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冯冯居士:肝病患者素食、念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


   日期:2011/7/22 0:32: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C先生和C太太经R太太介绍而打电话给我,我和他们在越洋电话中接触过,并没有直接会过面。初次通话仿佛是在一九八六或八七年,并没有什么深谈,只是寒暄而已。不过,由于C太太是R太太的多年亲信助理,我对她的印象是较一般来电话的人深刻一点的。广东人尊称职业女性为小姐或姑娘,一般人称C太太为Y姑娘。

  R太太认识我已有十年,她是一位很虔诚的佛教徒,心地非常善良慈悲。她在三十多年前自己靠一架老祖母时代的人力缝纫机做衣服开始,胼手胝足,艰辛经营,建立了一家成衣工厂。经过多年的奋斗,工厂扩展到可以雇用员工数百人,产品之中的高级衬衫畅销西德与欧洲共同市场。

  她的工厂规模不大,但是实力很强,经得起同业竞争与潮流考验,在香港劳力荒缺浪潮的威胁之下,很多工厂纷纷歇业,但是R氏工厂仍然屹立如故,业务蒸蒸日上。因为R太太多年如一日,与劳工在一起辛勤工作不懈,兼且顾及工人家属的福利与教育保健,她甚至于出资送一些工人的子女出国留学,她到医院去慰问工人的生病子女,所以她的工厂员工一致敬爱这位慈祥的董事长。别的工厂不免有时候有罢工工潮,她这一家可从来没有工潮,大家都同心协力生产同谋福利,好像是一个大家庭。

  R太太是一位非常虔诚的佛教徒,她学习佛菩萨的慈悲喜舍,所以她重义轻财多行善举,她的心地善良而慈悲,她爱护员工一如子女,她也没有什么野心要做什么衬衫工业大王,如果她有此野心,她的才能是绰绰有余的。她的最大愿望只是想叫工厂数百员工大家有饭吃,大家都健康,她自己但求学佛念经修行。她早就可以退休,她常常对我说她希望退休下来,在加拿大乡郊静居念经修行。但是,念及工厂一旦结束,数百员工的生活将成问题,她就放不下。而我也常劝她别提早退休,我认为她应该这样维持一座工厂下去;提供生活所需及工作机会给数百员工与其家属,这也是一种布施。反过来说,数百人失业生活无着,那将是一个不幸,也将是社会问题。我认为她维持工厂是对社会与经济都有贡献的。布施与助人都是修行的项目,并不是光在佛堂打坐念经才是修行,毋宁说,布施与助人比打坐更为重要!

  基于相同的信仰观点,R太太与我成为好友,十年来,她的家庭成员与我母子交情越来越亲切,已经好像是亲人一般。她的丈夫R先生虽是一位世家子弟,却毫无纨绔气习。他也是一位苦干的人,自己修剪树木与草地,凡事亲躬而为,上从打扫到洗碗杂务,都不假手于人。他和我也很谈得来,他在十年前,是有眼疾的,视力模糊欠佳,医生束手,在我的劝告之下,他改为吃素食,数年下来,视力恢复,现在已可自己驾驶汽车来访我;不过,我仍不许他在夜间天黑时驾车,只许他白天出来。他天天在家中念经、静坐、修行与劳动,与我是同志,他是很沉默的人,来了只是问些佛理与佛经,或者一些素食的资料。

