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净土法语

素食护生

佛教知识

在线共修

法师介绍

影音下载

世间百态

法宝流通

最近更新

学习中心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网络皈依

佛电视台

佛友商讯

种植福田

深入经藏

全部资料

电 子 书

居士文章

佛教下载

我要提问

佛教修练

佛教寺庙

学佛博客

菩提文海

热门文章

网站活动

护持正法

佛教问答

幸福人生

消除业障

佛教新闻

学佛影院

佛教网摘

净土法门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户中心

热点专题

戒除邪淫

戒杀放生

学佛感应


首页 -->法师开示

 定弘法师: 发菩提心 一向专念(第2集)


发布:果林果梅 [文章 空间 留言]   日期:2014/4/29 14:44:00   收藏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护持正法

  尊敬的诸位法师,尊敬的刘老师、诸位大德同修,大家晚上好。阿弥陀佛!昨天我们学习「发菩提心,一向专念」,我们谈到了发菩提心的重要性以及什么是菩提心。今天我们还要继续补充一下,讲一讲什么是菩提心,然后再讲如何来发菩提心。我们昨天也引了《观无量寿佛经》里的经文,讲这个菩提心包括三心,第一是至诚心,第二是深心,第三是回向发愿心,佛讲能够具备这三心就决定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这三心简单的来讲就是蕅益大师在《弥陀经要解》里所说的信愿,这个信愿是要真诚的、百分之百的相信和发愿。你能够真诚的信愿,这真诚心就是至诚心,能够深信有西方极乐世界,深信有阿弥陀佛,也深信自己本来是佛,现在要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去成佛,这是决定可以办得到的事情;相信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决定真实,我们虽然现在是罪恶生死凡夫、业障深重,但是仰承阿弥陀佛本愿之力,决定可以蒙佛接引往生西方,这就是深信之心,就是深心。我们发愿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到西方极乐世界做什么?作佛的,作佛广度众生,这个心就是回向发愿心。所以这菩提心讲得最简单、最容易懂,就是深信切愿求生净土,蕅益大师讲,深信发愿,即无上菩提,这就是无上菩提心。你这个心一发出来,就决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我们修行得修这颗心。如果只在行为上修,那可能很辛苦,还未必能够成功。就好像我们要断烦恼,《了凡四训》上做个譬喻,如斩毒树,我们斩一棵毒树,这棵树是有毒的,得斩掉。如果只从行为上修,就好像从枝枝叶叶上去修剪,那修到什么时候能够把它斩除?可是如果我们懂得修这颗心,就是直接从根上断烦恼。菩提心一发出来,这烦恼整个就起不来了,就没有起烦恼的地方。所以菩提心之可贵,它是你成佛的正因、往生的正因。我们检点反省自己,到底有没有发菩提心?

  发起菩提心是什么样子的?我们眼前就有活生生的例子,刘素云老师就是真发起菩提心的,真信切愿求生净土,她什么都能放得下。如果不发菩提心的话,要放下真的不容易。你看世间一般人身外物都放不下,钱财放不下,资产放不下,身体放不下,对家亲眷属情执放不下,放不下的太多了,所以就永远被绑在六道轮回里头。如果要放下,一点点放那很辛苦,现在叫我们一下子都放下,那就是要把道理搞清楚、搞明白,你真发起信愿。所以菩提心一发,就像太阳当空,黑暗尽消。

  我自己回顾学佛二十年,听净老恩师讲经说法二十年,我是很幸运,自始至终就是跟一位老师,没有换过另外一个老师。但是也很惭愧,这二十年也没怎么学好,到现在虽然比二十年前是放下不少了,但是还是很多没放下。昨天上午,我的剃度恩师畅怀老法师讲完开幕致辞以后,下去休息室休息,刚好我们净老恩师也到了,两位老朋友见面,这时大家就热情聊起来了。畅公就说,我最佩服就是净老看破、放下的功夫,这看破、放下没有人能比得上他。然后他对我讲,他说我比不上,你也比不上。其实畅公也是在提醒我,他老人家肯定看到我的修行境界还是远远不够,要向我们净老恩师学。你看师父老人家他在讲经里常讲,他学佛六十年学个什么?就是刚学佛第一天章嘉大师告诉他的六个字,「看得破、放得下」,学了六十年,修这六个字。所以我们学佛就是要在这个方向上努力。

  我自己也想分享一点点我怎么学习看破放下。因为菩提心用什么来检验?就得从你看破放下上来检验。我们师父上人题的这个对联,这边「真诚、清净、平等、慈悲、正觉」,这是菩提心,这是佛心,你这个心真有了吗?从你行为上看,那边是行,「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首先我们讲头两个词,这是关键,你能看破、放下就得自在了,得自在身心都愉悦。像我们净老恩师八十六岁高龄身体还很健康,畅公都很佩服,说我不如你,畅公比我们师父还小两岁,他说你的看破、放下功夫高。这是两位长者也给我们示现,得自在是从看破、放下而来。那如何能放下?必须得看破。什么叫看破?得明理,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相。真相是什么?「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这是《金刚经》上告诉我们的。《无量寿经》上讲「观法如化」,这一切法幻化的,无有真实,你就能放下。「三昧常寂」,这就是放下得自在,自在就能随缘,不自在你不能随缘。随缘干什么?念阿弥陀佛,像我们刘老师活一天就念一天阿弥陀佛,凡是真正放下的他就是干这一桩事,念佛。

