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温金柯博士:「不厌生死,不欣涅盘」如何成为大乘共义?


   日期:2021/1/13 21:33: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不厌生死,不欣涅槃」如何成为大乘共义?

一、前言

杨惠南教授于今(2004)年4月举行之『「印顺长老与人间佛教」海峡两岸学术研讨会』发表〈不厌生死,不欣涅槃──印顺导师「人间佛教」的精髓〉,引述包括先师李元松居士和笔者等人对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的商榷,认为:

透过中、印各宗各派大乘佛典的引述和解析,证成『不厌生死,不欣涅槃』这一理念,不但是导师人间佛教的基础理念,也是大乘佛典的共法,真菩萨道的精髓。[1]

承学术会议主办单位昭慧法师,在会后惠赠论文集,并告知其中杨教授的论文回应了过去现代禅的看法。阅后,觉得杨教授此文讨论的佛理很重要,且对我过去的错误有所教正,所以愿意简略谈谈自己的看法,以回馈杨教授的指正。

二、「阿逸多具凡夫身,未断诸漏」属小乘法,非大乘共义

诚如杨教授所说的,现代禅过去表述的思想,与印顺法师不共许的四点中,第三、四点,分别是:「对急证精神的肯定」与「法眼清净的菩萨行,才是大乘菩萨道的真意」。这两个命题是相关连的,尤其后者,涉及的是「何谓大乘菩萨道真义」的问题,这一问题的实质,其实并不是「见仁见智」的宗派立场问题,而是佛教教义史实的认知问题,换言之,是学术问题。因此,这一问题也正是杨教授此文「引述、解析各宗各派大乘佛典」所欲证明的,也是该文讨论的要点。

杨教授此文共四节,论证的要点为第二、三节。第二节引印顺法师的著作及诸经论,说明「不厌生死,不欣涅槃」是中印各大乘宗派的共义。第三节标题为:「为『不修禅定,不断烦恼』辩诬」。

我认为,杨教授的引述与解析,最有价值的部份,在于第三节,引述《弥勒上生经》,说明弥勒菩萨「不修禅定,不断烦恼」,而且「具凡夫身,未断诸漏」。换句话说,过去笔者在接受杨老师访问时,在没有仔细考察思想异同的情况下,凭借自以为理所当然的教理推论,并引用古代禅德的诠释,认为弥勒菩萨已经是「一生补处菩萨」,是「六度即将圆成」的圣者菩萨,已修禅定、已断烦恼,故不须更修禅定,不须更断烦恼,来会通「不修禅定,不断烦恼」,这确实不合于《弥勒上生经》的原意。关于这一点,杨教授过去说我的解释「不合佛典原意」显然是对的。

但是杨教授的论文同时提到了另一个有趣的命题,即是指出《弥勒上生经》自古以来就有究竟是属于小乘经或大乘经的争论;而《弥勒上生经》之所以会被认为是小乘经,关键就在于弥勒菩萨(阿逸多)「具凡夫身,未断诸漏」这样的讲法,被认为不符大乘义。[2]

杨教授虽又引古人的讲法,认为《弥勒上生经》是大乘经。但是笔者必须指出的是,「一生补处菩萨仍然是凡夫」这样的菩萨观,确是小乘上座部执,而非大乘通义。记载部派佛教各派主张的《异部宗轮论》指出:

说一切有部本宗同义:……应言菩萨犹是异生。诸结未断,若未已入正性离生,于异生地未名超越。

其雪山部本宗同义:谓诸菩萨犹是异生。[3]

「异生」即是「凡夫」的同义词,指的是「初果」、「入正性离生」、「得法眼净」之前的众生。《异部宗轮论》是说一切有部论师「世友」的著作,它说明本宗的菩萨观,应有百分之百的可信度。而根据《异部宗轮论》的记载,「雪山部」和「说一切有部」都是由「上座部」分化来的,因此它们共同的部执可视为「上座部」的共同主张。这样的菩萨观,是把菩提树下、金刚座前的菩萨视为凡夫,原因就是认为,当时末后身菩萨尚未悟道,未入正性离生。从此往前推,苦行六年、向外道学习禅定、逾城出家、居于皇宫娶妻生子、从右胁出生、处胎的菩萨,都是法眼未净的凡夫,而骑大白象入胎之前、居于兜率天宫的一生补处菩萨,当然也是法眼未净的凡夫。根据这样的菩萨观,再类推到弥勒菩萨的身上,故说「阿逸多具凡夫身,未断诸漏」。