  R氏夫妇与女儿们,甫来我家,大家同进素餐,讲谈佛经与佛理。谈话当中,有时也提及彼此身边的亲友,我得以知道R太太有一位精明能干,可靠忠诚的助理Y姑娘在香港工厂为她分劳。我从没见过Y姑娘,不过我对R太太描述Y姑娘的形貌特征与个性,也都很接近事实,使得R氏家族很惊奇。我在心情不坏的时候,往往会把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形貌预先速写下来,叫他人惊诧,有时画的是将来访的人,我等候在门口,陌生访客一进门,我就把速写一张张分别送给来人。我的画画得不太差,擅长人像速写,这种急就章的速写,一两分钟就可画成,多少也捕捉得住人物的特征,所以来人看见神似若干的写照,都很惊讶。这种小把戏,我少年时代玩得最多,雕虫小技而已,现在事太忙,很少再开这些玩笑了,实在也不应这样卖弄,所以越来越少这样做。最近一次,是在接见多伦多访客一家人之时,她们偶然提及一位从大陆来的自称有天眼五行遁术与呼风唤雨起死回生神通的“奇人”,我一时手痒,在一分钟之内画了此位奇人的形貌的速写,交给这家人,把他们全都吓了一跳,都说:“太像了!尤其是那双阴森森的眼睛,这是什么神通?”我笑一笑说:“这算什么神通呵,这只不过是我从小爱玩的小游戏而已,你们不妨也请那位有天眼,有五行遁术的奇人也表演一下看看,也许他比我预画得更好呢?”

  Y姑娘的健康有些问题,我也都将预见告诉了R太太,我说我可以看见她的子宫有形成了FIBROSIS瘤肿,即将使子宫移位引起剧痛,预计可能在一年内发展恶化,必须及早请医生割治。另外,我告诉R太太说,Y姑娘的丈夫C先生在半年内将有肝癌。这样胡说八道般的预言一定是会引起人家反感的,我不能不告诉R太太,请她转告她的助理Y姑娘及早医治。同时,我说我知道C氏夫妇都不是信佛的,C先生显然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不过我希望他学习吃素,基督教也有些医院是提倡吃素的,不应视吃素为佛教的迷信。

  工业界与商界人士一般人对于吃素都不习惯,在实行上也有相当大的不便,因为工商界人士的社会接触多,交际应酬频繁,谈生意上饭店,免不了都是吃的山珍海鲜,喝的名酒,抽的名烟,哪有人像我这样请客人吃清水煮白菜和生吃豆芽菜的?我劝人吃素保健,最难劝得动的是工商界人士,他们都说:“不是不想吃素,是做不到呀!”又有些人说:“家里吃饭的人多,孩子多,总不能叫他们都跟着吃素?”其实,这都是决心不够的藉口而已。 Y姑娘和她的丈夫C先生显然也有这一类的困难不便,他们对于我的早期忠告,并未能够完全接受执行吃素,这也是我意料中的事。他们一家,要直到后来隔了相当长久才接受我的劝告,那就是到了有病的时候才找我向我求救。不但他们是这样,可说大多数病人都是这样。很多人看过我的文章,也 有很多人听我讲过吃素的好处,可是,能下决心实行吃素的人真少!

  能做到吃初一、十五两天素,那就已经算是不错的了。等到病倒了,病急乱投医,或者医生束手无策,病人或其家属才打电话或写信来向我求救,很有些病人已经病入膏肓,癌症末期,才来找我。有些人完全不相信素食的治疗功效,却又误认我有起死回生之能,就有不少病人问我:“可以喝鸡汤吗?”“可以吃牛肉吗?”“可以吃虾子吗?”

  素食的最大功能,主要是预防疾病,这一点很多人仍然不能接受,以致于平时不肯吃素,到了病重,也不肯吃全素,劝他们吃素,还得讲条件,非得用肉来烧素菜不可。这种病人很多,我劝他们吃素,他们才吃了一顿“花斋”(半荤半素),就自以为功德无量了,立刻百病消除了。殊不知,素食定必须长期吃才收宏效,一曝十寒是没有用的,哪能吃一顿素就立刻把癌症消除?仙丹也不能一次起死回生呀!实在最佳方法就是平时长期吃素以预防疾病,慈悲心也应平时长期培养,吃长素是对动物慈悲,也是对自己的健康慈悲;吃素种下善因,所可得到的善果,来世的渺茫难测,今生的善报福报是可以预期的,改善了保健,不受疾病之苦,这不就是最好的今生善果福报吗?

  这些显浅的道理,我在每一篇拙文中都说过,不知重复说了多少次,可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有几个人员正听得进去?有多少人下足决心去吃素自救?

