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净土法语

素食护生

佛教知识

在线共修

法师介绍

影音下载

世间百态

法宝流通

最近更新

学习中心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网络皈依

佛电视台

佛友商讯

种植福田

深入经藏

全部资料

电 子 书

居士文章

佛教下载

我要提问

佛教修练

佛教寺庙

学佛博客

菩提文海

热门文章

寺院活动

护持正法

佛教问答

幸福人生

消除业障

佛教新闻

学佛影院

佛教网摘

净土法门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户中心

热点专题

戒除邪淫

戒杀放生

学佛感应


首页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胡小林:如何对治习气


发布:广修万行 [文章 空间 留言]   日期:2012/5/11 20:33:00   收藏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护持正法

    对于我来讲,我觉得自己最得受用的就是学习了佛法之后,如何对治自己的习气。按照印光大师的教诲,“在凡夫地谁无烦恼”,烦恼我们每个人都有,我们面对烦恼的时候,很多同修在一起交流的时候,都觉得好像束手无策。真压不住,真想改,但是真是境界现前,“遇境逢缘”,印光大师说的,往往就控制不住,压不住。

    昨天跟钱先生在一起聊,他跟我说,他的体会就是烦恼特别不容易压住。压不住怎么办?就起了现行。说呀,做呀,想呀,都不对。完了以后到佛菩萨面前再去忏悔,忏悔完了以后,从佛的面前离开之后,回到生活当中又接着犯。觉悟的比较晚,犯的时候没觉悟出来,犯完之后觉得后悔,去忏悔。按印光大师说法是“先服毒药,再服良药。”我们能不能先不服毒药,上来就服良药,这样就没有一个过程。所以印光大师对这种做法,他是很了解这个情况。往往都是先服毒药,再服良药;先犯习气,然后再到佛菩萨面前去忏悔,忏悔完以后就再接着犯,接着犯以后继续忏悔。这就算不错,还能检讨自己,能意识到错误,到佛菩萨面前承认,忏悔。

    现在关键问题,我们要把这个忏悔往前提,“顿起觉照”。能不能在我们犯的时候,我们就立刻的顿伏。顿就是立刻的,快速的,伏住这个烦恼。这是我们修学功夫得力不得力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准。我们怎么才能够提高自己这种能力,在日常生活当中,在工作学习、处事待人接物当中,能提高这种能力,能够一犯这个烦恼就立刻引起警觉,加以制止,服住它,把这个烦恼转化成菩提。在这个方面,我有一些体会,最重要的就是我们从理上要明白,什么叫烦恼;第二个,我们从方法上,要采取一套从技术上能保证这个烦恼,怎么能够给它转化过来。从理上说,我觉得我们看完《印光大师文钞菁华录》之后,印光大师有这么一段开示,“倘平时识得我此身心,全属幻妄,求一我之实体实性,了不可得。既无有我,何有因境因人而生烦恼之事。此乃根本上最切要之解决方法也。”

    这就是我们说的般若,就是智慧,智慧的作用是起到觉照。这句话对我来讲,我很得这句话的受用。“倘”,就是如果;“平时”,就是日常,平常。“识得我此身心”,认识到我这个身心。“身”就是我这个色身,“心”就是我们的心理活动。心,心所这两个心理活动。“身心”,就是心经当中讲的色受想行识。色就是我们的身,受想行识就是我们的心。“倘平时识得”,就是认识到我此身心“全属幻妄”,五蕴皆空。“全属幻妄,求一我之实体实性,了不可得。”你想找到一个实实在在的胡小林,实实在在的我们自己,独立存在的,有体有性的。有体有性,体和性是区别于其他东西的一个本质的存在,要找这么一个东西,“了不可得”。“了”就是根本,全部不可得,得不到。“既无有我”,既然没有我,印光大师接着开示教导我们,既然没有我,“既无有我,何有因境因人”,“境”就是客观环境,“因人”,就是人事环境。“何有因境因人而生烦恼之事?”怎么就会有因为客观的环境变化和人事上的变化而生烦恼的事情呢?“何有”,“何”就是怎么,怎么会有因境因人而生烦恼之事。“此乃根本上最切要之解决方法”,这是最根本的解决方法。根本就没有你,根本就没有我这个我。既然没有我,谁是烦恼的主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这块土地,种子在哪发芽,这个粮食在哪长出来?根本就没有这个东西。

    大家经常跟我说,当遇到境界的时候,客观事情发生变化,遇到人缘的时候,“境缘”,“境”就讲到环境,“缘”就讲到人事,当出现这种情况时,你怎么就能想到“我此身心,全属幻妄”,真管用吗?我当时也是压不住,境界现前时。我认为没有我,为什么要烦恼,但是我确确实实在烦恼,我确确实实想不通,我确确实实在生气,我也确确实实在悲伤或者在难过。喜怒哀乐爱恶欲,这七情我确确实实有。但是佛说它是幻妄,没有这个东西。那么幻妄,我确确实实有这个感受,我有这种想法,我有这种情绪。那就是无始劫来养成的习气,遇境逢缘,就有了这种习气。这种习气,佛说它是假的,它是后天养成的。《三字经》上说“苟不教,性乃迁;性相近,习相远。”后天的习气把我们染成了这个样子。