印度佛教史的常识,大乘佛教的佛陀观、菩萨观,主要是由「大众部」发展来的,而非「上座部」。而大众部的看法,借用演培法师《印度部派佛教思想观》一书的说明:

大众系的学者说,菩萨从初发心修行,直至初阿僧祇劫满,都是凡夫菩萨,当然没有问题,但一进入第二阿僧祇劫,即升格而为圣者,再也不是凡夫了。在初阿僧祇劫中用功修行,目的在自利,「入第二僧祇即名圣者」,是即显示自利的修行已经完成,如果是个专为个己解脱者,到此可说已经没有事做。但菩萨是为度众生,而不是纯为解决本人问题的,所以,进入第二阿僧祇劫以后,还要继续的做一切利他活动。不过严格说来,所谓利他,实际还是自利。因为菩萨最终的目的是成佛,而度生即是达到成佛的主要条件,所谓从利他中完成自利,就是此意。因此他们主张,进入第二阿僧祇劫,即非凡夫菩隆。[4]

对于这样的菩萨观,演培法师的评论是:

大众系等所说,在理论上有它相当的根据,在事实上,有其必然的趋势,如再以后代大乘佛法来看,更可以看出大众系思想的进步,无怪这一系思想,在佛法中,逐渐成为大乘佛法思想的先驱。[5]

由此可见,「菩萨犹是法眼未净的异生凡夫」是部派佛教中较保守的上座部的主张,而不是大乘佛教的共义。

读大乘经的人,不能不注意到一个事实,就是经中所谓的「修行时劫」都不是客观、必然要经过那么长的时间,都可以透过已经觉悟的佛菩萨的启发、教导、加持、救度,而缩短时劫。因此,大乘经典最普遍的主题,就是在前述大众部的菩萨观的前提下,教导学人如何透过般若波罗密多的善巧教导,迅速(提前)通过第一阿僧祇劫的修行,亦即获得清净法眼,成办自利,使能从事第二、三阿僧祇劫利他的修行。就是在这个意义上,大乘经充满了「急证」的精神──至少「急于证得法眼清净,脱离凡夫的行列」。因此,我们才看到,诸大乘经中的菩萨,皆以「法眼清净菩萨为主」,或以教导人们「成为清净法眼菩萨」为重点。这才是大乘经中呈现的共义。

若问:「菩萨是凡夫异生」或「菩萨以法眼清净者为主」何者为大乘佛教的通义?初期大乘经的主要部类,有般若、法华、华严、维摩等。若执持上述问题去探究诸种大乘经,并不难得到答案,也就是后者才对。就以常见的经典来看,如《金刚般若经》说:「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6]如《法华经》说释迦牟尼佛是久远实成的佛,释迦菩萨八相成道只是化身佛的方便示现[7]。如《华严经》,善财童子所参访的菩萨,显然都不是凡夫。大乘经中的诸大菩萨,如维摩诘、观音、势至、普贤、文殊,没有一个不是法眼已净的。甚至弥勒菩萨,在《华严经》善财童子所参访的,居于「庄严藏广大楼阁」、住「菩萨不可思议自在解脱」的弥勒菩萨,乃是十地等觉以上的菩萨,而非「不修禅定,不断烦恼」、「具凡夫身,未断诸漏」的[8]。弥勒菩萨在大乘佛教的信仰传统中,主要的形象应该是十地以上的大菩萨,等同于佛[9],而非「不修禅定,不断烦恼」的具漏凡夫,否则他所说的(教人修定、断惑的)《瑜伽师地论》将不会具有「等同佛说」的宗教权威性。由此可见,《弥勒上生经》说「阿逸多具凡夫身,未断诸漏」的菩萨观,并不是大乘佛教共许的法义,而只通于前述上座部佛教的主张。

值得注意的是,印顺法师也认为《弥勒上生经》「不修禅定,不断烦恼」的讲法,是「声闻学者」的看法。他在《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三章有这样一段话:

部派佛教所传说的菩萨,是不重禅定的。在声闻学者看来,菩萨是『不修禅定,不断烦恼』的。[10]

