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刘素云:八风吹不动智慧在心中


   日期:2019/12/15 10:45: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八风吹不动 智慧在心中

  刘老师 讲于2019年10月8日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阿弥陀佛!

  今天,我和同修们分享交流的题目是“八风吹不动,智慧在心中”。这个题目是某一位法师在他所写的一本书里有这个话,我很喜欢这本书,也很喜欢这句话。书,我拜读过了,很受启发和教益。借用这句话作为我今天和大家交流分享的题目,没有经过法师的同意,深表歉意。恳请法师海量,允我借用,不胜感恩。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八风吹不动”的来历。

  关于这个来历,法师在这本书里,已经作了比较详细的叙述。可能有的同修知道这个故事,有的同修不知道这个故事,那怎么办呢?我就再把这个故事简要地给各位同修介绍一下。

  “八风”的故事,是宋代文人苏东坡和佛门大德佛印禅师的一段“一屁过江”的公案。

  苏东坡大家都非常熟悉,这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才华横溢的一位大文学家,他和佛印禅师交往甚密,是好朋友。两人在佛学、文学上常常是互相切磋,但每次都是佛印禅师占上风。苏东坡总觉得心里不太服气,不是滋味,想找个机会也能占一把上风。

  有一天,机会来了,两个人相对而坐,坐禅。

  这时候,苏东坡问佛印禅师:“你看我现在禅坐的姿势像什么?”

  佛印禅师说:“像一尊佛。”

  苏东坡听了以后很得意。这时,佛印禅师反问苏东坡:“那你看我现在的坐姿像什么呢?”

  苏东坡回答:“你看起来像堆牛粪!”

  佛印禅师听后微微一笑,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苏东坡有个聪明过人的小妹妹叫苏小妹,这个大家也比较熟悉。苏东坡这把占了上风,他自认为是占了上风。回家以后,就向他的妹妹炫耀说:“今天我总算是占了佛印禅师的上风。”

  苏小妹听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句什么呢,说:“哥哥,你今天输得是最惨的了!”

  苏东坡不解其义。小妹跟他说:“因为佛印禅师心中全是佛,所以看到任何众生都是佛;而你心中全是污秽不净,所以你把六根清净的佛印禅师看成是一堆牛粪,那是你自心的反映,这不是输得最惨的了吗?”苏东坡听了默然无语。

  过了一段时间,苏东坡觉得自己的禅定功夫有了一定的提升。有一天他写了一首诗,是这样说的:

  稽首天中天,

  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

  端坐紫金莲。

  然后,吩咐书童把这个诗送过江给佛印禅师看,请禅师评定自己的禅定功夫。佛印禅师看了这首诗之后,在诗上写了两个斗大的红字“放屁”,然后交给书童带回去。

  苏东坡本来想佛印禅师看到他这首诗会赞叹的,不料一看,竟是这么样两个鲜红的大字,气得他火冒三丈,立刻过江去找佛印禅师理论,没想到禅师早已经大门紧锁。干什么去了?出游去了。只是在大门上贴了一副对联,对联是这样写的:

  “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

  苏东坡看了以后特别惭愧,自叹自己的修行比起佛印禅师那是差得太远太远了。

  刚才我给大家讲的故事,这是禅宗一千七百多公案里的一个。

  下面,我想和大家一起来认识一下我们佛教讲的“八风”是什么。

  这个八风,又称为八法,是利、衰、毁、誉、称、讥、苦、乐,是指这八风。

  我们一个一个来说。

  先说说“利”。

  利风,这是什么意思呢?是令人得意的事情,是利益。当利益现前或者事业成功,自然是令我们心满意足;又或者是时来运转,你心中一定很高兴,就起了惊涛骇浪。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叫做利令智昏,就是被利益蒙蔽了清明的智慧,冲昏了头脑。这是什么呢?就是被“利”风所吹动了。

  第二个,“衰”。

  是令人失意的事情,是衰败、失败。当我们的事业衰败,又或遭遇挫折、失败而忧愁烦恼,乃至于身体病痛,或失业,或与亲友别离,难免会感到难过,甚至感到颓丧。这就是被“衰”风所吹动了。

