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佛教故事

 大师们的另类长寿灌顶


   日期:2015/3/22 13:10: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糌粑灌顶

  竹巴昆烈的事迹传到了五世班禅仁波切耳朵里,他非常想会见一下这位如同米拉日巴尊者再世的大成就者,并得到他的灌顶加持,但是尊者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请也没地方可以去请,有人看见他时而现乞丐相,于大街小巷乞食化缘,时而身穿俗装,跟一个商队来往于不丹和萨迦之间。

  这一天,日喀则札什伦布寺的僧人们得到消息,说竹巴昆烈来了,也是因缘会合,终于请到了他老人家,班禅仁波切诚心诚意地说,请您赐给我一个长寿灌顶吧!

  照例,灌顶要绘制彩粉坛城,要制办各种叁昧耶物,用糌粑、叁白叁甜等制作荟供食子,手续颇为繁琐,竹巴昆烈说:“我可没那么多讲究,你什么也不用准备,明天我人过来就是了。”

  第二天,竹巴昆烈一到,就吩咐班禅仁波切坐在地上。班禅仁波切虽然贵为雪域第二大活佛,然而灌顶的时候,也要执弟子礼,上师怎么说,就怎么做,恭恭敬敬坐在地上,身结跏趺,等着竹巴昆烈诵经摇铃。可是竹巴昆烈只绕着他嘻嘻哈哈地转了两圈,然后打开随身带的糌粑口袋,班禅仁波切还以为他饿了要揉糌粑团子吃,正要叫待者打上酥油茶,突然竹巴昆烈抓了一大把雪白的糌粑粉,照班禅当头撒下,班禅仁波切从头到脚白浩浩的,就像堆了个雪人一般,班禅仁波切受此“突袭”,一时楞楞地不知所措,冷不防嘴上又被煳了一片凉沁沁的酥油,正纳闷,忽然被一声怪响吓得几乎从地上窜了起来——竹巴昆烈用胫骨号对着班禅仁波切的耳朵眼里大吹了一声,没等班禅仁波切回过神来,竹巴昆烈拍了拍手,“顶灌完了!我该走了。”转身人就不见了。

  屋子里的糌粑粉还在寂寞的阳光里弥漫着,飞舞着……到处是金色的尘埃,金色的寂静,像寺庙的金瓦,一片片扑打着翅膀,兀自在屋子里朴楞楞飞着,旋绕着……四处是彩虹的光。

  有效果吗?

  有。

  五世班禅仁波切活了一百七十叁。

  

  上师石击弟子

  有一次,蒋扬钦哲旺波与他的弟子们在东藏一个湖边扎营,博学多闻的方丈卡美堪布虽然生病,却仍陪着他们。有天,正当卡美堪布在说话时,蒋扬钦哲突然抓起一把石子扔向他,那位尊严的堪布往湖的方向跑,蒋扬钦哲在后面直追,仍以石头掷向他。

  当堪布跑到湖边时,他毫不犹豫地跳入清澈冰冷的水中,蒋扬钦哲又以几颗石子击他,然后才停止。

  大家都笑了,虽然心里感到这是一个不寻常的举动,卡美堪布知道蒋扬钦哲是以玩笑的方式在加持他,其它的弟子为他们之间特别的关系而感动。而这位蒋扬钦哲旺波是从不轻浮妄言的,在场的每个人都将这无礼的事情认作是罪业的洗涤。

  这场令人难以忘怀的事件过后不久,卡美堪布的慢XING BING神奇的痊愈了,蒋扬钦哲已经为他排遣了色身的障碍!卡美堪布比他的上师蒋扬钦哲多活了几十年,直到二十世纪。

  当他一百十二岁时,卡美堪布眼睛瞎了。他向叙述这个故事的喇嘛解释:“由于蒋扬钦哲旺波的特别加持,我才能健康的活到这么长寿。直到一百岁时,我的视力还好,也很健康,这都要感谢蒋扬钦哲许多年前那一天的石击。”

  来自上师的一颗石头远比

  来自凡夫的一块金子要殊胜;

  来自上师的一句训斥远比

  来自凡夫的长篇赞扬要珍贵。

  

  尿壶里的长寿灌顶

  久利津是上一世纪的伟大瑜伽士。他花了数十年的时间在个人闭关上,并且获得了无数大师的亲自教导。在他的晚年,煺休不再教学后,他去朝圣,在不为人知、不受打扰之处,继续他的禅修。在他年轻的时候,他生活如一位山中的孤独修行者;后来他结婚,变成一位神圣的狂人,一位疯狂瑜伽士,昵称为“老精灵”。

