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仁焕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净土讲经

大安法师

妙祥法师

印光大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梦参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昌臻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济群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宣化上人:由这个以后,他就尽吃水果


   日期:2019/10/14 10:08: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大乘起信论浅释》

  ◎马鸣菩萨造

  美国万佛圣城讲述于1971年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讲到哪一个地方了?(弟子:讲到……法身菩萨等……。这一段,师父还没有讲。)

  很久和你们各位也没有谈话了,我们先谈一谈话。谁有什么问题,想问的,可以先问一问。有什么想要讲的,可以讲一讲。大家讲完了,再来讲法。(弟子:……)啊!你要听香港的新闻?还有谁有什么问题?他要求,愿意听香港的新闻,不知道有人反对没有?要有人反对呢,我就不说;要没有人反对,大家就都同意这个问题。那么我不知道你们哪一个是要紧。这个问题是不要紧?是愿意听,不愿意听?那我要不问一问呢,假如我答覆这个问题,有人在心里就想:“唉!我不欢喜听这个问题。这个,讲这个做什么!”所以现在,先来先问有没有人反对。

  弟子:我有一个小问题。

  上人:啊!

  弟子:请问老法师,我在看一本书,就是〈大悲咒〉。那一本书前面说了,你没诵这个〈大悲咒〉以前,要诵这个小句,就是让你嘴干净,让你口干净,让你身体干净。这是需不需要?

  上人:那个可以,需要的。

  弟子:需要的?

  上人:可以,这身口意三业清净。不单诵〈大悲咒〉,诵什么经咒,都可以先做这个工作;先清净身口意。还有谁有什么问题?果归是不是和他那哥哥闹过什么意见呢?

  弟子:No.

  上人:No,他有没有什么意见?在一个礼拜之内没有?没有人反对讲香港这个问题?那我现在就讲香港的问题,香港、台湾的的事情。

  在去年,早就预备决定到香港、台湾走一走。因为香港十三年也没有回去了,台湾根本就没有到过。那么这一次,在香港有一点点事情,我想回去看一看,顺路经过台湾。在我一月三十号到台湾;到台湾,大约已经是二月一号了,或者一月三十一号。到台湾是晚间,那么谢冰莹和姚孅的父亲母亲啊,还有周宣德老居士啊,还有这个曹永德夫妇他们,这个徐仪君、臧广恩,他们这一些个人去接飞机。

  这个周宣德老居士呢,他们在那儿等了大约等有两个钟头。姚孅!你记得你们在那儿等有多久啊?(姚孅:一个多钟头)一个多钟头。本来是那个飞机也晚一点,我出来也晚一点。这个周宣德老居士很诚心的,见到我了,从这个,那儿有一个绳子拦着,不准人进来;他看见我出来,那么他就从那绳子底下钻,钻进来就叩头。那么他这一叩头呢,这徐仪君,大约他们也就好几个人叩头。那么听说起来,台湾这个情形是没有的。过去这个法师到这儿,他们都没有什么人这样来欢迎。到了台湾就住在这个志莲精舍。这个志莲精舍是一个居士造的。

  这个居士就是你们第一次五个人到台湾受戒,最后和你们结缘的那个曹永德居士;他的太太信佛,以后她的先生也信佛了。这样子,夫妇两个又很诚心的。那么他太太对她先生说,说:“我信佛,最好你能造一个讲堂,那么家里常常有人在这儿讲经。这样子呢,我觉得这心里就很安慰了。”她这样向她先生说呢,她先生也很发心的就满她的愿,就造一所楼房,四层楼。在这个第一楼是他做生意office,做写字间。第二楼他自己住。第三楼,他的儿子他们住。那么第四楼就做佛堂。这个佛堂大约可以坐得一百二十多个人座位,不太大,有一间睡房。常常请法师来讲经。

