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净空法师:跟隨恩师雪庐老师学习经教十年因缘


   日期:2016/11/16 22:06: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今年是雪公往生叁十週年,台湾的同学们很用心,组织这样一个论坛,做为对老师的缅怀和纪念。主办方希望我来谈谈和李老师十年学教的因缘,我也很欢喜来回顾这一段经歷。

  结识恩师

  我出生在一个动乱的年代,灾难频繁,我们的生活确确实实像世尊在《无量寿经》上所说的,「饮苦食毒」,日子不好过。抗战期间,在我十四岁的那一年,因为家贫失学,不得不去做童工养活自己。我常常坐在小河边树底下,就问自己,我为什么活在这个世间?我活在世间为的是什么?

  来到台湾后,虽然无依无靠,但很幸运,在我二十六岁的那一年认识了方东美先生,方老师为我讲哲学概论、佛经哲学,把佛法介绍给我,又受到章嘉大师的教诲,我的人生才有一个目标、才有一个方向,目标是大乘佛法,方向是学习经典。叁年后章嘉大师圆寂了,我对佛法生起信心,认为这一门值得一生去修学,所以我就把工作辞掉,专门学佛。朱镜宙老居士介绍我认识忏云法师,忏云法师在埔里住茅蓬,我跟他住了半年,忏云法师说我是个讲经的材料,劝我发心讲经。讲经去跟谁学?最好就是跟李炳南老居士学,李老居士正好那个时候在台中开了一个经学班,专门训练讲经的学生。所以我离开茅蓬去台中亲近李老师,和老师的缘就是这么结下来的。

  首重师承

  到台中那年我叁十一岁,李老师七十岁。跟老师见面,老师就跟我约法叁章:第一条,你到我这里来,依我为师,从今天起,一切法师、居士大德们讲经说法不准听;第二条,从今天起,你想看的书,无论是佛经或世间书,都要经过我同意,包括经书,我没有同意不准看;第叁条,你过去所学的(我跟章嘉大师学的,跟方老师学的),我一概不承认,统统作废,从今天起,一切都从头学起。你能够接受,你就留在这个地方好好学习;不能接受,你就另请高明。我想了二、叁分钟,接受了。因为老师这些话,乍听起来好像很跋扈,好像目中无人,但是我知道,李老师是个真善知识,答应他了。最后他告诉我,有期限,多久?五年,五年一定要遵守。他老人家说,我的能力只能教你五年,五年之后我介绍一个老师给你,你好好跟他去学,那是谁?印光大师。印光大师是他的老师,往生了,印光大师的书,《文钞》在。

  守老师的规矩,好在哪里?好在我们什么都不能看、不能听,大概叁个月心就清净了,烦恼少了,智慧增长。到半年的时候效果就非常显着,才晓得这个方法好。到第叁年,我跟老师讲,我很得受用,我跟老师的约定,我再遵守五年,所以我是十年遵守老师立下的叁条规矩。这个方法从哪里来的,我也没问老师,老师也没有告诉我。一直到他老人家过世了,我在新加坡遇到演培法师,听说他小时候出家,谛闲老和尚也是用这个方法教他的,我才恍然大悟,这叁条规矩不是李老师的专利方法,是中国老祖宗祖祖相传的老办法。看到这个学生可以造就、可以栽培,就用这个戒律,这叁条就是戒律,来限制你;至于不能造就、不能栽培的,老师就不用这个条件。我在台中同学当中一打听,老师从来没有这样要求过其他同学,用这个方法只对我一个人。为什么不对别人,专对我?我能守,别人不能守。才明白这就是师承,能传法的条件就是尊师重道,这是基本的条件;第二个,清白,没有被染污;第叁个,肯学,还要肯学、好学。具备这几个条件,老师会特别照顾你。他一生的行谊,就是给你做榜样、做模范。

  

