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慧门禅师:看话参禅说坛经


   日期:2020/4/2 13:57: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看话参禅说坛经

  慧门禅师

  一、敦煌本(敦煌是地名,但这里指书)

  铃木大拙分敦煌坛经为57节,是本文对敦煌坛经分节的依据。

  话(或话头)是言。言与话虽同,话后起,有时是从言中提炼出的,因此常比言简短。以下我们专从言或话说坛经,专从看话说参禅。看话和参禅成了同义语,为强调这一点,特立「看话参禅」一词。

  1.忽见一客读金刚经,惠能一闻,心明便悟。(2节)金刚经的句子是话头,惠能言(话头)下大悟。

  2.弘忍大师劝道俗,但持金刚经一卷,即得见性,直了成佛。(2节)

  金刚经句是话头,行者可以言下大悟。

  3.弘忍大师遂责惠能曰,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惠能答曰,人有南北,佛性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3节)

  师设问为话头,弟子言下答所悟。

  4.五祖曰,汝等门人,终日供养,只求福德,不求出离生死功德,汝各作一偈呈吾,若悟大意者,付汝衣法。(4节)

  师设话头。

  5.神秀偈曰: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6节)

  -弟子于师言下,以偈答其所悟。

  6.五祖遂唤秀上座于堂内,五祖曰,更作一偈来呈吾,秀上座去,数日作不得。1(7节)

  7.惠能偈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无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又偈曰,心是菩提树,身为明镜台,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2(8节)

  师令徒作偈,徒自呈偈述所悟。

  8.五祖说金刚经,惠能一闻,言下便悟。3(9节)师举话头,徒言下便悟。

  1.第七节,弘忍看了神秀在璧上的偈,就决定不画楞伽变相了。他引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因此不如留下这首偈,叫迷人诵读。依着这时时勤拂拭的话修行就可以堕三恶道,获大利益。

  弘忍把神秀叫到堂内,对他说,你作这首偈只到门前,还没有入室。凡夫依着修行可以免于堕落,但要觅无上菩提是不可得的。这是因为神秀的偈,执着身心为有,因此不能超然物表,不能解脱自在,和清净自性相抵触。

  2.到惠能作偈时,就领悟到佛性本清净,本来具足,因此用不着人为的,外加的修持(拂拭)的工夫。这两首到了通行本合而为一,成了: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和神秀的偈恰正相对。「本来无一物」(无念、无住、无相都由无一物推展出来的。)是坛经全书的要义所在,也是大乘佛法的精髓。因为本来无一物,所以一切现成,所以行者可以顿悟。

  3.敦煌本只说惠能用金刚经得悟,不曾指明那一句,通行本行由1便明确地说,惠能三鼓入室,祖为说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惠能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遂启祖言:「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应无所住」是从否定方面着眼,说灭;「而生其心」是从肯定方面着眼,说生。本性是不生不灭,亦生亦灭的;生(生心)灭(无住)是本性的整体,整体所以具足,所以万法都生,不生灭,所以清净,所以不动摇。这是惠能因金刚经句子而悟自性的缘故。

  在这里,我们也看到定慧融合为一。清净不生灭无动摇是定;本自具足能生万法是慧。

  在敦煌本13节里,定慧合一还有道德行为上的义意。这是由「定慧体一不二」引申出来的:「学道之人作意,莫言先定发慧,先慧发定,定慧各别。作此见者法有二相。」那二相就是心口相违,口是心非。「口说善,心不善」,从慧定方面看,这就是「慧定不等」。做到「心口俱善,内外众衍种时,「定慧即等」。因为定慧或慧定没有先后的分别,就达到一种无诤的境界。「自悟修行,不在口诤;若诤先后,即是迷人,不断胜负,却生法我,不离四相。」四相当指金刚经所说的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有我相,就有相对的人相,我相人相是众生相,众生相执着不断,就是寿者相。在争先后的时候,人就昏了头,失去智慧或般若,成了迷人。胜败相争不断,生出人我(对自我的执着)、法我(对外物、外境的执着)的种种纷扰,由此而有四相。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所以,口诤的结果只能使人迷失自性,追逐妄有。对「定慧体一不二」的强调,是由惠能看到当时教界对定慧有偏颇的毛病。

