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黄柏霖:老法师关于苏东坡学佛的几点开示


   日期:2018/4/29 15:35: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苏东坡先生,印光大师说,他是五祖戒禅师再来的,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往生西方,他是又再来轮回。净空法师他有评论苏东坡先生,净空法师说,苏东坡一生念佛,可是他不能够往生。老法师他的开示里面有关苏东坡,我们把它整理一下,总共有下面八点。

  第一点,老法师说,他刚开始学佛的时候,那时候老法师还没有出家。他跟随李炳南老师学佛的时候,李炳南老师就警告净空老法师,他说,古人不要学苏东坡,今人不要学梁启超。这两个都是学问家,很有学问,而这两位也都学佛。老法师说,这两位居士是佛学家。各位要记得,佛学家跟学佛家是不一样,两个字倒过来,这个层次差很多。学佛就是学觉,学佛陀的觉悟,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最后圆满无上菩提。那么如果你是佛学,比如说你在大学里面你教佛学,可是如果你没有明心见性,见性成佛的话,那你只是做佛学研究,那佛学研究它只是一个知识,它不是一个智慧。

  末学曾经到我们台湾新北市,也是台北市的近郊,有一所大学叫做华梵大学。这个华梵大学,从学校的名称,就可以知道它是一个佛教大学,梵就是清净的意思。华梵大学是我们台湾的一位比丘尼,修得非常好,晓云导师她创办的。晓云导师就是倓虚老法师的弟子,本来倓虚老法师不收女众的,对晓云导师是开这个缘。华梵大学是晓云导师创办的,在北部地区,台湾的北部地区办得还算不错。它里面有一个东方人文思想研究所,末学只是那个东方人文思想研究所的硕士毕业,我去那边唸过硕士。

  但是我去我是深深觉得,它是做知识研究。它做什么知识研究呢?就是佛学知识,所以跟修行没有关系。我们上课同学也都拿到硕士,也有博士的,但是我看十个九个都是做佛学研究。将来准备当个讲师啦、副教授教书。他只是教不同的世间法的书,叫教佛法、教佛学,但是不等于是学佛。你像李炳南老师,他就是什么?他就是也曾经担任过台湾的中部的中国医药大学的教授,还有中兴大学的教授。

  我上一集有讲说,净空老法师说,他的老师多才多艺,有定功但是没有开悟。他也能写诗,能写诗词,写了三千多首,也会教《论语》,编了一本《论语讲要》。在传统文化这一块,李炳南老师是非常深入的,培养出两位大德,一个是徐醒民老师,一个是江逸子老师。那么佛法的部分,我们讲说「李炳南老师全集」,李炳南老师的「佛七讲话」。李炳南老师培养出两位高僧出来,一位是净空老法师,一位就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持戒律的果清律师。光培养这两位弘宗演教的大师,那就不得了了,那功德就很大了。

  我们刚办完李炳南老教授圆寂三十周年论坛,那是真的精采得不得了。三天真的是一个非常法喜充满,两千多人,听论坛的这些学员,三天没有一个人退席,没有人打瞌睡。可见上台讲述李炳南老师一生,这些他的学生跟弟子,他们讲座的题目也好,或是内容也好,让大家非常地法喜。李炳南老师他虽然是个教授,但是他不是佛学家,他是一个学佛的大菩萨,他是一个真正的修行者,所以这个层次上是不同的。因为你如果把佛学当做研究,你只是得到知识,知识不等于智慧,知识它不能够降伏烦恼,但是智慧可以断烦恼,所以差别在这个地方。

  所以老法师说,李炳南老师告诉他说,古人不能学苏东坡,今人不能学梁启超。因为他们两位都是佛学家,苏东坡的文章大家没有话说。他们搞的是佛学,不是学佛,一个是觉,一个是不觉。觉悟的话,他就一定是菩萨、一定是佛,正等正觉是菩萨、正觉是阿罗汉,你最少拿到小乘的果位是阿罗汉,正等正觉是菩萨,无上正等正觉那就是佛了,这才叫做学佛。那么佛学,你顶多拿到博士,拿到博士那可以当个教授,但是你不能够明心见性,见性成佛,不能够成佛作祖。所以学佛学到成就,我们称他叫佛陀。

