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常善法师:“瞌睡”时的佛号


   日期:2020/4/12 13:52: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瞌睡”时的佛号

  顶礼剃度恩师上果下孝老和尚,顶礼师兄,使我大受用。长期用功时,瞌睡是极难避免的一个现象,如何于瞌睡状态中念佛?如何于大众瞌睡状态中清晰念佛?如何适应大众念佛中内在的节奏?特撰此文,供养恩师及就教于各位有缘大德菩萨。

  2010-12-10下午第三支香,师兄带队

  赞叹:能在“瞌睡”状态下带出佛号,师兄的境界不可以测度,这里方便说“瞌睡”状态,不是真的在打瞌睡。何以说是瞌睡状态,其佛号经常有前半段,后半段就没有了,有时候整句都没有了。何以说不是瞌睡状态,因为其步子一直在按照节奏来,尽管有时候小一些,甚至很小很小,但其码没有停下来。

  赞叹如是“瞌睡”状态,佛号虽然不规则,但用情很真很诚,饱含着精进不退的味道。抛开瞌睡不瞌睡的是非不讲,其局部上来看,非常值得赞叹,因为瞌睡状态时的用心非常的单纯,尽管相上看,有瞌睡的成份,但就用心的单纯程度,用心的醇度来看还是非常真非常真的。尤其是瞌睡刚刚过后哪几句佛号,味道非常的充足,非常的有韵味,这个时候的佛号离开世俗的染污最远最远。意识处于一种相对混沌状态中的那一念佛号刚刚起来的时候,犹如初生婴儿一样,非常非常的纯洁。

  赞叹整支香过程,步子偏小,也有点不规则,有时大有时小有时快有时慢,小菩萨在其中最为活跃,老是想有所影响,看带队的要瞌睡了,他就高呼一声,或者看谁打瞌睡可能撞到哪里了,他就出一声怪动静,本来好好的气氛,经常让他搞得一楞一楞的,如果你在禅定状态,会让他经常给吓着。现在念佛很容易进入禅定状态,还真经常给他吓,好几次真想揍他,看样子他是好几次让人这样起心动念,和菩萨,常祥师都这样不止一次呵斥过他。有时候他还会不自觉的哼哼,就象宠物狗在主人面前经常会乱哼上几声一样,好好的气氛还经常让他给弄点插曲。照理他这样子真的很烦人的。有时候还真动过到圣寿寺去,离开这里的念头,甚至想寺庙里最好不要收这种小沙弥。不过话想过来,16岁的小孩子,铁了心在这里念佛,哪也不去,谁也不用劝还经常非常精进。的的确确是难能可贵,的的确确值得赞叹;从相上看他是好烦,总有怪声怪动静,但想想他的精进,想想他一直不停的念佛,想想他一直为大家服务,想想他一直对大众师恭敬,想想他能够克制自己不去玩不出去,安心住庙,真还是非常值得赞叹。如是观想,到觉得他还真有点可爱,小小过失,孰能避免。他的声他的动,哪一样不是阿弥陀佛呢,如是观想,到是觉得现场或大声念,或小声念,或不出声用脚步念,或默默的用心念,哪个不是阿弥陀佛呢,哪个不比社会上甚至比其它庙里的出家人强多少倍呢?如是观照,与诸上善人聚会一处,到还真是造化,是荣幸,是不可多得,是难值难遇了。

  这段时间,因为自己一直习惯于以较小步幅踏脚,用全部身心的共振,严格按照大众节奏来共震,配合呼吸节奏,真可以带动全身五脏六腑,八万四千毛孔都一起来念阿弥陀佛,感恩恩师上果下孝老和尚的独创,其妙无穷,其乐融融,其意高远,至微至深。而且经常能够踏到清凉(地)世界里去,几乎能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二个脚非常的清凉,如沉浸在清凉世界里一样,全身上下尤其是中丹田就象处在金色的温暖的阳光照射下一样,全身暖烊烊的,非常适意,冬天里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感觉真好,而且全部身心都象幻化了一样,虚无了一样,还时不时的冒出一丝丝一缕缕金色的光影,真还有某种虚无之身无极之体的感觉,身心非常的清净,念佛非常的得力,我身是法界身是虚空身,我心念身念法界亦念虚空共振无不在念,无不共振,无不皆是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功德。