  第三个,“毁”。

  是背后被人毁谤。听到别人嘲讽、毁谤自己,心里马上就会产生烦恼,本来平静的心水,一下子掀起了千层浪。一旦知道有人“说我坏话”,你就忍不住了,甚至心里起了报复的念头。这就是被“毁”风所吹动了。

  第四个,“誉”。

  是被别人称誉、赞誉(有当面的,也有背后的)。当别人称誉我们、褒奖我们时,我们会觉得这是一种荣誉,会沾沾自喜。一旦被人肯定,有了好名声,就认为自己很了不起,生起了“我慢”之心。这就是被“誉”风所吹动了。

  第五个,“称”。

  是当面被人称誉,就是称赞。例如:有人表扬你,说你很用功,你修行很精进,你长得相貌庄严,等等。听了这些赞叹,心里觉得很欢喜,很舒服。本来清净的心水,也会起波浪。这就是被“称”风所吹动了。

  第六个是“讥”。

  是当面被人讽刺、嘲笑。是讥笑、讽刺,甚至是责骂,令人感到羞辱,这个时候你会内心起伏不平。这就是被“讥”风所吹动了。

  第七个是“苦”。

  是身心的各种痛苦,是种种苦受、种种烦恼。当苦境现前,烦恼逼迫,我们的身心难以承受,心不得安宁。这就是被“苦”风所吹动了。

  最后一个,“乐”。

  是身心的各种快乐,是快乐或者是快乐的感受。当我们的身心非常适意的时候,就认为那是人生最快乐的享受。当我们的事业、人际关系很得意的时候,你就左右逢源,往往容易忘乎所以、得意忘形,而失去对人、事、物的正确判断,严重的时候会乐极生悲。这就是被“乐”风所吹动了。

  以上是对“八风”的简要介绍。

  这个“八风”在我们的生活中是不可避免的,又常常为世人所爱憎,而且这个“八风”都能煽动人心,人受“八风”煽动而又无法做自己的主。故憎爱不断,烦恼不断。

  《大宝积经》里说:“不为八风动,则不生憎爱。”又说:“智者于苦乐,不动如虚空。”

  但是,我们是凡夫,没有那么深的定功,非常容易被外境所转,为“风”所牵引,产生贪、瞋、痴、慢、疑等种种烦恼,因此身心得不到安定,得不到自在。

  如何面对“八风”,不被“八风”所动,这是我们每个学佛人都要直面和解决的问题。

  下面,我想用我自己的经历和体会,谈谈我对“八风”的认识。

  这几天,写这篇“八风吹不动,智慧在心中”的讲稿,我一边写一边对照自己,看看这“八风”我被几风吹动过。经过认真的对照,我觉得我曾经被“衰”风吹动得最厉害,厉害到什么程度?一是想出家,逃避现实;二是想自杀,了结生命。其它的“七风”,我自认为对我的影响不是太大,不知道这种说法是不是有点不谦虚。但是我确实是这样认识的,我必须得实话实说。

  先来说说我是怎样被“衰”风吹动的。

  “衰”是失意的意思,衰败、失败。从1996年到2000年前后,我面临着三衰:一是生活上的衰,家庭不和睦,令我痛苦万分;二是工作上的衰,全新的工作任务压在肩,我又不想应付了事,所以身心疲惫;三是身体上的衰,1999年年末被确诊得了“红斑狼疮”病,长期低烧不退,全身乏力。但是因为工作的压力大,脱不开身,我仍然在这种情况下坚持正常上班,没有耽误一天工作。就是我入院的当天,那是2000年的2月25日,入院的当天我还在正常上班。接诊的教授说我是“拼命三郎”。主治教授直接告诉我,你的病情严重,随时面临死亡。

  面对死亡,我是什么心态呢?我没有恐惧死亡,听教授说我随时面临死亡,我心中还有点窃喜:我终于要死了,死了好,死得越快越好。就是这种心态,无论是在什么时候说,怎么说,都是一种非正常的心理状态。我当时确实就是这个心态,为什么呢?我想逃避现实,我想眼不见心不烦,我想一了百了。对照“八风”,我被“衰风”吹动了,不但是被吹动了,而且是被吹倒了。