  修学最要紧的是师承,你跟哪一个老师学的,老师只有一个人。李老师讲,传人的资质没有别的,就是完全听话,百分之百的听话,错了也要听。到哪里去找?真的找不到!所以师徒之缘是可遇不可求。老师教你什么?老师就是以种种方便成就你的根本智,把你心里面的妄想分别执着、忧虑牵挂洗刷得乾乾净净,你的清净心现前,你的戒定慧现前,根本智得到了,这是老师帮助你最大的成就。达到这个程度,老师就不再叫你跟他在一起,你就可以出去参学。根本智得到之后才有资格参学,参学是广学多闻,成就后得智。所以根本智是在老师那里得到的。

  中国古人这个方法用了几千年,效果卓着。如果不是好办法,跟现代的教学法不能相比,那早就淘汰掉了,这些祖师大德为什么还要坚持?一定有他的道理。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说的一切经教,没有人教他,皆是从自性当中流出来的。所以悟了之后,问题就解决了,世出世间法你全明白了。这个道理一般人不懂,佛法里头讲得很清楚。

  发心学教

  接受李老师的条件,李老师就把我安排在慈光图书馆担任管理员。老师每个星期叁在图书馆对外公开讲经,坚持了几十年;对内,他在台中莲社办了一个经学班,培养讲经弘法的人才,学生有二十多个,全是在家人,那个时候我还没出家。他要我参加这个班,我不敢,因为我知道讲经太难了,那哪是普通人!什么人有资格讲经?开悟才可以。古人讲,「错下一个字转语,堕五百世野狐身」。我可以听、可以学,我不敢讲经。老师告诉我,你不发心讲,他不发心讲,将来讲经的人没有了,佛法就灭了。讲经讲什么?老师告诉我们讲註解,古人註解是文言文,我们把它翻成白话文,只要註解没讲错就可以,错了註解的人负责。这个话我听得懂,是不错,但是讲经要具足条件,我不具足。老师善巧方便,也不勉强,他叫我到经学班去看看、去听听,我说好,看看可以。我看到经学班学习的情况之后,觉得这个好像不难。经学班的学生,小学毕业的佔大多数;大学生,没有毕业,好像念到大学二年级,只有一个人。我是初中毕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这里年龄最大的林看治居士,六十多岁,小学毕业,还在那里学讲经,发愤图强。我们那时候还年轻,一看到她都能,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才把讲经的念头触动,我跟老师讲,我要参加这个班,老师也就很欢喜。

  私塾教学

  李老师讲经的方法完全是中国传统私塾教学法,对学生个别指导,所以每个人学的东西不一样,进度也不一样。一部经学会了,这个标准是要上台能讲。怎么讲法?完全复讲老师所讲的,漏了没有关係,你不能自己加意见,也不能自己找参考资料,老老实实、完完全全照他的讲法去讲。这个方法看样子是非常笨拙,到以后明白了,这个方法的根源是从阿难尊者来的,阿难尊者结集经藏就是复讲。佛家培养法师,世世代代都是讲小座,这样学成的人,那是什么?学耐心、学谦虚、学恭敬。不在这上奠定基础,稍微能讲的时候,傲慢习气出来了,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整个就完了。

  李老师讲经不准录音,谁要是放个麦克风放他面前,他就不说话了。他的教学方法就是教你全部精神贯注听讲,你才会有受用。你放个录音机在此地,你的心就懈怠了,为什么?没有听清楚不要紧,回去我还可以重听,有依靠。写笔记也不行。同学们遇到困难,想去请老师再讲一遍,老师会打人、会骂人,打你、骂你,不跟你讲。为什么?给你讲,你心里就有侥倖的心,我这一句没听懂,顶多不过挨一顿骂、打几板子,老师还给我讲;老师骂了、打了不讲,就逼得你必须全神贯注。这样教学的目的是教你开悟,叫你每一堂课都有悟处;积小悟成大悟(要全神贯注),积大悟就成大彻大悟,你的境界年年提升,你所记得的东西不重要。古来祖师大德教学的一套方法,跟现代不一样,现在这些方法帮助你记忆,记忆是什么?帮助你分别,帮助你执着,你永远不会开悟。

