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仁焕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净土讲经

大安法师

妙祥法师

印光大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梦参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昌臻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济群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一章 打开经典之门


   日期:2023/11/10 8:35: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第一章 打开经典之门
  
  当我们打开佛经,宣讲其中深奥的妙义时,我们也同时随着佛所指示的道而深人进去。佛典的文义是一道门,要通过我们的智慧与体悟来打开,使它内在的核心与我们灵妙的真心相碰击,在碰击中产生活的灵智去照破一切妄想习气,恢复本来佛性的德用。

  佛陀一代时教流传下来极为丰富的三藏宝典,在几千年来引领了众多的行者进入了圣道,同时又通过祖师的发扬,使大道的形像永远保持清新活泼的风格,至今仍熏沐我们这些求道的学子。

  我们这次学习《圆觉经》,是所有根本经典中的根本,这是一部成佛的甚深、微妙的经典。因为学佛真正的目标是成佛,而要成佛首先要信人人本有的圆觉性,进而通过正确的理解圆觉的性质、迷悟、修证、功用等方面的原理,然后再去依解起行,使行行归于圆觉,最终毕竟成就佛道。

  但是佛教到了末法时代,正法式微,邪见纵横。大家都是对佛的崇拜而求保佑与世俗的利益,对佛经仅作知识性的了解,不能消归自性,直接体现。即使修行用功,也全是执著自我,追求外在功能与效果,少有以正定而开发正智慧的。这是一种极为普遍的现象,是依人生世间的欲望而存在发展的世俗佛教,它适应了世俗人的信仰需要,但却无法深入堂奥,得证真正的道妙。

  佛住世时的印度,有九十六种外道,皆依自我解脱为本修行,所以佛以无我解脱的四谛**度至罗汉的化城,再劝发菩提心、行菩萨道而成佛。佛灭后八百年左右,开始是以密乘的方法,先修成天身而再证人佛道,故其离般若正见即落外道。而现在是人间佛教--即以人的五戒、十善的道德行为作为学佛的标准,而进人后世增上、菩萨人生。因此,太虚大师有「人成即佛成」的提法。

  佛法从普遍的存在现象看,是逐渐从圣界走向了天界,而今又走向了人间化。但是其中不乏圆顿根器之人,曾从无量劫来熏入大乘佛法,发心於末法时代自度度人。因此,佛教中仍有禅的正脉的传承,密的无上瑜伽、大圆满、大手印的教授。净土的实相念佛、理事不二的修持,以及台、贤的圆满教观的弘扬,都说明了虽至末法,仍需要提倡明心见性、悟入佛道的法门,为的是使佛道正眼不灭,真实法义不失。用这样的末法中的正法之光,来引导众生心生菩提正信、正见,不断地依正行转化自我执着,逐渐深入佛智而方便利乐。

  依天台宗教来判断佛一代时教,这部经属于华严时所说的圆教。是佛在净土说给已证法身的菩萨听的,所以当时的凡夫、外道、二乘及浅位的菩萨都无法听到这部经。而经中处处提到末法众生修证大乘的问题,这说明就在我们现今的社会上,有许多的发心菩萨正需要通过《圆觉经》来悟修佛道。「发心即佛」、「发心毕竟无有二」。因地中发心,是与果地觉完全一致的。因此,现在诸位能发心听受这部经,信心具足,并能发心依之学修而成佛,必是善根深厚,与佛在经中的咐嘱是相一致的。  

  一个学佛人能在末法时代的世俗化潮流中,把自己摆脱出来,清净不染,正见分明,正念坚固,真实地发心去修无上的大道,才是真正与佛相应的佛弟子,必受十方诸佛的护念,必是末法众生的指路明灯。
黄龙祖师讲:「古之天地日月,犹今之天地日月。古之万物性情,犹今之万物性情。天地日月,固无易也,万物性情,固无变也。道何为而独变乎? 」天地万物没有古今的差别,都是一样的,因此,不要认为《圆觉经》的法门太深奥了,求开悟成佛太难了,应该想到「道」并未改变,我们本有的佛性也没改变,只是世俗的众生依赖物质、享受五欲的心更严重而已,如果能够勇敢地脱出世俗的知见与执着,大道就在平常处呈现出来。

  学习的这部经是一乘佛道,没有三乘及宗派的偏见,是以佛的知见来修习的。从认识上讲我们都是佛,但还是因地的佛,其中有解与证的区别;在修持上讲我们都是菩萨,因为正有漫长的菩萨道需要我们去努力前进,直至宝所;从烦恼习气讲,我们又是凡夫,因为有许多幻妄的习气未完全化除清净,所以有时又有世俗的念头出来。可见我们是佛的智慧,菩萨的行持,凡失的习性结合一体的一个学佛者,只要努力用功,不断深入,一定会解脱凡夫习性,超越菩萨法行,证入圆满的佛道。