  Y姑娘夫妻住在洋场十里的香港,一向接触的都不是吃素保健的人,难免就迟疑不决。R太太时常来往港加之间,每次赴港都会把我的文章拿给Y姑娘看,也会转达我的劝告。但是我知道因缘未成熟,还不能接引Y姑娘一家。我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疾病爆发之时,病人才会来找我,也到那时才会接吃素,进而接受佛法接引。

  我所看到在病人身体内的病是潜伏期的,一般病人不到疾病爆发之时,都不会相信我的观察;一旦病发,惊惶失措,那时才会再来找我。这是一般常情,不独C家为然。找我的病人太多,我应付不过来,太忙,根本没有时间去建立每一个病人的病历卡片,我倒希望自己能做得到,方便日后查询。很不幸地,真是连写作的时间也都给那无数的电话与来信剥夺了,哪有空闲去做什么纪录。常有连络的病人的事件与日期,或许我仍能记得,至于较少接触的病人,我就记不住了,往往连姓名也记不起来,有不少多年未连络的人打电话来:“冯冯你记得我吗?”“抱歉”我说:“真是记不起来了,请恕我记亿不好,请原谅我眼拙。”我是没那种本事的,我记不住数以千计的病人,尤其是那些打电话来半吞半吐不肯自报姓名的人。“你猜我是谁? ”“你看我是谁?”问了她几次贵姓名,也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般地不肯自报姓名的,顶多不情愿地说“我姓陈!”,或者是“我是台北”。

  这种打电话态度,真能叫人啼笑皆非,既不肯自报姓名,又要人为之服务,像这些类的,我更记不住了,我又不是“电脑”哪有那么好的记忆力?

  Y姑娘很好,为了别人而叫我看病,她打过几次电话给我,也都能自己先报姓名,彼此虽无深谈,我也能留下若干印象。我记得这位从未谋面的新朋友,一半是因为她是R太太的助理,一半也是因为她讲话很爽快俐落,不浪费时间,也不为她自己要求什么服务。

  记得大约是在一九八七年末,接近圣诞节的时间,R太太从香港打电话来,她要我为她的两位朋友诊看健康状况,这都是我从未见过面的女子。我在电话上为她们诊断了她们患的病症,也都算是没诊断错误,幸不辱命。我看完这两位妇女之后,R太太说:“Y姑娘的先生感觉到不舒服,住进了医院,医生一时还未查出来是什么病,你可不可以替他诊看一下是不是你曾经预言的那种病?Y姑娘在我身边,你和她讲话好吗?”

  “我记得Y姑娘”我回答:“我也记得我的预言,现在她的先生住在哪一家医院?知道地点,比较容易看。”R太太告诉我C先生住进了在窝打老道 ( Waterloo Road ) 的广华医院,病房号码也告诉我了,这样一来,我可以不必耗费太多能力去瞎找一番。有很多人打电话来说亲人病了,叫我诊看,却又不肯讲病人姓名和住在哪里,这样去找是很费力的。人们以为我能够随时在千百万众生之中立刻找出病人来,那是太高估我的能力了,我可没那么大本事,我觉得,这应该是双方互相信任及合作才可以方便诊断。太高估我或是有意考一考我,那对于病人并没有什么好处,我是不善于猜谜的,没姓没名,没地址,叫我在芸芸众生之中往哪儿去找寻?

  我幼时住过香港与九龙,但是彼时年幼,没有机会自己外出,离开港九已三十多年,也从来未重返旧地一游,对于港九是完全陌生的,新建摩天大楼林立的港九,我只在电视新闻中偶然一瞥,可说是无甚认识,也亏得仍如有尖沙咀等地方,我得以循着尖沙咀码头北上,顺利找到了窝打老道,向东北去,找到了那座颇有历史的广华医院,也找到了九楼一号病房。找寻的过程,费了大约一秒钟,实在是慢,本来心灵识力的“力能”,相当于光速,至于佛菩萨的力能,则十倍百倍地快逾光速,我的凡夫之能,可比不上佛菩萨远甚,竟要浪费那么久的时间才找得到医院里的病人,惭愧极了,想想看,我们祈祷观音菩萨。

  那么也一定有人问我,怎么祈求没有效应呢?我的答覆是:菩萨力能无量伟大,但是不能破因果与业力,各人的前生或今生或多生业力,却不是随便可以用神通改变的啊!所以我们学佛人,要多修善行种善因,积善业。为未来的前程打下善的基础。不可因看不见佛菩萨的幻像而失去善信!

