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常善法师:般舟步伐具足一切法


   日期:2020/4/12 11:51: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般舟步伐具足一切法
 
(为浙江居士答疑:善家整理,文中师父是指常善法师)

居士:师父,我走的时候还是不太会走。我走的时候,是不管它,集中念佛呢,还是照顾一点。因为有时走起来走好了,确实是挺管事儿的。提神,一跺下去,就不困了。但是我还是主要想把念佛把它集中念好了。我这怎么协调呢?

师父:你们第一次念佛的时候,不要管脚步。脚步你能会多少,就抬多少。你说的对的,步伐不好讲在哪里呢,讲多了呢它容易形成挂碍,但你有挂碍的心,行不好这个步伐。我给你讲个案例,演道的例子。你只要有挂碍的心,就行不好这个步伐。

其实最典型的例子是演空师。演空师现在步子走得非常好,人人赞叹,跟我的时间最长。然后她学步伐的代价最大,为啥呢?演空师对师父非常得恭敬,特别想学好,为了学佛,把妈妈都放弃掉了。因为妈妈不让出家,把眼睛都哭瞎了,都没有动心,都没有回家。但她只是丈夫之心,后来妈妈也好,也学佛了。说她不顾妈妈哭,眼睛都哭瞎了,也不变心要跟师父出家,这很让人赞叹。而且她最早跟师父行般舟,日夜行法最起码行了100多天。听师父的佛号,对师父的佛号也很熟悉,模仿力也很强。但她太认真了,发愿我声音要成为梵音,又要弘扬般舟,想法太多,多一种想法就多一种挂碍。最后搞得太认真,认真到啥程度,她就很认真地听师父念佛——我念佛跟你们不一样,不一样在哪呢?我是用气来念,你们是用声音用声带来念,嘴巴来念。我念佛是要把丹田气发动起来,用脚踏起来。踏起来,整个身心相融,用身心一合相的力量念的那个佛号。身心一合相,每次动的状况配合起来都不一样。所以说它每次动的状态不一样,气出来也不一样,声音也是有差别的。所以它听起来很多声音一样,一声万音。是一种微妙禅定。

所以演藏师这样评价,演藏师是我们最近出家的一位法师,般舟是最简单、最直接、最深刻、最圆融的大方便、大究竟解脱法门。他认为般舟三昧是一件颠覆性的事情,颠覆整个佛教界,颠覆整个修行。是无上禅,是微妙禅。

演易给企业当顾问,其中一家企业的顾问费就是一百万。这次听说师父装修接待中心缺钱,把自己房子义卖89万。演易是易经专家,专门给EMBA班讲学的,讲易经的。之前来走了7天7夜,是做梦来行法的。来行法皈依时,觉得师父还有点沾她的光呢,很傲慢。这次专门刺指血写了一个宝箧印陀罗尼咒来供养师父,把指血刺破,写了一个血咒。是至诚心的供养。演易说我最怕痛了,我体检都不体检的,就是因为怕抽血痛。但这次刺破指血,写这个血咒。这次发心带了24位企业老总来行般舟,有的见到了很多圣境,有的发心给宝峰寺云严寺供养所有的空调和饮水机,有开饭店的发心回去改素餐馆不造杀业了。

都是大菩萨行为。演易决定将来要出家。你看每堂课几万块钱的收入,然后你看当顾问一年的收入多少钱呐,这样的人,你说生活层次、知识层次,那名誉、那地位,是不是啊?而且现在都不得了,我们都惭愧得不得了,那恭敬的程度让我们都感到惭愧。

所以说,你提的这个问题就是不要挂碍,无挂无碍。开头我不太讲这个,为什么不跟你们讲这个,因为你们来的时间短;给你们讲步伐,因为你们烦心重,所以就要练这个基本功。基本功非常重要啊,没有基本功你不能深入啊,要破昏沉,要破境界相,要都摄六根,真正能摄住你的六根,想打妄想都打不了。这有很多奥妙在里面,所以要学步伐。但是呢确实你可以不管步伐。我们最近订的一个课程,有个计划,六个字,“不管它,只管念”,人来了以后,什么都不要讲,就只给你讲这个六个字,然后给关到小房间里去,我们今天给书记讲了,改造关房,搞15间关房出来。来了以后,就六个字,“不管它,只管念”。

居士:跟东林寺一样?

师父:不一样。东林寺让睡觉,我们不让睡觉。然后东林寺可以坐可以卧,我们不让坐、不让卧。然后,不管它,你只管念就好了。就像很多知见,因为呢我们讲的东西你必须实践完了才能听得懂。你不要看现在懂,你是自以为懂。你没有体解大道。你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就好比我说不好听点,蚂蚁要想听懂人说话,它也听得很清楚,可是不明白。它觉得听到很多东西,那是用蚂蚁的语言来理解人的世界,差距很大。你只有行了法以后,才能听得懂。所以以后就干脆来一课,啥都不说,就念去,就告诉你啊,腿痛了,你记着念,不管痛,只管念;妄想多了,你不要管想,只管念;酸麻涨涩晕,不管它,只管念;业障现前,不管它,只管念;昏沉了,不管它,只管念。反正啥你都不要管,就训练你们念佛,疯狂念佛。这个念几天,不得了,念一天一夜都不可思议,现在根器好的,丢进去七天七夜不管。我们这里现在很绝的,好多断食行七天七夜,非常精进,非常勇猛。就搞这个课程。佛法是体证的,不是玩嘴皮子,不是玩脑筋的。你们这个节奏,是体解。为啥呢?你没有行,我没有证过,然后脑子拼命转,时间越长越完蛋。知道吧?体解它。

