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仁焕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净土讲经

大安法师

妙祥法师

印光大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梦参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昌臻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济群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道坚法师:佛教与中国艺术


   日期:2020/12/26 14:58: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佛教与中国艺术

道坚

佛教传入中国后,艺术成为佛教通俗弘法的重要方式。宣扬佛法通过艺术上的形象思维,以佛、菩萨等的艺术形象,采取艺术夸张的手法,融佛法与艺术为一体,以期达到净化世道人心的完美效果。中国的佛教建筑及造像艺术等逐渐发展,至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华民族文化与印度文化、汉族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相互融合,推进了中国艺术的发展。此时佛教的作用非常巨大。北方佛教重修持,立寺建塔,造像刻碑,蔚然成风。南方佛教重义理,诗歌、绘画、书法及佛寺建筑艺术盛极一时,与北方的石窟艺术等交相辉映。唐代是中国古代艺术史上的黄金时代,佛教建筑、雕像、绘画艺术,灿烂辉煌,登峰造极。到了元代藏传佛教的造像艺术传入内地,丰富了佛教艺术的宝库。

佛教建筑艺术——佛殿、佛塔和经幢

中国佛教建筑艺术集中体现在佛寺建筑上,中国佛寺建筑早期以佛塔为主,至隋唐时代渐以佛殿为中心了。这样佛教建筑主要分为佛殿建筑和佛塔建筑及经幢等。佛寺建筑以木构为主,很讲究艺术效果,以显得清静庄严。寺院大殿的屋顶有出挑的柱头斗拱,斗拱是由斗形木块和弓形肘木纵横交错层叠构成,逐层向外挑出来形成上大下小的托底。斗拱不仅可使屋檐出挑较大,而且兼有装饰效果。屋顶有鸱尾为饰,形式多种多样。柱础有莲瓣,精美异常。顶棚上有藻井,形态各异,上有花纹、雕刻和彩画。殿前有台阶,两侧有回廊、石栏杆、柱子,雕饰精美。整个殿宇是一个完整的艺术品。佛教木构殿堂与固有传统艺术相结合,形成了新的风格,在建筑史上放出了异彩。

佛塔即是建筑艺术,又是雕塑艺术,是集两种艺术于一体的佛教建筑物。我国佛塔建筑分布很广,是中国古代建筑艺术之中的一朵奇葩。佛塔起源于印度,原指坟冢,因释迦牟尼佛的舍利就是安放在塔里,从此成为佛教徒的崇拜对象。佛教初传,也带来了印度佛塔的形象。我国秦汉时代建筑有高楼台榭,佛塔移植过来,与这种传统文化相结合,形成楼阁型塔的新形式。如东汉中叶在徐州建造的佛塔“下为重楼阁道”,顶上“垂铜槃九重”。(《三国志·吴书·刘繇传》)这种重楼是多层木结构的高楼,铜槃也称金盘,也称相轮,是佛塔顶部的装饰,造型非常精美。上为印度特色的圆形塔顶,下为中国固有的楼阁。这种佛塔成为南北朝木塔的基本式样。唐代佛塔则多为八角形平面,并改木结构为砖砌。元明清时代,塔的形状更发展为十二边形、圆形、十字形以及内圆外方、外圆内方等多种,材料则发展到石、土、铜、铁、琉璃等多种,从而显得更加多姿多彩。

经幢是一种带有宣传性和纪念性的艺术建筑。印度幢的形式是在纪念佛陀的建筑物的玉垣(周垣)上刻各种浮雕,也有的是在塔前方左右各树一石,宛如中国长方形的碑,石面上刻*轮、飞天,轮下刻人物和动物的浮雕。我国唐至辽宋时代,建幢之风盛行,有为建立功德而镌刻的陀罗尼经幢,也有为纪念高僧而建造的墓幢。我国的经幢多系石雕也有少数铁铸的,高度不等,形状有圆柱形或六角、八角形,多为八角形。一般由基座、幢身和幢顶三部分组成,幢身刻陀罗尼经文,基座和幢顶则雕饰花卉、云纹等图案以及菩萨、佛像,十分华丽。著名的如唐代末叶造成的山西五台山佛光寺经幢,朴素庄严,是中国艺术之精品。河北赵县城内的赵州陀罗尼经幢,系北宋时建造,全部用石料叠砌而成,高约18米,是我国现在石经幢中最高的一座。幢下为方形石基,台基上是八角形束腰式须弥座,经幢一至三层刻有陀罗尼经,其余各层满布佛教人物、动物、花卉等图案。幢顶以铜质火炎宝珠为刹,轮廓庄严清秀,展现了宋代造型艺术的高度成就。

