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转载

 养儿防老


   日期:2020/1/15 22:26: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下文是根据(原)心上莲花学佛群的水星师兄的讲述整理而成。说的是她家族中,围绕着赡养问题,映射出的不同心态,及由此衍生出来的各自不同的人生际遇。古话说:“养儿防老,积谷防饥”。在许多家庭中,这却成了一个沉重的话题。

  我们家在东北,祖籍是山东沂蒙山区,当年战乱时逃荒出关的。那是抗战时期,日本兵进村时,姥爷带着几个孩子藏在山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被日军烧成了废墟。后来居无定所,全家人吃不上饭。姥爷每天晚上从家里出发,几乎是走半宿的路去修水库的工地当苦工,得到的报酬只有一碗粥和一点野菜干粮。每天下工后,姥爷揣着干粮与粥,再走几个小时的山路回家。姥姥放上半锅水,将这点食物熬稀了,看着全家人喝了,自己饿得晕过去好多次。

  那时候几个孩子也开始每天出去讨饭,但兵荒马乱的年代,大家都穷得叮当响,又能讨来什么呢?后来眼看着在老家活不下去了,听说“北大荒”遍地都是没人种的黑土地,姥爷就带着全家人一路乞讨,辗转逃荒来到了东北。那时我还小,经常听姥爷他们讲这些逃荒的事,觉得像很遥远的故事一样。

  姥爷有七个孩子,四个儿子三个女儿,其中大舅早年过继给山东老家的一个亲戚了。姥爷他们一生历尽艰辛,把身边的六个子女拉扯大,一个个给成家立业。老了之后,赡养问题让一家子的矛盾爆发出来了。那时老两口八十多岁了,所以一家子开会,商量养老的问题。可是出乎意料的是,三个舅舅全都谈不拢。女儿与女婿倒是没问题,可姥爷的思想古板,觉得养儿防老,自己没“绝户”,死也要死在儿子家,就没有要女儿养的道理。

  大舅小时候过继给别人了,就不涉及赡养问题了;二舅和三舅认为姥爷疼小儿子,手上的钱都偷着给四舅了,应该是四舅接回家赡养;而四舅认为三个儿子,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养,自己又没拿老人的钱,要养大家轮流养。

  这件事互相踢皮球,谁也不愿意接手。大概拖了有半年多,后来姥爷说,谁养我,我就把我的地和房子卖了,把钱给谁。哥仨一听,态度马上变了,个个抢着赡养了。姥爷考虑到当时三舅家条件相对好一些,就去三舅家住了。

  在三舅家待的前几个月倒也挺好,因为姥爷的房款和土地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处理完。后来三舅两口子觉得钱应当拿得差不多了,对他们态度就变了。尤其是三舅妈,整天指桑骂槐的。两位老人吃顿饭都要遭她的白眼和数落,饭都不敢多吃。不久三舅妈又提出要各过各的。家里只有一个厨房,没有多余的厨具。姥姥每天在三舅妈做完饭以后,才能进厨房自己做饭吃。这样过了几个月,三舅妈又找茬了,今天说厨房的油少了,明天又说少盐了。有一天晚上,三舅妈借着喝了酒,砸开姥爷的门,把房间砸了一遍。表哥把老人的衣服全都扔出去,让他们滚。

  第二天我去上学,路上经过三舅家,看见门口围着好多人看热闹,还有劝架的。我凑过去看发生了什么事,发现姥爷和姥姥拿着行李在地上坐着,三舅和三舅妈两口子骂骂咧咧的,跟表哥说:“开车轧他们,轧死他们!”表哥那二楞子真就开着车,要去撞两位老人。我那时小,刚上小学五年级,当时真的是吓得身上直发抖。我哭着跑回家跟妈妈说,姥爷要被三舅他们开车撞死了。妈妈吓坏了,叫上大姨,赶紧往三舅家跑。到那里就难免争执起来了,三舅冲过来要打我妈,被在场的人拉着。在众人劝解之下,这事总算暂时平息了。

  出了这样的事,姥爷他们在三舅家肯定是待不下去了。最后村干部出面调解,跟四舅说,老人疼你这个小儿子,你就把老人接过来养吧。四舅虽然非常不情愿,但那时的村干部有威望,他们说的话不好拒绝,不得已硬着头皮把老人接了过去。四舅妈觉得心理不平衡了,觉得钱都被三舅拿去了,自己却要照顾老人,太亏了。每天找茬指桑骂槐,找人吵架,一家子不得安宁,姥爷他们的日子更不好过了。最后四舅扛不住了,过来跟姥爷说:“你们要是想让我好,就从我这搬出去吧,不然***(四舅妈)就要和我离婚了。”

