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佛教问答

 胡小林老师学佛答问(2010/4/8)


   日期:2012/5/21 16:04: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胡小林老师学佛答问  胡小林老师主讲  (第一集)  2010/4/8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档名:56-041-0001

尊敬的师父上人,尊敬的各位大德、各位同学,大家好。非常高兴能有这个机会向大家汇报自己的一些看法。这几天很多同学也写了一些问题,我看了这些问题以后,也想把自己一些浅显的看法跟大家交流。

有一个问题就是说,您是怎样学习佛法的?师父把《无量寿经》的本子给了您,您还有烦恼吗?回答是Yes。我是怎么修习佛法的?我看了大家提的这些问题。学习佛法、学习传统文化,孔子老人家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这个问题当中,很多朋友提了问题,我们为什么没有法喜?我们为什么不理解《无量寿经》,我们为什么看不懂,为什么刘老师就能看得懂(刘素云老师)?我们可能只注重学,而没有注重习。习是什么?就是老和尚说的放下。我看了这些同学们提来的问题,我特别忧虑。这些问题大部分都是孩子不听话、单位领导不学习佛法、爸爸妈妈不知道感恩报恩、先生不配合我,全是别人的问题。没有一条说,我有什么什么烦恼,我应该怎么怎么改正,没有一个。为什么现在社会大众对我们有误解?我们眼睛挑别人的毛病,我们抱着一种对立的心态来学佛,所以社会大众就对我们有看法。

问胡小林你怎么学习佛法?《了凡四训》上说,「一心忏悔,昼夜不懈」。能做到这一点的,举手。一心忏悔,昼夜不懈。这问题问得很好,你来到香港以后,老和尚把《无量寿经》的本子给了您,您还有烦恼吗?有。第一天,本来安排丁嘉莉老师十点到十二点讲课,后来突然改成刘素云老师,我就不高兴。你看,说好了丁老师,怎么又改成刘老师?丁老师是我带来的人。说刘老师岁数大,让她老人家先讲。我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不舒服。你胡小林是什么?什么都不是。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在干什么?刘老师讲也罢,丁老师讲也罢,为什么?就这一条,您就阿鼻地狱了。所以我们学习佛法,最重要、最重要就是改过,除了改过之外,没有什么别的学习佛法的意义。我们今天发现的这些问题:先生不吃素、孩子不听话、爸爸妈妈障碍,都是佛菩萨示现,让你来补上这一课。你不孝敬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就示现生病,让你好好的补上这一课,启发你的爱心。

很多同学说为什么要放生,你以为放生是干什么?是通过放生,启发你对生命的爱,进而回家以后,对爸爸妈妈爱,除此之外,放生没有别的目的。放了半天生,我今天终于放生了,我以后身体会好,我修了功德,保佑我的孩子平安。完了你。放生就是通过放生引起你慈悲,进而回家以后,关心你的家人、关心你的同事、关心你的朋友。所以学佛最重要要回头,要知道自己哪做得不好。刘老师讲课,十点到十二点,我不高兴,我估计脸没拉下来,但心里是特别不高兴。丁嘉莉是我从北京带来的,说好了十点到十二点,怎么就改成刘老师了?刘老师都说了她无所谓,什么时间都行。什么叫学佛?当你提起这种观照的时候,你就在学佛。什么叫念佛?当你意识到你有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在念佛。第二个烦恼,来到香港,林红娜林师兄,根据丁嘉莉老师的经验,说好像跟大家不见面,因为她是演员,她有个互动,在摄影棚讲,她好像找不到感觉。最好能够到现场跟大家互动,这样的话,能够发挥出来。结果林红娜跟我一块,跟师父边上看上了。我就特生气,你看什么呀你看,你告诉我说把傅冲安排在外面跟大家见面,你跟这儿坐着看上了,你忘了吧你。他说我忘了。我不高兴了,这是前天。所以,我们真的有过失,我们真的有问题。

我这两天故意的,我就试试丁嘉莉老师,到底她的嫉妒心有多大。我就老当着丁嘉莉老师的面表扬傅冲,我说妳看人家又年轻、又漂亮,妳看看妳讲的,在上面语无伦次。昨天中午实在受不了了,拉脸了,什么呀什么呀,我是什么人?我要不来你们这儿,这些人我认识吗?你看,傲慢心起来了,「善相劝,德皆建:过不规,道两亏」。我们昨天中午都没吃饭,回到我的房间。傅冲、丁嘉莉和我,我说丁老师,妳知道妳最大问题是什么吗?嫉妒。别人不能比妳强,妳到哪儿去,妳都要占上风头。占不了上风头,妳就自我解嘲,反正我不是做买卖,我是演戏的,钱我也不在乎。乌鸦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我还故意刺激她,我说妳看傅冲,人家大家庭出身,人家爷爷是将军,妳看这么年轻,大家闺秀,说话真稳重,有板有眼,可圈可点,到两个小时就完。她气得够呛,上电梯的时候。

这有个问题,后来丁嘉莉说,我这次来香港,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我特虚伪。我说您就给别人鞠躬,大姐,您真好,感恩!我说妳知道为什么吗?我是大腕,我大腕都这么谦虚,你看我还了得吗?我这么成功的人,我都礼贤下士,我对一般老百姓都是客客气气的。博取这种虚名。我妹妹就说,你看丁嘉莉老师,乖乖,还得了,在中国!有不认识政治局常委的,没有不认识丁嘉莉的。我说妳鞠躬也罢,客气也罢,妳在演戏,妳是为了彰显妳自己牛,那么大的腕,平易近人。妳谦虚、鞠躬,对别人客气,帮别人拿板凳,全是自私自利。完了,佛法不论事,论心。我昨天跟丁嘉莉老师和傅冲老师,其实我们丁老师和胡小林这种表现:胡小林这种不高兴,稍不顺心就不高兴,和丁老师这种嫉妒、不舒服,见不得别人好。傅冲又漂亮又年轻,讲得又好。丁嘉莉老师的记性特别不好,佛法讲了就忘,弟规子。《弟子规》,我说姐姐就三个字,妳还错了,那顺序妳还错了,妳还跟这儿说,咱们都是学传统文化的,弟规子这事,咱们都明白。我说妳这差太多!妳还敢说妳是学传统文化的。弟规子,我说五味子吧,弟规子。

实际上,丁老师昨天才意识到。她说照你这么说,不是上台忏悔就完了,不是站在这说几句,我就消业障了?不是的。早上一睁眼,一直到晚上睡觉,有几个念头是善念,有几个念头是正念?《了凡四训》上说,「一心为善,正念现前」。最高的方法,有从事上改,理上改,有从心上改。了凡先生在谈到从心上改的时候说,「一心为善,正念现前」。OK,那这里边就要说,什么是善?一心为善,为是做,《十善业道经》就是善、《弟子规》就是善、《太上感应篇》就是善,那你不背下来,你怎么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这就要学,要背、要查字典,把每个字的意思都弄清楚。背下来,一年背不下,两年背,两年背不下来,三年背。习呢?老和尚说改样子。

今天我接到一个问题说:昨天师父说「六和敬」,我们特别发心,想成为六和敬的僧团,但是真的不敢签,怕背因果。老和尚说,你要是真做不到,你别签这字,签了字,罪业特重。问我怎么才能做到六和敬?《华严经》的境界,「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今天大家提这些问题,这些迷惑不明白,实际上就一条,你没改过。紧紧抓住改过这个环节,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别的。说得简单真简单,就两个字改过,方式,发露忏悔。就完了,佛法全在里边。所以,我跟嘉莉老师和傅冲老师,嘉莉老师昨天说,特别高兴这次来香港,她原来觉得这很正常,她到哪儿去都跟人下意识的比,人家开奔驰,现在我学传统文化了,奔驰车有什么用啊,下地狱。你看她跟人比。讲师团的老师在一块讲课,这要不是传统文化,我能跟你们这帮下三滥在一块吗?我是多大的腕!跟温家宝总理、中央电视台,百花奖、金鸡奖的得主,能跟你们这些做买卖的人在一块讲课,知足吧,烧高香去吧,丁嘉莉是你随便见的吗?