 

佛教雕塑

佛教雕塑是指寺院和石窟中雕刻、塑造的尊像,以及各种金、石、玉、木、陶、瓷等雕刻的器皿或艺术品,其中以栩栩如生的木雕泥塑尊像为典型。佛教雕塑是佛教艺术的集中体现,主要保存在历代所开凿的佛教洞窟之中,石像不易朽烂,大像不易被破坏,石窟可以久存不坏,由此也称石子窟艺术。

在佛教传入以前,中国就有很高水平的雕塑艺术。如近年在辽西出土的文物中,有五千年前的彩塑女神头像,造型优美生动,其眼珠是用绿色磨圆玉片镶嵌而成,显得双目炯炯,神采飞扬。此外还有玉雕猪龙、玉雕鹄鸟等。到了西汉时代,中国有了大型雕刻,如陕西兴平茂陵西南的霍去病墓前的卧马、跃马、伏虎、卧牛等石刻,风格简朴雄健,浑厚有力,形象生动,富有艺术感。佛教传入中国后,给中国雕塑艺术以强大的刺激,并极大地丰富了中国雕塑艺术的宝库。

中国佛教雕塑约始于东晋时代,如戴逵父子就是著名的雕塑家,相传戴逵曾为会稽山阴灵宝寺作木雕无量寿佛和胁侍菩萨,经过反复修改,三年才完工,造型极为精美,受到时人的赞誉。中国佛教石窟的开凿始于苻秦建元二年(366),沙门乐僔在甘肃敦煌凿一石窟造佛像。后来敦煌莫高窟又发展出一种泥塑艺术。泥塑因涂有色彩,也称彩塑。敦煌莫高窟的彩塑,系以泥和夹紵作成造像,再加色彩,为中国雕塑艺术中的古老工艺,并影响了后世佛教造像艺术。

早期佛教造像以印度佛教为蓝本,如大同云冈的石佛洞,西部昙曜止沿佛像宏大,高达数丈,庄严巍峨,其造像风格与印度犍陀罗艺术和笈多艺术相近似。至于西部小洞多系北魏晚期雕造,飞天削肩瘦长,衣带飘逸,与中部飞天的形象全然不同,体现了中国化的风格。随着北魏从大同迁都到洛阳,龙门石窟也相继在洛阳开凿,至唐高宗、武后而达到顶点。龙门石窟造像躯干颀长,肌肤丰润,比例匀称,形貌典丽,垂眸微笑,温雅敦厚,富于人情味。奉先寺的大佛就是其中最典型的造像,达到了盛唐佛教雕刻艺术的顶点。龙门石窟造像与早期云冈石窟造像相比,更显示出中国传统的优秀民族作风和民族风格。

佛教雕塑对中国传统雕塑艺术的影响是,在内容上由以表现人和动物为主题,变为着重表现佛、菩萨的宗教信仰崇拜;在技巧上由简明朴直发展到了精巧圆熟;在风格上由雄伟、挺秀转为庄严、富丽。佛教雕塑从艺术的角度来说,极大地推动了中国雕塑艺术的前进。

佛教绘画

佛教绘画是佛教引发信仰热忱、扩大宣传影响的一种重要工具。佛画可以形象地传播佛教教义,也可以供佛教信徒礼拜供奉,还可以备寺院殿堂庄严之用。大乘佛教经典特别强调绘画佛像的功德,所以佛教学者往往以佛画为宣扬佛道的第一方便。在佛教画像传入中国之前,中国绘画艺术已有独立的发展,如汉代绘画就已形成朴直古劲的风格。佛教绘画艺术传入中国后,在魏晋南北朝时代,中国画家吸取佛教绘画的技术,推进了绘画艺术的发展。至隋唐时,南北统一,画家们进一步融合了民族传统,使佛教绘画艺术创作达到顶峰。宋以后随着佛教由盛转衰,佛教绘画艺术也渐趋衰落了。

