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雪漠:香巴文化走出尘封历史


   日期:2020/10/25 13:28: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香巴文化走出尘封历史(一)

时间:2010年11月27日
 
地点:四川省成都市蜀兰大酒店
 
香巴噶举的教法
 
雪漠:各位老师和朋友,论坛后面的展台,就是我们做的另外一种展示。这种展示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是非常必要的,因为世界已经发生变化了,要是哪种文化还在抱残守缺,那么必然会被历史淘汰。为什么?因为西方的宗教都在用国家的力量,甚至用许多国家的力量、科学的力量、现代传媒的力量等,推销着自己的思想、文化、宗教。然而,中国没有。在这样的困境下,如果佛教文化界内部仍然抱残守缺,同样会被历史淘汰。任何一个要被抢救的文化,必然是失去了生存理由的文化,包括香巴噶举文化。

那么,中国的宗教环境怎么样呢?我认为很好。朋友们看到的后面的展示就表明了这一点。我所有的著作都是以文学的形式来写宗教精神的,写香巴噶举传承下来的宗教精神,这些都得到了国家的出版,而且还获了很多奖。朋友们还可以从展板上看到,国家媒体,比如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等诸多的主流媒体对我及我的作品的认可。我的作品中,很多内容都是在写佛教文化、佛教精神,只是没有佛教这个名相罢了。我在上海大学、上海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图书馆、上海教育电视台、东方网、新浪网、北京图书馆以及人民大会堂,都进行过对承载着佛教精神的内容演讲。这说明什么呢?这个时代并不像人们认识的那样,也不像人们想像的那样,一提宗教就觉得有巨大的忌讳。不是这样的。问题在于,你如何在这个平台上跳出最美的舞,你有没有这种本事、有没有这种理念、有没有这种能力。同样一个论坛,我们做就会做今天这样的格局,这样一种传播,别人做就会用另一种方法。心有多大,传播的舞台就有多大。现在有许多主流媒体,比如凤凰网给我开设了专栏。这说明当今时代并没有对佛教进行巨大的制约。朋友们可能不知道,国家拨了很多款去抢救藏文化,提供了诸多的振兴藏文化的平台,那么我们每个人都抓住了这个机遇吗?当给你一个舞台的时候,你是不是能跳出最美的舞蹈?
 
时代变了,中国古代的小脚女人是跳不出现代舞的。要想跳出最美的舞,先要把自己的裹脚布扔开,让脚健康的成长。这个“脚”就是我们的心灵。许多的制约和忌讳,本质上是来自于我们的心灵,不是客观,不是世界的,是自己给自己的心裹了许多带子,所以心灵不能自由地飞翔。我的意思是,香巴噶举虽然被历史尘封了上千年,但今天我们还是能用各种途径、各种方式,而且有相当的境界和品味地来让她开始传播。为此,我们做了很多事情,并且这个世界认可了我们,政府也认了可以我们。

在后面的展台上有一个火炬。我刚刚参加完亚运的火炬传递,我是亚运会火炬手中唯一的一位作家。虽然我来自甘肃,但广州的亚运会却向我发出了邀请。同样,在国外,我也得到了巨大的认可。这说明,时代是需要优秀文化的,而我们都是文化的传承者,如何让智慧之水用一种现代人能够接受的容器献给他?正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这个问题一旦解决,中国的佛教、中国的文化才能真正走向世界。

下面我简单地介绍一下香巴噶举。噶举派大家都知道,香巴噶举是噶举派的一个重要分支,另外一支是塔布噶举,也叫玛尔巴噶举。玛尔巴噶举非常像一个胳膊,有张开的手掌,延伸出了四大八小,但香巴噶举没有。而且在过去的千年中,她的传承一直像风中的烛苗一样,时时可能会被岁月的风吹灭。所以,很多人不知道她,更没有办法研究她。
 
我在二十年之前进入了香巴噶举之后,对她进行了系统的实践,不是研究,是严格按照她的修证次第进行过闭关实践。在实践的过程中,每天四座,一座三个小时,中间写点文字,后来,这点文字让我成了作家。对香巴噶举的实践让我发现她是一个宝库,一个巨大的宝库。然而,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她了。尽管她是一个正信的教派,因为1958年之后,国务院认证的第一位活佛就是噶举派的。
 
我认为香巴噶举是中国西部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注意,所有的藏传佛教教派都是中国西部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世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我们脱开某一种宗教名相的时候,把它放在更广大的平台上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认可我们。比如,香巴噶举传承中有一位大德叫唐东喇嘛,大家都知道,他是藏戏的标志性大师,有人说藏戏就是他传出来的,但至少藏戏是在他那儿成熟的。今天的藏戏已经成为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可是,还有多少人还记得香巴噶举呢?