还有人喜欢玩,虽然他体证,但他喜欢玩,体证到一点点东西,他发挥成十分东西,那也是在玩嘴皮子。不行的,知道吧。我们很多人,写的东西都是浓缩版的,我很快就评出来了。但有的菩萨一写写几万字,五万字、十万字写得,她一分体验的东西,写成十分,一样的体证渲染成十分,十倍,然后她捕风捉影,说不好听点,犯神经病一样。你体证一点点东西,然后你跟他讲很多很多,然后你把这个也讲一遍,那个也讲一遍,那个也讲一遍,讲一大通,根本就不上路。因为你的心地跟法不相应,那应该是一个非常谦虚、非常卑微、非常恭敬的一种状态,才能发现出来。 你搞了几天,不管你走得怎么样,走得多好,走20天也好,走30天也好,走多少天也好,你的心多么殊胜也好,也不过一次而已啊。是不是啊?你应该非常谦卑、非常恭敬,那才跟法心相应,是不是啊?那喊写写几万字,然后还埋怨师父不给评。你看,师父要给你评,落个什么错吧,说你不对,你又不服气,对不对?说你对,那里面又有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对不对?我们讲,时间、精力都有限,我们只能做最重要的事。说实在的,没必要在那里哼哼,你在那哼哼,师父陪你一起在那哼哼,你干啥呢?没有价值。这不点评就是最好的点评。

开始我点评了几页,好家伙,我还没评完第一稿呢,人家第三稿已经写好了。网上发一个,师父,给,修正稿,下回又发一个,师父终极稿。我说你都终极啦,我还干啥呢?是不是啊?就是说你这个意识状态啊,当然这个还是非常赞叹,这个菩萨回家以后人家每天还要行法行十几个小时,晚上行法,然后行一天,又写几万字,一万字、两万字这样写,很让人赞叹啊,是不是?而且那么多行法,的确有很多受用。但是你要渲染那个东西,就不好了。然后一会儿说,师父说,这块我不公布,那块我不公开。然后这块我要投稿,我是原稿,不能动。我说你要原稿不能动,那我给你搞啥呢?我要改了,就成篡改了。你原稿都不能弄,要保证是原创,那你创去呗。是不是啊,你把师父搬来给你当演员?所以说也不好。不能染,不染不着。

所以,你提的问题非常好,我们为什么开始不讲步伐?讲多了不好,讲得不好人家就不会走啦,刚才我给你们讲演空师就是这样。不会走啦。而且染着到啥程度?听师父念的佛号,到底念的啥声音。有一天她终于听清楚啦,来劲了,师父,来,我给你念,一朵花……三朵花,四朵花,五朵花……我也不知道她讲了多少朵花,一会儿这个花,一会儿那个花……我不知道咋听到那么多花。她是昆明人嘛,她就喜欢花嘛不是,然后她就听到一朵花……三朵花,四朵花,五朵花……好多好多,她听得一套一套的。别人是好不容易听到要表达清楚,我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她说师父你就是这样唱的,我听得清清楚楚。哎哟,我无言啊,你知道吧。还有很多菩萨听我的佛号也是,听得真得很认真,有的菩萨认真到啥程度?人家能把我两个小时唱的声音给模仿下来。我是瞎唱,瞎哼哼的,我真是瞎哼哼的,因为我不是用嘴巴唱,不是用声音唱,你知道吧?我是用气唱,我是完全有一种沉静感,我是沉在那里唱,因为我每一个地方的声相都不一样。我让每个声相都达到一合相,这个地方就这样哼哼就对了,那个地方要那样哼哼就对了。它哼的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但每个地方哼得都不一样。

有的人听了,给模仿两小时给你哼出来了,他哼得是一身的劲,他这个人我是很赞叹,不讲模仿秀,师父我在外面行两个七天,他就在家陪两个七天,不睡觉,就在家里哼啊,念啊。师父在这里行,他就在家里行。然后,师父的法他熟悉到什么程度?他到外面跟别人讲,人家问问题,他就说师父这样讲的,这样这样这样,他搬的这些话就是师父讲的话。但是,他不会变通啊,不会应变啊,为什么这样讲?这话为什么这样讲,到底啥意思?他就说就这意思。他自己明白了,别人不明白啊。他说就这样,就是这个意思。他是真的非常受用,但是不会讲。但是他搬出去的这句话,肯定是对的。就熟悉到这个程度。模仿起来一唱是一身的劲,但你要让他不要模仿了,自己唱,唱不来。还是模仿秀。一听(师父的佛号)欢喜高兴得不得了,睡不着觉。但是它就会成挂碍啊。因为我师父以前教的时候就跟我讲过几句话,我说这佛号到底该咋念咋变化,师父说自己念去、自己悟去。所以我唱的都是自己悟的,自己想,自己的体会。

这咋走啊?自己走,自己悟,不能讲。师父讲几个字讲几句话,哎呀,我们赶紧当宝贝一样供起来,体会啊。就是这样。所以说讲多了,因为它这里面,打比方讲,其实来讲,真正的学问,最高的佛法就在这步伐里。步伐就是一切法,你能把步伐当成一切法来修,你就能得大利益。就是说,金刚经也好,法华经也好,楞严经也好,都偏离不了步伐。修证修证,怎样修证?通过你这套步伐。怎样迈步,怎样节奏,怎样动身,怎样动呼吸,怎样发声音,全在这里面,很微妙。就是你再高的佛法,再深的学问,再密的心法,都落实在步伐上。呼吸上、节奏上、身心的配合上。步伐在这里,既是高度概括,又是高度解微,因为体现一切法。所以怎样运用都不过分。