    我不爱吃姜,结果我看不清楚那是姜,因为它腌的变了颜色了,切成一条一条,咱也不知道那是姜。拿公筷夹了两块,夹了两条放在盘子里头。这一咬,哟,这是姜,不习惯、不舒服、不愿意。这个时候就要提起觉照,你跟姜对立,你还有不喜欢的,你还有不舒服的,你还有不愿意接受的。“倘平时识得我此身心全属幻妄,求一我之实体实性,了不可得。既无有我,何有因境(境就是餐厅,境就是姜)因人而生烦恼之事”。怎么会有因为姜而引起烦恼,谁在生烦恼?没有我。马上就明白了,我一下子把姜放在嘴里头。就是一边想着祖师大德的教诲,一边就嘴里嚼这姜。“求一我之实体实性,了不可得”。既然没有胡小林,谁来讨厌这个姜?谁来不喜欢这个姜?不喜欢这个姜的主体在哪里?这是讲我空。法空,那姜也是空的。你想求一个实体实性的姜,姜也不可得。两边都不可得,我也不能得,主观没有,客观也没有,你说这不是冤枉吗?所以很欢喜吃这个姜,就觉得姜没有这么辣,觉得姜没有那么刺激。

    大家老是问,你是怎么修行,你的切实体会是什么?就是要小到这种程度,早饭吃个姜也要提起警觉。作为修净土的人来讲,我们吃到这个姜,不舒服、不好吃,我们应该怎么办?印光大师说,这个姜就是警策我们要去西方的动力,就是鞭策。你到了西方还会有这种现象吗?你还会要吃东西吗?福报不够。在这个世界上一顿饭不吃就饿得不行,可怜,这个日子苦。三苦八苦,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生老病死,色受想行识,不就这个吗?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七大,佛说的我们生活环境,我们没有一条不苦。苦怎么办?回向,回向给西方。我们把这苦变成回向西方,回向实际,这动力回向真如、回向给众生。苦,我好好念佛,我自利利他。我到了西方我作佛,我自己不苦了,我把这些有缘的众生也给度到西方来。

    多好的一块姜!多好的一顿早饭!这不就是一堂课吗?这不就是教育吗?就是要把佛菩萨的教诲落实在吃饭当中。这是吃饭,上厕所呢?一样。我们在公司,我们在写字楼里面,有一天去上厕所,上厕所完了以后,大便没冲,不知道谁在那里,可能是刚开始停水,大便就在池子里头。我一拉开这个门就要上,我这一上,一看这里边有大便,我就想换一个门,到隔壁那个卫生间。这个蹲的马桶不行,我到隔壁去不就行了,隔壁是不是干净?马上就回来。这不就是烦恼习气吗,遇境逢缘,不高兴、不舒服了、恶心、难受。马上就提醒自己,“何有因境因人而生烦恼之事”,这个大便没冲不就是个境,不就是个客观事实吗。“既无有我,何有因境因人而生烦恼之事”,马上想到这,没胡小林。没有胡小林,哪来一个讨厌大便池子里有大便这个主体?没有。

    印光大师告诉我们一个方法,所谓对治习气,他老人家说,就和兵守城一样。城郭,就是城池,这两个字用在一起就是讲的一个城。习气相当于城外边这些兵,他们要攻这个城,我们这些守军就要守住这个城。他说,我们守军,关键的问题在于主帅不昏不惰。白天一定要提高警觉,晚上也要提高警觉,昼夜二十四小时不放松。一旦敌人来犯,上下左右,前后都要包围住。要把它彻底地改变,彻底地消灭,这些烦恼要给它转过来,剿除干净,不留余地。你什么时候来,我什么时候派兵,把你给剿灭掉。你白天来,我白天出兵跟你对、跟你打;你晚上来,我晚上给你出兵打。一句话,昼夜六时不放松。对治烦恼,就如同守城一样。

首先是要警觉,第二个就是坚决地克服掉,不留余地,不留情面,不跟它妥协。印光大师说,习气出现,我们应该有什么感觉呢?我们有一万个敌人跟我一个人打,我就这么大的压力。一万个人打我一个人,那我一定得非常紧张,非常警觉,我们才能跟这一万个人对付。压力很大,诚惶诚恐,战兢惕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朝乾夕惕,乾惕在念。这个意思就是说,要怀着一种惊恐的心,戒惧的心,谨防的心。