  我自己回顾这二十年的修学,头十年基本是听经,可以说是听而无听,听没听懂。为什么说没听懂?没放下。那个时候刚刚上大学没多久,我一九九一年上大学的,一九九二年我们净老恩师到广州光孝寺讲「阿弥陀经研习报告」,是本焕老和尚邀请的。我母亲就带著我见了净老恩师一面,於是开始接受师父老人家的经教,那时候还是请的录音带,录像带还没有,台湾台北一心园音像制品有限公司制造的录音带。本老交给我母亲一本《大乘无量寿经》夏莲居老居士的会集本,让我们回家看。当时本老也劝我出家,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当时他劝了我两次,旁边这些同修,连他的侍者都觉得有点奇怪,本老一般不跟人说话,一见你说好多话,劝你出家。他叫我出家之后要做大法师。他说,你看你们这些在家人忙什么,我们出家人忙什么?我们出家人忙弘法利生。他劝我,不过我当时正忙著出国,没想著出家,后来就到美国留学去了。

  留学,因为当时已经开始听我们净老恩师的经教,就到达拉斯这个佛堂亲近我们师父上人。跟师父上人面对面说上第一句话是一九九七年五月,老人家鼓励我好好读书,要读《无量寿经》,这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也在听师父老人家讲的《无量寿经》二次宣讲,一百零七个录音带。当时也正好遇到师父上人为最后一批悟字辈法师剃度,我参加了剃度的观礼,有几个同修当时就是这个剃度前一天报名出家了,包括现在我们认识的悟通法师、悟胜法师、悟琳法师(美国人)等等。然后很多人也就鼓励我,你要不要出家?说师父老人家是最后一批剃度了。因为当时韩馆长刚走,一九九七年,韩馆长走了以后,师父就说以后不再给人剃了。因为以前都是韩馆长非得要他剃他才剃,现在韩馆长走了,他说不剃了。最后一班车你要不要赶上来?我当时没敢,有人问我要不要出家,我说我不敢,我怕堕地狱。因为听说「地狱门前僧道多」,修得不好得堕地狱。我当时正想著拿博士,拿完博士要当教授,还在走追求世间名利的道路,所以一点没有真看破、放下,但是听经没有间断过,而且很爱听。

  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基本上也是天天背著一个小录放机,放那个卡带,每天都是听的卡带。像今天黄柏霖警官讲的,现在就好了,听《大经解》播经机,当时是放卡带,也听了很多。道理是渐渐明白了,觉悟也就渐渐开启,虽然当时还没有放下世法,但是也朦胧的感觉到要朝这个放下的方向努力,要求生西方,这一辈子不能够白活一场。到博士毕业,一九九九年开始工作,在美国大学教书几年,这当中常常跟我母亲一起去亲近师父上人。师父老人家有一次就劝我要离开美国,他说美国将会有灾难,赶紧离开美国,上我们澳洲(净宗学院刚刚成立,那是二00一年年初,已经注册了),你来了,我们一起共修。而且昆士兰大学邀请我做荣誉教授,代表学校去参加联合国和平会议,推动宗教团结、推动和平,你来帮我做英文翻译。我当时听了诚惶诚恐,但又觉得这是自己无上的殊荣,所以就决定放弃美国。当然真正决定放弃美国还是因为有一个事件,九一一事件,因为师父说美国将会有灾难,这话音刚落就发生九一一事件。我想这可真是来灾难了,我就走了,到澳洲去了。到澳洲,当然这也是一个小小的放下,美国工资比澳洲工资要高一倍。当时我到澳洲也没有真正放下世间的这些世法,我想先找一个大学给我一份教职,我得解决我的收入问题,然后课余时间才协助我们师父上人弘法。也是很幸运,昆士兰大学正好需要一个金融高级讲师,我就把我的个人简历寄去,他们一看这简历还不错,於是就立刻招收了。而且一个月之内帮我和我母亲办妥了澳洲的移民,所以我们就来了,放弃了美国的绿卡。

  到了澳洲之后,边工作,边追随师父上人在世界各地推动宗教和谐、弘法这些工作,经师父老人家这样的言传身教,渐渐菩提心在增长。师父提醒我,年轻人要有使命感,那我在思考我的使命到底是什么,我来这一生是干什么的?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答案,就是应该弘法利生。师父老人家很善巧,他说你现在可以兼职弘法,因为我当时有工作,他知道我不肯放下工作,所以你就兼职弘法。我在工作之余就做点兼职工作,当然这是全义务的,没有薪水的。做著做著,大概也是因为修这个福报,福至心灵,在昆士兰大学教书教了三年的时候,那时候大学刚刚聘我做副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同时中国厦门大学给我做一个主席教授的聘函。师父老人家那时候也很善巧,劝我,你可以到庐江文化教育中心,那个中心正准备筹建,你可以过去帮帮忙。我说好。於是我母亲就问师父,说您看看茂森(我俗家名),茂森是留在澳洲工作好,还是回中国,哪个好?师父老人家说了一句话,说要做圣贤。我母亲当时也一愣,回来我们俩就参这句话。因为师父这似乎是答非所问,我们问是在中国好、是澳洲好?他说要做圣贤,什么意思?这就明白了,参明白了,要做圣贤到哪儿都好,不做圣贤到哪儿都不好。圣贤,首先你得放下名闻利养,放下五欲六尘的享受,放下自私自利,你不能总为自己打算。你既是问到澳洲好还是到中国好,这都是为自己打算,现在就让你不能为自己打算。怎么办?别想了,听师父话。我们就请问师父到底怎么办?师父就引导我,可以全职弘法。於是我就下定决心,把昆士兰大学的教授工作也就辞掉了,厦门大学的主席教授聘函也辞退。