这个图片是香巴噶举的资粮田,一代一代的香巴噶举传承上师,像火炬手那样,一棒一棒地把这个智慧之火传递了下来,因此,今天我们才能看到另一种最美的风景。关于她的美我会在后面讲到。唐东喇嘛的一生是非常优秀的,是杰出的标志性人物。除了藏戏之外,他还修建150多座桥。在古代藏区,铁就像黄金一样。他虽然是一代大德,却亲自当铁匠打铁,然后编藏戏剧本,带着他的弟子们演出,筹集经费,用一点一点积累的资金建造铁桥。这个时代多么需要唐东喇嘛这样的人。
 
这几张插图是在座的几个朋友画的唐东喇嘛建造桥的故事。
 
香巴噶举的教法和藏传佛教其他教派的教法是一样的,都来自金刚持。真正构成教派的祖师是从奶格玛开始。奶格玛的成就和莲花生大师一样,证得了虹光身,据说至今仍然不生不灭,达到了最究竟的成就。
 
琼波浪觉在印度的佛教被外道的屠刀扼杀之前,曾多次前往印度求法,拜了一百五十多位上师,传承了大量的文化。后来,这些都成为香巴噶举非常丰富的教法。但在最初传承香巴噶举的时候,要求很严,在前七代中,一代只传一人,就像禅宗一样。所以,她的法脉很多人不知道。
 
在座的很多朋友知道藏传佛教有五大金刚法,比如密集金刚、玛哈玛亚金刚、喜金刚、胜乐金刚、大威德金刚。这些法脉都非常的优秀,各有优势,而香巴噶举的本尊法是把五大金刚的修法合而为一:在行者的顶仑是密集金刚,喉仑是玛哈玛亚金刚,心仑是喜金刚、脐仑是胜乐金刚,密仑是大威德金刚。琼波浪觉将印度佛教许多精髓的本尊法都囊括在一个仪轨之中。我只能简单地谈一下,因为这部分内容在佛教界是不多讲的,五大金刚分别代表着佛的身、口、意、功德、事业。
 
这是智慧空行母奶格玛,是香巴噶举的传教祖师,她是一个历史人物,但直到今天关于她的记载仍然停留在传说之中,包括在国外的一些资料中,她仍然像一个传说人物有很多谜。然而,所有香巴噶举的瑜伽行者在进入这个法脉后,就会清晰地明白他进入的是什么样的传承。每一个单独的灯泡是不会发光的,只有进入到供电系统后,我们称之为传承,得到传承力的加持后,才能发出光明。所以,传承是非常必要的。奶格玛就是香巴噶举传承源头非常重要而伟大的人物。她的许多著作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有几个偈句。
 
关于香巴噶举的法脉我简单地介绍一下。香巴噶举和其他教派有的不同之处是,整个教法的体系性非常强,除了我刚才说的五大金刚合修法之外,她像一棵树,有六个根:脐火暖乐、幻身修法、梦光修法、光明修法、迁识法、中阴成佛法,这六个根深深地扎在智慧的土壤之中,她的树干是光明大手印。直到今天,并于光明大手印许多人还并不了解,明天我会在香巴噶举文化论坛中专门讲一讲什么是光明大手印。香巴噶举教法的树枝是三分支法:上师法、本尊法、幻化法;树花是红白空行母修法;树籽是身心无死无灭教法,就是在一棵树中融合所有教法,使之体系化。
 
这是五大金刚坛城,我们的本尊法叫《奶格玛五大金刚法》。除了这些教法香巴噶举还有很多密法,其中有幻身大灌顶、空行五教、大手印盒也被称为宝盒,关于宝盒很多人还不知道。前段时间从印度来了一些人找我,想从我这儿得到完整的香巴噶举教法。此外还有,《尼古六法》、《幻身道》、《不死幻仑》、《四过》、《转为道用》、《大黑天》、《胜乐五尊》、《亥母密修》、《观世音》、《摧破金刚》、《金刚手》、《不动尊》、《三身自现》等等很多,因为琼波浪觉从一百五十多位大德中把各种法脉都传承了下来,并且一同汇入了香巴噶举的智慧大海,也汇入了藏传佛教的智慧大海。宗喀巴大师就曾向香巴举的僧人学过法。
 
然而香巴噶举却正在被历史湮没。其原因是,第一,强调口耳相传,不注著书立说;第二强调出世密修,很少借政治的力量,这是当代宗教传播的忌讳。在宗教界也许认为这样很好,但宗教传播学上这是忌讳,传播必须借助政治的力量。香巴噶举历代大德有很多著作,都以手抄本的形式流传,很少印刷。我著的《大手印实修心髓》是香巴噶举国家公开出版的我所知道的第一部作品。香巴噶举中没有诞生过像宗喀巴大师这样伟大的人物,我所说的伟大的是从佛学家角度出发的,而不是成就者角度。香巴噶举的成就者很多,但没有佛学家,或者说没有影响巨大的佛学家,这在佛教内部也是很大的忌讳。因此,佛教的“教”和“证”是佛教的两个翅膀,缺一不可。香巴噶举的“证”非常优秀,宗教礼仪、宗教体验非常之多,但“教”的部分只有在你进入这个传承之后才会知道,不进入就无法了解。所以,当社会科学界想研究香巴噶举文化的时候,因为进不去而无法研究。为此,她走不进主流媒体、主流文化的视野,而且在现代的很多著作中,谈到香巴噶举的时候也都是寥寥几笔,似是而非,都说湮没无闻了。今天的香巴噶举已经构不成教派了,只能做为文化和教法传承下来。