    印光老和尚用一句比较古的话,“慎独知于衾影”, 慎独就是你自己在独处的时候一定要谨慎。你慎独不慎独谁知道啊!“衾”,上面一个今天的“今”,底下一个衣服的“衣”,这个“衾”字,就是床单的意思。“影”就是你自己身体的影子。“慎独知于衾影”,就是,你一定要有这种感觉,你的影子知道你。你的床单,你自己躺在床上睡觉,影子就是你站着走,有影子。你要把影子看成一个什么,监督你的对象。你举心动念,你不能对不起这个影子。你要害怕这个影子,它就像一个,你身体之外的一个人,在监督你、考察你、观察你。晚上睡觉,这个衾,这个床单,它知道你。我们如果能慎独能做到这种功夫,印光大师说,你差不多得道了。

    印光大师这句话是这么说的,他说“见先哲于羹墙”,“先哲”就是古圣先贤,“哲”就是贤人、哲人、圣贤人,“先”,过去的,那讲的就是孔子,“见尧于羹,见舜于墙”。因为他天天心存这个榜样,尧帝和舜帝。“念之久久”,久而久之的念,久而久之的念,最后“见尧于羹”,他喝汤就看到尧的影子。“见舜于墙”,他们家院子的墙,他一看,墙上好像是舜帝。孔子,我们说是儒家的创始人。你看,念之久久,他就产生了这种现象。

    所以,我们念佛为什么看不见阿弥陀佛呢?忆佛念佛,现前当来,一定见佛。孔子给我们做了证明。孔子他怎么能够在墙上看见舜帝,在汤里头能看见尧帝呢?就是了凡说的,“一心为善,正念现前”。除了尧帝和舜帝,他没有别的。按印光大师说,他慢慢慢慢就把自己的业识心,就是烦恼的心、污染的心,通过念尧帝、舜帝,淘洗成尧帝和舜帝。变成一个清净的心、干净的心。他跟尧帝和舜帝就起了感应,不是尧帝和舜帝离开了他,而是他心中的尧帝和舜帝现前了。“一切法由心想生。”

我们为什么见不到阿弥陀佛?我们为什么见不到佛菩萨?问题不出在我们心里头有没有阿弥陀佛,我们心里边有没有佛菩萨。有!一个都不少。为什么我们见不到?因为我们没有好好念,没有专心致志地念,按印光大师的话,没有励志念佛,专心致志,下定决心念佛。这是讲积极的,见先哲于羹墙。向好样子学习,先哲。释迦牟尼佛就是先哲,印光大师就是先哲,观世音菩萨就是先哲,我们要向他们学习。“慎独知于衾影”,这就是改过,防止过愆。孔子讲的,“三人之行,必有我师”。一个是好样子,就是尧和舜,一个是坏样子,我们不能向他学,那就是慎独所要对治的这些习气和烦恼。要当真,学佛一定要当真,一定要拿对治习气当回事。千万千万不要泛泛然、悠悠然,不要得过且过,一定要当真,实实在在地把对治习气变成我们生活的全部。

    我学佛这几年,自己的体会就是,自己的过程当中,有些时候进步得比较很快,有些时候阻碍比较多,进步得比较慢。其根本的原因,就是我们跟习气的关系。什么时候我们跟习气妥协了,迁就了,习气就把我们转了,又回到了凡夫地,博地凡夫。什么时候我们精神饱满,不放松,坚决跟习气不妥协,我们什么时候进步快。所以进步快不快,境界能不能提高,关键是看我们对待习气的态度。

    师父说来不及了,现在一切都要放下,好好念佛。

    印光大师在《文钞》当中说,“金不炼不纯,刀不磨不利”。金子,是要靠炼才炼纯的,才是纯金,否则那就是矿中金,金矿。金子在里边,那不是纯金,没用。我们每个人都是金矿。金子是好东西,佛性。在哪里?在烦恼当中,金矿。我们现在要把这金矿的矿渣都给它炼掉,把纯金提出来。“刀不磨不利”,这要告诉我们,我们的修行跟烦恼的关系,我们正是要借着这些矿渣,正是借着这些磨刀石,才能把金子提炼出来,才能把刀子磨快。

    你说我们都是念佛,我前一段跟大家汇报了,重新再向大家谈了印光大师十念法,念佛的方法的体会。我们说念佛,真是妄念太多,太难压伏它了,佛号不得力,压不住妄念,胡思乱想。我的体会是什么,印光大师说,随缘念佛。你在念佛堂念佛,你自己在办公室念佛,在飞机上念佛,那是没有事情发生,没人干扰你。你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有妄念出来,你挡不住它。而随缘念佛是在生活和工作当中发生真实的情况,真实的境界现前的时候,你能不能拿佛号压住它,不被境缘所转。如果说你能在境界当中,在真人真事当中,你都能把烦恼习气控制住,都能够控制住自己的烦恼,制伏自己的烦恼,你不信你试试,你再自己独处,在念佛的时候,妄念就会少得多。