据说汉明帝曾令人画佛,“明帝令画工图佛像,置清凉台及显节陵上”。(《魏书·释老志》)这大概就是中国画家自作佛教画像的滥觞。汉代擅长作佛画的艺术家不多,到了魏晋南北朝时代,善画佛像的画家相继出现。六朝时代,佛画更是绘画的中心,凡能绘画的艺术家几乎都能画佛像。最早的有东吴画家曹不兴,他根据高僧唐僧会带来的印度佛像画本为模本,画出身体匀称的佛像。西晋时著名画家有张墨和卫协。卫协曾综合防治七佛画,据说人物不敢点睛,时有画圣之称。汉代绘画,比较简略,卫协绘画渐趋细密,他的艺术手法曾左右了一时的画风。东晋时大画家顾恺之,也是擅长佛画的高手,他画像时重点目睛,说“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提出“以形写神论”。南朝宋陆探微,学顾恺之画法,笔迹周密,笔势连绵不断。南朝梁代张僧繇,擅长佛画,继承中印度壁画的风格,用浅深渲染的手法,分出明暗的阴影,富于变化,笔墨简练,自成样式,有“张家样”之称。北齐曹仲达,来自中亚,他绘佛画的衣服紧窄,多为印度笈多艺术式样,具有特殊风格,创立了“曹家样”。

唐代佛画,特别的壁画的发展,可谓空前绝后,盛极一时。如名家吴道子,集诸画家之大成,为古代佛画第一人,有“画圣”之称。他曾在长安、洛阳寺观作佛道壁画三百余间,绘画笑谈磊落,洗炼劲爽,势状雄峻,生动而有立体感。因用状如兰叶的笔法来表现衣褶,有飘举之势,人称“吴带当风”。又因用焦墨勾线,略加淡彩设色,也称“吴装”。后世把他的张僧繇的画法并称“疏体”,以区别于顾恺之和陆探微劲紧连绵的“密体”。吴道子的画风,对后来人物画的影响很大。唐代中叶以来,佛教禅宗盛行,禅宗直指人心,提倡顿悟,轻视形式,不重佛像,佛画渐趋衰微。禅宗的超然襟怀,任运旷达的人生哲学,又最易和自然自在、萧疏清旷的山水融为一体。唐代大诗人、大画家王维,耽于禅悦,性喜山水。他的浓淡黑色的山水画,富有诗意,后人称之为“画中有诗”。他改变了中国以往传统山水画的风格,开创了超然洒脱、高远淡迫的画风,对后来的中国画的发展影响很深。唐代佛画内容比过去更为丰富,色彩也比较绚烂,表现的境界也更为宽阔,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此后,佛画更多的融合了中国传统的技法,逐渐不同于印度风格,而且画家的兴趣也不在佛画方面,而转向山水花鸟,这样也就逐渐与佛教内容相脱离,逐渐变为追求美的纯艺术了。

综观中国佛教绘画,大体上可以分为像和图两大类。像主要是佛像、菩萨像、明王像、罗汉像、鬼神像和高僧像等。图有绘画释迦牟尼佛一生教化事迹的佛传图,绘画释迦牟尼佛在过去为菩萨时教化众生的本生图,描绘某一佛经的全部或部分内容的经变图,以及描绘佛教故事图和水陆法会殿堂上使用的水陆图等。这些艺术品大多结合佛教慈悲度世的理念,宣扬佛教伦理道德和宗教学说。

佛教绘画在中国绘画史上的地位是显著的。它不仅在形象上创造了许多典范的作品,新创别开生面的形式,而且丰富了中国绘画的题材。这些题材的内容无疑是宗教性的,表现了积极进取的度世情怀,这就是艺术家们以丰富的想象力,通过佛画表现了生活中的欢乐与苦难、情感与希望,表现了人们的坚强、镇定、忍耐、牺牲等宝贵的品格。

佛教音乐

音乐通过艺术的形象表达人们的思想与感情,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中国古代十分重视音乐的素养,如《孝经》说:“移风易俗,莫善于乐。”《礼记》和荀子的《乐论》都强调音乐的怡情悦性,陶冶心灵,教化人民,改善民心的作用。佛教传入中国前,中国就广泛流行宫廷音乐和民间音乐。佛教传入中国后,为了弘扬佛法,丰富人民对文化生活、艺术欣赏的要求,也十分重视音乐的方便性。中国佛教音乐家们经过长期的摸索和实践,逐渐地熔历史悠久的宫廷音乐、民间音乐、宗教音乐于一炉,形成了以“远、虚、淡、静”为特色的佛教音乐,并成为中华民族音乐的一部分。

