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正法护持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转载

 死尽偷心念佛 癌症十天痊愈


   日期:2007/10/2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姚先萍

我是沙市热水瓶厂退休女工。记得是2000年8月的一天,我们很多人在一起练香功,不知谁说了一句某某在学佛,还可以到极乐世界去。我听了很高兴,忙问到哪里可以学佛。一个朋友对我说:“你真的想去吗?我带你去!”刚见到师父,我就问:“您是监利人吧(我自己是监利人)?”“我是出家人,四海为家!”“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您呢?”师父一笑。当天同去的几个人都一起皈依了三宝。最后师父很严肃地对我们说:“跟我学佛,不许算命,不许烧纸,不许闹离婚,不许打牌赌搏,不许……”反正好多“不许”,记不全了。大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有的伸舌头,有的点头。

我们从师父那里出来后,感到既新鲜又好玩,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入了佛门,后来佛法竟帮我度过了生死之关。

刚学佛,我什么都不懂。由于做生意早出晚归,没太多时间亲近师父,只能完成师父规定的早晚功课。再隔三岔五地到师父面前晃一下,听师父啰嗦些家务事该如何做,婆媳关系该怎么处,小孩该么样教之类鸡毛蒜皮的事。有时觉得师父要求太高,就顶撞,或者怀疑,或者在行动上打折扣。现在想起来,真是罪过!

2001年腊月底,我突然发现右大腿外侧有一些小红点点,用手一抠,一层薄薄的皮掉下来。因为不太痒,并不碍事,也就没在意,春节休息几天后红点点就消失了。过完年后,我和爱人依旧满心欢喜地做着糯米包油条卖,为我们既聪明又懂事的女儿准备上大学的费用,虽然很辛苦,很累,但为了女儿也不知疲惫。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两年前见过面的那些小红点点又来了,这回是占据两条大腿外侧,我仍然没有多想。慢慢地,它们朝我的膀子、脖子、背上蔓延,因为不痛不痒,不妨碍做事,我也就不加理会。直到有一天,我正在摊位上做糯米包油条时,一抬头,发现对面一双冷冰冰、恶狠狠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我的手,这才仔细地看自己的手。天哪!那些小红点点已布满了我的两个手背,难怪人家眼里充满愤恨。

我不能再做这个生意了。第二天叫了一个女友陪我到第三人民医院去看病。皮肤科医生说要住院,我想,就皮肤上出几个疹子,还住什么医院,我哪有这么娇贵。况且住院可不是一两个钱完得了事的。所以不待多想,只拿了一二十元的药。坐在家里,看看自己的双手,想着好端端的生意做不成了,女儿的学费从哪儿弄呢,心里开始不安。第二天,爱人和我又去114电话查询到的专科医院——东门皮肤医院。一进门,见到的仿佛是一位菩萨,只见那医生端端正正地坐在一张大桌子前,他一看到我手上的红点点,还没等我把袖子卷起来,就对我爱人说:“她的这个病不传染,叫牛皮癣的银屑磷。”,他提笔“唰唰唰”几挥,就把药给开好了。一划价,800多块!我们把包里的钱全部倒在那个台子上,我记得清清楚楚,差不多一半是10块5块的纸币,剩下的全是硬币,让人家“叮叮当当”数了好半天。

回到家里,我老老实实开始吃药、擦药。一个月后再次买药,又花去800多块,心痛得不得了——真是太贵了!从那以后,只好照处方找便宜一点的药店买药。与此同时,我哥在网上查到了大量有关银屑磷的资料,下载打印寄给我,足足十几页。我终于知道这病看不好,说白一点就是不死的癌症。我们辛辛苦苦为女儿挣的学费,被我大把大把地拿去换成药。慢慢地,我不想再买药了,爱人和朋友们却坚决不答应。几个好朋友还轮换着帮我买了几个疗程的药。朋友的爱心,增加了我战胜病魔的勇气。那时真叫病急乱投医,只要听到或者看到一点点关于皮肤病的信息,我们都会去了解、打听和买药。前前后后,在三四处看过病买了药,却无一点好转。明明知道师父说过,佛法主要不是与死人打交道,是教育活着的人的,但实在没有办法了,还是背着师父偷偷找人算命、写表和烧纸,最终都无济于事。

有一次遇到省皮肤科教授在新中医院坐诊,哪知刚进门屁股还没坐稳,更没等我开口讲话,她就用很大的声音,像念判决书似的对我说:“你这病看不好的,这是皮肤癌!……”本来是早已知道的事,本来就很无助,很绝望,经她这么一嚷嚷,一渲染,仿佛我在水里抓到的那根绳子被她猛地砍断。我觉得自己在往下沉,往下沉……泪水汹涌而出,再也无法止住……我神情麻木地又被他们拉去看中医院皮肤专家,专家跟我说了些什么,开了些什么药,最后吩咐我做什么,我一概不知,只知道今天遇到了催命鬼,只等我泪水流干,就要拿我的命。

