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贤崇·贤宗法师:《心经》今说——以空性洞鉴人生


   日期:2020/3/24 13:22: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心经》今说——以空性洞鉴人生

——禅三第六期贤崇法师开示

  杨柳整理  

  各位同修:

  大家好!我们这次禅修的主题是《心经》的分享。

  刚才各位都念过了《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那么大家知道,《心经》是怎么来的吗?在中国人人皆知的传说即是来自于玄奘。在许多人心目中,他就是那个在《西游记》中那个懦弱、是非不分的唐僧。但实际上,这个唐僧与历史上真正的唐僧是不相吻合的。他们只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宁往西部走而死,不往东部走而生”。

  历史上的玄奘,曾经创造了一个记录,那就是他在他国求学问经所习得的知识、达到的境界,远远超过了所到之国中的任何一个人。也就是说,他能够“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个记录,到目前为止,又有哪一个留学生可以打破呢?

  相传唐僧到达印度以后,戒日王曾经以玄奘为论主,在曲女城召开佛学辩论大会,当时有18个国王、3000个大小乘佛教学者和外道2000人参加。玄奘讲论,任人问难,但无一人能予诘难。一时名震五印,并被大乘尊为“大乘天”,被小乘尊为“解脱天”。他一人可通十几种语言,在佛学和中国传统哲学方面造诣都很高,《心经》就是由他译出的。

  那么他是怎么得到《心经》的呢?根据《慈恩传》记载,玄奘法师在四川时,曾经在路上遇见一个病人,满身是疮,污臭难闻,且衣衫褴褛,形貌可怕。玄奘法师心生怜悯,就把他带回寺里,又给予衣服、食物,悉心照顾,数月方愈。此人病愈以后,为了报答他的慈悲,就传予他一卷《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玄奘法师得到《心经》以后,非常喜爱,发心修持此经。后来,他前往印度取经,出关以后曾经遇到很多危险,每一次都是靠着称念《心经》化险为夷。在《大唐西域记》里有一个故事,记载了玄奘在出关以后曾经到过某个少数民族的聚居地,当地有一个习俗,每年都要找到一个相貌庄严、身体康健的成年男子,剖其心以祭天。他们认为这样可以保证来年风调雨顺、丰衣足食。一般情况下,如果能够抓住外族的人,就不用以本族人祭天了。正好,那一年,他们抓住了玄奘法师,他相貌庄严,正好可以用来祭天。于是他们为他焚香沐浴,准备用他的心来祭天。玄奘此时,仍称念观音名号及《心经》。就在要行刑的那一刻,风云突变,雷电交加,人们感到,似乎用他来祭天触怒了天庭。于是把他请下了祭天台,并对他顶礼膜拜。这就是念《心经》所产生的感应。还有一次,在沙漠之中,已经好几天没有水喝了,他和他的马都已经几乎到了不可承受的境地。但是他宁死不退回东部找水,仍然边念着《心经》,边极力坚持西行。就在他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前面出现了一片绿洲,芳草连天,水草丰美。他的马立即狂奔过去,他也得救了。

  在《大唐西域记》中,还记载了很多其他关于称念《心经》,产生灵迹的故事。这就告诉我们,除了《心经》内在的义理给了我们很多启发以外,同时,它也产生了许多难以解释的灵慧。这就如同一个企业由于不断宣言积极的企业文化而形成的磁场一样。相同的磁场就会吸引宇宙中相同频率的东西相遇。这也正如同我们打手机,在同一个网络中的号码,可以相互通话,这就是建立在同一个磁场的基础之上的。如果我们能够感应到一个波段,就能够看到或者听到那一个结点上的存在。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600多部般若经系列中一部言简义丰、博大精深、提纲挈领、极为重要的经典,是大乘佛教出家及在家佛教徒日常背诵的佛经。如果我们能够领悟它、掌握它、运用它,那么许多问题都能给迎刃而解。“般若”是智慧的意思,《般若心经》则是智慧中的智慧。