香巴文化走出尘封历史(二)

那么,香巴噶举在过去的千年中是怎样传承的呢?她依托其他的教派,比如觉囊派、格鲁派,我的香巴噶举教法的很多传承上师,其实是觉囊派、格鲁派的,以及汉地的某些上师。
 
香巴噶举的宗教哲学集中体现在大手印中,我大概地介绍一下。关于香巴噶举大手印独特的部分,我们明天在香巴噶举文化论坛上探讨。
 
“因大手印”就是每一个众生都有一颗清净的本元心,本来光明,这一点和宁玛派的大圆满很相似。“道大手印”就是当你明白因大手印之后,大手印教法还有台阶,这是与大圆满的不同之处。除了顿根之人,像大圆满的顿超立断之外,大手印修法还有台阶。我根据传承的教法将它分为十三个台阶——从凡夫一步步走向成就者,身、口、意、功德、事业、学养,将它们一一量化,一层一层地非常清晰地将证得佛果的台阶展示出来。以后我会在未来的著作中将它公布于世。香巴噶举认为的成就,指的不是一种成就。现在很多人认为有了某种感觉——“意”就是成就,但这只是意成就,比如你可能契入了明空。那么你是否得到了身成就?语成就?事业成就?功德成就?学养成就?学养代表的就是佛教里“教”的部分。任何一个人在某种机缘成熟的时候都可能契入明空,但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成佛。因为除了明空之外,必须要有智慧,就是在那种状态下,同时俱足法身、报身、化身和五智,三身五智同俱,才是真正的光明。如果其中缺少一点就错了。香巴噶举认为的成就必须有这六种。

“果大手印”就是通过道大手印,证得了六种成就,成为真正的证悟者。任何一个证得了某一种觉受后,但仍然非常愚痴、狭隘,充满了贪婪、仇恨的人都不是成就者。成就必须是身、口、意、功德、事业、学养,同时俱足三身五智,并且在每一个当下都不离开这些,才是成就。缺一种就不是成就。《楞严经》中讲过五十阴魔,里面就有很多跟现在的藏传佛教界中某类人追求的一些东西非常相似。为什么?因为如果修行人追求某一种觉受,哪怕是殊胜的觉受,就会入魔。要知道,人追求的任何东西都是执著,所有的执著都是解脱的障碍。当你执著于空会堕入无色界,当你执著于明会堕入色界,执著于乐会堕入欲界,明空乐都不执著才会成就。所以,关于成就,香巴噶举有非常规范的量化标准。我和我的几个学生曾经到过一个禅宗寺院,非常有名的禅宗寺院,我向寺里最好的修行人请教什么是明心见性,但他却说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想就是无住、无念、无相。我后来发现,他堕入了顽空。当时我没有说,然后我问我的学生,他修行好不好?我的学生说不好,那是顽空。现在人很多人就把顽空、无记、沉默当成了成就。那么你证得的是不是究竟的成就?这需要印证,需要一代一代的上师心心相印,对才是成就。六祖在得到五祖的智慧光明、证得明体之后的无相、无住、无念是成就,没有证得时候的无相、无住、无念就不是成就。一块石头也无相、无住、无念。因此,这个问题实质上需要专门的探讨,宗教界的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还是不清楚。
 
香巴噶举的宗教礼仪也非常独特。宗教有四个要素:宗教哲学、宗教组织、宗教礼仪、宗教体验,缺任何一种都构不成宗教。宗教礼仪非常重要,包括四加行、金刚法都是宗教礼仪。香巴噶举有诸多的宗教礼仪,这个我不详细谈。
 
接着是宗教哲学。其实,香巴噶举的衰微还有另几个原因:她的宗教哲学没有广传于世。由于香巴噶举的智慧之水没有一个很好的杯子让世人去了解,所以她正在被历史尘封。格鲁派有以宗喀巴大师为代表的伟大哲学家、宗教家,宁玛派有以龙软巴为代表的大德们,他们的宗教哲学广传于世,这点非常了不起。任何一个教派必须要有新的东西,要有新的形式去承载宗教哲学、文化,否则必将衰微。这就是释迦牟尼佛为什么说现在是末法时代的原因。因为佛教不能与时俱进,就必然衰落。过去的香巴噶举就因为只是单纯的注重修证,单纯地闭关,所以世界无法知道她,她虽存在过却等于没有,因为世界不知道。传播学告诉我们,当你有一种智慧、有一种思想,有一种行为,而世界不知道的时候就等于没有。思想是什么?一个一个的念头,很快就过去了。行为是什么?行为是记忆,很快就消失了。一个小时候之后大家去睡觉,现在就变成了记忆,记忆是什么?记忆是幻化的,所以世界是一个幻觉。那么,要是没有一种文化将这些定格下来,你的明空觉受也罢、智慧也罢、利众的行为也罢都将变成记忆,很快消失,你追都追不到。因此,必须从香巴噶举衰微之中明白,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第二,宗教组织。香巴噶举没有组织,这很可怕,而且当代一般不允许建立组织。那么没组织怎么办?就要用文化产生巨大的凝聚力。现在国外有很多这样的宗教团体,比如马丁路德就在非常严格的天主教组织中进行文化改革,然后形成巨大的社会文化现象,岁月的风无论如何吹都无法将它吹灭,它的影响甚至超过于天主教。不论是香巴噶举还是藏传佛教的其他教派、优秀文化都需要这样一种传播。当法律法规政策不允许建立严密组织的时候,文化的力量甚至比有形的组织力量更为强大。现在的基督教就是这样,有无数的大师在研究基督教,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绕过基督教,基督教已经成为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没有组织却有无数的组织。另外,还需要与时俱进。
 