  曾经有一度,他是德格土官的老师。土官老迈之年,到任何地方都须乘坐官轿。有一天德札河水泛滥,轿夫被迫必须停轿。久利津便抓了一把河畔的沙,并持咒吹向手中的沙,然后将沙洒向滚滚的河水,顷刻间一条路打开了,土官在河水还没合拢前,被抬到摇远的彼岸。

  吉美赤列沃塞是第一世的多珠千仁波切,他是殊胜尊贵之十八世纪大圆满大师吉美林巴的两位主要弟子之一。

  吉美林巴──无畏洲尊者,曾对吉美赤列沃塞说:“你将证得开悟,但却无法长寿。”这句话,他在叁个不同的场合重复说过。

  前二次,吉美赤列沃塞听了并未进一步询问塬因。他对自己说:“无论如何,我寻求的仅是开悟,而非长寿。”

  然而第叁次,这位弟子觉得被迫要进一步询问。“您是否可以给我一些忠告,让我能消除这个障碍并得到长寿?”他很恭敬地请问上师。

  吉美林巴说:“我爱莫能助。但是在康地有一位名叫久利津的瑜伽士,他可以帮助你。去找他,恳求他消除你的障碍。”因此,吉美赤列沃塞出发前往那位神奇成就者居住的地区。最后他到了离竹庆不很远沙丘噶的一个地方,比后来菊弥旁和巴珠仁波切居住的地方稍东一些。在那里他发现一处约有十个帐篷的小游牧聚落。

  有一个帐篷插着一面旗子。吉美赤列沃塞询问营区的每一个人有关大成就者久利津的行踪,每个人都说:“我们不认识这么一个人。这儿没有人叫久利津,我们只是单纯的牧人。但是插着旗子的那个帐篷,住着一位叫久爷爷的老者,或许他会知道一些事吧。”

  沃塞走近帐篷,在门口他遇见一位妇人,沃塞询问是否有一位叫久利津的人住在这里。妇人告诉他说:“只有年老的久爷爷住在这里。”

  这位寻访的人十分失望。然而他忆起他的上师仁增吉美林巴曾经特别强调地告诉他:“你去寻访并恳求久利津,他是唯一能帮助你的人。他是一位真正的密乘大成就者,无论他说什么或做什么,千万不要有任何怀疑,务必照他的指示去做。”

  因此,他进入昏暗的帐篷里。他看到一位头发灰白的老者坐在地上一个矮木箱内,和一般隐居的喇嘛所喜用的禅定箱子大不相似。他身上裹着破旧的羊皮,顶着一头邋遢不整的灰白长卷发和满嘴纠缠不清的胡须。

  沃塞本人也不是入门初机,他立刻知道这必定是他千里寻访的大瑜伽士久利津。所以他很恭敬地在坚硬地面上做了叁次五体投地的大礼拜。

  老人开口问:“你从那里来?”

  吉美答道:“从西藏中部来。”

  老人又问:“你来做什么?”

  访客解释说:“我的上师──全知的吉美林巴,送我来见您,因为他无法消除我迫在眉睫的短命之灾,他说只有您有办法。”

  “呸!”久爷爷嘲笑着:“你说全知的吉美林巴是什么意思?他被称为全知者,但他甚至无法去除如此的一个障碍,他只是爱吹牛,配不上他自己夸张的盛名。”

  沃塞听到自己敬爱的上师被严厉诋毁,大为沮丧,他自己一直视吉美林巴为一位活佛,不可能犯任何错误的。

  暴躁的老人注意到沃塞明显的不安。“好罢!好罢!”他勉强地叫道:“把尿壶给我罢,它就在那边。”然后他指向帐篷昏暗的角落。

  沃塞照做了,将那破损生锈的铜壶拿来,并且很恭敬地罢在久爷爷面前。

  久爷爷一语不发。他似乎专注于内心,仿佛入定了一般。过了一会儿,他抬头问道:“吉美林巴说什么?”

  沃塞重复一遍他之前所说的话:“他送我来见您,请您消除我寿命的障碍。”

  老人再度嘲笑;“如果他甚至无法消除你寿命的障碍,那算什么全知者?如此冠冕堂皇的头衔简直是胡说!”

  久爷爷拾起尿壶,把它翻转过来摇,看看里面是否有东西,尿壶看来似乎是空的,他将它置于面前修法的矮桌上。

  他又再问一次:“吉美林巴说了什么?”