  在这种情形下,步伐的勿大勿小,声音的勿高勿低,忽有忽无,很容易起心动念,让人烦恼。这个时候踏脚或者保持节奏还真的非常的有难度。我就想了,这师兄怎么回事啊,恩师都带了四五年了,说不上每支香都如是,这“瞌睡”的时间也确实多了些,何以这么长时间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呢?又如是“瞌睡”着带念佛,其过失又有多大呢?造业又有多少呢?老实讲,以前我经常为此事烦恼,数不清多少次动过要揍他揙他的念头,你走得好好的,他“瞌睡”着给你横在中间还是戒腊很高的“长老”,不可以说不可以讲不可以起心动念,每个分分秒秒都如是,无处避,无处让,就在前面横着,你再大声他亦如是,真给你憋的啊,想骂人想揙人。甚至想发疯的感觉都有过。(现在明白了,不是别人瞌睡,是自己感觉别人瞌睡并着恼了别人的瞌睡,是自己不喜欢这种缓慢柔和恍兮惚兮的节奏(韵味)反说是别人在瞌睡,是自己在受用瞌睡,是自己不能微妙微细微密的受用微妙的佛号,下面觉照内修过程,真正微妙微细微密的受用了这声佛号,才真正知道了自己的错,再次至诚顶礼师兄,并竭诚披露克诚忏悔,不应该对师兄不敬,不应该生出种种恶心,至诚感恩师兄的佛号节奏终于使如此“恶劣”的我受大妙用,得大功德,也祈愿所有行者都能对师兄、长者甚至对任何修行大德,再不要有任何不敬、再不生任何“恶心”;都能一心至诚恭敬微妙受用)。

  今天这个思维修可是好了,我就想啊,这大声小声,轻声重声,步伐大小,节奏快慢不同里面,阿弥陀佛佛号的功德有没有不同呢?结论是没有不同,样样具足,只是自己的心在分别;我又想啊,这踏步不踏步,身形上共振的大小不同,是不是隐含的阿弥陀佛的功德不同呢,这个共振的效力是来自于我的脚,我的暗劲,暗劲呼吸重心偏移的节奏,或者其它的身形动作,还是我的心韵与法界之韵虚空之韵的共振呢?原来身形的共振带动的是心灵的震撼,心灵与法界的共振心灵与虚空的共振,通过身形的共振而显现,身形振是相,心灵震撼是体。是我心与法界之心虚空之心相应相契相合才是实质,才是本体,才是根本。

  如是思维,如是观照,忽然发现,心与法契,心与空合,心与佛应,脚不脚的,踏不踏的,踩不踩的,过瘾不过瘾的,都无关紧要了,心已经完全与法界相合了,与虚空一体了,尽虚空遍法界同一法身了,没有一个我,没有一个踩,没有一个念,哪个我已经完全融入完全锲入完全同化在法界之中,虚空之里,佛之心里了,哪种感觉(方便说)就象挠到法界之心的痒处似了,也是自己的正痒处,这种韵味这种旋律这份惬意这份舒适,非可意会非可言传非可思议。

  我不唱了,也不念了,所有人的念都是我的念,所有人的声都是我的声,所有人的心都是我的心,我在所有人的念里,我在所有人的心里,我在所有人的声里,我无所不在,我与所有人同心同体同节奏同一韵味同一旋律,所有人的脚步都是我的脚步,一同走在极乐世界金色的大地。

  真是奇妙,当你执着于自己的声音的时候,有很多的挂碍,声音大了小了,影响不影响别人,是不是符合老和尚的法则,能持久还是不能持久,是好听还是不好听,等等等等,真是挂碍十足。当你将自己的声音丢掉的时候,所有人的声音都是你的声音,尽虚空遍法界的声音都是你的声音,所有的声音都是阿弥陀佛的声音,你只有阿弥陀佛,只有阿弥陀佛的受用,只有与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功德同在,只有与阿弥陀佛无量光明无量寿命同在。这个时候你听所有人的声音,你听所有的声音,都是那么动听,都是那么值得赞叹,都是那么精进,都是那样真诚的直奔西方而去。你感叹,你我大家原来都是一家,都是同体,都往西方,都是同路。

  这个时候,你看每个人都是阿弥陀佛的化身,你听每一个音都是南摩阿弥陀佛,此音彼音,高音低音,轻音重音,长音短音,合音不合的音,哪怕是小菩萨作怪叫状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动听,所有的音表述的是一个心,一个真诚永恒的南摩阿弥陀佛的心,一个至诚精进誓死不退的南摩阿弥陀佛的心。你可以随便将哪个声音当做自己的声音,用脚步身形与节奏去合它;你也可以同时拥有众多不同的音声,声声都是南摩阿弥陀佛,声声都是至诚真挚的心,声声都敲敲击在你的心坎上,都震撼在你的心灵深处,声声都周遍法界充满虚空,声声都是恳切至诚,这个时候,你的脚下是哪样的清凉,身心是那样的清净祥和,瑞气万分,身体象淡淡的金烟,象缕缕的金光,极乐圣境种种在你的身内显现,当身即是极乐世界,当心即是阿弥陀佛。如是受用,如是妙处,如是微密,至诚感恩恩师加持,师兄慈悲,同修精进。南摩阿弥陀佛。

