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净土法语

素食护生

佛教知识

在线共修

法师介绍

影音下载

世间百态

法宝流通

最近更新

学习中心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网络皈依

佛电视台

佛友商讯

种植福田

深入经藏

全部资料

电 子 书

居士文章

佛教下载

我要提问

佛教修练

佛教寺庙

学佛博客

菩提文海

热门文章

寺院活动

护持正法

佛教问答

幸福人生

消除业障

佛教新闻

学佛影院

佛教网摘

净土法门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户中心

热点专题

戒除邪淫

戒杀放生

学佛感应


首页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胡小林老师:学习妄尽还源观的心得分享(第一集)


发布:果梵 [文章 空间 留言]   日期:2011/1/24 12:51:00   收藏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护持正法

学习妄尽还源观的心得分享  胡小林老师主讲  (第一集)  2010/4/3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档名:56-026-0001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下午好!今天在这里非常高兴,能够跟大家在一起共同学习,向大家汇报自己最近这一段的修学体会,希望能够供养大家。自己这三个月来,跟著老和尚第二次讲的《修华严奥旨妄尽还源观》有些体会。这篇文章不是很好读懂,我是硬著头皮看的,原来也不是很明白,老和尚讲第一遍的时候,盘我全看了,好像四十多集,第二遍启请老和尚讲的时候是一百零八集,二百一十六个小时,是今年年初看的。看的时候我就发现,好多意思是我心中的意思,并不是老和尚的意思,也不是贤首国师的意思,是我自己心中的佛教概念,拿出来听老和尚讲经,看贤首国师的这些文章。后来我觉得特别风马牛不相及,很多概念是模糊的,是囫囵吞枣的,是用我们自己的意思来揣度一千四百年前的贤首国师,来揣度净空老和尚他心目中的意思。这样我觉得差别很大,很模糊,真是得不到法喜,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譬如说,「大智照真」,而不住生死。「大悲救物」,而不住涅盘。当时我无意之中,我就看了看大悲救物而不住涅盘,你看这一句话里头有多少个概念?第一是悲,而且是大悲;救物,这个物当什么讲?而不住涅盘,这个住当什么讲?涅盘当什么讲?这几个意思我没有一个意思是明白的。

  后来,手边正好有丁福保老人家编的《佛学大辞典》,我就翻开「悲」这个字,我才突然发现,佛经和祖师他们心中这个悲跟胡小林这个悲就完全不是一回事。甚至换句话说,我心里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悲,我觉得悲可能就是难过,或者是可怜,或者是不容易。什么是悲,模模糊糊的,自己也不清楚。《孟子》有句话,「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自己还稀里糊涂的,你怎么能够学懂别人清楚的东西。所以我通过这一个丁福保先生关於悲的解释,他老人家是这么说的,「悲,悲者,恻怆而救济也」。这个恻怆又是古字,我也不太清楚,就翻开了《汉语大词典》,查「恻怆」这两个字,查了恻怆这两个字,发现恻怆是哀伤的意思,从感情上有哀伤的感受,而救赎就是要救他。所以丁福保先生说,悲这一个字实际上是包括了两个概念,第一个,从感情上你要感同身受;第二个,力所能及你要救助他们。佛菩萨心中这个悲跟经教当中这个悲,实际上是由这两部分组成的。

  我就觉得特别惭愧,而且觉得也很欣慰,终於找到了一条道路,应该把这些基本概念全弄清楚之后,我们这是第一步。你说我们连字的概念都不清楚,我们能够深解如来真实义?我觉得没有第一步,绝对没有第二步。所以我也很欣慰,通过这一点就看到了,要把概念弄清楚。老和尚跟我讲,这叫破字,破就是了解、掌握这个字的意思。他说这个就像盖房子的砖头一样,你首先要把砖头弄清楚,你不能光在水泥墙外边看到这是一堵墙,实际上墙里边是由砖头、钢筋、水泥砌成的。而我们现在读经往往不得利益,就是因为我们对这些东西太心浮气躁,坐不下来,不能够查这些工具书,不能够把它们真实的意思自己掌握住。所以每一次念经念得都很疲劳,不知道它里面的义趣是什么意思。自己是以稀里糊涂的一种状态来读人家清清楚楚的东西。现在的经教,都是一千几百年前的人写的,他们当时的生活习惯、他们的用词,跟我们今天差得很多。我们今天没有办法,我们必须把时针往倒拨,我们必须回到一千四百年以前,我们用他们的语言、用他们的概念来看他们的文章。这个时候我们才能明白,他们真正要说的是什么意思。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用清净心来读他们的东西,我们就会有悟处。

  我大概学了三个月的《修华严奥旨妄尽还源观》,今天我把这本书带来了,我也给老和尚看了,大概这本书一共是二十三页,我查了一千多个概念。这一千多个概念,都是我以前不知道,但是成天挂在嘴边上的。所以觉得也很欣慰,终於找到了这么一个方法。在游历於经教的过程当中,在字典、词典和原文的过程当中,自己觉得非常法喜充满,而且愈学习、愈查字典、愈查词典,就愈对佛菩萨那种恭敬心、谦卑心、自愧不如就全都生起来了,要不然自己觉得自己还不错。

  所以我今天来到这是想跟大家说,我们现在人,我主要是讲我,想急功近利,想很快的学成,想有所成绩,恨不得一天就有很大的进步。实际上孔子老人家说的「信而好古,述而不作」,我们还是应该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譬如说你读《无量寿经》,你就把《无量寿经》所有的概念给整清楚,所有不懂的词全整明白,认认真真的做上笔记,给它摘录下来。而且要把这个字典页数的号码也给它标上,下次你再看到这个字不明白的时候,你就知道你是在哪本字典的多少页看到了这个问题,你可以迅速的翻到这。如果短一点的就给它记下来,如果不短的,你把页数要记住,这样的话,凡是看到这个的时候,一旦忘了,你就翻开这一段,看看这个概念是什么概念。我自己的体会,大概总有个五、六次,你对这个概念清楚了。

  譬如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修华严奥旨妄尽还源观》,在第一篇讲「自性清净圆明体」的时候,他说「一法之所印,言一法者所谓一心也,是心即摄一切世间出世间法,即是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一法,一就是一个概念,法又是个概念,界又是个概念,一法界这三个字就是三个概念。大总相,总相又是一个概念,法门又是个概念,体又是个概念,加起来这一句话实际上十个概念。我们不把这些基本概念弄清楚,我们想了解贤首国师在这句话关於一心的描述,想捕捉到那是不可能的,那是你的想法,那是错误的想法。我们经常挂在嘴边上,「尽虚空遍法界」,我们真的明白什么是佛菩萨心目中的虚空吗?我们真的明白佛菩萨心目中的法界吗?未必。你不明白,你用你不明白的心思和智慧,来揣摩佛菩萨他们心目中的这些概念,那肯定不能契入。

  所以我这三个月,每天基本上就看十几个小时,从早晨八点钟一直看到晚上八点,有些时候看得连吃饭、上厕所都忘了,非常喜悦,而且确确实实看完之后,对佛菩萨、对祖师大德是特别由衷的敬佩。我今天把我读的这本书带来了,做的笔记也在这,希望跟大家交流,我们一定要沉静下来。

  今天来之前,胡居士要我给大家能不能谈一谈一个分标题,叫做「我们为什么要发露忏悔」。老和尚说,我可以结合《修华严奥旨》慢慢的谈一谈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所以可能讲得也比较乱。首先,我们讲为什么要发露忏悔?什么叫发露?我们可以查词典,这两个字是一个词,发露的意思就是要揭露、显现;忏悔的意思,忏就是陈述出来,悔就是后不再造,是这么个意思。我们如何发露忏悔?其实我的体会是说,我们日常生活和工作当中所遇到的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都是在发我们的露,都是在帮助我们发露。我今天查丁福保先生的《佛学大辞典》,关於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当中,积极的说是十大愿王礼敬诸佛、称赞如来、广修供养,其实它的负面呢?你对如来、对诸佛不恭敬,你并不称赞如来,你并没有想著要广修供养。所以我们祖师大德是把这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分成五悔,五种忏悔。譬如说随喜功德,悔的是什么?悔的是傲慢,悔的是嫉妒。所以我们在杯子盖的这面看叫做随喜功德,在杯子盖的另外一面看,就是要杜绝你的嫉妒心。佛菩萨说的是积极的方面,说你要随喜功德,实际上它内涵意思是什么?如来真实义是什么?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人容易有嫉妒心,不容易随喜别人。所以佛经要反著读。

  他把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分成五悔,没有一条不是在让你忏悔,没有一条不是在提醒你要发露。譬如说,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当中,第四大愿王叫忏除业障,这是你自己,这是狭义的,我自己要忏除业障。实际上他说的常随佛学什么意思?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人不愿意学习,对经教不亲和,放著圣贤人的教育我们不学。所以他提醒我们要常随佛学,我们通过学习《修华严奥旨妄尽还源观》知道,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所有在佛法当中,没有一法不是圆融的。我们看到佛经当中所有的教训,实际上都是在发我们的露,提醒我们有没有这个问题,你应该注意这个情况,然后通过这个情况反观照自己,我要修正过来,我要改正过来。