    其实真正最好的念佛方法,印光大师说,“终日俗务纠缠,终日逍遥物外”,不受它的干扰。如果你在这些真刀真枪的俗务面前,譬如说论坛的短信,这种横逆现象,丢了四千台炉子这个订单,上卫生间这个脏,种牙的手术,这都是真事,这是念佛堂里发生不了的。这都是实实在在能给你带来感受的,带来财、带来疼痛、带来不顺心、带来嗔恨、带来刺激、带来委屈。这些真事,你在这境界当中,随这个缘来念这个佛,如果在境缘当中你的佛号得力,那我们可想而知,你回到念佛堂再念这佛号,肯定更得力!因为它是个理想的环境,比那个环境要好多了。那么恶劣的环境,大风大浪都过来了,风平浪静的西湖你还是问题吗?我们说,取法于上,得乎于中。我在最艰苦、最困难的条件下我都锻炼过来,我的习气我都能压得住。我在念佛堂这么好的环境,这么清静的环境,干扰这么少的情况下,我念佛还能不得力吗?

师父说从心里头放弃跟一切人事物的对立,吃西餐是事,穿西装是事,打电话订餐是事。这个时候是好机会,对治习气。我今天连这点儿麻烦都克服不住,连这点烦恼都压不住,生死关头去西方这么大的事儿,我行吗?荀子在《劝学篇》上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你这个千里以外的路怎么走过去?是一步一步走过去的。这一小步你既然都迈不开,去西方那个大路你能走得过去吗?“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印光大师说,“金不炼不纯,刀不磨不利”,这就是炼金磨刀的好时候,这就是去西方的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怎么去西方?就是这么才能去西方,时时刻刻不放松,提高警觉。

    如果今天吃甜点这点小麻烦你都克服不了,去西方极乐世界这生死关头的大麻烦你能控制住吗?控制不住!

    师父说,什么叫魔,什么叫佛?这个东西,能引起你的觉、正、净,比如说我们这个甜点,引起你的觉悟,引起你对佛法的认识,佛法提起来。没有烦恼叫净,这个甜点和这杯吃甜点的酒,就是佛,它在克服你的烦恼习气。如果这个甜点和这杯酒上来之后,你不高兴了,你跟它对立了,你不舒服了,你不顺心了,你不耐烦了,没别的,这个甜点和这杯酒就是魔,因为它引起了你的贪、瞋、痴、慢。所以你要想把这个甜点和这杯酒变成佛,你首先要觉悟,你成佛了,它就是佛,你引起了烦恼,它就是魔。佛在《无量寿经》上说,“圆满昔所愿,一切皆成佛”。我们净空老和尚师父上人说的,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难道说福岛核电站泄漏是好事?它是好事还是坏事,关键看你。一念觉,它就是好事;一念迷,它就是坏事。“圆满昔所愿,一切皆成佛”

有一天早上我就去了卫生间,卫生间停水了,特别脏,特别臭。一进去我就不喜欢,不高兴、不舒服、恶心,我们说,这个时候就是考验。你为什么会不高兴不舒服?你把假的当成了真的,它就是假的。为什么是假的?因为它引起了你的幻妄,引起了你的烦恼,而烦恼是假的。这就是念佛功夫不得力,面对卫生间脏这个境,你进去以后,能不能在这种脏臭的情况下,你能够不被境界所转。你能够跟这些环境没有对立吗?你能够处之泰然吗?如果你能够的话,尽管这是很难。你能不能接受?确确实实很难。

    所以我们要从早到晚,我的口号是,在每分钟当中,我们都会有烦恼,都会有执着,都会落在妄想分别当中。就像《地藏经》上说的,“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一分钟时间都长,一念一念。我们十念法其实念完以后,就是要保证我们有一颗敏感的心,时常提起觉照。妄念即使发出来,也能够顿时地伏住它,立刻就把它伏住,这是十念法功夫得力。顿发没有问题,不怕念起,就怕觉迟,顿发亦能顿伏,也能把它顿时的伏住,立刻的伏住。

    印光大师说,人在凡夫之地,谁能没有烦恼。我们大家都有烦恼。有烦恼不是问题,我们不要抱怨我们自己有烦恼,我们不要自责我们自己有烦恼。要抱着一种亲近烦恼,与烦恼和平相处,在烦恼当中见菩提,这样一种正常的心态。关键的问题是,出现了烦恼之后,我们要立刻把它转过来。最上的、最好的、最重要的方法,印光大师说,就是我在这次汇报当中经常跟大家说的,“倘平时识得我此身心全属幻妄,求一我之实体实性,了不可得。既无有我,何有因境因人而生烦恼之事,此乃根本上最切要之解决方法也。”这是根本上,最重要、最关键、最有效的解决方法。我们一定要记住印光老和尚给我们说的这个方法。就是说,我们的身心全是幻妄的,没有一个真实的我是存在的。既然没有我,哪里还会有因为环境、因为人事这些问题而生烦恼的事情。这是最重要、最根本,也是最直接的解决方法。