那么,今天为什么会出现新香巴人呢?现在,香巴噶举现在国内外还有传承,那么他们修炼的形式是什么?千年前的形式。好不好?好,现代人能修吗?修不成。我在明白之后用了十二年,不是不明白之后,才完成了最终要求,而且是出离的修,不是早晨的时候修一下,而是一天四座,一座三个小时,有时候是每天修二十个小时,只有二至四小时的睡眠时间。这个时代的人不可能这样修了,没有人会这样修。因此,你的宗教礼仪也罢、教法也罢,不能适合这个时代的生活节奏,就必然会被淘汰。更为可怕的还不是这些?比如现在的某些香巴噶举修行人用汉字去按藏音翻译仪轨,再让汉人去念诵,鹦鹉学舌一样。这样就脱离了佛教的初衷,完全使仪轨变成了口头的念诵,这也是衰微的原因之一。任何一个宗教中,如果找不到能适合当代人,比如喝茶,像日本的茶道,把喝茶和悟道结合在一起,茶禅大师在品尝当下茶味的感觉时,和我们追求的明空很相似,这也是一个入道之门。日本人就是这样对佛教进行了改革。其实大圆满也罢、大手印也罢都非常适合这个时代。另外,香巴噶举还有非常优秀的普世性部分,比如空行佛国、密严刹土等这些藏传佛教共有的财富,为这个时代提供了另一种精神的可能性。

香巴噶举的当代现状是怎样呢?我分为四种,第一种是传统的高僧大德,国内外都有,包括四川的某些地方也有,他们在密修。这是香巴噶举非常伟大的火炬手群体,把智慧之火传递了下来;第二是迷信者、迷茫者,这类人在所有教派都有。我非常尊敬张炜明先生写过的一篇文章,是对藏传佛教的某些现状进行的调查,他的调查结果我也深深的认可。这个时代有很多现象已经让我们感到很遗憾了。有些人是迷信、盲从,只追求福报不求解脱;有些想追求解脱却不知如何解脱。后来,我遇到了一些人,他们修了十几年,我问他们为什么修?他们说我想解脱。我问他们如何解脱?佛教的解脱原理是的什么?他们不知道。我又问为什么这样修炼就能解脱?为什么达到那种境界就叫解脱?他们不知道。不知道就不可能解脱。能够清晰地知道解脱原理以及如何解脱?用哪些方式解释?适合你的修行方式是哪种?知道的人非常之少,甚至包括一些上师。他们仍然盲目地将某种二元对立当成解脱,包括一些很有名的人把往生当成成佛、解脱。解脱的本意是什么也束缚不了你,绝对的自由才叫解脱,包括证到的大圆满、大手印都束缚不了你时,才叫解脱。如何证得这种境界?每个佛教教派内部有不同的途径,但每个教派必须明白怎样解脱,不明白就不能解脱。


 香巴文化走出尘封历史(三)
 
香巴噶举的信仰者曾经做过很多事情,比如建金顶、修建香匈寺。香匈寺是香巴噶举的祖庭,现在只有六个僧人,这六个僧人在做什么呢?在做经忏,念经超度。他们知道香巴噶举吗?不知道。这是香巴噶举的祖庭。对此,我们进行了文化抢救,投资了近百万元,包括传承文化、修建寺院。另外,我们对其他教派也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支持,包括拉则三大寺、拉布伦寺、毛尔盖寺、塔尔寺等寺院,都进行了广泛的供养,总数至少在六百万元以上,包括向这些正信寺院的很多僧人在生活方面的供养。其中,夏琼寺,众所周知是宗喀巴大师的道场,它的金顶是香巴噶举信仰者用三百万捐献的,以此向宗喀巴及其教派表示尊重。虽然直到今天,香巴噶举自己的道场仍然很少,但我们觉得别人好,我们就好。还有向藏区捐药、向藏区的孩子捐图书、放生。其中有一个僧尼,她放生了五百亿。

