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贤崇·贤宗法师:坐禅三要


   日期:2020/3/25 1:23: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坐禅三要——贤崇法师在“止语禅”上的开示

  大家好!今天呢,给大家分享三个小题目,叫做:坐禅三要,从三个方面来分享。现在的这个禅修啊,已经跨越了宗教和民族,地域和国家,不单是有佛教的地方在修禅,没有宗教的地方人们也在修禅。我在杭州的时候,有个教生命动力的老师,他说他是一个天主教徒。香港也在修禅。现在禅修很普及,大家都认识到它是个好东西。吕丽昨天从义乌过来跟我讲,她说有个北京来的记者,跟她讲清华大学成立了一个”归零禅修班”,学费是两万八千块钱。所以你们这两天要抓住这次机会好好地修,不只是说能得到两万八千块,禅修的价值是很难用金钱数目来衡量的。为什么这样讲呢?在这里禅修的两天只是相当于给了你一把打开宝库门的“钥匙”,要想得到这个禅修的宝呢,就要你回去不断地体验它。今天能坐在这里的人,都是可以把心放下来的,可能我们这些人也都上过很多课,自己也能讲,还能引导很多人。但是我们要知道,学的多并不代表真的懂,并不代表它已融入到你生命当中去,也不可能一定会与你的内在作交换,要把我们的知识变成一种思想,在我们的思维里转变。所以,坐禅三要中第一个就讲到了“调身”,用一种思想改变我们的身体,这个是很难的。

  现在,我们在生活中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压力,不当老板的被老板施加压力,当老板的被社会施加压力,整个社会就陷在这样一个漩涡里,怎么都出不来。所有的人只要谈生意就得吃饭,只有吃饭才能谈好事情,跟政府交往也得吃饭,我参加过几次。有一次是跟一个政协的主席,还有他的秘书几个人一起,还有我们嘉兴桐乡的部长,我们到老龙井上面的那个餐厅里,六点钟去的,一直到十一点钟,整整在那房间里吃了五个小时的饭。然后呢,八个人里面七个会抽烟,除了我不会抽,整个房间里面烟雾弥漫,我发现我那一刻就处在地狱里,我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快乐。但是后来我想想,我也不对,我为什么要用地狱这种观念来引导自己呢?我应该非常喜欢这样的感觉才对。那说明我当时的心灵跟身体都没有调理好,所以才有这样的一种排斥。就从这样的一件事情来看,我们做企业真的很不容易。

  我每一次到厦门去的时候,他们都要请我吃饭,早上吃,中午吃,晚上还要吃,吃完这些还不够,还要去喝咖啡,非得把你折腾到十一二点,不然不放你回,每天都这样,如果不去吃他还会说师傅不给我面子。说这么长时间才有一次机会相聚,然后我就想,随缘吧,在随缘的同时,我们的生活也被打乱了。所以,有时候生活也要我们有意识地去选择。我厦门有个弟子,原来是个副总,现在是整个公司负责人,接下来他又要升职,但是他性格内敛,并不喜欢去应酬。他不跟上司应酬,也不去跟那些客户应酬。要知道他们是担保公司,有很多的中小企业找他们担保。按理说,他的应酬应该是非常多的,但是我这个弟子呢,一点应酬都没有,下了班就回家,有时间就看看书,他从来不请别人吃饭,然而他的业绩一直都是很好。这里有个什么问题呢?这就是要改变一下我们的思想,并不是一定要靠吃饭才能做成事情,改变我们的生活,改变我们为人处世的方式,一样可以做好的。还有,我厦门另外一个朋友跟我讲,他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有一次我住在他家里,他在外面应酬到半夜两三点钟才回来,第二天早上起来跟我诉苦。有时候他到寺院来,也会带朋友过来,有一次竟然带他的朋友跑出寺院喝酒去了。那说明他自己喜欢这些东西,自然而然地他的身边就会吸引那些跟他有共同爱好的人。所以,不要抱怨,我们现在的生活状态是自身造成的,不要哀怨别人。你如果坚定信念去做一件事情,那就不怕改变,不是说你改变了这件事情就做不好,不是那样的。

  人家常说有些大护法什么的要经常去拜访啊,我从来没去拜访过。但是有一些我会做一些互动,比如平时会有一些很有感悟的短信息,我就会发给他们,让他们每一次收到我们的短信,内心都会有一种触动。还有就是我们读到好的书籍就会大量的收购,购来以后寄给他们,然后我们会写一张纸告诉他们,这本书是什么内容,我看了有什么收获,希望他也能跟我一样受到一些启发。最近推出来的那本是《活法》,去年我们已经推出了很多,像《遇见未知的自己》《故道白云》《幸福的方法》等等,不断的发现,不断的推给大家看。如果想让一个人改变,一顿饭没什么作用,但是如果是一本书,或者是一份关心和理解,意义就有所不同了。