  那么这一次,我到台湾,就在这个志莲精舍,在那儿住着。住呢,一开始也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那很清静的,在那儿住。我因为在台湾预备那么十天,然后就到香港去。等住到五天的时候,他们就有人知道了;有人知道,又这个也来看我,那个也来看我:天天都很多人来见我。那么最后第九天上,因为我十号我走了;在九号,他们就要求我在那儿给讲讲开示。就讲开示这天晚间呢,大约有八、九十人来听开示。听完了讲开示,他们又发心请我再回台湾给他们讲经,讲《普贤行愿品》。那我也就答应了。我看他们都很诚心的,跪到面前来请法,所以就答应他们再回到台湾,给他们讲《普贤行愿品》。

  在没有走之前,我在这个台北,到日月潭去参观参观这个玄奘寺,那么又参拜这个玄奘法师的灵骨。这个玄奘法师的灵骨本来是在中国,那么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被日本人给抢去了。在中国这个玄奘法师的灵骨,他也给抢去!这死人的骨头,他也都放不下它!你说这个日本哪!这种土匪的行动,是很可怜!

  那么在日本投降之后,这玄奘大师这灵骨他给抢去了。这又想改过自新,这日本人,所以把这灵骨还给送回中国来;送回中国,他不送到这个中国去,他送到台湾去。那么台湾呢,因为这有玄奘大师的灵骨,所以就修了一个玄奘寺,在日月潭那儿。这是唐朝的高僧的灵骨,想不到到现在这么有价值了,这么值钱了!在台湾,那么成了一个名胜,所以到那儿去参观了一次,在那儿住了一宿;住了一宿,我也没有吃着东西。

  这个果涵呢,和这个徐仪君啊,还有一个姓谭的,叫谭果行呢,哎!他们有福报,晚间吃的很好的斋菜。想不到那么高的山上有那么好的菜。以后一打听,为什么你们预备有那么好的斋菜?他说他们那个地方,每天都要预备现成的这个好的斋菜,不然的时候呢,不知道哪个达官贵人,就来要到那儿吃斋去。那如果没有啊,再就不来了。再就怕这个达官贵人不来了,那么,所以一定要预备,这个斋菜都预备好了。

  有些的寺庙,互相争艳斗丽;争艳斗丽什么呢?斋菜。啊!你的斋菜好嘛?哎!我这儿请一个名厨,比你那儿做得更好。大约这个居士以食为天,谁的斋菜好就欢喜往谁那个地方跑。因为这个,就以这个素菜作为招徕的一个王牌。所谓招来的这个王牌,就好像做生意,我这儿卖的货品最好。这个一般的买东西就都来这儿,都来买。

  那么这些的寺庙,就是以这个斋菜色香味最好,以这个来诱惑这个居士。他不讲,说是哪个地方讲经讲得最好,哪个地方用功最好,哪个地方是真正修道的人;不讲这个,就讲斋菜,以这个斋菜做为第一个信佛的条件了!这是第一个。

  还有一个,有些互相斗这个庙大,看看哪一个庙修得最大、最高,用的材料最名贵。所以有的庙,譬如造得七十尺高,喔!他那个就要造七十五尺。那么你造七十五尺,他要造八十尺。那么看看谁的庙最高,这互相比赛。也没有人比赛,说是看看谁这个神通最大,谁的道德最高,谁的修行啊最好,谁的学问最深;没有人比这个,是比庙大、高,斋菜最好,看着最好,味道最好,比赛这个。养成这么一种习惯。因为这个习惯,我没有这个福报,所以到这个玄奘寺,祇喝了几杯茶。这个斋菜就没有吃着,没有这个口福。啊!这是很可怜的一件事!

  去玄奘寺,回来经过一个庙,叫凌云寺啊是什么。有个忏云法师在那儿,带着大专学生有七、八十人,在那儿修行。给他们讲了大约有二十多分钟的开示;回来就到台中那个佛教莲社,在佛教莲社那儿吃的中饭。这回我有口福了,所以,在那儿也吃过他们色香味俱佳的这个斋菜。