  姥爷疼小儿子,只好收拾行李从四舅家离开。这时二舅妈坚决不让老人进门,走投无路了,只好投奔从小被过继给外地远亲的大舅家。大舅和大舅妈是很诚朴的人,二话不说就答应让两位老人过去了。我妈和小姨收拾好姥爷姥姥的行李,哭着把老人送上了火车。

  大舅家在山东那边的山上住,生活种种不便利。加上姥爷和姥姥总觉得长住在过继给别人的儿子家,不是个事儿。住了一年多,两位老人又回到了东北。回来后,用姨妈们和我妈孝敬给他们的一点钱,在村里买了一间特别破的小土房,八十多岁的老两口又开始自己过日子了。

  那段时间我妈经常去照应着,日子慢慢的平静下来了。可是好景不长,姥姥没多久就走了。那一年秋天,大概我已经上初三了吧,大姨从外地回来,妈妈把姥姥姥爷叫到家里来吃饺子。那天姥爷有事不在家里,姥姥一个人来的。妈妈现在想起来还非常的后悔,说那时候就感觉姥姥有点反常,特别依恋两个女儿,还不断念叨着我三姨怎么还没来。我妈光忙着擀皮儿包饺子,都没怎么顾得上和姥姥多说话。

  吃过晚饭,姥姥先回去了,妈妈和大姨在家继续唠着。过了一会,有人往我家跑,说王家闺女,快去看看吧,你妈快不行了。我妈和大姨一下愣住了,回过神来就疯了一样的往外跑。看见姥姥倒在十字路口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妈妈一面哭着、一面张罗着人往家里抬,这时候住在另一个镇子的小姨也到了。原来小姨吃过晚饭后就觉得心慌,跟小姨夫说总觉得心里有事,回去看看妈吧。于是俩人饭后就往我家来,快到我家的时候发现路上好多人围着,就觉得不妙,上前一看,正是我姥姥在地上躺着。姥姥见到了小姨,眼泪一直往下流。也就几分钟的功夫,停止了呼吸。姥姥死于脑溢血,不到八十岁。

  姥姥去世后,大姨强行把姥爷接到了她城里的家,后来小姨也投奔大姨。那一段时间,姐俩照顾着姥爷,这可能是姥爷后半生过的最幸福的时光了。这事引得几位舅舅强烈的不满,虽然他们不赡养老人,但是却要顾面子,说老人被闺女接过去,等于让别人戳他们的脊梁骨,所以那几年几个舅舅和我妈矛盾非常的深。

  姥爷在大姨家享了几年的福,又开始闹腾,还是不想在闺女家住,非要去四舅家跟小儿子一起过。有一天他收拾好行李,招呼也不打就回去了,又住进了四舅家。在四舅家的日子怎么过的,不想再多说了。反正我妈几乎每天都去看他,给他送饭。有的时候太忙,隔几天没顾得上去,再过去的时候,看见姥爷大冬天用冷水泡米饭,炕是凉的,被子是湿的(姥爷岁数太大了,炕又凉,所以小便失禁)。而四舅一家人吃着热乎乎的饭菜,住热乎乎的房间,晚饭过后噼里啪啦地打麻将。妈妈从姥爷家回来一次,就哭一次。

  姥爷在四舅家住了没多久,呆不下去了,又提出去三舅家住。去三舅家待了三个月后,有一天竟死在河边。姥爷一生身体都非常健康,九十四岁了,耳不聋眼不花,走路不用拐棍,我都跟不上。没病没灾的突然死在了河边,我不敢妄自揣测什么。

  随着两位老人的过世,家族中由赡养老人引发的矛盾总算是尘埃落定了。这件事让我有几年都非常痛恨我的几个舅舅,以至于到现在我都想,我以后有孩子,绝对不要男孩!

  凡有点人生阅历的人,尤其是在社会底层生活过的,稍用心观察一下,就没办法不相信因果。这么多年过去了,几个舅舅如今的结局,真是印证了那句老土的古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过继外地的大舅现在已经是四世同堂,晚年可以说是幸福美满。二舅一辈子生活得很混乱,与幸福二字从不相干。他当兵转业后在食品所当了屠夫,属于“吃供应粮”的,那会儿是很令人羡慕的工作。二舅和二舅妈是包办婚姻,他一直不喜欢二舅妈,经常是张口就骂伸手就打,对两个孩子也态度粗暴。经常赌博,还在外面找女人。二舅妈终日抑郁,不久就死于肺癌。后来二舅续了弦,这个续弦的二舅妈在跟二舅过了十年后,死于脑溢血。二舅家的表姐远嫁,表哥在南方,表哥对二舅还是不错的。但二舅自己没有享儿子福的命,说什么都要回来,现在一个人过着,孤苦伶仃的。这两年得了脑梗,有点老年痴呆,不太认识人了。