  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我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还给几个朋友举例子。我说我父亲眼睛不好,他的右眼,一个指头,这么近,大夫在他面前晃这个指头,他都看不见,两个指头他也看不见。他的左眼,好像是能看到一点点,一个、两个、三个,得这么近,检查视力外边贴的那个E字根本看不见。我在生活当中,看见我爸爸眼睛不好这件事情,对我有发露作用吗?能揭露我什么东西?能把我身上什么问题显现出来?然后我才能忏悔。不显现出来我怎么能忏悔?我哪知道我做错什么了?《了凡四训》上说福自己求。有福的儿子,爸爸眼睛能不好吗?说胡小林你真有福,你看你爸爸妈妈耳聪目明,这么大岁数了,眼睛也不花,耳朵也不聋,我有福;你胡小林今天没福,你爸眼睛看不见。

  我平常怎么给自己解释?岁数大了,都这样。这个露没发出来,你没觉悟,你爸爸眼睛好不了。按照《华严经》的境界,你阿赖耶识里有这个种子,挑动你的自性,演出来你爸爸这一幅眼睛不好的画面,干嘛的?没有一个真实你爸爸的存在。「五蕴无主名曰寂泊」,「观人寂泊绝欲止」。那是来度你的,那是来给你提醒的,那是来帮你发露的,告诉你小子没福,你做为他的儿子,你爸爸眼睛这么不好,你的福到哪去了?你还在干什么?你福不够。你希望不希望你爸爸眼睛好?希望。为什么不好?「德未修而感未至也」。《了凡四训》上说的,你德行没修到那分上,你的感化没到那分上,谁的问题?咱们的问题。所以爸爸眼睛不好这件事情对我们就是发露。净空老人家老说你会学么?菩萨学处、菩萨学处。我们一般都是埋怨岁数大了,都这样,老化了,可能文化大革命当中,造反派把他眼睛给打了,年轻的时候受过伤,所以现在眼睛不好了。你完了,你这露没发出来,你没有发出来这露,你根本就谈不到忏悔。

  所以发露是因,忏悔是果,关键在於我们能不能把我们日常生活当中所碰到的人事物,把它变成发露的机会,这是很重要的。哪些事情对我来讲是发露?哪些事情对我来讲不是发露?对不起,没有一件事情、没有一个人、没有一分钟不是在对你发露,「一心忏悔,昼夜不懈」,《了凡四训》上说的。哪来那么多忏悔?从我早上一睁眼一直到晚上睡觉,都在帮助我发露吗?Yes,都在帮助你发露。路上堵车,看见对面来的车被一辆车堵住了,车子坏了,三条线变成两条线,你上班的路上看到了对面,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就是前天的事情,我还挺庆幸我这条路没堵,那边真倒楣,八点钟上班,上不了班了吧!我真有福。你看念佛真不错,你看学习有成就,我这条路就不堵,你看吉人自有天相。错了,你这个露没发出来,不仅没发出来,你还造恶,你还幸灾乐祸。

  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这辆车子坏了,它障碍了别人,给别人制造了麻烦,给别人制造麻烦这个片子演在你眼前,揭示出来这么一件现象,给你演出来这么一段电视剧,你看了以后有觉悟吗?有觉悟你就应该想,我是不是在工作当中也给别人设置过障碍?也给别人添过麻烦?也曾经把三条道变成两条道?如果你作如是观,你觉悟了,这个车子没白坏。它就是佛菩萨示现,它就是佛菩萨来到你的眼前,告诉你,你小子心里有这个问题,你生活当中存在这个问题,要不然你看不见它。所以,我们通过这件事情,我们觉悟了,我们看到了这件事情,我们改变了习气,我们把自己的错误,它教给我们这个问题,我们仔细的品味,把它找出来,并且在工作当中改变,下次您真的就看不见它了。

  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我们学习完《华严奥旨》我们明白,我们眼前所现的境界,都是我们叫的业相。业相就是动,这一动就出现转相,就是想见、想看,然后就出现境界相,你真就看到了。我们眼前的世界这三细相是这么形成的,随之而来有六粗,最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世界。这个业相、这个动,我们叫种子,业习种子它在动。它不动,你看不见堵车,你看不见你爸爸眼睛不好,你今天看见了,那就说明你有这个动,有这个动就是起现行。它活著这种子,这是个什么种子?恶的种子、染的种子、不净的种子、不善的种子,变现出现在这种不善的境界,让你看到不顺心、不美好、不干净,这能埋怨谁?我不想看到这个,不想看到你得改样子、你得忏悔、你得认识到这个问题,你心到病就除了。

  所以,我们香港很多朋友跟我说,为什么要忏悔?忏悔的功德在哪里?忏悔的功德就在於,我们通过我们日常生活当中的从早到晚,意识到我们身上存在的问题,我们加以改正。换句话说,我们想看到西方极乐世界的好菩萨,我们想接触到西方极乐世界的胜景,没有交通堵塞,也没有眼睛的坏。为什么看不到?对不起,西方极乐世界那个药治不了你现在这个病。你现在得的是感冒,糖尿病那个药治不了你,还就得是这个事情,一点不多、一点不少来到你眼前,帮助你觉悟。你今天不觉悟,下次它还来,你什么时候觉悟了,什么时候它就消失。

  所以我们修忏悔,修发露忏悔,并不是一种狭义的我们要说出来,甭管分什么场合我们都要讲出来,然后就能提高自己的修学境界。发露有能发和所发,谁在发露?谁在给谁发露?谁在接受这个发露?我们说有声闻和缘觉,声闻就是听老和尚讲经我们觉悟了,声闻;通过学习、通过看书,字就是语言的真实记录,我们觉悟了,我们叫声闻。缘觉,就和我们坐车一样,看到堵车了,通过这个缘我们觉悟了,通过爸爸眼睛不好我们觉悟了,也行。没别的,声闻也罢、缘觉也罢,都是你发露的方式。你是怎么发现自己的问题?你是听经教,那你叫声闻,知识分子;我是通过爸爸眼睛不好我觉悟的,那你就是通过这个缘分你觉悟了。其实我们真正抱著一种正确的心态,我们看经,实际上都是在帮助我们发露。我们为什么要发露忏悔?发露忏悔是接受这个发露,发现自己身上的问题,把它改正过来。把它改正过来以后那就叫修行,修行完了以后你心愈来愈清净、境界愈来愈高,最后慢慢的你就契入佛菩萨的境界。

  所以我们说真的不是一个忏悔法门,而这个法门跟别的法门,好像念佛法门是独立的,不是的。譬如说菩萨的六度,第一讲布施,菩萨不愿意让你不高兴,他说你应该布施,他是善相劝。其实是什么?其实是我们这世界上的人悭贪,他不说你不应该悭贪,你应该把你的东西给别人,这样说你就不高兴了,他说你应该修布施。实际上我们看到这一条的时候,就是在帮助我们发露,提醒我们,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人悭贪,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人不愿意跟别人分享,不愿意把自己的东西给别人。所以菩萨的六度,没有一度不是在帮你发露。你说持戒,我们不持戒,我们放逸,你看到持戒这一条,菩萨在持戒,你不持戒,那你不就是有问题吗?通过持戒这一条,你应该反观照自己,我持戒了没有?我持戒了,那这个露没白发;我没持戒,那你这个露发到你眼前,你没接收。

  所以,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经常会碰到一些不顺心的事,不愿意见的人,感觉不愉快的这些东西,实际上都是在帮助我们发露。我们不能够有一种认为,好像在发露之外还有另外的什么事情,从早到晚都是在帮助我们发露。讲到我自己的体会,确确实实在发露的过程当中,觉得自己有一种体会,就是每发露一次,就好像跟所发露的缺点、所存在的问题愈来愈远,你能说出来,你能够认识到它,这个病就好一半。发露忏悔说出来教育别人,教育别人要按老和尚说,实际上是在教育自己;你劝别人,讲自己的过错的时候,实际上是一次一次在给别人提醒,一次一次的在告诫自己,我可不能再犯这个错误。譬如我每天都跟员工说不能说瞎话,「凡出言,信为先」。但是我说员工的时候好像义正言辞,俨然以一个老师的身分、学习很有成就的身分,以一个正面人物在出现,完了事以后,关了门,拿起电话来你就说瞎话,自己就觉得不好意思。真是这样,就觉得下级刚从你办公室离开不到两分钟,你拿起电话来就跟人编瞎话,说一二三四根本不存在的事情,你自己不好意思。