印顺法师在此书中给「不修禅定,不断烦恼」一语的注脚,即指明为出自《弥勒上生经》。显然,印顺法师自己也把《弥勒上生经》的主张,明确的判为「声闻学者的看法」。

经过以上的讨论,可以看出,以「菩萨犹是异生」为前提的「不修禅定,不断烦恼」,其实并不是「大乘佛教的共义」,而是「声闻学者的看法」。把部派佛教中的上座部菩萨观视为「大乘佛典的共法,真菩萨道的精髓」,恐怕不是大乘佛教徒所能认同的,也不是佛教史的知识所能证成的。

三、「不厌生死,不乐涅槃」是圣者(胜义谛)的心境

杨教授论文第二节引印顺法师的《摄大乘论讲记》,及各种大乘经论,如《大般若波罗密多经》、六十《华严》、八十《华严》、《集一切福德三昧经》、《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大智度论》、《圆觉经》、《维摩经抄》、《肇论》、吉藏《仁王般若经疏》等,指出它们都提到了「不厌生死」这一类的语词。经过这样详尽的经证,杨教授得到一个清楚的结论:「『不厌生死,不欣涅槃』是中印各大乘宗派的共义。」

但是笔者首先注意到,杨教授引用印顺法师的《摄大乘论讲记》的用语,并不是「不厌生死,不欣涅槃」,而是「不厌生死而求涅槃」[11]。「不欣涅槃」和「求涅槃」是相反的概念,不应笼统的加以等同。这引起了笔者的好奇,于是再查阅印顺法师其他的著作,发现又有其他不同的讲法。

《药师经讲记》说:

如于本经,但求免难消灾,人天福报,不厌生死,而以世间欲乐为目的,便是人天乘。[12]

这是贬斥凡夫之「不厌生死」的,指出凡夫之人,如果读大乘经,却「不厌生死」,则将自限于「人天乘」而已。

《青年的佛教》说:

不单发心就算了,要实践菩萨的悲愿,出离生死又不厌生死。[13]

「出离生死」的菩萨即是圣者。这是以法眼清净的圣者菩萨为典范,讲求的是在成为「出离生死」的「圣者」之同时「不厌生死」。由此可见,印顺法师也不是一味只讲「不厌生死,不欣涅槃」的,似乎呈现为一种「立体多层次」的讲法。

事实上,我们观察在大乘佛典中,对「不厌生死」的讲法,的确也存在「立体多层次」的状态。而这里的层次,简要的说,就如前引印顺法师著述所示,包含着两个脉络:一是斥责凡夫的「不厌生死」;二是说明圣者菩萨已能「出离生死」故能「不厌生死」。

否定凡夫「不厌生死」的经证,如《菩萨善戒经》告诫持守「菩萨戒」的人,不应对「不厌生死」的人宣说佛法,否则即非「清净说」:

清净说者,人在高处,己身处下,不应说法,除为病患。心不信者,不应为说。不厌生死者,不应为说。人在己前,不应为说。人覆头者,不应为说。求过失者,不应为说。其余皆如波罗提木叉修多罗中说。何以故?诸佛菩萨恭敬法故。若说法者,尊重于法;听法之人,亦生宗敬。至心听受,不生轻慢,是名清净说。[14]

换言之,「厌于生死」乃是佛教对堪能听受佛法的凡夫基本要求。菩萨不应对不具备基本宗教情操的人说法。在这里,「不厌生死」的凡夫和「不信佛法」、「不敬佛法」的人是被等同看待的。

又如《大方等大集经》指出,初学菩萨由于「不厌生死」,所以经常忘失所学:

佛言:「诸菩萨行安般守意常苦失行,无有不失行。」时诸菩萨问佛:「何以故,我曹作菩萨常苦失行?」佛言:「菩萨不厌生死苦习故,不自觉生死习故,不谛知生死尽无所有,不谛知有佛泥洹道故。」[15]

换句话说,对初学菩萨来说,还是不能「不厌生死」,否则将「常苦失行」,没有进境。

由此可见,凡夫众生与初学菩萨的「不厌生死」,是被大乘佛教否定的。在大乘经中,唯有法眼清净的圣者菩萨才能「不厌生死,不乐涅槃」。法眼净菩萨的「不厌生死,不乐涅槃」,乃是在佛法平等无二智慧的光照下,才能有的表现。

印顺法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文,也是这样解说的:

唯有依因缘的观照中,深求自性有不可得,(照见五蕴皆空),才能廓破实自性的错乱妄执,现证「绝诸戏论」的「毕竟空」──一切法性空,而得生死的解脱(度一切苦厄)。在信解闻思时,就以即色即空的空有无碍为正见,所以,「般若将入毕竟空,绝诸戏论;方便将出毕竟空,严土熟生」。不厌生死,不乐涅槃,成就大乘菩萨的正道。[16]