    我在这里反复地跟大家分享印光大师这段开示,就是希望大家能够按照这个要求来鞭策自己。我自己本人是非常得这句开示的受用。每当我遇到,诸如像卫生间不干净、有味道,上班的路上堵车,妈妈来到公司打断我念佛、拜佛,或者公司出现了业务上的不顺心的事情,不能按照我的意思办,产生了阻碍的时候,就想到,“求一我之实体实性,了不可得”。既然没有胡小林,何有因为境、因为人而生烦恼之事。印光大师说,这是最上的、最好的息灭烦恼的方法,就是真的是没有我。你把我当成真的,这个我就是假的。要提高到这个看法上来。

   我们就要抱着这么一个态度,能念清楚一个字就念清楚一个字,能念清楚一句就念清楚一句,积少成多。我们就是要有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见缝插针的态度。你不要老想着,我得有整段时间。因为我们,说实话,在我们临终的时候,我们确确实实,有时候不知道是在什么情况下走的。我们有可能是在水灾当中,我们也有可能在医院,也有可能在无意之中,比如地震、泥石流、车祸或者房子倒塌,等等这种情况。这个时候,我们就是最后一念非常重要。

    我们一定要在平常练就佛号不离心间,佛号不离嘴,佛号不离耳朵,这个功夫。我们就能保证,无论什么样意外的情况发生,我们最后这一念是佛号,最后这一念是阿弥陀佛,我们就能走。我们每个人不能保证,我们在走的时候有个特别安心的环境,特别安静的环境,长达二十四小时、四十八小时,短甚至二十分钟、半个小时,我们可能连这种环境都得不到。真的,因为这是大福报。最后我们在念佛堂,很多同修助念,二十四小时、四十八小时,有人给我们开示,我们还能看到佛像,还能闻到香,还能听到念佛机念佛的声音,很多助念的有利条件,并不一定。最后阿弥陀佛顺顺利利的把你接走。我们不一定有这种福报。

    所以我们要随时做好准备,做好走的准备。这就是印光大师说的,把一个“死”字挂在额颅上,额头上。这个“死”字好,提醒我们,人命无常,可不能掉以轻心。印光大师说,如果念佛的人,常常把这个“死”字贴在头上,生死心切,发菩提心念佛,这是最好的方法。不得力也得力了,不专心也专心了,不着急也着急了。如果我们真的在心里头有一个随时面对死亡,一想到生死这件大事就努力念佛,励志念佛,他说这是最好的方法,最得力的方法。印光大师说,如果我们有了这种生死心,我们念佛,“如药加硫”,就和火药加上硫磺变成炸药一样,力量就完全不一样了。“如器受电”,就和电器通了电一样,你看这电冰箱它没电,什么也干不了,你突然把电通上电冰箱,电冰箱轰一下就启动,就能有凉,暖气就热,灯就亮了。“如器受电,如药加硫。”所以,我们一定要长存一个生死无常的观念。我这一口气不来,可就完了。所以我们在平时要做好准备,要养成念佛的习惯,无论什么事情发生,我们这句佛号都不间断。

    能做到吗?“初则勉力息妄”,刚开始的时候确确实实难,一会就掉,一会就掉。“久则无妄可得”,时间一长就养成习惯了,佛号二十四小时,行住坐卧都萦绕在心间。我们就要想到,我们平常念佛,就是要准备意外情况。比如我们上楼梯,比如我们上厕所,一定要把佛号融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这样的话,当你走的时候,不管什么样的场合,不管什么样的情况发生,你都能够提起佛号,都不断了你跟阿弥陀佛的这份联系。

    如果我们养成一个习惯,我必须得坐着,或者我必须得站着念,坐着念,或者我必须八点半到九点半念,那你走的时候,可不一定有这样一种完整的时间和这样一种生活念佛的习惯。你有可能坐在那吃饭就走了,一气不来就走了,也有可能你哈哈一笑,心血管就崩了,那个时候,你能不能保证你的佛号不间断?这不是意外,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我们每个人不可能都有那么大的福报,就是说,能正常的走。寿终正寝,这种福报可不是小福报。我们很多人都是突然走的。