所以从我自己,昨天张安老师问我,说胡总,您是怎么学习的,我怎么就得不到法喜?我读经我就读不明白。我说我也不明白,我说我法喜也很难获得,但是我知道怎么才能得到法喜,唯独改过。张安老师问我,您怎么改过?是不是每天要到佛菩萨面前忏悔?我说不用。睡觉前,每天你保证发现别人身上二十条优点,发现自己身上二十条缺点,这一天OK了,过来了。你觉得你自己有问题吗?没问题,我有什么问题?我有毛病吗?我没毛病,我有什么毛病?「日日知非,日日改过」。一日不知非,即一日无过可改;一日不改过,一日无步可进。了凡先生是这么成的。你问我念佛为什么功夫不得力?因为你不改过,因为你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问题。你说《无量寿经》我为什么读不懂?因为你不改过,你心里全是你。孩子为什么不听我话?因为你不改过,你根本就不可能跟孩子,像刘素云老师那样,出一个「春」,她老人家说春天,孙女说春光。我们在座的父母有几个像刘素云老师这样跟孙女相处的?没有。我就是这样。

「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我们有几个人能见到别人善的?罗杰,我这次带来的,沈阳孝道研究会会长,三次沈阳论坛功德主。早上吃早饭,谈得特别不愉快。我说一件事:我觉得我跟刘素云老师差不多。我吓一跳,我说你跟刘素云老师差不多?他说老哥,我也是这么好的。嘴还跟那动,念佛呢。OK,我说你呀,通过别人身上,傅冲老师年轻,我要年轻的时候那样,我也能发这心。那侯总呢,那么大企业家?我不是做买卖的,我也没钱。我说这十分钟过去了,你一条毛病没有?真的,胡总,我觉得我没什么缺点。我说,这就是最大的缺点。

和合僧团怎么建立?不能建立在一团和气上,不能建立在抹稀泥上。既然是同参道友,不能客气!我岁数比他们大,有这个缘分,我带他们来。落实《弟子规》吗?咱不说佛法,「善相劝,德皆建;过不规,道两亏」。所以我特别欣慰,这就是贤首国师写的「随缘妙用无方德」,随这个缘,来到香港大家在一起,怎么来到一起的?不是刻意安排的,说我带着侯总、我带着罗会长、我带着丁嘉莉,不是,都是他们要求来的。随这个缘,妙用。发现她们有这个问题。有这个问题我就天天讲我的不好。他们就老挑战我:胡总,今天这一天;晚上我们都在一起,在酒店大厅聚一聚:您今天有什么烦恼吗,这一天?我说有,我说刘素云老师这个。他说您真那么想?您没有那么想吧?我说真那么想。《无量寿经》都给了您,您怎么还那么想?是,所以压力大,您把这玩意给我,我这整个一凡夫,我不堪重任!我根本就睡不好觉、吃不好饭,我何德何能接这东西。接了容易,走?走不容易。

其实殊途同归,我们所有的问题,答案是非常坚决的,所有的障碍为什么到刘素云老师这事事没有障碍?你看,她都退了休,又不跟孙女住在一起,你看这个孙女到她那儿,她就跟孙女在一起,她就能教孙女,她怎么那么有智慧?我听刘素云老师在讲课的时候,她要谈到自性、谈到修行、谈到那些对佛法的理解,我特别震撼。我觉得她怎么说的,就用这么简单的语言,而且真是弦外之音,我不知道大家听出来没有,我特别震撼,真是自性的流露。她没那么多理论,没那么多什么之乎者也。清净心,你说刘素云老师为什么能做到?她先生是疯子,这不是说嫁给他以后疯了,她知道他是疯子,她嫁给他。谁做得出来?印光老和尚说,「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所以为什么她念经得力?她放得下。有几个能做到这样的?说坐车就没坐对过,老是坐过了站,有几个这样的?真清净!她不琢磨。我们觉得好像刘素云老师高不可攀,丁嘉莉就跟我说,那是咱们学的吗?看看得了。其实,刘素云老师告诉我们一个什么道理?我们完全可以做到,做不到,就是因为你不改过。所以我们提出一个口号,「学佛就是改过,改过才算学佛」。不是烧香、磕头、念经、打佛七。举心动念,从早到晚。

我们在中国办论坛,他们提,胡先生,念佛实在是不行,妄念纷飞,一句佛号压不住,而且这么多事,不知道怎么才能得力。实际上,这也是大家经常问我的一个问题,说您怎么修行?我怎么修行?我不让脑子闲着。念佛念累了,我就想《了凡》里边说的话,《了凡》念累了、想累了,我就想《无量寿经》。《十善业道经》说,「菩萨有一法,能断一切诸恶道苦;谓于昼夜常念思惟,观察善法;不容毫分不善间杂」。一会你就想想,《无量寿经》里边的水,想想《无量寿经》里边的风,想想《无量寿经》里边的山河大地。然后再一转念,再想想《弟子规》。这是你闲着的时候,随缘。

张安老师问得好,他说您什么时候忏悔?我觉得这问题问得特别好,什么时候不忏悔?得这么反着问。我给大家举个真实的故事。有一天自己的烦恼特别多,说了瞎话,而且一分钟当中说了五句瞎话。晚上,我妹妹给我来个电话,她说:哥,今儿我特烦,什么什么。我说这很正常,都是凡夫,我说妳先别说了。她说哥,你给我说说我应该怎么办?我说,妳能认识到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这就改过第一步。我说得,妳听听我今天都干了些什么。呼噜呼噜,我就把我今天早上到晚上干的这些事,想的这些恶念,我就跟我妹妹说了。她说哥,你还有这些问题?我说我有。那行了,那我更有信心了。随缘妙用无方德。没有一定之规说,我非得跟谁说,非得在什么时候说,非得就某件事说,不用。其实老师们提的这些问题,真的一言以蔽之,就是要改过。

我希望香港的佛陀协会,能够真正成为一个见和同解,老和尚在讲经的时候,他说怎么才能形成六和敬?六和敬当中,第一个是「见和同解」,怎么才能形成见和同解?什么见?佛知佛见。怎么才能形成佛知佛见?就要把自己的邪知邪见放下去。怎么才能把自己的邪知邪见放下去?就得忏悔、就得改过,改过就是回头,改过就是依靠佛知佛见。就这么简单。如果每个人都改过,每个人都按照佛说的去做,这就是见和同解。你见和同解了,你能不「戒和同修」吗?你能不「意和同悦」吗?你能不「利和同均」吗?一即一切,就这么圆融。我希望侯维真、丁嘉莉、胡小林、傅冲,我们这四个人能成为和合僧。师父说了,很简单,只要有四个和合僧,中国就不会出乱。我得带头,我带头干吗?带头改过,改什么过,改自私自利、脏心烂肺、损人利己、贪瞋痴慢,就这十六个字。真发现不了自己的问题,这是最大的问题。我就跟罗杰说,我说天底下就两个人没错误。瞪我半天。一个是阿弥陀佛,再一个就是你罗杰。我跟罗杰也没客气,既然这么好的朋友,对得起你。你看大功德主,不得了,沈阳论坛三届,了不得了,福荫子孙。我说毁了你了,对吗?