再来看大乘经的讲法。如杨教授论文所引的诸大乘经中的第一部,《大般若波罗密多经》也强调菩萨能够「以处生死为乐,不以涅槃而为乐也」的前提是因为:「诸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伏断烦恼」[17]。

杨教授论文所引的最后一部中国大乘典籍,吉藏《仁王般若经疏》也说菩萨「以波(般)若故,在生死而不着,则异于凡夫。以大悲故,不住涅槃,异于二乘。」[18]由此可见,大乘以「不厌生死,不乐涅槃」为共义,乃是以般若的内证为前提的。

这样的讲法,才是大乘佛教的共义。如《翻译名义集》说:

入智慧门,则不厌生死,不乐涅槃。二事一故。[19]

综上所述,「不厌生死,不欣涅槃」一语,从大乘经的共义来看,并不是被一向提倡的,而是要看这个「不厌不欣」的人是「凡夫」还是「圣者」?凡夫的「不厌生死」是被否决的,圣者菩萨在般若内证前提下的「不厌生死,不乐涅槃」则是被赞叹与提倡的。用另外一种表述方式来说,凡夫从无明的立场而说的、世俗谛的「不厌生死」是错的;而圣者从般若观照的、胜义谛的「不厌生死,不乐涅槃」才是被肯定的。杨教授在论文第二节广泛引述的「中印各宗各派的大乘经论之文」,都应作如是解。

现在的问题是,杨教授主张的「不厌生死,不欣涅槃」,是从凡夫「执有生死、涅槃之隔别」的世俗谛来说的?还是从圣者「生死涅槃平等无二」的胜义谛来说的?若是前者,那么,这不但不是「大乘佛典的共法,真菩萨道的精髓」,甚且还是大乘佛教所斥责的。

我们注意到,杨教授似乎更强调「凡夫菩萨」,其菩萨观近于「菩萨皆是异生」的上座部佛教,那么它和「以圣者菩萨为主体」的大乘佛教,双方对于「不厌生死,不欣涅槃」这句语,在胜义、世俗二谛不同语言的脉络下,会呈现相反的意义。

仔细想来,「具凡夫身,未断诸漏」的菩萨,坚持「不厌生死,不欣涅槃」,直到最后才在菩提树下悟道,这样的「成佛之道」既然有「说一切有部本宗同义」和《弥勒上生经》等作为经典的依据,就可以说它「持之有故,言之成理」;但若说它是「大乘佛典的共法,真菩萨道的精髓」,则恐怕是不符大乘佛教诸经典的。

四、结语

回顾笔者过去几年与佛教界相关的讨论,笔者认为,杨教授在这里所提出的,以《弥勒上生经》「阿逸多具凡夫身,未断诸漏」、弥勒菩萨「不修禅定,不断烦恼」,可说是成立「凡夫菩萨论」最强而有力的经典根据。唯一可惜的是,这样的讲法,其背后预设的菩萨观,是声闻上座部的看法,而不是以大众部菩萨观为基础的大乘佛教的共义。

除此之外,笔者发现,上述的「阿逸多具凡夫身,未断诸漏」菩萨观,置于公认的大乘佛教的佛菩萨观中,必然发生其理论的内在矛盾。这从杨教授论文的最后一段,竟又承认有「圣贤菩萨」和「佛菩萨」[20]的说法可以看出。

如果连当来下生成佛、一生补处的弥勒菩萨都是「具凡夫身,未断诸漏」,那么,就不可能有法眼清净以上的「圣者菩萨」和「佛菩萨」,而只能和前述上座部的主张一样:「菩萨都是异生凡夫」。杨教授在这一关键问题上前后不一贯、理论有其内在矛盾,是必须指出来的。

杨教授强调「『不厌生死,不欣涅槃』这一理念,不但是导师人间佛教的基础理念,也是大乘佛典的共法,真菩萨道的精髓」,显示杨教授还是推重「大乘佛教」,把「人间佛教」归属于「大乘佛教」的行列。然则,经过前面的讨论,大乘佛教的共义,清楚地呈现为:「法眼净菩萨的『不厌生死,不欣涅槃』,才是大乘佛典的共法,真菩萨道的精髓。」印顺法师在〈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一文中明确地指出:「佛法的究竟理想是解脱,而解脱心与利他的心行,是并不相碍的。」[21]透过般若波罗密多的修习,确证生死涅槃平等无二,了知「无生死可离、无涅槃可证」的解脱者,才有资格说「不厌生死,不乐涅槃」。而在这之前的凡夫,应警惕生死可怖、人身难得,以精进心,急求净法眼。