  我发现这个咽喉炎,通过呼吸竟然也可以治好,我们的身体也一样。我跟他们讲,如果我们用呼吸,用意识去呼吸的时候,我们身上的很多亚健康状态就会得到改善。因为,我们身体最主要的就是不动,它的循环,就会缓慢,当我们调自己的呼吸,把呼吸拉长,把呼吸增大,取得的效果就是增加我们的血液循环。你看一个风箱如果小的话,发出的气就是那么一点,当你的风箱很大的时候他出的气就很大。所以我们呼吸的时候把大量气吸进来,慢慢地吸,憋住四秒钟,然后再慢慢吐出来,就是等于用我们的吸气推动了我们的每一次血液循环,每一次血液循环都能渗透到每一个部位的神经去,一次性可以全部调化。就像我们池里的水,如果不动的话,它就变成死水,时间长了会发臭,当你不断地把他搅起来的时候,这个水就有力量,它就会产生新的能量。我们的身体也是这个道理。你看狗、鸡、猴子等这类动物呼吸很急促,所以它们的寿命很短。而乌龟每呼吸一次就会停顿一下,平时爬得很慢。每到冬天,就把头和脚全部缩进壳里冬眠了。这就告诉我们如果要让我们的身体健康和长寿,就要跟乌龟好好去学,不是你跟“王八”去学。是让我们明白一个生命基本的规律,天一亮我们就要学会起床,天黑了我们就要学会去休息。

  昨天有个朋友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信息里面说曾国藩如何看待一个人成不成才。首先,看这个人早上几点起床。如果说睡到十一二点还不起床,那这个人基本上做不了什么事情。其次,他读的什么书。是不是圣贤书,圣贤的书会不断的把他推向正面。

  后面的待会儿再告诉你们,但是这两条是我印象最深的。我们要通过坐禅去调我们的身体,尽可能的用身体的本能去感觉它,体察它。肚子饿了一定要吃,不要让它继续再饿下去。别饿过劲了到时候你一点都不想吃,那只会使我们的身体超负荷。想睡觉的时候就去休息一下。除非什么公司突然间有个紧急的事情,要我们加班、熬夜,偶尔几次是可以,经常这样是肯定不行的。包括公司的管理人员,你们一定要明白,如果长期的让你所有的员工每天都处于强压的状态里面,这样的公司不会长久。但很多公司还是会用这种方法,不行就给员工榨上四五年,到时候再换人。大家想一下,这样的公司能维持多久?所以我经常跟他们讲,为什么我们很多事情做不成,那是你的东西不是人家所需要的。就像一些营销人员一样,他不断的说要把这个东西卖给你,但你并不需要这个东西。你要和客户讲清楚,这个课程或者这个产品的定位什么样,还要看什么样的情形。一个验钞机五千块钱,人家一年的工资还没这么多哪,试想是你的话会接受吗?对一个消费很高的人,你跟他讲五块钱十块钱的东西他根本不屑一顾。这就告诉我们,很多东西你要找这准对象,或者现在这个社会上人需要什么,对症下药,按需供给,才能做好。你如果总是做一些驴唇不对马嘴的东西,那会很辛苦,最后也很难做成。所以这就是我们所讲的“自然”。很多东西要符合于实际,我们的身体也是这样的,我们要觉察自己身体的感觉。饿了要去吃饭,困了要去睡觉,累了就好好休息。不然的话,拿健康去赚钱,最后赚了钱还不够弥补健康的,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所以调身体,是我们禅修的第一要事。

  接着讲“调心”,当我们的心不能自我调整的时候,我们的很多很多观念就会让我们无法成长。你们仔细想想,所有负面的东西都是因为我们自己内心的不正确的观念所产生的。我看这个人为什么会喜欢,看到那个人为什么不喜欢?听到这个人骂我一句我会飘飘然,而另外一个人骂了我一句,我为什么会憎恨?也许我们会说,这个人素质差;他赞叹我是因为他理解我。好与不好为什么会在我们的内心里面产生这么大的反差?实际上还是我们自己的心无法自我调节。同时,我们的家庭处理不好,我们的事业做不成功,我们所碰到的各种问题,实际上还是在于我们的心不能正确的认识自己。当我们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时候,就会有很多问题想不明白,总是在乎“我”怎么样。我们一定要通过禅修把自己的那种心态调整过来,转换过来。就像我们看到发现问题时,首先要告诉自己不要用消极偏执的方式去看待这件事情,应该让自己静下来,心沉下来,多方面的去想一想,然后再做出一个正确的决策,这时候的决策才是最合理的。你如果当场跳出来,当场做出决定,很多东西都是不正确的判断。

  所以,禅修就是来把自己的心态控制好调节好,升华到另外的一种境界。只有达到这种境界以后,你碰到问题的时候才能从容地应对,然后对自己的事业和人生规划有一个胸有成竹的把握。当你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已经想到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怎么走,等到走到第四步、第五步的时候你可能已经想到第十几步该如何走。很多人都问师傅,你自己在很困难的时候怎么办?因为我已经把第五步、第六步、第七步已经都设计好了,现在碰到这些问题刚好在我的预计当中,所以我一点都不恐慌,反而觉得这些问题很正常。就像我们正在建的工程,那是欠着人家钱的,人家到这里讨债,甚至拍桌子什么的,对我们讲出一些不客气的话,我觉得这个很正常。即使我按照全部合同给他钱的时候,他还是要讨,因为他到别的地方拿不到钱,到师傅这里可能会更好拿一点,他就愿意到这里来,我说这都很正常。你去排斥、你去躲避、你去抱怨,对这件事情一点都没有好处。只能去跟他讲好话,这件事情是这样,我们一起来解决,如果不行的时候我也会帮你尽量地想办法。

