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转载

 笑到最后的念佛人


   日期:2007/10/6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河北玉田王秀文往生记

我姐王秀文,1928年出生,河北省玉田县南关村人,父母生了我们弟妹6个,她在家里是老大,从小十分孝顺,从不跟父母顶嘴,非常爱笑,见谁都乐呵呵,因为当时家里人多,又穷,所以她只上到一年级就不上了,基本上一字不识。年轻时人长得很漂亮,而且心灵手巧,刚解放时,县合作社发棉花纺线,大姐纺的线又均又匀,合作社的人都夸说是全县纺的最好的。26岁结婚,姐夫是个教书的,刚嫁过去时,姐夫家一贫如洗,姐夫经常喊生活苦,可大姐从来没抱怨过,而且跟姐夫说:“这哪里算苦,我就不觉得苦,天下比我们苦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呢!”早年曾供过观音,很虔诚,家里哪怕是吃不上饭,也会想尽办法弄饭来供养观音,在她嘴里面从来听不到是非,见谁都笑呵呵,我印象里面从没见她皱过眉头。

1995年我在北京法源寺受三皈依,皈依后经常往家里面大包小包的背佛书,这样大姐、姐夫就慢慢接触了佛教。1997年大姐在唐山市佛教协会办了皈依,此后懂得了净土念佛法门,专心念佛,求生西方,开始她丈夫还教她念过大悲咒,念了一段时间,后来就不念了,专称一句佛号。由于后来腿不行了,2005年以后就很少出屋,也不能磕头礼拜,整天自己在家念佛,有时候姐夫见她和孩子一起在看电视,就提醒她别忘了念佛。她说:“我念着呢,我连睡觉都念着呢!”有时我们一块讨论佛法,她经常跟我说:“我哪都不去,就去西方极乐世界!”

今年(2007年)二月初一是她79岁生日,在亲人们面前,她讲:“我走时,给你们大家谁都不添麻烦。”弘愿寺的念佛祈愿卡,她自己念了七张,其它更多的是替别人念的,她和姐夫发了同样的愿:“活着的时候不给任何人添麻烦,死后决定往生极乐世界!”

3月21日早上6点多,姐夫发现大姐不知什么时候已停止了呼吸心跳,面容非常安详,而之前,大姐没有任何病苦征兆或是异常的举动,甚至头一天晚上12点,女儿在给孩子倒水喝时,老太太还笑呵呵地跟女儿说:“给我也倒一碗喝!”当时女儿心里还纳闷:老太太怎么今天这么晚还要水喝?现在女儿看到母亲已断气,一心想把母亲急救过来,马上拨了120,医务人员抢救了一番,没起什么作用,这时候见老人眉头紧皱,舌头也咬坏了,流出血来。

这时,我想到县里面刚刚成立了一个助念团,大姐生前一心求生西方,我一定要帮她满足这个愿望。和姐夫商量过后,征得了全家人的同意,马上打电话找助念团的居士。居士们很快就到了,二十几个人分成三班,不间断地念阿弥陀佛,并不时地开示,后来,陆陆续续来的居士越来越多,丰润县、唐山市都有居士闻讯赶来,到后来来的人一共有三四十人多。

助念持续到晚上12点多,这时再看大姐的面容,此时眉毛舒展开了,面带微笑,探她的头顶,温热,身体比我这个(抬胳膊示意)还要柔软,腿都能双盘,居士们在助念过程中,有的见大姐整个身体一片火红,有的亲眼见众佛菩萨来迎,各自都默不出声地礼拜磕头。

第二天我们还请来了录像师,把助念的场景,身体柔软的镜头都拍了下来。

中午时,助念结束前,我们几十个居士,捧着阿弥陀佛接引像,大姐的遗像,举着幡和盖,排着长长的队伍,唱着阿弥陀佛圣号,绕着村子走了一大圈,村子离城区很近,过路行人很多,引来了很多人好奇的眼光。

下午3点钟去殡仪馆火化,火化后拣出壹两斤重的舍利花,大多呈青琉璃色,相互撞击能听到“当当”的声音,似乎是金属相撞的声音,有一些质量很重,掂起来像小石块,还有几颗高粱大小的呈半透明的舍利子。

家里人看到这样的殊胜场面,都很高兴,对助念的居士们也是感激不尽,而火化后,更有很多奇异的事情发生,现在挑几件主要的说给你听。

火化后第二天早上,姐夫正准备拿钥匙开大门,突然发现一个钥匙从环里脱出,心想家里老幼都是规规矩矩,谁会弄它出来,姐夫把此事跟三个儿子讲,他们都将信将疑,过了两天,大儿子那天用钥匙去开出租车门,居然见钥匙无缘无故从环里脱出。三七那天,又是同样一个钥匙同样脱出,这下他们不得不信大概是已往生的母亲通过神通道力给他们暗示,她老人家已经出离三界六道轮回,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

大姐的二儿媳原来不怎么信佛,当时要请人助念她还不大愿意,大姐往生大概十几天后,有一天她突然听见屋子里的写字台响了一下,走过去突然闻见满屋子的异香,持续了很久。自打那天后,她对佛教的看法大大的改变了,现在快一百天了,她居然主动提出来要为婆婆放生。

二儿子有一天开车拉货,货物明显超高了,中途一个警察示意叫停下来,心想这次不但得挨批还得挨罚,下了车,走过去,那警察又没批评,又没罚款,竟然轻声软语地对他说:“慢点开啊,慢点开!”然后就放行了,二儿子不由心里惊讶不已,跟他一起的货主也说:“从来没见过有这样的警察!”

大姐有个女婿是个居士,三七左右一天晚上12点,去丰润县蒙牛牛奶场拉货,在车厢上,突然想到刚刚过世的岳母,想到那么多人来帮忙助念,在心里就说:“岳母大人啊!如果您不能往生西方,就太对不起众居士啦!”正想到这儿,突然整个车厢弥漫一股香气,女婿心里想是不是自己鼻子有问题,或者是错觉什么的,正迟疑间,旁边的司机突然大叫:“哪儿来的香气,怎么这么香?”当时那么晚又是在牛奶场,无论如何也不会是谁家烧的香。

我们南关以前有个惯例,就是村子里假如有一个人死了,用不了几天,就会有第二个人跟着死去。一死就是成双成对,二十几年来都是如此。可是大姐往生后,距今已有一百天,没有见另一个人死,可是破了先例了。

以前我姐夫身体不好,每隔一、二个星期就会感冒一次,然而大姐往生到现在三个月来,没见他感冒过一次。

家里有人死,本来是一件丧事,可全家人却像办了一件喜事。大姐生前默默无闻,往生后却度了不知多少人。很多人亲眼见到这些场景,由不信佛到信佛,由信的浅,到信的深了。我们事后刻录了大姐往生的实况录像光碟几百套,现在在唐山各地,甚至辽宁一些县市都有流通,听说好多人看了这张光碟都感动的哭了。

大姐笑了一辈子,从小就爱笑,前些年有一次,姐夫的一个同事跟姐夫说:“王老太太成天见她笑呵呵的,好像一尊佛!”现在她去世时也留下笑脸给人看,笑呵呵地随阿弥陀佛去了极乐世界,真正是笑到了最后,也真正应了那个人讲的话,去成佛了!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