老和尚说,别跟别人结怨,四十岁以上就别说了,关键得看他。他真想改,真不知道自己的病是什么,你看着他有这个问题你不帮他,你于心何忍?你只要真诚,你只要没有对立,你批评他的东西他一定能接受。你看不上人家,你嫌弃人家,你瞧不起别人,《了凡四训》上说,「有一毫愤世之心,即为曲,纯是敬人之心,即为端」。善有曲有端,我们只要抱着爱心、济世之心、敬世之心,这三心,而杜绝愤世之心。恨,这些问题,多多少少都带着抱怨、不满、对立、批评、指责,你想你能改过?不可能的。再说一层,实际上我就问罗杰,我说你来了好几天了,咱们复习复习,你看了丁嘉莉老师这个,「见人善,即思齐」,咱甭说佛法,你有什么触动吗?挺好,真好,愈来愈好,一次比一次好,他说您呢?我说,我父亲八十四岁属牛的,我从来没给我父亲洗过澡。老人家腰不好,文化大革命给打伤了,眼睛几乎是瞎的,谁给洗澡?司机给洗。看了丁嘉莉老师给母亲抠大便,都流眼泪。眼泪,事没有妨碍,昨天老和尚讲经,很多人流眼泪。有些眼泪是情执,老和尚不容易,这么大岁数苦口婆心的劝我们。最好流忏悔的眼泪,惭愧,干吗?不容易,像我父亲那么大,眼泪下来了。这个眼泪,轮回心造轮回业,不是哭就是好事,哭什么哭?难过不如别人,差太多了,眼泪是功德。

丁福保先生字典上有,我们人类只会流眼泪。你知道阿罗汉流什么吗?血。他发忏悔真到那个分上,那汗都是血,眼泪都是血,咱们这流眼泪就比别人差好多。结果这眼泪流的还不是为众生流的,还不是惭愧的眼泪,还是情执。我们爱老和尚,我们舍不得老和尚,我们觉得老和尚不容易,喜怒哀乐爱恶欲,七情。这种眼泪有用吗?没用,解决什么问题?所以,我听了丁嘉莉老师这一说,我特惭愧。老和尚把李炳老的《无量寿经》给了我。丁嘉莉老师,给母亲抠大便,不仅给母亲抠大便,还给母亲隔壁床上的病人抠大便。在座的诸位,有这种境界的举手。还掰开来闻,看看吃的菜消化了没有。师父说这都是救世界的,表法的。妈妈病,妈妈同房间的人病,干吗?我们埋怨,你看老太太身体真不好,添麻烦。其实您差这一课,他们来示现,你补上这一课。你补上这一课就像侯总似的,一拜完山,懂什么叫佛法?没学。孝心一出来,妈妈病就好了,这课结束了,这个学分你拿到了。你及格了,它就完了。

《华严经》讲的就是这个,你阿赖耶识里缺这一课,它招揽你的自性就演出这么一出剧。你不觉悟它下次还演,妈妈病完了爸爸病,爸爸病完了太太病,太太病完了孩子病,什么时候你知道别人不容易了,什么时候你真正转了念头,为别人着想了,他的病就好了。侯总不是这样吗?他跟我说,他做买卖有钱,留着长头发(我们想象不到),开车,别人出租车别了他一下,他能追出一千多米,拿着铁杆就想把那个司机给拍死。稍有不顺就大发雷霆,所有公司员工都怕他,怵他,不敢跟他接近。说实话,那个时候的侯维真侯总有孝心吗?你要说他没孝心,人家肯定不承认。我对我娘还没孝心吗?没有!「亲所好,力为具;亲所恶,谨为去」。母亲这一病,父亲先走,父亲先走还没有佛的因缘。到了母亲这一走,实在受不了。爸爸走,不觉悟,妈妈来,妈妈来觉悟,妈妈好了。七年了,癌症转移到脊椎上,都成了蜂窝煤了,翻身都不敢翻,打喷嚏那骨头都折,她怎么今天就好,能下地、能做饭了,这不教育我们吗?没有孩子的过错、没有不是的先生、没有犯错误的妈妈,都是来帮你觉悟的。

遇到这个时候,什么叫止观?观就是看到这些东西。止是什么?检讨自己,发现自己的问题,这才能回头,这爸爸妈妈才能好得了,孩子才会听话。有个同修跟我说,三个大惊叹号,孩子犯了一个错,然后等我还没教育他的时候,他又犯了一、二、三、四,点点点六个点,又三个大惊叹号。我告诉你,几年级,他到中学他也好不了,因为你的病没好。我跟侯总讲,我说我爸眼睛不好。有福的儿子,说胡小林你真有福,你看你爸爸妈妈身体多好,是吧,都这么说。孩子真有福,爸爸妈妈身体好,那反过头来说,爸爸妈妈身体不好,你胡小林没福,福到哪去了?福自我求。这你能埋怨别人吗?命由我造,福自我求。你没福气,所以爸爸妈妈身体不好,这个时候应该提起观照。乖乖,这不是闹着玩的,警告我了,让我发露!发露什么?揭露,谁在揭露?我爸爸的眼睛在替我胡小林揭露,你小子没德行,你小子没福报,你小子自私,你爸爸眼睛做一番示现,你什么时候通过爸爸这个眼睛把孝心发出来,孝即一切,一切即一。这孝心一发出来,你还会骂人吗?你还会偷税漏税吗?你还会占便宜吗?不会了,爸爸眼睛就好了。

爸爸眼睛最近有变化,左眼能看见了。原来这样根本就看不见,右眼能看见亮,而且是侧面。这是几,爸?一、二、三。现在左眼已经完全能看见了,但是还是视力不行,能见到这个一二三四。右眼开始有光了,大夫都特吃惊。当时我领我爸去,一月二十五号看病。他说你爸眼睛,右眼就不讨论了,左眼有可能维持现状。两个月,我怎么觉悟的?我就从丁嘉莉老师这觉悟的。我要这么对待爸爸妈妈,我爸爸妈妈就为了我,他的眼睛就得好。他活着有什么意思?澡,澡得司机给洗;饭,饭阿姨给做。就这么一个儿子,你干嘛去了你,你多忙?你读《华严经》,你读什么经你都是下地狱。

我通过丁嘉莉老师,我就跟罗杰说,我学到了这个,不是愈讲愈好,不是一次比一次好。「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见到傅冲老师呢?我接着问罗杰,你学到什么了?这年轻人不得了,这太有前途了。又是这个,有什么前途,学到什么了。我跟大家汇报我学到什么。我们家亲戚比傅冲家多,兄弟姐妹之间没有来往,表哥表姐。我妈妈、我舅舅和我姨,三家十个孩子,五、三、二,我连跟我妹妹都很少在一起。你看傅冲老师这么年轻,书包里揣着盘,叔叔、二叔、婶子、同事、邻居,包括那个狗,随缘妙用。人家不是说,我请你们大家来,我给你们讲讲,没有。学法轮功很痛苦,想听听正确的东西,人家含糊吗?三十岁不到一个姑娘,家里头全是她的长辈。

我胡小林学到什么?我妈说:林呀,今儿跟你大哥吃饭,一块坐。我跟他们坐什么?根本就不学佛。什么东西都是?一点都不孝敬。这就是胡小林,来之前,春节。我看了傅冲老师这个,我流眼泪。你说你跟人家差多少?你看人家对待亲戚,而且人家十四年、十八年不来往,而且她爸爸家对她妈妈那种伤害,人最后一回头,跟爸爸家这些叔叔、婶子,包括爸爸,一点分别心都没有。拿起法宝就讲,结果全都放弃法轮功,都吃了素,而且全念佛。傅冲对爷爷孝敬吗?那绝对孝敬,他的后代全学佛了,谁得利益?老爷子、老奶奶得利益。你胡小林呢?你们共同的姥姥、共同的姥爷、共同的爷爷、共同的奶奶,你做什么?贡高我慢,看不上,这些人最好远点。我妈说:那儿子你不跟他们吃,我就代表你去吃。我不是给妳钱了,妳就请他们,不就会吃吗?除了吃还有什么?就这点出息!这就是我,什么时候?两个月前,春节。