  二00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我母亲领著我到香港来拜师。师父当时也非常欢喜,特别换了新的衣服,那个韩国式的服装,然后接待我和我母亲。我母亲献上束修之礼,然后请师父老人家上座,我跟著我母亲先向佛菩萨三拜,然后再向师父上人三拜。师父上人就没说不拜了,平常他都说不拜不拜,这回他就足足让我们三拜之后,一声都不吭。然后我母亲向师父读了她写的「送子拜师文」。大概有不少人看过《母慈子孝》,这本书里这个文章全文照录。师父老人家很欢喜,大概看到这个孩子终於可以放下一点了。这是放下身外物,放下的第一步,首先你对於资产、对於你的名位、对於你的利养、对於金钱,你得看得破、放得下。你看这不容易,从十九岁开始闻法,到二00六年三十二岁,十多年了才能够放下一点点。那我也是钝根,比起刘老师差远了,刘老师十年就统统放下,我这才放下第一步。可是放下第一步,就会有第二步,当我们放下一点的时候,就能够看破一点;看破一点,你又能放下一点。所以放下之后,我二00七年一月份开始就到香港来,那时我就把所有的过去的这些资产,也不算多,一点点房产、汽车,这些都处理掉、布施掉,银行的存款该给父母的给父母,该布施的布施,也都清空了,就在香港来跟师父老人家学讲经。我母亲也回到大陆过上她退休的生活,她很支持我。

  她在「送子拜师文」里面特别写到,说茂森将来就全部交给您老人家来调教,将来或者像李炳南老居士示在家相,或者像您老人家示出家相,全部由您来决定。师父上人对我母亲「送子拜师文」最欣赏的可能就是这句话了,他在二00七年有一次的「学佛答问」当中就特别说到,钟茂森的母亲现在把她儿子送给我来调教,说以后在家出家由我决定,这难得。他说我怎么希望?我希望钟茂森以后出家,做个好法师,续佛慧命,弘法利生。大家这鼓掌,我觉得挺惭愧的,你看二00七年师父就讲了这个话,让我出家,结果我一直都没出,为什么没出?身外物虽然能放下了,情执没放下。师父在讲经里面常讲,情执是最难放下。确实也是不容易,因为我成长,跟我母亲的时间是最多的,母子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现在说要出家也是不容易。所以经过了将近五年的思想准备,终於下定决心,到去年三、四月份的时候,我就给师父老人家写了一封信,说弟子现在决心要放下尘缘出家,希望将来能够弘法利生。

  师父接到我这封信,当时师父正在澳洲,我在香港讲经,我请悟梵法师给我转交的这个电子邮件,结果我发给她的时候,好像就是当天晚上我就收到了悟梵法师的回邮,师父上人已经指示,这个事情他说我来给你安排。我就感觉到师父老人家好像已经等这个信等了好久了。大家愈给我掌声,我愈惭愧。结果师父老人家没多久马上从澳洲赶回香港,就带著我去圆明寺看望畅公,这是他三十多年的老朋友,好多年都没有见过面,没有一起吃过饭,那天他竟然到圆明寺去吃饭,带著我。我觉得很奇怪,干嘛要去圆明寺?圆明寺当时还没完全建好,还有很多工程施工的东西,结果就跟著师父去吃饭。畅公也很高兴,出来迎接我们师父上人,大家一起上电梯。一进电梯之后,电梯门一关,师父就发话了,这钟茂森将来给你做弟子,他跟你剃度出家好不好?畅公听了一愣,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他瞅瞅我,「可以」,他也不知道我是谁,就答应了。反正畅公,人家出家他都很乐意给人剃度,不认识的人他也给人剃度。

  这事答应了,我觉得好像有点开玩笑,这电梯里就说完了?然后这事情也过了好几个月,就没有下文了。我就想,是不是师父给忘了这事?然后又去问师父。师父说好,那就赶紧选择日子。最后择定日期,跟畅公联系好了,去年七月十五号就在圆明寺圆顶剃度。畅公当时就说,我还以为净老那时候是开玩笑,真来了?因为他后来就要了我这份简历,知道原来我在家有这个学位,还有这些工作资历,辞职以后也在弘扬传统文化,弘扬佛法,已经讲了五年,他也都挺赞叹。他说净老能把这个人送给我做出家弟子,是不是开玩笑?当时他还不太相信。结果真来了,真来他也认真对待,所以他就在七月十五号那天非常隆重的给我做了一场剃度圆顶的仪式,当时好像将近有一千人来观礼,我们师父上人就参加了这个观礼,还有我母亲也参加了观礼。

