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仁焕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净土讲经

大安法师

妙祥法师

印光大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梦参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昌臻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济群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德森有始无终之琐琐声明


   日期:2019/12/31 8:39: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德森有始無終之瑣瑣声明(一九四六年七月二十四日)

  敬启者,森蠢拙无状,一切措置,多与世俗人情相违背。而且不善用心,从来无何主动之事。江西赣州寿量寺,乃千余年之古刹。三尊大佛,十八罗汉,以及全寺数十尊佛菩萨金容,昔年全属铁铸。庄严伟丽,世所罕见。奈一切有为,梦幻泡影。光绪初年,赣防水师统领,拟化子孙为十方。惜该寺子孙,不知佛法。昧于大义,错此良机。迨光绪末年毁于火,大小佛殿近百间,全部焚如,祗遗西边扉屋少许。且地处闹市,子孙萎靡,四邻垂涎,租占殆尽。又值废举兴学校之际,有以濬灵小学为名者,租占特多,且有欲据全部地基房屋之谋。所幸剥极复生。至民国四年,该子孙早将死尽,祗遗一名静能者,亦将垂危。有同称本地僧者,(世界,积久弊生。江西佛法,唐宋大盛。咸丰乱后,将绝声迹。所遗少许僧人,不特与佛法无关,即形式亦几可混俗,一切行为,与俗无异。乱后由各地官厅提倡佛法,始向湘浙等地,请僧来赣。开丛林,弘象教,讲经说戒,念佛参禅,稍树佛教风声。由是该酒肉僧,对后来知法受戒者,不拘由当地人舍俗参加,或由他方远来。『因知法之僧,名称六合,不分畛域。』均目之为十方丛林僧,其自称为本地僧。歧视极严,毫不宽假,此岂佛法所应有哉。)略明大义,激发天良,遂诣光孝寺佛教会呈报云,寿最乃古道场,今住僧垂危,以目下情势观之,在本地僧人手中,立见被人占尽,全部毁灭。如欲保存光大,必归十方丛林,或请佛教会公理,或由大春和尚接住,始有少分希望。(大春和尚,热心卫教,公而忘私,实为晚近少有。其时主持光孝,及任江西佛教会支部□长。)该僧有此表示,再由刘好愚,刘晓愚,张典卿等,地方全体正紳,公请大春和尚兼任主持,保全名胜,提倡佛法。

  和尚受请,遂一面料理静能丧葬,一面清理寺产。所受波折艰辛,笔难尽述。和尚实事求是,以柔克刚,并筹巨款,赎回前僧典出田租数十亩。及将硕果僅存,立在露地,被人当作木柱用之二丈铁铸观音大士金容,草草盖一小殿,以免雨淋日晒。(板鸭店,以铁相为木柱,围一间,养鸭百余只。卖肉店,同样一间,养猪十余头。酒店,亦一间,置酒,十罐。)民六冬,森由南昌回赣,和尚即命料理该寺。因思事实愿为,但学校与寺,势不两立。和尚许以须待时机,总可去之。遂从命,暂为料理,随侍了然法师,同居寺中。民八,不堪该校之侮辱,遂奉和尚命,作全权代表,起诉法庭,仍得刘晓愚等诸正紳维护,经三番终结,至民十年冬,始判定寺中一切,全归寺有。濬灵小学,即便从此迁出矣。

  惜天不假年,和尚旋于民十一年元旦,安详西逝,临终猶殷殷以须作该寺中兴为嘱。但该寺民四以来,附属光孝。拙性最怕同室操戈,今学校大障已除,只要光孝能负责维持,森即无妨他去。适先勤和尚,又一再函促,望了公与森速到百丈,(即丛林清规所出之地)维持祖庭。至八月,遂随了公离开寿量,直往百丈。此后即将大春和尚之遗嘱,置诸九霄云外矣。直至二十二年春,粤军在赣开辟马路。(该寺适当路线,内部情形,因春公逝世,森等他去,十余年来,逐渐放弃,又恢复民四以前状态,大士金容,仍作柱用,四围腐败,较昔或有过之。唯前濬灵小学舍,由僧改办博济义务小学,亦全无佛法关系。在此十一年中,森从无只字往来,故全不知放弃内容。)原定马路由寺中直过,大士铁像,适占马路中心,两旁全作小菜场。凡市民租占失地,一律收入菜场内。当地缁素,虽经设法,莫可挽回。其时森随侍印老在报国寺,有持觉师者,想森或可仗印老光明而为设法,特来函求援。森想该寺十三四亩荒芜地皮,改为菜场马路,固无足惜。唯庄严妙好,世间尊贵无比,足二丈高之铁铸大士金容,搬不走,移不动,置诸马路中心,永被轻亵,心实难安。受良心之驱使,不惜身命,到处求人。由中委黄蘅秋、柏烈武,分别上函,遂感得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及其时粤军总司令陈,与驻赣粤军第一军长余,各有明令,嘱当地主持市政之李旋空师长照办保存。复由当地初心信佛之刘芳、李逸农两居士,分别来函,嘱森函求当地绅士刘君汲甫,面求李师长设法保护,较易生效。森想此信刘君当与李师长亲詧一过,须请一熟悉公事之人,看看有无妨碍,期免冒渎。遂请龙吟潭居士一看,即云,汲甫是他之学生。龍即加函助求。森不学无文,未另与师长上书,但录明代高僧紫柏老人诗一首,已證適與此事之吻合。诗云,『狐兔成群白日嗥,天开此地育金毛。剪除荆棘冯君相,培植旃檀在我曹。静蔼刳心成大义,法琳张胆见清操。祖宗风格陵夷尽,哮吼扶颠敢惮劳。』

