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正法护持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转载

 心上莲花:种瓜黄台下


   日期:2019/5/4 20:24: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种瓜黄台下

  昨天附近卖手机配件的老板娘找我问八字,谈到了她舅舅家的事。她舅舅17岁的大儿子,前两年在学校组织的一次温泉浴中,莫明其妙地死在温泉中。虽然得了几十万的赔偿,但舅舅与舅妈的悲痛哪里是钱财填补得了的?她舅妈每次看到她的弟弟——亦即舅妈的外甥,都要哭一回,她弟弟都不敢轻易去舅舅家了。她弟弟与舅舅的儿子同年的,出生时间只差一个来月,原来俩小孩很要好。舅妈见到这个外甥就想起她自己的儿子,哪能不伤心的?

  她舅妈一共生了三个儿子,另两个都早早夭折了。一个是病死的,另一个孩子,父母不在身边时,自己爬到灶头上去,掉落到开水锅中烫死了。现在最后一个儿子又没了,舅舅舅妈膝下无儿无女,只怕永远也抹平不了心上的那份伤痛与凄凉了。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复一摘,日暮抱蔓归;闻此长嗟叹,人生多别离。

  这位老板娘问我是不是他们命中克子,所以才这样的。实际上,八字不过是福报与业障成熟的时间表而已,而不是决定因素。这么大的事,我相信一定能在现世找到原因。于是,我问她:“你舅舅有没有做过什么很坏的事?”她很果断地否定:“我舅舅舅妈,人很好的,对我们都非常好。”我问她舅舅是做什么的,她说这两年在开石料场,这之前开杂货店的。我又问再以前做什么的,她说是杀猪卖肉的,杀了十多年。舅舅家自己也养,一般每年都要养七、八头猪,都杀了卖了,日子过得很好的。问到这里,原因就不言自明了。宿世的因不知怎么样,仅这一生,杀业都这么重,哪能不招果报的?

  她舅舅杀猪是子承父业。她外公在世时杀了一辈子猪,五十多岁得癌症去世后,她舅舅接着做这行买卖。舅舅兄弟三个,一个到别人家当上门女婿了。另一个兄弟在广东这么富裕的地方,照样穷得不堪,日子过得朝不保夕。这个舅舅日子过得富裕一点,三个孩子却先后夭折了。这位老板娘的娘家也很贫寒,外公膝下的儿女没有一个过得顺心的。这两代人的业报虽然有所不同,但业报之重,放在谁身上都是生命无法承受之痛。这也是他们业重,相互感召吧。

  我以前在公家单位上班时,旁边卖肉的屠夫欠单位一位嫂子的钱,老是拖着不还。将她惹急了,于是上门骂人:“你再不还我钱,我咒你像那些杀猪的一样,死时七天八夜断不了气!”卖肉的人平时皮糙肉厚、大大咧咧的。当时听到这种话,脸色却一下子变得很是难看,说她骂得太毒了,当天就找人借钱还给了这位嫂子。在我老家,就我所知,杀猪行业的人几乎无一善终。大概这位屠夫见同行的不善终见得多了,才对这句话这么忌讳。可忌讳有什么用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还要他愿意放下屠刀,才有回头的机会。人临终时太多折磨,属于不善终,这是落恶道的典型表现。这种情况下,未来世的果报是很不容乐观的。

  伤不起的杀业

  壹

  今天听说大表哥得肝腹水了,他才50出头的人,得上这个病。听到这消息,我很是震惊。

  大表哥家原来在乡下,前些年家境很红火,在当地乡镇的新街上造了一栋门面楼。只是这几年来,家境却渐见衰败了。前年孙子出生时,他请亲戚开车送儿子去送请帖。哪知途中失事,汽车一头栽进河里。他儿子好不容易挣扎着逃出来,那亲戚却没那么幸运,被淹死在了水中。那亲戚还有个十来岁的孩子,只得由大表哥家按时出钱,抚养到成人。

  祸不单行,到了去年,年纪轻轻的儿媳妇又突发急病去世了。现在他自己又是肝腹水,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了。

  我小时候在姨妈家住得最多。姨妈家临近河流,河中弯多潭深,那时河中鱼很多,下河捕鱼是大家农耕之余常做的事。大表哥水性极好,是村子里最出色的捕鱼高手。一亩三分田之外,捕鱼成了他的主业。在姨妈家里时,我时常听到河里炸鱼的响声,不久就能见到大表哥满载而归了。我还记得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他拎着大半桶子甲鱼回来时的情景。因为听大人说,甲鱼咬人是死都不松口的。那时趴在木桶边看甲鱼时的那种兴奋与害怕,我至今记忆犹新。

  现在表哥家境衰落,他得上这病也没钱治了。他身体感觉稍好点,就下河去捕鱼,卖了钱买药治病。一家子天灾人祸的,业报现前,到了这个地步,他还不知道回头,真是令人叹息。

  贰

  老家房子的斜对方,前两年新造了一处养猪场。几亩地的面积,能养个一两百头猪。这家人原来是木匠,他脑子挺活的。同样是手艺人,别人只知道赚个汗水钱,他凭这门技艺早些年第一个开始在我们老家镇上做家具,卖家具。多少年来,他的生意一直很红火,在这小地方,算是做这行的最旺的一家了。

  那时他不知在哪里学了点新技术,开养殖场,养猪的同时用猪粪发酵,养殖黄鳝。前两年开始做,人走好运,做什么都来钱,那两年这养殖场也是挺红火的。

  今年正月回老家时,听家里人说那家猪场关了。关掉的原因是去年过年前,这家的十八、九岁的儿子淹死在猪场的露天化粪池里了。那家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老来丧子,这种打击可以说是毁灭性的,他们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经营养殖场了呢?

  当时临近过年,那儿子突然失踪了两三天。亲戚朋友同学家问了个遍,到处都找不到。最后发现化粪池里好像有点不对,拿个长竹竿一搅,儿子在里面浮上来了。

  叁

  我妹有个从小玩到大的小姐妹,是我家隔壁的。她在县城里开了一家美容美发店,几年下来,做成了本县的一枝独秀了,当时县电视台都是长期定点在她店里化妆的。那时发财的人少,她名声与招牌在本县是妇孺皆知。

  十多年做下来,她钱挣了不少,感情却不顺。她经历婚变后,找了一个新男友。那男人觉得现在竞争激烈了,没那么好挣钱了,劝她搞养殖。她听进去了,将做得好好的店关了,回到老家开了个大规模的养猪场。那天我经过她的猪场,顺着看了一下,腿都走酸了,其规模之大是我平生之仅见。

  哪知事与愿违,她经营两三年下来,亏得一塌糊涂,饲料都买不起了。她到处借钱、货款,算下来已经是负债累累了。被逼无奈之下,2008年她丢下年迈的父母,一夜之间跑路了。她家就这么个女儿,她走了后再不敢与家里联系。不久她老父亲中风,躺了两年后去世了。几年来,老母亲一个人在家,拿着点政府的低保过日子。她家没有亲戚的,现在她母亲老而衰弱,瘦成一把骨头了,又毛病不断,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无法想象,这老母亲是怎么承受这老来的凄凉。

  当年她父亲在国营茶厂工作,她家是我们村里少有的能吃上国家粮的人家,家境自然比村里的人家都好。人生变幻,世事无常,以前是村里的富裕人家,几年前还是县里有名的人物,时下却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这种冰火两重天,一切都是源于这个大型养猪场。与杀业相关的事,后果太严重了。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