  尽管我们现在的发心与解悟的能力还很微弱,这是因为刚刚开始,行持还没有完全相应,许多境界还没透过,所以道用还未全部开发。但我们不能认为力量微弱而说不是「道」,没有作用,「道」是由每秒每秒的智光与德行慢慢扩大并联成一片而来的。悟可以顿开,行却是慢慢地开发,随着解行的相应,道性上的妙用也就不断地显现。因此,最初的发心与承担是最最要紧的。所以学《圆觉经》的人应在内心深处,认识到我心即是佛,现成的佛被无明妄想所迷,成了凡夫、成了颠倒轮回,假如我们真正把佛性与无明弄明白,把无明化掉,开发佛性的功德,就能由微弱而壮大直至圆成。
学习《圆觉经》,最初的因--动机要正确,才会学习好,要把自己投入到经的甚深内容里去,才不会与经义隔开或仅作佛学的一种知识来学习,所以现在的心念应当与经义相一致,与诸佛的心海相应,这样才能使自我从轮回执著中一跃而跳进入大智慧的觉性之海中。

  那么,如何具体地去听闻这部经呢?因为这部经是无上的微妙佛法,是佛果觉的全体流露,是称性之谈,所以听闻的人应当离开一切知见,所谓凡夫贪著的知见、外道心外求法的知见、二乘偏空陕劣的知见、菩萨着相行法的知见,以及宗派与法门的知见等等,应放下一切知见,无心而听,无为而入,自然与佛义打成一片而相应。因此,对于过去的人生经验、各种的知识、虚妄的观念、修持的体会,都不能执着而成对比,或者牵强附会,比量佛义,产生自以为是的妄觉,应在不执着、不比量的情况下,善用一切经验与知识,深入佛智,一一化解,而成为有力的法种,助成佛道之行。

  一个人在读诵或听闻佛经时,能把自心相应其中,实际上已经在修行了,所以不是听完了经以后才去修行。现在把听闻法义、正思、觉境与心行观照相契在当下,即是绝妙的修行,无漏的道智必由此而开显。为什么呢?因为是佛的圣言量的力量,加持了我们的因心,藉佛的智慧之光,使我们凡夫蒙昧之心、颠倒之心、狂妄之心、污染之心、执著之心、散乱之心,顿时休歇下来,自性的心光同时得以照耀,心佛不二,感应道交。这种心佛不二的光明,就是智慧开发的最初阶段,也是佛法里面最圆实的信、解、行的最初阶段,知见无见,信行一致,甚至道的果证也在因心中获得最初一致的刹那顿现。当我们在听闻时有一点点相应的体悟时,证的闪光也就在当下产生了。因为是佛性本具,所以人人都有相应契证的可能,所以信、解、行、证是一体,在圆教里应该是同时显现于行人心中的。

  《圆觉经》是净土说经。那么我们在那里呢?不要以为我们这里全是秽土,要知道我们也在净土之中。十方世界都有净土,因为众生心染所以只见秽土,如果心净了,随处都是净土。但是因为共业、共识的关系,着相的人只见秽土而不见净土,如能超越共业的束缚,打破共识的执取,一一化归自性的净德,那么,当下也就呈现了净土。净土又有理事之分,理属自性清净之无相妙德;事属圣德所示报、化。所以随着修行人的程度不同,福智差异,所见净土也有多层次的安立。如西方净土讲凡圣同居、方便有余、实报庄严、常寂光。其实在我们现在的当下也同时亦具足这四土的。

  如果你在听经时,完全以世俗的眼光去领会,以世俗的道理与习惯去接受,或者觉得这部经深不可测,不是我们能够修习的,最多也只是以「听听经罪业轻」的观点来听,那么这类人就是以秽土心理听经了。假使在听经时,发现了佛、菩萨的广大慈悲利乐之心,真实圆满智慧之境,深悟法义,理解通达,发起真正的菩提之心,努力探索修道之路,内心有一种亲切的觉受,身在秽土、心入净域,虽有烦恼而具菩萨之心,这类人亦凡亦圣,也就是凡圣同居土了。若能进一步用禅定寂静行把见思烦恼断尽,无复三界业行,即入定性的方便有余净土了。空性不可住、不可偏,因为不是佛性的全部,所以偏在空寂处即不见佛性、不显妙德。因此,更应起如幻三昧,普度众生,培养、开发福德、智慧与一切利生的方便差别妙用,于是便成就实报庄严土。直到功行圆满、性相融通,一切清净无碍,即证法界全体的常寂光土了。
我们听经学道的人,就是立足于佛性圆觉本体而开发始觉之智,深入佛法,成就性德。因此,必依各人的智行而成净土的妙境。我们通过学修《圆觉经》,应体会到我们所在的地方就是净土,烦恼的地方就是菩提,生死的地方就是涅槃,一切唯心所现,故心净的人佛土也就清净现前了。