  沃塞再次地告诉他:“他送我到您这儿来,请您消除我寿命上的障碍,或许他的意思是请您为我做一次长寿灌顶吧。”

  然而老人又再次嘲笑地说:“胡说!他自己知道如何给长寿灌顶,你还需要我做什么?如果他不能消除这微不足道的障碍,他算那门子的全知者?”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仿佛入定了;然后他又再摇动那个铜尿壶。这次,令人惊异地,里面好象有什么在泼洒着。

  久爷爷唿叫着:“喂,小子!过来!”并探过身来,将尿壶像灌顶的宝瓶般放在沃塞的顶穴上,然后从那生锈的铜壶嘴倒出一些浓稠、像甘露般、琥珀色的水给吉美,仿佛那破损不堪的壶是缀满珠宝的圣杯。

  那时,沃塞已置身于不可思议的境界;他不加思索地便喝了那些水。他以前从未曾尝过任何像这样的东西,甚至在灌顶仪式上得自他自己的上师手中的也不像此。他直觉地知道,透过这个老瑜伽士神奇的力量,某种特殊的事情已发生了。

  老人命令他再喝一些,从那令人生厌的铜壶倒出浓稠琥珀色的甘露,直接倒入吉美沃塞的木杯中。吉美林巴曾亲自叮咛吉美赤列沃塞要遵循任何久利津命令他做的事;所以他又喝了。

  然后老人说:“嗯!……再喝一些!多一些!“他也照做了。

  他喝了又喝,直到那个旧铜壶完全空了。吉美赤列沃塞感到飘飘欲仙,但因为铜锈以及壶内塬有的污秽,他觉得想作呕。

  “我觉得很想吐。”吉美说。

  久爷爷说:“为什么不呢?尽管请便!”沃塞吐了。

  屋里的主妇命令他要清除干净,他照做了。“这才是个好客人,”他说:“你为什么不让久爷爷安静安静?”

  那位干瘪的瑜伽士,从一个旧皮袋内,拿了几撮发霉的干青稞粉,在手上吐了些唾液,随意地揉了二、叁颗红丸子,类似宗教仪式里的长寿丸。他说:“嗯!吞下去。”然后老人告诉他说:“现在你可以活到二百岁了,我仅关心这一点。”

  正当吉美赤列沃塞准备离去时,久利津从他旁边肮脏杂乱的寝具下面,捡起一根拐杖,很用力地敲了沃塞的头叁下,像是模仿灌顶的仪式般。

  “好啦,就是这样,”那年老的疯瑜伽士叫道:“滚吧!”

  隔天沃塞又去拜访。他很恭敬地询问:“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或者应该在附近停留一段时间?”

  “尽管走吧!无须再多逗留;扛着你的障碍走吧!”

  吉美赤列沃塞离开后,立刻去见他的上师,吉美林巴。无畏洲尊者──吉美林巴,追问说:“怎么啦?那老人告诉你什么?”

  沃塞不敢将久利津对吉美林巴本人批评的事告诉他,所以他保持沉默。

  吉美林巴问:“你得到长寿灌顶吗?”

  他回答:“是的。”

  “他说了些什么?”吉美林巴质问。

  “他说没问题了,我可以活得很长寿。”

  那位全知的上师坚持地追问:“但是你获得了真正的长寿灌顶吗?”

  “是的,是的”弟子回答。

  “那位开悟的疯子没有说其它的事吗?”

  在上师的坚持下,沃塞不得不仔细地说明一切,包括久利津如何侮辱吉美林巴的话。

  专心听完整个故事后,吉美林巴笑着说:“太好啦!你的生命现在已完全平衡了,生命之流也已畅通并将持续不断,并且障碍已经清除了。那位老瑜伽士真是莲花生大士的化现!你很幸运。久利津早已超越一切善与恶、净与不净的束缚,对他来说金子和粪尿是一样的。”

  吉美林巴继续说:“至于他说我的话,来自于他的侮辱远比他人的赞美和加持还要好。”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站内:长寿       灌顶)(五明学佛网:长寿       灌顶)  

 大安法师:《西方确指》持戒近善、转短命为长寿之法 

 宽运法师:你今天笑了没有?──宽心无忧.快乐长寿 

 广东六祖寺·大愿法师:健康长寿七法 

 侯松蔚教授:灌顶、口传后才可念咒吗? 

 侯松蔚教授:灌顶与三昧耶戒(三) 

 侯松蔚教授:灌顶与三昧耶戒(二) 

 侯松蔚教授:灌顶与三昧耶戒(一) 

 信愿法师:阿弥陀佛四十八愿精解 拾、显正觉功德 第十五愿 

 真圆法师:灌顶 

 宽见法师:《佛说十善业道经》讲记四 7 不杀生的利益之长 

 心律法师:素食养生有助于长寿 

 宽运法师:集诸吉祥 长寿健康──浅说佛教放生的起源与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