  “啊!我找到他了!”我在电话中对R太太说:“这位C先生是瘦瘦高高的,看来很憔粹,他年轻时代显然是一员游泳名将,参加过运动会的,甚至还可以作渡海泳,现在也还可见有隆起的双头肌与胸肌,大概也仍有时常游泳,身体底子是很好的,可惜被烟酒所害,或者已经戒了,戒得太迟,肝脏已经坏了。”

  “你说得都对,”R太太说:“你看他现在是什么病?是肝病吗?”

  “他肝脏已经有一颗恶性的肿瘤,像拳头那么大,占据了全肝约三分之二至四分之三,每一瓣肝都有了,就是肝癌!”

  “冯冯看见有一颗拳头大的肿瘤!”R太太对她身边的Y姑娘说:“还说是恶性的肝癌!你要不要直接和冯冯讲话?”Y姑娘接过电话和我讲话:“你看见我先生了?你看他的情形怎么样?R太太说你看见他肝脏有癌,是真的吗?我心很惊慌,请你再看看他是不是肝癌?”

  “我看见他肝脏有硬化外壳的恶性癌?我也看见你的子宫移位,子宫壁夹层有纤维瘤,所以你感到很痛,但是你先生比你更痛。”

  “是的,他一直说肚子痛!”Y姑娘说:“是的,我也肚子痛,都给你说对了,不过,我的医生仍未告诉我,我有子宫移位,他的医生和医院也未宣布他有肝癌。医院的医生们是怀疑他有肝病,不过都未有诊断结论,要到下星期才有诊断报告书出来,那么你看我们该怎么办?”

  我说:“催促他们快一点吧!这种肝癌是不能久拖的,你的子宫移位倒还可以拖一拖,因为仍是良性的纤维瘤,我认为应该和医生商量,及早为他动手术割除肝癌,越早越好!”

  “动手术不是很危险吗?”她惊慌地说,本来是很镇定沉着的她,这时候也惊惶失措了:“可以不开刀吗?另外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救他?”

  “他已经到了这样的阶段,我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救他!”我说:“我唯有提议及早为他开刀割除肝癌,不错,开刀是很危险的,他的肝已被癌侵占了大半部,动手术成功的机会恨微,可以说是生还的希望只有百分之一而已,不过,若不开刀,他是完全没有希望再活下去很久的,看来最多还有三个月的生命,或者还更短。”“冯居士!”Y姑娘那么女强人一般的,也哭了起来:“冯居士,你救救他吧:我求求你!”“我无能为力!”我说:“现在能救他的,只有观音菩萨和医生。你为什么不祈求观音菩萨呢?”

  Y姑娘没有回答我,我就说:“现在我说的情形都未得到医生证实,你不如等到下星期拿到检查报告才作决定吧!”“好的,谢谢你,冯居士!”R太太问我:“你看C先生的病真有那么严重?”“是的。”我回答:“除非我是看错了。”

  “C先生一向都很好,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病?”

  “他也有胃肠病,怎么说没有什么病?”

  “都没听见他们提起过,他最近才忽然说肚痛,以为是盲肠炎”

  “那是肝硬化转为肝癌,”我说:“到下星期X光与Biopsy报告出来就知道了。”

  五天之后,R太太与Y姑娘再打越洋电话来,R太太说:“冯冯,你真是神奇!现在已经传遍了广华医院啦!你上星期的诊断,Y姑娘告诉了医生和护士长,那时候检查仍未有报告,现在报告出来了,全部证实你的观察,医生和护士们,还有一些病人,都惊叹不已,传遍了全院,人人都问你是个什么人呢?看来你会忙上加忙了!”“我诊断的时候,医院还未为C先生做Biopsy!”我说:“对不对?”“对!”Y姑娘说:“大家就觉得奇怪,还未做完检查,怎么你就先有结论呢?现在我们不由不相信你是真的有天眼通了!现在真是轰动了全医院,都说你神奇!你怎会就看到的呢?”