  只要是法身大士以上的,破一品根本无明的,像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像印光大师、像蕅益大师、莲池大师,他们也都通儒、通佛的。蕅益大师还写一本「四书注解」,他们对于儒家也都很深入。尤其是印光大师也是一样,如果你们去看《印光大师文钞》,印光大师对儒家的深入,那个儒家的底子非常地深厚。但是你看印光大师、蕅益大师、莲池大师,他们都通儒通佛,但是他教我们往生极乐世界。所以他们都称为人师,而不是经师。

  如果你对于佛学很有研究,你来当一个大学的教授,你只能说是经师,你教一部佛学的经典。所以我们在办李炳南老教授论坛的时候,我们总结李炳南老师的一生,他是菩萨的化身。所以李炳南老师堪称为人师,所以我们最后总结李炳南老师的历史定位,是「经师易遇,人师难遭」。你碰到一个大学教授,这很容易碰到,「经师易遇」。但是你要碰到他可以把你德行开显出来,他自己本身不仅德行开显出来,他有悟处,他有甚深禅定,他本身能够明心见性,那他是人师,像佛陀是人天师。

  所以净空法师开示的第一点,我们要好好记得。如果你都把佛经听完了,你不能够销归自性,你不能够实践、不能够落实。那你顶多只是一个老法师说的,学佛学得很丰富,但是到最后变成佛呆子。所以这一点我们要记得,不是说你经要背很多、要听很多,你一定要开示悟入佛知佛见,这是佛陀的本怀,佛陀要我们也能够见性成佛。净空法师说,人人皆该成佛,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佛性。

  这是佛陀在菩提树下证果,讲的那一句开悟的偈语,「奇哉,奇哉,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因为妄想执着而不能够成佛。也就是六祖大师开悟,跟他老师五祖禅师报告的,五祖弘忍禅师报告的,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动摇;何期自性,本不生灭,最后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这就是六祖大师的开悟的一个证明。前面那个四句,本自清净、本自具足、本不动摇、本不生灭,是讲我们的自性功德,它没有生灭来去,它本不生灭。

  就像《心经》里面讲,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生不灭,后面那个能生万法,就是无量无边的功德妙用。那就是用了,这恒沙功德的妙用,就我们一心的体用,体用是不二的。就像镜子的照性一样,镜子你走过去,你胡来胡现,汉来汉现。胡来胡现就是,胡就是外国人,你外国人走过去,它照外国人。中国人走过去,它照中国人。你都没有人走过去它也是在照,它照一个没有人走过去的相。这个镜子的照性就是我们每一位众生的觉性。但是那个照性,你要去找那个镜子的照性,你找不到,但是相上见得到,你只要走过去,它就照得到,你不走过去,它也在照。

  那一个体性,照性就是体性,你觅之了不可得,但是作用恒河沙。就像我们的觉性一样,那我们的觉性在哪里呢?我们的觉性在眼见色、耳闻声、鼻嗅香、舌尝味。你要是没有开悟,你只要眼见色,你习气就跑出来了。你见到喜欢的你就是很喜欢,见到不喜欢的你就觉得很讨厌,你烦恼就生出来了。在哪里?在你这一念心的阿赖耶识里面,你只要根尘一接触,眼见色、耳闻声,你很高兴,你不高兴,那一种习气就跑出来了。那个叫做善恶对待,那个是有憎、有爱,憎就是讨厌,爱就是喜欢,这就是烦恼的根源,这就是轮回的根源在这个地方。所以眼见色、耳闻声、鼻嗅香、舌尝味、身对触,在手能抓、在脚能奔,都是我们自性的妙用。这个是第一点,我们要搞清楚,佛学跟学佛不同的地方。

  第二点,老法师说了,他说,这两个人就是指梁启超跟苏东坡,在佛教里头都很有名气。名气大不好,名气大就是福报,福报享尽了,要有那个德行去支撑。所以老法师说,这两个人都很有名气,但都没有成就。像净空法师他很有名气啊,人人都知道净空法师啊,但是他修行成就了,一样。为什么?因为像老法师、印光大师,他们这种大修行人,他们都已经到三轮体空的地步。他们能够即相离相,他们的世间的名闻利养、五欲六尘,统统放下来了。