你们记得神笔马良的故事吧,画水的浪花画到什么程度?一天一天画,画那个水花,画了多少张纸,画多少东西,画多少天呐,画那东西画到什么程度?影壁墙上画个海吧,那个县官一来都往后退啊。发大水啦,赶快跑啊。画到这个程度,发大水啦,赶紧扭头就跑,就画到这个程度。精益求精,。用这个精神去训练步伐才能训练得出来。哎呀,你想不就一两步嘛。所有的人都是步伐的问题。

居士:不好学。越学越不好学。

师父:但是要学还学不来。咱们要放松。就说演道师,演道开始的时候,是禅宗的根底,根本没想学般舟。但是呢在那念念佛,感觉太好了,舍不得走了,然后在那搁了一段时间念佛。念佛的时候,我说你念佛把声音提高5%,那状态就出来了。(演道就说,)师父啊,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是坐禅的,我是内观禅。我的声音已经很大很大,如雷贯耳了。意思是说,你听不见是你们的事,关我啥事?她很好玩,开始来行了几天法以后,说师父我必须要回去。我说不回去不行?她说不回去不中,就要回去。行了几天法以后就要回去,回去要跟妈妈打招呼。好吧,那回吧,趁早回来。到了后来,说师父我好糊涂,我不应该回来,怎么办?师父我发了愿,我回家就买好火车票,回家就见妈妈一面,第二天我就回来。真做到了。(演道)一回家第一件事就订火车票,第二天就拉了一个人过来。谁?演君,就拉过来了,一来了就不肯走了。但行法就不肯大声。有一天我们这里演泰师,发狂一样念,高声念,发飙啊。她其实喊得不对,但声音一下喊得特别亮,金刚嗓啊,狮子吼。她越吼越来劲,演道也跟着喊起来。从来喊不起来的,有人起哄,就跟着起哄,这一喊通了,步伐对了。身心一合相,自然而然就出来了。走出来了。她的步伐是最标准的。你知道最标准的步伐是谁的?演道。演道还不是修这个法门,她因为不是修这个法门的,她的着意就不重啊。等于定中走出来的。演道是这样无意当中走出来的。她原来着意太轻,不得要领,现在一喊,把她带出来了,着意自然就重了。自然着意就出来了,但是她又有收敛性,她也不玩命。她等于隐而不发,有个“敛”字诀在里面,所以踩得非常好。所以步伐的深意在这里。

你看就像写字一样,字写得好,无非就是横竖撇捺折而已啊。哪个字不是横竖撇捺折,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别的东西啊?结构左中右、上中下、左右、上下,不就这个结构吗?有别的没有?也没有别的,就这样子把它写好。但多少人写不好字啊?90%的人写不好字。我现在要解决的就是这写好字的问题,不是要解决别的问题。很多人都弄错了,一辈子求这个解,求那个解,看这个经,看那个经,想这想那的,想得自己疯疯匝匝的,想得自己头昏脑胀的,想得自己烦烦恼恼的,最后叫他写字吧。横竖都不知咋写,左中右咋写,上中下咋写,左右咋写,上下咋写,就这么回事。然后剩下你就把它好好写好就是了。绕了半天弯子,还是要写字,直接写就完了。所以我们搞“不管它只管念”训练呢,一丢,一念。你搞去,写去。一切都是念,无非一个念而已。念念你就体会到了,完了你一走一辛苦你就体会到了,哎呀,这步伐重要,没有这步伐不行。就像演重,重庆的,开始走的时候,痛得不得了。痛得差点逃跑了。最后回向之前,哎呀,反正是个痛,痛得没法了,哎呀,随你痛吧,踩吧,跑吧。咦,一踩一跑,好啦。痛苦就过去了。心地不圆融,不尽力啊,你咋说都没用。

居士:师父,这痛的时候,特别痛的时候,就会有分别心,肯定就会挂碍到这痛啊,就想着这个痛就想着这个痛,虽然想念佛,知道那个佛号,但也一句一句提不起来。

师父:你怕痛啊?想不痛啊?你这个心没度掉,你被痛抓住了啊。

居士:痛就是要抓住你的心。虽然知道这个心是错的。

师父:你被痛抓住了,你的心已经被痛抓住了,所以你就不能念佛了啊。

居士:所以就要拼命去喊,拼命去跺脚。

师父:你就踏下去,喊出来啊。

居士:就用这个方法破解?

师父:对。

居士:以前也没行过般舟,就在家里念佛。也不是痛啊,有时妄念起的时候,就会被它牵着走,就感觉拿它没办法,拿佛号也伏不住它。

师父:但是为什么想伏住它呢?其实你想伏住它,老是有个讨厌它的心,有个伏住它的心,有个战胜它的心,有个让它不生的心。然后啊,我就用这个心一心一意念佛多好啊。这些心都是牵挂心。你应该是什么呢,它想它的,你念你的。想的不是我自个。来者不迎,来了不迎接你;来无所染,去无所留,无染无留。来不迎,走不随。你来你的,你走你的。你不要管它。因为很多人就犯这毛病,老爱打妄想。它不可能不想的,无始劫以来的习气就是这样。