  我听李老师讲《华严》,我只听到第一卷,第一卷听完之后,下面的八十卷我都能讲。因为老师的思想、理念我知道,方法我也知道,我在台中学的是这个。用什么样的心态来讲,用什么方法讲,活的,这是没有办法教的。必须什么?长期追随老师,一堂课不缺,你慢慢在这个里头去体会,这才能学到;不是他不教,这没法子教。长期去听,每一次你得去琢磨,在这里面体会的心得,然后我们自己在讲台上能够灵活运用。你学到每一句怎么讲,那是死方法,那不能变化、不能契机,不契合大众之机。听众里面有程度高的,也有程度低的,都要面面顾到,让所有的听众都能生欢喜心,这叫成功。这种讲座非常不容易,李老师称之为叫「大讲座」。大讲座不是讲堂大,不是人数多,而是听众程度相差很大,你要叫大家都欢喜。

  至诚感通

  这是老师送给我的四个字。学习经教确实不容易,老师当年告诉我,讲经教学利益众生,基本的条件是要通世出世间法。通出世间法,这一部《大藏经》,我们这一生能不能通达?要是不通就不契理。通世间法,单单这一部《四库全书》,你能通得了吗?通不了你就没有资格讲。那又非讲不可,这时候怎么办?老师教我这四个字,「至诚感通」,用真诚心求感应。基本的条件就是慈悲心,真诚爱一切众生,这是基础。中国古谚语说「量大福大」,你要有大智慧、大福德,完全看你的心量。要用真诚心求感应、求佛菩萨,真诚到极处就感通,这个通是感应。

  师徒如父子

  我在台中住了一年叁个月,出家因缘成熟了,去台北,在圆山临济寺剃度。离开台中,我知道老师心里很难过,他送我到火车站,我看他流眼泪。我非常感动,所以就下定决心,出家之后我再回来,一定住满十年。古时候真的师徒如父子,老师真负责任。李老师跟我讲的一句非常感嘆的话,他说哪一个老师不希望自己有传人?传人没有别的,是完全听话,百分之百的听话,错了也要听。到哪里去找?真找不到!这个不是假的。所以这个师徒之缘是可遇不可求,是人一生的大福报,我们知恩报恩。老师能把真东西传给你,能把他的经验告诉你;在这个老人身边,他经验丰富、阅歷丰富,许许多多人情世故我们根本不懂,跟着他就学到了。我们是常随众,他走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一切应酬我们都在身边,那个时候身边有二十多个人,都在那里看到,这种学习的场所、学习的机会,让人长见识、长智慧。我们晚年感到遗憾的,老师对我们太客气了,没有严加管教,如果严加管教,我们得到的东西就更多;对我们的责备很少。

  求学趁早

  我亲近李老师,老师告诉我,教学的黄金时代是二十岁以前,父母教诲、老师教导,严格的训斥,所以严师出高徒。二十岁以上,他成年了,他有过失就不好讲他,讲了难为情。所以二十到四十有过失,善知识对你能够暗示,绝不明说。为什么不能明说?成年人都要面子,父母、老师都要顾及;但是你有过失,暗示你,希望你能够从暗示里面回头觉悟,改过自新。四十岁以后再有过失,暗示都不可以,就不提了,统统包容,不说了,你有善的地方讚叹你,你有过失绝口不提,也就是说四十以后不能教了。我跟李老师十年,这个时间是叁十到四十,是这个时候,我就看到老人家对待学生态度不一样。确实有几个同学他非常爱护,但是老师对他们的态度很严肃,从来没有好脸色看的,那是教训。这些学生知道感恩,对老师五体投地。还有一些学生,老师对他满面笑容,从来不问。什么塬因?他不能接受,批评他几句脸就红了,就不高兴。老师不再说了,不再跟他结冤仇,把他看作旁听生。现在这样的老师找不到了,为什么?没有人学。