  在我们没到莲社之前,他们都预备好了,我们一下车,他们里边,那个莲社里边就放着一挂鞭炮,炮仗?cracker fire, cracker fire?(弟子:firecracker?)啊!放的一挂鞭炮。我就说了,我说,他拿我当鬼,来赶鬼来了。其实这不是;这是他们欢迎。欢迎啊,还有这种的旧习气,放鞭。那么有李炳南老居士和这个许宽成这个教授,这么有很多人,还有蔡念生,这一些个老居士欢迎,在那儿又给他们这个好像军队似的那些个学生;我一进那个房里他就说:“起立!”啊!就大家都站起来了,像军队那么很有规律的样子,就好像 army似的。我说,你们坐下,坐下!你们不要像军队这么样子。嘿嘿……!那么足见呢,台湾他们对这个学生的训练,都很好的,很有规矩的。

  在那儿吃了饭之后,又回到台北去;回到台北啊,这一次很值得纪念的,我见着一位证初果的人。虽然证初果,但是,这是个钝阿罗汉;是钝阿罗汉,他不会说法,不会怎么样子来教化众生。他就用他这一个样子来影响人。怎么叫钝阿罗汉呢?就因为他智慧不够,没有智慧。但是,这个神通有少少的,有多少他心通。在我没去的前一天,他就告诉他的徒弟,要把那个道路都打扫干净了它。他说明天呢,有一个特别的人来,那么都要预备好了。那么第二天呢,下着濛濛的雨,我上山去见着他;见着他,他很高兴的,讲话就好像忘形了似的。什么都忘了,就像那个小孩子讲话似的,啊!talk, talk, talk讲了很多。但是讲的有的时候都语无伦次,没有什么;不像人作文章,那么作得很顺口的,很容易念的;他不是那样子。

  那么他就对他徒弟讲,说是我们是老同参,好几世的老同参了。我说,好几世,那么究竟几世啊?他说好几世了。我说,恐怕好几劫了吧!啊?我说你,你忘了?你自己要饿死,我给你送饭吃。你记得吗?他说,啊!有!有!完了,他在今生,这个人就在福建住过山;住过山,他住过这个洞。住什么洞呢?住在老虎住的洞。那老虎晚间就回来了;回来,这个老虎眼睛很亮的,看看他,也就走了,也不咬他。那么等一等,这个虎的儿子也回来了,虎崽子回来,也看看他就走了,所以老虎都嫌他没有人味了,都不吃他。

  有一次,他饿了,在山上修行,饿得不能动弹了,以后就爬到那河边上去喝一点水,又吃点草根啊,树叶啊,水果之类的,那么样子,他就没有死。那么由这个以后,他就尽吃水果,所以台湾他们都知道他叫“水果和尚”。

  这个水果和尚,他们都说他会降服鬼。怎么样呢?最初,他到台湾的时候,有一个比丘尼的地方;这个比丘尼不敢住。这因为闹鬼,常常地把这个比丘尼从床上就给撇到地下去,推到地下去。这个比丘尼就想不要这个地方,又舍不得。那么以后他这一个孤独的一个比丘来了。这比丘尼,就想拿他做一个试验品,看看这个比丘怕不怕鬼;就告诉他,说我这儿有鬼,你怕不怕啊?你不怕你就在这儿住,你要怕你就走。他说我不怕鬼,就在她那儿住。住了一宿,第二天就告诉那个比丘尼,说在你床底下那个地方,你刨开,那里边有一个死人在那儿。那么这个比丘尼,就叫人把这个床底下扒开来一看,果然有一个死人在那儿埋着,有一个死尸。那么拿走了,以后就没有鬼了。这是一趟。

  还有,他在那儿有点缘法,这个人就想要拿他做招牌,就给他造个庙,在新店那个地方。你们知道新店?新店那儿造个庙;造个庙嘛,就拿着他来骗钱。他们这个乡下的人,常常拿猪羊啊去上供,到那地方喝酒啊,吃肉啊,无所不为。啊!他一看,这么样子,他就跑了,不在那儿,不要这个庙了;不要这个庙,那么那时候这个周宣德老居士,就想请他回去;他说他不回去。周宣德说,我叫他们来请你。他说来请,他们也不听话的,我不能回去了。他(周宣德)说,不听话,我叫他们听话。