所以看傅冲老师这片子就掉眼泪,惭愧,真惭愧,不是一般的惭愧,真不如人家。你一点心都不用,你两个小时佛号,你看三个小时《华严》,你有什么用?我们听讲座、流通光盘、印刷书籍,干吗?就是要改过,就是要看到自己的不足。你说侯总为了妈妈拜山,昨天大家听了特感动。很多人完了以后:真不容易,真孝感天地。今天有个同学说,我们看的时候特感动,很激动,回去就没有行动。为什么?自私。那《无量寿经》,刘素云老师看得懂,你看不懂题中应有之意,那是肯定的。念佛,刘素云老师有法喜,你肯定没法喜。所以,我看完傅冲老师这个,我比人长二十五岁,我不知道在座诸位看到傅冲老师这样做,香港的朋友肯定有亲戚、肯定有家人、肯定有同学、肯定有邻居,我们看完傅冲老师讲话以后,我们做何感想?你们全在协会,法宝即手可得。我们有傅冲老师这种心思吗?人家是影视工作者,不是专门做法宝的,人家不是在佛教组织里面工作,二十多个法轮功,这不是闹着玩的。如果我们能向傅冲老师学习,我们甭多了,一个人度两个,天气还会这么阴吗?还会有地震吗?埋怨这六道真苦,众生真苦,你们为这个苦在做些什么?天气阴,有你自私自利的成分;地震,有您的心不平;灾祸有您的贪瞋痴慢,说什么说!

我们是学佛的,学什么佛,学的哪门子佛?愈学愈傲慢,学到最后,自己连个毛病都没有了。学佛是修行,我是修行人,真修吗?真修得改样子。所以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用了很多金钱,大量的刻制这些法宝。你说大经,咱们有《华严》,小的咱们有《弟子规》。用得着看那么多吗?用不着,《弟子规》就够了。《弟子规》跟你讲,「入则孝」这一章您能做到,我觉得往生西方没问题,孝道做圆满了,您就是佛,你去西方有什么问题?所以丁嘉莉老师如何照顾母亲,傅冲老师如何帮助亲戚,对我们做了很好的示范。我们有差距没有?没差距。没差距?你在六道待着。发现不了问题?发现不了问题就轮回心造轮回业。所以回答这些问题,就是说其实我们到底把改过放在什么位置上?跟大家说,除了改过没有别的,一点都没有。有没有过?太多了,「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你没过?你没过,那佛说的就是废话。佛会说废话吗?所以我们必须直下承当,我们必须把自己冷静下来,我们真的什么都不是。

我这嘴里老念佛,从早到晚。我的经验,大家不是问我怎么学习吗?就是胡妮妮胡阿姨跟我说的,你为什么要发露忏悔?就是从早上一睁眼,一直到晚上睡觉,天天在发露。堵车了,你就想真是障碍别人,给别人添麻烦。看到路上吵架了,你看这个世界,这瞋恨心多重,地球变暖,就跟这些吵架人有关系。我有没有不高兴,我有没有这个习气?见到爸爸妈妈身体不好,提醒我,赶快尽孝,把这课补上。

我记得年前,我带着我母亲去日本,我跟我妹妹一起去的。我妹妹在旅途当中,特别忧虑,因为她有个儿子在香港读书,找了个女朋友。我妹妹不喜欢这女朋友,因为这女朋友在香港工作,大学毕业以后,我妹妹希望儿子能够继续深造读研究生。但是她儿子特别同情这小女孩,就不愿意到美国读书,希望能够陪陪这小女孩。我妹妹就觉得,这小女孩是个离异家庭,家庭经济情况特别不好,我妹妹家的经济情况好,她就觉得这小女孩希望早一点成家,把她的儿子拿到手。反正就全是小女孩不好,单亲家庭,什么希望早点把孩子弄到手。她说哥,你一定跟张梦驰谈谈。她儿子叫张梦驰。让他得像你这样有事业心。春节之前我回来了,回来以后,他儿子正好香港毕业了回到北京。我就把他儿子约到办公室谈了一个小时。我说梦梦,妈妈可得了癌症,乳腺癌,七年,大夫给的这个指标。如果不转移,就OK。如果转移,七年一定就是个界限。今天妈妈三年,还剩四年。妈妈这个心愿是希望你好好读书,不要过早的成家立业。当舅舅的就一个要求,能不能这个问题往后拖四年?否则的话,咱们爷俩到你妈妈墓前,你跟你妈妈说什么?

诸位同修,就这一句话,他的眼泪就下来了。我说你妈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从小怎么拉拔你我知道,《弟子规》舅舅都给过你,有一条写了吗,把女朋友的感受放在第一位,有一条吗?你为什么要那么早跟她成家?他说我现在读书到了美国,我怕我把持不住自己,四年之后再变了心,所以我想早点结婚。我说你现在就对四年后的你没把握,你今天跟人结婚,你不毁人家吗?十年过后,孩子也有了,感情再发生裂痕,因为你不懂得什么是爱。爸爸妈妈对你这么大的爱,你都不往心上去,你把女朋友这么上心,为什么?爸爸妈妈怎么拉拔你的,我给他叙述了一下,二十多分钟。这么大的感情,你张梦驰不往心上去,你把你刚刚在香港大学认识三年的女朋友放在心上。我说梦梦,你觉得这样做对吗?他说我怕这小姑娘人老珠黄,到最后她岁数大了,万一她老了,我对不起别人。我说你对得起你妈吗?你妈比我小两岁,五十三。我说你小子得有点出息,是个大老爷们,二十四了,属虎的今年。

他说舅舅,那您说哪个宗教当中说,可以不跟女朋友结婚?我说你少跟我废话,我不跟你谈什么宗教,我就说你应不应该孝敬你妈妈?他说我应该。我说你知道怎么做吗?他说我知道怎么做了,他说我觉得我妈妈也不对。就像侯总昨天说的,我妈妈没有不对。她老让我去到美国学习,找个好工作。我说好工作是为了爱你,她不知道如何爱你是最有智慧,因为你妈没有智慧,她于文于理她不懂。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要让爸爸妈妈高兴,不能让女朋友高兴。你们都谴责你的女朋友,我说舅舅给你两万人民币,回去给女朋友的爸爸妈妈买东西过节,舅舅不反对她,你没有起好作用,「教妇初来」。你跟她在香港认识三年了,你都教她什么了?陪她看电影、陪她买毛衣、陪她逛商场、陪她吃饭,难道今天这女朋友对你提出这种要求,没有你的责任吗?如果你三年前,就像舅舅说的,给你这本《弟子规》,你就跟她讲如何孝亲尊师,如何知恩报恩,你的女朋友能到今天这一步吗?