  我出家的时候,如果大家看了那个光盘,可能很多人看了,当时我都哭得快不行了,我在哭,我妈也在哭。然后特别这当中有一段辞亲的仪式,要拜别自己的父母,畅公让我母亲就坐在佛前面的右手边,让师父上人坐在左手边,先拜谢父母,再拜谢老师。畅公也是非常有智慧,因为孝亲尊师是学佛的大根大本。所以我在拜别母亲的时候,母亲就给我提出出家要做好三件事:第一件,你必须要认真修行,能够证悟心性;第二件事,你必须要弘法利生;第三件事,你必须要往生净土。送子出家,提出这三个要求,我当时是流著泪认真的听取了我母亲的嘱咐。然后拜完母亲,又来拜老师,净公上人是我传法老师,传授我这个大法,拜谢老师,没有老师、没有父母,不可能有今天出家这样殊胜的因缘。所以拜谢师父的时候,师父也给我嘱咐了几句话,说既然选择出家就要有使命,把佛教带回到佛陀教育上来。所以师父上人鼓励我要弘法利生,畅公就干脆给我起的法号就叫定弘,弘法利生的弘,就是这一生一定得弘法。所以这法号也是对我的一个督促,对我的一个鞭策,要是我不能弘法,不能够续佛慧命,不能够振兴佛陀教育,不能够为这个做贡献的话,那我对不起这个名字,更对不起父母的栽培和师父上人的培养。所以出家这是第二个层次的放下。

  刚才讲了,从美国到澳洲这是小放下,没完全放下;真正把工作辞掉了之后,放下身外物,第一步。第二步是放下情执,出家。当然这个放下情执大家不要误会,不是说没有感情、六亲不认了,不是那个意思,那简直是畜生都不如,畜生还有感情。放下情执,不是说放下感情,感情是可以有,这很正常,这也可以随顺众生,但是有感情不要执著,这叫放下情执。佛当年都有感情,你看他父王病危的时候,释迦牟尼佛就赶到他父亲身旁给他做临终安慰,劝导他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这都是有感情。他父王走了以后,亲自给父王担棺木,这佛也是有情有义,只要你不执著就行。我们刘老师,她感情是很丰富的人,我记得二0一0年年底,十二月二十五号,那天师父上人讲经当中就讲到,说我想走了。那个时候,刘老师、我,我们几位都坐在摄影棚里面听经,当时刘老师马上就掉眼泪,非常伤心。师父讲完经,我们立刻就祈请师父上人要长久住世,刘老师哭得像泪人一样。你看这有感情,这感情也是菩萨示现,不要执著,你就不会被它障碍。这第二阶段放下情执。

  那还要继续放下,这个放下的因缘,一个是师父老人家,就是刚才我讲的,在二0一0年年底十二月二十五号他说我都想走了,不想再留,当时他正在讲《华严经》。那个时候我们就想到,怎么才能够让师父上人长久住世?我想师父上人住世的因缘就是讲经说法,就是培养人才,如果有这个缘师父是不会走的;如果没有这个缘了,当然师父他也就觉得没有住世的必要。

  所以我们就想用什么方法留师父?在此之前师父一直都鼓励我学《华严经》,在一九九七年,时间倒流到十五年前,我还在美国读书那时候,我不是见了师父吗,我就跟师父说,师父,弟子很想跟您老人家学《华严经》。因为师父准备第二年就开讲《华严》,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八号开讲《华严经》,在新加坡开讲。这是一年前,师父正准备开一个华严班,招五个同学跟师父老人家学《华严经》。我就当时就很想去报名,但是想归想,放不下,这博士还没读完。所以就虽然在想,也跟师父表态了,很希望学《华严》,师父就给我说了一句不冷不热的话,他说世出世法都要看一个缘分。我这一听,心里感觉到好像也很惭愧,那肯定是现在缘分还不到。确实没有到,为什么没到?因为你没放下。所以有同学说我很想跟著师父学,跟著师父学很容易,你放下就行,我当时就没放下。所以我在去年出家以后,我就问了师父一句话,我说师父,您老人家还记不记得,在十五年前,在达拉斯有那么一个小伙子,二十四岁,参加您老人家最后一批剃度观礼,那个人就是我,您记得吗?当时我有点想出家,又放不下,您记不记得?师父说,我记得。我就问师父,如果那个时候我跟您老人家出家,是不是比现在出家要好?师父说那当然,然后师父说,可惜那时候你不相信。我真是觉得很惭愧,就没信佛。缘分,实际上最重要的还是靠自己的信愿,无论做什么事都是靠信愿,往生西方当然也是靠信愿。所以能不能往生西方,就是你是不是真信切愿,不是阿弥陀佛不想接你走,是你自己肯不肯去,你肯去就一定可以去,不肯去,阿弥陀佛也不能强拉你去。就像我跟师父老人家学法也是这样的过程,师父是非常耐心的在等待我的觉悟。

  十五年,这才慢慢觉悟,终於觉醒出家。出家的这个因缘,我感觉到还有一个放下的,不仅是世法放下了,传统文化、还有佛法我也放下了。因为我在辞职以后,五年来确实也在认真的学习儒释道的传统文化,自己学也自己讲,讲了不少的经典。有同学可能都知道,讲的儒释道的经典讲得真不少,有二、三十部,什么《孝经》、《弟子规》、《朱子治家格言》、《论语》、《大学》等等;道家也是,《太上感应篇》、《俞净意公遇灶神记》、《文昌帝君阴骘文》、《文昌帝君劝孝文》等等;佛家更多了,《地藏经》、《十善业道经》、《阿弥陀经》、《佛说盂兰盆经》,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我讲过这些经典,讲了都将近三千个小时。愈讲就愈爱讲,这讲著讲著,兴趣来了以后真的就是爱不释手,对传统文化经典也发生执著。