(图片)这个图就是夏琼寺的金顶,虽然这不是香巴噶举的道场,但我们还是向这种文化表达出了敬仰,并告诉世界别人好就是我们好。

(图片)像这些都是对夏琼寺供养的很高大的鎏金佛像。

因为某些原因人们对藏传佛教产生了诸多的误解,于是血雨腥风。我曾带着一群学生到上海,在上海复旦大学、上海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上海图书馆、东方网进行十天的巡回讲座,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给整个上海带来了清凉。其中包括演讲、对话、作品研讨、现场访谈、电视专访等一系列活动。中国新闻网、新华社、新浪网、腾讯网、凤凰网及很多纸媒都对此进行了报导,叫“西部文化走进校园”或“大手印文化走进大上海”。许多人在问大手印是什么?当我告诉他们什么是大手印的时候,他们非常欢喜。朋友们,在你们的资料袋中两个碟片,其中之一就是我在上海图书馆的演讲,题目是《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灵魂的滋养》。藏传佛教是不是西部文化?是典型的西部文化。我们为什么要用佛教文化的名相呢?为什么要用藏传佛教的名相呢?为什么要用噶举派呢?为什么要用格鲁派呢?我们不要这些标签,这些都属于人类的善文化,都属于人类的文化滋养,不要给自己带上镣铐。这个舞台非常大,当你走出那片树荫地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是你的,整个太阳都是你的。

(图片)这是复旦大学的讲坛,克林顿曾在这里演讲过,叫星光讲坛。这是非常著名的批评家陈思和教授,他是复旦大学文学院复院长,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国内外第一流的批评家,中国文学史就是他写的。

(图片)这是在同济大学图书馆门口前,我和一些朋友、读者、听众的合影,包括国外华人。

(图片)这是我在上海图书馆的讲座,题目仍然是《挖掘智慧的宝藏》。

(图片)这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读者在知道这个我演讲的消息后,专门来到上海,听我的讲座并与我合影,包括新加坡的、新疆的、浙江的、山东的、河南的、广东的等等。

(图片)这是上海图书馆的听众来请我签名,有些人说,雪漠,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于是很多人把我当成了朋友,包括一些学者。他们很需要这种文化,只是我们不给他们罢了,或者我们不要贴让人反感的标签,直接给他们智慧之水,解除他们的干渴,清凉他们的心灵,浇息他们的热恼就可以了。

(图片)这是在上海大学,坐在我旁边的是上海大学文学院院长王光东。

(图片)在东方网,我和庄英豪、田川在进行对话,整个东方网直播的反映非常热烈,网友提出的几百个问题根本没办法解答;

(图片)浙江大学总裁班请我去讲大手印,题目为《大手印文化与企业管理》;

(图片)这是美国KTFS2426电视台,通过国家外交部找到我,然后到我的家乡采访我;
 
这些都在说明,我在大学的讲堂上直接讲大手印,不仅没有人说我在搞宗教,搞迷信,还非常的欢喜与赞同。可见任何的经典文化都需要与时俱进地诠释;

(图片)这么多的总裁们围着我,让我给他们签名,并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对我的某种行为表示了尊敬。后来浙江大学请我去给这个总裁班当老师,但我不需要限制自由的东西,所以拒绝了。当然这是个很好的平台。

(图片)这是在东莞图书馆演讲,讲的是《揭示人性的魔咒》。魔咒就是欲望,就是我们所说的贪、嗔、痴。我们为什么不能换个叫人性的魔咒呢?这本《西夏咒》是我写的藏传佛教香巴噶举中一个僧人通过双修的形式证道的过程,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人民日报等媒体对此进行了报导。后来我明确地表明过,这本书承载的就是大手印文化,就是来自于传统的佛教文化,国家不会反对的。国家反对什么?国家反对见不得人的东西,见得了人的东西国家不反对。因此,我们心怀坦荡,而且我做的一切都可以公布于世,媒体上都知道,没有人反对。当一个教派蝇营狗苟、见不得人时就怕反对。有很多教派的群体依然迷信,用二元对的一些莫明其妙的说法,进行功利化运作的时候,就是见不得人的。

(图片)北京东城区图书,我讲的仍然是佛教文化。
 
(图片)这是人民大会堂党委厅,我讲的题目是《文学的不朽》,我将佛教的子母光明会换了一个名字,换了一个话语体系。

(图片)这是在新浪网。

(图片)我是亚运会火炬手,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认可我。在羊城晚报上有一个媒体叫139说客,我被139说客评为最有影响力的作家。所以,他们选了我,让一个甘肃的作家去东莞传递亚运会火炬。注意,这是一个象征,说明这个时代认可了我的某种传播形式,他们称我为善文化的倡导者。我不是教徒,教徒是什么?教徒就是被某一种理念控制了叫教徒,因为这个理念没有成为你的营养而是枷锁。佛教的解脱不需要枷锁而是智慧。这个智慧包括戒律,戒律不是枷锁,戒律是拒绝的智慧、放弃的智慧。我选择这个放弃那个,接受这个拒绝那个,接受定慧,拒绝诱惑,都是智慧。戒律是非常重要的智慧,而不是枷锁。枷锁是迷信的、功利的、狭隘的、肮脏的东西。
 
(图片)我曾到夏琼寺进行汉藏文化交流。他们非常欢喜。
 
(图片)这是夏琼寺开光时的大典。

(图片)这是国内的传播,在国外我也进行了传播。我随着中国作家代表团到法国去,同法兰西学院的院士进行对话。法兰西文学院只有四十个院士,终身制,这个国家顶尖级人才才被选为院士,永远四十个,死了一个,剩下的三十九位院士全票通过再选举出一个。成为院士之后就被称为不朽者,成为法国历史不朽的人。我和其中的一院士进行对话,她讲《文学和灵性》,就是灵修,灵性的智慧。我也讲这个题目,我讲的是大手印文化对概念、对二元对立的破除。场面非常热烈。
 