三年前,我说你妈跟我说,你在学校,香港叫什么指标,八十多,特别好的学生,自律、学习好、行持好。我说三年后你看你,又抽烟、又喝酒、又熬夜,你让你妈妈和我怎么看待你这女朋友?没接触这女朋友之前是个好孩子,接触这女朋友之后,三年变成这样,学习好几门功课不及格,学分老拿不到手,你想让妈妈同意你这桩婚事,你妈妈会把你往火坑里推吗?舅舅,她可不是这种人。不是这种人,那你做出来了,你让我们怎么看待这女孩?一个小时,这打一打揉一揉。因为那个小女孩家离异的,爸爸也结了婚,有了妹妹,妈妈也结了婚又有了孩子,她一个人没地方去,到哪去都是后,不是后爹就是后娘,挺可怜的。我妹妹就不让人家来北京,来北京也不见。我就把这孩子安顿了,租了酒店,请他们吃了饭,给了钱。我说我是张梦驰的舅舅,家里就这么一个男孩,拿点钱回去给爸爸妈妈买点东西。我说妳跟张梦驰这桩婚事,其实我觉得挺好,我一点成见都没有。其实咱们心里清楚,什么人和什么人能走到一起,这命中注定的,这哪是你不考研究生,结了婚就能到了手的。到了手,不是妳的也得离。我说妳为什么不到美国跟梦驰一块读书?她说没钱。我说我给妳出,妳只要读书,妳花多少钱我都替妳出。她特别激动,因为她也想上学,谁愿意在香港这个地方找个银行工作?不愿意。最后梦驰回家,我爸爸,因为我爸爸妈妈跟我妹妹一块过,我妹夫、我爸爸妈妈就特别吃惊,说你这一个小时跟他说什么了?回家就给妈妈磕头,妈我不能没有您!给妈妈洗脚。我真是没良心,您都得了这么大的病,还剩四年的时间,我还惹您生气,我还让您操心。舅舅今天跟我说明白了,我再也不那样了,我一定好好考研究生,您让我干什么我干什么。

我妹妹原来对传统文化没信心,她觉得这都是封建迷信。「随缘妙用无方德」,我没有刻意的要做我妹妹的工作。这机会来了,她让我跟她儿子谈话,这可不是咱们要找你儿子的。她说哥,您今天回家,您跟我说说,都跟他说什么了。这不就教育我妹妹的机会吗?我跟他说什么?我告诉妳,「先人不善,不识道德,无有语者,殊无怪也」。张梦驰身上的这些问题,就是妳跟妳的先生没做好,这关了门说,妳们两口子教给他怎么做人了吗?成天跟儿子谈,上什么功课,学什么专业挣钱多,全是为自己。你看人家李嘉诚先生怎么怎么着,你看人家比尔盖茨怎么怎么着。你们就拿孝亲尊师不当回事,妳们就拿为众生服务不当回事。妳对张梦驰照顾得无微不至,我就没见过第二个妈妈那么照顾孩子的,生活上照顾得无微不至。妳要不然就说,是张梦驰不争气,要不然就说张梦驰那个女朋友不争气,妳们就是看不到妳们身上存在的问题。我觉得张梦驰这个问题,我跟张梦驰说的这番话,你们两口子都得听着,不能一暴十寒。今天舅舅讲了一小时,改了,明儿我又见不着了,见不着然后妳们家又这么相处,过两天他又得变。

所以我跟我妹妹说,我说我讲的没别的,我《弟子规》都没讲完,就讲了一个孝字,就把妳有多么不容易,妳得了什么样的病,我说妳好好琢磨琢磨,我说就这一件事,妳儿子就回头了。妳说《弟子规》不伟大吗?妳们两口子打过、骂过、着急过,到香港堵过、劝过,有用吗?就这一件事,妈妈还剩四年,明白了。有几个妈妈?就一个。几个女朋友?想找多少找多少。孩子不是不懂事,有善根那一说就清楚。我妹妹特吃惊说:哥,原来在家看电视都得让着他,现在他一看电视:妈,您看哪个台,我帮您拨。原来考GRE、考托福,爸爸盯着,妈妈在门口搬个板凳坐在那儿,就听着里边到底是上计算机,还是真做作业,费劲。天天生气,着急上火,操心。大夫说,妳就不能操心,妳这乳腺癌,操心一定会出现问题。所以特别欣慰,她就去了沈阳第三届论坛,到那儿就把她度了,她才明白这是最重要的东西,回来特别兴奋。

讲这段故事,这是一个真实的母亲跟儿子之间发生的冲突。其实我们在跟孩子相处、在跟家人相处,在跟亲戚、邻居相处的时候,我们心里满满塞的都是自己。你看昨天刘素云老师说的,我觉得你应该学钢琴,我觉得你应该学数学。你想过孩子吗?你爱孩子为谁爱?为你自己爱,你不是为了孩子。你爱爸爸妈妈,因为我学了《弟子规》,我要爱爸爸妈妈,为让他们高兴。侯总昨天一句话对我触动特深,他是为了讨好她,没有感恩的心。你看他给太太拿拖鞋、系鞋带、打洗脚水。大家听到这句话没有?说我刚开始,就觉得我学了《弟子规》,我要讨好我太太。你看,讨好的心。了凡先生说,「苟有一毫媚世之心,即为曲,纯是一片济世之心,则为端」。讨好就是媚世。我们跟老和尚说的每句话,有多少是真正对老和尚的感恩,还是媚世?真正对老和尚好,真正请他老人家长久住世,你得改过!你不改过、你不真学、你不真干,他说的是废话,你在出佛身血,他的心在流血,他沮丧极了。

今天师父早晨请我们几个人过去,到寮房吃饭。我们无比的欣慰,师父老人家也很兴奋,为什么?真改过、真学、真听他老人家的话,不在于什么师父老人家给人鞠躬。感恩师父,怎么感恩?化感恩为行动。他老人家来到这世界上,为什么?就是为你改过来的。你不改过,你说你尊敬师父,你骗人!你根本就不拿人当回事,你骗的是谁?你骗的是佛。连佛你都骗,你说你读《无量寿经》能读懂?你说你念佛能念出法喜,这不痴心妄想吗?所以这次来香港,很多朋友问,胡先生,你念阿弥陀佛,怎么就念出法喜了?我说因为我改过。念不出法喜,你在跟阿弥陀佛之间有障碍。

你看,佛在《无量寿经》上说,「常照光、欢喜光、智慧光、不思议光」。那你怎么不欢喜?光是普照的,为什么你没感觉到光?你有障碍,就香港这阴天你说光进得来吗?这阴天就是烦恼,光照在云彩上边,照不到这大地,改过就是要驱散阴霾,就是要把这乌云驱散,怎么驱散?讲出来你的故事,认真考虑你有什么问题。师父慈悲到了极处,就十六个字,难吗?你要说《华严经》八十品,这是真难,事事无碍,理事无碍;事无碍,理无碍。这个不好懂,不是我们的境界。玄中玄,妙中妙,咱们放一边不谈。师父老人家说的,自私自利、贪瞋痴慢、名闻利养、五欲六尘,就完了。真正对照老人家说的东西,我们从早到晚检讨自己,你就去西方了。今儿早晨师父吃饭时候开示,我特别震动。他说,大德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往里边钻。地狱无门,你往里边闯,天堂有路你不走。大家问,我怎么走天堂的路?改过而已!所以大家不要再提问题,提什么问题?「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求什么,你不改过!所以我们当天,刘素云老师十点到十二点讲完,回去我就把我这小组叫在一起,发露忏悔。

胡先生,照你这么说,那我们从早到晚,这事儿多了。你看自度度他,你自己觉悟了,拿出你的故事给别人讲,所有的人都会拿你这个东西在衡量自己,丁嘉莉就这样。我说我嫉妒心比妳强多了,我考大学的时候,读研究生的时候,我英语的听力特别差,但是我口语特别强,我说的能力特强。为什么?不愿意听别人的。就知道跟这自己站上枝,到哪去都得以我为核心,有一个比我有钱的,我就不跟人见面,嫉妒!什么,有钱上过学吗?没上过学。那不就是一个暴发户吗?嫉妒!说这边是博士。博士,不去了,就会读书,文凭愈高才能愈低,高智商低能儿。还说人家高智商低能儿。因为我也有这个病,所以一看她这个病,我特别敏感,为什么?你傲慢、你嫉妒,你看到人就嫉妒。丁嘉莉老师来度我的。

我最近没有男女之心,果然女同学就少了。我学佛的时候,旁边女人特别多。我想就干这个,你有病招来的。最近有转变,特别是来之前。有一天,一个朋友说,胡小林,很多人想见你,大概有六、七个,我们在素餐厅等着你,你过来一下。我忐忑不安,我去餐厅之前,我说今天到底是女的多还是男的多?我到底有没有功夫。我一看,好!就一个女的,行了,有进步。从《华严经》上来讲,就是这样,「幽须鬼神证明」,最近就全都是男的,让我讲课的也是男的,到我办公室来拿数据也是男的,给我发短信的也是男的,没什么女的了。