居士:是的,习气重。也知道不好,也知道应该念佛,但那个力量就是要占上锋一点。动不动就会想起它,动不动就会想起来,越来越厉害。

师父:这就是自己的习气啊。说白了,不是这么简单的,只是打个妄想而已,其实真正问题的关键在于,你被粘住了,你被招安投降了,你不能做主了。实际上是这么个事,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小事。

居士:对啊,感觉这里文章比较大,总是打不住它,就被它牵着走。

师父:你跟它打啊?你不跟它打,就好了。不理它。今天我告诉你一个实例,有一个大功德主,很大,资产至少上百亿啊,造寺院随便一捐就是几千万。修路铺桥,做了很多好事,这人是大善人,甚至可以讲大圣人一样。他帮村子里干了那么多好事,村里的路也铺好了,村里自来水也通了,不用付钱,庙里的路也铺好了。孩子上学也全部免费,真是个大善人啊。这个村里还是有人说坏话,结果还是有四五个人跑到天安门广场去上访,从小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说你凭啥就这么好?为什么你那么富我们这么穷,为什么你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就受苦受难。为村里做了那么多的好事,结果还有人跑去上访,无理取闹。而且上访的人也很缺德,上访了三次。中央有规定,说下级上访,访上级访了三次,不解决问题,部门领导人就地免职,不管涉及到哪个部门。但这个大善人心里就很平静。这事要放一般人身上,他心里肯定放不下,会不平衡。但人家心里就很平静。他说,这个也是一种平衡,光让咱如意,不让别人说说发泄发泄。…….

做到无住无着无染,身心分离,就好了。那些都是小儿科的事,你提的问题非常好,问题解决了没有?

居士:解决了。

师父:那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般舟行法是无上妙法,其中深意要好好去揣摩。好多人从步伐里得到大利益。我们这里的演捷师,加拿大籍,这是洋和尚啊,原来博士,教授,中国地质大学(毕业,中国农业大学)系主任。出国去了加拿大十几年,谈不上多大成功吧,能把事搞明白,还能移民到国外,在国外待十余年,怎么看也不是个傻人,是吧?他就是从般舟步伐里得到利益。开始老喜欢般舟三昧,后来一直不对机,过不了关啊。后来步伐一行对,他念佛念得好,心态就很好。


居士:我还有问题。我老喊不出来,嗓子……

师父:喊不出来?你喊出来是气喊出来,不是这个声音喊出来。如果你看到声音的相,着了声音的相。是气出来。而且你还有个办法。你真的嗓子喊不出来,你就用鼻子喊。喊出来是气带动着声音出来,不知不觉就把声音带出来。

居士:我觉得着意把声音喊出来就累。有时候不着意它喊的确是对的。

师父:但是呢,各有各的妙处。喊出来有喊出来的妙处,着意重有着意重的妙处。着意轻有着轻的妙,着意重有着意重的妙处,着意适中有着意适中的妙处。你要充分理解妙处啊。这里面都是有很深的学问的。

居士:我有高血压,行法当中是不是可以吃药啊?

师父:如果你对法有信心,从此不用吃药。我们这里有个76岁的高血压病人。高压200,来之前还住院的,心脏病。这老人家以前就有功夫的,很多顽疾都是自己念佛念好了。。。。。。。。它是念出来的,行出来的。而且有些时候我也有点投机,为啥呢,别人不敢让你们念的,念一个小时,念一日一夜就出事,是不是啊?那我们有很多方便、很多善巧,你念了不会出事。

居士:行般舟是不是师父最重要?

居士:是师父带领我们最重要。

师父:大家师徒都是往世的缘分。有的人来行法前就做梦啊,来到这里,咦,这个地方我怎么见过?梦里来过?这样行法的状态我怎么见过?这个人也梦到过。都是缘,这都是特定的因缘。不是说现在你看到行法信息就跑来了,行行法这样简单,都是内在的因缘,甚至你可以作一种观想,是一种天龙护法的安排。

很多人来了就很奇怪,啊,师父,怎么我跑这里来这么顺啊?我跟你们说,明天就会来一个菩萨,是一个省劳动模范。是一个大型国企上市公司的中层干部,是党代表,是宣传典型,荣誉证一兜子呢。这个人现在行法行得非常好,他说师父,不可思议。我说咋不可思议啊?他说,你不可能相信啊,从我们家到上班,最起码要倒三次车,三次车把把都正好坐上,想想概率有多大?它不是一天两天啊,90天啊,他从最开始行法,是90天。特别不可思议,怎么不可思议呢,原来这个人喝酒喝得很厉害,喝酒吃肉,他说从我一行般舟,我就不吃肉了,而且过午不食。你说他过午不食在家也就算了,他跑出去过午不食。人家请吃饭,他不能不到场啊,他到场过午不食。他到场不吃饭不喝酒,这就难啊。你说一次两次,十次八次不奇怪,但90天,天天这样,秋毫无犯。对法就恭敬到这个程度。

居士:师父其实这些我深有体会啊。最开始我在家里走,还吃东西嘛,早中晚都得吃。在这里行般舟,第一天我就晚上没吃。结果第二天行的时候,到现在,我早晚饭都不吃了,吃中午,而且只吃一点点。