  你赞叹他也好、你毁谤他也好,他「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能够如如不动,不取于相,他心不随境转。你怎么毁谤他、你怎么赞叹他,他们都能够如如不动,不取于相,为什么?因为他们已经俱足定慧等持的三昧功夫,完全不受这些境界的影响。他们心不随境转,他们心能够转境,就是《楞严经》里面讲的,「若能转境,则同如来」,「如来」就是佛性,就是清净,他就是佛了,「若能转境,则同如来」。

  我们现在差就差在这里,我们稍微有一点名气,我们就高高在上。等到有人毁谤你的时候,你就非常地难过、痛苦,就是为什么?因为我们不能够离相,我们有这个我见,有这个我相。所以菩萨他只要离开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你怎么称赞他、怎么毁谤他,他们都能够如如不动,不取于相。这个就是你有名气,但是你修行没有成就。老法师说,提到佛学,他们样样都通,说得头头是道,但是一句也没有做到,这个叫做什么呢?这在我们经典上讲说,理明白,事糊涂,道理都懂,境界一来的话,无明风一来,没有办法当家做主。那当然,这个生死关头,他就不能够做主了。所以苏东坡到临命终的时候,他是昏迷的,他昏迷的。

  第三点,老法师说,他们的烦恼习气没有断,只是在经论上去做研究,没有真正的修行功夫,佛法真实的利益他们没有得到。佛法的真实利益是什么?就是戒定慧,三无漏学。这个真实的利益,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香,五分法身香他不能开显出来,他没有定慧等持的三昧功夫。所以他没有得到利益,他不能够解脱自在,他不能够来去自如,他不能够「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是第三点。

  第四点,老法师说,我们在多年前,曾经印过《西方公据》这本书,《西方公据》这个话,最初就是苏东坡说出来的。你看他有办法说《西方公据》,就好像说一个入场券一样。我们要怎么样才可以拿到《西方公据》的入场券呢?你最少也要功夫成片,什么叫功夫成片?你烦恼不现行。你根尘接触,你烦恼不会发作,你可以烦恼伏得住,这个在李炳南老师说叫伏惑,烦恼被你伏住了。断惑是怎么样?断惑就要破根本无明叫断惑。你不能够断惑,最少你要有办法伏惑,这叫功夫成片。所以苏东坡先生,他都可以说这一句《西方公据》。我们净土经的经书里面,确实有这本书,《西方公据》,这苏东坡说出来的。但是老和尚说他一句都没做到,俗话讲,光说不练。

  第五个,苏东坡每到一个地方,都带着一幅阿弥陀佛的画像。就像我们莲友一样,我们莲友有些人都习惯在胸前挂一尊观世音菩萨,或者挂一尊阿弥陀佛。但是他的念头、他的行为,他的身口意都不像阿弥陀佛,也有这种莲友。苏东坡每到一个地方,都带了一幅阿弥陀佛的画像。人家问他说,这是什么东西?他说,这是我生西方的公据,结果他没有往生。

  第六,苏东坡虽然一生念佛,实际上他并没有往生,为什么不能往生呢?因为他那个文人的习气太重。你看,习气还是没有改,没有断。所以习气一定要在平常就要改。根尘接触,你自己毛病发作的,比如说你很会计较,很会嫉妒别人,看到别人成就你会生烦恼,你很悭贪,舍不得,你情执特别重,放不下,你杀心特别重,看到小动物就要杀牠,你很懈怠,好逸恶劳,六根对六尘很容易起憎爱心,我们一般讲,俗话叫爱憎分明,爱憎分明这个很麻烦的习气,是绝对不能往生的。所以这个文人的习气太重,老法师说,障碍他往生了,所以不能够往生。

  所以你毛病习气在什么时候发现?你一定要在根尘接触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的习气跑出来。但是你有听经闻法,你有念佛拜佛,你对你的习气,你会生起惭愧心出来,你会起惭愧心你就会拜佛忏悔,这个就是拜佛念佛的好处。你听经闻法听了,你就很容易发现你的习气,这就是觉悟的开始,自觉。