所以丁嘉莉老师,我们这次在香港,她演出这一出,嫉妒傅冲。谁感恩?我得感恩,你小子有这病,你没这病,怎么会看到这种情况?读完《华严奥旨》你明白了,「一尘出生无尽遍」。出生什么?念头控制。你要出生那个嫉妒的,那就是你念头有嫉妒,你病没好,你的种在起现行。三细变六粗,你就看见了。然后,你跟丁嘉莉老师一块嫉妒,你就苦果了,你就轮回心造轮回业,就这么简单。所以丁嘉莉老师给我演了这一出,提醒我自己现在有这种嫉妒、傲慢,乌鸦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这种境界。我感恩丁嘉莉老师,我拿什么感恩?指出来她身上存在的问题。所以《弟子规》说,「善相劝,德皆建;过不规,道两亏」,这是自度度他,这是佛法,这是三藏十二部,你别小看《弟子规》。老和尚那天,我们在他那里,在他的会议室。「泛爱众」,我读了快三年了。老和尚说,这个「泛爱众」,什么众?众缘和合而生,众生,不是说人。你说这《弟子规》,写这个的李毓秀,他是一般人吗?他怎么这三个字是泛爱众,他怎么不说泛爱人?李毓秀,那是我们的境界吗?他拿个人给你举例子,因为我们对人有感觉,说让你泛爱狗,你根本就不接受。这个泛爱众就是告诉你,从泛爱人开始,最后达到的境界叫泛爱众。

我感谢丁嘉莉老师,我应该怎么做?我应该讲出来我的感受。我怎么讲?我不是批评她,我说我就这毛病,嫉妒心特强。学了佛,嫉妒锺茂森,嫉妒蔡礼旭。我到马来西亚,我一看我这大老头,头发都白了,个又高。蔡老师又瘦,在我前边,鞠躬的、磕头的、签字的、照相的。我在旁边也没人理,我这心里真不好受。我干嘛来的,我自己买的飞机票,到这受这刺激。在公司,咱好歹也是老大,司机给拉门,秘书给准备午饭。到这儿可好,还帮蔡老师提着包,人家给蔡老师送的鲜花,我还得帮拿着,我说整个一催巴儿,我说到这来成了服务员?这心理不平衡。你上过大学吗?去过美国留过学吗?做过买卖吗?知道钱怎么挣的?这一套就来了,五分钟都用不了,把自己那点事全抖露出来了。搞过房地产吗?去过国外吗?懂英文吗?不就《弟子规》吗?我现在也能讲,就是大家不认识我,早几年,真是,多一年功夫多一年人。你看,多一年功夫多一年人,成了做手艺活,就这么嫉妒。师父吃饭的时候,刘慧蓉给我一张盘,说菩萨有三重障。师父在讲《华严经》上说,一个是贪心,第二是傲慢,第三是嫉妒。菩萨三重障,当了菩萨还有三重障,我这凡夫,那得三十重障。我就到师父那去吃饭,我说师父,这三重障我全有。师父说你都嫉妒谁?我说我有嫉妒蔡老师。师父说,你小子能成就就这一点,你真敢说。我说我再不说就下地狱了,我现在还来得及。

「千年幽谷,一灯纔照,则千年之暗俱除」,只要回头就来得及。我们在中国开论坛,很多同学问,佛太不负责任了,干了那么多错事,一念转过来,就全抹了?我说真的,老和尚说了,因为他是自性,自性没有久和近,没有长和远。你说这屋十年的黑,跟这一年的黑,那不都是黑吗?你说十年的黑,我要十分钟才能给点亮,一年的黑我一分钟点亮,用得着吗?一万年的黑,只要灯一亮,就全没了。一万年的黑,相当于你作一万年的恶,一灯纔照,就是《弟子规》,马上千年之暗就俱除,这是自性。自性就这样,自性没有久远,没有多少、没有远近、没有空间、没有时间,所以这对我是很大的鼓励。

我那天跟丁嘉莉老师、傅冲老师,我都忏悔说:天下的恶事,我没有不干的。丁嘉莉老师说,胡老师,那你现在改还行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就给她讲了自性的道理,我的理解,这对我们是极大的鼓励。真的像了凡先生说的,过不在多少,但以改为贵。多好!不是他们这些人来到这世界上,我们得被这个过错给压死。佛说,如果我们这三恶业,如果有形相的话,如果有长高宽体积的话,尽虚空遍法界都装不下。但是一念一改,全没了,这对我们树立起改过的信心,非常非常有帮助。师父说,什么时候改,你什么时候就成佛;你什么时候迷,你什么时候就去恶道。

说正念现前,一心为善。我们在中国的讲习当中,很多同学就提问题,什么叫一心为善,说我不知道怎么叫一心为善?我说一心为善就是只想别人,不想自己。我就这样。我刚上电梯,夏天,看见小姑娘穿得特别少,就动心了。马上就想着给妈打个电话,给它换过来。我说妈,我小林。儿子,你给我打电话,干吗?妈,妳的腰好点了吗?没事。不是,妳那心脏好点了吗?迷糊了!儿子谢谢你,真高兴你还打电话问我这心脏。我说妈还挺好吧?挺好,中午回来吃饭吗?要不然晚上回来吃饭,给你包点饺子。跟妈聊了五分钟,我妈特高兴,谢谢儿子,你还惦记着妈,你那么忙,你工作吧。我惭愧死了,我哪儿是因为爱我妈打电话,我是因为在电梯碰见一姑娘,我要给她换了,一心为善。人家老太太那么赞叹,我就是这么改。刚要跟人发脾气,跟司机,马上打开手机,从A到Z,看看哪个人我该打个电话。表姐,对了,表姐还跟我要套《弟子规》还没给,赶快给表姐打电话,换!司机晚了,迟到六分钟,迟到就迟到了。这要搁过去,就发脾气了,干嘛呢你,知道这碗饭怎么吃吗?干什么不吆喝什么,就来了,开二十分钟路得骂十分钟,一直骂到自己渴了喝水为止。原来就这样,现在一遇到这种情况,马上换,这是我的经验,阿弥陀佛压不住,太远了,业障太重了!我就换,因为这些朋友、表姐、妈妈,她很近,有感觉,长什么样、多高、多大岁数。阿弥陀佛对我来讲,就我这罪孽凡夫,想阿弥陀佛我还早点,我还是想想我身边的人。我就这么换,一心为善。

记得今年春节,一个大哥,他说小林,你跟这些领导都熟,咱们吃个年夜饭,大哥出钱买点礼品,咱们一块坐坐,你帮我组织组织。因为我在我们北京有一个俗称叫秘书长,什么秘书长?饭局秘书长。谁约饭局都找我。约饭局挺辛苦的,十个人吃饭,得打四十个电话。这个领导星期一不行,那得改成星期二,那个领导星期二不行,星期三行,这一个人就通知好几遍。谁爱吃什么,地址怎么弄,特别辛苦,吃顿饭。反正大家都不愿意约,都是领导,都是大富长者,具体帮着蔡老师拿花这事也不能人家干,得我干,催巴儿,约好了。今年春节,这才几天。你说胡小林我拿李炳老这本《无量寿经》,我真心里颤!这几天我都睡不好觉。他说小林咱们多少人,我得买点MP4,送点礼。我说大哥,夫妇俩一起来,还有单个来的,加在一起一共十三家,二十二个人。那行了,那我就买十三个MP4,再加上你的。我说大哥,我就不要了。心里不这么想,那最好来一个,听经。到吃饭了,吃完饭,我这忙一圈了,忙一个多礼拜组织饭局。到走的时候我拿这个礼品,我说这谁谁谁给您买的,过节了,买点礼物。结果老领导两口子,一人拿一个,把我那份给拿走了。我说大姐,大哥拿了。是啊,这特好,我们家还有一小孙子。我说大姐,是啊,一家一个。没关系,反正赵总有钱。就把我那份拿走了。我都捐了二千七百万了,我这三年,就这一个MP4还心里不舒服,心里还酸溜溜的。本来有点积极性安排这饭局,琢磨来个MP4,结果还鸡飞蛋打,白忙活一圈。掏了钱,请了客,最后连MP4也没捞着。

