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雪漠:藏传佛教要做到“九个面对”


   日期:2020/10/25 20:30: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藏传佛教要做到“九个面对”
 
——雪漠在“首届四川省藏传佛教文化论坛”发言

各位高僧大德、各位仁波切、各位老师和朋友,大家好:
 
在这个论坛上,香巴噶举和在座的其他教派不太一样。目前的香巴噶举不再像一个宗教教派,更像是一个文化学派。因为,宗教必须由四个方面构成,第一,宗教哲学;第二,宗教组织;第三,宗教礼仪,即法脉传承;第四,宗教体验。香巴噶举目前没有真正的宗教组织,所以它仅仅是一个文化学派。虽然,藏地有些寺院也有香巴噶举的法脉,但真正的香巴噶举已经与藏传佛教的大海融为一体了。在此,我是以一个作家和学者的身份来研究弘扬香巴噶举文化的,我像这次参加论坛的很多人一样,是一个文化志愿者。所以,我更愿意将当代的香巴噶举称之为“新香巴噶举学派”。
 
首先,感谢四川省藏传佛教文化研究会,他们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这个平台上有无数的珍宝,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发现这一点。对于没有发现智慧的人,就算你把一块金子放在他的脚下,他也会一脚踢开的。因为,每个人的行为,高不过他的心。
 
我想说一点自己的感想,也就是目前藏传佛教必须面对的九个问题:
 
第一,面对世界。当今,已经不是教派的问题了,也不是国家的问题了,甚至不是民族的问题。为什么?因为地球正在危机之中,人类像瓶子里的蜘蛛一样,你咬我,我咬你。但人类不知道再折腾下去,这个瓶子就要毁了。只要掌握核武器或原子弹的任何一个疯子,轻轻按一下核起动开关,人类就灭亡了。当人类在无休止地折磨、无休止地糟蹋地球时,地球也会很快毁灭的。所以,我们现在面对的,再也不是教派、民族、国家,而是人类和世界。我们的眼光应该放在更大的方面,而不是小小的利益集团。
 
第二,面对国家。为什么要面对国家呢?现在前些时西方认为中国构成了威胁。但是,撒切尔夫人说中国构不成威胁,因为中国没有一个能让世界认可的思想、理念和文化,没有一个像基督教那样强势的文明。所以她说,中国对西方根本构不成威胁。当我代表中国作家到西方国家交流的时候,发现他们看中国人,就像我们看非洲人一样。因此,必须要明白,我们的文化是弱势的。那么,我们应该弘扬一种能够代表国家、代表中华民族的文化,并向世界展示我们的文明。其实,西方人非常需要这样的文化。我曾在法国人文学会演讲,内容就是大手印文化的精髓。法国学者感到非常吃惊,他们全然不知中国还有如此优秀的文化。我告诉他们,西方的文明是让人面对外部的,他们的自由是靠宪法、金钱、法律、制度来实现。而我们东方人的自由是靠心灵的明白,靠执著的破除,靠对欲望的拒绝,靠证得自性光明实现的。我们的自由像太阳一样,自身就能发光,我们不是月亮,我们不需要依靠太阳发光。所以,中国的文化必须要传播出去。
 
第三,面对政府。目前很多人一谈到藏传佛教,就会觉得很敏感。我告诉大家,政府敏感的不是宗教本身,而是藏传佛教内部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事实上,藏传佛教中优秀的部分是国家认可的,也是国家一直想弘扬的,比如国家拨大量的款项,对藏传佛教文化和藏学进行研究,比如藏地很多高僧大德,都在国家的政协或其他机构中,担任重要的位置。因此,国家对藏传佛教并不敏感,国家敏感的其实是不能代表藏传佛教精髓和精神的那个群体。那个群体破坏了藏传佛教的声誉。所以,我们在面对政府的时候必须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政策,让藏传佛教文化在国家法律许可的平台上跳出自己最美的舞蹈。
 
去年,我在复旦大学、上海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图书馆、以及同济大学等地方演讲大手印文化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觉得敏感,相反倒使许多上海人感到了清凉。我在人民大会堂常委厅召开的某次文学会议上讲大手印文化精神的时候,与会者也不觉得有什么敏感,他们认为这种精神正是人类需要的精神。因此,我们必须明白在国家法律许可的范围之内面对它,尊重它诸多的要求,在有某种合理限制的舞台上跳出最美的舞蹈。
 
第四,面对社会。现在藏传佛教也罢,任何佛教教派也罢,当你发不出声音的时候,你就是哑巴。你的智慧、诸多哲学思想、文化,发不出声音就说明你没有存在过。所以,我们要像星云大师那样介入社会,面对大众发出自己的声音。社会像一个田野,当你不种庄稼的时候,杂草必然会长出来。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发出自己的声音?不在这块土地上种出我们最美的智慧庄稼呢?因此,一定要面对社会。
 