这张照片右边的第一个是中国作家协会会长铁凝,第二个是中国住法大使孔泉,第四个是我,其他的是大使馆的负责人。告诉大家,我在那里演讲的时候,场面非常热烈,演讲的内容也在资料袋中,叫《文学与灵性》。灵性是什么?灵性是无穷的可能性,非常接近我们说的空性。空性不是什么都没有,空性不是无记、顽空,空性是智慧状态下无穷的可能性,它像是一块水晶可以折射出无穷的光,而不是执著于什么。所以,空性不是某些人所说的麻木的、死寂的、顽空、无记,它是俱足三身五智,能生起无穷的妙用、可能性的一种智慧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可以著书立说讲法,做什么都可以,但心是如如不动的,有如明镜照出整个世界。我就在那里讲这些,法国人评价非常之高,好多人要请我单独到他的家里做客。驻法大使孔泉说,哪有这样的事情,法国人从来不会把一个陌生人带到家里吃饭。他们不知道东方竟有如此的文化。西方人的自由是向外求的,我告诉他们,我去的时候,法国正在罢工,为什么?追求自由。我告诉他们,法国人的自由像月亮一样,需要外面的光明、心外的光明,他们要靠物质、宪法、制度、法律的保障才能实现自由,得到快乐。而东方人追求的不是“月亮”,而是“太阳”,自己就能发光。自己的心灵会发光、会自由、会快乐,就是大圆满、大手印追求的境界,没有任何的条件,不是有为法,而是无为法,是本有的而不是外来的,是发现不是发明。智慧光明是本有的,不是创造出来的,也不是观想得来的。我们追求岁月毁不掉的无为之法,也叫本觉。对此,西方人觉得非常神奇。

(图片)在法国人文学院我进行演讲。

(图片)这是法兰西学院演讲。
 
今天,我把自己的经历分享给大家,意在说明当我们换一个瓶子的时候,就会把智慧之水送到世界各个地方,不仅没有人会束缚的你,而且还会欢迎你。那么,这个世界需要什么瓶子?需要什么形式?如何在给你的小舞台上跳出最美的舞?这需要智慧。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智慧,都有这种展示的可能性。另外,这些还可以表明宗教可以用另一种传播形式,像春雨一样,而不是像暴风骤雨一样,“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文学、文化、美术、音乐都可以,只要你有一颗光明的心,只要你能发出光明,你何必在乎用什么形状的灯泡呢?扁的也能发光,圆的也能发光,只要你点亮它就可以了。当一间房子里面没有光明的时候,我们什么也看不见,当灯光开启的时候,愚昧同时消失。不要在这个之外再找解脱,也不是在安住于明空本觉之外再找解脱。解脱就是破执放下,当每个人能够破除执著、安住明空、安住真心、安住本觉,安住你从上师那里得到的一种智慧的时候,同时就是解脱,只是你不敢担当罢了,只是你不能保任罢了。那么这时就需要修道,需要在行为中让光明放大,充满你生命的每一个时空,到后来不需要光明照耀你,而是自己化为光明,最后连光明的概念也没有的时候叫证果,这就是大手印的无修瑜伽。

为此,我们在这样一种理念下,积极入世,发起了一个工程“西部文化爱心工程”。当我们发现西部文化被现代化浪潮即将湮没的时候,我们去抢救它,不要功利,拯救本身就是目的。有多少力就发多少光,是萤火虫就发出萤火虫的光,是火把发火把的光,是手电筒发手电筒的光,是太阳发太阳的光,抢救它、挖掘它、研究它、弘扬它,每一个教派的文化都需要这样一些人,因为全球化浪潮已经像洪水一般冲过来,基督教正在用国家的力量,用一种现代企业经营的方式,用一种所有的现代人能接受的文化形式,用一种像巨大的像原子弹爆炸的形式传播过来,他们认为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火把。然而,藏传佛教面对的始终是上师,但他们不是,他们的每一个人都是上师。伊斯兰教徒是如何入教的呢?只要当着众人的面念三遍清真言,就是伊斯兰教徒。多么方便,他们甚至允许别人冒充伊斯兰教徒。这个时代已经变了,宗教需要另外一种形式,否则这个蛋糕就被别人切走。因此,新香巴人也罢,香巴噶举文化也罢,希望能对在座的朋友,在座的老师,以及各位高僧大德提供另外一种想法和启发,这种想法也许让大家见笑了,但我觉得可能会对你有些触动。人的生命就那么长,就像一块地一样,当你不种下庄稼的时候就会长满杂草,当你不种下智慧的时候就会被欲望吞噬。我们想方设法在人类的心灵中种下一些智慧的庄稼。
 
谢谢大家!