这就是胡小林两个月以前,得了吗这个?得了吗你们说?不改过怎么能行。每当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贤首国师在《妄尽还源观》说,「乃至小罪心生大怖」,小的罪过心生大怖。诸位同修,咱甭说《华严》境界,贤首国师这句话你能做到,以小罪而心生大怖,这话明白吗?小的过错而心生大的恐怖,你就成了!不用念佛,念什么佛?念佛是念觉悟,觉悟什么?什么叫佛、什么叫觉悟?我前两天讲,觉悟就两件事,一个是觉知,第二叫觉悟。觉知是什么?贪瞋痴慢来了,家里来贼了,我意识到了。觉悟?觉悟就是醒过来了。醒过来,我对世间的万法万物怎么形成的,事跟理,因和果,我都清楚了。觉知成就的是根本智,清净了,解决的是涅盘问题;觉悟解决的是后得智,了解万法万物,好度众生,我们叫菩提。这叫念佛,不是嘴里跟着念,不是!佛是觉悟,觉悟什么?觉悟到自己的问题,改正过来。说你念了多少声佛号?一万声。你念了多少声?十万声,这没关系。你念多少声佛号,你发现不了自己身上的问题,没用!一心为善,正念现前。一心为善就是做好事,反正就是不能想自己。刚想打这个电话,我就这样,我下级挺多的,有怀孕的,生孩子的,我根本就不管,我需要打电话,我管妳睡午觉不睡午觉,我管妳这是喂奶时间不喂奶,拿起电话就打。现在刚想打这电话,人家刚生完孩子,国家的政策规定有喂奶时间,你能不能在喂奶时间以后打这电话,真急到那分上了吗?这就是菩提,这就是觉悟,你心里有别人了。念什么佛,这就是佛,一心为善。

我这次来之前,我有个同事,自己脊椎是S型的,三十岁不到,是很重的残疾,身体是歪的。而且人家说,她到了四十岁就瘫痪了,年轻,肌肉还有劲,还能撑着,到了四十岁以后,可能就会出现问题。我特别着急。人事行政部说:胡总,那每个员工都可以请假看病吗?她得治疗,她得按摩,按摩你不能让她周末去,周末大夫也不上班。人事行政部经理就说。现在改成送爱心部了。我说,必须得给她星期二、星期五下午半天去治病,咱们摊上了,就得这样做,因为她是病人。她挺不努力的,公司来电话她为了不接电话,她把电话放在旁边,摘下来。你看,管理公司经常出现这问题。她凭什么呀?表现好的,我觉得还可以。我说她表现不好。没有她,除了自性之外没有别人。她表现不好,说明我们的工作不到位,「皆己之德未修,而感未至也」,怎么到现实生活当中,就把了凡先生这个忘了?看到她的问题,谁的问题?你没那个德行,你感化的工作不到位。感恩,我说,工作有缺陷,妳好意思还跟我这儿说,她什么什么,摘电话、说瞎话。她能不说瞎话吗?她病成这样,她哪撑得住?法宝管得特别乱,她在文化部工作,那架子上堆得满处都是。我说你体会体会,一个S型的脊椎,她上高搬这个箱子,她能叫动谁?叫司机,司机听她的吗?叫男孩子,她指挥得动男孩子吗?她能上这个高,就很危险了,上这个架子,能把法宝扔上去,我们考虑到我们的不足了吗?她说那是咱们的问题。对,咱们不关心她。

我说我自打外面讲经以后,电话特别多,多烦。她从早到晚,她坐在那儿,她那个S型的脊椎,拿着电话,从早到晚就这,不是要法宝,就是哭诉,要见胡小林的,给胡小林送儿子的,全这个。我不能接,我得搞自私自利,我得念经。她得给应付,寄法宝。我说必须得星期二、星期五,下午两个半天,我给她联系的大夫,就是咱们家认识的。去了。去了公司人家不平衡,凭什么,她两个半天?我说,你们要得S型脊椎,你甭得S型,你得L型,你们都可以去。这能这样吗?老和尚说,我们要成立一个家,家里有病人,你们就这待遇?这要是你们姐姐病了,你们会这样吗?教育!我各个部门叫来,我们怎么看待这问题。我先抓中层干部,有没有生起这种,如果我们兄弟姐妹,《弟子规》说这么清楚,「事诸父,如事父;事诸兄,如事兄」。咱们甭说这个,人家现在有病,还是胡小林掏钱,根本就没让你们操心,人家没让咱一把屎一把尿的照顾,人家就是说利用公司上班的两个半天去看病,还不影响你们,你们就这样攀比?那我们也有发烧的时候,那我们家也有出事的时候。我说你们都歇着,我告诉你们,歇着你们病也好不了,我告诉你,就你们这恶心恶念。

我来之前到春天了。她父亲是酒精肝,从年轻就喝酒,一天喝八两,而且五十六度,那很贵那酒,喝最便宜的酒,二锅头。酒精肝,大家可能不知道什么叫酒精肝?我说妳爸为什么不戒酒?她说我爸一戒酒就哆嗦,走路都走不了。我说那什么意思?她说我爸只有喝。喝那就肝硬化、肝腹水。妳那意思就怎么都不行?戒酒哆嗦,没法生活,不戒酒就酒精肝得死。她没什么关系,现在住院也不好住。我这操心,我就老想,我对待她能像对待我妹妹这样吗?爱说瞎话,我感化她的机会来了。我胡小林得像个老大哥,我真得把她当妹妹爱,我就不信她这人是感化不了的。感化不了,就是你的心不真诚。那侯总怎么一拜山,妈妈七点四十怎么就坐起来喝水?为什么你看这云彩让它散开,它就散开?没有别人,除了你念头之外,还有什么?我就给她爸联系医院,求爷爷告奶奶,我来之前住进去了。

住进去,我再往下做,我拿一万人民币,我请她到办公室,我说妳看,老爷子病了,多大岁数?跟您差不多大,六十,比您大五岁。我说就是我老大哥。我说我也不会买东西,给点钱,启动爱心基金。那小女孩受不了了,她说这哪行,我这一身的毛病,又说瞎话、又摘电话,而且交给我的工作也没完成好,我这一个礼拜两个半天,我就觉得已经很不落忍了。我这爸爸病了,您老人家那么帮忙,帮我联系医院,这不说了,您今天还给我一万人民币,这我怎么敢当!深深的鞠一躬就掉眼泪了。我做得那么不好,您对我这么好。我说妳没有做得不好,妳特好,我这一万块钱是奖励妳的,不是给妳爸的,奖励妳教育了我,使我看到自己身上的不足。胡总,我现在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给你来电话,您真是菩萨,您怎么会这么看这问题,我的表现不好是教育您?对,因为我不负责任,因为我曾经摘过电话,因为我放东西乱,我就看到妳放东西乱。她说您说这个愈说愈玄了。我说这就是华严境界。其实华严境界我也没太读懂,我实在解释不了,我就说是华严境界。她说那我看《华严》,我说您别看《华严》了,好好看《弟子规》,把妳爸照顾好。我说《华严经》不是妳该看的,当前要救世界先救自己,《华严经》太深。