居士:念佛真的根本就不想吃饭。

师父:你们最好坚持日中一食。日中一食呢,生成你身体的气机。然后讲那三趟车把把都坐上,这概率太小了。我说,般舟行人,随所愿欲,如意即成。他说,师父这真的啊,那三趟车啊我基本把把坐上。我说,你真的把把坐上啊,你说你坐上了几次。他说最起码十次里有九次。这个概率就太大了。然后还跟我讲,九次也不算,他说有时我来晚了,想这班车肯定没有了。但太奇怪了,班车也晚。看吧,这也奇怪吧?他说,师父,另外也好奇怪啊。我去市场商店买东西,一看整个商店就没有一个顾客,我一去买东西,不知就从哪来那么多顾客都跑来买东西了。

居士:真的是这样子。我去买菜,本来没人买,我去买,结果一会儿就挤来一堆人买。挤得后来我都买不了,只好走了。

师父:是啊,看你买菜,他们都挤过来买了,别的地方都不去。是,就是这样子。他说,他到哪儿都是这样子,不是一次两次这样子。我原来跟你们讲,我以前到哪里去人家都来告诉我路。你们肯定想,师父吹牛吧?看我的徒弟都这样,就不奇怪了。来这里也是,不可能有票的,有票了。春节的时候,到我们这里行法的人,就是偶尔来临时性行法的,费半天劲很不容易订上票,还是个无座票。你要去买票吧,无座票可能都没有。因为他们无座票过来都难,后来就说,火车票订不着,就订长途汽车票吧。我们这里长住的,临时有急事,今天想要回家,要去看爸爸妈妈。结果跑到火车站,碰到一个人,火车站的一个,这个人发心就把他们送到火车上,打了招呼,一下子补上了3个人的卧铺票。你看,别人一票难求,结果3个人都补上卧铺票。你可以说是运气好,但人人都运气好,就奇怪了。其实这不奇怪,随所愿欲,不可思议。

居士:我就是在家走了一段时间,腰特别特别疼。但我还在这里走,我也不管它。然后走了一段7天吧,然后就不疼了,就疼得已经没有知觉了。然后还走,就是停下来的时候它就一点都不疼了,但走吧还疼。疼就不管它,再走,还疼。但我使劲跺脚,大声喊出来的时候,就好像真的通了,就不疼了。

师父:你吃一顿饭,那下顿你还吃不吃?

居士:我现在只能吃中午那顿。多吃点,我就堵得慌。

师父:不是,我跟你讲啊,你第一天饭吃完了,第二天还吃不吃饭?

居士:吃。

师父:第三天还吃不吃饭?

居士:吃。

师父:那不能吃一天饭就不吃饭了吧?那腰痛病的意思就好了?你看你们这是什么心啊?你认为我走通了一次,然后接着下边就没事了。就没有长期作战的准备?

居士:我倒不是说不敢坚持。我痛也在走。

师父:我不是说你有问题。我是说那个心,这里面有那个心的成分。有的人就讲呐,师父,为什么我走这半天,还会再痛啊。那意思就是说,你痛一次就不能痛两次?痛两次就不行?痛三次就不正常?心里没准备啊?这里心有问题啊。这是其一,你看你验证得很好啊,这是体解大道。所以,无论多痛你要熬过去,挺过去,挺过去就是艳阳天啊,就不痛了,一点都不痛了。你想要是你爬山累成这样会怎样?行般舟,般舟多厉害啊,一天一夜行的路线,起码行70公里。70公里,7万米啊。你一天跑个1万米,怎么样?累得不行了,对不对?走7天7夜,将近要走500公里。是不是?

居士:真不敢想像

师父:所以说你熬过去就是艳阳天,留下来是沼泽地。千万不要留下来哦。什么叫留下来啊?你染着这个痛,就叫留下来。你忍着这个痛,其实也是染着。你是因为忍的精神来染。比别的形式高级一点。还是染,还是着。念佛,只管念佛,不去理它,还是有个不去理的念在里面。不管它,还是有个不管的念在里面。这个里真正的意义上来讲,只管念佛,当下念佛,就是不理它;当下念佛,就是不管它;当下念佛,就是结束它;当下念佛,就是不在乎它。不挂碍它……不然,你念的是“不理它念佛”、“不理它念佛”,不是念佛。所以念得不清净。因为你真正念头清净的时候,刹那间就过了。

我有一次得了病,很厉害,业障现前。我也很惭愧忏悔,我以前堕过孩子,超度那些堕胎婴灵啊,显了一些真感应。很难过,鼻子一把泪一把的,发烧,就像严重的重感冒,咳得不行,嗓子哑得不行。痰一吐,那痰里面是白点点、黄点点,有炎症。很难过。我想啊,难过我是不怕,但我特别欢喜念佛号啊。但念佛多好,大家多开心啊。因为我有功夫,我打座可以,一般我感冒来了,最多打15分钟座感冒一定会好。我想,这次这么难过,就打座。我念佛念起来特别疯狂,特过瘾啊,一声接一声,声声不断呐,感应非常大。为了把病弄好,就去打座,一坐坐了两三个小时。就好了,可以唱了,可以动了。

虽然可以唱了,可以动了,但还是会“咳”一下。我想,既然好了,怎么会“咳”呢?是不是啊?还是有病呢。病为什么不好呢?哦,我就想啊,我有一个“想求病好”的心。这点心是不清净的,所以说我还有病呐。我心还有病啊,所以,我身体就还有病啊。哦,我说原来是这样,心有病所以身体就有病。我不应该去求这个“好”,对不对?我应该好就好着念,坏就坏着念。这样才对,不去管它,我不应该求好。我应该好就好着念,坏就坏着念。所以说,我就应该把这个度掉。我想到这里很高兴啊,我发现了自己心不清净,我忏悔啊,把这个坏的心忏悔掉,不应该求。虽然我以想念佛为名,行求好之实,还是有个求好的心,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心,还是不是个至诚接受的心。不是至诚接受,就是跟它有斗争啊。有斗争心就有漏啊。有漏就不是全心全意真心念佛。这个念佛就是有漏,既然有漏,就不行啊。我就想不对,想通了很好啊,我想既然有漏,就把它补上啊。