  我那个时候真是打妄想还打得挺大,说我要把儒释道这些主要经典统统讲一遍,能够给大家留下一个课程来参考,所以我自己列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清单要讲哪些经典。师父知道我执著,他也就恒顺众生,我每讲一部跟师父报告,讲完了,下一步讲什么?师父又给我点一个兵,下一次讲《孝经》;下一次《孝经》讲完了,讲什么?讲四书,愈讲愈大。刚才讲了,一九九七年那个时候我就很想跟师父学《华严》,所以我在二00六年底辞职以后,师父就有一天主动跟我讲,说你以后可以复讲《华严经》。我听了之后也觉得非常的欢喜,这是十多年的夙愿,我在以前讲习里面也跟大家报告,这《华严经》一直梦寐以求,终於可以去学了。不过现在还在扎根,儒释道经典都得要学,所以我列了个清单,儒家的四书讲完之后,准备讲《周易》,用蕅益大师的《周易禅解》;然后道家,我把《道德经》也要讲一遍,用憨山大师的注解,我全都把儒释道融会贯通在里头讲;然后我还想应该把《圣经》给挑出几段来讲,《古兰经》也挑出几段来讲,也讲得融会贯通,让大家知道所有宗教其实是同根同源的;然后师父还给我点了名让我讲《诸经佛说地狱集要》,那本书那么厚,让我从头到尾也讲一遍;然后,当然这《华严经》是最终选择,我就想著《华严经》讲到老了,那时候可以讲《无量寿经》了,这美梦一直在打。结果到师父二00九年十二月二十五号,忽然就说我准备要走了,我心里「咯腾」一下,怎么我还没开始学《华严》,师父就说要走,怎么办?当时对我震撼也是很大。

  过了几天之后,二0一一年的一月一号,那时候好像刘老师也一起,还有胡小林老师,我们三位跟师父上人到新加坡去弘法,当时我们就唱「恩师颂」来祈请师父住世。但是唱歌归唱歌,你得要用实际行动来祈请师父老人家住世,我就想,这些儒释道的典籍不能再讲,再讲就没时间去跟师父老人家学了,现在只能选一部,一门深入。我这一想,自己所学的哪一部学得最深入?不瞒诸位讲,我这儒释道经典虽然也讲了不少,但是能背诵的只有一部经,就是《无量寿经》,我连《阿弥陀经》都背不下来,就是《无量寿经》能全文背下来。我想《无量寿经》我也听了好几遍,至少是五、六遍了,从头到尾,又最熟悉,又最欢喜。这《华严经》虽然是想去碰,但是太大了,从头到尾读一遍都不容易,别说去背诵,熟读就很难。更何况现代人的根机有几个能够接受《华严经》?《华严经》这么大一部头,而且讲的都是法身大士的境界,不容易受持。

  再想想我们师父老人家一生最伟大的贡献是什么?《无量寿经》的弘扬,那我们就应该去传承师父老人家《无量寿经》才对。《无量寿经》是最契合末法众生的根机,当然也契合我自己的根机,《华严经》读起来都会打瞌睡,不契我自己的机。那怎么办?得学《无量寿经》。但后来又想,师父老人家已经告诉我要讲《华严》,我不听师父话哪行?这做思想斗争,听不听师父话。再想,什么叫做真正听师父的话?师父为什么叫我讲《华严》?可能是看到我还在迷,很喜欢搞大经大论,知识分子的习气,随顺我说的。《无量寿经》是如来正说第一经,「十方诸佛同赞,千经万论共指」,一切诸佛所宣说,而且法灭尽时,是最后一部还留住世间百年,度众生无量。这个法门也是最圆满、最究竟,又最方便、最简易、最直捷、最殊胜,那为什么不选择《无量寿经》?

  所以通过理性的思考,我终於决定把《华严经》也舍弃了,当然这世间经典,儒释道其他经典也要舍弃掉,我就下定决心专门学讲《无量寿经》。於是我就跑去向师父顶礼,心里有点忐忑不安,因为师父让我讲《华严》,我现在要逆著师父的意思,不知道师父对我什么想法?但不行,还得要讲。我就跟师父讲,师父,弟子不想学《华严经》了,弟子想这一生就专修专弘《无量寿经》。我又跟师父讲,弟子是这样想的,我现在快四十岁了,前年三十八岁,今年四十了,如果我能够再活四十年,那我希望能够把《无量寿经》讲四十遍。本来我讲这个话真是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师父会怎么个反应,是皱著眉头板著脸,还是怎么样?师父让我学《华严》,我怎么又跑去学《无量寿经》了?结果没想到师父眉开眼笑,然后他老人家说,你要真把《无量寿经》讲四十次,你就能成为无量寿佛了。我一听就心花怒放,这师父老人家终於给我做了鉴定,我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无量寿经》是中本《华严》,其实一想,它也没有违抗师父的旨意,只不过是不讲大本《华严》,我现在讲中本《华严》,还是讲《华严经》。

