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十五讲


   日期:2021/1/2 11:47: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佛光禅师解读《金刚经》第十五讲

我们昨天粗略地了解了一下十七分开始的意思,十七分开始跟我们所读到的第一分好象是有点一样的句子。文字好象是一样,但是他其中的意义并不是我们理解的那样。第二次又提到了“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服其心”,这是昨天比较关键的一点。对于我们在修行的过程当中,如何能够使我们的心念以及心所念及,换句话说能觉和所觉这两个如何能够搞搞明白搞搞清楚,怎么去用好他,后面这段文字里头就是说明这个意思。

我们作为修学般若思想的人,觉悟的人,对于我们自己修行的过程以及心路历程关键就是这两个东西,过程就包括你自己通过观念的改变,不断的闻熏闻修,而产生一种生命现象的变化,这就是所谓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你不要认为他有,也不要认为他无,作如是之观就好。

很多修学的人,他总要认为这个东西究竟如何,其实只要你有究竟之意想,就是说,你想去探其究竟这个同时,其实就是无明。我们对自身生命的真实意义,没有真正的一种感受的同时,你决定不能去随便去想啊,用能觉的心去观察所对境,以所见的东西,就是说,以见的所对境,然后再立出来这个见,不能这样想。

我们不能依见然后再立见,我们不能依靠我们所见的境界,然后再立出来一个所谓的见,那是必定要生出障碍的。这个怎么去理解呢?从现象分析,佛祖在《楞严经》里开示得很明白,狂心歇,歇即菩提。什么叫狂心?不是正觉的心,狂乱啊,他就象风吹花絮一样的。你看春天柳絮毛毛,我们这个心这个念头呢,他其实就跟那个毛毛一样,你说他从哪儿发起来的,不知道,乱吹一通,而这个乱吹这个东西是什么,就是我们过去无始劫以来所形成的无明业力。

无明业力,业力是什么?我们要弄明白业力跟业障,在修行的过程当中他起到的是哪方面的作用,不然的话你根本没有办法去发现他而去调伏他,你连他是个什么样子你都搞不清楚,你就没有办法把他发现出来加以调伏。

我们知道业障,业障是主观意识,一说能净业障,怎么业障就清净了呢?我们对道理绝对认同了,还不等于我们一般地认同。都说自己信佛啊,怎么样怎么样,你信的力度有几分呢?你真正能够毫不加怀疑地去信受奉行吗,你一到境界里头是不是能这样呢?通通都要打个问号,所以这叫一般的世间法当中的所谓的信心力度。

世间法当中的信心力度参杂着绝大多数是无明,他叫染杂,染杂种性,偶尔我们也觉得我们挺好的啊,我们也信佛啊,偶尔也不错啊,瞬间即逝,一瞬间就消失贻尽。表现在什么方面呢?简单举例说吧,去年正好快过春节了,庙里头欠某居士香钱,跑这里跟我要来了,我又不欠他的,那意思就是让我替人家挡挡帐也就是二百块钱的事,这个不是人好坏的问题,他也讲他是信佛,也是大居士了,也是盖寺院了啥的,也挺发心,就二百块钱让人笑话了,我一个和尚,你化缘化我头上来了?这倒无所谓,咱们不是说这事大小的问题,这就是信心表现处,我们不是说人家好坏,以事论事,这就叫信心层面的表现,那么你说他这样的信心,能有什么样的结果呢,必定他与之相应的结果是什么,就是他现在的状态。

现在一大部分学佛的人,他学的都是时髦的佛法,一说我也信佛,当作一种装饰,一种爱好去做,平时我也拜拜佛了,偶尔做点什么善事啊,别人还赞叹他,什么大居士,某某某大菩萨,你看,都这样去赞叹。这种人信心表现的层面是什么?就是经文上所讲的这段内容,他认为有一个法则,有一个方法和轨迹,我顺着这个方法和轨迹,这个轨迹他认为是一定的,好象是一种绝招一样,所以说他就跟你亲近啊,怎么样怎么样,希望能教给他。就是这个心思嘛,他就认为你肯定有什么招,我告诉你,这通通都是一种最大的错误认为,他没有真正去体会到佛法真实的教义,而我们修学般若思想,恰恰就要摆脱这些错误的认识。