十分钟八分钟以后,偶尔还是会咳一下,咦,我想不对啊,怎么还不行啊。问题在哪里?哦,我还是在分别好、坏,虽然我好、坏没关系,但我还是在分别好、坏,我还是有分别心,我要把分别心度掉。好也是这样,坏也是这样,自然而然的事。没有关系,好也不知道好,坏也不知道坏。因为好坏对我都一样,莫非念佛而已嘛,把分别心也度掉。突然我意识到这个道理的时候,不一会儿就好了。不应该分别长和短,也不应该念佛里面有个好坏,念佛也没有个好坏,只要念就是了。我病了就病着念,咳就咳着念,呼吸不匀就呼吸不匀念,节奏不对就节奏不对念,都是当下念。就无非念佛而已,傻人傻念而已。但我意识到,原来念佛也没有分别心,身体也没有分别相,都是自己的心在起分别相。只要有分别相、分别心,那就是在打妄想。就有执着,就有妄想。所以就不能得如来智慧德相。大地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但因众生分别妄想执着不能证得。原来是这么个意思,没有分别心啊。所以我心就不清净啊,所以我心就有烦恼啊。所以我想这里痛那里痛啊,想这里病啊那里病啊,这里好了那里坏了。我把这个心一定下来,嘿,就好了。心没病,身体自然而然就没病啊。一切病皆由心起,知道吧?这句话能够证明,临死不带病。再重的病人死的时候都没有毛病的,也就是说,这个色身是不养病的,身体是个宝,啥病都能好。身体是个宝,啥苦都能吃。别以为有吃不了的苦、受不了得痛、解不了的病,没有。身体很好,啥苦痛都受得了,啥病都会好。完全是你心有毛病。你能体会到这个道理后,你的身体就完全健康,身心就分离了。这就是真正的是身心分离了。身心分离后,心在念般舟啊,心在念佛啊,身体没有妄想。走般舟就要体验到这个道理。体验到这个道理,真能证明到这个道理后,你就度一切苦厄,就断一切烦恼,心就不往生也往生了,不极乐也极乐了。没有诸苦,但受诸愿,是名极乐。没有苦了,只有法喜充满。身报、业报,身体受报,跟心没有关系。它报它的,就是这样。所以你的苦痛关咋过来,就是这样过来。

这是真能过苦痛关的方法。所以,第一,你一定要有忍的心,有受的心,承受的心,有无限制地承受下去,无限制地接受下去,坦然接受,统统接受,全面接受,毫无一点怨言接受,至诚接受。为什么你会苦会痛啊,因为有冤亲债主的成分在里面,有些时候要报复你,有些时候要夺你的念头,有些时候要影响你的感受,这样才能起到报复的作用。别以为真的有感受在里面痛,如果真的痛,那我问你,第二天痛到哪里去了?

居士:不是第二天,如果晚上不念了,晚上就不痛了。

师父:那不念了,那前面的痛哪去了?

居士:不知道哪去了。

师父:不知道。那为什么前面会有呢?前面的有是个虚幻的有。是个幻有,是个虚拟的有,是冤亲债主加给你的有。不是真的有(痛)。真的有(痛)是你爬山的那个,是真的有,会两三个礼拜、两天三天你都缓不过劲来。……

那为什么你马上就会没有(痛)了?就好像做了个梦一样,马上就没有了,叫梦有。梦里面追的打的杀的,吓得,冒一阵子冷汗,啊!突然一下子惊醒了,其实是个梦。原来是个梦啊。好多吓的东西,就是个梦。不会就是说,你现在睡觉的时候是闭着眼睛做梦,现在醒了,无非是个梦境。你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其实都没有关系。就是说,梦的时候,那是有啊,实实在在地有啊,醒了,无所谓。行得了行不了,无所谓。在哪里啊,不要把它当回事。境界相,不管它只管念;恐惧心来了,不管它只管念;欢喜心来了,不管它只管念;疲劳来了,,不管它只管念;烦恼心来了,不管它只管念。情绪来了,不管它只管念;苦痛来了,不管它只管念;昏沉来了,不管它只管念。都是虚幻。都是了无所得的。这样的体证,叫理上走般舟,心上走般舟。原来你是身体走般舟,事上走般舟。理事圆融。现在要体证理事圆融,事事圆融,今天走是这样,明天走也是这样。出现这种状况是这样,出现那种状况也是这样。身体要死了也是这样,身体高兴的不得了也是这样。一高兴了以后,再去找这高兴,就有染着了。般舟的核心就是体证这个东西。

体证到这个东西,就是度了一切苦厄,就是消除一切挂碍。心无挂碍,没有苦厄,远离颠倒梦想。你真能体证到无挂无碍,身心自在。没有恐怖,没有梦想,没有颠倒,就是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以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啥叫般若波罗蜜?你这个东西积累得多,日积月累,不断体证,你今天这样,明天这样,把把这样,决定是这样。还有什么苦啊,还有什么恼啊,还有什么烦,还有什么业呢?心亡罪灭。所谓心度掉了,所有的一切都了了。没有什么消不了的业啊,所以带业往生都不现前,只要你心清净。有的有侥幸心,哎呀,我的业消不掉啊。看,那个消不掉业的心,还有个带,要带业到极乐世界去的心,这个事情肯定不灵啊,我是罪业凡夫。众生不能平等。平等才能相融啊。既然不平等,它是它,你是你,根本到不了一起。你咋能成就啊。咋能成佛呢?这个心就把自己限制住不能成佛了。所以,带业往生观念害死人啊。