    所以你要养成习惯,我们忙里偷闲的念佛。我就这一秒钟偷一句,我有两秒钟我就念两句,只要有时间我就念。不要再把时间花在打电话、扯闲天、看电视、聊天、生气…… 这些东西都是幻妄的,都不是真的。印光大师说,这个世界上什么是真的?只有阿弥陀佛能作为恃怙,“恃怙”这个词就是依靠,剩下在这个世界上,你谁都靠不住。一个竖心旁一个寺院的“寺”,恃;一个竖心旁一个古巴的“古”,恃怙。你只能指望阿弥陀佛。你说我指望净空老法师行吗?不行,给你这么说。他解决不了你去西方的问题,你去西方,他不能把你接到那去。你说我靠着师父,我走的时候你把我送到西方,不行。

    这是靠我们跟阿弥陀佛感应道交。因为阿弥陀佛在成佛之前,他在因地当中曾经发了四十八个愿。他的愿力,跟我们愿意去西方这个愿力,他的愿力有愿力的道,我们去西方,发这个愿意去西方的愿,也有愿的道,这两个道要交在一起,叫感应。感,就是我们愿意去西方这个愿;应,就是阿弥陀佛在因地当中发的四十八愿这个应。众生在临走的时候,只要最后一念念我,我就把他接来,这是一愿。感和应这两个都有道,这个道交在一起,感应道交,他就把你接走了。所以我们每天都挂在嘴边,感应道交。感应道交什么意思?就是感有感的道,应有应的道。你光有感的道,你没有应的道,你也去不了。你光有应的道,你自己不感,那也不行。所以,一定要知道这个,感应道交。

    我们现在只能依靠阿弥陀佛,最后的希望,这个世界是没有希望的。你再健康、再聪明、再发达、再漂亮、再有才,古大德说,“聪明不能敌业,富贵岂免轮回”。你聪明,聪明能敌得过业力吗?敌不过业力。我们要知道这个,我们还能耍聪明吗,还能因为我们聪明而傲慢吗?再聪明,聪明你抵不过你的业力。该怎么轮回怎么轮回,该怎么走怎么走。聪明不能敌业,什么能敌业?阿弥陀佛这句佛号。印光大师说,这句阿弥陀佛佛号起到四个作用,业消、智朗、障尽、福崇。业消了,聪明不能敌业,佛号能把业给消了,业消;智朗,明朗,你的智慧出现了,就像太阳一样,乌云拨开,明朗了,太阳出现了,业消智朗。障尽,业障消掉了,尽就是没了。福崇,福气增长起来了。你有了福,你才能好好走。

    好好走可是福来的。我希望好好走,我希望有人给我助念,我希望我走的时候安安静静,不在意外当中走。那你得问自己,你有这个福吗?我没有这个福怎么办?念佛。业消智朗,障尽福崇,就在这一句佛号当中。所以阿弥陀佛是我们唯一能指望的,而阿弥陀佛今天就变成这句佛号,所以佛号的功德不可思议,名号功德不可思议,就在这。所有的负面全去掉,所有积极的东西都给你增长起来。智朗、福崇,所有消极的,业消、障尽。业消智朗,障尽福崇。所以我们一定要养成一个念佛的好习惯。

师父在跟我们讲的时候,聊天的时候说,黄念老走的时候就是在医院走的。黄念祖老居士是大修行人,我们今天看他的《大经解》,那不是闹着玩的。黄念老在火化之后也有舍利,我们看了照片,也有舍利。他老人家是在医院走的,好像是骨头摔折了。你到了医院,你不就得听医院的吗?你不能说,到了医院打针不让打,人家医生采取医疗措施,你不让人采取?那你就作不了主了。你要想作主你在家作主,你到这来得听大夫的,听医院的。人家医院有治疗的规章,有医疗的程序,人家有规范。所以你在医院走的时候,你就不能避免大夫给你采取治疗措施。他老人家是骨头断了,那肯定得有一些治疗,是不是?最后他老人家是在病床上走的,不是在家里的床上走的。

很多的祖师大德,我们看《印光大师文钞》当中,包括玄奘大师,走的时候都是有病,都是在病当中走的,做这个示现。其实他们在哪都能走,他们为什么选择在病当中?这对我们众生有利,教育我们。我这么大的修行人,修了这么大的福报,我走都是在这种条件下走的,你能够不着急吗?你能够不提起警觉吗?如果我们老看这些祖师大德,都是安安静静稳稳当当走,我觉得好像我们也能这么走,不一定。

    问题是在临终的时候,你能不能保证这个愿不丢?如果你不能保证,你这个愿在平常的时候时有时无,那就是会有很大的麻烦。顺利的时候我能念佛,逆境的时候我念不了佛。而十念法的目的在哪里?就在于让你这个愿不丢掉,让你不被其他东西干扰。即便是有干扰的时候,你的佛号也不断。