我们过去那种主观意识,过去啊,不是说一生一世,我们今生已经活了几十年了,我们不知道,我们过去无量劫以来,我们做过什么样的恶习啊,不要以为那种力量在消失哦,那种力量叫业力,习惯的那种延续叫业力,我们那个意识思维延续叫业障,但是这种延续是生命的基础。

佛告诉我们一句话叫法-轮常转,法-轮是什么?不要以为他比喻说是一个理性的观念,不是,他是一切万物运行的根本——法性,法性是不断地在运动,他是永恒的那种状态里头在运动,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运动。他不是说那种静止,那种圆满的状态里头在进行他的轨迹。这一切万物都有他的本性,他那个本性不会停止的,他停止他就死了嘛,他有停止相,就不称为法身了。

他不停止,他随缘。啥叫随缘应化呢?因缘成熟的时候,就会示现、显现成某一种景象,就凡夫界众生来说。那在诸佛菩萨那种圣解脱境界是什么呢?那就是自在功德嘛,那就是他那种自在受用,庄严国土就那些东西,就是他自身的那种生命轨迹,那种超然解脱。

那你说那些菩萨们他为什么能在微尘国里转大法-轮呢?这句话说明一个透彻的观念,告诉我们,我们生命的轨迹啊,你在所有的地方都是圆满的,我们整个的生命体啊,所有一切法性本体运行的轨迹,无论大小,不分环境,不分所谓层面,通通都不断地在运行,所以称为在微尘国里转大法-轮,这是我们真实生命的状态。

这个转大法-轮是什么,微尘国很小吧,那为什么转大法-轮呢,大小本来是相对的,在佛陀的境界里头,他是相容的。你看他能够相容,这就是我们佛性的功德。这句话从我们现象界生命里头怎么观察得到呢?非常简单,过去的种种世界,森罗万象,宇宙万有,存在于何处啊,存在于一念之间嘛。

而你的一念之间就包含着所有的一切,但是你的一念停止了吗?就是你的念心运止,运动的轨迹从未停止过,他一个劲的要往下延续的,他那个延续的动力从何而来,有没有去想过?首先肯定不是来自于外界空间宇宙吧,他来自于这个身体?不可能嘛,你要来自于这个身体啊,睡着了念头还在动,要来自于这个身体,好,我们就叫他别动了,别动了我们就不不老了不死了嘛,你能阻止衰老吗?

这个身体有变化,我们的心念没有变化。心念有衰老的迹象吗?我们的念头有没有衰老过?不会衰老的,只是这个色身相,一天天地老。其实你说他具体老到哪儿了吗?他那个组成成份还是跟小时候是一样的,只是排列次序差一点算了,小的时候比较紧密一些,老的时候比较松驰了,这是我们见到的相。

众生界在相法里头不得解脱,这就是所谓的业力。他总要顺应他的业力去想、去做。想是什么?想就是见惑生起,做是思惑延续。我小时候听我妈妈讲,那你为什么要结婚成家呢,人家都这样,我不这样行吗,你看,人家都那样,好象在遵循着某一种规律,这种规律从哪儿来,她也不知道,所以称为迷昧的众生,蒙昧的众生。

人心啊,你那个心灵,心的本体生命一旦蒙昧的时候,你整个生命的光彩就失去了。他会陷在种种现象的局限里头,被那些现象所拘束住了,被种种现象所拘束住了。一个有家有业的人,首先有家有业,最起码你想去哪儿不一定能去哪儿,不一定能拔腿就跑,你得想一想俺家孩子还没饭吃啊,俺家老头下了班还没人给他做饭,被现象所拘束住了。