  被“衰”风吹倒了的我,是怎么样重新站立起来的?感恩《无量寿经》,感恩阿弥陀佛,感恩我的恩师老法师。

  2000年,就在我等待死神降临的时候,死神没有眷顾我,眷顾我的是阿弥陀佛。就在那一年,姐姐给我结缘了一本《无量寿经》会集本,也就是在那一年,我得到了一套老法师讲《无量寿经》的光碟。听老法师讲《无量寿经》的光碟,我慢慢地听懂了,我得救了。我当时想:原来人生还有另外一种活法,过去我为什么不知道?相见恨晚。

  到2010年我第一次去香港见老法师,我已经听老人家讲经说法10年了,我自我感觉是,我脱胎换骨了。现在的我,是经过脱胎换骨的全新的我。为什么能够这样?是老法师的一盏明灯,引领我走出了漆黑的漫漫长夜,被“衰”风吹倒的我,重新站立起来了。

  再说说“毁”风吧。

  仔细回忆下,从1964年参加工作到2000年因病退养回家,在工作岗位上是36年的时间。在这36年的时间里,我还真的被“毁”了几次,而且是“毁”得比较严重,惨不忍说。不是有个惨不忍睹吗?我这个是惨不忍说。巧的是什么?是这几次被“毁”都和提干有关。是巧合,还是必然?我也不知道,但好在没有把我“毁”掉。

  说说其中被“毁”最严重的一次吧。之所以说严重,是那次“毁”风把我吹动了,但庆幸的是没有把我吹倒。

  那一次是关于我的一次绯闻。写到这里,我自己都想笑,因为绯闻的内容是说我和某某领导关系暧昧,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整个教育处传得沸沸扬扬,我自己楞是一点不知道,你说我都傻到啥份上了?

  后来我的一个好朋友张庭芝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跟我说:“素云哪,你知不知道现在有人在说你?”

  我说:“不知道,说我啥?”

  庭芝告诉我:“说你和某某领导关系暧昧。”

  听了这话,我前面脱口说了两个脏字,后面加了一句,“没这事。”

  庭芝问我:“你去过某某领导家吗?”

  “去过。”

  “去了几次?”

  “一次。”

  “干啥去了?”

  “送礼。”

  “为啥送礼?”

  “感谢。”

  “为啥感谢?”

  “给‘傻东西’调动工作。”

  这就是我和我好朋友的简短对话。

  过了些日子,庭芝第二次提醒我,说:“素云,你要认真对待了,越传越离谱了,我是你的好朋友,我不想听他们这样说你。”

  这回我可生气了,我心里想:怎么还没完没了了,真是登鼻子上脸!因为我生气了,所以我就病了,我开始发烧,满嘴起大泡,上不了班了。我老伴子急得没办法,就把我的老师找来了,就是《浓浓师生情》中的李春茂老师。

  李老师是我初二的班主任,我参加工作以后到中学教语文,我俩又是一个学年组,老师是我的学年组长。我老伴我俩是同学嘛,所以是同一个老师,老伴就把老师找来了。

  我老师一进屋,我哇哇大哭,满腹委屈可是有人倾诉了。

  我问老师:“她为啥这样说我?”因为当时我已经知道这话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了。

  我老师回答了我两个字:“嫉妒。”

  我不知道什么意思,我跟老师说,“她方方面面都比我强,她嫉妒我什么?”

  老师告诉我,说:“涉及到这次提干。工厂组织部下来考核了。如果你这次被提拔起来,你的级别就比她高了。”因为类似这样的问题在我这是不挂号的,所以我老师得详细地告诉我,她为什么要嫉妒我。

  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我感恩我的两位老领导,他们懂我,出于对我的关心和爱护,投了反对票,那一次我没有被提拔起来。我非常庆幸,我遇到了两位能够懂我的好领导。

  说到这,大家是不是还想往下听?你们想听什么?是不是想听听我刚才说的那个送礼的故事?有同修可能会问:“老师,你咋知道我们想听呢?”别忘了,我能掐会算哪。那就跟大家说说吧。在我这里没有隐私,没有保密的,一切都是公开透明的。我就告诉大家我是怎么送礼的,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送礼。

  话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大家一听这是不有点想笑?上个世纪,多遥远呢。实际也就四十多年的时间吧。那个时候,我的老伴子因为精神状态属于非正常状态,他在单位处理不好和领导的关系,他好打抱不平,时不常地就被领导打发回家了,不让上班了,回家呆着就没有工资。所以说,那些年,我家里真的很困难。但是我从来不对外说。