  第七,老法师说,他喜欢作诗、喜欢填词、喜欢写文章,名气很大没有用。人家李老师,李炳南老师也会写诗写词,可是人家李炳南老师往生极乐世界。那苏东坡就不行了,他不能往生。李炳南老师的文章也写得很好,但是一个有定功,一个没定功。这些事,就是写诗跟词跟文章,跟了生死出三界毫不相干。就是我们祖师跟我们讲的,三藏十二部,饶给他人悟,一千七百个公案,都是生死岸边事。我们莲池大师、蕅益大师,也常常都会开示这个道理,这三藏十二部,饶给他人悟,我就是一句佛号持到底。

  人家海贤老和尚就是这样,三藏十二部,饶给他人悟。人家他念到功夫成片、事一心不乱、理一心不乱,他就做到「知而无知,无知而知」。像老法师说,海贤老和尚什么都知道,他说,什么都知道,就一定是明心见性,见性成佛。所以三藏十二部,饶给他人悟,一千七百个公案,都是生死岸边事,就是跟了生死、出三界没有关系。你会讲很多公案,比如说禅宗里面的公案,总共把它归纳,大概是一千七百个公案。你朗朗上口,但是你烦恼一品都没断,你还是一样继续轮回。请问这一千七百个公案,你都背起来,能够讲出来,有什么用?都是生死岸边事,所以叫做跟了生死、出三界毫不相干。

  这个你平常在境界来的时候,你看看自己的心,倒底是悟还是迷?不用骗自己。老法师说,生死这种事情,可以骗别人,不能骗自己,有没有把握,问自己就知道了。老法师说,苏东坡写这么多诗跟词、文章,最后把自己的往生西方的事,全部耽误掉了,全部误掉了。锅漏匠也不会写诗,也不会写词,也不会写文章,一个字都不认识。他只不过是一个补锅鼎的,烦恼深重的,一位很普通、很普通的凡夫。但是因为遇到他的老师,谛闲老法师。因为他觉得这个世间太苦了,他不仅是生活苦,烦恼苦。

  他跟他同学讲,因为是他同学嘛,他请他给他剃度。谛闲老法师说,你年纪这么大了,你一个字也不认识,现在教你去读经你也没有办法,我乡下有一间小庙,你就到那边去一心念佛,我请个护法护持你。就有位女众菩萨煮斋饭给他吃,有个男众护法护持他。他说,你念佛,念累了就休息,休息好就继续念。这样人家他念三年,念到预知时至。他要往生前去城里面看一些老朋友,跟这个煮饭的护法居士讲,明天不用煮了,就是明天他要往生,不用煮饭了。人家给他一点小供养,他把那些小供养都存起来,存在一个桶子里面,上面有灰。以前在大陆的时候,早期的时候,那时候老人家可能就是晚上半夜不方便,吐一些痰,等等这种小桶子,就是盂桶。他就把人家给他一点小供养放在那个桶子里面,做什么?连后事都不麻烦别人。

  最后他回来以后,他站了三天三夜,以前乡下交通不方便,人家护法马上去报告谛闲老法师,这样要一天,等谛闲老法师来,又要一天,这样就两天了。来了以后,看他站了三天三夜,谛闲老法师说,你比名山古剎的方丈和尚还了不起,名山古剎就大佛寺啦,大丛林里面的大和尚啦,还了不起,你比弘宗演教的大师还更了不起,就是你比能讲经说法的还更了不起。这样站了三天三夜,哪一个有办法死掉用站的?他老师,就谛闲老法师,就给他拍肩膀,拍一拍,你了不起,了不起,拍完他就倒下去了,这个就是功夫啊,这就是神通啊。

  苏东坡先生也把阿弥陀佛带在旁边,也会写诗跟词跟文章,到临命终的时候昏迷,没有往生西方,印祖也说他没有往生,老法师也说他没往生,那应该是他没往生啦。老法师说,他最后把自己往生西方的事情耽误,没有一个事情比这个更重要。就是佛在经典上讲,在《法华经》里面讲,佛以一大事因缘,开示悟入众生佛知佛见。往生西方的人,他都能够预知时至,身无病苦,心不贪恋,意不颠倒,他对生死毫无恐惧,全部都准备好了。所以你看《净土圣贤录》里面那些大菩萨,那些往生的人,他们都事先知道要走了,甚至会去拜访朋友,还会沐浴清净,都有那种功夫。像海贤老和尚也是一样,印光大师也是一样,广钦老和尚也都能够预知时至,他本来在台北县,就新北市的承天禅寺,他跟弟子讲,他要到妙通寺去,他准备要往生。