所以我们真的是这样,我们自己不负责任,我们看到的孩子就不负责任;我们自己爱占便宜,你看到别人就占你便宜;你爱发脾气,发脾气的人就出现;你要对立,对立的事情就来,你信不信?信佛!埋怨谁?感恩,这种事情出来,要不然你不知道自己的问题。这些人做这个示现,来占你便宜了,你还跟人没完没了打官司,还给人告法院,你告什么法院?你心里没这个病,能来这个医生吗?来这个医生,你把药吃进去,不就完了吗?他就走了,你跟他计较什么?第一要好好吃药,第二要感恩,下次不能再犯,不贰过,这就完了!下次你占便宜他又得来,愈来愈大这个药。占小便宜吃大亏,就这个道理。你看,我占了五块钱便宜,那人就来十块钱的事,你再把这十块钱的便宜占完了,下次你就吃一百块钱的亏,不就这路子吗?哪有白来的事。

所以大家问我怎么学习佛法,这就是学习佛法!我们日常生活当中,怎么能碰到这种员工?占便宜、说瞎话、摘电话、法宝收拾不好。遇到这个的时候,老和尚说,边见,就是对立,是不是?你有没有对立的心?她不好,她不对。算了,我别跟她计较。错了你,什么叫算了?都是你的错,你算什么你算?直下承当拿过来,哪有什么就算了,我不跟你计较,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学佛了,我跟你弄这个?我得去西方。你去不了,你没改你。她占便宜、她摘电话、她说瞎话,都是你的病,你说什么说?大夫来给你看,你不吃药,你还说这大夫不怎么样,骂这大夫。所以我们一定要抱着这种正知正见来生活、来工作。我们如果老是这样提醒自己,你看我昨天,恭送老和尚,说胡小林你个高,拿着伞。就烦恼,要搁我过去,我就上去我得揍他了,弄一个车在门口,弄三个大箱子,老扒拉我,那香港小伙子挺五大三粗的,穿个红背心。我跟你说过了,别老跟这站着。香港话我听明白了那意思。我不会说香港话,他啪拉我一下,我那么大岁数,得了,学佛的,别跟他计较了。我得站门口,他拿第二个箱子了,跟你说了没听见你啊!乓把那箱子扔地下了,哐一声响。得了,这也就是香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我就这脾气,搁我过去,老和尚下来,你开什么玩笑,小伙子你愣头青你,就这个,昨天晚上。

你一想错了,你对老人不恭敬,你粗暴无礼,你怎么会看到这种景色?度你来了,你拿别人当回事吗?还是有问题,还是阿赖耶识里有这种子,起了现行,要不我看不到这一幕。老和尚说,你开车看到这山,我没想到山,「一切法由心想生」,怎么这山就出了?老和尚说,你阿赖耶识有这个种子,你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山就形成了。这小伙子,我没想。你不必想,你能想,你那粗心大意,你能知道你有什么念头吗?一弹指三十二亿百千念,你哪知道你念头里有什么?你要知道,你能观察到这么细,每一个念头你都能看出来,那你还在这待着吗?七地菩萨。您不到七恶道就不错了,七地菩萨。所以这小伙子昨天晚上特别粗暴。我粗暴,我有问题,我不管不顾。感恩,来香港让人上一课,咱往低了说,忍辱,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不是打仗的地方,忍,忍是福德,那不是功夫。

理忏,大家老问什么叫忏悔?这就是理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假的。这境界还不够,没报恩,这就是我的事,我就是做错了,我就是这小孩,我就是年轻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干过这种事情,只想自己不想别人,今天起现行了,得病了,得病这小孩就来治你这病,感冒了给你包感冒冲剂,喝了下次咱不这样了。而且感恩这小伙子,三个箱子就啪拉我三次,最后还扔在地下,就那意思,你怎么搞得你,就是那意思。无比的感恩,考验自己境界不行。来香港这三天,先是刘素云老师安排讲课不高兴;后来林红娜把傅冲的事给忘了,不高兴;然后这小伙子,昨天晚上。什么叫学佛?这就叫学佛。什么叫感恩?这就叫感恩。所以我们常存此心,功德无量。关键你要存这个心,就是我不行,任何人都是菩萨。印光老和尚说了,「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以小罪而心生大怖,甭多了,「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咱们得学会的多了去了,这点东西。你甭学多,《弟子规》一条也行。关键学了得做,你得记住它,你得真干。

所以,我昨天晚上回去,我特高兴,今天小伙子给上一课,消了业障,这个种子起现行了,过去我肯定就这么粗暴无礼。那我这粗暴无礼比他可粗暴无礼多了,拿人家不当回事,稍不顺心就不高兴,那不就是吗?刘老师十点到十二点,我不高兴,小伙子不是当天晚上就让你不高兴了吗?你不是气愤吗?你不是不平吗?这小伙子在你面前就表现这气愤和不平,说什么?你心脏,你就经常看到垃圾。真的,原来我看过一本书,叫《当和尚遇到钻石》,我那时候学佛学得不深,我说怎么是这样?你要贪污、偷税漏税,你就老看见泥坑,就是当你一看见泥坑的时候,你就知道,你在经济上有问题;如果你老碰见垃圾,就是你感情上出现问题,我当时特别不理解。《当和尚遇到钻石》怎么这本书这么说?今天真的明白,我当时还特看不上这本书,我觉得迷信,老和尚说得对,那时候我在看老和尚讲《地藏经》。这书不行,完全是邪知邪见。今天回过头来一看,人家比咱境界高,人家和尚说得对。

所以,我们看到员工占小便宜,就是我们要占小便宜,你看,MP4没占着。所以员工报销条多了点,多点多点,提醒,你改了以后,员工就不占这便宜了。在你之外没有另外的员工,承认不承认?在你自性之外,没有另外的占便宜;在你自性之外,没有另外的发脾气。全是帮助你的,多慈悲。到地狱也是这样,你病到那种程度,不用这药治你,不行了。您倒想看到西方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您有那福气吗?你这一身的毛病,他来了治不了你的病,他不是不愿来。「随众生心,应所知量」,你恶到什么程度,那菩萨就恶到什么程度。江本胜博士水试验,就说明这问题。你什么念头,水就成什么样子。水就是菩萨、就是佛。「圆满昔所愿,一切皆成佛」。你成佛了,这水就再也不会结那脏的图案,不好看的图案,为什么?你念头变了它就变了,你是佛了,这水就是佛了。圆满昔所愿,一切皆成佛。问谁?得问您。你是佛心,你看什么都是佛,江本胜博士水试验就告诉我们这一条。你看你爱心,那水的结晶图案就漂亮。你是恶心,那水的结晶图案就,那水是什么?那是来度你的菩萨,告诉你,你看这水的图案多好看,你爱心,你要老保持爱心,我就老给你好图案,这就是加持、鼓励、帮助、促进。你一恶心它提醒你看这结晶不好了,我可不能这样了。「三人行必有我师」。你觉悟了,这就是学佛,不是这道理吗?

所以我们从早到晚,我们得感恩,我们今天做为人来讲,我们能学习,能听经教,我们有觉悟,我们从早到晚都怀着喜悦的心情投入生活。所有在你这境界当中,发现的人,所遇到的事情,所看到的情况,全都是在帮你觉悟。你能没有法喜充满吗?我天天都在进步,我今天又发现十个错误,十个人对我不好、三个人骂我、六个人坑我,多好!真等到临走那天,去西方了,就没人干这个了,全是佛菩萨来接你。药没有好坏,因病与药,完全是根据你的病。所以从我们学佛人的角度来讲,没有不是,「病亡则药亡」,病没了,药就没了。「举空拳以止啼」,全是假的,都是为了给你治病的,真正病好了,哪还有什么药?

很多朋友这次来香港问我,你怎么修学的?你日常生活当中做什么功课?其实我跟大家说,我没有做什么功课,这就是功课。走路你看两人吵架,你觉悟,怎么吵架让你给看见了,跑到香港都看吵架的,你说你这病到什么程度了?觉悟!

今天时间到了,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