  我们公司现在成立了爱心基金,就是老板拿出钱来,公司员工拿出钱来,大家放在一起,成立爱心基金。凡是我们国家保险所不能够cover、不能覆盖的,我们全用爱心基金。就有一个员工,是个班长,他修炉子,他底下的工作人员偷偷干私活,截留公司的收入,自己把这个活干了,钱放在自己腰包里边,放到自己腰包里以后就报告上来了。这小伙子是个班长,工作三、四年了。这个时候这个员工就受了处分,他截留公司的收入就要没收,没收完了以后我们就找这个班长谈,你知道不知道这个小伙子干私活?他说我知道。那你知道,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他说他已经干了,干了我再阻止他已经白搭了。你为什么不向公司反映?他说我向公司反映,公司肯定就得处理他,公司是严令绝对不允许干私活的。我现在又在冬季,正在缺人的时候,如果公司真把他开除了,不用他了,那我不就缺少一个人手吗?正在这个时候,他的妈妈病了,心脏病。他妈妈是农民,没有医疗保险,住在医院里头,这个病还挺重,她肯定没钱,就从医院出来了,六十多岁了,出来以后就说不治了。这时候,对我来讲,你说这是不是发露?这就是发露。为什么说是发露?他刚犯了错误,包庇员工,对不正之风不敢站在公司的立场上、站在正确的立场上加以教育,失职,他的员工底下干私活,偷公司钱。这个时候,我还应该不应该启动爱心基金再帮助他妈妈?这就摆在我的面前了。

  我们回过头来看这件事情,我们应该怎么做?我的人事部经理找我说:胡总,这个绝对不能再给钱了,表现太差了,他不配接受咱们的爱心基金。我说不配接受爱心基金?爱心基金可没有这一条说他犯了错误,这爱心基金就不给了,有这么一说吗?我说犯人还得给饭吃,咱们的员工妈妈病了,不能因为犯过错误。爱心遍法界、遍一切处,而且这个时候正是显出我们在面对、救济大家困难、在给予爱的时候,我们是没有分别的。一码归一码,工作当中有问题,出现了麻烦、出现了毛病,那是我们批评教育的问题,而生活当中有困难,我们要给以爱心。批评教育也罢,他妈妈有病我们给钱也罢,就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教育。你光有批评教育,现在这机会来了,你不给她送爱心,人家说你们的公司,表现好的给钱,有困难救济;表现不好的就不给钱,有困难你们也不帮助,你们叫什么传统文化?「凡是人,皆须爱」,你们犯了错误就不爱?表现好的妈妈病了,你们就给钱,表现不好的妈妈病了,你们就不给钱。

  所以我们今天看这个问题,后来我说,这个钱一定要给,而且要多给,要给到位,不能因为他表现不好,在这个问题上失职。他妈妈病是另外一回事。我们每个人都有母亲,「将加人,先问己,己不欲,即速已」,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一定要把事情做好,批评、教育和帮助是一体的。我们经理说胡先生,怎么它就是一体的?我说都是贯穿一个爱,《华严经》说理由事显。他说这什么意思?我说每一件事情的背后都有一个道理。他说那是肯定的。我说而且每一个事情的背后只有一个道理,他就不理解了。我说所以事情跟事情是圆融的,因为理是一个,就是一个树根上长出两个叉子,你说这两个叉子它能不圆融吗?肯定是圆融的。我们批评是一个树叉,我们给他妈妈钱是另外一个树叉,都是一个理,这个理源自於自性,就源自於称性的爱,所以它是不矛盾的。

  我们本著这个东西来教育员工、来教育我们自己,这就是发露。发什么露?把自性给你揭示出来,把这种本质给你揭示出来,把称性的东西给你揭示出来,那不就是称赞如来吗?那不就是广修供养吗?所以我们帮助这个姓连的班长他的母亲这一件事情,你看,往左边说它叫大悲救物,往右边说它叫大智照真,你没有智慧就不给他钱了,你没有悲心也不给他钱了。大智照真而不住生死,其实假的,什么意思?哪有什么他妈妈得心脏病,众生性本空寂,而实无众生可度者,没有,这叫智慧。这是咱们理解,学了《华严》以后,咱们知道这境界,实际上他妈妈病也罢,我们这员工偷了公司的修炉子钱也罢,假的,千万别当真,不存在,五蕴皆空。

  大悲救物,这妨碍我们大悲救物吗?不妨碍。大智照真而不住生死,生死是假的,不存在的。所以你看「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们从理上,这叫什么?这叫理忏,道理上我悔,叫理悔、理忏:我这种念头是不对的,是不符合道理的,从道理上是说不通的,是不存在这件事情的,我为这个事情我著相了,在这个事情上我迷惑颠倒了,这叫理忏。事上,大悲救物而不住涅盘。涅盘什么意思?寂灭了,涅盘就是寂灭。寂,所有法全是空的;灭,所有念头都不存在。大悲救物而不住涅盘。悲智不二,悲就是智,智就是悲,是一不是二,你有智你不悲,你那智不是真智;你有悲你不智,你那悲也不是真悲。

  通过这件事情,我把中层干部叫在一起,我们就讨论《华严经》。我说我们这个小连,他的母亲出现这个问题,我们用华严的精神来看,我们应该怎么看这个问题?他说胡总,这东西太难了,这华严的精神,这是您在学习,您明白,您指导我们,让我们怎么干我们怎么干。但是我说现在,我得慢慢跟你们好好的掰指说这个事,我说《华严经》是太伟大了,之所以我们今天没有这个缘分读好这部经,是因为我们没有好的老师,现在老和尚讲了两遍,多难得。我说你现在翻开贤首国师这本书,一千四百年前人写的,本来咱们就没什么文化,又是古文,而且还是一千四百年前的东西,再加上它是佛菩萨写的、祖师大德写的,这个东西咱们读起来太难了。

  我跟大家说,就是刚才说「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这十一个概念,我整整查了一个礼拜我才查清楚。这个字典,我就为了读这一句。《三藏法数》,释一如老和尚写的、丁福保先生、中国的《汉语大词典》,然后还有《汉语大字典》,词跟字,两本工具书。看明白了,看明白以后无比喜悦,就这一句话就够了,「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什么叫体?在座诸位朋友,什么叫体?体,不变,它叫不变,它的意思是不变谓之为体,性谓之为体,因谓之为体。你看,体就这三个意思,一,不变;第二,所有万法产生的原因;第三,称之为性,性就是别人都依靠它。而且体还有一个特点,所有的相都依靠体,所有的分别都是因为这个体而产生的分别。你说树,树它有体,本质,所有的树都是因为这个体而存在的。树跟水的区别呢?依据什么有区别?水肯定不是树,水跟树的区别在哪里?就在於这个体所现的相不同,我们才称之为不同;就是所有的相跟别人产生区别的依据,称之为体。

  各位朋友,就这一个体,我查了整整一天,晕三倒四的。你想贤首国师,我查了查这二十二篇书,光论述到体这一个字,四十四处之多。一体、业体、体相、自性清净圆明体、体本空寂,你看全是这个体。这一个字我们不查清楚,四十四处你不明白人家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学习真的不能不求甚解。我原来就吃这个亏,是读了、是看了、是背了,什么意思不明白,一问三不知,禁不起推敲。通过公司出现这个问题,说实话,也是我的员工对我的启发,他老说胡总,你老是什么业、性、相、体、法界、真如,您到底给我们说说,这什么叫体?他一问就将了军,不明白。体还不明白吗?体不就是体吗?我们同事还特别给我面子,「您是说明白了,我是真没听明白。您是肯定说明白了,胡总,您学了这么多年,您肯定是明白,我们实在是听不明白。」说实话,跟诸位朋友说,我也不明白什么叫体,这是瞎子摸象。

  所以通过《修华严奥旨》我就觉得,当你把这个体弄清楚的时候,你再看老和尚讲经,你再看祖师大德,碰到这个体字的时候,你心里坦坦的、定定的,您说的这个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我这个意思是字典上来的,绝不是我的妄猜、妄想。我们本来妄想就多,我们再把这妄想用在妄猜、妄测这些佛法的概念上,那不是妄上加妄吗?本来这些东西的意思我们就不明白,然后我再用我们的妄想来揣摩它,我们最后说,如来的意思我们不明白,指导不了我们的生活,不能怨别人。

  你看汶川地震,好多老板给钱,一给给一个亿、两个亿,按佛门的观点来讲,「悲,恻怆而救济之」,有救赎吗?有,真给钱了;恻怆了吗?哀伤了吗?没有。光荣,上电视了,好家伙,汶川地震咱大老板掏钱了,牛,公司有钱,英雄主义,比别人强!这不叫悲,一点功德都没有,错了。你首先得可怜,首先得难过,情同体受,就和我一样在汶川地震上。你说我们把这一个悲字给弄清楚了,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碰到这些可怜的人,你就可以勘验自己了,你有这两把尺子吗?你难过了吗?没难过您不叫悲,您嘴上说您真慈悲,其实您不懂什么叫悲。有些人是什么?不给钱,真难过,跟著掉眼泪,哭,两个小时两个小时的哭,就是一到伸手的时候,拿点钱出来吧,不拿。吹了,莎哟娜拉,拜拜,钱的事再说。这也不叫悲。你看真有慈悲心,掉眼泪掉得眼睛都哭红了,没用。而且丁福保先生说得很清楚,随分随力,不是说我这等著米下锅,我这钱去救汶川地震,不是这意思,随分随力,根据你的能力,一定要有所表示。不能表示怎么办?老头老太太八十、九十了,下岗职工,出也出不去了,也没钱,念佛回向也算救赎。