回到家里,就听爱人说:“医生说的,这病她一年可以给你治好,先吃10副药,你要听话,要配合。”不知是他好意编出来哄我的,还是那个医生真这么说的。于是我乖乖地喝药,一天4杯,就是现在麦当劳那种装可乐的大杯子(大概800ml吧)。喝后,我的胃里再也塞不进任何东西了。那一大杯又浓又苦的中药水,与其说是喝下去的,倒不如说是灌下去的。每一次都是闭着眼睛任泪水流到杯子里,和药一起进到体内,那种苦从眼里流到口里,再喝到肚中,个中滋味如何,唯有自己知道啊!因为实在太难喝了,我宁可死,都不愿再喝,加上没有效果,喝了8副,就放弃了。

又有一天,听说北京某大医院皮肤科一位看牛皮癣的专家,已治好了几例像我这样的病人,当时就觉得落入水中的我,抓到了别人丢过来的一根绳子,有了希望。立刻让在北京读书的女儿去查证,结果确实有人只吃了2个疗程的药就好了,3个疗程后断根。我们欣喜若狂,马上汇1400元去买了2个疗程的药。吃完第一个疗程,人真的感到轻松多了,而且红点点消失后,再长出来的间隔期比以前大大加长。所以我又信心十足地买了2个疗程的药。谁知道,这位名医的药到我身上就是帮我缓解病情,延长两次发病的间隔期,仅此而已!我不吃药了,说什么也不肯再买北京的药。这时已是2004年的八九月份。

我浑身上下的那些东西已经长大,“痒”不断疯狂地向我袭击,怎么弄都不能止痒,真恨不能用刀子去挖,用火去烧,哪怕在墙上狠狠地蹭几下,但都不行啊!痒得实在没法子了,我就坐在床上已铺好的旧单子中间,把衣服弄起来,让好朋友为我慢慢地抠几下,抠一下就掉一块死皮,就像人们剐鱼落鳞一般,那情形可怕得无法形容。随之而来的是撕心裂肺的疼痛,皮肤像是遭遇过大旱的土地,裂着一个个小口子,火烧火燎地痛。擦药吧,药水染在伤口上的那个痛啊,更是无法描述,反正是死去活来。痛过之后,又开始痒,又长一层皮,一抠又掉下来,无穷无尽……可想而知,我的罪孽何等深重!

朋友们白天帮我抠痒、擦药,晚上回去了,爱人要帮忙,我都不好意思,这哪里还可以叫皮肤,简直就是脱了“鳞”的鱼皮啊,可能“千疮百孔”就是专门用来描写我这种皮肤病的吧,我已是真正的体无完肤了。更可怕的是,我全身失去了知觉。有时走上阳台,或下楼透透气,会突然心里一惊:坏了,我怎么没穿衣服!一看,裤子、长袖明明在身上好好地穿着,原来我的皮肤已完全感觉不到衣服的存在。而且每迈一步,就像是腿断了,错了位、没接上似的,硬生生地戳得痛,双腿已经撑不住身体,只有坐下才好受一点。这还不算,我的身体开始发肿,手臂和腿脚肿得如大象腿似的,以前的衣服都穿不上身了。哪怕只喝一口水,它都不肯到胃里去,而是要去壮大“肿”的队伍。上厕所已无法下蹲,只好站着进行。脸肿得人非人,鬼非鬼,谁看了都害怕。家人和朋友们都开始紧张,从他们的眼里,我看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谨慎和小心。我爱人把我母亲也接过来安置我。一切都无可奈何,一切都心照不宣,只能挨一天算一天了。大家说话走路都极轻极轻,生怕重了会惊醒在我头上打瞌睡的死神。母亲又背着我找人算命,写了多少表,烧了多少纸,已不计其数,可惜没有任何效果。人们知道与我患同样病的那个女人因为不堪忍受,跳楼身亡了。我的罪要让我受到哪一天才算完呢?整天以泪洗面的我,身心麻木,不知所措。