  此函呈去,李公对刘君言,要马路让开,保存该寺,必须令森速即筹款,派人前往重新修复,限一个月内实行,伊即改变路线,保全名胜,且可帮忙出力,其租占失地,皆助收回。若任其荒凉,则仍开马路,辟菜场,毫不宽假。刘君得示,直函相告,并嘱从速进行,伊亦当助成。森得信,则真感头痛。但李公所嘱,堂皇光明,实属允当。如畏难不办,真令人视佛教无人。遂不顾一切,电复遵办。一面即请持方、持觉、明志、芳品,四师,就地接洽,力任兴修。迭经交涉,李公遂与刘君亲临,与持方师等面商,马路移左,离开大士座位四十七英尺之外,以全大士庄严殿宇之地位。路线让好,限令迅速动工。左前后三面围墙,约七十余丈,加须开一新三门,务立见完成。如稍久延,马路仍当复位。交涉虽告段落,动工必须金钱。持方师快函促森筹款,期定初步。森念三门围墙等工程,非三千圆莫办。至少须即办千圆,方能著手动工。如办不到,真难生存于世。此时痛苦,即今思之,仍当堕泪。不得已,请求印老暂假千圆,以应急需。(其时森之景况有限,若非随侍印老,决无办法。)复请刘君晓愚,(为避共难任苏)即日赴申,设法汇赣。方师接款,即办料动工。李公闻之,亦生惊讶。(因为时不到一月)闻森已汇千圆,便认复兴有望。即表示云,真能兴修,我当作发起人,便以五百圆助之。得其助力最大之处,即租占九家,已建房在大士殿地上者,均令拆屋还基。虽主持平允,各依丈尺贴补拆卸迁移费,因惟租占太久,限期□回,颇难如愿。致涉讼官厅,由军事委员□南昌行营,与粤军总司令部,双方发回,令赣州市政公署,查明办理。已费二三千圆拆卸迁移费,仍经强制执行,始将全部寺基收回。此种交涉,非得李公大力主持,恐难办到。就中出任交涉者,全由持方师一人当之,森远在苏,不过计划指点,请人劝解,并一面力任筹款。

  纵观此事经过,法道兴衰之因缘,信不思议。各方信佛之士,多由印老关系而得深知,二十三四两年中,统收缘款共得法币两万一千有奇。(甘肅平涼鄭哲侯居士為最大功德主。)除建筑需用时,陆续交汇两万余圆外,尚有一千零三十余圆,买得赤金八两四钱六分。初拟留作佛像装金等用,后至佛像装好,赤金仍存。而持方师倏尔逝世,明志師又远居通天岩,无暇过问。致不易得可靠之人来领此款。继国难大作,交通断绝,无法交付。意谓倭寇决难久居,待倭溃遁,森当撰好此次寿量中兴,永作十方之碑文,(当以大春和尚为中兴第一代)在苏沪,求名笔,倩良工,双钩落石刻好,亲送至赣,交清此项手续。

  奈国难延续八年,森已老朽不堪,远道回赣,难耐长途之跋涉。益以痛念人命无常,急求摆脱,以期多行礼念。致原有回赣之想,在三十二年冬即打消,迨去秋倭寇屈膝,急待交此手续。但方师、晓愚,相继去世,虔诚缁素,除一写信不通之传心师,稍有函件往来外,其余竟无与森通信者。以致寺中情形如何,谁任住持,均无由知。直至去冬,始有久信佛法,与森熟识之邬心普居士,与赣州师管区师长柏辉章将军,同组赣州佛教会,作法门之金汤。遂将当地佛教情形,大略来函示知。森念柏示将军身,邬现长者相,一致护法安僧,当为法门之庆。寿量现由何人住持,可请邬回示。并请柏邬两居士,择定略知因果之人,令其来领此款,必须用在寿量确有利益法门之处途,复请二位具函签章,证明可靠,以求稳妥。邬君回信,认森慎重不错,但认寿量目下无何需用巨款之事。(传心师拟移作修寿量寺之田庄金华山之殿宇)可否移作筹办『寿量佛经流通处』,及『寿量佛教慈儿院』等,各慈善事业。并云,有□商何戒相居士等,正拟发起筹集巨款,举办各事。森思论因果,不能以砖钱买瓦,奈今之僧人,谁能尊此明训。森只望以寿量名义募来之款,悉归到赣州寿量寺,不敢有丝毫泯入己身。并望接受此款之人,用于寿量有益法门之途即已。如欲确尊佛祖明训,砖钱不能买瓦,恐无何人敢受。(即森原欲为寿量置产,并与多人说过,均蒙赞许,且与来时本旨,亦殊不合。)如欲确尊佛祖明训,守定因果,必须仍在寿量建筑。此区区之数,不能议修大殿,亦无再建闲房之必要。如移修金华,稍近因果,恐亦难得实际。与其任人随便支销,又似以流通经典,提倡佛化,及助办社会慈善公益事业,较为有益。但森远在数千里外,不知现状,不能妄作主宰。且商以大致,请居士,(指邬)与现任住持人,及传心师,(晓愚护持时,请任监院多年。)审择需要酌用之。(大致如此答复)