  大约是在1971年或者是1972年,具体时间我记不太清楚了。老伴子单位的领导使了一个花招(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把我老伴子顶干部的名额调到贵阳去了,我记得是在贵阳的一六六厂。老伴子去的时候挺高兴,他以为是去旅游呢。岂不知领导一次性地把调动手续全都给办过去了,想回也回不来了。

  去的头四个月挺好的,为什么?新鲜哪,好玩的、好看的,有吸引力呀。四个月以后,不新鲜了,该玩的玩了,该看的看了,不在那儿呆了,跑回来了,在家一呆就是三年,三年没有工资。

  在老伴子去贵阳两个月的时候,一六六厂的领导老邱回哈尔滨探亲,他也是从东安厂调过去的,是一六六厂的一把手。回来以后,他来我家看看,当时正赶上两位老人和两个孩子都在生病,我一个人忙得焦头烂额。两个孩子同时出水痘,手指丫、脚指丫全都是水灵灵的水泡,因为他痒、难受,都哭哭咧咧的,我就怀里抱着小的、手里领着大的,在屋里转来转去。因为老人生病,我还得随时观察两位老人的情况。

  老邱看到这种情况,他跟我说:“家里怎么这么困难?你一个人怎么能照顾过来?得把刘明华调回来。”也就是那一次,是老邱告诉我,他说明华是顶干部名额调去的,这不符合调人的程序。但是这事以前我不知道。老邱告诉我说:“你去找工厂,只要东安厂同意接收,我一定放行。”

  可是我不会办这样的事,我谁都没找,这事一拖就是三年。有一天,我们丁处长和陈书记把我叫到他们的办公室。

  丁处长问我,说:“小刘啊,‘傻东西’现在干啥呢?”

  我说:“在家呆着呢。”

  丁处长说:“好几年不开工资,这日子怎么过呀?”

  我说:“将就着过呗!”

  我不知道两位领导是怎么知道我家这个情况的,因为我从来没有跟领导说过。

  这时候丁处长对我说:“找你的学生某某某,他的爸爸是管人事的副厂长,你找他说一句话不就把‘傻东西’调回来了吗?”

  我说:“这事我不能去找,我不能找我学生。”我说完了以后,丁处长对陈书记说:“老陈,这个事你帮帮忙,和春田透个话,把明华调回来。”这是我当面听到两位领导的对话。

  这话说了不到半个月,我们丁处长告诉我:“小刘,明华调回来了,再过几天调令就可以到了。”接着丁处长告诉我:“买点礼物,去串个门,谢谢陈书记,是他帮的忙。”

  我问丁处长:“买啥礼物好?”

  丁处长说:“买两条好烟吧,一条中华,一条云烟。”你们知道我怎么回答的吗?我不加思索地说了一句:“买不起。”这是真实情况。

  丁处长看着我,笑了,说了一句:“那你就照量着办吧,是那么个意思就行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前两天农村的亲戚来我家串门,拿了两只非常漂亮的山鸡。我问丁处长:“拿这个可不可以?”

  丁处长说:“也行。”

  我说:“两只山鸡,那就给你一只,给陈书记一只吧。”

  丁处长说:“送礼要送双,不能送单,你都给陈书记送去吧。”

  于是,我就把两只山鸡都给陈书记送去了。

  就是这样一次送礼,还惹出了这么一段绯闻。我知道这只是导火索而已,关键是涉及到提干。

  大家听了我这一段送礼的故事,是不是觉得太可笑了?世界上竟有我这样送礼的人,大概是独一无二了。如果我的领导不了解我,人家该怎么想?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抠嗖,两条烟你都拿不出来?那我说真话,就当时情况来说,我真的买不起这两条烟。

  我的这两位老领导,丁处长和陈书记,都过世三十年左右了,我时时想起他们对我的帮助,他们是我生命中遇到的好人。

  下面,再接着说说这个“誉”风。

  从2003年第一张光碟《信念》至今,16个年头过去了,我是经历了“毁”风和“誉”风的历炼和洗礼的。不能说是毁誉参半,实事求是地说,应该是“誉”远远多于“毁”。“誉”占百分之九十,“毁”占百分之十吧。