  “神奇的不是我!”我说:“神奇不可思议的是佛法,是观音菩萨!是观音菩萨赐给我能力,是佛法修行使我看见!这是人人都可以做得到的,只要笃信佛法,持念观音菩萨,肯吃素修行,肯效法观音菩萨的大慈大悲,肯帮助病人,心生慈悲,观照五蕴俱空,自然就可以产生超能,这些遥视之能只不过是最低的本能之一而已。”

  “我信了!我信了!”Y姑娘说:“我也相信,既然你能看得准确,也一定能救我们的生命,冯居士,我请求你首先要救我先生的生命,你答应我吧!你救得了他,你要我做什么事来报答你,我都全做!”“我没有神通医治癌症!”我说:“我认为你们应该当机立断,需要你们报答什么?你们能行善及放生,就是报答观音菩萨最好的做法了,我也会感同身受的。”

  “我都听从你!”Y姑娘感动地说:“我都会照你的话去做!”

  “那么很好!”我说:“你安心让先生去接受开刀吧!越快越好,不能拖延,须知他的肝脏已经被癌细胞占据了四分之三,现在断非放射线治疗或化学治疗、电疗那些方法所可医治的了!唯一的方法就是把那四分之三的肝割掉,免得癌细胞进一步蔓延到肺叶和其他部份!”“但是,肝脏要割掉四分之三,还能活吗?这手术不是极危险吗?”她惊疑地问。

  “这项手术是极其危险的!生存的希望只有百分之一二而已!”我说:“没有人敢保证这种手术会成功。不过,这种危险定必须去冒险的,因为,若不开刀,可能在短短约两个多用以内就会蔓延全身而死,越拖延,越危险。假如冒险开刀,至少还有一线微弱的希望!这一项冒险赌注,是要由你们自己决定的,在人力上来说,医学已尽所能,一切就要看病人的善业和他的宗教信仰祈祷能不能获得观音菩萨的加持了!假如你们都能虔诚祈求,我深信开刀是有希望获得观音菩萨加持平安的!”

  “也要请冯居士你为他祈祷啊.”Y姑娘说:“我怕我们不够虔诚,祈祷得不到菩萨感应,人家都说你心地纯洁,比较容易和观音菩萨沟通,你一定得帮我先生祈祷啊!”

  我说:“Y姑娘,至诚则人人是赤子:你们诚心拜求观音菩萨吧!功效是人人都有的,当然我也愿意为你们祈祷,安心去安排开刀吧!”

  “好的,我立刻去和医生商量。”她说:“经你这样鼓励,我是决定让他接受开刀了!”

  “一决定了开刀时间和手术室地点,你就打电话告诉我,届时我会来助念!”“你乘飞机来?”“当然不是,”我说:“我是以心力来的。我会入定,以心力来到手术室,为你先生祈祷,祈求观音菩萨加持他平安,我自己自然也以心力尽力去维护他!”

  “你真的可以来吗?”她半信半疑地问,不过她显然是感动欢喜的:“我们怎知道你来到呢?可以看见你吗?”

  “我这样去过很多医院为危急病人助念!”我回答:“当然你们是看不见我的,因为来到的不是物质的我,只是心力,是非物质的。不过,有些病人会感应得到,也有些病人会看见一阵微弱的红光,那是我的光,假如你们看见一阵金光,那就是观音菩萨的慈悲神力射到了!我没有什么大智慧,所以还没有那种大金光,我的金光很淡很薄,红光倒是多一点。我知道你还不能接受,你又何妨姑妄信之呢?总之,你安心让他接受手术好了,我会尽力!”“好的!”她说:“一到开刀日期我就打电话给你!”