  昨天看到《读者》里面有一个我国近代很著名的一个人叫魏尘刚(这个人姓名正确吗?请核对),这个年轻人才三十几岁,他采访过很多国家的总统、诺贝尔奖金获得者,还有达沃斯的经济学家,采访了很多世界知名人士。这些人采访了以后都和他成为很要好的朋友。他去美国,他们请他吃饭,总理约他一起出来聊天。作为一个记者能得到国家总统或者总理邀请你吃饭,我觉得他们已经不是一般的关系。这个人在北京的时候,很多人邀请他去成为他公司的代表,他不愿意干,他说我还是做我自己的职业。他每一次开着车到北京的香山看一下北京城,二环、三环、四环、五环,一环环灯火通明,这样的一种城市生活。他就想,这就是人生,这就是世界。他有个到过太空的朋友,他就问他:“你在太空里面看到地球是什么样的”?他说“看到地球就像一个小球一样,其他星球如果跟地球碰上的时候,这个地球就会炸掉”。我看到这个文字的时候突然间有一种感觉,我们把自己的能力、相貌、财产等一切的一切都看得太重了。虽然在地理环境里面是这样。但从人生的长度来讲呢,只是一个刹那而已。我们总是太在乎自己,所以很多东西,我们的心放不下,我们的心结解不开,我们无法去面对这样和那样的人。站在外太空上,我们整个地球就像一个小球,但是我们这里开车到福建的时候要开好几个小时。坐飞机到欧洲要12个小时。有一次一个老人家跟我们一起,他坐12个小时脚都坐肿了,在我们的观念里面是非常非常地漫长。今天一个人骂我一句,我会好几天不舒服,为什么呢?我们总会在这样一个小小的氛围里面,总是困扰在里面解脱不开。我有一个朋友叫王杰,他去年在北京成立一个华洋公司,他说我们行管的那些家人,一个人筹100万,几个人凑在一起就一个多亿在北京开了一个公司。有一次到阿拉伯去考察,他去了阿拉伯一个最有名的富翁家里。他说世界上最顶级的好车那人有十几辆,他的房子大到几千平方米,前面的花园就像我们的内蒙古草坪一样宽大。但是这个人他是怎么生活的?他那个房子不住,居然跑到一个非常荒凉的地方去种地。谁知道他的财产到底有多少?我们没办法猜测。他们不过那种极富极贵的生活却要回归到自然,自己内心的那种喜悦才是他们生活当中最渴望得到的东西。但是我们现在不断去追求什么东西呢?追求名、追求利、追求人家赞叹我们、追求人家用渴望和羡慕的眼神来看自己,然后才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的那种价值。实际上这些东西真的是说白了一点都不值钱。当我们不断地去渴求,不断地去期待得到这些东西,这样的一种思想就会把我们整个身心破坏掉。所以,禅修就是要我们回归到原本清静自在喜悦的那种佛性。佛性是清静的,是喜悦的,是悲悯的。佛,本性如此。但我们不断地给他覆盖很多很多东西,最后本是自然的东西,却被一层一层包裹起来。就像我们这个房子,上面是一点白漆,现在感觉很舒服,但是你要再给它强加很多东西,最后这个房子就面目全非了。然而,人如果没有这样的一种亲身经历他永远感觉不到,最原始的东西就是最好的东西。

  有一个很著名的画家跟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海盐一个局长,因为贪污受贿被关进了监狱。同一个监狱里有几个人住,一个月以后,其中一个人要从这房间搬走。他只带了三样东西:一条被子,一个脸盆,几件换洗的衣服。看到这一幕后那个局长突然觉悟了。他想:人生就那么简单,这么几样东西就足够了,我为什么要去追求那么多东西,到最后把自己关到这里面来。在我们人生里面需要的东西真的不是很多,当我们用积极的心去做好事业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有一颗非常宽广的心,我要做这件事情能不能帮助更多的人,让人家从极端里面解脱出来,要尽自己所有的能力去把它做好。否则的话只为自己的利益,为自己的名望为自己的金钱去做,那么你不会得到真正美好的东西。所以你们回到单位去的时候,想想你做的每一件事情是不是真的有意义,你的员工、你的家人、你的消费群体、你的客户等等,当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想着他们的时候,你的定位、你的文化,你企业的这种未来的远景,就会做得非常好,而且做起来不用花很多的精力就能成功。

  这里告诉我们一个宇宙的秘密,这个秘密是什么呢?你不断的想到别人的时候,别人就会被你所吸引,他就会不断地聚拢到你身边。你如果只想着自己的利益的时候,天天想着把别人口袋里的钱变成自己的时候,那他就会离你远去,最后就不跟你交往,这就是宇宙成功和失败的秘密。这就是吸引力法则,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秘密。

