看,就感觉有些东西想表达又表达不出来,就干脆偷偷地写,写给我自己。实际上,所有写的读书随笔,最终是写我自己,解读雪漠老师的作品,最终也是在解读我自己,因为,一个人,他首先是一个人类。就是大家在熟读雪漠老师的作品中,就会慢慢慢慢地知道,雪漠老师的作品实质上是灵魂作品,如果你没有投入生命和灵魂的话,你就无法去解读他作品中的文字背后的东西,而这种东西是很难说清楚的,如果你想解读你自己,解读世界的话,最好投入整个生命。如果你投入了生命去解读的话,你会发现一个非常神奇,又非常丰富的一个世界。我就先说这些,谢谢大家!

主持人杨菲菲:因为时间关系,这个环节就到这里。接下来是香巴噶举文化学术成果交流,有一些学者准备了发言,首先是纪天材。纪天材是原甘肃《甘南报》主编,藏学家,是贡仓唐大师年谱的整理者,编译过多部论著。因为纪老师年事已高,出席不便,我们邀请凉州文学院院长陈亦新,代为宣读他的论文。

陈亦新:各位高僧大德,各位专家学者,大家好!纪老师的论文题目叫《开启智慧的窗棂》。
 
佛教传入雪域高原后,汲取了本土宗教和民间信仰的养分,形成了藏传佛教(如今正名为“藏语系佛教”,俗称“喇嘛教”。)佛教在藏地本土化的过程中,创立了众多教派,史称“教派林立”。各派传承有序,各有风光,成为藏传佛教的一大特色。藏传佛教有个优良传统,就是注重教法修证的同时,也看重讲经、辩论、著述,被视为贤者应备的“三事”,故而为后世留下了思辨的学风和浩如渊海的典籍。

藏传佛教典籍中,有一类名曰“曲迥”,字面意思为“法源”,即宗教史、宗教源流,种类繁多,蔚为大观,像《佛教史大定藏语》(布顿佛教史)、《青史》、《松巴佛教史》、《土观宗派源流》、《安多政教史》等。由于藏地的历史文化、文学艺术、语言风俗与宗教是水乳交融、合二为一的,这些著作既是佛教史,也是历史著作。在浩如烟海的教史文献中,唯独香巴噶举的资料十分奇缺。这或与该派密法强调“口传心授”、强调“单传”不无关系。翻开先哲和时贤的教史著作,奶格玛、米拉日巴、琼波浪觉以及藏戏的创始人唐东嘉波等的史料尚能看到,除此之外,有关香巴噶举一派的系统文献难得一见。清代原籍凉州的佛学大师土观?却吉尼玛所著《土观宗教流派镜史》中有一小节,对香巴噶举的论述应为所见资料最为详细的一部,也只是叙述宗喀巴大师曾从学香派之法,以后的教派更多承此说。
 
有的著作,仅有其名;多数著作承袭陈论,道“宗喀巴师徒二人先后向香巴噶举僧人学过法,以后该派逐渐衰落,泯没无闻了。”(《藏传佛教源流及社会影响》)体现最新研究成果,具有一定权威的专史《藏传佛教噶举史略》,也仅在书末第四章“附则”中,简要介绍香巴噶举派的源流、传规和修道次第。
 
表面看来,显密合一的香巴噶举殊胜妙法中断了,法脉衰落,泯灭无闻了。雪漠先生的《大手印实修心髓》却为我们传布了一种法音:香巴噶举的法统未断,且代有证悟高深的高僧大德。
 
 《大手印实修心髓》寻本溯源,以翔实的材料为勾勒出此法脉从印度祖师奶格玛、藏地开派祖师琼波浪觉,一直到当代传人(包括作者及其上师)的全部过程。雪漠以自己实修实证的感悟,介绍了各代宗师传承下来的修法密要,展示出香巴噶举大手印文化的独特风光。
 
《大手印实修心髓》所用材料,除了引用文献外,很大一部分是上师口耳相传下来的,皆是第一次显示于世,弥足珍贵。此作弥补了藏传佛教教派史的空白,可以称之为“香巴噶举教法史”。
 
任何宗教都有自己独有的一套表述语言系统,藏传佛教的传教表述系统更为繁复精妙,非其中通人,即使识得其字,也难知其意,这是一层很难轻易突破的障碍。藏传佛教的用语是藏语文。经过历代藏地文化大师的不竭努力,创造了一套与汉译佛经相媲美的藏译经系统,藏文称“曲噶”(法语)。对不懂藏语的人来说,习修其教,这是第二层障碍。笔者虽专修藏语专业,且长期在藏区生活、工作达数十年,深受藏文化和藏传佛教的渲染,但对藏传佛教的精要之处,仍是雾里看花,似懂非懂。还是在初读《大手印实修心髓》的前身《我的灵魂依怙》时,才突然有豁然开朗之感。作家雪漠以他的智慧感悟,将深遂的法理,阐浅流利的语言告诉世人,深入浅出,通达明了。不要小瞧这“深入浅出”四字,不具慧眼,不经实修而得证悟者,未臻其境,何谈“入”,又何谈“出”?《大手印实修心髓》是我读到的最晓畅的宗派学术著作,只要您与各科汉译或汉文撰述的藏传佛教书籍比较而读,便知我非妄语。
 
雪漠的智慧和勤勉,使他获得了深厚的学养和大智慧。从青年时代起,雪漠就潜心研究过世界三大宗教和本土的道教和儒学等,且融会贯通,多有所获。此后,他又将目光投向了藏传佛教,投拜诸多明师,苦心钻研,虔诚实修,获其精要。《大手印实修心髓》虽是对噶举派大手印智慧的介绍,但其中并无宗派之见,而是在人类智慧的大背景下,他做出了智慧的诠释,噶举殊胜的教理与修法,并与其它宗教教理比照,撩开神秘的面纱,成为共同的精神养分。这是本书的一大特色,也体现出其独特的创新意识。
 
作为作家的雪漠,他的小说中洋溢着宗教激情,深含佛理意蕴;作为学者行者的雪漠,他的文化专著,又富有文学韵味。就仅汉文的表述看,《大手印实修心髓》文风清丽流畅,富有诗意,读之如饮甘乳,如沐清风,会获得极大的阅读喜悦。作者用热烈的宗教精神和激情去创作文艺小说,成就卓然;他又用文学语言奉献意蕴如此精美的文化艺术专著,难得可贵。在他说来,他创作的所有目的,就是给世界带来清凉。
 
读《大手印实修心髓》时,我会不由得联想到仓央嘉措的诗和密勒日巴道歌。
 
“大手印”是佛陀传下来的大智慧,有的称“大手印智”,有的称“大印真理”,是“反执而修断离”的法门,是佛教信仰的核心,光明大手印属大手印顿入法门,贵在实修证悟。
 
《大手印实修心髓》的内容由修法(藏语称“柱塔”)和教法史两大部分组成。它是一部了不起的大著,其内容精深,有着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它用简捷的语言,阐发了深奥的教理,为读者开启一扇了知大智慧的窗棂。我坚信,在文化艺术的时空里,它决不是一闪而过的慧星,而是一颗未被人们发现的新星。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价值会被更多的学者认知。
 
 《大手印实修心髓》揭示了千年来佛教不曾明示的诸多奥秘,是佛教文化与时俱进的产物,必将在佛教文化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