  我是在自吹自擂说着神话么?才不是呢!我的红光已经被很多医院病人看见过,很多人告诉亲友说看见我的红光,还有一位美国医生的岳父,也是癌症病人开刀,在开刀最危险阶段,看见红光与金光射来,红光中端坐着一个合掌念佛的婴孩,是我的面貌的。这位老伯病愈后笃信佛法,常在各处佛堂讲述这一段。

  怎么解释呢?是否很荒唐?一些也不神怪荒唐,现代的医学界与超常心理学研究,就发现了有些人在梦中见到远方的亲友,事后知道,远方亲友在那时候看见他出现。著名的例子之一:英国有一个人忽然看见一个好友突然现形警告他“不可乘坐飞往金丝雀岛的班机!飞机一定失事!”他奇怪这个远在美国南方的朋友怎么会突然在伦敦出现,他正想多问,那朋友忽然消失了,他以为这是幻觉,不以为意。但是旋即接到友人的越洋电话说在梦中见到他,也警吉他别坐飞机去金丝雀岛,友人很担心,所以打电话来再劝劝。那位英国人就退了机票,不乘那班飞机,三、四天之后,那班飞机在金丝雀岛降落时与另一起飞的飞机互撞,爆炸大火燃烧,两机乘客同归于尽,死亡多达六百人,成为有史以来最惨重的空难事件!这件实录载于英国心灵学会与刊物。

  人体有电磁闪光,人的脑部神经系统在思想之时,曾产生静电闪闪电光火花,集中精神思想或瞑想之时,电光火花比乎常盛大,这些现象已经是现代医学与科学摄影(例如寇连氏摄影术)所发现及众所周知,也有科学研究发现人在高度集中精神之后可以在眉心位置发射出微弱的光束,射程各人有别。那么,一个赤诚而充满爱心慈悲的修行者,能够将心力光束射出,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神通,更不是违反科学。任何有禅定的修行者都可以做得到这种功夫,也并非只有冯冯所独有的神通,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冯冯的眉心射出微弱的光束超短波,或是指尖射出,亦只是很微弱很低级的,比常人也强不了多少,更无法相比于佛菩萨的眉心放射的毫光那么强大,恐怕远比不上那亿兆分之一呢!凡夫修行如冯冯,心中愿意去救助病人也能集中脑力光束,可见诸佛菩萨的放射大光明大法云不是佛经的夸大了。

  C先先开刀日期的前两天,Y姑娘打越洋电话来告诉了我,她再三请求我:“冯居士,到时你一定来帮我先生啊!”

  C先生也在电话上请求:“冯居士,你来救我啊!”“我一定来!”我回答:“但是,别忘记,最重要的还是病人自己虔诚心中祈祷,呼唤观音菩萨圣号,默念就行,不要惊慌!务必要镇静泰然,在观音菩萨的加持之下,手术必曾顺利成功,也必会平安!”

  C先生回答:“冯居士,有你的安慰鼓励,有你答应来帮助我,我已经心安了,我不再畏惧了!我知道,这一次开刀一定会平安成功,我一定不会死的,你教我吃素行善学佛,我都会去做!”

  “很好!愿观音菩萨佛光照临于你!”

  在这危急关头,C先生夫妇都跪下来,向观音菩萨祈祷,他俩都佩带了我寄赠的观音菩萨圣像。这原是一个由天主教学府出身的天主教信徒家庭,这样的宗教转变,岂非大有因缘?他俩并非唯一改信之人,很多人在看过我的著作之后,也改为信仰佛教。有不少人在危难痛苦之时,由于的劝告与帮助而改信仰佛教及吃素放生行善。我不敢说我有何微劳,只能说是佛菩萨的伟大慈悲感化了人们。我也并没有蓄意叫人放弃他们原有的宗教信仰,我常常对人们说:“假如你信仰观音菩萨,你就向观音菩萨祈祷。假如你信仰天主教,你就向圣母玛莉亚祈祷。你信基督,就向耶稣基督祈祷吧。那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我是佛教徒,我自己是向观音菩萨祈祷的。”我并非矫揉做作,我只是认为有信仰总比没有好些。