  我感恩支持我的人,也感恩反对我的人,你们都是激励我奋勇前行的大善知识。

  去年,我复讲《无量寿经》,今年讲《专题讲座》,方方面面的称誉可以说是接踵而来。网上的留言我也看到了一部分,这些留言让我感动,激励我继续努力前行。我感受到了同修们对我那种真诚的爱戴,那种殷切的期望,那种美好的祝福。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老太太,我知足,我快乐。

  今年9月13日,中秋节,我们道场九位同修开了一个小型的中秋晚会,节目是当天自编自演的。我给大家说说那个三句半是怎么来的。

  早上吃完早饭,护法提议,说:“今天是中秋节,我们开个中秋晚会呗。”

  我一听,马上响应:“行。”

  我为什么积极响应这件事情呢?因为这个中秋节是我老伴子往生后的第一个中秋节,这个老爷子呀他人缘挺好,同修们都很想念他。那几天快过节了,我感觉到气氛有点沉闷,我想必须打破这种沉闷,让大家过一个快乐的中秋节。所以护法一提议,我就立刻响应了。

  说演节目,但是我不会呀,怎么办呢?我跟大家说:“我不会演节目,晚上我给大家做个菜吧。”大家听了是不觉得可笑,都知道我不会做,但是我这次是自报奋勇,我给你们做个菜。

  护法瞅着我说:“老师,你会做啥菜呀?”那个口气就带着疑问,她知道我不会做啊。

  我说:“我会做‘白虎卧沙滩’。”

  你们知道啥叫“白虎卧沙滩”吗?知道的就知道了,不知道的我得保密,因为以后这个菜我还得用呢。

  说完了这个,我就上楼上写稿去了,那些日子我正在写这个讲稿,所以我就上楼了。上楼刚写了一会儿,我根本就没有想演节目,我出什么节目的问题,我真的在写稿。突然就来了个灵感,什么灵感呢?写个三句半吧。我以前也没写过这个东西,我也不会写,可是那天真的很奇怪,说写三句半,不一会儿就写出来了。是我写的,还是我记的?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没有多长时间,不到半个小时吧。

  写完了,我从头至尾念了一遍,自我感觉还不错,我下楼拿给护法去看: “我写了个三句半,我有节目了,但是得找几个人配合。”

  护法拿过去一看,高兴地说:“太好了,老师,你太有才了!”你们知道我下面怎么接的吗?我说:“我也觉得我挺有才的,怎么还会写三句半了呢?”

  那个三句半就是这么出来的。

  这纯粹是一个自娱自乐的生活小片,根本没想挂网。如果要想挂网,那肯定就在“狮子吼”网站挂了。

  有同修把这个小片发朋友圈了,一下子就传出去了。一个20分钟的生活小片,在网上引起这么大反响,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但愿这个小片能给大家带去满满的正能量。学佛人是快乐的,是积极向上的。

  下面我想就如何抵御“八风”这个问题,谈一点个人的粗浅认识和体会。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怎么样抵御“八风”,那就是“心中智慧生,能抵万种风。”

  我自己的切身体会是,近十年来,尤其是近三年来,我的抗“风”能力越来越强了。为什么这样?究其原因,我长智慧了。过去看人、看事是凭感情,现在看人、看事是凭智慧。智慧在心中,无往而不胜。这个胜,不是和别人对立、争斗、取胜,而是用智慧圆满解决问题。这个胜是战胜自己,不是战胜别人。不要把这个弄混淆了。我再说一遍,这个胜是战胜自己,不是战胜别人。

  我给大家举几个例子,说说我是怎么样战胜自己的。

  今年,尤其是三四月份到现在,反正关于我的风又掀起了好几股。因为写这个稿,我就仔细想一想,最近我听到了关于说我的风有几个呢?我总结这么几条:

  第一股风,说我领一帮人在搞神通。

  第二股风,说我去年讲《无量寿经》和今年讲《专题讲座》是自作主张,曲解了老法师的意思,不是老法师同意我讲的。

  第三股风,说我在化缘,而且把化缘的数字都说出来了,说得非常像那么回事似的。那化缘和集资就分不开,那你不是化缘,你就是集资。

  第四股风,说我要讲“大圆满”。就到今天我坐在这和大家讲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也没想明白这个词是谁起出来的。我怎么要讲“大圆满”?这个“大圆满”是指什么说的?我自己不知道。