  9.惠顺(通行坛经作“惠明")曰,我故远来求法…能于岭上,便传法惠顺,惠顺得闻,言下心开。(11节)

  师举话头,徒言下悟。

  10.大般涅槃经说,三昧慧等观,惠能因而悟定慧等4。

  11.一行三昧,惠能因大乘起信论及净名经得悟5。

  12.惠能因《大乘起信论》(大32,页576b)悟无念,因《涅槃经》(大12,页546b)悟无相,又因《涅槃经》.30悟无住6。(17节,惠能说,他的法门「立无念为宗、无住为本、无相为体。)

  4.敦煌本12节,「教是先圣所传,不是惠能自知。愿闻先圣教者,各须净心。菩提般若之知,世人本自有之,即缘心迷,不能自悟,须求大善知识示道见性。」照这段话看来,先圣和佛典启迪了惠能。换句话说,佛典的话使惠能言下大悟。

  敦煌本13节谈「定慧等」,便以大涅槃经为师,而使惠能悟。

  关于定慧等,定在大般涅槃经里叫三昧「比丘…数数修习三昧定相…定是三昧。」(大12,页546c)。大般涅槃经.31说,「三昧慧等观一切法是名舍相」。好比长于驾御马车的人,把车子调得不快不慢,就叫做舍相。菩萨三昧多的,就修习慧;慧多的,就修习三昧。十住菩萨智慧力多,三昧少,所以不能见佛性;声闻缘觉三昧力多智慧力少,也不能见佛性。诸佛定慧等,所以明见佛性,像看手中的庵摩勒果(类似胡桃的果实)一般。

  5.敦煌本14节说,一行三昧与直心,这是惠能因《大乘起信论》及《维摩结经》(净名经)所说而言下大悟。

  《大乘起信论》(大32,页582b)说,一切诸佛法身与众生身,平等无二,即名一行三昧,当知真如是三昧根本。

  《维摩结经》(大14,页538b)说,直心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不谄众生来生其国,深心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具足功德,众生来生其国…,菩萨随其直心则能发行,随其发行则得深心,随其深心,则意调伏,随意调伏则如说行,随如说行,则能回向;随其回向,则有方便;随其方便则成就众生;随成就众生则佛土净;随佛土净,则说法净;随说法净,则智慧净;随智慧净则其心净;随其心净则一切功德净。

  敦煌本14节,因这一论一经悟出一行三昧,就是在一切时中不论行、住、坐、卧都要常行直心。它引《净名经》另一段话说,「直心是道场,直心是净土。」可以和上面所引相呼应。

  14节接着叫人莫心行谄曲,口说法直;口说一行三昧,不行直心(这便是前面说的,法有二相,或定慧不等。)。行直心而不着一切法上,便是一行三昧;相反的,迷人着法相,认一行三昧是直心坐不动,除妄不起心。这一来就使佛性同于无情木石,这是障道因缘。如果身坐不动,心不起念是对的,维摩诘就不应该喝斥舍利佛在林中宴坐了。

  《大乘起信论》(大32,页583a)说,「若修止者,对治凡夫住着世间,能舍二乘怯懦之见;若修观者,对治二乘不起大悲狭劣心过,远离凡夫不修善根,是止观二门共相助成,不相舍离;若止观不具,则无能入菩提之道。」宴坐只是修止,偏废修观。惠能由此悟出宴坐看心看净,不动不起是大错的。

  6.无念的说法,受《大乘起信论》的启示(大32,页576b),《涅槃经》(大12,页546c)说,涅槃名为无相,以何因缘名为无相,无十相故,何等为十?所谓色相、声相、香相、味相、触相、生住坏相、男相、女相…无如是相,故名无相…夫着相者则能生痴,痴故生爱,爱故系缚,系缚故受生,受生故有死,死故无常。不着相,则不生痴;不生痴,故无有爱,无有爱故则无系缚,无系缚故则不受生,不受生故则无有死,无有死故则名为常,以是义故涅槃名常。