  可见净土是智与理相契、行与证相契的一种自然显现,不是妄想执着来的。像一个没有德的人,就不可能有庄严的相貌一样。人的生活环境及思想观念,所有的相都是德显现的。「能断金刚经」翻译《金刚经》时把人、我、众生、寿者的四相译成四想,四相就是四想而现的,所以在「相」字的下面加了一个「心」字,充分说明我们心想若净,则事相也即转化为净,故净土《观经》中说,心想佛时即现三十二相等,都无非说明一切要归于自心,而不向外求。通过内心的开悟与解脱,一切的妙境与妙用自然都得以开发。禅、密、净都是同样的道理,一切的法门都是证成这个道理的方法过程,其实也都是果乘,是乘佛果的智、德而引人的初心的方便,一旦证成大道,法与境,一一都会归不二,一体平等了。

  所以在这个地方听《圆觉经》,实际上也就是净土的体现。我们通过圣言量,把佛的果觉之智转成因心的觉照工夫。

  《圆觉》是华严所宗,也是禅理所宗。其实密乘的无上圆融妙理,净土的寂光实相,也无不从《圆觉》出而归于《圆觉》。譬如净土宗说六字洪名是万德所归,只要专念佛号一切功德都具备了。那么,是不是所有念佛的人都能往生成佛呢?这要看你的认识与智慧,或看你的智慧与修行是否相一致;看你通过念佛是否解脱了烦恼、改变了心的品质。如不能相应地念,就无法开发本性的功德,念佛也就不成功。因为心佛不能相交,所以还是世俗的凡夫,还是用世俗的眼光看佛经,因不能入佛圣流愿海,只知道说佛经讲得好,佛真伟大,但却没有回光返照,没用自己的心与佛整个境界联成一体。假如你能够联进去,心佛相应,那么,欢喜就会从内生出,清净、智慧、庄严一一都会从内生出,你就会知道自己与佛的智慧不二,心与土的不二,娑婆与极乐的不二,乃至烦恼菩提、生死涅槃,一切都是不二的。因为只有达到不二,你才能够超越--超越凡大地,超越外道、超越二乘、超越菩萨,乃至超越任何宗教、任何地位、任何痕迹的所在,超越了世出世间,才是真正的平等无碍,随缘自在。因此,只有一个超越的人,才是自在的人,才能与佛统一--不是有一个心与佛统一,而是内在本具的佛性逐渐显发出来了。其实这样超越是一份份地证得佛德,直到圆满。所以《圆觉经》要显现这样的「道」,这是佛教里面最根本的「道」。

  我们之所以如此赞叹这部经,就是因为它是成佛的「道」,是最最永恒与最最究竟的无上之「道」。我们知道,人道是善;天道在世间的善上行于离欲的清静与有漏的禅定;外道是心外求法,非因计因,非果计果,是各种错误的偏、邪知见造成的修行误差,所以很多境界都不合正道;二乘的道是脱离三界后的无为空位,因住在空性上,虽了生死却不能行菩萨利生事业,庄严净土;菩萨的道,发心成佛度生,因自觉觉他未到圆满,所以不是偏空就是偏有。当他弘法利生时,往往把自性的空覆盖住,当他离缘无事时,又将一切化空,但是空掉之后,就提不起精神去做事情,不愿去弘法利生了,始终是两头挂着。因此,初心菩萨有着相的、也有偏在自性的空上的,发心虽然远大,却未悟佛旨,未明真心,所以才产生两边分别的执着。有的深位菩萨因未了细惑,仍有极细的生相无明的分别。如果离开执着,达到不二,就能超入佛道。因此,只有佛乘才是无上究竟的道。
行于佛乘之道的,他做事等于没有做,观照也离能所的分别,空有不二、事理不二、心境不二。只有不二,才是真实究竟的圆行。不二不仅是一种理悟,更是行人的真实体验与实证。一个人走路时,能体验到我没有在走路,真正没有人在走,这是走与没走达到了不二,其中没有我与法的分别执著,所以这是一种体验。当说话时,说了等于没说--没说着一个字,这是一种实际的体验。所以这不是理解,单单理解是不够的,理解是对对象的把握,对某一种道理内容的接受,产生了一种自以为明白的认识,但是这不属于自心的体验。我们主张学佛者在佛法里进行实际的体验,在不断地深人体验里面,灵妙觉知的心体就会透出活泼的智慧,以全然空明心的作用去面对人生万物,机用活泼,显了无碍。在不二契人的时候,事物永远是新鲜的,如春、夏、秋、冬的代谢,人事发展的迁流,生命现象的变化,任何一个事物到来时,它全部是新的,它不可能是旧的、不可能像同一个模子压出来的;因此,以空灵无住的妙心去运用于人事万物时:水远在新新不已的变化中而恒处中道,平等自在。但是许多人未经佛智的洗练,他们的观念是旧的,很多的品质是污秽的,虽然许多人自称学佛几十年,但他从未跨人佛门,从未经过佛光的照耀,他的观念未变成佛见,品质未经净化,所以还是劣质的凡夫,造业不止的业种。这说明他尽管自以为信佛,并未知佛、入佛,仍然是旧的人在行旧的业道。以旧的人进入佛教里面去学习佛法,如果他不愿意将旧的人格化掉,他怎能学得进去呢?即使学进去的东西也会变质,成了旧的附庸品,成了他的谈资而产生不了相应的作用。譬如一个器具里面污秽的脏东西还未洗干净,如把甘露水倒进去,那么,这甘露水也变成臭秽不堪的了,还会连带地毒害他人。
所以说佛陀教诲我们要把对旧的东西的执着--各种习气种子破掉,要把不好的品质、不好的观念,所有迷惑颠倒中的境界破掉,使你我变成一个空白的人,变成一个清净的人,变成一个充满智慧与慈悲的人,变成一个心量广大、又方便具足的人,变成一个不是人的人!这种不是人的人没有面目,没有个体,他是法界全体的显现,是活的佛应现在人间,因为这种人已与佛道相应不二。只有这样才是真道。这个无上大道不是理解出来的,也不是创造出来的,它是由一个自觉的人向内在深入探索到极处的自然体现,因此,必然是实证的。也可以说这个道是本有的--「法身流转五道,故名众生」,说明了众生因为惑业苦的因果造作了染污缘起,在广大圆明的空灵里,装了太多的东西,妄认这些东西都是实有的,所以把这个大道给覆盖住了,而成了主仆颠倒的迷惘假相。