  分秒必争

  我出家以后,台中的同学到台北来看我,告诉我,老师讲经的时候骂人了。我说怎么骂人?台中同学跟他十年,你们十年什么都没学到,学到的人走了。他没有提名字,大家都知道,因为我出家了,我在那住了一年叁个月我就出家了,他说的就是我,学到的人都走了。所以他跑到台北来问我,老师教你什么我们没学到?我说我学的跟你们完全一样,老师没有单独教我东西,老师教学都在一起。那老师为什么说你学到东西?我说可能是心态不一样。我们在台中的时候是分秒必争,因为我们不是台中人,到台中作客,时间很宝贵,住一天,这一天是福报,很珍惜;你们是台中人,大概是时间不在乎,今年没有学好还有明年,明年没有学好还有后年,你们这些人无限期的,我没有那个福分,不行。所以我这个用心跟你们不一样,专注跟你们不一样,应该是这个塬因,老师确实没有特别给我讲东西。你们十年不行二十年,二十年不行叁十年,你们是这样的心态,懈怠懒散,塬因就在此地。我们怎么敢懈怠?在台中没有根、没有家,随时会离开,机会就太难得了!这也是让我们联想到,佛为什么不久住在世间?佛要是久住,难遭之想、恭敬之心生不出来,凡夫因循苟且,把光阴错过了。古今中外都有这些问题,尤其是现前的社会,跟古人是不能相比的。

  诚敬受益

  很多人一生追随高僧大德没成就,什么塬因?老法师讲经是为他们讲的,不是为我讲的,就是那些听众,是为他们讲的,不是为我讲的,这样一个心态很普遍,古今中外在所不免。所以跟老法师身边跟几十年,什么都学不到;外面来的人,几天他学到了。我们从外面去的人不一样,我们的心态,老师句句话都是为我一个人讲的,我们完全接受。老师在上课教学,你们不肯接受,我肯接受,道理就在此地。很多人对老师表面上恭敬,我们对老师是内心里头真诚恭敬。印光大师所说的,「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我们对老师那个诚敬心是不是百分之百?不是。我常常讲,是讲真话,我对老师的诚敬,百分之二、叁十而已,所以我能够得到百分之二、叁十;其他人对老师的诚敬只有一分、二分而已,我们当中相差就十倍。我劝他们要珍惜,不珍惜、不恭敬、不真诚,你跟老师住一辈子,你什么都没学到,一生白跟了。

  不搞佛学院

  我出家之前在台中住了十五个月,学了十叁部经,我都能讲,所以一出家就教佛学院,教得很轻鬆。佛学院学习期间叁年,上半年、下半年,一年两个学期,一个学期我教一部经,我教叁年才用了六部,我还有七部没用上,还有七部没派上用场。所以在老师会下学习,进度非常快,士气很高,法喜充满。佛学院毕业之后,你看叁年,六个学期,一部经都不会讲。所以我对老师这种教学方法非常欣赏,对佛学院就很感慨。我在台中住了十年,跟李老师学经教,学了叁十多部经教。

  那个时候佛光山的道场刚刚建立没多久,星云法师办了一个东方佛教学院,请我去做教务主任。我就把李老师教给我们这些方法告诉他,我给星云法师建议,那个时候有一百叁、四十个学生,我很想把学生分组,叁个人为一组,让他们自己志趣相投的,自己成立一个小组,一个小组专学一部经,期限十年。大概他就有四十个小组,有四十部经论,十年之后,他们会是世界上顶尖的法师,他们上台讲经不会输给我,我有能力培养这么多人。我说至少能出二十个世界顶尖法师,那就是佛光普照全球。他没接受,他说这个做法好像是不像学校。他採取一般大学里面的那种教学方法,就是交叉排课,请很多老师。我们就在这个地方产生不同的意见,他坚持不能接受,所以我在那里教了十个月就走了。那个时候,我们两个同年,四十四岁在一起。