  三舅的一家子更是乱糟糟的,问题层出不穷。三舅平时爱好打猎,总是去山里打个兔子捕条蛇什么的。可能是经常杀生的缘故,他性格非常暴戾。后来有一年打猎,猎枪走火,嘣瞎了一只眼睛。三舅家的表哥表姐与三舅一样,那时小小的年纪,谁要惹了他们谁就别想好过。我亲眼见表姐因为一点小事把别人家的柴草垛点着了,大火迅速蔓延到人家的房顶上,差点酿成了大祸,她那时也不过十五六岁。三舅妈就更夸张了,我从没见过这么暴戾和急躁的女人,东北话讲有点“虎”,就是有点缺心眼的意思。她能够和三舅因为一点小事吵架,就点火自焚,烧得自己毁容,可以想象她的性格有多么极端与偏激。人与人之间都是相互感召的,真是什么人感召来什么人。

  后来三舅去了外地,承包了几百亩土地,一下子发迹。经济条件不错,只是儿女却成了心病。表姐离了几次婚,现在在外面没工作,三天两头回家要钱,要不到钱就大吵大闹。都说天道循环,真是没假的,前面说的那位开车撞我姥爷的表哥,前两年自己出了车祸。腿被截肢,现在成了残废,全靠嫂子打理家。三舅一急之下,也得了脑溢血,去年去世了。三舅妈在三舅死后没多久,卷了家里所有的钱,抛下瘫痪的儿子跑了,下落不明。至此,这个家算是毁了。古话说:“善如青松恶似花,眼前看来不如他。有朝一日冰霜降,只见青松不见花”。我虽然在姥爷赡养的事上恨我三舅,只是这种家破人散的事,落到自己亲人身上,却不是我愿意看到的。若是对天道有所敬畏,哪至于今日呢?

  我四舅一家子也不太好。四舅妈一直能说会道,听起来不知有多贤惠,其实特别的爱算计。哪知福兮祸兮,却不是算计得来的,“人从巧计夸伶俐,天自从容定主张”。前些年四舅和四舅妈在外地打工,都患上了严重的骨病,疼得下不了地,这两天听说四舅出门都要靠推车了。大表哥跟四舅两口子年轻时一样,对父母不管不顾的,二表哥想管也管不了,看来当年对父母做的事又轮回到自己头上了。

  我二舅三舅四舅他们家,现在没一个信佛的。我妈三姐妹,这几年来家家都开始信佛了。我大姨在城里生活,家境比较好。但前几年大姨家的表哥不上进,交了一些狐朋狗友。还和表嫂离了婚,自己也没个工作,经常跟大姨要钱。大姨那时很难过,她为了表哥开始信佛,每天念佛吃素回向,经常放生。一年多过后,表哥痛改前非,开始出去做事,赚了不少的钱。现在对大姨和大姨夫非常的孝顺,一家子算是其乐融融了。

  小姨起初日子过的很难,一直是我妈和我大姨在资助。现在表弟结婚了,非常出息,又娶了个好人家的闺女。小两口非常孝顺老人,刚生了个孙女,三代同堂、和和睦睦的,算是苦尽甘来了。

  再说我家。我爸是个很上进的人,白手起家开创了一片天地,家里日子过得挺不错的。我父母俩很善良,经常帮助别人。我妈还资助一个家庭贫困的学生从中学到大学八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只是最后那孩子毕业后,人就不见了,还在外面欠了好多债,要债的上我家要钱。虽说当时就不是图什么回报,不过还是为这事弄得有一阵子挺伤心的。但现在我们子女三人,在当地相较而言,算很有出息了,家境在当地也算不错的。所以说,善有善报,不见得一定要帮助过的人感恩。天道循环,人也许会辜负人,因果从来不会辜负人。

  有几年大哥和我妈有很深的矛盾,几乎不可调和。我信佛后不断念经回向给家庭,不久奇迹般的让大哥回心转意,现在对我妈非常孝顺。老两口子女双全,现在孙子孙女也都有了,过的很舒心。老妈经常和我们说,小时候跟着姥爷一路逃荒到东北,现在想起来还跟昨天的事一样,那时哪里能想到有一天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现在只想着身体好好的,多活个几十年。

  回想自己家族这些年来的祸福际遇,让人不能不相信因果、也不能不敬畏因果。善恶到头终有报,因果何曾饶过谁?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