  体悟一:当你不出声音的时候,当你能够以他人音声为自己音声的时候,这个时候,因为少了一个自己节奏,音与声合的过程,直接锲入此身与大众音合,而且是合二为一,这种状态其实要比自己出声的难度还要小些,作为我来讲比较喜欢慢拍,而且慢拍比一般人还要慢,感觉这样脚能生根,每一声都圆满,每一声都饱满,每一声都圆润,每一声都尽情,每一声都充分,每一声都呼吸充分,换气充分,表达充分,从容充分,感染充分,渗透力(张力)充分,每一声都有充足的生命力、生长力,每一声都足以冲破婆婆世界的任何黑暗,每一声都滋长极乐世界的万世灵苖,每一声都……但当你进入自己的喜欢的节奏状态中(或者是你心性自然而然的状态中)的时候,容易对与这种节奏不适应的部分产生对抗,结果反而不能与大众的节奏很好的相融相合。所以不出声,以身相合,以大众节奏为节奏还更好些。

  体悟二:上述还有观,有照,有想,有感有悟,还想讲给别人听,听怕是讲给恩师听,也还是在“想”在“欲”,有个“合”有个“二”有个“为”有个“一”,是合二为一,还是初级阶段,还不是自然如是,本来如是,如是如是的本然状态;还不是水乳交融;般舟经讲“有想即为痴,无想为涅槃”,从这个意义上讲,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体悟三:所有节奏,声音,步形是平等的,不要形成对节奏声音步形的偏好,这个偏好还是个不平等的心不平衡的心,这个心即染垢,即不清净,即生染着,它并不对应圆满与究竟。行持中,看到好几个人瞌睡状态非常厉害时,曾经尝试用中气实足的大声和强烈的节奏,带众冲出去,冲过去;这种努力不能说没有成效,哪怕你坚持上十分钟,但只要你稍一松懈,马上归到原位,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而且你过分强势压过维那师的声音及节奏,也还是不和谐,不圆满不究竟。其实大众共有的哪个节奏当下即是最圆润的,最实在的,不其顺遂,不其相应,另有所求,另有努力都是不对的。当我放弃这种种努力,只是随顺大众,赞叹大众,心地相应,佛地相应的时候,哪怕是再乱的节奏,再杂的声音,再“瞌睡”的气氛,照样可以非常容易的挠到“法界之痒”处,照样会有强烈的心灵的震撼,照样能够非常自在的处于一种其乐融融,其意滔滔,至微至妙,至深至远的状态。看来,哪怕是念佛的节奏都不要有个我,有个我喜欢,有个这样更好的念,此节奏彼节奏,哪怕是混沌的节奏(一会这样一会哪样的节奏),无非节奏之“相”而已,而其背后念佛的“体”是不增不减,不垢不净,清净自然,一切具足的。

  体悟四:一定要将大众的节奏,大众的音声,大众的心地,放在第一位,永远放在第一位;哪怕你状态再好,节奏再棒,都还是个“我相”,都还是个“我见”;都还是种挂碍;都还是念佛的“相”;离开大众合和,离开法界之声虚空之音,任何我都是“业障”,都是障道。真正能够体证,体会大众合和中的节奏,大众和合中的念佛,大众和合中的共有心地佛地,才是第一义谛的念佛,才是突破我见的念佛,才是无我状态无住状态的念佛。真正能够直接锲入大众合和的节奏与心地,直接于其中呈现水乳交融状态的,才是真实的念佛,真实的佛念。

  体悟五:对“瞌睡”的真实体悟:现在明白了,不是别人瞌睡,是自己感觉别人瞌睡并着恼了别人的“瞌睡”,是自己不喜欢这种缓慢柔和恍兮惚兮的节奏(韵味)反说是别人在瞌睡,是自己在受用瞌睡,是自己不能微妙微细微密的受用微妙的佛号,经过上述觉照内修的过程,真正微妙微细微密的受用了这声佛号,才真正知道了自己的错,再次至诚顶礼师兄,并竭诚披露克诚忏悔,不应该对师兄不敬,不应该生出种种恶心,至诚感恩师兄的佛号节奏终于使如此“恶劣”的我受大妙用,得大功德,也祈愿所有行者都能对师兄、长者甚至对任何修行大德,再不要有任何不敬、再不生任何“恶心”;都能一心至诚恭敬微妙受用。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