  所以我就觉得佛法太伟大了,一即是一切。你说你要真把这悲、恻怆而救赎这两件事做圆满,您说这《华严奥旨》还用读那么多吗?不用了。我们今天说我们一定要慈,我们再悲,然后我们再布施,然后我们再持戒,实际上持戒不就是悲吗?有些人说,你们现在这些学佛的人,鸡蛋也不吃,我妈妈老说,牛奶也不喝,弄得和真的似的,有那必要吗?我说我们老师净空老和尚,那鱼要让他老人家吃了,那是鱼的福气,供养了他,那就升天了这鱼,续佛慧命。那为什么他老人家要持这个戒?为什么济公和尚他不持戒?人家学佛的朋友来问了,说济公和尚又吃鱼又吃肉又吃鸡的。咱们今天回过头来看,几百年前的济公和尚,吃肉吃鸡吃鱼也是慈悲。因为什么?那时候人死在戒条里面,著相了,他破你的相,不能让你执著,执著是烦恼,所以他在你面前示现吃、喝。那时候人持戒持得过分,死在戒条里边了。今天是这个情况吗?今天谁持戒死在戒条里头?您去打开灯笼找一找,没有一个,今天是不持戒。所以我们今天要做一个持戒的示范,要做这个示现,干嘛?给大家做好样子。

  你说真吃这口肉、真喝这口酒就怎么著了?没有。那持戒为谁持?咱们就看丁福保先生说这个悲,持戒难道不是悲吗?现在这个世界上到了这种程度,南北极都融化了,我们强调低碳生活,众生这么苦,周泳杉老师说的,三分之一的二氧化碳都是我们养的这些动物排放出来的。就是要为著吃它的肉,我们就得养它;养它,整个世界的二氧化碳,三分之一是我们吃的这些众生排泄出来的。你看,既残害了人家的性命,又恶化了自己的环境,又造成我们生存环境的极度恶劣,「2012」这个电影演的就这个,水灾。你说你持这个戒,不吃众生肉,你有恻怆的感受吗?你有哀伤这种情绪吗?如果没有,您还不如回家吃肉,您白持这戒了,您白吃素了。为什么?你从心目当中没有生起来我为什么要吃素。太可怜了,众生太不容易了,地球岌岌可危,我有一分力我就做一分,那就是救赎。

  我们看到现在这世界天天有这种消息,不是地震就是水灾,不是干旱就是刮风、著火,心里很难过,我们怎么办?随分随力,救赎。怎么救赎?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吃素。不因为我再给世界增加更多的二氧化碳,不因为我再让更多的众生跟我们结怨,来报复我们。那你说您这吃素,不就是大悲救物的体现吗?那你说我吃素吃了六十年,老和尚说,像我胡小林吃了三年,最后弄不清楚悲什么意思。我吃了半天素,我在别人面前:是,身体特好,吃素,什么事没有,你看脸红扑扑的,根本就不缺,动物蛋白有毒,植物蛋白其实比动物蛋白好多了,不行吃点花生、吃点核桃。您这叫慈悲?不叫慈悲。我们再讲这个慈,咱们学佛人太多了,什么叫慈?您看看丁福保先生的字典,「慈,爱怜之心」,怜,可怜的怜,谓之为慈。可怜不是悲吗?怎么是爱怜之心?这个爱我们明白,慈就是爱,怎么后边还加个怜?您翻开字典看看,怜当中有爱的意思。爱怜是同义词连用,两个字表示的是一个意思,就是爱。

  我们知道慈、知道了悲,在生活当中我们就有标准了。为什么要学习经教?我的体会是什么,我一个特别强的体会,就是贤首国师在《修华严奥旨妄尽还源观》里边,提「心」提得太多了。心,他老人家提的次数太多,我就被他弄糊涂了,我说这个心当什么讲?他老人家在这个地方用的是哪个心?后来我一查丁福保先生的字典,这心是六个心,我今儿我都抄下来了,六个心。

  第一个叫做「肉团心」。就是我们长的这个肉团心,你看到的这个心,我们身体里这个心。第二个心叫「集起心」。这是个古文,意思就是第八阿赖耶识。这里边都是种子。而且它的作用是你所有看到现行的这些事物都是由它产生的。这叫阿赖耶识,或叫质多心。你看这第二种心出来了。第三种心「思量心」。翻译过来叫思量心,它的意思思虑,就是我们说的第七识,叫末那识,叫做思量心,这第三种心。第四种心「缘虑心」。缘虑心就是我们说的第六意识,叫了别心,缘虑心又叫虑知心,考虑问题、分别,这是红的、这是黑的,这是男的、这是女的,了别之意。而且第六意识这个了别心或者缘虑心,它是跟第八识阿赖耶识沟通的心,因为它能缘第八识。你看,第六识跟第八识的关系出来了。您不查字典,您怎么知道这个了别心、第六识分别跟谁在发生联系?我碰到一姓胡的,我印象特深,这哥们也姓胡,为什么?因为我姓胡。我哪姓胡?我阿赖耶识里边有胡的很强的种子,碰到姓胡的,我马上就分别了,这小子也姓胡,当家的;不过她是个女的,第二个分别又出来了;女的我挺喜欢,这就是到了末那识,执著。换句话说,这个了别心叫第六识,它跟第八识发生联系,这是心和心互动,阿赖耶识跟第六识互动。

  第五种心叫「坚实心」。这个贤首国师用得很多,所谓一心,叫自性、叫真如、叫法界、叫如来,都行。坚实心,「坚固真实之不生不灭心。即自性清净心,如来藏心,真如之异名也」,真如的另外一个名字。第六种心,「积聚精要心」。什么意思?所有智慧都在这个心当中,集合在一起。我们管这种也称之为心,因为它有智慧。所有你看佛菩萨的经教,你所学习的东西,诸经中一切之要义,我们言之为般若,都聚集在这里边,我们叫什么心?积聚精要心。

  各位朋友,我们反过头来再看经的时候,佛菩萨在用心字的时候,用的是哪个心?譬如说我们看《华严奥旨》,「心境不拘」,心能现境,境从心现。第六观,「从心现境妙有观」,「摄境归心真空观」。摄境归心真空观,诸位,这个心,贤首国师老人家讲的是哪个心?这个境讲的是哪个境?这第六观很重要,前面就三观,「心境秘密圆融观」,这就三观了,这六观就去了百分之五十了,您说您不把这心弄清楚,你看老和尚讲经,你看贤首国师这篇文章,跟大家说,这三观一分钟用不了就读完了,你真弄明白了吗?心境秘密圆融观,心即是境,境就是心。「心不至境,境不入心」,就是心到不了境里边,境也回不到心当中去。这是什么心,你不得琢磨吗?你不琢磨透了,你怎么知道贤首老人家这个地方用的是什么?我认为(不一定对),这个地方用的是第八阿赖耶识。我们看到的境就是境界相,看到的我们芸芸众生,就是电视机,自性叫萤光屏,阿赖耶识就是信号,演出这个相,就看出这个境。

  所以我们不能不再借助字典了,不能不把这些基本概念搞清楚。我们今天过分吗?我说我们应该把悲弄清楚,你说咱们学佛的人,把悲弄清楚过分吗?我们学佛的人把心弄清楚过分吗?有人说胡小林,你这样不是掉到名相里边去了吗?你说我掉到名相里边,我就请问您老人家,什么叫名?什么叫相?他说名相不就是事物吗?我说不对,您最好慎用。名,耳听为名,眼见为相,这叫名相。您在用这个字的时候您清楚不清楚,佛菩萨说的这个名相跟您的名相是一回事吗?你叫概念,概念可不是名相。换句话说,概念最多称之为名,而不能称之为相,眼见为相,你见著概念了吗?概念不就是个名吗?你只说对了百分之五十。

  所以我们为什么学习没有进步?就是因为不严肃。今天老和尚跟我说,他说你这样做是诚敬心的表现。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你说二十二篇《华严奥旨》,这么大的《华严经》,老人家是第三代祖,华严宗,那不是一般人,用这么简单的语言,这么提纲挈领,省了你很多的麻烦,你都不好好读。你手边放著丁福保的大辞典,是免费拿来的,你不翻,一九四0年的,基本上都是普通话,没有什么难懂的。你说贤首国师这篇文章,确确实实有些词是晦涩,对咱们来讲,因为生活当中不用了。但是丁福保先生这个字典可是一九四0年的,距我们今天也就是六、七十年以前。这是咱们的福气,能碰到这么好的字典,完全是白话,把这么晦涩的概念、这么高深的概念,用他一九四0年的语言,离我们很近了,给解释清楚。您不学、您不看,束之高阁,把它放在那,最后你说我没有法喜,我不明白佛说的是什么意思,您说您能埋怨谁?所以丁福保先生这本字典放在家里,那就是在发您的露,关键是您要忏悔。咱们再往下说,当今在这个世界上,谁还能用咱们能理解的语言,把《修华严奥旨妄尽还源观》讲清楚?只有咱们老和尚。这您也不看,你最后说我真没福气,这文章我怎么看不懂,对不起,有福来,您没开门它进不来。