  这个周宣德大约认识军队一个做将军的,就找这个人,指令叫那地方的人,派人去往回请他,说你们不请,这个不行的。那么这个地方这个乡长啊,他们那些个人就雇的轿子,打着鼓,吹的喇叭,这么来欢迎他回去。到那儿,周宣德本来和他说好了,接他回去,但是他们来,他还是:“不用了,不用了,我不回了,我不回了。啊!就说我不回去了,你不要请我了,我不回去了。”那么他也不回去;不回去,那么这一班人又回去了,请不了他回去。以后又是在新店,不过另外一个地方,他又修一个庙;修一个庙,他这个徒弟要接受这个庙,叫他不要管。那么他又站起来就走,也不要了;不要,所以,以后到土城那个洞那个地方去住去。

  那么这个人呢,我到台湾,看见这个人还有点意思。可是虽然有意思,他不会讲经说法。这次,他对我讲,哦!我也没有读过书,也不认多少字。我说,那没有关系,六祖大师还没有读书,不认字,成祖师。你好好用功修行,这可以的。我想要请他到美国来;他说他老了,但是他精神随时都会来的,他说。他什么时候我叫他来,他都会来的。所以,这个水果和尚呢,是有点意思。

  我在台湾,前后大约,头一次十天,第二次又二十六号到十一号,大约两个礼拜的样子。前后,我到他那个山上去过四次。我带人去,去过两次;我自己去,去过两次。那么和他谈,他都很好的,他和我。见着我,不知道他怎么那么欢喜说话?他见到你,也是那么欢喜说话吗?(弟子:没有说那么多话。)他见着我笑得,就像那小孩子笑似的,呱呱那么笑;笑得,啊!他徒弟说很奇怪的,从来没有看见他这么笑过!那么从来没有看见他这么笑过,那么这是这个水果和尚。我看他很有点诚心的,但是台湾这一些个法师都骂他。这些出家人,都说他是自了汉,是哑羊僧,什么都不懂。

  他今年八十三岁了,本来正月初一的时候,他就要走了;要走了,就面都变白色的了。好几天以前,他就告诉他徒弟他要走了。那么初一这天,有徒弟就给他拜年的,最这个什么;他就说就要走了,喔!这面即刻都变白色了,精神也没有了,头也低下了。等完了,他有一些皈依弟子,就又哭又喊地说:“师父啊!你不能走的。现在,你要再住世啊!你走不了的。你不可以走的!”那么他也没有走。他即刻这个又回来了。这是这个水果和尚。

  不过这个水果和尚,这我这么讲,他不高兴人去和他啰唆。你们就以后到台湾想去见他,你不要讲那么多话;讲多话他就要走了。你也不要说他证初果了;你谁要知道他是证果的圣人,他也就要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这个证果的圣人,他就要叫你似是而非的,你认识又不认识。你说他没有神通呢,他又显一点点;你说他有嘛,他又没有。就这么样子,叫你这个人不认识。

  “何以故。本觉义者。对始觉义说。以始觉者即同本觉。始觉义者。依本觉故而有不觉。依不觉故说有始觉。又以觉心源故名究竟觉。不觉心源故非究竟觉。此意云何。如凡夫人觉知前念起恶故。能止后念令其不起。虽复名觉。即是不觉故。如二乘观智初发意菩萨等。觉于念异念无异相。以舍粗分别执着相故。名相似觉。”(注:此处论文缺解释。)

  恭录自《大乘起信论》浅释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站内:宣化上人       执着)(五明学佛网:宣化上人       执着)  

 如孝法师:离境界 去执着 

 刘先和居士:说执着 

 宣化上人讲漏尽通 

 慧光法师:执着 

 慧光法师:「空」的观念也是一种执着 

 慧光法师:成就者无所依止、无所执着 

 宣化上人:听闻读诵《地藏经》能得28种好处 

 慧光法师:「执着」,是对生命的实相,有颠倒的认知。 

 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十)~J 第268经(河流经 

 净因法师:佛教反对任何形式的「执着」吗? 

 达真堪布:认真不是执着,放下不是放弃 

 宣化上人:出家的沙门为什么能断YIN欲呢?外道为什么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