  我十块钱给你,我不就少了嘛。我给员工更多些福利的时候,那我的资产不就减少了嘛!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迷”。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迷了,他才叫做众生。哪天你悟了就变成圣者,你就变成成功人士,你就能透视人世间一切的迷惑,进而得到悟者的境界。我们不明白这些道理的时候总会被它所困扰,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将来的人生选择。当我们学会没有一点利益和得失,完全地去付出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会聚拢在你的身边,成为你的支持者,成为你的事业的伙伴,成为你成功的推动力。当你有所期待的时候,你那个眼光看出来都是贪婪、索取的那样的一种眼神。你即使不说人家也能感觉得到。所以禅修是给我们调心,要我们通过心灵去改变思维,通过思维去影响我们的行动,来让自己身心都得到清静。

  我以前在上课的时候记了很多很多笔记,基本上老师所讲的每一句话我都把它记下来,拿回来往书架一放再也不去看它了。后来就觉得这样做很不对,再后来上课时就很认真地听,突然间哪一句话触动到自己神经的时候,我觉得那一刻对我而言最为关键。所以禅宗的那些祖师大德为什么要“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为什么要“呵佛骂祖”,就是不要在我们的心里面树立一个东西让我们打不开,放不下,变成缚在我们身上的绳索,绑得你不能自在。当我们回归到生命本我的时候,发现我们的人生是最快乐的。当我们在乎很多东西的时候,我们就很不舒服。你们一定要找到那个非常自在的本我,展现在天地之间,要唱你就唱,要说就说,要玩就玩,但是并不能在公共场合这样展示自己,公共场合我们要尊重别人,要穿得很正规,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让别人看到你感觉很喜悦。禅宗里面有一个故事,有一个瞎子晚上出去的时候总是要打上灯笼。打这个灯笼是了为什么呢?他是为了让别人不要碰上他,同时也能照亮别人。我觉得这个灯笼打得很有意境,当我们走出去做每一件事情都能想到自己是个瞎子需要打灯笼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人就是佛,就是菩萨,就是人间的圣人。他做的每一件事情总会想到别人而不是考虑自己。这就引申到第二个题目,破除“我执”和“法执”。

  刚才我们前面实际上一直是延续着这个内容讲的。为什么这样讲?因为当我们一直执着一个“我”的时候,你的身体和心灵,你的所作所为,你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所有东西,都会一直围绕着这样一种狭小的极限来运作。好像我讲到某某人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感觉到,师傅提到我,他身体就会很紧张。或者说,我被人家所提问,我被人家所重视,他内心里面就产生一种喜悦。我们都是希望被人重视的,总希望被人家认可,总希望别人能感觉到我是怎么样的。虽然我们坐在这里,你们都觉得自己坐的那个位置是最重要的。真的,这不是我讲的,实际上我也经常是这样的。希望我坐的这个位置是最重要的,好像别人都是次要的,我才是这个课堂里面的中心。当我们这样的意识很强烈的时候,你就会想,哎哟,我的相貌,我的面子,我的言谈,我的举止,我所做的所有事情。当我们离开家的时候我们就会告诉人家我的家怎么怎么样,当你离开这个村的时候你会告诉人家我那个村怎么样,当你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会跟人家讲我是某某城市的人,那里是多么地好,是一个国际大都市,把上海那里所有好的一面都展现给别人,当别人说那里人小气,你就会跳起来,就会维护那里的形象,是不是这样的?我们每走一个地方就不断地把这个面子罩在自己的内心。就像一个董事长去开家长会的时候,他总是摆着一个我是董事长的那种感觉。其实在这个时候你就是家长,你就是孩子的父母,你摆这个谁理你?然后当别人可能说一句让他感觉很下不了台的话的时候,他就会很抱怨,这种抱怨还是“我执”造成的。

  所以,佛教里面所讲对“我执”的一种破除,是让我们站在成、住、坏、空,站在组成我们人身体的色、受、想、行、识五蕴和合的一个状态里面去看待自己,我经常教他们观不净观,就是破除自我。你在那想,我明天死掉,死掉了,没气了,身体僵硬了,特别是春天的天气或者夏天的天气,两天全部发黑,再过两天就发臭,有孔的地方就开始流出脓,慢慢的肉一半腐烂一半还没有烂掉,最后虫爬满整个身子。这时候你们有什么感觉?当我们在乎自己的面子,在乎自己的名望,在乎自己的地位和金钱的时候,你这样去想想,没什么事情是放不下的。所以我前一段时间在鼓动他们到汶川去好好看一下,那些人刚还活蹦乱跳,突然之间全部消失。从汶川回来的人说,他们所闻到的全部是尸体的臭味,基本上在一公里以外都会闻到尸体烧掉的臭味,那个臭味真的是难闻得不得了,那比我们厕所里还要臭。我们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皮肤好,这是我的身体呀。当你割一块肉放在那里,等它烂掉几天的后,你看看你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的状况。我们总是很在乎自己,很少去想想当我们的身体幻灭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种状况。

  佛教里面讲我们的身体是五蕴和合而成,叫做色、受、想、行、识。色就是颜色,物质;受,就是感受,喜受、乐受;想就是你的想象力,了别、判断、分别事物。所以我们是由这些东西组合而成,当然你们要进一步了解你们自己去看书,我没办法给大家一一的解释。每一样如果要解释,真的是几天几夜都解释不完,大家很难接受得了,而且很枯燥。告诉我们人是由物质、感受、想象、行动变化和认识这几样东西所组合而成。所以我们所说的四大,还有成、住、坏、空,或者说生、住、异、灭,这样的一种状态组合成我们健全的身体。