那你说人就不该负责任了?不是讲这个意思,是说我们这个生命现象的可怜啊,本来是无限的光华灿烂,无限的受用,就被现象越卡越小。你没看人老的时候,那天超度某某妈妈,那死的时候,活脱脱的干骷髅,包着皮的骷髅,牙也掉了,人要活到这份上,没啥意思了。

你们没见过百岁宫的无暇禅师啊?他那肉身嘛,你去看看,这个真的叫报啊,看到某某妈妈也是一具尸骨,那无暇禅师也是一具尸骨,但是他是一个师父一个修行过的人,那个尸骨是他用过的,结果人家那个尸骨就贴上金,装到龛里头,供养供奉起来了。某某妈妈就黄土一埋,拉倒了,一把火一烧,谁还会记得她,某某能记住,再往下两代就忘记了。

但是无暇禅师,明朝的人,到现在还有那么多人朝拜他呢!但是尸骨也很难看哦,法性是平等的。你不要以为那个尸骨好看,同样是干的,也是一个干骷髅嘛,但是你看见人家那个不害怕,没有害怕的感觉,他浑身都贴着金啊,金薄啊,那也是人的一生,这也是人的一生,好象是从事相上有差别,你不要认为修行苦,修行并不苦。

真正的人生是苦的。某某妈妈生几个孩子,她爸爸脾气还不好,还动不动揍人,你们都当媳妇的,老头肯定都打过你们吧?没打过?那还不错挺幸福的。过去当媳妇的哪个没挨过揍啊?那种心灵的疮伤,是很难弥补的。

但是无暇禅师,好象看着人家风餐露宿啊,什么都没有似的,最后实际证明人家赢得百世的传诵啊,这是证明,不争的事实。但是诸法平等相,在这里就讲了一个法性的平等,绝对的平等,他们同样是众生,众生的法性是平等的。什么是法性?依这个缘起啊(拍拍身体),示现这种相,这个东西绝对是平等的,你就把他那个无暇禅师,那个成份化验化验,跟她的那是一样的,那个成份是一样的,都是骨头,但是她那个骨头就轻,人家那个就如金生。

要说差别,佛祖的骨头比人的骨头就沉嘛,真的有差异。你怎么去看待这个问题?封神演义有一个故事,商纣王和妲己看雪,前边过来一老一小,小的怕冷,不敢过河,老的无所谓,蹭蹭蹭过去了,妲己就耍妖术,她说纣王,你说为什么小的怕冷,老的不怕冷,她妖精嘛,她说,小的那人是父母在年老的时候偶尔成孕,年老气衰,他所承受的好处就少,骨髓是空的嘛,精髓不满,畏冷。那个老年人是他父母年轻力胜的时候成孕,自然秉持得就厚嘛,你要不信,就把他们弄上来,敲骨验髓,就把人家俩人腿骨砍下来一看,真是那样子。

虽说这个比较荒暴,残暴,但是这个证明一点法性是平等的。法的基础啊,我们所依存的生存的法,众生界所依生存的法则,绝对是平等的。不要以为我们的生命比猪的生命多尊贵,不是那样,人跟人比也是一样,人跟一切众生比通通都是这个道理,不要说人的生命多尊贵你就可以随意践踏别的生命,那是你绝对的错误,那你一定要遭到报应。

前段时间闹非典,已经是很明显的现象,非典怎么起来的?就是吃野味吃起来的,为什么会这样,就是我们说的这道理。那你说这个诸法平等,你能违背吗?你违背不了,这个法性绝对是这样的,一切万法的本来,绝对是平等的,我们要从那个角度去看待这个所谓分别相的问题,相法上的差别,你就看得到,这个差别是不重要的,可以叫忽略不记啊。

你记住那个差别,就被那个差别相把你本有的智慧和福德因缘全部局限死了。那我们为什么被这个现象局限,这就叫无始劫以来的业力导致,这叫业力的一种连锁性,这是业力在你三世生命当中,就是说在你的过去,现象,未来当中他起的一个串起的作用,穿连啊,但是他绝对不是法性的运转力。