  其实,我们无时无刻不在道中,无时无刻不在道的规律中,虽然有道的规律,却没有现成的规律,一切言语所表达的规律只是一面镜子,让你看到你自己。所以道是通过体验的,正因为这个道是永恒发展的,永远存在的,三际平等,十方圆明,所以对於道的体悟与所起的作用也是无止境的,是永远新鲜、永久地具有生命力,道是不会变得陈腐,即使古德们言道的文字,仍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永远有新的启迪作用。所以一个得道的人,他在任何地方都是放光的--智慧与慈悲,他做任何事情都能起到恰到好处的妙用。他不会粘滞事物,不会落後于社会,不可能被任何学说所影响,这是因为他在道中行--灵妙觉性是万法的源头与中心。

  那么,我们今天学习佛经,经里面所显示的是什么?经里所显示的就是实相。但是这实相不可言说、不可理解,实相是眼睛看不到的、耳朵听不到的,实相非有非无、无实无虚,它是道的存在的一种真实的相--无相之相。佛在《法华经》里面说:「诸法实相,唯佛与佛乃能究竟。」这是最高真理之所在,它是普遍地、如实地体现了宇宙人生的真实存在,唯因如实,所以不能站在凡夫相待的眼光去看实相--一个没有打破二元的人,根本无法见到实相。

  由此,我们就要提问:如此深奥的实相到底隐藏在那里?如何才能让我们发现而证悟呢?只有通过佛经这道门。因为佛经是佛的法身之所在、佛的慧命之所在,是佛的大道流布之所在。所以直接谈论圆觉妙性的佛经,对我们还未悟证的人来讲,无疑是一道极善巧的门。通过听闻学习,我们会在字里行间发现真理,会发现实相,会在刹那契合时领悟到真理。但是经是固定而不可能改变的,经一旦记录之后就定型了,成了永久不变的言教。很多人说随时代的改变经也应有所改变,但是改变不了的。为什么改变不了呢?因为经在戒定慧三学里面属于“定学”,是决定不可改变的、不可讨论是非的,只有领悟与会通,只有通过体悟而发扬光大。这与经是法身所在有关,是与实相的直接显示有关--文字即实相。如果有人改变了佛经,或综合整理了佛经,就会与原来相矛盾。当一部经同时出现了不同的讲法时,对于道的说明和解释就有了分歧,这样学佛的人就忙于争经论的问题,而不知借经而入道,于是道便消失了。道是统一的,尤其对于一个开悟的,不但佛所说的道是道,就是其他宗教中开悟人所说的也一样是道,只是道的表达方式有所不同,在众生中所起的作用也就有无量差别。因此,道是统一的。当一部经有好几种解释时,你就会在里面分别、抉择,这时道已经消亡了,道已无复存在。当一个法师只教给学生分别知见,依文解义,或如何研究注解的话,那么他就给了学人一条死路,害死了活的智慧的道意。道是直接的体现,道不可能改变。所以对佛经最要紧的是不要产生臆解,有臆解必有异见,矛盾的心态永难解除,一元不二的正见就无法体现。
但是,在我们历史上流传许多对佛经的注解的书籍,其中肯定存在臆解,因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理解,对经的体会不同,有浅有深、有外有内、有悟有证。但应注意,凡是认为自己有所悟、有所解、有所发挥的,统统属於臆解,都不可能完全符合佛经原有的法义,这就给后人带来困难。当我们看前人的注解等资料时,因为异见的不同,就会产生分歧、矛盾。一旦对道的接受产生分歧时,学人就会失去信心,失去正解与正确的方向,内心就会产生分离,苦恼与困惑就会到来,对立面就会产生。一个人如在思想里面产生了对佛法对立的、矛盾的认识时,他就会失去平衡,失去道意,就会带着一种斗诤的心理去与人家辩论,辩论还是世间法,佛法正道无须辩论。如果为降伏外道等人的执着,打破不正的见解,不妨运用辩论,其时是心平气和,道在目前的。但是如果辩论的人在里面存在分歧、是非等因素,他就会对自己的认识与他人的见解产生坚固的执着,把这些都当做实法,他就会失去道,也就是说他在此时此刻不是道的体现。