  我记得我也这样对C先生夫妇说过,可是他俩说他们要向观音菩萨祈祷,他们要信佛,作为佛教徒,我听了自然是会感到安慰。

  到C先生开刀那天,我关上电话,关上大门,不容许任何人闯关打扰我的入定。很多好奇的来客不知道尊重别人,也不约时间就闯上门来,我门口挂了牌子写着:“闭关中,祈勿打扰!”…来客也不理会,依然按铃求见,往往连绩按铃数十次,或者用力打门,闹得震天响,非要见到我不可,也都是说:“我是从香港来的。”“从马来西亚来的。”“一定要见冯冯。”他们可知道,当我挂出闭关牌子之时,可能正在入定竭力运神去救助垂死的病人?也可能正在一个很严重的关头上,往往我已经出神到了遥远的医院手术室内,在病人身边护持他,却被门铃声和敲门声所打断,而不得不回来温哥华应酬他们这些不干重要的慕名求见者,或看家务纠纷等等闲事。在那种情形之下,我心有多难过:不开门,被人骂是“搭臭架子”,应酬他们,我心却悬念着天边命如游丝的危急病人:我不可能一面陪客人谈玄谈怪,心中同时去出神救人,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只有佛菩萨才有可以同时应付亿兆众生的大能啊!佛菩萨的法力大能才是真正的神通,可以同时向多重宇宙各界接触啊!我只不过是一介小小凡夫,修的也只是凡夫里,有什么功力?

  我是很厌恶世俗应酬的,不幸地被虚名所累,天天日夜要应付许多好奇的人,我宣布闭关都阻止不了他们的打扰。当我闭关入定去帮助C先生之时,就有人上门来不停地按铃,便我不能专心。我知道C先生的情况非常危殆,四分之三的肝脏须给开刀割掉啊!您想该有多危险?

  我必须硬了心肠,不理会门口的来人,任由他在外面把门撞破,我也不出关应酬,我也知来人动了气,几乎把门也砸破了,我也知来人是为了丢了钱包而来叫我找寻的,可是,人命重要呢?抑或是钱包重要?我完全不理会那来人,让他怎么捶门去,我只有更加用力集中精神在香港广华医院去尽力维护那九死一生边缘的病人。门口的来人开了大约二十分钟才悻然离去,他痛恨我搭臭架子,他可不知道我是最平易的人,他更不会知道我在做些什么事。这些打扰,岂不也是魔障么?凡是有法,轨必有魔障的。 幸而他只闹了二十分钟,不太长久,否则我在广华医院就不能安心持念下去了。

  我来到广华医院之时,看见病人已经被注射全身麻醉,那也是很要紧的关头,麻醉药若多了一点,病人也可能会死亡的,这种危险,常有发生,因为病人各人体质不同,接纳麻醉的能力也各别,当来人在打门之时,正是我在病人床边护持之时,我被打门分了心,以致不能全力护持他,幸而他没发生危险,也幸而已有观音菩萨的金光照临。

  病人被推往手术室,我一直跟在他身边,在开刀约五个多小时过程中,我一直为他持念观音菩萨圣号。我看着开刀小组的四位名医生的艰辛紧张手术,还有那两位手术护士怎样传递适用的手术仪器给医生,医生们怎样用刀切开病人的腹部,又怎样用仪器撑住被切开的腹肌,又怎样吸去鲜血,怎样扎住了血管……怎样割除那巨大的肝癌,我用遥视看到是像我拳头大小,近看才知是有我两拳那么大或更大,那肝癌的腐烂与奇臭,那硬化的一部份……真是可怖!我在手术大灯背后的空中俯视,不断地为病人持念观音菩萨圣号。

  足足五个多小时的大手术,医生们额头上的冷汗,护士们的紧张,手术房内的可怕气氛……真是难以形容!烟酒与肉食的百害带来这些灾难给人啊!怎么世人还不醒悟?还不戒烟戒酒,还不戒荤肉?世人不信因果,嗤之为迷信,对于吃肉与烟酒所种下的今世恶因,所获得的今世癌症恶果,这样立竿见影的因果,也不见而心寒警惧么?以事业交际所必需,c先生曾经迷失于烟酒肉食的享受,其实何尝不是自己不明白因果和不知道烟酒肉食的毒害?他要经历这一场痛楚无比的开刀,才开始醒悟,可也总算醒悟了,总比至死仍不悟的人们还是聪明得多。 佛陀教人戒杀生戒吃肉戒饮酒,是迷信么?世人为什么至死仍不觉悟?