  老和尚讲两遍。丁福保先生的字典,一九四0年编的,浅显易懂,之全、之稳、之准确,真是菩萨救世,出这本字典。我们最后自己修学没有成绩,我们看了吗?我跟大家这么说,《修华严奥旨》我自己看原文三个月,一千一百多个概念。我看完一遍之后,再回过头来看老和尚讲的,每一篇都得一天。中国现在出了,第二次讲《修华严奥旨妄尽还源观》,三大本,这么大。《妄尽还源观》这书,这么大的书,三本。多厚?一寸半厚。老和尚讲一篇,我用一天还看不完,我紧赶慢赶,为什么?所有的词你都得查。老和尚心目中的遍法界虚空界什么意思?贤首国师这篇文章没有尽虚空遍法界,老和尚用这个字了,你不得查清楚吗?你不查清楚,最后你说:师父,我看您的经,学习完了,我觉得好像您讲得不行,学了以后没什么进步。你说这问题是出在老和尚那边,还是出在您这边?

  我们要感恩,我们学会出了这么多的钱,只要您愿意学,我们就给你丁福保的辞典,《佛学大辞典》;只要您愿意学,老和尚的盘你就随便拿。跟大家说,我今天跟老和尚汇报,我说我看《修华严奥旨妄尽还源观》一天十二个小时,早晨八点到晚上八点,想不起吃也想不起睡觉,上一次厕所最多了,水也想不起来喝一杯,特别喜悦。为什么?游历於经教之中,一个概念牵扯另外一个概念,把另外一个概念弄清楚之后,它又牵扯到很多概念。就像顺藤摸瓜一样,把它层层整清楚、层层整明白。功夫不负有心人。就这本《华严奥旨》,你真的所有概念不放过,揪著它不放,我就下定这个决心。我从字上,譬如说「正教陵夷」,「陵夷」这两个字不是佛教的概念,陵夷当什么讲?陵夷,衰落的意思。不准确!你查大词典,由盛变衰,讲的是个过程。贤首国师老人家在用正教陵夷这两个字的时候,他老人家想的是什么?在他那个年代,「金容匿彩正教陵夷」。说的是什么?说的是到他那个时候,佛教由盛开始往衰了走。

  陵夷这两个字,您不查清楚,你能想像到贤首国师当时处的那个情景吗?你能想像到这本《华严奥旨》它写出来的历史背景吗?你说陵夷这两个字太难懂了,不难懂!有词典,《汉语大词典》。查「陵」字,陵字有词组:陵山。你就查陵夷,查到它之后一看解释明白了,是讲一个过程。这个时候,你回过头来再看贤首国师老人家写的正教陵夷你就清楚了,他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当时的唐朝处在这种状态。这个跟佛教没关系,这完全是词上的事。没办法。我们今天谁能写出这篇文章来?我们倒是不想看这么困难的文章,我们倒想看能懂的,《华严经》能翻译成普通话吗?再说现在的人翻译出来你敢看吗?你也不敢看,你那不是瞎耽误功夫吗?末法时期,圣人没了。

  所以,我们今天没办法,只能把时钟往前拨,拨到一千五百年以前。一千五百年前,我们那时候再看他们的文章,我们跟圣人在一起,圣人的文章写得很好,他不能用普通话写,问题不出在人家那边,人家是生活在一千五百年以前,我们今天生活在现在,你只有往前找,你不能勉强他,说现在您从坟墓里出来,您给我用普通话再写一遍《修华严奥旨》,不能这样。所以我们只有一条道路,学好文言文,然后往回去看原著。现在这些人的文章不能看,浪费时间,而且不准确。要看,英文讲话,If you are going to be one, be a good one,如果你要干一件事,就把它干好。你要想学《华严奥旨》、想学《华严经》,你就往前,贤首、清凉,看他们的文章。这一天是一天,你看懂一篇真得利益,你查清楚一个概念真管用,否则的话这么几年下来,时间耽误了,没有法喜,道理也不明白,生活当中也指导不了。

  所以我刚才给大家汇报的六种心,我就是这种心。我在生活当中特别高兴,这六种心弄明白了。早上一起床,血压高,心脏一跳,肉团心!你看,蹦蹦蹦蹦的没完没了。不查丁福保先生的字典,你怎么知道它叫肉团心?刚看一小姑娘挺漂亮的,了别心!完了这家伙,第六识出来了。从哪来的?阿赖耶识里有姑娘,它给你阿赖耶识里那姑娘勾出来了。喜欢!喜欢就转到末那。你说不查这六种心,怎么在生活当中使用这个概念?你怎么知道此时此刻,您动的是哪门子心?三种染污心,第八识、第六识、第七识,这是最关键的这三心,我们叫心意识。跟大家说了,什么叫心、什么叫意、什么叫识,大家回去查一查。心,阿赖耶;识,了别;意,执著、末那,心意识。所以他每个字都没有废话。贤首国师这二十二篇,你查完字典之后,才对他有恭敬心,一个字您都不能改,每个字背后都有意思,你可不能错过!你真的不能错过,错过吃亏的是您。

  您说贤首国师这篇文章似懂非懂,读完了也挺顺,也背下来了,一问三不知,生活当中用不了。我那天就讲,「一尘即理即事」,即菩提即烦恼,「即三身即十身」。我说菩提应该差不多了,这个概念,我挺累的了,到晚上八点,天也黑了,肚子也饿了,这个概念是不是就算了,就不查了。菩提心这谁还不知道,觉悟呗!我说这就得了吧。我说行了,先翻开看看,查查丁福保先生怎么说?乖乖!我把这菩提心一翻开,整整一大篇。一看这个,我说这不行,喝杯水洗把脸回来接著看吧,这菩提没弄明白。菩提什么意思?梵文,翻译成我们普通话讲觉悟。觉什么、您悟什么?觉悟,一字就带过了,您不负责任,您不懂什么叫菩提。

  丁福保先生说,菩提两个概念,第一觉知,第二觉悟。寤,睡醒的意思,一个宝盖,底下是吾,就是我,这边是西藏的藏那个偏旁,像一片两片那个片到过来,就是睡觉醒了的意思。然后老先生就解释,觉知什么意思?如家有贼入。家里进了贼了,我意识到了,觉知。菩提还有这两个概念,一个叫觉知,第二个叫觉悟。觉知就是意识到。我给你翻译成普通话,我意识到了,有贼来。什么是贼?贪瞋痴慢是贼,你觉知到、你意识到了。它解决的是什么问题?涅盘问题。通过觉知你达到清净,最后趣向涅盘。马上我又得查涅盘,马上就得查清净,从这顺藤摸瓜。最后觉知来、觉知去,它的目标是让你涅盘,是让你清净,因为烦恼没了,觉悟了。他还说,这个觉知所解决的问题叫做烦恼障克服了。

  你看这一个觉知,涅盘、清净,烦恼障,二障之一,他把障又牵扯进来。觉悟,睡醒了。什么意思?对所有事情你全明白,来龙去脉、因果、理事、性相,了然若知。破的是你的法执,解决的是你的所知障。达到的是什么?达到的是大菩提心,救物,不住涅盘。了蕴,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虚幻的,我不能住生死,我不能住涅盘,我要救物。大乘佛法,克服的是所知障,解决的不是清净,解决的是什么?救物。慈悲心,涉世,进入到这世间,救大家。觉悟,睡醒了。

  下边讲,菩提又有三菩提,法相宗菩提,唯识宗菩提。这一串您慢慢看,别著急,没什么了不起的,您干什么不都是干吗?您想贪瞋痴慢不也是花时间吗?您不如想想这个。慢慢往下看,你看看法相宗的菩提跟唯识宗的菩提、法性宗的菩提有什么区别?愈看你愈明白,愈看你对佛菩萨愈佩服。这事闹得是真清楚,而且关键是在生活上好用。

  那你说你胡小林有菩提心吗?刚要生气,意识到了,觉知!这就是菩提心的一部分。一签合同,打电话说:胡先生,南水北调,北京没水了,有一个项目需要四千四百台炉子,你赶快来谈谈。觉悟了。为什么?这是求来的吗?这个事情发生,哪来的?这是竞争来的吗?这是打击竞争对手来的吗?这是搞自私自利来的吗?你有那个福它来了。这是你开会开来的?这是你搞自私自利搞来的?不是,就是一个朋友打电话,四千四百台,听说你们质量不错,来谈谈吧。觉悟!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当好人,能有亏吃吗?明白了,我不拿这四千四百台谁拿?觉悟了!觉悟怎么著?发露了!它给你揭示出来一个真理,发你胡小林的露,还要继续做好人、继续说好话、继续存好心。那这四千四百台不就是药吗?不就是菩萨示现吗?