  因为我学《无量寿经》,这个时间可以说是基本上接触师父经教以后就开始,对《无量寿经》也非常熟悉。也常常在国内跟一些法师谈起《无量寿经》的时候,听听他们的意见,都提到说《无量寿经》这会集本,有的人觉得有问题,什么问题他们也说不出来,大概可能是因为居士会集,他说会集是不如法,这些言论很多,看看网路上对会集本的批评也很多。因为我对会集本是坚信不疑,我就想应该怎么样把《无量寿经》的会集本发扬光大?因为这个会集本是《无量寿经》最善本,把这个最善本发扬光大,让众生断疑生信,能够用这部会集本,这部最善本来指导我们的修行,这会利益末法九千年的众生。师父老人家也说到,将来法灭尽时,还能留住世间一百年的那本《无量寿经》,就是这个夏莲居老居士的会集本。

  所以我在思考,我怎么才能够让大家信服这个会集本?於是我就在打妄想,那倒不如我把现有的五种原译本,加上王龙舒的会集本《大阿弥陀经》(这是我在没读夏莲老的会集本之前就读了王龙舒的会集本,也很感动),还有魏默深的会集本,还有彭际清的节校本,这八种本子我都把它讲一遍。讲一遍之后,然后我再隆重推出夏莲居老居士的会集本,让大家就心服口服了。这都是打妄想。我把这个想法跟我们刘素云老师汇报,结果刘老师跟我讲,说你不用这么干,你就专弘《无量寿经》夏莲居的会集本,人家爱说啥说啥,我们就坚持这个本子。所以我也很感恩刘老师,她这一提醒,我想对,我何必为了别人去干这么多周折的事?这也耽误自己的学习,我就专修专弘会集本。所以把其他的这些原译本和其他的节校本、会集本也放下了,这一来,真的就排除一切其他的经本,只剩下我们夏莲居老居士的《无量寿经》会集本,於是从二0一0年开始,我就决定专修专弘这个本子。当我下了决定之后,我觉得这是三宝加持,佛菩萨的感应,师父在二0一0年四月五号清明节就忽然决定放下《华严经》,开始讲《无量寿经》,然后他跟大家讲,以后我就讲《无量寿经》,别的什么经都不讲了。在我心目中我感觉到,师父这个决定是为了我,当时我也是感觉到,真是「佛氏门中,不舍一人」,只要肯学,虚空法界一切佛菩萨都在帮助你,都在照顾你,都在引导你来深入你要学习的这个法门,既然你不想学《华严》了,那就给你讲《无量寿经》。所以想,这个因缘是不可思议,自己这个发心也就坚固不退。

  回顾这二十年就是放下的三级跳,第一级放下身外物,第二级要放下情执,第三级连佛法都要放下,《华严经》都要放下,你才能最后皈依到一部《无量寿经》、一句阿弥陀佛。所以我真是个钝根,你看二十年逐渐逐渐放下,放下也是很不彻底,很多杂质。虽然说放下身外物,放下情执,放下佛法,可是都不纯,今后要不断不断的把这个放下得愈来愈彻底,愈来愈精纯。通过这样放下的学习,自己也感觉到提升似乎是愈来愈快。这前十年,当然这薰习佛法来讲有一点点进步,譬如说脾气没有那么暴躁了。可能很多同修不知道,我在以前青少年时代脾气很暴躁,另外各种习气毛病也很多,这前十年慢慢的把习气减除一些;后十年比前十年进步就快很多,刚才讲到的三级跳的放下,那都是在后面十年,而且集中在后面的六年,最近的这六年。而这六年当中又是一年比一年速度快。所以,如果同修看六年前我讲的光盘,你会觉得面相都不一样,当然气质就更不一样。

  很多同修也很鼓励我,说你现在进步得很快。上次跟师父去泰国,就是两个月前去泰国,见到马来西亚的宋宝兰老师,她就跑来跟我讲,她说你现在讲经说法很有定力了,以前你看起来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现在好像忽然就变成了一个很成熟的人一样。当然这是她鼓励的话,我自己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很成熟,但是比以前是成熟很多,确实也感觉到心定了很多。这个定,我感觉到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选定了一部经、一句佛号,选定了净土法门。所以这一部经、一句佛号,你看我才一年的时间,一年多一点,这部《无量寿经》从头到尾讲了两遍。另外专题的,像在日本讲了个「四十八大愿」,最近在香港圆明寺用粤语也重新开讲;另外正在香港佛陀教育协会讲《净宗根本戒》,专讲第三十五品。反正来来去去都是这部《无量寿经》,无论是全经的讲,还是专题的讲,我就讲这一部。这个心归拢之后,真的,这定就能够出来。菩萨六度,禅定是建立在精进的基础上。这精进,师父解释很清楚,精就是专精,进是进步,你能专精才能进步;你心不专一,这个也想讲,那个也想讲,这个也想学,那个也想学,你就很难进步,这不叫精进,叫杂进、乱进。你看刘老师今天给我们讲,你念这句佛号,还要不要加「大悲咒」?还要不要加「十小咒」?统统不需要,真是一部经、一句佛号成佛都有余了,愈专精就愈有好处,现在我是真正体会到一点点了,愈体会到一点点就愈有信心。现在我才搞了一年多,出家还不到一年。假如我真有四十年寿命的话,我真把《无量寿经》讲四十遍的话,那我岂不是真像师父讲的我就做无量寿佛了?所以这个信心非常重要。