用一条河水来比喻最恰当,河水平静地流淌,河水包括河床,包括河水运动的方向,以及运动的那种能量、力,这叫法性。我们的业力呢,是河水,抽刀断水水更流嘛,这句话就说明你那个心思不容易断。流的方向叫业障,主观意识,一条河本来从那边流,我现在需要用他,就给他另辟一个通道出来,那方向改变,业障就变了嘛,同样的水在这边作用就产生出来了。河床是理性。运动力是什么,就是无明,水不得向前运动吗,这就是人的生命,就这样。

在这个过程当中,这里头主导因素是什么?理性好说,理性跟方向性是统一的,河岸跟方向是统一的,直接你明白方向就行了,你想东想西那是你自己选择的,但是你选择了,要义无反顾地去做就好,这样你的业力就消除了,这就是在金刚萨垛如意修法里头讲的对治法。

什么叫对治法?我们有某一种不好的习惯,这种观念很容易改变。比如说偷东西,这个偷盗行为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但是他那种不认为是偷盗,他认识不到那么细,我们一般人认为,我明目张胆地去把人家的东西偷过来叫偷盗,但是佛告诉你的更微细。

我们首先说,你过去在单位也好,或者你是公务人员,或者你是家庭主妇,你有没有这种现象,咱们说水电费,我们过去讲偷电,基本上那时候都干过这事是吧,尤其那个单位啊,公家的电,随便使去呗,你看偷电。哪怕在单位,我插上个电炉,没有经过人家有些人的同意,插上电炉去使,那个就叫偷盗,但是我们谁又注意这些行为了?

尤其你在办公室,写个字吧,拿一张信纸,喳喳喳。我们那时在医院,家里用的酒精,棉球啊脱脂棉,谁买去,那不就顺手就拿来了吗,所以那天咱就给许居士开玩笑,你印钱的,怎么不顺手拿两钱儿,这个就是这个道理啊,但是这种行为的不断延续,不要以为这个事小,事小也是在熏习你那暗藏的意识流啊,他把你暗藏的意识流在延续下去啊。

这也是在造偷盗业。而且你这个偷盗业业报还大啊,好比你在单位拿一卷卷胶布啊,单位有多少人,好比医院有一百职工,二百职工,你记住,你这一卷胶布可欠了二百人的债,那就不是一卷胶布了,那也叫日涨三分夜升七厘,我给你讲,第二天就不是一卷胶布了。

有一个有名的公案说一个师父,你们可能也听说过,修行特别清静,临往生的时候,他要走,成就了嘛,刚要走的时候,那个护法菩萨就扥住他了,你不能走,你还欠常住多少多少东西,欠多少布,为啥成布了呢?他说你还记得你哪年什么时候有人来看你拿常住的一张纸啊,寺院的一张纸,你包了东西送给他们了,按照佛祖规定的利息算法,你现在就得还我一丈多少布,你不还你走不了。他就说,我就欠这么一点你就依依不饶,那多少人拿常住的啊,护法菩萨就告诉他,他们我倒不跟他算,阎王爷会给他算去,因为你修行清静就欠这么一点,他一听这个就知道因果是真实的了,赶快叫他家人备了那些布还了就走了,那因果是真实的。

灵山会上,蛇王菩萨护法嘛,佛祖规定的,寺庙常住的东西叫日长三分夜升七厘啊,三分七的利,这个从哪儿的缘起来的呢?三分就是过去、现在、未来,因为你三世都在受用啊,比如说你拿人家的一个东西,没有经过同意啊,你过去现在未来这三个念头,全都占住了,这叫三分,七厘是在这三个空间当中你是七识在受用,八识是管藏啊,你七识都在受用,就是三分七啊!