  所以我们学习佛经要依据佛经的原文,这些经过成就的古德们的翻译与审定的经文是绝对可靠的,它们是能够表现出佛的原意的。但仅找到原文去学还不够,应把经的原文里所透显出来的智慧之光与自己的心联系起来,相应于佛经里面所显示的真理实相。因为实相是大乘佛法的法印,来印证我们的心,所以经具有印心的作用。通过我们心身的体验、通过我们的修证、通过妙智的观察、通过种种丰富的领悟映射到佛经里面去,再从经的文句背后所透出的语言闪光中折回到我们的心里来,相互之间就产生了相应间的交流体验,这样的体验也是日新月异的、不断变化的。今天有这样的体验,明天可能又有深一层的体验。

  所以面对经的固定的文字,我们要在心灵的深处不断去契入、去发现,不断地在升华中变化,这一点大家千万要注意!所以,真正学道的人,没有固定的师父--道无常师;道也没有固定的经典,因为得道人不堕在常见上,他时刻在发生变化,当到了某一个超越点时,就不再受原来的师父与经典的限制,如果被限制住了,就不能开悟成道,「迷时师度,悟后自度」。没悟时应寻求明眼师父来指点你悟,或指定你一个方法或一个途径,打破各个偏邪的执着与局限,归于中正的大道。当遇到某些境界时,师父给你印证或别开善道,这些都是师父们的作用。当你打开之后--开了眼睛后,就应自己走路了,再也不能让师父领着你行走。如果还是依赖师父,老是把他装在脑里,还是什么事都要问师父,你这个人就没智慧、没气魄,也就是没有彻悟,是不可能会证得大道的。得道的人是大雄无畏,天马行空,一任无碍。真正悟道的人应具有这样的气质与气魄,他是不甘人后,立志要开悟成道,不可能一直跟着他人的脚跟后头过一辈子;同时又不骄傲自满,他应是虚心接受的人,平直无伪的,他有勇气把自我破掉。世间上的人能够战胜别人,却没有办法征服自己。学道的人要有勇气,能够战胜自我,打破执着。这个战胜自我的力量是非同寻常的,是人生中的一种壮举。成佛就是绝对地削弱了自我后的纯粹的无我空灵。因此,圆满佛果也就意味着整个法界都成了佛,就是佛的世界了。

  所以说学道的人没有常师,也没有固定的佛经,我们要日新月异地深入佛法,念念觉照,时时刻刻在变化,在进步当中。这样去学习佛法,就能够通过佛经的理与行,而悟入实相,证见本性,圆成大道了。这是佛经的作用。
 「佛种从缘起」。佛所说的《圆觉经》就是我们未悟众生的佛性种子的一种殊胜缘起,为甚么要这样说呢?我们每个人虽然皆有佛性,譬如在自然界里,土地能生长一切万物,但是需要种子作为正因,空气、阳光、水份及肥料作为助缘,才能茁壮成长、开花结果。人人具有佛性是肯定的,但是这佛性已经流转五道,沉没在业海之中,无法发生功德妙用,因此,需要证成大道的佛陀来启发正因净种,再加上各种理行的助缘,方能开发。所以佛性种子是新熏来的,是已经开悟了的善知识藉用佛陀的言教来开示众生,使佛性种子深入心间,生生增上成长,终有一天因缘时节到来时,便开花结果了。由此可知众生虽有佛性,但必须经过善知识的方便开发,使里面成佛的潜质发生现前的功能作用。一个人相信有佛性,相信自己能够成佛,这是多生多劫由佛祖善知识教导形成的善根,而佛经正是蕴藏佛性种子的宝库,我们借助学习的机会,必然地缘起了清净的悲智与方便。有些老年人真正的佛法没听过,也不懂,但读诵大乘经典,因为没有正确的理解与发心,所以即生难得正悟之果,而于熏习识田来说还是有比较模糊的种子,其开发的时间就会很长,慢慢地相契与熟悉,也会逐渐印合的。所以信是非常重要的,真正信入时,把一切世俗的观念与执着放下,在没有自我意识的情况下,佛经的文字通过念诵后,就构成了一种力量,不断地撞击着心灵,久而久之,心灵慢慢地明朗起来,智慧也会打开,到一定的时候也会豁然开晤的。但是这样的人要相当的纯,他没有世间的欲望、没有自我的执著、没有太多的顾虑,一切放下,轻安欢喜,一心一意地念诵,自然就相应不二,契入佛智了。