  忏云老法师的弟子道证法师,住世四十八年,我们台湾的学佛人都说,称她是观世音菩萨再来。她本身得癌症,她不化疗,她还在癌症期间,画出五尊佛出来,五尊阿弥陀佛。她最后要往生的时候,跟她同参道友讲,在嘉义一个小茅棚里面,拜佛的时候跟她的同参讲,我不能再陪你了,我要走了,她就念阿弥陀,佛没有出来,阿弥陀,她倒下去就往生了。她还是癌症病人,生死自在,她这个往生西方的事情,完全自己有办法做主,忏云老法师也是一样。

  这个地方我们读到苏东坡先生,我们要好好反省,你就算拿到博士,你知识非常丰富,佛法的经典都能说,但是你做不到。佛法里面讲信解行证,最后就是要证入,就是要悟入,那就是见思惑、尘沙惑要破,你最少要能够把烦恼伏住,你才有办法带业往生。最后一点,老法师说,苏东坡在临终的时候,别人劝他念佛,这个我们讲过了,在以前我们讲经的时候我们也讲过。别人劝他念佛,也是他的护法劝他念佛,他说,功夫用不上力啊,为什么?他没办法做主,他烦恼伏不住啊,烦恼伏不住就是功夫用不上力啦,这个意思啦。

  就像海贤老和尚年纪那么大了,一百一十二岁,爬到柿子树上去摘柿子。你们如果看《来佛二圣永思集》里面,你看海贤老和尚爬到柿子树去砍树枝,要摘柿子下来给弟子吃,你看他可以一手扶在树干上,自在啊。人家说,啊,老法师,你危险,你危险。他说,我在念佛哩。什么意思你知道吗?就他没有妄想啊,他没有妄想就是,妄想的当下就是,其实本体是觉嘛,他没有妄想,就是觉性起作用嘛,他是清净心嘛,他对任何事情都没有牵挂,他来去自如。

  这种就是苏东坡临命终的时候,人家劝他念佛。他说,功夫用不上力,意思是说他可能被病苦所困扰,临命终的时候四大要分离,气息薄弱,冤亲债主全部现前,平常的那些烦恼习气,平常所贪爱的、所瞋恨的,一一在临命终的时候会全部现前,就像你看影片一样,全部都现前。你神识要出去,魂要离开了,那是很恐怖的事情,冤亲债主全部到,就像印光大师说了,腊月三十那一关就过不了,累世所欠的债,在那个地方全部都出现了。腊月三十就是农历的过年除夕夜,印光大师说,人的临命终就是腊月三十,过不了关。

  我一个莲友她本身,她们两个姐妹都学佛,一个在某某功德会当委员,一个是修净土的。我有劝她说,哎呀,妳要告诉妳妈妈念佛啊。她跟我讲说,哎呀,我有跟我妈妈劝,我妈说,妳们念就好啦,我老的时候再来念。结果她妈妈一句佛号都不念。后来到那一年过年的时候,中风,就无常,「无常根本,蒙冥抵突」,就《无量寿经》里面讲的,它会什么时候来,妳不知道。

  结果她妈妈突然间中风,重度昏迷,送到我们台北市的万芳医院。她说,黄警官,你赶快来,跟我妈妈关怀。我发了愿,就谁找得到我,我就去。结果我一去,她虽然昏迷,但是她很清楚,她执着得不得了,她双手跟双脚都被万芳医院护士把她绑起来,为什么?因为她当下被插管,因为她一进去以后,昏迷以后,她肺部不能够自行呼吸。这个到医院一定要记得,你久病以后,也是肺部不能够自行呼吸,就是说你一直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你躺久以后,你肺部功能会退化,你不能够自行呼吸。