我们不应忘记,根据《金刚般若》等大乘经,大乘佛法所谓「度众生」其核心定义是「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的意思,而不是其他的慈善事业。从世俗谛的角度质疑涅槃的价值,主张凡夫的「不厌生死,不欣涅槃」,其结果可能是反佛教、非佛教,或导致佛教俗化、浅化,亦即如前引印顺法师所说,「落入人天乘」。只有在般若智证的前提下,「不厌生死,不欣涅槃」才能成为大乘共义。

--------------------------------------------------------------------------------

[1]杨惠南,〈不厌生死,不欣涅槃──印顺导师「人间佛教」的精髓〉,《「印顺长老与人间佛教」海峡两岸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集》, A1页,「本文纲要」,2004年4月24、25日。

[2]杨惠南,〈不厌生死,不欣涅槃──印顺导师「人间佛教」的精髓〉,《「印顺长老与人间佛教」海峡两岸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集》,,A14-15页,2004年4月24、25日。

[3] 《异部宗轮论》,大正49.16a-c。

[4]演培法师,〈部派时代的菩萨观〉,《印度部派佛教思想观》,台北市,慧日讲堂印行,1975年1月,76页。

[5]演培法师,〈部派时代的菩萨观〉,《印度部派佛教思想观》,台北市,慧日讲堂印行,1975年1月,77页。

[6] 《金刚般若经》大正8.749a。

[7] 《妙法莲华经》卷5:「一切世间天人及阿修罗,皆谓今释迦牟尼佛出释氏宫,去伽耶城不远,坐于道场,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善男子,我实成佛已来,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劫。」(大正9.42b)

[8]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34,大正10,817c-819a。

[9] 《瑜伽论记》卷35:「西方诸师更释云:弥勒即佛。故弥勒为无着说十七地及四种摄,即是佛说摩呾理迦也。」(大正42, 707b)

[10]释印顺,《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三章,143页,台北,正闻出版社,1981年5月出版。

[11]杨惠南,〈不厌生死,不欣涅槃──印顺导师「人间佛教」的精髓〉,《「印顺长老与人间佛教」海峡两岸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集》,A7页,2004年4月24、25日。

[12]印顺法师,《药师经讲记》31页。

[13]印顺法师,《青年的佛教》97页。

[14] 《菩萨善戒经》卷3,大正30,978b-c。

[15] 《大方等大集经》卷60,T13,406b。

[16]印顺法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佛法是救世之光》,203页。

[17]杨惠南,〈不厌生死,不欣涅槃──印顺导师「人间佛教」的精髓〉,《「印顺长老与人间佛教」海峡两岸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集》, A8页,2004年4月24、25日。

[18]杨惠南,〈不厌生死,不欣涅槃──印顺导师「人间佛教」的精髓〉,《「印顺长老与人间佛教」海峡两岸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集》, A11页,2004年4月24、25日。

[19] 《翻译名义集》卷5,大正54,1141b。

[20]杨惠南,〈不厌生死,不欣涅槃──印顺导师「人间佛教」的精髓〉,《「印顺长老与人间佛教」海峡两岸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集》,A25页,2004年4月24、25日。

[21]印顺法师,〈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华雨集》第四册,新竹,正闻出版社,1998年12月初版三刷,52-53页。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站内相关文章:温金柯博士)(五明学佛网相关文章:温金柯博士)  

 温金柯博士:佛陀的师承与超越 

 温金柯博士:六门教授习定论现代汉语译 

 温金柯博士:《杂阿含经》贯珠 

 温金柯博士:《杂阿含经》辨义 

 温金柯博士:台湾居士佛教的展望 

 温金柯博士:佛教徒参政之省思 

 温金柯博士:佛教团体参政之商榷 

 温金柯博士:原始佛教指导悟道的方法--以《杂阿含经》所见 

 温金柯博士:评《新雨》的〈谈龙树的哲学〉 

 温金柯博士:初果退见问题初探 

 温金柯博士:四向四果与菩萨 

 温金柯博士:印顺法师对大乘起源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