居士: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师父,我就是念佛的时候感觉到你念那么多名号就是“阿弥陀佛”嘛,就等于说,这个就是这个,没有别的了。

师父:对啊。

居士:而且我觉得往生不是什么带不带业,念佛就是佛嘛。虽然我没有这个体证,我是这样理解的。

师父:你这是理通。你理通以后呢,就会事通。接着就会体证到,念佛当下就是佛。是心是佛,即心即佛。你这一声是佛,下一声也是佛。尽未来际你就是佛。

居士:而且师父我想问,你这一念“阿弥陀佛”,就应该跟阿弥陀佛在一个法界里,当下就应该在那里,而且你不就是嘛。应该一念就是嘛。

师父:对啊。念佛就是当下就是。体会到这个就对。你体证到这个观点,啥叫体证到了?我有徒弟就体证到这一点啊。她念佛以后呢,每天做梦都跟阿弥陀佛在一起。几乎每天晚上哦。她是个非常普通的人,普通到什么程度,就是个家庭妇女。她说我整天都在睡觉,孩子睡多久,我就睡多久。胖。行般舟一个多月,不到两个月,现在念佛念到很相应。她不懂这些,她说,师父我怎么天天做梦,是不是阿弥陀佛嫌我念得不好啊。今天在大雄宝殿见到阿弥陀佛,明天在给我讲法。他们是不是笑我念得不好老来烦我?她说一天两天也就算了,天天跟我见。我是不是出毛病了?我说你这孩子,别人出家十年八年都见不到阿弥陀佛,你梦到多好啊。

念到后来不念而念了。她是每天晚上7点钟念到11点钟,早晨3点多钟念到5点多钟,然后坐一会儿,做十几个人的饭,上午把所有的活做完,把做晚饭的东西准备好,下午从1点钟开始念佛,到4点钟,然后打坐一会儿,5点钟做饭,7点钟又开始念佛。一天就是这样做功课。一天她对我说,这段时间我完蛋了,我念个把小时,人好象就睡着了。我也控制不住,想控制也控制不住。说是睡吧,心里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说明明白白的,她也不念佛,啥也不想,这啥事啊,是不是出大事了?我啥也不要,我只要念佛就好啊,来这个东西干啥,我也不懂。吓死了,不念佛多可怕啊。她不知道她是不念而念。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过去了。她说这是干啥,我不知道。4个小时一下就过去了。开始出现这种状态她害怕。她念佛念得好啊,天天给我发很多短信,今天做了这个梦,明天害那个怕。这叫体证。高兴啊,欢喜得不得了。   

般舟真是不可思议。

我们一个24岁的小女孩,正月十五订婚,正月二十三准备结婚。在这里不吃饭走了两天两夜。走得可好了,走得带劲。后来她老爹就把她带回去了,担心这孩子要出家。结果这孩子一回去就要退婚。她没敢跟她爸爸讲来行般舟,就说到同学家玩去了。冤亲债主啊,她舅舅劝她要结婚,结果犯了脑血栓,才30几岁的人。莫名其妙。她姑姑劝她结婚,结果姑姑摔骨折了。这个真是不得了,这个人的护法也不得了。回去后,她莫名其妙得了一场病,糊里糊涂就睡不醒,她真是得病了,不是假的。你看护法多厉害。今天给我发了短信,说师父好想山上,好想回来念佛,看爸爸伤心不能来。就想怎么办。我说孩子别担心,你在家里好好念,不能来没关系,在家好好念。她说,师父,我不忘念佛,我从来没有忘记念佛。她第一次行般舟不是讲三个效果吗?一是她肠胃好了;二是胆大了不怕了;三是以前不念佛,现在一念佛就放不下了,现在从来不忘念佛。这就叫体证啊,念念就放不下来,就不想放下来。这是实证啊。你念佛应该知道,唯一的选择不离开这个佛号,是正念。

那天有人给我提个问题:师父,这个往生好像不对劲啊,对往生没把握啊。我说,你念佛之外还求个往生。念佛之外还有个成佛。好像两张皮一样,永远合不到一块儿。你念佛,当下即是。你把时间相抽掉,你就傻人傻念,啥都不管,一直念下去,会是个什么结局?

居士:就是阿弥陀佛。

师父:那我再问你,今天念佛,这样念,念10年、20年、200年,往生不往生,成佛不成佛?这个问题也有问题哈,也就是这个意思吧,具体没法表达。因为他现在不是有时间概念吗?也就是说,你念这声佛号,当下就是佛。按世俗人讲,他不是求往生吗?求圆成佛道吗?我跟你说,傻人傻念下去,一定是成佛的,一定是往生的。对不对?我反过来问你,如果把时间相抽掉,念10年、20年也好,念200年也好,在轮回的路上,也就这么回事。那么这个之前往生,和这个之后往生,有区别吗?没有分别相,当下就是成就相,就是圆满成就,就是尽未来际成就。20年看来很长,在轮回的路上连弹指间都不是。但问题在于是你不相续啊,你念佛的当下是佛,下一个当下,你不念了,你就不是佛了。所以真正明白这个道理后,哎呀,念佛有这么大便宜啊,你有功德在里面。

又有人给我讲了,师父,我不知咋回事,我就跟观世音菩萨有感应,我就喜欢观音菩萨。一念大悲咒,我就掉眼泪,我就哭。一念大悲咒我就念下去了,我对阿弥陀佛就没感觉。师父,我念大悲咒不好?念观音菩萨不行?我为什么要念阿弥陀佛?