  有一位老师他能够通灵的,以前我对这个不太感兴趣,当然现在也不能说感兴趣了,现在就是可以做参考,这个也是师父老人家曾经鉴定过的。他怎么样?他有一次闭关念佛的时候,夏莲居老居士来找他,这肯定是西方极乐世界来的。夏莲老跟他谈起谁?谈起这个定弘法师。说定弘法师现在缺乏自信心,他是佛门人才,但是缺乏自信心,希望他能够把自信心修出来。他就把这个记录下来,拿给我看。我这一看,我自信心不足吗?因为我以前在世法上也小有成就,很年轻就做了教授,我自信心其实满强的,然后我学佛好像也学得挺顺利的,不应该缺乏自信心。后来仔细想想,夏莲老说我缺乏自信,那个标准肯定不是用世法的标准,那佛法里的自信是信什么?我后来想通了,相信你自己是佛,这是最重要的自信。

  所以佛教跟其他宗教不同之处,其他宗教首先是信神、信上帝,佛法里面首先是信自己,信自己本来是佛。《华严经》里面释迦牟尼佛就给我们示现了,成道之后说什么话?他说奇哉奇哉,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但因妄想执著不能证得。这众生都有佛性,众生本来是佛,现在是因为有妄想执著不能证得。这句话我听了之后,过去还有点解得偏了,解得不圆。我过去怎么理解?你看这些众生,他不知道自己本来是佛,所以没有了如来智慧德相。为什么?因为他有妄想执著,所以不能证得。全是他的事情,跟自己无关。现在明白了,不是「他」有妄想执著,是「我」有妄想执著,众生本来就是佛,佛哪有妄想执著?谁有妄想执著?我有妄想执著。因为我自己有妄想执著,众生本来是佛,我把他看成众生了,他的如来智慧德相我就看不出来了,所以我就不能证明他是佛,当然也不能证明自己是佛,所以这责任全是自己。等你把妄想执著放下了,你再睁眼一看,那众生本来就是佛,跟自己也一样是佛,那如来智慧德相是圆圆满满的。所以我们现在有妄想执著就是什么?把佛都看成众生了,一个个都是众生,你看有妄想烦恼,业障深重,自以为了不起,净看人家毛病,没想到别人全是佛来示现。

  所以师父老人家讲,你什么时候成佛?当你看到人人、事事、物物全是阿弥陀佛的时候,你就成佛了。那现在看不出来怎么办?因为自己有妄想执著,所以不能证得,不能证明别人是阿弥陀佛,所以自己首先要反求诸己。我们相信自己是佛,也相信众生是佛,现在要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就是为了把这个佛性彰显出来。「托彼依正,显我自心」,极乐世界依正庄严是阿弥陀佛无量劫来之所建造,目前就是为了帮助我们。其实不是帮助我们,是帮助我,没有我们,因为其他人都是佛,就自己一个是凡夫,帮助的是我,来把自己的佛性彰显,把如来智慧德相彰显出来。阿弥陀佛的无量慈悲、无量善巧方便就在此地,这诸佛赞叹。

  你没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你还真的享受不到佛是什么样的受用,所以你就不能够完全相信自己就是佛,你没有受用过。在《法华经》里就有这么一个故事。前些天我在备这几天要讲的课的时候,忽然心血来潮,想到蕅益大师讲过,说净土法门是「华严奥藏,法华秘髓」,《华严经》的奥妙的宝藏是在《无量寿经》里,《法华经》秘密精髓也在《无量寿经》里。那我要讲《无量寿经》,我得去查查《华严》、《法华》,到底有什么奥藏、有什么秘髓?就拿了本《法华经》来翻翻,翻到第四品「信解品」,这里头有个很有趣的故事,我跟大家讲讲。

  这个故事是迦叶尊者他们这些阿罗汉大弟子们讲的譬喻。《法华经》里用比喻说明问题,说了很多。什么譬喻?告诉我们自己本来是佛。这怎么理解?一般凡夫不敢承当说自己本来是佛。他说就好像有个大富长者,家庭非常富有,富可敌国,他有个小孩,亲生子,而且是独子,非常的珍爱,可是有一天失踪走散了,到处找找不到。这小孩离开自己的父母,离开了家,找不回去了,就在外面流浪。这流浪日子可苦了,过著乞丐一样的生活,被人凌辱,被人欺压,吃一顿没一顿,非常难过的日子,一直在外面流浪,找不到回家的路。如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五十年过去,孩子都长大成人了,五十多岁了,可是他父亲找他的心一直没有断过。有一天,他父亲就移居到一个大城里头,这个孩子也刚好行乞,乞丐行乞,乞到这个城里头。那父亲遥远看到有这么一个人,身影非常熟悉,一看,那就是自己的儿子,失散了五十年,这回终於看到他了。这父亲当时正端坐在宝座之上,那宝座都是金银珠宝之所严饰,身上的绫罗绸缎,两旁的这些仆从很有威势。大富长者一看到那个乞丐,立刻就叫,赶快帮我把那个人叫来。两个仆从就过去,这乞丐一看,这有人来抓我,赶紧跑。他一跑,仆从就追,一下就把他扭住了,反绑起来。这个乞丐想到,这下完了,我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个大富长者,这下我肯定死定了。结果被押送到他父亲跟前的时候,他已经昏过去了。