香巴文化走出尘封历史(四)

听众提问:听到你的讲座,我受益匪浅。我有三个问题,第一,当你说西方推销自己的文化的时候,你也在讲座中推销着自己。这种推销和西方人推销自己的文化不是一样的吗?第二个问题,你说你进行过香巴噶举的实践,那么应该是放下了“我”,但是我发现你一直在说你自己,这是为什么?第三个,你是主流媒体承认的作家,我一直有担心,因为有的作家常常将藏文化融入到作品里,引起了人们对藏文化的误解。所以,很担心你的《西夏咒》也会引起人对藏文化的误解。
 
雪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把我自己一个萤火虫样的光明焕发出来,或许让别人看到还有这样一种发光的方式。这种传播过程的目的不在于推销什么,而是在于让需要这些文化的人知道哪里有这样的文化。当一种文化被埋在地下,而许多人却非常干渴的时候,我告诉他们这儿有一杯水,如果需要你可以来,如果不需要也可以,这叫随缘。所以,今天你用你的观念、思维对这种文化做了解读,很好,这是你的需要,别人可能有别的需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要,都很好。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说我?说我的原因是我没有办法说你,当我说你的时候,你觉得你不是这样。另外我也不能说噶举派别的大德,因为我不能对他指手画脚,我只能解剖我自己,让大家看看我做了什么事情,你们觉得对很好,觉得不对也不要紧。如果觉得好可以做为营养,如果不对可以做为废料。这就是孔子说的:三人行必有我师,择其善者而从之,弃不善者而改之。你觉得我说的对可以听一下,觉得不对,你不要学我。
 
第三,因为你没有读过我的作品。我从来不自以为是的地把藏文化当成标签贴在我的作品里。《西夏咒》里没有一个“藏文化”标签,明白吗?我写的是一个个的灵魂,一个个活着的灵魂,一个个活着的人物的状态,一个个燃烧的生命状态,那里没有藏文化、汉文化、没有西方文化,什么文化都没有,只有人。只有人就是作家,如果有文化就是学者,如果有藏文化就是藏学家,雪漠(的作品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群活着的人在那个舞台上演绎着他们的人生,你觉得某个人好,你可以学他,觉得不好,就避免与他一样。所以,今天的香巴噶举文化仅仅是一个标本,仅仅是另外一种可能。我这儿没有希望从你的腰包里掏钱,也没有希望你给我封官,我把自己毫无功利地展示出来,只是为了一种可能性。假如你觉得我有功利性,那是你的认为,而我不是这样认为。你们可能不知道,今天演讲大厅的租用费二千五百元钱是我出的。本来藏传佛教文化院想要出这部分钱,但我觉得没关系,只要能用一点钱让大家有个交流的机会就很好了。

人是文化的综合体。作家关注在人性、关注人生命本身的时候,他的关注点与其他领域的专家、学者不同。比如,外科医生关注的是人肌体表面,美容师关注的是美与不美,当你追一个女孩子的时候,她关注的是你的外表,她觉得你不漂亮所以不爱你……每一个人的关注点不同,当一个作家关注人性时候才是作家,关注文化的时候就是学者。

听众发言:尊敬的雪漠老师,尊敬的专家学者、各位热爱藏文化的同仁和朋友们,对于刚才那位同学的提问,我想讲我的一点点感想。
 
我们都知道佛依二谛而说法,一是世俗谛,二是胜义谛。当释迦牟尼佛讲法的时候,依世俗谛和胜义谛向众生宣解佛法。释迦牟尼佛曾说过佛有十八不共法,就是佛说我有十八不共法,这十八法是其他宗教不俱备的功德。那么我想请问(刚才提问的朋友),当佛说我有十八不共法的时候,是不是也有对“我”的执著呢?请回答。显然没有,当佛说法的时候,所说的“我”,你要从佛教的胜义谛和世俗谛两个角度去解读,否则你连佛陀都会误解。
 
藏文化属于青藏高原那片热土,她也属于所有热爱这片热土的人们,更属于全人类。藏文化不仅仅是哪些人的文化,只要你心中充满着慈悲,充满着智慧你就掌握了藏文化中最核心的密码。在我的心里,雪漠老师就是一个把藏文化的精髓:慈悲与智慧的火炬高高举扬的人。
 
听完了雪漠老师的演讲,在此献上我深深的敬意。
 
听众提问:我想说下自己简单的感受。雪漠老师你作为一个作家和大手印实践者,有着双重身份,我觉得很好。当我在阅读您的作品的时候,感到很清凉,在进入社会的时候,发现您是我的生命里非常重要的导师。众所周知,藏密非常注重觉受及每一步的修证,那么当无个数个人进入到香巴噶举文化的时候,您是如何实现对他们的关怀和指导呢?
 