很多人说,有了十念法之后,“行了,我有保证了,只要我有十念法我就能去西方”。不是的,十念法是让你功夫得力,得力在哪里?是让你去西方极乐世界的愿不丢,不被别的东西所干扰,以至于最后在临终的时候,丧失了这个愿望。所以十念法的重要在于,技术上保证了你在临终的时候这个愿望不丢。佛说,乃至十念,就是说,哪怕你少到十念,在这十声佛号这段时间当中,你如果能做到你的愿望不丢掉,阿弥陀佛不从你的心愿当中丢掉,阿弥陀佛就有时间操作,把你接走。所以我们能不能去西方,关键是看我们有没有这个愿,而这个愿在临终的一刹那不丢掉,这个是关键的关键。

    像我,我就经常提醒我,都这个岁数了,我还能活多少年?时间不多了,我一定得好好念佛。我这一口气不来,喘不上气来,按照印光大师说,“定随宿生今世之最重恶业”,“定随”,一定会随着;“宿生”,过去生;“今世”,今天这一辈子。一口气不来,“定随宿生今世之最重恶业,堕三途恶道,百千万劫永无出期”。有了这种警觉,有了这种畏惧,印光大师说,这叫生死心切。生死心切就是怕死。对,是,怕死好,怕死你才好好念佛,因为你知道死了之后会去哪。

    我们为什么不觉得地狱苦?一谈到地狱我们依然还挺轻松,泛泛然。因为,印光大师说,我们的心力,心的力量太小,想像不到地狱有多苦,找不到地狱苦那种感觉。就是我们的思想力量弱,我们的想像力不够。我们会问,为什么我们看到火灾看到水灾,就会不知不觉的悚然?悚目惊心,悚然,一个竖心旁一个结束的束,就是害怕。因为你见到了水灾火灾、仙台地震、海啸,你害怕。而印光大师说,地狱这个苦,可比我们在这个地球上,无论多大的灾难,不知道要重多少百千万亿倍。印光大师说,我们看到火灾,看到水灾就紧张,就害怕,就恐惧,但是我们说到地狱就不害怕。那就是因为我们有障碍,印光大师说。地狱这么苦,你都不知道害怕,而世界上这点疾病、灾难你都知道害怕,这是什么?这是障碍。

    所以,我们要把我们跟地狱之间的隔阂,我们对生死心不切的这些障碍,要统统打掉。能不能打掉?“初则勉力息妄”,刚开始的时候确确实实难,怎么也考虑不到地狱苦,怎么也没有生死心切。“久则无妄可得”,时间长了,自然而然就出来了,业障消了。所以慢慢的,你就有了生死心切,慢慢的,你就知道地狱苦,你的菩提心就发出来了。这个就是我们《无量寿经》上说的,“发菩提心,一向专念”。

    我们好好念佛,不给自己退身步,印光大师说,包括我们净空老和尚说,为什么念佛不能成就?苟且,得过且过,泛泛然,悠悠然。早着呢,我什么时候死谁知道?死了真去地狱吗?说是这么说,你要说没有地狱,咱们学佛的人也不能这么说,这不是不听话吗。心里真不拿这当回事,苟且。电话一个都不能少打,废话一句都不能少说,是非一件事都不能不关心,只有这个佛号放在最后的最后,最后的最后,什么事都办完了,实在没事干了,想起念佛来了。这哪行?你就这么打发阿弥陀佛,他能接你吗?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您都办完了,实在没事干了,闲着也是闲着,念念佛。您把阿弥陀佛放到老末,阿弥陀佛可就把你放到老末了。您把贪瞋痴放到第一位,那地狱就是第一位,西方就是最后一位。有这个因,就有这个果。你在意先生,先生在意你,人同此心,情同此理。阿弥陀佛也一样,你把阿弥陀佛放在最后一位,你把地狱放在第一位,那你最后就是去地狱。最强的业力,你跟着走。走的时候,你造的哪个业的业力强,你跟着哪个业力走。你瞋的业力强,你就去地狱。你贪的业力强,你就去畜生。你愚痴的业力强,你就去鬼道。

    强业先牵,如果阿弥陀佛这句佛号,这也是业,这个业强,那你牵就牵到西方了,更何况我们还仗佛的力量。他在因地发了四十八愿,我昨天向大家汇报,我查丁福保老先生的词典,“感应道交”是什么意思?非常形象,感有感的道路,应有应的道路,交在一起。阿弥陀佛发了四十八愿,这是应道,应道建立起来了。你的感道呢?你的感道也得有,你的感道跟他的应道才能交在一起,感应道交,道是道路。阿弥陀佛不是不慈悲,人家的感道可是成就了,“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若有众生临终的时候,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感的康庄大道早就铺好了,十劫了,你应吗?应的道铺好了,你得感。你感得时候老感地狱,咱们老感恶道。你这就是不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你跟西方极乐世界应的道交不在一起。