  万事万物就是我们所说的“法执”,它是因缘相聚而存在,因缘离散而消失,每一样事物都有它存在、生灭、变异、消失这样的一种状态。你看我们的凳子、我们的房子,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这样的。明白这样的一种状态后我们就知道,家庭的成立,现在有成立将来就会离散。事业今天会成功,不定哪一天就会失败。人生下来,最后注定会有死的一天。今天我们相聚在一起明天就会分别。今天我们成为朋友,明天就可能不是朋友。当我们相聚的时候你就要明白接下来的离散。所以说,每一次相聚我们都要好好珍惜。每一次分别也不要去悲伤,这就是事物的规律,这就是一切事物的原则、本性。所以佛教把这样的一种思想叫做空性。

  哦,时间到了,休息十分钟。

  我把最后的一个题目做个简单的总结吧!然后我们分享,我可能占用大家分享的时间了。对不起,我这个人讲话有的时候很罗嗦。刚讲到第三个小题目叫做“无上清净”,它有一个同义的名词,就叫“真如、本性”,或者说“佛性”,或者叫做“涅槃”也可以。当我们从调身到调心,然后再跨越一步破除“我执”和“法执”。“我执”就是正确的认识自己的身心,“法执”就是正确认识世界,就是事物的这种成、住、坏、空的规律,“我执”就是认识到生、住、异、灭的这种过程。得到无上清净就是破除“我执”和“法执”之后,达到的“物”“我”两空的这样一种境界时,你就不再是某一种现象,或者说某个人,那我就会去评判这个人的是非标准去对比和衡量。面对人与物的时候,就会觉得这个环境漂亮,我喜欢,这个环境我不喜欢,当你变成一种角色的时候你就会去评判另一种角色。所以我们要从有相和无相,从黑跟白,真跟假,是跟非,这样的一种对比的角色里面解脱出来。佛教里面把这样的一种解脱叫做“毕竟空”或者我们叫做“无上清静”。“毕竟空”,你若执着一个空的存在的时候,那也不行。所以一定要把一切有相的东西全部破除殆尽,超出有相和无相,从是与非、染与净,这样的一种对比的格局里面解脱出来,你才能得到一种真正的超然的境界。

  如果有人说要自由,那从监狱里面走出来是自由,从某个城市中走出来可能也会得到自由,那种自由可能是相对的。当我们证到无上清静的时候,我们就没有相对的东西。到这种境界的时候,你可能今天有十块钱你就做十块钱的事,明天给你一百块钱你可以做一百块钱的事,后天给你一个亿的时候你也可以做一个亿的事情,在你的人生境界里面没有篱笆,没有这样的一种局限。可能给你当一个村长的时候,你也可以把这个村治理好,给你一个国家的时候,你也可以把这个国家治理好,甚至给你一个宇宙的时候,你也能把这个宇宙治理好。那说明这样的一种人,他已经跨越这样的一种极限,这样的一种束缚,这样的一种有限的格局,他已经把所有的框架都打破了,这样的一种境界我们叫做“佛”。

  所以,我们禅修到最后就要修到这样的境界。如果没有达到时,别人骂你,你还会有烦恼,当然生烦恼这个很容易解决。当别人赞叹你,你还是心有喜悦的时候,说明你内心里面还有问题。所以要把所有的执着、在乎、恐惧,通通地打破,通通地放下,你要从这样一个极限里面解脱出来。这就要求我们每天回去要坚持禅修,只有不断地禅修,不断地自我缓冲和提炼的时候,你会慢慢地发现,就如我们在剥洋葱,剥得最后,在你身上所形成的东西全部都剥开的时候——啥也没的时候,你就到了最高境界。当然,我们不能用最高的方式去表达它,不能用有相的东西,也不能用执着的一种思想去看待它。所以佛学里面就希望我们证到这样的一种理想境界。这样的一种理想境界,不是说我今天告诉你就得到了,不是这么回事。而是要回去把禅修变成你生活的一个部分,通过自己去影响家人,通过家人去让你身边所有的人得到这样的一种升华,当你想一生当中所有的时刻里面都充满这种喜悦时,只有到这种境界你才能得到,不然所谓的喜悦都是相对的。