  第五股风,关于我老伴子往生。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想对外讲。这我是经过向师父老人家报告过的,我跟师父说老伴子往生了,挺殊胜的。但是,吸取我姐姐往生的经验也好,教训也好,我不想对外宣传这件事情。师父点头同意了。

  那网上为什么我说了几句,我老伴子确实是往生了。因为小于跟我说,网上问的人比较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说那咱就表个态,告诉大家是真的往生了。这是你们看到的几句话的文字吧。

  再就是49天圆满,我就写了几句话,告诉大家老伴子往生49天圆满了。这是第二个你们能在网上看到的。

  第三个就是我看花的那个几分钟的小片,那个是那天早晨我就在那看花的时候,一个同修她用她的手机就给我录下来了。但是不小心就传了,没挂网,一开始是她们在朋友圈还是什么圈传了,结果这个就弄到网上去了。那个不是有意要往上挂的。所以你们现在在网上能看到的,大概就是这三样东西。

  还有人说什么有舍利子,甚至把捡骨灰、捡舍利子的一张照片在旁边摆着,那全都是假的,不是真的。那个骨灰不是我老伴子的骨灰,也不是我老伴子的舍利子。所以我说,有些人造谣,他简直都不计后果。你造这样的谣干什么呀?我老伴子到今天是往生第141天。这件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单我现在不说,将来也不会在网上跟同修们说这件事情。

  我也知道那一段时间,尤其是我老伴子刚往生的时候,大家热切地盼望我能在网上告诉大家点什么。我心里也很难过,因为我也知道有利、有弊。如果我在网上介绍了,有同修很高兴,坚定念佛求往生的信念。也肯定有人又有话说了,我不想让有的人利用这个造口业。所以我宁可让大家听不到我老伴往生的准确的经过,我也不想让有人因为这件事情去造口业。以后关于我老伴子往生的事情,你们从我嘴里听到的可能越来越少,甚至是没有这方面的消息。这是第五个风。

  第六个风,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个生活小片,我们中秋节演节目的。这个也有异议,也很正常。因为当时我们考虑得可能不全面,就为了缓解这个比较沉闷的气氛,所以搞了这么一个。我的出发点就是逗孩子们开心,让大家过一个快乐的中秋节,没有想别的。至于有人对这个有看法,提出批评意见,我会考虑的。今后在这些方面我要注意,因为有人不说嘛,你究竟在表什么法?我当时真没有考虑到这是表法,我就想解决气氛沉闷的问题。

  对于这些个“风”,总归起来,我这么看:人家说得对的,咱们要坚决地改;说得不切合实际,说了也就说了嘛。对于这一点,我是这样想的:走自己的路,任别人说去。

  下面接着来说这个“风”,风是怎么来的。

  我是这样体会的:这风都是人为制造出来的。要解决风的问题,首先要解决人的问题。人的问题解决了,风自然就自消自灭了。那么,那个人又是谁呢?别把目标搞错了,那个人就是你自己,不是别人。要解决你自己的问题,不是解决别人的问题。别人制造风,你能把人嘴堵上吗?那就是说,他制造出来这个风,你怎么样去面对。是不是这个问题?要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要想着去解决别人的问题。

  举个例子说说这个问题。

  2018年,我遭遇到“毁”风的猛烈袭击,风头之劲,火力之猛,同修们可能都有耳闻吧?恰恰就是这股“毁”风成就了《无量寿经》,成就了《专题讲座》。你说是坏事还是好事?我看这是天大的好事。这一次强劲的“毁”风没有把我吹动,更没有把我吹垮。他让我更理性、更成熟了,心量更大了,智慧增长了。

  我是这样感受的:一分智慧的增长,就是一分佛光的现前。这个佛光不是别的,就是你自己的心地之光。心地之光是什么?就是本自具足的自性之光。这是真正的佛光。

  我是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的?不是要解决自己的问题吗?我是这样解决的:

  第一,我反省自己,查找原因。

  她为什么这样攻击我?说实在话,就是到现在我也没找出她攻击我的原因,因为我和她不认识,从来没有过任何交往和接触。今世找不到原因,我就想可能是前世我俩有什么冤怨吧。那怎么办呢?化解冤怨从我做起。我这样想了,我这样说了,我也这样做了。我怎么做的?我给她回向14个月,就是我念佛回向给她,一共是14个月,我想以此化解冤怨,我尽力了。