印度佛教音乐起源于记述《梨俱吠陀》歌咏方法的《娑摩吠陀》,并依此而奠定声明和梵呗的基础。佛教继承梵呗的歌咏方法而创制伽陀的唱颂方式,释尊弟子跋提比丘、优婆利尊者、目连、阿难、难陀、婆耆舍等进一步发扬光大。据《付法藏传》卷五载,马鸣菩萨“于华氏城游行教化,欲度彼城诸众生,故作妙伎乐,名赖吒和罗,其音清雅哀婉调和”。赖吒和罗是歌颂释尊一代事迹的佛曲。据传后来的龙树菩萨开启南天铁塔,受金刚萨埵的灌顶,诵持秘密最上曼荼罗时,也作带有密教性质《金刚歌咏》等佛教音乐。佛教传入中国后,因音韵等关系,梵文翻译后就难以用梵呗来歌诵了。至三国时代,康居国高僧来到四川,传来伊朗式的佛教歌唱法。直至魏武帝第四子陈思王曹植,对梵曲饶有兴趣,传说曾于山东省东阿县鱼山,采用中国五音阶法结合印度梵呗七音阶歌唱法,创制鱼山梵呗而得到广为传扬,中国至此正式兴起佛教音乐。

至南朝齐竟陵文宣王萧子良,曾“招致名僧,讲论佛法,造经呗新声”。(《南齐书》卷四十《竟陵文宣王子良传》)所谓经呗新声,就是佛教音乐。梁武帝萧衍是虔诚的佛教徒,也是佛教音乐家,他曾制作《善哉》、《神王》、《灭过恶》、《断苦轮》等十余篇佛教歌曲,并以童声演唱。北朝也流行佛教音乐,如北魏佛教兴盛,佛寺众多,“梵唱屠音,连檐接响”。(《魏书·释老志》)屠音就是“浮屠之音”,即佛教音乐。说明北朝佛寺常常演奏佛教音乐。隋代流行“法曲”,即由佛教法会音乐“法乐”发展而成,是西域民族音乐和汉族的清商乐相结合的产物。隋代宫廷还设置“七部乐”和“九部乐”。七部乐名是国伎、清商、高丽、天竺、安国、龟兹、文康等乐。后改清商为清乐,又增加疏勒、康国两部,成为九部乐。九部乐中有少数民族乐舞,也有外来乐舞。天竺乐有舞曲《天曲》就是一首佛曲。这表明佛曲在社会上非常流行,并为宫廷燕(宴)乐所采用。九部乐传至唐代,增加高昌乐成为十部乐。唐代还继承隋代的法曲,搀杂道曲而发展至极盛。据说唐玄宗酷爱法曲,曾命梨园弟子学习,广为演唱。唐代佛教音乐空前发展,一些高僧创作了不少的佛教名曲。如唐贞元年间净土宗高僧少康,“所述偈赞,皆附会郑卫之声,变体而作。非哀非乐,不怨不怒,得处中曲韵。譬犹善医,以饬蜜涂逆口之药,诱婴儿之入口耳”。(《宋高僧传》卷二五《少康传》)这表明中国佛教音乐主要取材于民间而获得发展。来自中印度的高僧善无畏、金刚智、不空等来我国朝觐,印度式的梵呗正式流行中国。

北宋时期,搜集整理和传播民间音乐的工作,从官府艺人转到民间艺人手里。民间艺人在“瓦子”或“瓦肆”里演出。从此佛教寺院里的戏场也就逐渐转移到瓦子里了。但是有的大寺院还有戏台,也举办庙会,仍有音乐活动。元代盛行南北曲,为此后佛教的歌赞所采用。明永乐十五年至十八年(1417-1420),僧人编成《诸佛世尊如来菩萨尊者名称歌曲》五十卷,就采用了中国内地的古典乐曲和流行乐曲三百多首。在明王朝的倡导下,京城一些寺院都有管乐,如智化寺的管乐以师徒相授的方式得以保存至今。

佛教音乐还以俗讲、演唱变文、诵经等灵活的形式,给人以艺术的享受。寺院通过节日活动、庙会、戏场演戏,以丰富多彩的形式开展佛教音乐,活跃了人们的文化生活,使古代广大人民群众获得了艺术欣赏和艺术活动的机会。佛教寺院也是民间音乐的保存者,对保存和发展民间音乐起了有益的作用。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