  近接邬居士,及现住持见海师,与传心师,三人联名来具领函。(柏将军已高迁他处)又接见海师,与邬君电报,嘱交汪家培君转去。邬,与何,又另电嘱汪来领。故于六月二十七,将原有,又加募得乐慧斌居士一两五钱四分,(前年募好)凑足赤金十两,售得法币一百九十五万圆。又另存森手数千圆,(近年法度师,与甘陕各地,自行助来,作香火费者。)亦依各当时金价推算,约凑成十万圆。统计二百零五万圆,一并交汪君领去,以了此公案。

  不意该款交出数日,有真明师者来函,责森不应允将此款移办流通。此等无关闲言,本可置之一笑。但函中并有方丈名目仍是森之责任,徒损方丈空名,不怕错乱因果等呵斥。须知森虽苦恼,自知毫无德能,向少妄贪空名之虚荣心。民二十四年秋,必须回赣一行,持印卡片一百张,以备一路需用。印老,与妙真和尚,均主须将寿量住持印上。森乃以不愿遥领,拟即全交持方师负责等告,印老始领之。(但当时为募缘,森若全不任名,似不好向人开口。故印老作峨眉山志等序,亦有遥领赣州寿量寺住持德森等字样流通,以资提倡。)后以李师长在粤未晤,惟性師又以方师资望尚浅劝,故暂隐而未言。其实当时即已概交方师办理,森亦忘记有何方丈之名。故多年来,除求交清上述赤金等手续,及随作外护外,亦不愿再多计虑。真师责以不负责,亦正为此。今承真师如此详告,如果当地仍误认森为住持,致碍一切无由发展,森已咎莫能辞。即今公开声明,自民国三十五年七月二十四日起,森即自行取消遥领赣州寿量寺住持之名。以后无论何人管理,即由何人任住持,只要当地公认,森均不再过问。但愿寿量永为十方选贤丛林,不被任何人据作子孙,以免再蹈前辙,于愿足矣,森已迫于老死,料理多年之会务等等,尚苦求摆脱,岂风马牛不相及之寿量住持名义,却愿仍系在身乎。但须知寿量得有今日,除大公苦心经营七载之前徽不计外,若无旋空师长开马路,辟菜场之一番因缘为之发起,恐我二丈巍巍之铁铸大士金容,即今仍在鸭棚,猪圈中广度众生,或亦无人过问矣。如此核实推详,中兴寿量之祖师,当以大春和尚居第一,持方大师列第二。其余缁素诸公之勋迹,森亦无暇详论矣。原拟撰文,将各方乐助功德芳衔,逐一分别记出,泐诸贞珉。现因痛念无常,即将入关,无暇料理。惟愿理应表彰,未及表彰,一切出资出力,内护外护,缁素诸公,功不唐捐。悉以此功德,回向西方,同作往生之增上胜缘。他日同在莲池海会,握手言欢,自胜文字表彰多多矣。特此声明,统祈公鉴。

  中华民国三十五年七月二十四日苦恼比丘德森,琐述于灵岩暂尚未封之关房。

  摘自民国三十五年九月一日《弘化月刊》第六十三期,见《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补编》七十卷第六十三页。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站内:德森法师       寿量寺)(五明学佛网:德森法师       寿量寺)  

 了然法师为德森法师封龛法语 

 民国德森法师往生纪 

 德森法师文集序(陈海量) 

 德森法师:劝念佛偈 

 德森法师:佛说无量寿经普愿人人受持序 

 德森法师:莲宗十三祖印光法师八秩德相赞 

 德森法师:松月大师生西纪按语 

 德森法师:江西宁都莲花山十方净土道场规约并序 

 德森法师:般若净土中道实相菩提论跋 

 德森法师:普劝助印法相学社论本启 

 德森法师:苏州灵岩山寺发起祈祷和平消灾弭劫法会缘起 

 德森法师:真达老和尚舍利塔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