  佛言,若有比丘数数修习三种相者则断十相。数数修习三昧定相,数数修习智慧之相,数数修习舍相。…若心在一境则名三昧…,缘于一境得名三昧,若能观色常无常相,是名慧相,三昧慧等观一切法是名舍相。

  《大般涅槃经》.30说,师子吼菩萨愿佛常住娑罗林中,因而答复他一篇无住的道理。凡说住是色法,从因缘生所以名为住,因缘无处,所以名为无住。如来已断一切色缚,所以如来无住。同样的,如来也不被受想行识所缚。住就是憍慢,因为憍慢所以不得解脱,不得解脱就是住。住是有为法,如来已断有为法,所以不住。有为法有生住异灭的变化,叫四有为相。与有为法相对的无为法,就超越有为相的变异。色受想行识称五蕴,都是有为法,如来已不为五蕴所缚,所以无住。

  小乘分析五蕴,认为人我为五蕴暂时和合,因而主张人我只是假名,所以提出人无我说;大乘又否认五蕴本身的真实性,而更进一步主张法无我。佛的无住就是人我、法我并空的境界。佛又说,无住是金刚三昧,金刚三昧坏一切住,金刚三昧就是如来,所以佛无住。

  无住就是无始终,如来之性无有始终,所以无住。

  无住就是首楞严三昧。首楞严三昧是知一切法而无所著,如来具足首楞严定所以无住。

  无住是檀波罗蜜,檀波罗蜜若有住,就不能到尸波罗蜜,以至般若波罗蜜。六波罗蜜1布施(檀那)、2持戒(尸罗)、3忍辱(羼提)、4精进(毘梨耶)、5禅定(禅那)、6智慧(般若)。佛连六波罗蜜也不住,怎么肯常住娑罗林呢?(大12,页546a-b)

  *长阿含1大本经「毘舍婆佛坐娑罗树下成最正觉。」佛入涅槃时,卧床四边各有双娑罗树,一枯一荣,名四枯四荣或非枯非荣树;东方双树喻常与无常,南方喻乐与无乐,西方喻我与无我,北方喻净与不净。娑罗林古称坚固林、双树林。

  佛又说,「无住者名无屋宅,无屋宅者名为无有,无有者名为无生,无生者名为无死,无死者名为无相,无相者名为无系,无系者名为无着,无著者名为无漏,无漏即善,善即无为,无为者即大涅槃。大涅槃即常,常者即我,我者即净,净者即乐,常乐我净即是如来。」(大12,页546b)

  13.「闻法即不悟」7 (29节)闻话头不悟。

  14. 大智之人「闻其顿教…当时尽悟(29节)闻话头(言)下即悟。

  15. 「我于忍和尚处,一闻言下大悟。」(31节)徒于师言下悟。

  16. 惠能大师曰「…三毒若除…内外明彻,

  异西方…座下闻说,赞声彻天…闻者一时悟解。」8 (35节)

  师言徒悟。

  17. 大师言,惠能与道俗作无相颂…合座…无不嗟叹。」9 (36.37节)

  师言徒悟。

  18. 志诚闻法,言下便悟。(39节)

  19. 大师言,自性无非无乱无痴…,志诚礼拜。(41节)师言徒悟。

  20. 大师言,努力依法修行,即是转法华。法达一闻,言下大悟。(42节)师言徒悟。

  「大师言,即佛行是佛,其时听人无不悟者。

  7.「少小根之人,因何闻法即不悟,缘邪见障重,烦恼根深。」

  8. 惠能因《净名经》(大14,页538c),悟娑婆世界不异西方: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螺髻梵王言,依佛智慧,则能见此佛土清净;于是佛以足指按地,实时三千大千世界,若干百千珍宝严饰,譬如宝庄严佛无量功德宝庄严土,一切大众叹未曾有,而皆自见坐宝莲华。

  9.无相颂,本颂采入通行本般若第二(大48,页351a,b),文字小有出入。

  师言众悟。

  21.「…大师曰…乘是最上行义,不在口诤…」(43节)

  师言徒悟(徒悟未指出)。

  22.何不自修,问吾见否?神会作礼,便为门人。」10 (44节)