终于又想到了师父,我让母亲扶我到师父那儿,仅仅两层楼,我像爬了一个世纪,像爬了一座大山似的,用尽了全力。一看到师父,我再也站不住了,一下子跌坐在凳子上,好久都起不来。想跟师父说什么也不知道了,只是眼巴巴地望着师父。师父见我可怜兮兮的样子,也不劝我,也不怜我,非常平静地对我说:“只当自己死了的!”并转身用毛笔写了一个巴掌大的“死”字给我,叫我回家贴在墙上:“回去给观世音菩萨叩头,念佛,念大悲咒!”从师父那里出来,我清醒了许多,心已不再麻木。经这样一点拨,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开始不吃不喝,专门念佛,一心一意求往生。摆在我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跟佛走,要么我病好!我的举动,可把家人和朋友急坏了。对不起,我主意已定,请你们谅解。我规定自己念大悲咒10天,念完10天就跟佛菩萨走。这时的我,已是坐也不成,站也不是,躺也不行了。痛是从骨头缝里钻出来的,一阵痛过一阵。我用右边屁股坐一会,痛!换左边屁股坐一会,还是痛!站一会双腿痛,躺下浑身痛,真是生不如死啊!白天黑夜地痒,白天黑夜地痛,根本不能睡,我就白天黑夜地念佛,念大悲咒。无论怎样痛,我都在拼命念大悲咒,念观世音菩萨。把观世音菩萨的“观”字往骨头缝里念,让“观”字牢牢地嵌进我身上的每一处痛的地方,让“观”字融进我的全身……直到最后一口气。就这样念呀念,念到第三天的时候,在似醒非醒、似睡非睡中,我看见自己左手抱着我的女儿(怎么才1岁多的样子),右手在接观世音菩萨的电话。观世音菩萨对我说:“你就念大悲咒!”我一下子清醒了,再一看,我的双脚、双腿消肿了,身上也不肿了,闭上眼睛不看皮肤上的斑斑点点,跟以前没患病的时候一样舒服!我爱人高兴极了,大清早连忙叫师兄弟们来看我。他们又是煮稀饭,又是下面条,一个劲地劝我吃,我都不肯。很晚了,朋友说:“你不答应,我今天就不走。”我只好点点头,她才回去。她走后,我爱人硬是逼着我吃下了一小碗面条。接着我又念大悲咒,直到10日圆满!

从那以后,我身上皮肤一天比一天光溜。医生说得过这种病的人,怎么着也得留下疤痕,可我没有;如果我不说,相信谁都不知道我曾得过这种病!

这就是我的经历。本以为身边的人都已知道我的事,我就不必再写出来了,可是我错了。因为我看到好多好多人学佛,学了几年,几十年,甚至一辈子都一无所获。有的越学越灰心,有的人甚至偷偷地把佛菩萨像送到寺院里去,为什么呢?信佛、学佛不得法。为什么不得法呢?没有明师指导啊!那么我们怎样才能辨别谁是真正的明师呢?很简单,看他是不是依照佛菩萨圣贤说的那样去做,是不是真正在弘扬佛菩萨祖师大德的法,而不篡改走样或是自立宗派。如果是这样的明师,我们一定要紧紧跟着他,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久而久之,我们的身体、家庭、父母、子孙以及邻居都会得到利益。否则,找不到明师学法,无疑将是“懵懂传懵懂,一传两不懂,师父下地狱,徒弟往里拱”。切记切记啊!

所以我今天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把我的真心掏出来,希望学佛的人都能学到正法,得到利益。唯有如此,我才对得起佛菩萨!对得起师父!对得起关心过我的朋友、家人!对得起所有的三宝弟子!

阿弥陀佛!

通过电话联系,姚师兄介绍了师父的一些情况:

他老人家从出家始,即依止《印光法师文钞》修习,教育弟子必须遵守三条总原则:

1、存好心,说好话,办好事,少说话,时事总吉祥;祸口出,灾口出,难口出,病口出,少说无忧愁。

2、弘正法,救佛教,福慧双修;救社会,救人类,当生成就。

3、真学佛人,时时要忍,事事要忍,处处要忍,时时平和,终日随缘,终身不变,一句佛号,了脱生死,无有灾难。

师父规定早晚功课后定要读一遍印光大师的开示:“无论在家在庵,必须敬上和下,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代人之劳,成人之美;静坐常思己过,闲谈不论人非。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从朝至暮,从暮至朝,一句佛号,不令间断;或小声念,或默念。除念佛外,不起别念。若或妄念一起,当下就要教他消灭。常生惭愧心及生忏悔心。纵有修持,总觉我工夫很浅,不自矜夸。只管自家,不管人家;只看好样子,不看坏样子。看一切人皆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汝果能依我所说而行,决定可生西方极乐世界。”

师父要弟子牢牢记住:真正的佛法是教育活着的人,怎样做一个好人,爱国爱教爱人民,使人心清静,健康长寿,富国福民;喜欢与鬼神打交道的地方或人,就多鬼多魔,扰乱人们的清静心,多病多灾,甚至减福减寿,祸国殃民。

师父特别强调要学印祖,时时把一“死”字挂在额头,这样道业才能迅速成就。此文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