雪漠:首先我说下,我是个普通的人,也不是高僧大德,我只是觉得在目前这样一种条件下,许多高僧大德被某些因素局限着,无法发挥更大的作用。事实上,我今天想告诉大家的是,所有的镣铐是自己加给自己心灵的,跟政府没有关系。政府是非常非常需要另外一种适合当代的营养,和谐社会的营养。当你给自己的心中带上枷锁的时候,你会觉得怕这怕那。我们换一种方式,把你的悲心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不要执著于一些名相。宗教精神是人的灵魂,在此前提下,我们为什么不用一种方便法门呢?方便和智慧双运才能解脱。当然我这里说的方便跟藏传佛教教法里说的方便不同。我们为什么不随顺世界众生的根器?为什么不传播些法律法规、人心都能接受的文化呢?我不是在讲法,我只在告诉大家我这样做过,要是你觉得也可以这样做一下,你真正会成为高僧大德,否则你只是寺院里的高僧大德,老百姓不知道你。而且当老百姓看到你贴了那么多标签的时候就吓跑了。不要贴标签。当时代不需要标签的时候,我们不要贴,换一种形式,换一种这个时代需要的形式,换一种文化来承载你的精神,展示你的悲心。让你智慧的火炬照亮整个世界。我只是在与大家交流,我不是上师,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标本,将自己的路展示给大家。曾经,佛陀讲法的时候,就是在告诉大家他走过怎样一条路。我们每个人都走过一条路,当每个人将自己的路展示出来的时候,对于不会走路的人就是一个启发。至于你是不是走这条路,这是个人的选择,我们没有任何的强求,我们只是随缘。我希望更多的人,也像我这样把走过的路,得到的心得与大家分享。
 
我在分享感悟,不是在分享智慧。我没有智慧,也没有愚痴,我是一个平常人,只是眼睛睁开了知道该怎么做,仅此而已。

听众发言:尊敬的雪漠老师,各位高僧大德,各位学友。我听过雪漠老师的讲座后觉得受益匪浅,他给了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启发:怎样使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对接?怎样用现代的信息网络来传播、弘扬传统文化?今天,雪漠老师特别强调不要贴标签,直接将智慧甘露传递给大众,这个非常重要。佛陀讲过八万四千法门,他会对应不同根器的人,讲不同的法,以示方便。所以,今天雪漠老师的一席话也展示了一种方便。
 
其实,各种文化都需要一个旗手,一个榜样,如果雪漠老师仅仅是自己在修,那么他不会成为香巴噶举文化的传承者。比如,他通过他的作品、演讲、文化行,正在把智慧之水进行有效的播洒,我感觉这是大智慧、大方便。我真心地希望有更多的旗手、榜样来担当文化的传承者,因为目前的社会非常非常的需要。现在,世界正在一体化,正在朝着地球村的方向发展,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引起了西方人极大的关注,但我们却对传统文化不在乎。如何能让东方优秀的文化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心灵受益,是当今社会要面临的一个非常紧迫和重要的问题。这是我的一点感想,有不当之处请大家指正。
 
雪漠:谢谢!我还想再说下,我不是大师也不是高僧,只是一个善文化的倡导者。我不是在教训别人,因为我自己仍然有很多习气,比如我是一个作家,写文章也是我的习气,当然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所以,请大家不要认为我在指手画脚让别人做什么事。我仅仅是在倡导,这种倡导对与不对都不要紧,至少是一个启发,至少社会认可了我的传播方式。

听众发言:我非常感谢雪漠老师,因为他给了我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提示,我以前在学习很深的佛法理论的时候,常常不知所措。我曾经看过陈那的《集量论》,说圣者的智慧如果能跟世间的常人的接受力融合在一起才叫作二谛双运。以前我一直没有看懂,今天我听了雪漠老师讲座之后,觉得佛教积淀下来的那么多的宗教哲学是一个了不起的真理,为什么不给我们世间的人一些智慧之水呢?所以,我想陈那说的这些话,在雪漠老师的演讲中体现出来了,因为我真正感受到了智慧之水流到了我的心田。我会把圣者的智慧真正地用于行为之中,并将它做为我的方法与启示。谢谢大家!
 
雪漠:这次藏传佛教文化论坛带来了很多宝贝,但是很多人不知道那是宝贝,包括今天上午王启龙先生的演讲。当时,我让学生马上拍照,因为很多东西很快就过去了。他告诉了我们中印研究院发展的另外一种方式,所以明天我想请王启龙先生到我们的香巴噶举文化论坛里再讲一讲,那么好的内容却少有人听得懂,少有人在意。我非常非常希望他给我们提供另外一个不同的标本,就像我在这儿提供给你们的,至少可以告诉大家还可以这样。所以,我马上让我的学生联系王启龙先生,向他发出邀请。自己的东西自己很清楚,但别人的东西,别人不说我们是不知道的。我们都是在以一个小学生的心态,向世界学习。人长眼睛不是用来发现别人毛病的,而用来学习别人优点的,不是让自己热恼的而是让自己清凉的。如果我们用眼睛来发现别人的毛病而让自己产生热恼、痛苦,那么不如是瞎子。所以,我们用心来学习,用眼睛来发现美,用行为体现美,用生命实现美,让世界变得更美,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如果见到什么都让自己感到痛苦、烦恼、别扭,这就是地狱、畜牲、饿鬼。所以,六道轮回是一种生命状态,一切在于自己的心、自己的眼睛,有什么样的心灵,有什么样的眼睛就有什么样的世界。
 
谢谢大家!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