  10. 「神会至曹溪山礼拜问言,和尚座禅,见亦不见?六祖言,吾亦见亦不见…,常见自己过患,故云亦见;亦不见者,不见天地人过罪…」

  23. 众僧既闻真假动净偈11 (见48节),识大师意。」

  师言徒悟。

  11.真假动静偈

  一切无有真,不以见于真;若见于真者,是见尽非真。若能自有真,离假即心真;自心不离假,无真何处真?有情即解动,无情即不动;若修不动行,同无情不动。若见真不动,动上有不动;不动是不动,无情无佛种。能善分别相,第一义不动;若悟作此见,则是真如用;报诸学道者,努力须用意,莫于大乘门,却执生死智。前头人相应,即共论佛语;若实不相应,合掌令劝善。此教本无诤,无诤失道意;执迷诤法门,自性入生死。

  二、通行本

  通行本内容与敦煌本大同小异的不再列出,以下是与敦煌不同或为敦煌所不载的部分:

  行由1

  1.五祖一日唤门人来…「各作一偈来呈吾看。」(大48,页348b)

  师设话头。

  2.神秀偈曰: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同上)

  弟子于师言下,以偈答其所悟。

  五祖曰,未见本性。(同上)

  师评弟子。

  3.惠能偈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弟子于师言下,以偈答其悟。敦煌本的两偈,通行本并为一偈,「本来无一物」不见于敦煌本。

  五祖见众人惊怪,将鞋擦了偈,曰,亦未见性。(页349a)

  师评弟子。惠能见性,五祖怕他因此遭人嫉害,急把偈抹去。

  4.惠能曰,无二之性即是佛性。印宗闻说,欢喜合掌。(页349c)

  听者在说者言下悟。

  疑问3

  5.师言,惠能与诸人移西方于剎那间,目前便见,各愿见否,众皆顶礼云:「若此处见,何须更愿往生,师言,佛性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自性迷即是众生,自性觉即是佛;慈悲即是观音,喜舍名为势至,能净即释迦,平直即弥陀…,自性内照,三毒即除…,内外明彻,

  异西方…,大众闻说,悉皆礼拜。」(页352b)

  师言众悟。(参看敦煌本13则)

  6.师(惠能)言,吾与大众说无相颂:

  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

  恩则孝养父母,义则上下相怜。

  让则尊卑和睦,忍则众恶无諠。(原注,无諠别本作莫諠)

  若能钻木出火,淤泥定生红莲。

  苦口的是良药,逆耳必是忠言。

  改过必生智慧,护短心内非贤。

  日用常行饶益,成道非由施钱。

  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

  听说依此修行,西方只在目前。

  …时刺史官僚,在会善男信女,各得开悟,信受奉行。」(页352a,b,c)

  师言众悟。这颂颂名也叫无相颂,但不见于敦煌本。

  惠能看重无,通行本更编出「本来无一物」的话,他的戒,悔忏,颂都可以加上无相,并不特定某一颂、某一戒(敦煌本开头就是,惠能大师…授无相戒(页337a),三归依,在惠能说起来也成了「无相三归依戒

  (页354a)、或某一忏悔(无相忏悔,见忏悔6“页363c”等)。

  忏悔6

  7.惠能又作一颂名「无相颂」,这颂却见于敦煌本,在那里,他说无相颂亦名灭罪颂,他在自述生平(相当通行本的行由1)时,就说了这偈颂,通行本改成他到广诏弘法时才说。

  迷人修福不修道(敦煌本作“愚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敦煌本作“谓言修福而是道”)。

  布施供养福无边,心中三恶元来造(敦煌本作“心中三业元来在”)。

  将修福欲灭罪(敦煌本“若将修福欲灭罪”),后世得福罪还在(敦煌“后世得福罪元在”)。

  但向心中除罪缘(敦煌本“若解向心除罪缘”),各自性中(敦煌本作各自世中)真忏悔。

  忽悟大乘真忏悔(敦煌本作“若悟大乘真忏悔”),除邪行正即无罪。学道常于自性观(敦煌本“学道之人能自观”),即与诸佛同一类(敦煌本“即与悟人同一类”)。

  吾祖唯传此顿法(敦煌本“大师今传此顿教”),普愿见性同一体(敦煌本“愿学之人同一体)。

  若欲当来觅法(法敦煌本作本)身,离诸法相(敦煌本作三毒恶缘)心中洗。

  努力自见(自见敦煌本作修道)莫悠悠,后念忽绝(敦煌本作忽然虚度)一世休。

  若悟大乘得见性,虔恭合掌至心求。(敦煌本作若遇大乘顿教法,虔诚合掌志心求。)…一众闻法,靡不开悟…」(页354c-355a)