跟你这样算,那你那卷胶布值钱了,因为你那个胶布不是光手用,你眼耳鼻舌身意全用,还有一个我占有啊,你看,七识全有,七识全有你就得还七份。以此类堆,做生意的更惨,你说哪个不偷税漏税,国家人越多你越惨,全国人民都是你的债主。

所以说现在的人越过越穷,越过越倒霉,他不知不觉就在做这些恶业,然后反过来他说我怎么这么倒霉,老天爷不长眼,他骂老天爷,想不通,其实静下心来,要我给那些犯罪的人解释去,你不用去怨天尤人,你触犯了法性,这个法性是绝对平等的。因为你触及了他,法性是绝对不二的境界,因为你伤害到所对境界的利益,到一种限度以后,那个法性的平等力,就要把你那个主动的缘给你熄灭,主动的造作的缘给你熄灭。

从历史上你一看就明白了,希特嘞当年不可一世,那你说不知不觉就把他干掉了?不是说苏联红军给他打败的。那只是一个缘,苏联红军前几年怎么不把他打败呀,那只是个因缘。他触及到那个法性的平衡力了,自身的平衡力要产生作用,那种法性的平等他要产生作用,一产生作用,自然而然就把他消除了,熄灭了。希特嘞出现那么多年,那么不可一世,嚣张,为什么没有人收拾他,也有人收拾他,也有人刺杀他,那你就干不掉。那回我看那凤凰卫视,讲当时有一个军官,专门暗杀他,炸弹就放他桌底下,都爆炸了,屋子都塌了,他没事。希特勒一起来说,杀死我,不可能,我是上帝的宠儿。你炸不死他,不该死,是啊,福报还在,他那种善业报没有消失,他自身的平衡作用还没有开始嘛。

您要读过党史您也知道,毛主席在黄河岸边别人打他的时候,走一百多米啊,炸弹就离他一米,他一点点事都没有,警卫员吓死了,那你说这些生命现象怎么去讲,就这个道理,你知道吗,这就叫生命现象,他为什么能发出那种力量来呢?因为他的念力坚固,换句话说,业障执着很深,他对他的信念绝对执着,他的行为特别增上他,所以他就把他生命的力度发挥到相当的地步。

南非的曼达拉,在监狱里扣了他四十年,依然不改他的初衷,最后人家还真的当总统了,从一个囚犯当总统了。这个道理为什么,首先是信念力不够坚固,但是他的行为为什么没有绝对的增上他,因为他行为是在染杂,他的信念力虽说比一般人坚固,但是还是不够纯净,也就是前边经文里讲的信心不清净,因为他参杂着自我的情感啊,这些东西,但他主流方向还是好的,所以他经历的事大体上还是不错的,最后他成就了嘛,最终人家当上总统了,那就叫“成就”。最终信念跟行为统一起来了,不二想了,啥叫不二想了?他想当总统叫信念,他行为跟他产生不二的反应了,入不二境界了,他行为就是总统了,是叫理事无碍吧?

你要依那种念力去念佛呢?你也成了。这就是一切唯心造,所有的法界,一切万有啊,无非是你的信念和行为力的综合利用,但这个行为和信念这里头分的什么,你不明白这个道理,不明白绝对法性平等这个道理的时候,你的信念就叫业障,行为就叫业力。

我们的业力分在十八个层面当中的,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根境相对,在这十八个层面当中,都有业力的存在。讲证初果,得断多少多少品思惑,在所有境界里头,你那种信念和行为的微细的差别,你在所有的境界里头是不是清净的?是不是你能安住于你的清净法性呢?

所有的境界里头,包括你一天当中你经历的种种心境,你能不能清晰地观察到自己,能不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心是不是安住于实质的状态,所以在你没有这种能力的时候,你就好好地去依止佛法僧三宝,在家为啥叫你供佛呢?念佛呢?这就是一种依止啊,因为我们的心没有定性的时候,我们就要依附于一个东西。

你说那个佛像,他会给你说话吗,他不会,但是你看见佛像,就生佛想,这个有用。很明显的一个对比,咱们楼底下那个文殊菩萨汉白玉雕的吧,我们觉得好恭敬啊,但是雕成维那斯呢,你就没那个感觉了,你就不想给维那斯磕头了。你说那是石头有差别吗?不是。相法意义不同,但法性是绝对平等的,法性就是佛性的原始体现。