  我办公室的人说:胡先生,您说是有佛菩萨来,人我们能理解,您说这东西也是佛菩萨示现的吗?我说我不学《华严经》我真不明白,这佛菩萨太凶了,他能给你示现成雨滴,你一听这雨滴掉在荷叶上就觉悟。众生身,国土身。他说是吗?国土什么意思?就是咱们看到的这些环境,山河大地,物质环境、人事环境,国土身,矿物。他说您这忒悬了吧!我说玄吗?你过来,你坐这,我跟你聊聊。我说江本胜博士做的水实验是国土身吗?是矿物吗?他说,是矿物。但是那时候佛菩萨,他没有咱今天这词汇,叫做矿物,他就叫做国土,你得理解。他说这我明白,那你怎么说那就是佛菩萨示现的水呢?我说佛菩萨示现这水,变成国土身是来教育我们。我给你讲讲道理,你一个爱的概念,这水的图案特别漂亮,发你的什么?发你的善露,你一个爱,水给你一个反映特别漂亮,干嘛?鼓励你、教育你:你这个念头不错,小子,继续保持。这不是鼓励你吗?你一个恶念,难看了、散乱了、不能封闭,形不成六边体了。那么难看,英文讲那么Ugly,干嘛?教育你,你小子不能有这恶念。你看看你这恶念,给你这么一幅图案,你说这是不是佛菩萨示现的国土身?目的没别的,教育你,你什么时候没这恶念,都保持善念了,对不起,难看的图形您就见不著了。就和你胡小林上班车都不堵了,你看的都是道路畅通,为什么?因为你没恶念了。

  我说江本胜博士十五年做的水实验,几百万次,太伟大了!这水你说它不是佛菩萨示现的国土身吗?当然是。《无量寿经》上阿弥陀佛说,「圆满昔所愿,一切皆成佛」。一切皆成佛,水能不能成佛?水能不能成佛问谁?问您,你成佛了,水就成佛了。为什么?你是佛的概念,水就是佛的概念;你是佛的思想,水就是佛的思想,圆满昔所愿,一切皆成佛。你看这水是不是佛?你倒想看到水有好图像给你,关键你的念头太恶了,它示现的好图像对你没帮助,愈给你示现好图像,愈把你往坏了引导。你看我有恶念,这水图像还挺漂亮,那你还能改这恶念吗?你改不了!你想看到好图像,关键好图像出现,你是恶念头,你在恶念头的状态下给你出现好图像,对不起,你的恶念改不了。佛菩萨来到这个世间,「随众生心,应所知量」,您是恶心,他就给你应这个恶量。恶到十分程度,他就给你呈现十分的恶,教育你。你什么时候念头转了,什么时候水的图像好看了。一切法由心想生,依报随著正报转,多圆融。

  我们要从这道理推衍下去。我们生活当中,我就跟我这的同事讲,你说佛法是迷信吗?佛菩萨十身互作,毗卢遮那还在那、释迦如来还在那,国土这边示现了十身互作,一身十身用,十身入一身,不是吗?我们要本著十身这个概念,其实十身,十是表法、是圆满,没有一件事情不是佛菩萨。除了你自己是凡夫之外,您看到的桌椅板凳、山河大地、交通堵塞、爸爸妈妈的眼睛,对不起,都是佛菩萨。您什么时候觉悟了,你就见不著了。你什么时候有爱心了,水的图像就好看了。就这意思。这次胡居士提出如何发露忏悔、为什么要发露忏悔,不就这道理吗?水在发咱们的露,你明白了,明白了以后,我不能这么做了。

  我那同事说:您学《华严经》,您给我们讲这谈玄说妙,还六根互用,眼处作耳处佛事、耳处作眼处佛事。我说首先什么是佛、什么是事,你明白吗?查丁福保字典,佛事,佛教化众生之事,行为。我们老说佛事,我打个佛七,佛事,我们真正心里明白什么叫佛事吗?不明白!佛教化众生之事称之为佛事。您在打佛七的时候有这个概念吗?我在教化众生,在给别人做好样子,在当影响众,我在行佛事,有几个人有这种概念?

  再回来说什么叫佛?觉悟。觉悟什么?觉知、觉悟,觉悟又分成两个。觉知烦恼障,觉悟所知障;觉知达到涅盘、清净,觉悟达到智慧圆满。佛果地上十力无畏,没有一法不清楚,法法都知道,它才能帮助众生。您是到涅盘了,小乘,您不出来了,所有法都是空的,您完了,老百姓的苦、众生的苦你不管了,这叫偏真涅盘,偏的,不是真的真空;真的真空,大悲、大智不殊,没有特殊、没有分别。那你没有知识、没有智慧,你对世间法不清楚,对来龙去脉不明白,车子你也不会开、饭你也不会做、孩子尿布你也不会换,您说我救物,您救什么物?您没觉悟。孩子这法您懂吗?照顾孩子这一法您不懂。你不懂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你怎么来示现度众生?所以你看菩提,我们可以说小乘是偏菩提,没有圆满的菩提,只有大乘法有圆满的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但是并不妨碍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垂化,来示现度众生。

  我在跟员工讲的时候,他就提出挑战,他说这水您说是佛菩萨,哪个是眼睛?哪是佛菩萨的鼻子?我说这个水,你有一个念头,我就问您,你说这水哪是它的眼睛?你给它听贝多芬第六交响曲「田园交响曲」,它给你呈现的图案特别漂亮。我就问你们这些同事们(我公司那些同事),我说它哪是耳朵你给我指出来。人有耳朵,这是耳朵、这是眼睛,水的耳朵在哪?水的眼睛在哪?「一尘出生无尽遍」,你不要说水,哪都可以听、哪都可以看。为什么?称性,哪都有自性,自性它本来就有这种功德,就有这种功用,所以它六根互用。你看这水,一点不骗人,哪都听。水能哪都听,您的身体,一个汗毛孔也能听、也能看,您信吗?他们信了。我说佛法是不是科学?我就问你,江本胜博士做了十五年水实验几百万次,告诉说这水能听、能看。释迦牟尼佛三千年前,通过《华严经》就把这个告诉我们,你说这个东西不科学吗?这个东西是迷信吗?

  所以在座的诸位朋友,我们弘法靠什么弘?我们靠什么把众生给度了?我们靠什么把众生说明白?我们自己要明白。我们的家人不理解我们学佛,我们的同事不能跟我们一起走,我们的朋友对我们嗤笑,嗤之以鼻,耻笑,对我们有讥有嫌,问题出在哪里?你自己对佛了解吗?你对佛所说的哲学和科学明白吗?你能给大家、不明白的人讲清楚吗?你讲不清楚,佛法今天衰,那是肯定的。四众弟子有几个真正的坐下来,怀著诚敬心把祖师大德的这些东西好好的看,掰开了揉碎了给它整明白?你自己明白了,自度才能度他,否则的话,家里人肯定认为你是迷信。你什么东西都说不清楚,什么东西都囫囵吞枣、似是而非、一问三不知,你就会跟这烧香、磕头、给钱,家里爸爸妈妈也不管,你撅著屁股跟这磕头,你干什么呢你那儿?我为什么要磕这头,你知道吗?最后人家讨厌学佛的,为什么?不是出在人那边,净空老和尚说了,问题出在四众弟子,不出在社会大众,我们没做好样子,我们说话不严谨、概念不准确,对教义、教理我们不清楚。「理无不显,事无不融」,理咱们不明白,事咱们给人家解决不了,还一身的习气。

  所以总在遇缘不同。我们今天有老和尚在,他老人家能用我们理解的语言,给我们掰开揉碎了讲,不厌其烦。这么大岁数了,两次启请两次讲,第一次四十八集,第二次一百零八集,而且是普通话,老人家是苦口婆心。我看老人家那备课资料,所有的概念全给你查出来,什么叫如来藏、什么叫真如,特别认真。你发这个露、你忏这个悔了吗?你看看人家那个岁数,人家还用学吗?全学完了。人家今天印出这个教纲,这个教程,把所有的概念罗列出来,把出自於哪个字典给你写出来,就差给你写页数了。老和尚这样做,我们发露了没有?我们忏悔了没有?没有!你不明白,你不觉悟。请佛住世,能住你这吗?谁愿意跟你们这些人起哄?就这么教你们,这么讲你们都不好好学,没办法了。饭你总得自己吃吧?厕所总得自己上吧?这别人不能替!连这你现在都不干,你说你还能活得下去?所以我在北京,老和尚给我传过来资料,我流著眼泪,跪著接著,特别难过。你说我这叫佛弟子吗?你看老人家,八十四岁,颠簸、没家、居无定所,澳大利亚、香港、台湾,到哪儿去,只要有一天时间,从来不中断讲经。