  师言众悟。

  机缘7

  8.僧(法海)问曰,即心即佛,愿垂指喻。

  师曰,即心名慧,即佛乃定;定慧等持,意中清净。悟此法门,由汝习性;用本无生,双修是正。法海言下大悟。」(页355a,b)

  师言徒悟。

  9.法达曰,愿略说《法华经》中义理,师作偈曰:心迷法华转,心悟转法华。

  诵经久不明,与义作雠家。无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有无俱不计,长御白牛车。

  达闻偈不觉悲泣,言下大悟。(页355c-356a)

  师言徒悟。

  10.「法达再启曰:…羊鹿牛车与白牛之车如何区别?…

  师曰:三车是假,为昔时故;一乘是实,为今时故。只教汝去假归真,归实之后,实亦无名…。达从此领玄旨,亦

  辍诵经。(页356a)

  师言徒悟。

  11.僧智通,初看楞伽经,礼师求解其义曰:四智之义可得闻乎?

  师曰:「大圆镜智性清净,平等性智心无病,妙观察智见非功,成所作智同圆镜。」通顿悟性智(页356a,b)

  师言徒悟。

  12.僧(智常)曰:见性成佛之义,乞和尚开示。

  师曰:「吾今示汝一偈,不见一法存无见,大似浮云遮日面,不知一法守空知,还如太虚生闪电;此之知见瞥然兴,错认何曾解方便,汝当一念自知非,自己灵光常显现。

  常闻偈已,心意豁然。(页356b,c)

  师言徒悟。

  13. 僧(志道)曰:「学人览涅槃经十载有余,未明大意,愿和尚垂诲。

  师曰:听吾偈曰

  分别一切法,不起分别想,劫火烧海底,风鼓山相击,真常寂灭乐,涅槃相如是。

  志道闻偈大悟。(页356c-357b)

  师言徒悟。

  14. 行思禅师曰:当何所务即不落阶级?

  师曰,汝曾作什么来?曰,圣谛亦不为。

  师曰,落何阶级?曰,圣谛尚不为,何阶级之有?

  师深器之,令思首众。(页357b)

  师设问,令弟子自悟。

  15. 怀让禅师礼拜。师曰,甚处来?曰,嵩山。

  师曰,什么物恁么来?曰,说似一物即不中。

  师曰,还可修证否?曰,修证即不无,污染即不得。

  师曰,只此不污染,诸佛之所护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

  让豁然契会。」(页357b)

  师说徒悟。

  16. 玄觉遂同玄策来参…,玄觉方具威仪礼拜,须臾告辞。

  师曰,返太速乎?曰,本自非动,岂有速耶?

  师曰,谁知非动?曰,仁者自生分别。

  师曰,汝甚得无生之意。曰,无生岂有意耶?

  师曰,无意谁当分别?曰,分别亦非意。

  师曰,善哉!少留一宿。时谓一宿觉。(页357c)

  师徒机锋对话,徒悟,师印可。

  17. 智隍…径来谒师。师云:「汝但心如虚空,不着空见,应用无碍,动静无心,凡圣情忘,能所俱泯,性相如如,无不定时也。

  隍于是大悟。(页358a)

  师言徒悟。

  18. 有僧举卧轮禅师偈曰,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量,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

  师示一偈曰:

  「惠能没伎俩,不断百思量,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页358a,b)

  僧举未悟偈,师示以悟后偈。

  正像神秀说:「时时勤拂拭

  ,惠能说:「本来无一物

  ,应两偈合观才得其全。

  顿渐8

  19. 师曰,听吾偈曰,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一具臭骨头,何为立功课?