接着昨天讲,然灯佛是什么意思,所谓的然灯佛从事相上理解的,好象就是过去有一尊佛叫然灯佛,你那样理解也没错。其实我们觉悟的时候,就是借助一个缘,你要没有灯你看不到那个境界,所谓的灯是我们的心境明亮,然灯佛嘛,心境的明亮自然能发生生命的觉悟。

“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然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啥他讲的有法、无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他为啥把那个有和无给你开开,说出来呢?一般人总认为好象有个方法啊,有个什么样的轨迹能够顺着这个轨迹去就能找到,是一个固定的方法,能不能找到,这个不是找到,是通过种种因缘的观察,去发现,他在里头是蕴含着的,为什么称为五蕴色身?他是蕴藏的,佛性是在这五种现象里头蕴藏着的。五种现象的背后就是佛性,就是法性的平等,就叫平等法性。

那你说这五种现象我们一定要有一种固定的方法,能够发现他背后的东西吗?不是那样,所以他这里讲,“如来于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不也。世尊”,就是说,从一开始觉悟的一刹那,觉悟真理的开始,然后依止这种绝对的真理去行持,到最后生命完全解脱,这个过程有、没有呢?有没有轨迹可循呢?“不也,世尊”,这个过程没有所谓特定的轨迹,“如来于然灯佛所,如我解佛所说义”,正如我所理解您所开示的这种真正的意义,他讲的是义,而不是说文字啊,当我理解您开示给我这个真理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发生这种变化,我的生命已经就开始发生这种解脱现象的变化了,我并非是真的在过去佛那里得到的。

所以说佛“于然灯佛所。实无有法”实无有法是真法,实实在在的是以空性而得到,无有法,无所有嘛。以空性而去所谓的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有法指的空性,不是说有一个特定的法则,真正的是以空性,般若的那种智慧得到无上正觉的解脱了,一字之差,就差“死”你了。

一般人认为,啊,实无有法,是没有什么方法,不是那样的,以空性的智慧,自在的绝对的真理,而证明那种生命的解脱。“佛言。如是如是”。你看,就是这个样子的,你要顺着他那个文字讲,就讲迷糊了,就是没有办法成佛了,文字意义不就出来了,对不对,“如是如是”,佛认可了。

“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啊,真正的实在的意思是什么?要有空性那种智慧和真理才能真正的体现我们真实生命的价值,获得最上彻底的解脱。无和有,是两个层面的意思哦,真实的境界是什么?是远离无和有,这样的一种思维,这样的思维进入空性,才能获得真实解脱,远离无和有,依止空性嘛,远离两边。作有想,错。作无想,更错。

有和无代表什么?有是代表我们所对境,无是代表我们的内心,只有远离这两边,才能进入绝对的解脱。非有,非无,非非有,非非无嘛。非非有,连没有的概念都没有,这叫清净了。由此你就判断,我们日常的观念里头是不是比比皆是业障啊,首先观念就死了,要么有,要么无,你有两边必然有生死啊,只要你认为有和无是存在,那你就必有生死之相,没有办法解脱生死,般若就是中观思想嘛,“实无有法”是这样的。

“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然灯佛则不与我授记”。如果真正的你没有离开有边去成佛,你认为佛有一个实质的东西。就是说,在有现象界里头,是个能寻找的东西,通过某一种法则可以修成某一个东西,那你记住了,你的智慧就没有开,然灯佛就不给你授记,为什么然灯佛不给你授记呢,你心不打开你怎么知道呢?你心灯不亮啊,你就不能明白什么是佛。

什么叫修成的佛?那本来那个地藏菩萨的相,那是一块石头嘛,精雕细刻,人家费了多少工夫啊,雕成了,哎,这佛像真好哎,这叫修成的佛,这个会坏。我们人怎么修成的佛呢?我今天要念多少经,今天要持什么戒,我今天要怎么样,这叫修成的佛。你修成了吗?我告诉你,你修不成!因为你认为我这样做,就是有一个什么东西能出来,错了。