  一门深入

  李老师在台中,教导我们学经教只能学一种,决定不能同时学两种;你学两种,他就直截了当告诉你,你没有能力,你不是这个根性。古人学习的理念是「一门深入,长时薰修」,方法是「读书千遍,其义自见」,要藉这个修清净心。一部经、一部论你专攻它,一生专攻它,我们相信,十年你就成为这部经论的专家。今天学佛没有老师,老师在哪里?一门深入、长时薰修是老师。古人讲的「读书千遍,其义自见」就是开悟了,经论的意思你自己懂得了。一千遍是什么?一千遍是把你心定下来,不是叫你背诵,是修禅定。读这一千遍,把妄想读掉了,把杂念读掉了,把分别执着读掉了,你得清净心,清净心是小定,阿罗汉所得到的。所以心定了,心定就开悟,你的心就开悟了,开悟什么?经的意思懂得,这是智慧,智慧是从自性里流出来的,真正能帮助我们解决问题。如果学得太多、学得太杂,统统学的是佛学常识,佛学常识解决不了问题。需不需要研究讨论?不需要,你没有悟入佛的境界,研究讨论是你自己在那里妄想执着。没有开悟的人,有什么资格研究讨论?开悟了之后用不着研究讨论。所以佛陀当年在世,这是我们在经典上看到的,学生(听经的人)可以提问题,世尊解答,没有看到研究讨论,许许多多经上都是世尊跟学生一问一答。那是教学方法,诸佛如来的教学法,我们有没有得到启示?开经偈上说,「愿解如来真实义」,真实义是从这里面体悟的,文字上没有。由这些文字,经文、音声的启发领悟了,悟入的深广与你的清净平等跟慈悲愿力有关係,慈悲愿力愈宏广,宏是大,愈大愈广,悟入就愈深。我们应当想想如何来修学,我们这一生才能够达到明心见性,大彻大悟。一定要遵守古大德的方法,老老实实去做。

  相信老师

  我初出家的时候非常辛苦,没有人供养。老和尚劝我们学经忏,说讲经没收入,你怎么活下去?把想讲经教的人都吓跑了。我是没有被吓走,这是章嘉大师他老人家告诉我的,真正发心讲经,学释迦牟尼佛,续佛慧命,弘法利生,自然有佛菩萨保佑你,你这一生当中佛菩萨替你安排,什么都不要操心,顺境、逆境统统是佛菩萨安排的。这太好了!我相信,纵然饿死,我也相信,我不怀疑。我受戒之后去拜李老师,老师教我要真信佛,我相信佛,相信老师。确实,看到好像是走投无路,一个特殊的因缘出现了,通了。我相信,往后出家要走我这条路子不太可能,这条路不是普通人能走的,特殊因缘。

  我在寺院住了一年多,感觉到在寺院学的东西太少了,我跟常住老和尚请假,想回台中学一部大经,没想到这一出来,就再也回不去了。到以后,台湾所有的寺庙都不收留我,说我是四宝的徒弟,四宝就是称李老师,李老师是在家人,我跟他学的,说我是四宝徒弟,把我看作异类。我就知道这个事情很严重,只能再回到台中,到慈光图书馆住了十年。我这叁位老师,方东美先生、章嘉大师、李炳南老居士,都受到别人的毁谤,但是我没有动摇,因为我亲近过叁位老师,我对老师了解。要是我们的心被这些流言毁谤所动摇,机会就失掉了,谁肯教我?

  雪公作风

  我在台中十年学习经教,也看到李老师的生活作风。九十五岁之前,李老师生活自理,住在一个很小的地方,住了叁十八年。他的薪水很高,生活非常节俭,日中一食,省下来的钱都做公益事业,别人供养的东西转手就送出去。自己的内衣、袜子都是补丁,他老人家往生之后我们才知道。但是,老师确确实实是孔老夫子说的,「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他得到法喜。

  在台中十年,老师对我的关怀,在生活上的照顾无微不至,可是在台中上台讲经,一次也没有安排过我。我心里很明白、很清楚,这就是中国古人所谓的同行相忌。我们是外地来的人,到台中去求学,讲得不好没有关係,大家笑话你,要讲得好就有嫉妒障碍,你在哪个地方,那个地方就住不下去;平平安安住下去,别讲经,好好学。所以我讲经利用什么?到台中以外的道场,不在台中,有人家请我,我出家之后讲过几次。我会给老师做报告,老师同意我才去;老师不同意,外面请我也不去。十年没有离开老师,任何活动事先都跟他老人家报告。他了解,他才能指导你;他不了解,他怎么能指导你?包括到国外,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也向他老人家请教。