  一个具有信心、心地又纯净的人,无论诵经、听经,都是一种净缘,是进入佛道的一个阶梯。尽管不少人从依文解义开始,但如果能得正解而破邪执,也是一种缘起。因为正解佛理也是超越无知迷惘的必要过程,但是如果要真正去修证佛性,就要依止善知识。《华严经》上说:「佛法无人说,虽慧不能解。」佛经如果没有过来人解说,让你自己去看,虽然你很聪明,也不能全面、圆满、正确地理解,为什么解不了?因为你有自己的偏见,有主观思想,你的思惟习惯存在着问题,你自己的认识干扰了你对佛的正解,你会把自己的一套人生知识套进去,所以很多人讲经讲错了,原因在何处?他站在自己的立场加上了自己的色彩,把佛原本的旨意改变了。他也许会说我有这样那样的体会、认识,是别具一格的,其实当你把自己的一套放进佛经时,就已经根本大错了。所以错就错在你有自己的知见,假如你完全照佛经的原意去说,你不会错的。但是真正开悟的人,他的自我已经消失,法见也已空掉,他的心与佛及佛所说的经义完全合一,所以他无论怎么说都不会错,他是以活的心灵显现了活泼的智慧、方便的,这是悟前与悟后的差别。

  悟前的人不允许用自己的主客情见去解经、讲经,不要认为自己有一套--一套理解、一套系统、一套宗派之见、一套自以为是的东西蕴涵在胸中,成了契悟佛法的大障碍,他绝对要把这些放下,应以纯粹、直接的心去学佛、修法,才有可能真正悟入。悟后的人是活泼泼地去运用一切世出世法,「若能转物,即同如来」。他以悟智去运转万法,因此,他没有顾忌、没有觉得佛教很深奥。「我要留心一点,讲得好一些」,他不应该有这样的思想,实际上他也没有这样思想。他已体悟到佛法与自心不二,一切众生都是佛,只是暂时被无明覆盖住了,所以他就众生的迷情而活泼地随机说法,正直而用,不偏在任何一边。他深知佛所说的法如爪上的土,未说的法如大地土。这些如大地土那么广大无边的佛法由谁来宣扬呢?就是悟后人来说的。佛涅槃以后,代代相承的佛弟子们,就是以自己的悟智与悲愿来承担如来家业的,使佛法不断发扬光大,适应每一时代众生的机缘,因此,佛法是无尽说、无边说;微尘里面都可以转大**,这个**是转不尽的、是永恒的。
有人提出,佛经论典已经有一万多卷了,近代以后诸位大德也已发展了很多,为什么还要著书立说?还要去宣讲?这是因为时代不同、众生的机缘不同、众生的爱好欲望不同,所以一个真正发心的悟后人,就得随机而说。又因个人修证的习因有异,所以就形成了不同的风格。这种现象是永远变化发展的,只要有众生,就有新的佛法出现于世。  

  就经的内容而言,它包含了「性」、「相」的真理,我们宇宙人生里面无非由「性」与「相」构成。性是万物的本体、是宇宙的大能量、是生命的灵源、是法身的所在。我们用现代语言来讲,就是潜能。这个「性」是空的,它没有一个形象、没有边际、没有内外;但是这个「空」不是断灭、不是顽空,空只是说明它没有面目、没有固定、没有主宰、没有自我,它正因为没有自相可得,所以万物的体性是缘生万物的本因,这是大能量显现的功能。因此,无论有情无情,身心世界都是由这能量而显现的。所以当我们穷究物质本源时,物质消失了--归于空。穿透心念的最初生机时,心念也消失了--同样归于空。这个空的源头就是性。它是整体的和全然的,佛法中称为法尔、实相,它是如如不动,周遍一切;又是灵知不昧,朗照万有。因此,就「性」的「空」而言,没有十方三世的相对性,没有心与物的对立性,以及存在与意识,凡圣迷悟等一切的对立面,它是纯粹绝待的,我们通过佛经的领悟,再去观照,到一定时,就见到了「性」。见到「性」的人,一定能够打破二元的境界,对立的境界刹那就消失了--根尘脱落,灵光独耀。这个空明不二的灵妙真心就从覆盖中脱然而出,开显了智慧的妙花。这是学佛最初的正因、是根本、是成佛的源头、是一切智慧方便的源头。「问君那得清如许?为有活水源头来」。因此,一切清净妙用,都从这里开发出来了。因为见到了「性」,就当下了悟一切法都从本性而显现,一切相都是性的作用、都摄归于性,而性的明净即于当下朗照于万法,透彻不昧,虚朗无碍,见相即是见性,自然到了性相不二的圆妙境界,这是真正的明心。性是体,相是缘起;心是用,其中空明无碍正是悟人的现量境界。

  学人悟心之后,唯一的任务就是化转习气,透过境界。而相上的境界是差别无量的,十法界的理事,三千诸法的性相,乃至于现代社会的科学、哲学、心理学等,都要一一透过,直到一切世出世法都圆满无碍后,才能圆成佛道,一切种智圆摄了性相的法界究竟寂光。