这些所谓的清净的戒行,那你说要不要守戒?一定要守戒。守戒是“受”戒,你那个心灵认识,首先得认同那个规范,你自然就守了。道理非常简单,你是个人嘛,咱首先说人性,先不说成佛的事,咱就说人性的观念,人性的观念你就绝对不能做出跟猪狗一样的事,你认同这个人性观念了,你说是不是在守戒?守戒,戒是什么?戒是规范,行为的规范。而这个行为的规范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建立在你要接受这种观念的基础上,自然就守了戒了,没人去劝你,你自己就守了嘛。

而不是说我守戒守不成会有什么罪过,你不守戒也有罪过。你不守戒,你杀生就没有罪过了?一样的罪过。只是你多一个破戒罪,那是一个戒行细说的东西,所以说我们这个修成的东西,是靠不住的,修成的东西那个不是本来,因为你是有心造作出来,那必然要坏灭的,那个不符合因果的。

最简单外道天嘛,外道的神仙,修到移山倒海,那到最后业报尽了还要轮回。你看人家说练武功的人,最有感受,他功夫再高,到老的时候一样的功丧气尽嘛,他就没了。禅宗有一个祖师说,修来的禅定,少年时期可以,年青的时候修来的禅定没问题,你能得到禅定啊,喜悦啊,都挺好,我告诉你,你年老体衰的时候,你那种定力就会消失,啥叫修来的禅定,比如天天打坐啊,或天天念经啊,系心一处,你这样修来,造作出来的境界,你就会失掉。

很简单,比如你诵经念佛,老居士们在念经,哎,我今天念得可好了,一不念没了,转念就没了是不是可坏性?他不是究竟的。“若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灯佛即不与我授记”,因为你按照有的轨道是不可能成佛的,是不可能绝对圆满的觉悟的,“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佛”。不给他授记,没办法成就圆满的觉悟,最上的解脱,“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以说,“是故然灯佛与我授记”。

“汝于来世当得作佛”。为啥叫来世呢?这个符合绝对的因果,这个来世不是很久啊,不是我们死了以后那个来世。真的认识到远离两边的空性思想的时候,你那个当下就是来世。这点在华严大教里讲得非常明白,华严大教告诉你三世诸佛是同时成道的,三世如来是同时成道的,一起成佛的,没有先后,所以你真能证到空性思想,远离两边的时候,这一刹那间就已经成佛了,这个来世并非我们讲的来世,是当来当下他就会展现出来,那种本有的境界,圆满的解脱。

“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为什么说你能明白空性道理的时候,你就已经进入绝对的解脱境界了,什么叫绝对的解脱境界?如来就是真实的生命,那种绝对的真理状态,是诸法如义。什么叫诸法如义?一切诸法的本来面目,他是不离法性的真实义,是绝对平等的,你要是有先后就不平等了。要有先后就不能称为大悲平等了,你说你释迦牟尼佛先成佛了,后边的人后成佛,那你释迦牟尼佛不叫佛,他绝对是平等的,“即诸法如义”。

“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果要有人说,“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们真实生命受用解脱从哪儿来,是从我们发现本心体的作用,从那里起来的。这两句话听着好象有点啰嗦,其实不啰嗦,“若有人言”,如果有人这样去言说,这样去讲,你真实生命的受用是来自于你对真理的绝对相信。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什么?是你的观念,主观意识的绝对改变,如来是依着这个绝对的主观意识和真理去增进你的生命行为,而得到绝对的解脱,就是如来境界,达到诸法如义的境界。“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啊,真是获得圆满觉悟解脱生命那种现象,是一定要进入空性绝对的思想。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又从哪儿来?我们知道,要想获得真正的生命的自在解脱,你必须发现心体的绝对真理,你那个心体的绝对真理从哪儿来?从空性当中来,般若思想当中来,实无有法,你真实受用的那个东西,从你的空性般若观里来,这是前后套用的词,后边是套前面的,一环解一环的。