    所以,印光大师在《文钞》当中说,当我们一起心动念,当我们一搞贪瞋痴,比如说,贪爱、瞋恚、赌气、傲慢的时候,我们就要想,我念佛之人,我们这些要去西方的人,怎么能够有这种念头?老和尚说了,你还想不想去西方?你是真想去还是假想去?你说我真信,真信不是这个样子的。你说我真愿,真愿更不是这个样子的。所以,我们很多同修,你要说他不信不愿,他还不高兴。包括我在内,你说我不信不愿,我不高兴。你信和愿,深信切愿是什么样子?还有贪瞋痴吗?你还有贪瞋痴,你真信吗,真愿吗?你不想去!想去,就不能有贪瞋痴。我们怎么考察我们的深信切愿,能不能去西方,决定在于信愿之有无,往生之后的品位在持佛名号功夫深浅。能不能去西方在于信愿,我们怎么知道我们的信愿成不成?你就看你在日常生活当中,还会不会起心动念。

    我们不念佛,不是说不念这四个字,不是不出这四个字的声音,是你不愿意跟阿弥陀佛联系。举手可得,你感他就应,你念他就来,你听他就进去,你心里想他就在心里产生。你懒汉,咱们懒,咱们苟且。他就在这,就在门外边,你不开门。所以,这么好的因缘,这么好的条件,印光大师说,“坐失良机”。什么时候再…… 人身难得,中国难生,佛法难闻,闻净土法门更难,印光大师说这四难,难上加难,难上加难,难上加难,难上加难。世尊说,我手土多?大地土多?得人身者如我手中之土,堕三途者如大地之土。

    有烦恼,印光大师说,不怕,“在凡夫地谁无烦恼”,关键是烦恼起来之后要伏住。怎么伏烦恼?印光大师说,你要有一颗敏感的心,这个敏感的心就是通过我们念佛造就出来的。敏感,一有烦恼马上就能发现。顿现、顿伏,不怕念起,就怕觉迟。

    我们念佛就是要保证这个清净心,大部分时间要停留在佛号上。稍微有点杂音,稍微有一个杂念不是阿弥陀佛了,我们立刻就提高警觉。老和尚说,这一个念头把所有的念头都打掉,不给其它妄念提供机会和时间,久而久之,你就不习惯于妄念了,为什么狗的鼻子灵?它老用。如果我们老在妄想、分别、执著当中,那妄想、分别、执著,我们特别习惯。如果我们老念阿弥陀佛,我们就特别习惯阿弥陀佛。当有一个不是阿弥陀佛的杂念进来的时候,我们就立刻能提起觉照,心就越来越敏感,越来越灵,越来越纤细,能力越来越强。

    所以我们一定要从现在开始,要好好念佛。因为理,老和尚、黄念祖老居士,都讲得很清楚了,我们现在就差事上落实。看光盘的人多,要书的人多,到这地方,香港佛陀教育协会,来看老和尚的人多,去道场的人多,亲近出家师父的人多,拿这么宝贵的时间来干这些事,叫人情佛事。真的有几个人认认真真拿这么宝贵的生命,活一分钟是一分钟,活一天就离死近一天,大难临头,生死是谁都过不去的一件事情,他不当真,提不起警觉。所以,印光老和尚说,“死”字好得很,应该挂在额颅上,挂在脑袋上,什么意思?提醒自己这个东西快来了,这一来,不是我们怕死,是因为我们怕地狱,因为一死就去那个地方了,再什么时候投胎当人,再闻佛法,再能去西方,那就了无出期。“了”就是根本的意思,全的意思,根本就没有时间,百千万亿劫。

资料恭摘:胡小林《学佛的体会》

 

声明:本站为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互动式网站,文章、图片和视频均为网友上传,如有发现我们文章、图片或视频侵权,请通过邮件xuhua@xuefo.net与我们取得联络,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立即删除。



下载DOC文档     在学佛网发布文章    编辑或删除    微信分享

本文评论合计条,点击查看 或发表评论            点击一边查看文章正文内容一边评论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全部:胡小林       习气)  

 呷绒多吉上师:能够认识到你的烦恼、等流习气、毛病等,就叫 

 妙祥法师:错过了菩萨 被妄想所骗,被烦恼所骗,被习气所转 

 黄柏霖:习气难改,执着难放 

 对治习气,持戒为第一 

 悟婧:忏悔贪嗔痴慢、杀盗淫妄的习气 

 嘎玛仁波切:罪障是总称,可分为业障、烦恼障、所知障和习气 

 索达吉堪布:这些艺人造的业实在可怕!在千千万万人的心中熏 

 胡小林:师父是给我们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随缘念佛的典范 

 胡小林:福自己求,从哪儿求? 

 胡小林:修行,从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开始做起! 

 胡小林:“改过”有三种境界、三种方法 

 胡小林:随缘方便念佛养神又舒服 

点击查看本站五明频道类似内容:胡小林       习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