  第二,孝亲尊师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中华民族的根。

  我们不能丢弃这个美德,不能忘了这个根。那我们就得认识谁是亲?谁是师?一切众生都是我的亲,一切众生都是我的师。亲骂你几句,你就不认亲了。师批你几句,你就不认师了,那可就错了。亲骂我,仍然是我的亲;师批我,仍然是我的师,我要平等地孝亲尊师。这是我应该做的。

  第三,我们是学佛之人,一定要知道“互赞佛法兴旺,互谤佛法衰亡”的道理。同出一个师门,更不能搞互诤和内讧。我们要做兴法之人,不可以做亡法之人。

  老法师说,狂妄自大,造成了整个世界的动乱。我们是佛弟子,不能狂妄自大。要知道,人生第一重要的大事,就是不要再搞轮回了。互诤、内讧是造轮回的因,必得轮回的果。

  我们学佛,要记住老法师说的话:“大家一定要记住,学佛了,千万不要学到地狱去。佛门跟地狱是隔壁,摸错了门就进去了,很可怕!”我把老法师这几句话再给大家说一遍,“大家一定要记住,学佛了,千万不要学到地狱去。佛门跟地狱是隔壁,摸错了门就进去了,很可怕!”

  第四,谦卑是世出世法的第一步。

  老法师告诉我们,贪瞋痴慢疑是学佛的障碍,让我们内要学佛,放下贪瞋痴慢疑;外要学孔子,温良恭俭让。与任何人相处都要和睦、温和、善良、节俭、忍让。这个好!不争名、不争利,一生得自在。如果一个人不能正确对待自己,把自己看得很高很高,你前进的路基本上让你自己堵住了。

  佛法是心法,是自己的真心,与外面没有关系。外面的世界是这个真心的影子。影子的善与恶起源于哪?起源于你自己的念头。你的心清净没有东西,都是善的。这些话是老法师说的,你读懂了,还会去和人争,和人斗,和人去辩吗?

  第五,原谅别人的过失,成就自己的功德。

  这个道理一定要懂,不但要懂,还要真正落实。原谅别人,快乐自己。

  老法师说过这样一段话,我抄录在此,与同修们共同分享:

  “放下妄想、放下杂念、放下是非。这些都是负面的,统统放下。连恶人,天天找麻烦的人,也要把他放下,眼睛里头都是佛,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你天天跟佛在一起,多快乐。如果你这个是冤家,那个是对头,天天跟这些在一起,多烦恼。念头就在自己一念之间怎样转过来。一个人一生最快乐的是没有冤家,没有对头,没有对立的人,他这个人一生快乐。不要要求别人怎么,是要要求我怎样对人。他会不会转过来对我,我不管他,自己真得快乐,真得幸福、得快乐。这佛教给我们,听佛的话,别上别人的当,重要。”

  老法师的这段话你听懂了吗?听懂了,照做了,幸福和快乐就来到你身边了。

  关于“八风”谈了这么多,我前面说“心中智慧生,能抵万种风”,这是我自己的真实感受。

  智慧从哪里来?智慧从听经闻法中来,智慧从老实念佛中来。智慧开了,别说“八风”,就是“万风”也侵袭不了你,因为你有抵御能力了。这个能力就是开启了的智慧。智慧重要啊!

  今天的交流分享就到这里。感恩大家!阿弥陀佛!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站内:刘素云       佛法智慧)(五明学佛网:刘素云       佛法智慧)  

 传喜法师:以佛法智慧观照破除我执 

 传喜法师:佛法智慧破迷信 

 刘素云:真正的修行人,一定是少言寡语 

 刘素云老师:知道自己的过失、习气就是开悟 

 刘素云:对任何人都要谦虚恭敬,不得傲慢无礼 

 刘素云:我们念佛了吗?没念佛呀! 

 刘素云:一个人一生最快乐的是没有冤家,没有对头,没有对立 

 刘素云:佛教讲的“八风”是什么? 

 刘素云:愿力要是超过业力,业力就不起作用 

 刘素云:有些同修在日常生活中面对境界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刘素云:老实念佛,念佛成佛 

 刘素云:佛法要会用 当下就受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