“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这句话绝对交待给你了,站在绝对的那种角度告诉你,“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就是说能够获得最上解脱,获得最圆满那种生命状态,那种法则,那种信念,那叫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于是中”,在这个真实法性中是没有什么,“无实无虚”,他还是离开那种有边际和无边际的,“实”就是有边际,“虚”就是无边际,没有边际没有迹象可循。“于是中”,在哪个中间呢,在你的真如法性里头。他那个“是中”,他理解不到,他不知道那个“是中”是啥意思?这个“是中”就是如是之见,在如是之中,在你真如法性中,你对真如法性那种观念的理解,和信力的深度,这个决定了你那个生命获得自在解脱的力度。

你对真如法性那种观念深度不深,认识不深你力度就不深,所以你获得的解脱就少一点。“无实无虚”,你不要认为他还是有迹可循,不要以为他还是可以造作出来,不是。“是故”,所以说呢,“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你能够获得真正生命自在解脱以后,以一切的法则反而成了得道的增上缘了,一切有为相法啊,倒成了你能够解脱方便众生的一切增上善缘了,不是障碍了。

“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就是说,这里所讲的一切法,“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这里讲的一切法,不是我们现象界层面的那样的一切法了,你获得绝对自在的解脱以后,那时候你所见到的,那一切的现象,那时你就有力量驾驭,换句话来说,你获得绝对的力量,去驾驭境界的时候,这个境界就变成你所要用的方便,当你没有这种力量驾驭境界的时候,你就被这个境界所驾驭,你就成为命运的奴隶了。你有能力去驾驭命运,改造生命的时候,那你就是生命的主人,没有的时候,就是生命的奴才了,命运的奴才了。

“是故名一切法”。这里讲的既非一切法,并非我们所理解的那种所谓的法,一切有为法的建立,所以只是一个名字罢了。“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则为非大身。是名大身”。这个人身长大是什么?人的受用那种念力的大,就是说,众生的身见,受用,用一个比喻说众生的身见受用你说是大是小,没大没小。众生的身见有大有小吗?什么叫身见大小?这个身体,这不是身见,这是身见的一部分,你的家以及你所处的一切空间都是你的身见。

“长”是恒古以来的受用啊,什么叫恒古以来?他是长时间在你这段时间里生命里,他是随着你时间的东西一直在运行下去,随着你生命的洪流啊在运行下去,你看你过去,咱说了,你说过去,过去有没有你的身见啊,过去有没有,肯定有嘛,你一想起过去,过去好坏通通都有了,通通都出来了,那你为啥还会有感觉。

所以说,“譬如人身长大。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则为非大身”。这所有的身见受用,在我们觉悟的生命状态里头,他不是我们现在能理解的,那种自在的解脱力,也跟现在的截然不同,“如来说人身”,在那个现象里头的一种受用,“则为非大身”,不是我们现在理解的所谓大小的受用。

就是我们解脱以后,换句话来说,我们真正能体悟到空性思想而去证明的时候,我们所得到的受用生命现象,截然跟现在不同了。“是名大身”,那时候才称为真实的好处。“大身”是什么?大大的受用,你现在叫小小的受用啊,你现在连个地球都蹦不出去,咱不说地球了,中国都很难蹦出去,这就是受用。“须菩提。菩萨亦如是”。真正觉悟修行的人,就是这个道理。为啥叫“亦如是”,菩萨修行觉悟的人,他肯定要必须得依止真如自性,他不依止那个真如自性而建立绝对的空性观,他没办法获得生命的解脱。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站内相关文章:佛光法师)(五明学佛网相关文章:佛光法师)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二十四讲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二十三讲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二十二讲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二十一讲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二十讲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十九讲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十八讲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十七讲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十六讲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十四讲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十三讲 

 佛光法师:解读《金刚经》第十二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