  父亲一看,这孩子失散了五十年,完全把自己父亲,完全把自己原来那种富贵的家世忘记得干干净净。不能跟他马上说,我就是你爸爸,把他吓死了。怎么办?善巧方便,就叫人把他放了。放了之后,这孩子可松口气了,终於捡回一条性命。然后这大富长者派两个人,长得很瘦,很干枯的,形像一看不像是个富贵人,就乔妆打扮跟这个乞丐一样,就跟他讲,说我认识那个大富长者家,他正缺一个掏粪的工人,你想不想去?给你的工资还很高。这乞丐正好没钱,饭都吃不上,有工作做,好,淘粪也干,就答应了,就来这大富长者家干活,天天掏粪。大富长者就只能看著自己的儿子在那掏粪,心里当然很心酸,又不敢马上告诉他,你是我儿子,这把他吓坏了,他不敢承当。於是让他先在那里安心,一点点给他加工资,对他就特别好,让这个孩子感觉到很感动,你看主人对我那么好。有一次,这个大富长者甚至把绫罗绸缎的衣服都脱下来,穿起工人的服装,跟他一起去掏粪,然后鼓励他说,你好好在这干,我把你当作自己亲身儿子一样看待。这孩子感动得不得了,痛哭流涕,发愿一定对这个主人要忠诚。

  然后又过了二十年,这个孩子在这家里已经完全习惯了,他的父亲,他还不知道是父亲,以为这主人对他那么好那么好。家里的东西都让他看,你看我有多少金银财宝,你想拿你也可以拿,随便你用。慢慢他就习惯了这种富裕的生活,慢慢他的气量也就大了,眼界也就开了,心胸也广了。最后,二十年以后,大富长者临终的时候,把所有族人招来,把这个掏粪的(已经可能不是掏粪工人了)招来,跟他们讲,他就是我的儿子,二十年前我就认出他来了,可是因为当时他不敢来承当,所以我忍了二十年。现在我老了,我要走了,我的财产没有人继承,现在我要把财产全部归给他来继承。宣布出来,儿子认了,这儿子当时听到欣喜若狂,原来这就是他爸爸,原来这个家是自己的,原来他是自己家的主人。

  迦叶尊者把这故事讲完之后就大悟了,说原来自己本来就是佛,虚空法界自己就是主人。这一切庄严,哪怕是华藏世界,哪怕是极乐世界,原来统统是自己所有。只是你不敢承当,累得释迦牟尼佛到我们这世间扮演得跟乞丐一样,做一个乞士来修苦行,来给我们讲经说法四十九年,讲到最后才把事实真相告诉你。《法华》是最后告诉你,教你,你本来就是佛,你现在只要肯承当就行了。那我们要有自信心,我们自己本来就是佛,现在虽然还是凡夫,可是它不影响你本来就是佛。就好像那个流浪的孩子,虽然现在是个乞丐,但是他本身的身分是大富长者,他应有尽有。那现在我们虽然是六道罪恶众生,这众生的身体,但是我们本性就是佛,极乐世界就是我的,现在阿弥陀佛慈悲,善巧方便,他说你就来吧孩子,你回家,回家之后这极乐世界就给你啦!你回家之后,法王的位置就给你来坐,你就作三界特尊,你就作法王了。

  今天为大家把什么是菩提心,我希望能够讲得比较透彻一些,大家能够真肯相信、真肯承当自己本来是佛,自己现在要发愿作佛,就必须发起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信愿,这是无上菩提心。好,谢谢大家。

资料恭摘:儒释道多元文化教育网
发菩提心 一向专念  定弘法师主讲  (第二集)  2012/6/18  香港如心海景酒店  档名:57-091-0002

 

声明:本站为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互动式网站,文章、图片和视频均为网友上传,如有发现我们文章、图片或视频侵权,请通过邮件xuhua@xuefo.net与我们取得联络,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立即删除。



下载TXT文件(点鼠标右键另存为)   下载DOC文档     在学佛网发布文章    编辑或删除    微信分享

本文评论合计条,点击查看 或发表评论            点击一边查看文章正文内容一边评论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全部:定弘法师       发菩提心 一向专念)  

 定弘法师:穿短袖衣服念佛、读经、拜佛,有罪过吗? 

 定弘法师:念什么经可以帮助父母积功累德,需要回向吗? 

 定弘法师:每天拜佛300拜,你业障就消很多 

 定弘法师:下品下生要十二劫在莲花內是如何度过的? 

 定弘法师:不要说父母业障重,那是自己业障重、自己不孝 

 定弘法师:往生的时候不是你的口去往生,是你的心去往生。用 

 定弘法师:念什么经可以帮助父母积功累德,需要回向吗? 

 定弘法师:念佛是用念佛机念,还是自己默念 

 定弘法师:怎样区别无爱心和无情执? 

 定弘法师:淫欲对健康是大损害 

 定弘法师:我曾经问过师父老人家:师父您是怎么念佛的? 

 定弘法师:伤天地之和。犯神明之忌。莫此为甚 

点击查看本站五明频道类似内容:定弘法师       发菩提心 一向专念 )


(公众号:学佛网)


净空老法师公众号)


无量光公众号:素食等)


学佛网个人微信号)  


(微信打赏我们)


无量光慈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