  后来老和尚说,你胡小林这么学我还挺欣慰,总算有一个人真学的。我说如果大家都这么学,他能不留在这世界上吗?佛法能不兴吗?我们惭愧。你说不认识老和尚就算了,我们生在英国,我们不懂中文也就算了,我们今天坐在这的人挺多,我在萤光屏上能看见你们,如果个个,咱们甭说拿出老和尚的那种精神,一天查五个概念,我跟我的公司员工说,半年,一百八十天,一千个概念齐了。还有什么说的?谁敢在你面前挑战佛法?谁敢在你面前诋毁佛法?他诋毁得了吗?诋毁不了。这么庄严的东西、这么完备的东西、这么圆融的东西,你掌握了。首先自受用,非常愉快、非常高兴。佛菩萨把我们人,从早到晚、从里到外、从物质到精神、从依报到正报分析得非常清楚,你根本就没有藏身之处,你就没有一件事人家没跟你说明白,剖析得真是太准确了。

  为什么叫经教?经是纵的,还有纬,就和编席子似的。就您这众生,就你胡小林这一米八六的个儿,给你弄得底儿掉,你所有的举心动念、所有的思想行持,那真是完备。你说你身,身要注意什么问题;嘴,嘴要注意什么问题;意,你是怎么活动的。心,心所法,八识五十一心所,你好好查查丁福保先生的字典,他都给你列得清清楚楚。你把这五十一心所,您别多了,前面十个心所记住了,我们叫做心理现象,您得大受用。

  我就这样,我就查那个见思烦恼的见烦恼。我见,查到我见,什么叫「我」?我见、边见、见取见、戒取见、邪见,我见两个字,一秒钟说完了,我就问问大家什么叫我?释迦牟尼佛心目中的我是什么概念?您心目中这个我是什么概念?这胡小林要求并不过分,什么是我?你翻开丁福保的字典,「主宰也」。两个概念,第一自在,第二裁断。自在,自在他有解释,「如国王也」,像国王一样,没人管他,他想怎么著怎么著。这是我的百分之五十。宰呢?辅宰,宰相,皇帝下面的总理,宰相。干嘛?能做裁断,能主事、能办事,咱们今天讲话,有执行力,心想事成,能够掌控局面,能够想把这事办成,它就能成,这是佛菩萨说的我。诸位同学,我见,您先别又过去,到边见了,您先别弄那个,您先把我见这两个字弄清楚,什么叫我见?我是这概念,自在、裁断。那好了,有我吗?你才能反过头来看,胡小林这一米八六是我吗?我自在吗?我不自在。我饿了想吃,想上厕所,自在吗?我不想去,我想跟大家在一起讲经,对不起,饿了,六点钟开饭,不自在。有我吗?没有我,起码没有佛说的我。做主,像宰相一样,咱们香港的曾荫权,港特首,做主,他那字一签章一盖,事就办了,咱能办得了吗?年年十八,你做得了这主吗?你办得了这事吗?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哪一个您能做得了主?这是佛当中说的「我」的概念。咱们说把这我的概念查清楚,明白佛菩萨说的我是什么意思,这对咱们学佛的人,这点东西要求过分吗?一点都不过分。

  我们在学习过程当中,把佛在经教当中说的这个我查清楚,我们在生活当中,我们看谁有我?成住坏空、生住异灭,谁有我?没有常乐我净。这个时候,你再体会涅盘那种常乐我净,常寂光土说的常乐我净那个我,你才明白,那不是说常乐我净的我有个胡小林,一米八六在常寂光土待著,不是那意思。第一自在,没人管著。你没人管著行吗?今天一上车,人家说系安全带。香港这右道,您不能走左道。自在不了,没有我。反过头来,你就会羡慕这个我,要真有这么一个世界,能有我存在?老和尚说了,我是性德,真有;你迷了,你没有。

  各位同学,当这个时候,你把我搞清楚的时候,真有一个世界有我,我这两层意思你都能得到,它的真实利益都能受用,你说谁不愿意获得这种我?谁不愿意去这么一个有我的地方?这时候你念佛叫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然於心。我才知道我这一声佛号干嘛?我要找「我」,我要实现「我」。能行吗?四字佛号,阿弥陀佛。四个字,四字洪名,阿弥陀佛接您去了,还怎么著?您要说四十个字您背不下来,四个字过分吗?《易经》说大道,「为道日损,为学日益」,你看它就简单到这种程度。一个「我」字你弄明白了,那个世界有常乐我净,常、乐、净,您先甭说,您就把这个我搞明白了,我就问你愿不愿意去?你说咱们今天晚上吃饭,咱甭说鱼翅鲍鱼,咱不说那个,咱先说有白米饭、有西兰花你吃不吃?那行,咱就得吃了。我再跟你说,今天还有红酒,今天还有乐队伴奏,好上加好,锦上添花。我就通过这一个「我」,我胡小林真的觉得非得去西方不行!

  所以,我跟大家今儿在这汇报,说《修华严奥旨》这么深奥的东西,我很多朋友跟我说,跟现实生活结合不起来,没什么用,那东西太理论、太哲学、太抽象了,我们现在就得《弟子规》。是,总在遇缘不同,如果说我们今天没有这种智力、我们没有受过良好的文理训练、我们没有弘法的任务、我们不需要道理明白,我们走净门、我们走行门,我们不走解门,可以。但是如果按照印光老和尚说的,你信佛,你通文理,你还有恭敬心,你为什么不深入经藏?为什么不看破?你一个人看破,带动一家人,带动一个单位的人,带动一个阶层的人,邻居、亲戚、乡党没有不受益的。所以,我们今天不深入经藏、不拿出时间,心浮气躁,不坐下来把问题整清楚,说实话,你没有慈悲心。你明明能看懂,你明明有工具书,你明明有老和尚讲义,你明明有《华严奥旨》这本书,你明明有时间,你在那扯闲天。十个电话,十个电话都是废的,见十个人,十个人都是不应该见的。咱说绝对了。你就是不拿出时间来看这个,最后世界动乱、世界末日,说佛法衰了,真没办法。我们学佛人容易这样,批评,末法时期,真是的,你在干什么?你又为末法时期做些什么?你把慈弄清楚了吗?你把悲弄清楚了吗?还有一个功德,什么叫功、什么叫德(我明天给大家汇报),弄明白了吗?成天就说随喜您的功德,你知道什么叫功、什么叫德?你不知道什么叫功德,你怎么帮助自己修功德?你怎么鼓励别人修功德?别人不修功德,你自己没功德,这个世界不是末日是什么?

  《华严奥旨》不是发露忏悔吗?不是帮助我们觉悟吗?贤首国师今天写这篇文章我们看了,我们有什么说的?除了惭愧,您就流眼泪吧。太惭愧了,这么好的东西今天到我们手上,能读懂百分之一的人不多。最后我们就骂社会,政府不喜欢佛法、国家不支持佛法、众生不信佛法,众生没福,佛法这么好的东西不学。你有福吗?您学了吗?你不学,你不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别人能学好吗?就看你们这些学佛的还闹是非,婆媳还不和,什么都不明白,这么庄严的东西、这么完备的东西,到了我们这些学生手上变成这个样子,不该发露吗?不该忏悔吗?我们每天面对佛菩萨,我们於良心何忍?我们希望他加持我们,希望他对我们有所帮助,能改变我们的生活,能改变我们的世界。我们都有第二代,我们都有第三代,胡小林五十五了,不可能再活五十五,孩子呢?我们为孩子做些什么?孩子要生活在这世界上,等他五十五的时候,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凡是人,皆须爱」,你的儿子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

  师父跟我讲,六十年前去台湾,那个时候台湾在他看来已经很好了。贤首国师一千四百年前正教陵夷、得失齐举、滥挹淳流,就那样了,一千四百年前贤首国师就不满意,一千四百年后的今天,你说为什么我们这叫娑婆世界,大家查过字典吗?叫堪忍,你能够忍受。这种不堪忍受的东西你就能堪忍下来,一点厌离心都没有,还闹是非、还闹人我。放著这么好的东西能让你找到常乐我净你不找,不找就罢,你把这四个概念弄清楚,说你第二义、说你著相。学习经教,你不能著文字相、不能著言说相,那是对你说的吗?今天我们是著相著得太多了还是不著文字相,不把问题搞清楚,我们到底是在哪一边,滥挹淳流、误导众生。

  所以我在这大声疾呼,所有四众弟子坐下来,用什么学佛?不用脑袋学佛,用屁股学佛,你坐住。守住丁福保先生的字典,八个小时、五个小时,有时间就要看。我那个包上全都是那些字典,记的那些便条,这个概念没背下来我就要背。我五十五岁,记性不好,一直到背下来,大概说个齐。你看今天这本,我给老和尚看了,全是概念,翻到这不明白,就翻到前面,而且每一个概念后面都标上。「一三八0上」,什么意思?丁福保先生字典一三八0页上面这一栏。就这样都不行,你不这样是肯定不行。