  今天你穷得叮当响,给你一百万感觉到很快乐,你饿了两天突然间给你一碗饭吃,很快乐,这种喜悦都是相对存在的。我们叫做:证到毕竟空,得到宁静是自在的,达到这种境界的时候,他不能用什么相对的东西来衬托它,衬托它的东西都是有限的。所以在我们人生的经历里面你想达到所谓的人生理想境界,就要不断地往这方面修,你能打破多少你就能成就多少,你打破得越多,你以后的成就会越大。这不是师傅发明的,这是从古至今所有大成就者所历练总结出来的一句经典之言,记住这句话:“你打破多少你就能成就多少”。当你打破得越彻底,你的成就会无限量。当你局限在某一个点的时候,它就那么大,它总是有限的。当我们用有限的眼光去看茫茫大海的时候觉得太大,但是哪一天你跑到太空去的时候,发现原来世界之外还有个无限宽广的空间。所以你这样去认识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所有的问题真的都不是问题,只不过是我们没有正确的去处理好身边的事情而已。没有找到一个规律,没有找到事物成长的那种原则和轨道。所以我们总是困在里面,困得团团转,不知道怎么出去。就像这个房间所有的门关起来的时候你就不知道哪里是门,东碰碰西碰碰总是出不去。因为我们没有找到能出去的一个方法。所以我们工作当中碰到困扰,生活当中碰到阻碍,人生碰到困惑等等,这些东西那是我们没有掌握好事物的一种规律。因为我们看到的一切东西都是动的,当你自己动,身边所有的事物都在动的时候,你真的是分不清楚。所以我们一定要从这样的一个狭小极限里面走出来。即使做不好又怎么样呢?我们在乎的东西太多了,你越在乎一样东西,他就会越成为你精神上的一种枷锁。你在乎你的先生,你就会在乎他今天身体好不好,他今天出去会不会碰到什么人,晚上回不回来,你就会胡思乱想,你越在乎你身上的困扰就会越多,越多的时候你就会给自己的压力就会越大。一个人你一天给他加一斤没关系,给他加十斤没关系,给他加一百斤的时候他能勉强承受,给他加两百斤一千斤的时候,他肯定承受不了,那时就要离你远去了。所以生活里面特别是你们这么有福报能接触禅修的人,真的是你们无始以来修行的功德,我们能相处在一起,可以说真的是非常有福报。所以我希望每一位来这里禅修的人回去能把它坚持下来。如果哪一天不行的时候,你就再回来复习。我们以后就给复习生定为星期六早上过来。为什么呢?因为人多一起共修的时候,才会产生大磁场,会产生一种互动。

  今天就讲到这里了,接下来大家分享吧。

  学员:我这两天道理都懂了,活了40多岁就是没想过呼吸的问题。

  贤崇法师: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吧,呵呵。

  学员:这是真的,没有感受到那么确切,也没注意过呼吸,就是说感觉到很舒服,以后想到这个寺院来常住。说白了,钱再多能怎样?现在这个社会是非常开放的,可以想象得到以后的皇帝是怎么样的,有钱这个社会确实什么都可以体验,最终却不会有禅修的快乐,这个是我这两天感受的。这个社会很放纵,花天酒地,有很多人沉湎于此,我们有的时候也受过污染。但是到这里感觉很好,自己也开始清静下来了。

  学员:最终能够成佛了,到时候你的弟子怎么办,不管了,那到最后还不是为了自己吗?不是高度自私吗?是不是极度自私才能成就自己?

  贤崇法师:“四宏四愿”是我们每一个佛弟子皈依的时候所发的誓言。因为我们这个世界中有褒义词,有贬义词,如果说都把它变成褒义词的时候,那种大爱之人实际上就是大贪之人。你如果无私地奉献的时候,你所得到也是最多的,这里面实际上就是这样的一个道理。但是,我们人有一点,你如果说抱着一种人性的自私,像我们所说的,每次付出都是想得到回报。只不过我用的方法是不断地去付出,等着未来得到回报,如有这种想法,你的付出永远是不会究竟的,它不是彻底的。

  学员反问:比如说我们修行,行禅,或者说出家也好,最终成佛,不是还是要让自己成佛吗?比如说我要宇宙秘密也好,或者说利他,利他这个实际上还是过程中的一个手段呀!说到底,我利他的最终目的是我普度众生,最终还是“我”成佛,最终这里还是有一个这样的追求的。当然最后你就空了,空了就没了,在这之前你还是要极度地追求的。

  贤崇法师:你说得非常正确,而且提出来的问题也很好。我们人看待问题永远是有执着的。我做这件事情,未来就是为了成佛,就是让自己解脱生死呀,还是用很多对比的东西去衬托出来。在佛教里面,有所对比、有所衬托、有所执着、有所得到都是“不究竟”,“不究竟”的东西最后都是不彻底。就像我们所讲到的空,身体的空、心灵的空、有相的空、无相的空,一直空空,空到最后的时候还要求我们所了解的那个“空”的“空”还要破除掉。这些理论现在我在这里讲,大家可能都觉得师父给大家讲“玄学”。不是这样的道理。他要求我们要得到究竟、彻底,完成没有挂碍的时候,你所证到的境界才是究竟的。

  学员又问:“你说的究竟的圆满的,在这个圆满之前还是要有所为,就是走这个路的过程中,或者在到达那一刹那之前,怎么解释?”

  慧海法师:“本身就是成就你自己。你吃饭不可能是为了别人吃饱,很明显的一个道理,是为了自己。”

  学员:可能现在理解,比如说我做好事,利他人家才会器重你,但是做到那个境地的时候,这个痛苦还是有。

  贤崇法师:我们人总是经常会追求一个最后的一个结果,所以才有蛋生鸡,鸡生蛋。所以佛陀当时有一个很经典的比喻。他说一个人突然间被人家一支毒箭

  射中了,然后他的朋友要把它拔掉赶紧给他医治,不然的话毒发身亡。他说不行的,这个箭是什么造的,谁射我的,一定要把这些问题全部调查清楚了我才能把它拔掉。我们问这些东西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所以我们修行就是要赶紧去,去行动起来。你去追求很多,哎呀,最后成佛会怎么样呢,人类第一个到这个地球上是什么样呢,追求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在浪费时间。

  学员:比尔盖茨他一生做互联网,将自己的100亿美元全部捐献给国家自然基金,他的功德比寺庙里面一个僧人去修行,去求那么多的自己的解脱,这样相比的话我觉得比尔盖茨的功德更大,你说对吗?