  最后这个缘很重要。

  大专讲座,海外传灯

  我这个缘,在内有障碍,所以在韩馆长家里住了十七年。最后逼着我没办法,到处流浪,走出台湾,走遍全世界。这个缘也很特殊,实在讲有因有果。因是什么?周宣德老居士(教授)在台湾大学成立一个大学生的学佛社团,叫晨曦社。他到台中来看李老师,他跟老师是朋友,老朋友,把这个信息传过来,传到台中,老师听到非常欢喜、非常讚叹。周老师走了,我们把他送走了,回来的时候我就对老师说,我说这个未必是好事。老师问我为什么不是好事?我说如果这些大学生遇不到好老师,学的是邪知邪见怎么办?为什么?先入为主,谁有方法把他们扭转过来?老师听到我这个话,想了一下就问我,怎么办?我当时也是灵机一动,就给老师出主意,给他建议,我们就在慈光图书馆里办大专佛学讲座。平常就利用星期天,对台中地区的大专学生,寒暑假对全台湾的,看我们能够容纳多少学生住宿,我们提供吃住,欢迎他们到台中来学佛。这就天天上课,两个星期、叁个星期,最长一次我记得好像有六个星期,有这么一次,一个多月。老师同意了,就在他的小房间里面,老师跟我在一起研究课程,要讲哪些课、哪些科目,请哪些人来讲,这我都参与了。这样把慈光大专讲座搞起来了,讲座办了几十届,非常有成就,我参加了十一届。

  老师在这个讲座里头也给我一桩事情,我没有讲功课。老师自己有叁堂课,一堂是《佛学十四讲》,《十四讲》是他讲的,再一个讲《阿弥陀经》,第叁个是答覆问题。每天下午有两个小时,同学有什么问题向老师请教,老师会解答,这个是没有功课的。老师是第一天他解答的,解答完之后就告诉我,从明天起你代我这堂课,所以我就代他解答问题,代他这堂课。也只有好像是二、叁届的样子,因为以后我就不常在台中,常到国外去了。我离开台中之后到台北,道安法师在中国佛教会发起,办了一个大专佛学讲座,请我去做总主讲。我在那里教了四年,学生大概有几千人,所以认识很多同学,这些同学将来毕业了,到国外去留学,在外国工作,他们会找我去讲经。所以我可以云游世界,缘是这么结的。李老师看到我的法缘也很欢喜,把佛法带到国外去,带给华侨。这是遵老师的教诲,海外去传灯。每次出国,我一定向老师请教,回来一定向老师报告,大概一年两次,上半年一次,下半年一次。总要走十几二十个道场,每一个道场最长不超过半个月,最短的叁天,就在外面周游。那个时候还有两个老师在,还有方东美先生。

  老师过世了,我以后也就离开台湾,在新加坡做了一桩好事情,团结宗教,也因为这个缘分移民到澳洲。到澳洲之后,帮助澳洲团结宗教,帮助澳洲团结族群,这是当时联邦政府对我的期望。在这个缘分之下,他把这些事情交给大学去做,所以我跟学校就有缘,我跟这些大学校长、教授们在一起,几乎每个星期都碰头,常常见面,都变成好朋友。九一一之后,学校,昆士兰大学和平学院看到衝突升级了,变成恐怖战争,校长找了我,让我给这个和平学院的教授们做了两次座谈,他们要看我的想法、看法。我向他们做报告,衝突不是偶然的,你们看到是双方的,实际上它根很深。衝突的根是什么?我说是家庭,他们感到很惊讶。我说你看离婚率有多少,离婚是夫妻衝突,夫妻衝突带来什么?父子衝突、兄弟衝突,这样的人长大踏进社会,他能跟人不衝突吗?所以要回归到教育,特别回归到宗教教育才能解决问题。这些教授们接受了,所以以后我就变成昆士兰大学的教授,格里菲斯大学给我博士学位,以后代表澳洲大学、代表澳洲参加联合国的和平会议,这样认识人愈来愈多了。大家普遍关心如何化解社会矛盾衝突,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实际上只有一个问题,什么问题?人心坏了,这是个大问题。人心怎么坏了?没有人教了,所有的学校只教你做事,办事技术能力,做人的教育没有了,问题就出在这里。