  因此,我们应当先破相归性,再由性起用,才不致于落在相上了无归期。譬如建造房子有它的原理与规律,电视机也有它的原理与规律,这些事物非常之多。如果一个人迷在其中,还在做梦,想要通过这一切的原理与规律,去运用,肯定会身心劳瘁,迷上加迷,结果永无出头之日。

  但是作为悟道的菩萨,就是应用差别智与甚深的大定之力,去深究万法的缘起规律,善巧运用,妙化无尽,去造福人类,利乐众生,方便教化,成就各种事业,把人间化成净土,把众生从迷中唤醒。这时就需要这些广泛的原理与规律,而不仅仅用神通,神通仅能影响于一时,却不能给人智慧和向上的力量,因为外道与鬼神也都具有神道,所以搞不好还会增加众生的迷惑,使人更加颠倒。所以尽管得道人有神通,却不随便显示,偶然给众生起信,或道人相互间作些游戏才运用的。其实真正做到一切境界都无障碍,都能自在起用,才是大神通妙用境界。因此,善用一切原理,通达史、哲、科、社等学说,了知各类众生的根性,应机施权,方便建立,使真正的佛法发扬于当代,才是悟人的真正作用。
通过佛经,我们明白「性」与「相」的统一性,明白「空」与「有」的不二性,了悟它们的般若大智慧--由文字到义理,由义理到实际,由实际到观照,再由观照到实相的真理。般若的智慧是佛法的正眼,是道妙的如实体现,它是佛的母亲。学佛的人有了般若之智,就能观察「业力」、转化「业力」、削弱「业力」、净现「业力」,最后使整个法界,都成大愿行化的无穷微妙的不思议「业力」。

  我们把握了学佛的根本原理与修证方向,就要沿着佛经所指示的轨则去做具体的工夫。如何参究、修法才能悟入?这个悟入的途径就是轨则。如果你上路了,轨道就走对了,那就能开悟、成道;轨道走错了,走偏方向了,就可能始终在痛苦的轮回之中:永无了期。因此,这个轨道相当要紧:「知见立知生死本,知见无见涅槃因」,这是轨道;「知幻即离,离幻即觉」,也是轨道;「凡所有相,皆是虚幻」,「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是轨道;「一心不乱,佛来接引」也是轨道。所以学习佛经要把握好前进的轨道,原则性的要领不能有稍微的偏差,否则就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了,不是正法了。而且,你面对许多佛经、祖师的语录,要把所有的轨则统一起来,如《金刚经》所说的轨道与《楞严经》所说的轨道,以及我们现在学习的《圆觉经》的轨道等,都应当圆融起来,成为总持不二的一心法门,圆解大开,整体妙现,这样才能处处无碍,法法圆通。

  譬如我面前的这张桌子,有时指的是桌面,有时说体积,有时又说它的材料和颜色,其实总是一张桌子。当我们通过各个方位与途径,把握了整体的桌子时,各别也就消失了,融入了整体的就是道的体现。所以如果你对佛法已经有了完整的体悟,在自心中全方位地显现了出来,犹如全息照片一样。你就在任何时候、任何处所,以及做任何事情,体现出来的都是道。就宗派而言,无论是净土宗,还是禅宗;是密乘,还是显教,一一无非是道的不同表现与不同逗机的善巧方便,根本上轨则是绝对一致的。因此,你无论是做世间工作或弘扬佛法,以及教会管理,如都能契合这轨道,都能体现佛法的真精神,那必然地是行于佛道,而且会面面俱到、处处自在,会恰到好处地应付一切事缘。但是假如你的力量还不够,有一些事不是你力所能及的,譬如你没有受过教育就不能做教师、没力气就难以登山一样,你虽然已了知了道的作用,却一时还不能去做,这是暂时的现象,有朝一日待力量充足、善巧具备,即能胜任。而且在复杂的事缘上也必须有所分别抉择--在无我、无法的前提下,应以差别智去面对现实,善用机缘,用妙智观察该做与不该做,才能完成这一生的菩萨使命,才能如理如法负荷如来的事业,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因此,在我们一生中,了知了自己的作用之处,发展前程,就应努力去做,且念念与道相合,这是必然的原理--无论在那一方面,都要与轨道相合。可见这个轨道是千古不易的准则,是上证佛道、下化众生的正路。这样的原则不但要十分正确地把握,也不能被其他不正的学说所破坏,谁要是把这个原则讲错了,使人修行不成就,就要堕恶道,这是根本问题,绝对不可马虎草率!目前许多人以一己之偏见,把佛法讲偏了,譬如有人反对「一心不乱」,或认为「末法不可能有人开悟」等等,都是错误的提法,是反对佛法的,结果给佛教造成极大的混乱。还有佛在世俗谛上方便门头所说的,本是善巧接引沉迷难醒众生的特殊说法,因不了真义,不能借假入真,便把这些当作实法,把真的遗失了,反而去反对,抗诤真实的如来胜义言教,这样不但引起矛盾,更把发心学佛的人给害苦了,使他们无法悟入真正的佛法而超出轮回,证成佛道。
「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它有个非常细致的引导过程,其引导方法就是先满足你好的欲求,满足你人世间的福报,也就是先让你的自我存在,使你对佛、菩萨产生信仰,通过信仰,引导你去皈依三宝,持五戒、念诵、礼拜、供养、听闻等一切善业;先说你这样是修行,可以得到佛、菩萨的加被,甚至继续努力也能够往生或成佛。因此,世间的欲望与事相上的皈仰,产生了世俗佛教,是源于人生的困苦与不足,于是企求佛力的垂加,这完全从崇拜性的信仰建立的;但对于佛祖来讲,这根本不够,这不可能自求解脱,利乐有情。如果始终以自私的欲望为出发点,那么就永远在世俗世界里面,在迷惑无奈中流转。因此,要从着相的信仰步入世俗佛教,再通过引导转为无相的智觉的真实佛教。因为学佛修行的目的就是开悟成佛,在于人的内心的彻底改变,所以要从世俗佛教走向真实佛教。但是很多人虽然学佛数年或数十年,只是不改变自己,习染依旧,希望有现成的佛果给你,认为佛有愿力,只要念佛就能往生,根本不看自心是否纯净、是否与佛相应,仅是希望佛或师父给你加持,给你神通、力量,给你一个现成的道果,这是世俗的贪心在作怪。虽然初心引入是利用俗人的贪而信修的,但是一旦信入之后,就要逐渐晓以真义,导入正路,打破执着,开发智慧,如此方能真正改变人的品质,提高人的智慧,把人性中的佛德引发出来,证得解脱自在。
在现实中,我们看到不少人因没有引导好,有些人退失了道心、有些转信他教、有些得了些福报去享受去了、有些则去练气功等等;有人说我学了一辈子也没改变,没有意思,灰心丧气,这能怨谁呢?除了师父没把你引导好之外,自己也没有求索精神。应当发奋去寻访善知识、去探求真理、去精进修持,如果一时找不到善知识,应跪在佛前天天发愿,愿诸佛、菩萨感应我、加持我,使我找到真正明眼的善知识,指示我学佛的正路,使我开智慧成佛。