  贤崇法师:这个怎么说呢,金刚经里面有一句话是这样讲的“若以此经的一句话,让别人理解受用”,他所得到的功德比拿大千世界的金银去建塔、造庙、救济穷人功劳还大,这里怎么说?就是告诉我们一点,你的思想如果能让更多的人从一种困惑里面解脱出来,比有相的、物质的东西来得力量大。所以我们要用法布施。

  学员:我还有一个问题,刚才慧海法师也说过了,就是我们这个“人”,他说“困的时候我就睡,饿的时候就吃一点,口渴的话就喝一点”,那么修行的人为什么要戒色呢?

  贤崇法师:色是自然而然的东西,当你生理很需要的时候那你就回家去,不要呆在庙里面。但是我们寺院里面有很多修行的方法可以对治这些东西。比如说我是个师傅,我也有家庭,那样的话,我的整个精力会有50%左右被家里人所影响。你们都是有家庭的人应该明白的,孩子的问题、老婆的问题、老婆父母的问题、老婆兄弟的问题,还有工作的问题,很的很多问题会把你大半的精力转移到那里去。当我没有家庭的时候我就会完全没有挂碍,可以全心全意地去做一些事情,当然人家也认可我。人家一看师傅做的事情不是为了自己私有的东西,如果说有家庭的时候,这个钱给师傅了,师傅会不会给他老婆拿去了?给他拿去培养孩子了?人家就会有这样和那样的一些怀疑。

  学员:“那师父为什么要戒色?”

  贤崇法师:我刚讲到了寺院里面出家师傅他有一个修行方法,叫做修不净观,修好以后,他对这方面就没有需求了。

  学员:有方法对治就没有需求,那没有方法的人或者修行达不到的人呢?

  慧海法师:佛教有四众弟子,一个是在家两众,一个是出家两众,其中出家两众就是为了更好的把佛教事业做好,没有牵挂而已。

  学员:男女之事也是人的本性,是很自然的东西,为什么要戒它呢?

  慧海法师:你明知道山有虎,却非要虎山行,那这样的人只能靠自度了。

  学员:假如我们把男女之事看成“晚了要睡觉,天亮了要起来”一样的自然现象呢?

  慧海法师:我们人往往被自己的烦恼所限制,比如说一般人困了要睡觉是没办法挑战的,但是我们修禅定的时候就可以不用睡觉,就是挑战睡眠,睡眠也是一个根本烦恼之一,禅定到了一定境界就不会想睡觉。所以古代很多禅师晚上都不睡觉的。

  贤崇法师:你们刚刚谈的男女欲望,其实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间都是一样的。并不是说出家人没有你们就有,不是这样的状态。就是让我们明白一个道理,这个世间所有人来了都是一样的,但是每个人的需求不一样。你看有很多画家,他把一生所有的精力投入到绘画里面的时候,他也不结婚了,他难道不需要吗?他转移了。当我们在寺院里面修禅定,得到禅悦的时候,这方面的需求相对你们来讲可能会少很多。这不是说我在你们面前卖弄什么,当你进入禅定的时候真的这方面的需求会少之又少。

  学员:最后一个问题,来之前,我也知道自己做什么是什么,今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到底是谁?我是肉身的我?还是心理的我?还是精神的我?孩子在人类还没有出现我又是谁?或者人类有一天毁灭了,那么我是谁?

  贤崇法师:不要问我,问你自己,你一直这样问下去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父亲的儿子呢?我是朋友的同事呢?我是什么?你就不断的问下去。

  学员:有个吸引力法则,就是每一个念头产生的时候这个世界是有信号的,好像现在到我身边来的人,有好的,我不能说好和不好,可是看到那个比较痛苦的人我是应该帮助他还是离他远点?

  贤崇法师:力所能及去做。

  学员:上周回上海他们说供养佛像功德很大,他们说有500块钱就可以供养一个小佛像,还说五代可以享福,我比较贪。

  贤崇法师:可以,无论多少都行,都是一个心。

  学员:鱼和熊掌怎么才能兼得?

  贤崇法师:这个世界没有绝对完美的东西,不可能鱼和熊掌都得到。那就要告诉自己你自己要什么,在十字路口,要么就走A,你如果说走了A又挂念着B的时候,那就给自己制造一种无谓的烦恼和挂碍。痛苦是谁找的?是自己选择的。就像以前一个女孩子一样的,他跟第一个男朋友分手了,接触了第二个男朋友,但是跟第二个男朋友的时候她老是想着第一个男朋友,第二个男朋友说,她好像不是真心爱他的,最后又离她远去。当她有了第三个男朋友的时候,她又想着第二个男朋友的好,她永远都不能专注,永远得不到。禅修就是帮助我们信念专注的。

  学员:怎么才能孝顺?