  学习大经,弘扬汉学

  我们非常佩服英国汤恩比博士,他一生研究世界文化史,对于中国传统文化非常了解,居然说出来「解决二十一世纪社会问题,只有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在这些年来,我们也是想到孔孟学说从哪里下手?大乘佛法从哪里下手?大乘佛法我们找到夏莲居老居士的会集本,就是《无量寿经》,找到黄念祖老居士的註解,这里头大乘小乘、显教密教全部都讲到了,末法九千年众生得度要依靠这个本子。这个本子是李老师传给我的,老人家的遗物就是这本书,给我了,我要传承这个法脉。不止净土宗,中国大乘八个宗,我希望年轻人发心,认真学习经典,能够把八个宗派都兴旺起来。五明佛学院里面有汉传学生在学习大乘八宗,索达吉堪布是他们的老师,我相信他们会有成就。孔孟学说,我们找到唐太宗下令编纂的这部《群书治要》,这部书可以救世界。书找到了,现在需要培养一批老师,这些老师能把《群书治要》念通,把它讲透,然后把它写成白话文,翻成外国文字,在全世界流通,让全世界的国家领导人都能读这部书,都能用这部书来治国、平天下,衝突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汤恩比先生晚年,最担心的事情就是第叁次世界大战,为什么?核子战争,会毁灭地球。如何避免战争?要靠全世界统合。谁能统合?汤恩比说的,中国人能统合。不是靠经济,不是靠政治,不是靠军事,也不是靠文化,是靠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所以我劝大家学汉字、学文言文,我希望二十年之后,全世界的人都懂得文言文,文言文成为国际文字,把世界上古老的文化应该流传千年万世的,统统用中国文言文来写,如同佛经一样,这样才能够永远传下去。《说文解字》这是汉学的根,首先要学习认识中国文字。中国的文字不受时空限制,可以流传千年万世,这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发明。我希望年轻人发心,用十年时间学习汉字、文言文,这样对《四库全书》你就有能力阅读、有能力翻译、有能力讲解,做为汉学家,有能力弘扬。

  在传统文化迫切需要这些人的时候,我们今天培训一批老师,希望他们从真实心中作。他们有个叁年五载,一门深入,长时薰修,根基打紧了,再用十年,他们可能就有悟处,然后大家就相信了。东方教学的理念、教学的方法跟西方人不一样,採用古人所用的方法来做实验,这个实验定的是五年到十年。五年我相信有小成,读书千遍,来做报告,两千遍之后就是大成,叁千遍我们就叫标准的成就,让这些学生来做报告。有了悟处不一样,古人留下来这些文字,有些地方抄写错误,他们就有能力把它修正。所以,走这个路,发这个大心。我今年九十岁,已经无能为力了,我愿意来做护法护持大家。我活在这个世间,就讲一部《无量寿经》,这是我的专业,我不放弃,做个榜样给大家看看,一门深入,长时薰修;读书千遍,其义自见。

  今天地球上出现最大的危机,就是文化能不能继续传下去,如果不能传下去,这个世界就会毁灭。为什么?人不知道善恶,把恶当作善,把善当作恶,颠倒了,这个世间不会存在很久。救文化重要,我劝我们的同学要发心救文化,从自己做起,怎么做?一生发愿当小学教员,我为孩子们扎根,这是非常非常伟大的事业。教孩子伦理道德,教孩子汉字、文言文,让文化一代一代薪火相传,文化復兴真正的希望是在下一代。我相信中国文化復兴,能够促成全世界的千年盛世。我们来做这桩事情,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

  在李老师的会下求学十年,感慨万千。由于时间的关係,只能和大家分享到此地。我们要真正记住,「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真正报师恩。信愿念佛,求生净土,完成这一生的使命,我们到极乐世界再相聚。谢谢大家!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全部:净土法门       因缘)  

 传喜法师:不可少福德因缘 

 传喜法师:十二因缘了生死 

 传喜法师:泰国迎请佛足印 殊胜的因缘 

 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四十八)~K 1284经:本 

 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四十六)~L 1240经:本 

 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四十四)~F 1184经:此 

 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四十二)~A 1145经至1 

 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三十八)~K 1074经叙述 

 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二十五)~B 第641经(阿 

 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二十三)~D 604经(阿育 

 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二十三)~C 604经(阿育 

 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二十三)~B 604经(阿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