  学佛的人生最要紧的是两件事:一是找到真正善知识,修持正法,速开佛智;二是通过自心修持的体验帮助有缘的众生,也使之开智慧。所以学佛不成功的应当怪你自己,你在向外贪求,着相修行,没有把改变人性作为前提,还是老一套,这是根本的失策。

  综观佛法的流布,每部经都有引入正道的方便,都是悟入修证的轨则。因此,我们要尊重每部经,赞叹随喜,而不可轻毁。有人说只要一部《无量寿经》就够了,其他都不要,这是片面的知见,会造成佛教过早的衰亡。应知任何佛经都有其作用与价值,虽然我们现在的机缘要讲授《圆觉经》,但是从圆摄一切佛经来说,决不能抑制与否定其他佛经,如果只需要一部《无量寿经》,那么正与邪如何分?科学家、哲学家以及各类根性的人如何信入佛法?许多的智慧方便又如何能具备?只有全部的佛经,才构成了佛法的面面观,才给世人以无尽开发的作用。因此,佛经是佛法流布的保证,我们要通过精美的印刷来流通佛教的原典与现代善知识的注解、演绎,我们更应通过读诵、研学、听闻、受持、讲说来使佛法活起来,在内心点亮一盏智慧的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一切众生。

  我们离开佛陀的时代愈来愈远了,而佛教所面临的范围也愈来愈大,就会形成世俗化的佛教--表面佛教与真实化的佛教--内在的佛教相互远离,产生对立,唯有真正悟入佛智,才能把世俗佛教引导入于真修实证。当今时代的人承荷愈来愈重,这与世界知识量的迅猛发展有关,因为积累愈丰富,人的压力也会愈大,所以人的自我意识在社会所包围的圈子里亦愈小愈厚、愈陷愈深,很难再超越出来,这就得借助佛经的圣言量--深妙意境,给世人以慰藉、心力与超越的智慧。因此,佛法对于那些经历人生磨难,曾经奋斗过的人,尤其可贵。

  今天,我们因为有了这部《圆觉经》,才有了确切可信的文字作为宣讲圣智的资料,它就如佛陀直接对我们开示一样,十分地亲切。大家要珍惜这个机缘,放下身心世界,一心听闻,念念相应,就能把佛的无字真经,活现在心中,成为佛道之路上的时时不离的明灯!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站内相关文章:宋智明居士)(五明学佛网相关文章:宋智明居士)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十五章 圆归如实的道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十四章 道场圆加行 三观齐妙功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十三章 依师离四病 尽化微细惑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十二章 除障显理 了相非相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十一章 法*二十五 善用在於人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十章 修行无二 方便多门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九章 梦中差别 醒来长天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八章 轮回种性 示现方便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七章 断疑生信 绝相超宗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六章 蒙山透关 普眼法界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五章 香象过河 一蹋到底 

 宋智明居士:圆觉经直讲 第四章 太阳圆风与狮子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