  贤崇法师:孝和不孝就是看你父母对你的需求,有的父母可能需要钱,有的父母可能需要你的陪伴,有空的时候回去多陪陪他们。有能力的时候把他们接到自己身边住一住,尽量弥补,尽量没有遗憾。中国古代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如果说作为子女,当你想孝敬父母的时候他们却已经离开,那将是多么可悲的事。所以我每年都会尽量的抽出一点时间回去陪陪父母,回去看看我师傅,回去尽可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让自己最后走的时候没有遗憾,只能用这样的一种方式。不可能父母要陪,我天天只陪着他,我什么都不做也是不行,尽可能的将遗憾减少一点。或者是自己度假,回去带着父母到外面去走一走玩一玩,或者说回去做一点父母喜欢的事情。

  学员:我以前得过癌症,有人跟我讲是前世的因,可我感觉我很无辜,前世做的什么事,跟我今生有什么关系。我已经有过四次病危,肿瘤三次病危,出血一次病危抢救过来。我能够活到今天,我感觉真的是,我的每一天都是赚来的,我其实从头到脚都是病。我自己是学医的,以前我刚刚工作的时候一直在外科,我想是不是我工作的原因,经常会有接触尸体,换伤口呀,打针呀,专门会有这种问题造成我以后的身体状况。我在医院工作了六年就开始生病,到现在为止总共是二十年了。

  贤崇法师:20年了,很了不起啊!

  学员:以前我体重只有72斤,我165厘米,现在我126斤了,当时我是一直很困惑,包括我以前也想到过死,我也想到过出家去做尼姑,我曾经去过九华山好几次,到了那边我就不想回来,我感觉好像我一切的灾难,包括我感情上的、身体上的,只要在那里我就没事,我觉得开心。所以刚刚他们讲到40岁以前是你前世的,40岁以后是你今生的,我就是40岁以后才开始好起来的,开始正常了。以前真的不是一个健康的人,我精神有过严重的忧郁症,我一直想不开,一直想自杀。这几年开始越来越好,所以我现在对我自己讲,我每天都感觉很快乐,我现在家庭、事业包括我的感情都很顺。像他们刚刚讲的很多我以前一直不明白,当时我也来烧香拜佛,我不知道这个佛到底是什么意义,不懂,我听别人说你到庙里去拜拜佛。我很多朋友都跟我讲,说我一路走过来都是菩萨在保佑我,你一定去拜佛。我只认识这个字,但我不知道这个字的含义。我曾经生病的时候住在医院里,有一个病人,他临死的时候给我一套《圣经》,他说你应该到教堂去。我出院以后我是感觉自己走投无路,我真的就是想去教堂。我一年有半年的时间一直在医院里,医院进进出出就是我自己的家,本来就是自己的医院,一生病就急诊进去,一直靠止痛针过日子,那十几年我真的感觉不是一个人过的日子,非常痛苦。但是我有一个毅力,就是一定要活下去,这种毅力就是让我很坚强地走过来。因为要看病,没有钱,我就一直不断地自己在做,一直做到现在我没有钱,但是我今天健康,我活到今天我就是最大的快乐。那么我现在身体好了,我说我应该要尽我自己的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去健康。因为我今天的健康是我一路走过来的,我知道我应该怎么样健康地活着。所以我做的事也是跟健康有关的,我就是为了想让更多的人获得健康。为什么我这次要来这边禅修?就是我自己的愿望要,包括怎么样行礼,怎么样吃饭走路,我真的是感觉太好了。我想如果早一点学的话我可能会早一点懂得更多一些。

  贤崇法师:你要记住一点,当我们生病的时候是怎么产生的?是我以前生气、忧郁,或者说愤怒等等,经常患这种病,它不断地在你身上产生一种毒素,你每患一次它毒素就增加一次。当我们的身体正面的能量不能把负面的东西用最快的时间给它吞化掉的时候,那你的毒素就是经常在发脾气,一天发一次,毒素越来越增加,你负面的东西冲刷不掉的时候,积累在一起就是病。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你要把这样的一种情绪排除掉,你要告诉自己我没病,告诉自己我很快乐,告诉自己我很健康,告诉自己我非常阳光。只有从身体、从心理展现出来全部是光明的时候,你就没病了。虽然我不是用这种方法治病,但是我感觉这点是最重要的。

  今天就到这里吧!谢谢大家!

  ——赵福莲老师整理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站内相关文章:贤崇·贤宗法师)(五明学佛网相关文章:贤崇·贤宗法师)  

 贤崇·贤宗法师:在上海交大的演讲(2008年6月14日) 

 贤崇·贤宗法师:让禅修成为你人生的习惯 

 贤崇·贤宗法师:禅在生活中的意义 

 贤崇·贤宗法师:禅与企业家的修炼 

 贤崇·贤宗法师:破除“我执”,保持正念 

 贤崇·贤宗法师:什么是“二入”与“四行” 

 贤崇·贤宗法师:遵循自然 

 贤崇·贤宗法师:踏上八正道的幸福人生路 

 贤崇·贤宗法师:简单就是快乐,就是幸福 

 贤崇·贤宗法师:清除内心的毒素,然后种下菩提种子 

 贤崇·贤宗法师:第十二期止语禅修班开示 

 贤崇·贤宗法师:禅修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