  什么叫自行呼吸呢?你可能刚开始要靠机器,可是我们肺部有自己的功能,它能够自行呼吸,当你一旦不能够自行呼吸的时候,医生就会建议给你插管,就是像一把剑把你插在喉咙这边插下去,透过机器把空气送进去。那是很痛苦的事情,一分一秒都很难熬。插管插一个月,如果你还断不了气,你业障还在,你没办法舍报。舍报不是你想要舍报就可以舍报,你要生,活不过来,要死,死不了,那要怎么办?因为你还死不了,所以医生根据医学上的需要,他会给你气切,管子拔掉,气切。

  我曾经去助念一个老菩萨,他太太在年轻的时候学佛,他就给她障碍,在板桥,他气她太太学佛,把她太太的海青拿来,用菜刀把它剁成碎,我们讲说,把它切成像菜一样,这样一块一块的。这么一个起瞋恨心的丈夫,最后他变成植物人,在板桥医院。那一天我记得是阿弥陀佛圣诞,十一月十七日,他被气切,我去跟他开示说法。他竟然被佛力加持,突然间可以讲话,这照理讲是不可能,为什么?因为他气切是不可能讲话,因为声带这边就不能讲话。

  他突然间跟我讲很多话,他说他也是好人啦。我说,是啊,你是好人,我说,你哪里好?你讲给我听。他说,有人警察要来开单子,比如违规停车,他叫他赶快跑,他说,他也是这样的好人。后来他开始毛病就来了,习气就来了,开始骂他太太。他太太是一个念佛人,很老实,很愚蠢的这种乡下的妇女,她就是知道一句佛号。他就开始责怪她,我们赶快回家,把这些机器全部搬走,他就开始骂了,他骂完以后,骂几句以后,突然间声音就不见了,没办法再讲话了,这就是临终的情形,就是这样,用不上力。

  刚才我讲的我那个莲友的妈妈,送到万芳医院也是这个情形,像五花大绑一样。我在旁边要给她开示,她一直在那边挣扎,你想想看,她听得进去吗?她完全听不进去,她的念头就是,你赶快给我放了,不要给我手脚绑起来,赶快把我管子拔掉,这是她的唯一妄想,就是这一条,唯一的执着就是这个。这个时候什么都听不进去,你放念佛机也是一样,没有用的,这临终病人我看太多了。

  去助念一个个案,她儿子给她盖陀罗尼被,还是菩萨戒的,我们台湾某一个佛教团体的菩萨戒,在床铺上滚来滚去的,为什么?因为她洗肾,身体很痒,我一看,我跟旁边叫我去的师姐说,她还不会走。她说,你怎么感觉?我说,我说不上来,她不会走的,妳们现在赶快给她送到,她平常在哪里洗肾?不然妳现在把她送到三军总医院,或者送到医院去给她洗肾以后,她就比较舒服。她儿子在旁边,在床铺上放着西方三圣,跪着一直在那边磕头如捣蒜,哎呀,阿弥陀佛,你赶快接我妈妈走啦。

  结果我叫师姐说,赶快把她送到医院,她这样挣扎,太痛苦了,她佛号念不下去的。就这里讲的,功夫用不上力,生死心不够切,她不能够放下,她身体有坚固的执着,有我贪、我爱,没有办法。结果送到医院去以后,再治疗一年,死在三军总医院的太平间,还是一样叫我去,总共隔一年。所以老法师说,你看,在佛法上,他能讲得头头是道,虽然一生念佛,可是他不能够往生,不能够出三界,不能够了生死,这是值得我们警惕的。

  以前我们也提过一个公案,印光大师常常在提的,谛闲老法师的学生,显荫法师,年纪轻轻地,二十三、四岁就死掉了,还到日本去唸佛学,研究东密,研究密教。印光大师还劝他,要沉潜、要潜修,他就是执意不听,也不听他师父谛闲老法师的劝解。最后死的时候,印光大师说他是昏迷,旁边虽然有人助念,没有用,他佛号念不出来,昏迷怎么念佛?显荫法师,印光大师说,通宗通教,讲得头头是道,那都是生死岸边事,一点办法都没有,没办法做主。这是提到苏东坡,我们特别提这一点。

  摘自《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七九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文字稿来源【太上感应篇共修网】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