  志诚再拜曰:「今闻和尚一说,便契本心。」(页358b)

  师言徒悟。

  20.师曰,听吾偈曰:「心地无非自性戒,心地无痴自性慧,心地无乱自性定,

  不增不减自金刚,身去身来本三昧。

  志诚闻偈悔谢,乃呈一偈曰,

  五蕴幻身,幻何究竟?回趣真如,法还不净。(页358c)

  师示偈,徒答偈示所悟。

  21. 师谓(行昌)曰:佛衍为凡夫、外道执于邪常,诸二乘人于常计无常,共成八倒;故于涅槃了义教中破彼偏见,而显说真常、真乐、真我、真净。汝今依言背义…,纵览涅槃千遍,有何所益?

  (行昌)忽然大悟。(页359a,b)

  师言徒悟。

  22. 师曰,学道之人,一切善念、恶念应当尽除,无名可名,名于自性,无二之性,是名实性。于实性上建立一切教门,言下便须自见。

  诸人闻说,总皆作礼,请事为师。(页359c)

  师言众悟。

  宣诏9

  23. 师曰:「汝若欲知心要,但一切善恶都莫思量,自然得入清净心体,湛然常寂,妙用恒沙。」(薛简)蒙指教,豁然大悟。(页360a)

  师言徒悟。

  付嘱10

  师曰:据先祖(达磨)大师付授偈意,衣不合传。偈曰:

  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

  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页361a)

  在敦煌本里,达磨的偈说,「吾本来唐国」(大正48,页344a),使(达磨)和(惠能)成了同时代的人,编造的痕迹很明显,通行本唐国改兹土就遮掩了过去。

  三、通行本扩编敦煌本一例(本来面目)

  敦煌本11节,惠顺(通行本作“惠明”)云,「我故远来求法,不要其衣。」能于岭上便传法惠顺,惠顺得闻,言下心开。

  到了裴休(-857-)《集断际心要》(全称黄檗山“希运”断际禅师传心法要)时,这件事就变成:

  明上座走来(大庾岭)头,寻六祖,六祖便问,「汝来求何事?为求衣,为求法?」明上座云,「不为衣来,但为法来。」六祖云,「汝且暂时敛念,善恶都莫思量。」明乃禀语。六祖云,「不思善,不思恶,正当与么时,还我明上座,父母未生时面目来。」明于言下,忽然默契,便礼拜云,「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某甲在五祖会中,枉用三十年工夫,今日方省前非。」到此之时,方知祖师西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在言说。(大48,页379)

  据新唐书.裴休传说,裴休曾演绎佛经数万言,他真会编故事;不过或者他认真记下希运的话也难说。「善恶莫思」不见敦煌本;通行本说,「惠能云,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惠明言下大悟。」(大48,页349b)。至于「父母未生

  的话,既不见于敦煌本,也不见于通行本,不过日本兴盛寺所藏坛经页17,倒也加了这句话;这句凭空造出的话,竟成了风行禅界的金句,例如灵佑(771-853)语录中:「师(沩山灵佑)一日问香严:“我闻汝在(百丈)先师处问一答十,问十答百,此是汝聪明灵利,意解识想。生死根本,父母未生时,试道一句看”。」香严被问,只得茫然;归寮将平日看过的文字,从头要寻一句酬对,竟不能得,乃自叹云:「画饼不可充饥」。屡乞师说破,师云:「我若说似汝,汝以后骂我去;我说的是我的,终不干汝事。」香严遂将平昔所看文字烧却云:「此生不学佛法也,且作个长行粥饭僧,免役心神。」乃辞师,直过南阳,覩慧忠国师遗迹,遂憩止焉。一日芟除草木,偶抛瓦砾,击竹作声,忽然省悟。遽归,沐浴焚香。遥礼师云:「和尚大慈,恩逾父母,当时若为我说破,何有今日之事?」乃有颂云:「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师闻得谓仰山(慧寂840-916)云,「此子彻也。」仰山云,「此是心机意识,著述得成…」仰山后见香严,香严举前颂,仰山云:「此是夙习记持而成,若有正悟,则更说看。」香严又颂云:「去年贫未是贫,今年贫始是贫;去年贫犹有卓锥之地,今年贫锥也无。」仰山云:「如来禅许师弟会,祖师禅未梦见在。」香严复有颂云:「我有一机,瞬目视伊,若人不会,别唤沙弥。」仰山乃报师云:「且喜智闲师弟会祖师禅也。」玄觉云:「且道,如来禅与祖师禅是分不分?」(大47,页580b,c)若不分,慧寂何必别立祖师禅?若分,怎么个分法,恨不能起慧寂于地下一问;姑且说,分而不分,不分而分。