  我们要提倡一种学习风气,我们放不下就是因为看不破。现在近两百年来科技强调分析、强调证据,人的根器弱了,人要讲个理了、人要掰扯了、人要分析了、人要说明白了。为什么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不打佛七,他就是为我们留四十九年的经教。你们不是要讲理吗?对不起,末法时期一万年,你们不是要掰扯吗?我给你们留下掰扯的资料,你们谁能掰扯过这个?已慈悲到了极处。正法、像法,人家不用这个,正法戒律成就,只要持戒,杀盗淫妄没有,您就走了;像法时期是禅定成就,一人修就行了,他就坐得住,他能参得透。你今天怎么办?今天就得靠这四十九年的三藏十二部。所以我们必须回过头来反观释迦牟尼佛佛祖,为什么留下这么多的经卷给我们。我跟你讲,他绝对不会干一件事对我们没有利益、吊我们胃口,都是你有这个病,他才给你讲这个东西,都是要帮助你他才做这件事情。今天好了,药在这儿,就在抽屉里,您不吃,大夫就在旁边您不看,最后你就骂这药不灵,就说这大夫不高明,能埋怨谁?所以我在这呼吁大家打起精神,我们真是如获至宝,就在我们的桌子上、在我们的手边,及手可得。用我们的时间、我们的智慧、我们的第六种心,第六种心叫做,你看我又忘了,我还得翻开给大家说说,第六种心叫做「积聚精要心」,把我们般若智慧积聚起来,干什么?看破。看破你才能放下,放下你才能找到常乐我净,放下你才能得自在,你放不下是因为你看不破。

  今天刚来到香港,老和尚让我讲学习《华严奥旨》的体会。我觉得这三个月,一百天,对我的帮助很大。二00八年七月份,我在实际禅寺讲的是落实《弟子规》。可以说那时候不懂经藏,根本就别谈了,《华严》也不明白,三年大概,一直在放下,落实《弟子规》。我知道这东西是好东西,我知道它背后一定有很深的道理,但是我当时顾不上看这些东西,一身的病。您的腿折了您不缝针、不把这骨头接上,脑袋破了您不得给包扎上吗?一身瓦裂。现在这瓦裂,这三年放下,通过《弟子规》修复,把这个摔破的瓦缸用锔子给锔起来,现在像个罐了。还有裂纹怎么办?现在就得看破,就得往这缸子里面存水。所以不知不觉当中我们先放下,落实《弟子规》。跟大家说,真是一不是二。你让我三年前没学《弟子规》,不把那自私自利习气给它减一减,您让我今天看《华严奥旨》,我跟你讲,第一我也没那兴趣,第二我也看不明白,第三我也不可能有法喜。所以得益於老人家对我的指导,三年前他不让我看这个,你先落实《弟子规》,儒释道三个根,你先弄个三年。《无量寿经》你读一千遍,生活当中落实《弟子规》,你先甭琢磨这个。三年之后,你说「幽须鬼神证明」,不知不觉就看上这个。为什么?福报现前了,知道这东西好,自觉了。一天十二个小时,早晨八点钟到办公室,一直到晚上八点,每天就盼著赶快跟字典在一起,就盼著看《华严奥旨》,就盼著看老和尚这个讲义。能跟它在一起,觉得特别有安全感,觉得很温暖,觉得很有指望,觉得很有信心。

  「能亲仁,无限好,德日进,过日少」。仁在哪?老和尚说坏人也是仁。是,您不能跟坏人,那是老和尚的境界,「三人行必有我师」,坏人也是教育你的,您先别玩这个,您先跟经教在一起、跟贤首国师在一起、跟丁福保老先生在一起、跟净空老和尚在一起。跟他们在一起这叫什么?《无量寿经》上说,「不欣世语,乐在正论」。我们说的话都是世语,东家长西家短,罗罗嗦嗦,跟著扯淡。这是什么?正论。什么叫正?给你能带来义和利。义,道理你明白了。义什么意思?道理、意味、味道,利是利益;换句话说,道是通利的。你看,我们不查这个义字、不查这个利字,根本就不知道佛菩萨说的这个义是什么意思。义,道理,意味也;道,谓之能通,通哪儿?通利,你学了这个道,一定能给你带来利益。你把这个义字查清楚了,您不应该明白道理吗?佛菩萨会骗人吗?今天我没有利益、我得不到真实的利益,埋怨谁?道理你不明白,没通。

  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一辈子,人到中年,我看现场的很多朋友,真的得把衣服袖子挽起来,得干点什么,得学点什么,否则,我们跟佛菩萨只能擦肩而过,这就太可惜、太可惜了!我们如果不认识净空老和尚,我们不认识净土宗。你说贤首国师这篇书,入了藏了,《龙藏》里有。《龙藏》四万多卷,谁帮咱挑出来?诸位,您先别说三藏十二部我看懂看不懂,您说要不是他老人家这种能力、这种水准,挑出这么薄薄的一本,就把《华严经》四无碍法界,事无碍、理无碍、理事无碍、事事无碍,透透彻彻、明明白白,老人家加上两次的讲,光盘是免费的、书是免费的。你说这时候咱再给老和尚磕个头,祝他老人家万寿无疆、长久住世,这是真的,真的这个头磕下去你觉得不容易,能碰到他。师父给了我一套《大藏经》,我看了看目录,眼花缭乱,光华严宗这一栏有多少资料。老和尚是高屋建瓴,就能把这东西挑出来,从里到外、从头到尾给你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读了,每天读一遍,三十分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我们一定要珍惜我们的机会。我们自败家门,佛门当中的衰败败在我们,我们没出息,我们不精进,我们不想出离六道,我们不想寻找幸福,我们也不想救这个世界;否则的话你不会这样做,你不会这么懈怠。

  我一个买卖人,卖炉子的,可能是福报大点,一天能读十二个小时经,两小时总有吧,一天查五个字不多吧。你要真想学,我就不信你看不了这个,三宝会加持。您只要抱著大悲救物这种心情,四弘誓愿这种弘志,没有读不懂的。我跟老和尚一样,师父说,你要看不懂,他那时候,老人家的体会,在佛菩萨面前拜三百拜,回来再接著看。我的体会我也不拜,看不懂我就硬看,就一遍一遍我就读这字典,突然一下就明白了,明白还不是字典上的意思。师父说,这就是偶然透出点三昧。丁福保的字典你看完了,所有的字我都查出来了,什么之乎者也我都弄明白了,我也翻译成普通话了,我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好像懂一点,好像还是看见糖了,糖里边什么滋味隔著糖纸。我就定在那看丁福保先生这个,慢慢看,千万不要心浮气躁。坐下来,认认真真的看,不要著急、不要沮丧,用清净心去看,突然有一下豁然开朗,说的是这个意思。见思烦恼、尘沙烦恼、无明烦恼跟二障什么关系?三种烦恼跟二障什么关系?马上就明白了。明白以后那种喜悦,我跟你讲,真是说不出来,觉得吃饭,你干什么都不如看这个字典痛快。我终於搞明白了、终於清楚了,那种喜悦,那是一即一切,对佛菩萨那种尊重,那种高兴,那种再愿意学习、那种我终於明白了、懂它什么意思了那种成就感,我是这三个月一百天来一直沉浸在其中。

  我来到香港,一是看看老和尚,第二个跟大家汇报这一段修学的体会,希望能够供养大家,可能对大家有一些帮助。说得不对的地方,至诚恭请大家能够批评指正我。谢谢大家。

选自净空法师专集

 

声明:本站为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互动式网站,文章、图片和视频均为网友上传,如有发现我们文章、图片或视频侵权,请通过邮件xuhua@xuefo.net与我们取得联络,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立即删除。



下载DOC文档     在学佛网发布文章    编辑或删除    微信分享

本文评论合计条,点击查看 或发表评论            点击一边查看文章正文内容一边评论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全部:胡小林老师:学习妄尽还源观的心得分享       胡小林老师)  

 胡小林老师:学佛人要汲汲讲求的八件事 

 胡小林老师学佛答问胡小林老师主讲(第三集) 

 胡小林老师:黄忠昌居士遭遇的两个小故事 

 胡小林老师亲自示范十念法拜佛 

 胡小林老师学佛答问(2010/4/8) 

 胡小林老师学佛答问(2010/7/28) 

 胡小林老师学佛答问(2010/10/27) 

 净土法门:胡小林老师用印光法师十念法念佛效果非常卓著 

 听胡小林老师讲孝道有感 

 胡小林老师:学习妄尽还源观的心得分享(第二集) 

 胡小林老师: 比如说你爱占便宜,你就碰到占便宜的人 

 胡小林老师:感化的力量 

点击查看本站五明频道类似内容:胡小林老师:学习妄尽还源观的心得分享       胡小林老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