  C先生内心是已经明白觉悟过来了,我看见他在生死关头挣扎之时,心念一直在悔恨自己以往的烟酒肉食习惯,他的心在持念观世音菩萨不止,甚至于他在受麻醉昏迷之后,他的意识们在呼唤着观音菩萨。他的太太姑娘在外面伫侯着,她在默念观音菩萨圣号不停,也间接着呼唤我的名字。我看见观音菩萨的圣光罩住手术台上的病人,我知道病人一定得救平安了。

  我陪伴着C先生,他被推运到手术后复苏室去,他也在那边为他持念观音菩萨,直到我认为他已经情况稳定我才出定。而我的门口已经又有一些访客在不耐烦地等候了。他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事,有人问我:“您在睡觉么?”“差不多!”我微笑回答。

  C先生经手术后,自动改为全部素食,而且每人都拜佛念经,变成一位很虔诚的佛教徒,他复原得快,快得使医生们惊异不止。 他后来打越洋电话给我,问我他情况如何,我说:“我很满意你的复原进步情况,你继续持念观音菩萨和吃素行善吧!观音菩萨还将会有新的奇迹给你!”

  “是什么奇迹呢?”他问:“可以预先透露吗?”

  “观音菩萨会让你的肝脏渐渐再生长回到原状!”我说:“你善根很好,夙慧很好 ,肯信佛吃素行善,必会获得善报如是!”

  “可能吗?”他怀疑的问:“我的肝脏,现在只剩下了四分之一啦!”

  “你过半年到一年再去请医生照X光看看!”我说: “你多持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吧!”

  半年多以后,C先生与太太打电话来,感激地呜咽说:“观音菩萨的灵异,真是人不可思议啊上”

  “我知道,你的肝脏逐渐生长还原丁,现在已经长回了一半!”我微笑说:“X光照片显示了,对不对?”

  “对!对!你都看见啦?”
  我微笑:“小意思!”

  “奇迹轰动了全广华医院啦!”Y姑娘说:“真是前所未闻的奇迹呀!真是感谢你!”

  “错了!你们应该说是感谢观音菩萨才对!”

  “是的!感谢观音菩萨!”

  “C先生你应该移民到离岛去,新鲜空气与轻微的步行散步,加上素菜水果,会使你复原更快!”我这样建议:“那岛上清静也适宜念经?”

  “我一定听你的话,”他说:“我从今信佛吃素了!也一定尽力去行善修行!”

  C先生后来住到长州岛去,避开世俗的应酬,肝脏在渐渐重新长满之中!至于他的太太,后来也听从我的劝告,接受了开刀,割除了子宫及其纤维肿瘤,我也一样出神去医院帮助她,不过不是广华医院,而是跑马地的养和医院,她也平安了。现在夫妻两人都成为虔诚的佛教徒素食者,健康是天天改善了,他俩与我也变成了好友,常有电话连络,他俩也开始了帮助别的不幸的癌症病人。我请他们代表我去医院慰问一些向我求助的癌症病人,Y姑娘都去的,并且讲上述的亲身经历给病人听,安慰病人,她变成一位素食推动者,使我很喜欢。

  广华医院的一位女护士长,还有一位医生,和一些病人,因为知道上述的事,他们先后都来信或电话与我连络,请我诊看疾病。至于我的名字在其他港九医院传开来,则是稍后的事,玛丽医院、威尔斯亲王医院、伊莉沙白医院,先后都有医护人员与病人找我。人们可能误以为我真有什么神通本事,其实,我哪有什么神通?我只不过是为病人分析及祈求观音菩萨而已,真正的奇迹还是由于病人本身的虔诚祈祷观音菩萨而获得的,并非我的微劳有与焉。我接触的肝癌病人很多,能像C先生这样幸运的,则尚无第二个,业力及信心不同啊!

  观音菩萨的灵异救苦救难奇迹,我目击的就很多,写也写不完,这不过又是一件比较特殊的个案,可不是么?谁听过因肝癌割除了四分之三的肝还可以生存?肝脏还会重新生长复原?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