第五,面对良心。良心是自我修炼的问题,这是佛教真正的精髓。我们要常常看看自己,你能不能坦然的面对自己的良心?你是不是佛教的真正信仰者?你是不是有佛陀那样伟大的人格?你是不是有佛陀那样无私的精神?你是不是能像佛陀那样的放下?是不是有一种大慈大悲。这是宗教的修养,也是我们必须守住的一个底线。不能面对自己良心的人,就不是佛教的信仰者。
 
第六,面对媒体,实现传播。传播学告诉我们,任何一个事件和任何一种文化,当你不能传播出去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个事件和文化不存在。因为它仅仅存在于记忆中,而且很快会消失于无际。今天的这个活动,当你在明天回忆的时候,它就是一个记忆,它和梦的本质是一样的,如梦如幻。所以,当这种精神不能传播出去的时候,这个事件就没有意义。另外,当仅仅印出几十份、几百份的资料来传播文化的时候,它的影响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一定要面对媒体,不要怕。世界也许会误解我们,但当你进入一片光明的时候,当你心中没有蝇营狗苟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所以,每一个人要学会传播,实现传播,让这个火把点亮世界。
 
第七,面对宗教自己。就是对照自己信奉的宗教哲学,看看自己做得怎么样?是否有相应的行为。因为没有行为就没有宗教。所有的宗教哲学,所有的宗教体验,如果不体现在你的宗教行为上的话,那么你就是一个骗子。比如,当我口口声声说要帮助别人,却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爱的时候,那么我就是个骗子。所以,你必须常常衡量自己与教义是不是吻合?吻合了就是信仰者,不吻合就是骗子。
 
第八,面对时代,与时俱进。我们的每一个教派就像一个池塘,里面的水经过千年的沉淀,其中有灰尘、垃圾等各种杂物。要是没有活水,它就会在岁月“太阳”的曝晒下发臭或者被蒸发。那么,如何让这个池塘活起来?方法只有一个:引进活水,让它与大海沟通。当大海的水席卷而来的时候,会冲起池塘里沉淀的垃圾,让这个池塘显得更加的污浊,其中的鱼、鳖可能会有些窒息、难受,但不要紧。因为这时候池塘和大海已经融为一体了,它已经有了无穷的活力和可能性。我们的难受只是暂时的,我们已融入一个巨大的世界。所以,每一个教派,每一个人,只有和人类的伟大存在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实现永恒。因此,要面对时代,与时俱进,引进活水。不要抱残守缺,不要一直抱着自己认为的 “宝贝”,当成自己的私家物品不放。真正的文化瑰宝不属于自己,不属于哪个人,不属于哪个教派,而是属于全人类。
 
第九,面对科学。好多人认为科学和宗教不一样,事实上不是这样的。科学在许多方面都印证了藏传佛教的伟大,只是一些人闭着眼睛看不到罢了。美国科学家做过一些实验,在现代基因报告中也有过许多的例证,都在证明藏传佛教的存在理由。比如,要是有人问:你说藏传佛教的修行可以升华自己,可以离苦得乐,这是什么原因?你能不能回答?其实,科学已告诉我们,只要你按照宗教方式生活和修炼的时候,就会激活本来处于休眠状态的某个基因,平时它一直沉睡着。比如持宝瓶气时,你的生命处于缺氧状态。因为当生命面临危机的时候,生命自我保护功能就会激活这个基因。这个基因主宰着人类的快乐、长寿、健康等等,一旦这个基因被激活之后,那么它就像太阳一样,照耀着你的人生。所以,密勒日巴即使在吃草的时候也是那么快乐。还有,现代科学告诉人类,人类的许多烦恼其实是生理的原因,藏传佛教称之为脉结,科学认为基因的缺陷、染色体的缺陷。那么,只要通过一种传统佛教的训练,就可以修复基因,弥补缺陷。比如一个喜欢发怒的人,在他发怒的时候,血液中必然有一种让他发怒的毒素,也是一种内分泌,而按传统的无上瑜伽修习,就可以做到身心自在。因此,我们一定要面对科学,用现代人认可的科学知识,让更多人接受、认可藏传佛教。
 
文化发展必须与时俱进。佛教诞生于印度,后由历代的文化大师,将其智慧火种引向了中国汉藏两地,分别形成了各俱特色的、丰富的汉藏佛教文化,正如当今的佛教走向世界。正是在一次次地历史转折的冲击下,在阵痛中,佛教文化才传承了下来,实现了与时俱进,成为燎原的智慧之火。
 
阵痛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过程,无数的文化大师及信仰者,都必须承受这种阵痛。事实上,阵痛是打碎,打碎固有的观念、陈腐的意识、障碍心灵自由的壁垒、习惯的理由与借口。文化困境的原因不在于历史遗留下的垃圾,不在于遇到的某些阻碍,一切要反看自身,从剖解自身开始。
 
只有与时俱进,才能实现超越。
 
新香巴噶举学派的出现,便是佛教文化与世俱进的产物。
 
谢谢大家!

(本文由古之草根据录音整理,再经雪漠先生修订)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