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德森法师:佛化婚礼的检讨一文的按语


   日期:2019/11/8 7:57: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佛化婚礼的检讨按语(附原文)(一九四五年三月一日)

  佛学是人生处世的实学,佛教是度人救世的宝筏。所以我们要把他推广普及到全人类,使大家都得到安乐和解脱。于是佛化的婚礼、丧礼、祭礼、医院、学校、通俗演讲……都成为需要积极提倡的急务。

  其中尤其是婚礼一项。习俗相沿,都是大杀生命,来充筵席。当每一对新夫妇,到婚礼完成之时,就负下了无穷的命债。这种在团圝喜庆的时候,却反演此杀生流血的惨剧的悖谬举动,实在是最不合理的。可是举世习行而不知其非,反认素席为不祥,实属遗憾。现在可不同了,佛化素席的婚礼,相继倡行,真是正风弭劫的好现象。我们还得把他来检讨一下,始归于标准化。

  所谓佛化婚礼,大致不外乎俭约,戒杀用疏,佛化仪式的三个原则。此外在家庭富裕的,还可以节糜费,充善举,为新夫妇造福。至于佛化仪式,如用佛化歌曲,或音乐,作佛化演说等,都可采行。又如旧式婚礼中,有舅翁祝香的仪式。从前吕蒙正公,有『愿我子孙,世世信佛奉法,效忠国家。凡不信佛法者,勿生我家』的祝愿,也可移用于佛化婚礼中,由主婚人,在彩舆入门之后,新人交拜之前,设香案而祷祝之。

  近来窦存我老居士的四公子海溶世兄,在某寺中举行佛化婚礼,仪式庄严隆重。这种对于佛法真信实行的毅力,真值得我们的钦佩和随学。但对于这佛寺结婚的创举,可要精审地检讨一下,以为尊否去取的标准。在一般的想,基督教徒,在教堂中结婚,佛教徒,在佛寺中结婚,不是很对吗。但是佛教的机构,可就不同些。在佛教四众弟子中,在家二众弟子,是绝对不妨婚嫁的,所戒的是邪淫外色。出家二众,可就严格了。因为他们负了传持佛法的大任,誓求了脱生死,而证道果的。故须身口意三业清净,严守戒律。对于『生死根』的淫欲,是绝对禁绝的。在佛遗教经上,明白地告诫僧伽,不应参与男女婚嫁的事。免使隔绝了的心镜,重染尘埃,这当然是『不见可欲,则心不乱』的正法。想在出家的戒律中,也有这样的规定吧。根据此意,则在疏食处,与在家人所组织的佛化团体中,举行佛化婚礼,是很好很对的。若在佛寺中结婚,岂不破僧律而妨静修,也许会惹动修行人的欲念来,所以是不如法的,不可为例的。

  这个臆断,请示了兴慈师座,获得印可后,重商于窦存我居士。不料窦老所见亦同,说自己早有这个感觉,知道此举之错误。佛化婚礼,举行于疏食处,或居士团体,是尽善尽美的,而不能举行于佛寺。希望佛教同信,后不为例。故抒管窥,再求诸善知识的共同商榷。(郑颂英)

  愚按 今人思想进化,不拘合法不合法,确有许多新发明,擬事事远胜前人,此是司空见惯的。即就佛法未入中国之前,依儒家礼论,七十可以食肉,亦未主婚礼必须杀生。且易云,天地之大德曰生,体天地好生之德,亦自应戒杀护生。况已皈依三宝之在家二众弟子,依莲池大师之慈训,一切婚丧喜庆,戒杀护生,纯用素筵,美善如法,本无足异。朽腐如森,亦觉无须别立名目。奈厌旧喜新,人情之常。加之今人愈尚新奇,立一新名,多人欣羡。昔年初立佛化结婚之新名词,森虽觉刺耳难受,不敢反对。后得慧开和尚表示不满,寄东居士即易为护生结婚,众人同称美善,而佛化结婚之名称,于是久寝。近因窦陈二公子,一在某寺法堂,一在功德林,皆请法师与会,为授三皈。则佛化结婚之新名词,又复甚嚣尘上。森虽悲泣正法之浸衰,自命学行两缺,笔口皆钝,不能如他们之横说横有理,直说直有理,说得头头是道。且老死将至,亦无如许闲工夫,只好缄默不言,以免多惹烦恼。但窦老本为多年维护德森之大护法,多人深知。其学识之渊博,护法之真诚,慈悲喜舍具足,实行慈济,打破虚荣,见理超卓,处处高人一等,诚为目今居士界之杰出。且彼此心交,家常琐事,每与森商。唯此千古未有之破天荒,事先虽与森偶露一语,森以某法师,博通三藏,学识超群,注重戒律,当然不致允许,故略以理谕其不可,未加力阻。不意某师不特允许,且竭诚欢迎。并闻盧君,即拟以大雄宝殿,为其女公子与窦少君结婚之礼堂。惊闻之下,忆及童时,曾闻谤佛者,有袈裟挂在繡房门之语。今见诸君如此提倡佛化,较之童时所闻,更进一步。恐将来和尚洞房花烛夜,大雄宝殿作卧寮,亦难免有实现之日矣。至此力阻,木已成舟,无法挽回。亦只好暗自悲伤,缄默浩叹。出面提倡者,多为口笔纵横之缁素,德森固陋,何敢搂锋。故只仍与窦老商榷数次,亦不敢有只字发表。兹得郑居士投此文稿,且思郑为青年佛学界之首领,思想活泼,聪敏过人,除腐刷新,一日千里。愿力弘深,斯时少匹。他虽喜用佛化结婚之新名,尚认就寺为违法,可谓见理之高,仍能救得一半。因此附以缕琐,以抒管见。窃念,结婚虽为人伦之大道,究为生死根本之系缚法。俗人一向優为,欲求减轻,尚不可得之染著事,与佛法本无交涉。佛制许在家二众照行者,實循循善诱之方便善巧耳。而在家二众,原为染著系缚太深,无力振拔,故须皈依三宝,以求逐渐减轻。若皈依之后,对于染著系缚之婚姻俗事,仍须加意注重,以为学佛之必要条件,则转染转深,愈学愈俗,又何用皈依学佛为。愚见结婚而就佛寺,不须援引出家律文,即以世俗普通知见,亦应知为大冒不韪,森固无庸多赘。即结婚而加佛化,仍不如照用护生二字为妥善。诸公洪论,唯寄东居士,主张皈依三宝之后,进授不邪淫戒,实有采取之必要。但愚见,婚礼场所,除出家二众之寺庵非宜外,其余各随风俗,随处皆可。而求法师授三皈,与一戒,自应在结婚之后,不拘何时,新夫妇先行斋戒沐浴,而后恭诣寺院,请求法师授之,庶为如法。今由郑居士鸿文,引得德森满肚草料,尽情吐出,原欲挽救错误,以维正法于一线。诸公若表同情,则幸何如之。若仍以推广佛法之深心,斥森为老朽顽固,不识潮流,即须将各地佛殿,悉作结婚之礼堂,森亦不敢再事饶舌,静听诸公为之矣。知我罪我,均无暇顾。德森附识。

  注:郑颂英文,德森法师按语,摘自民国三十四年三月一日《弘化月刊》第四十五期,见《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补编》六十九卷三九〇页。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