  景德录.11.香严传

  智闲依沩山禅会,佑…欲激发智光,一日谓之曰,「吾不问汝平生学解及经卷册子上记得者,汝未出胞胎,未辨东西时,本分事试道一句来…」师:进数语陈其所解,佑皆不许。师曰:「却请和尚为说。」佑曰:「吾说得是吾之见解,于汝眼目何有益乎?」师…遂泣辞沩山而去…,一日因山中芟除草木,以瓦砾击竹作声,俄失笑间,廓然惺悟,仍述一偈云:「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治…」

  这首偈完了,智闲传也结束了,没有灵佑语录的许多后话。

  语录原说「父母未生时」,后起的(1004)景德录偏改作「汝未出胞胎,未辨东西时。」不过好在这一改,使我人得知「父母未生时」,说的是你的父母还没有生出你的时候。中国人一看到「父母未生时」就直觉理解为「父母未生(汝)时」,当他这样理解时,他甚至不知道他早在「父母未生」下,补充了个「汝」字;景德录改「父母未生时」为「汝未出胞胎时」,措辞不同而义相同。杨波斯基的英译(页134)作…before your mother and father were born,译回中文是「汝父与母尚未出生(或尚未出胞胎)前」,把「汝」字补在句首,就是洋人闹的洋笑话了。若据《断际心要》,是惠能叫惠明在父母未生他前「还我(明)上座…面目来」,若据灵佑语录,「灵佑」是叫「智闲」在父母未生他时,「…生死根本…试道一句看。」若据景德录是「灵佑」叫「智闲」在他未出胞胎时「汝本分事,试道一句来。」说的全关师要逼拶徒关及自身(或他的本来面目)的一句话,那么他(徒)的父母生不生,关他什么事?要紧的是,他自身生不生呀!

  可见在一种语文环境中成长的人,拿到一个句子,不假思索(更不假修持或更不假修治),当下便解(悟);不在那种语文环境中成长的人,拿着那句子逐字解析,费尽心神,弄出来的结果却是错的。行者参禅若在话头或公案的悟解上浸淫日久,溶入自性,忽逢一机一境,便顿然领悟;反过来说,对话头或公案没下过工夫,碰到话头或公案时,竭思尽虑,终摸不着边际;就像常言说的「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济得甚事?

  然而换个角度看,禅家追问本来面目直到空劫以前、威音那畔,只问「汝父与母尚未出生时」又问得太近。法华.6,「乃往古昔,过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有佛名威音王如来…」(大9,页50b),所以五灯会元19,问行者的是,「威音王以前,如何是汝本来面目?」(卍续138册)。杨波斯基的译法,近不能切身,远不能超越思议所及;因而两面不能讨好。原来过去庄严劫、现在贤劫、未来星宿劫各有千佛出现。禅宗祖师或在西天28祖前更计入七佛,那是过去千佛的最后三佛加释迦为四佛,也就是说,释迦以后,还有1996(贤劫996加星宿劫1000)佛等着鱼贯面世,这使得我们很难想象净土的末世末法,从何谈起?

  四、后语(大死一番)

  北京手机防病毒软件公司网秦科技,六年内三度烧光资金又起死回生。执行长林宇接受访问时说,「创业就像是一场长跑,一旦出发就停不下来,更何况一家公司如果没有死过个三、四次,是无法强大的!」

  商业周刊1215期(台北,2011年3月7日—13日)

  禅和子看话参禅,就要有同样的精神,一再大死一番,死后复苏,不悟不休。

  敦煌坛经…「大师弘忍遂责惠能曰,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遂差惠能于碓房踏碓八个余月。这都是惠能大死的体验。

  作偈「菩提本无树…」(8节);五祖说金刚经,惠能一闻,言下便悟;其夜受法(9节);是死后复苏。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