居士:不一样吧。念阿弥陀佛是能往生到极乐世界,是成佛吧。

师父:观音菩萨不是也接引我们到极乐世界去吗?

居士:愿大愿小吧。

师父:阿弥陀佛愿大就往生极乐世界?观音菩萨愿小就不往生极乐世界了?

居士:也能往。

师父:还有一种观念害死人。往生,管它上品下品,只要往生就好。这种观念害死人。你本来努力一下就可以上品往生,为什么要下品往生啊。现在很多人就这样子,管它上品往生还是下品往生,只要我能往生就好。当下金色莲花坐到里面去,上品下品有什么关系啊?没有关系。

居士:上品往生当然更好。

师父:所以说害死人。往生不那么难的啊。上品往生也不那么难的啊。是不是啊,阿弥陀佛多慈悲啊。你知道出家就给你上品往生的份了,在家人只要是好人善人,中品往生有份;恶人,极终恶人,只要临终遇到阿弥陀佛,念三声,念几声阿弥陀佛,下品往生。接引你啊。你为什么要搞到恶人里面去?管它上品下品,只要往生就好。哎呀,我们为什么不肯吃这个苦呢?这苦不值吗?

居士:太划算了。太值了。

师父:你现在绕掉这个苦,就是一个有漏之心。你抱着一个有漏之心,往生极乐世界有啥意思啊?还得修,对不对?人身难得啊,人身是最好修行的地方啊。娑婆世界很珠胜,为啥?苦太多了。苦太多了,苦才能成就,增上缘多啊,一苦就是一个增上缘,你遇到好多增上缘。弄得不好,你是五欲六尘,然后你就六道轮回了。因为你好了,那都是无上的增上缘。任何他方世界的菩萨在成为之前,都会到娑婆世界来度金。是驴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你不要说自己性情很高,一遇到事情,沉痛心来了,嫉妒心也来了,没有耐心也来了,真的假的,要看实证,不要看思想。你看现在学佛的人都这样,多闻,你们现在学佛都是多闻成就,不是苦行成就。多闻成就,搞脑子啊。

我碰到一个人,真是成就,我们去见大安法师。有一个大教授,人家一问问题,圆觉经咋讲的,楞严经怎么讲的,讲得真溜,背得一段一段的,经典就像他们家开的,熟啊。你说他没边吧,挺有边的。大安法师刚要说话,又“叭”地背一段经典。大安法师说,你今天背了很多经典啊,我都没你学得多啊。很了不起啊。他又“叭”背一段。他很应机啊,人说一句他就背段经典。华严经法华经圆觉经椤严经维摩诘所说经无一不熟之又熟。然后我们就说了,老教授,我们很赞叹你,但我们改天向你请教,我们今天向大安法师请教。结果我们还没请教一两个问题,大安法师还没讲两句,他就说我可以帮你解答。大安法师讲,你如是熟悉经典,维摩诘居士谈到不二法门时不过“唯默然故”。总之这位大教授就是不肯寂寞,稍有机会就是还要发言。最后侍者说对不起,时间到了,法师还有其他事,大家有问题改天再说。我们也没有请教教授。他纯粹就是一个多闻成就,你背那么多经典有什么用啊?开佛学院啊。没有用啊。着文字相了。

还有一次,我们去拜访一位大德。跟我们讲得头头是道,引经据典。后来拿苹果来给我们吃,我们说不吃,说持午。他说持午不得了,持午很好啊。他说我也持过一次午,不持午不知道啊,一持午咋这么难过啊,持午他饿得不行,从来没感觉到这么饿。当天就把持午给破了。你看,讲得那么头头是道,做起来也是不留一点后手。学佛就是要降伏其心。降伏其心,咋降伏其心?他心里一顿饭都降伏不了。这就是他的证量。我没有抵毁他的意思,这些大德为弘扬佛法做了不少事。我们要表一个法,要体解大道,要体证。不是背教科书,不是耍嘴皮子,不要多闻成就。要苦行、妙行,你要苦行,把它行出来,证出来。就像你忍着痛,把它忍过去,然后才知道,原来受是假的。观受是空,哦原来空是这个意思。你说苦是空,哦原来苦是这个意思。苦成就,哦原来苦真能成就。原来人的潜能是这样,身体是这样,心是这样,身心的关系,心和念的关系,当下和未来的关系,叫体解大道,不是说着玩的。

所以你们修行关键要行要证。最近让我感动的是,网上有几个人,真是不得了。有一位比丘,明天就到。他说我修了好多年,写了“一劫寻师”,用一劫的时间找师父,终于找到师父了。他还写了个偈子,古人舍身伺虎只求半句偈子。现在的人,不把佛法当回事,不把师父的话当回事。听了两句,就以为自己达到什么高度了。现在的人,对法不恭敬,对师父不恭敬。你看刚才给你们看的那个血咒,大学教授写的,对师父恭敬到这个程度,叫恩师、上人。只有师父给那么一丁点法露,就马上把它变成法海了。对法、对师父就是恭敬、谦卑到这个程度。想不得法也是很难。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