  《心经》内涵深广而复杂,不可能读尽,更不可能说尽。今天,我们就对《心经》的主要内容做一个比较概要的分享。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主要讲的是观音菩萨的修行法门。它讲到了四方无量诸佛,按照此一方法去修行,最后得到大智慧,得到彻底的解脱。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观自在”的“观”就是观照自己、觉察自己,然后从内在去发现自己原本具足圆满的智慧。我们在生活中遇到问题时时常会发现,当我们不能够反观自照时,问题就变得非常严重。而当你能够向内观察的时候,各种各样的问题都不成为问题。如果你只关注眼前,只关注今天,只关注目前的利益,眼界就自然变得狭窄,很难突破自身的窘境,自己堵死了许多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如果我们能够向内观、向内察,多从自身内在找原因,事情就会变得明朗。为什么这个员工愿意去其他地方而不愿意到你这里来?为什么你的伴侣只是折磨你而不去折磨别人?你有没有思考过呢?我们总是把所有负面的东西都推卸给他人,把所有正面的东西都归因于自己,很少去想,那些负面的东西竟然与自己有关。所以我们要观照自己、觉察自己、反思自己,不断修正,不断提升。为什么要禅修呢?就是要把六根所了解、所追求的东西全部收回来。六根不净是指什么呢?即是指眼、耳、鼻、舌、身、意对人的羁绊。看到好看的东西就一心想要占有,听到好听的音乐就会沉湎其中、回味再三,吃到好吃的东西就不断地去吃……当我们不加以约束“六根”的时候,就会出问题。不断地吃东西就会生病,一直去看不该看的东西就会有不好的后果产生,所以说,我们要“守住六根”。在我们念佛之时,就能够把自己的眼根、耳根、舌根等一一守住。当眼耳鼻舌身意都能收摄住的时候,我们的心才能在当下安住。若能安住,就能在自己的身上寻求到无限的喜乐。若不能安住,无论在何处,都是如坐针毡。要找到自在的状态是多么简单,但是我们就不能切换过来。

  我们永远向外索取,永远向外追求,永远在与外界比较、攀比,又能真正得到什么呢?一切外在的事物都是无止境的,今天发现这个人好,明天便又有人超越了他。即使是一种理论,也总是不断地会有新的“范式”去取代旧的。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毋庸质疑的客观规律。当你拥有了权力,还要去追求更高的吗?即使你的权力无限大,那又怎样呢?你可能会发现还有上帝比自己威风,他会主宰人类的灵魂。因此即使永远追求,生无所息,也永远不会得到满足。在“富、贵、雅”三种境界中,最高的境界即使“雅”。“雅”是内心的丰足,是一个高贵灵魂所庇护着的着饱满心灵,是对于事物的认识达到足够的透彻。当你内心贫瘠之时,你看任何的东西都会起贪婪之心。这时,你就只是一个乞丐,即使你拥有再多的金钱,你的内心也还是一个穷光蛋。所以,我们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不快乐就是这样造成的:不断地向外索取、追求,不断地用对比和计较之心来看待自己的生活。所以生活的喜乐和丰足不是别人给我们的,而是源于我们自己的内心。一切由于眼前的利益所兴起的快乐,很快地都会过去。比如今天我得到一个订单,最多快乐两天,就又过去了;买了一个别墅,朋友过来玩时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过了几个月也过去了;年轻时你的容貌美丽,别人都来恭维你,等你老了,也将过去;这都不能够达到长期的内心的平衡与丰足。当你的内心没有喜乐时,所有的快乐都是不究竟的,都会很快过去。

  因此,《心经》要求我们“观自在”,就是观照自己的内心,由内心所产生的喜乐和光明,这才是最究竟、最永恒的。就像现在我们在上课,有些人还是皱着眉头,有些人脸上的肌肉还是僵硬的,为什么不能够在你的脸上找到平和与喜悦呢?那就说明,还没有真正的平静在我们的内心中存在。

  你看,观音菩萨就是 “观自在”,即“反观自照”的一个菩萨。他所行的是“般若波罗蜜多时”。“般若波罗蜜多”就是“到彼岸”的意思。意谓我们被此岸世界的种种困境、情绪所左右,感到不快乐时,我们就应该要修行此一法门,争取到达充满智慧、自在自为的彼岸世界。为什么我们在此岸世界感到痛苦呢?就是因为我们的观念、思维不正确而造成的。比如说我们都知道,人是不可能不死的,事物是不可能一成不变的,孩子不可能只拥有一种单一的性格,万事万物莫不在无止息的轮转之中。那么你不断地渴求拥有,害怕失去的思想就是不正确的,就会带来不快乐。“悲剧”是什么?就是内心的渴望与现实的不可达成之间存在的鸿沟。明知万事万物都是流动、变化、生灭,为什么还要在事业失败、婚姻受挫、健康危机的时候痛哭流涕呢?佛教只把这样的流动概括为两个字,它不是“痛苦”,而只是“无常”。

  那么我们要怎样做呢?要珍惜一切你所拥有的,哪怕只是一片叶子,一朵鲜花,也要学会感恩。甚至是那些不断阻碍、咒骂你的人,你也有感恩他们。羚羊要感恩捕食它的豹子,正是因为天敌的存在,它的耳朵才那么灵敏,它跑起来才会那样快。所以,我们要感激伤害我们的人。当我们面临痛苦的时候,成长的空间和承压的能力也都在成倍地增长。所以我们不应当逃避痛苦,而应该面对它、解决它。

  佛教告诉我们要怎样去修行,内心才能够有足够的容量。要使自己的心修成大海的容量,而不是小小的水杯,有了容量,那些正面的能量才能够保留下来,而不会轻易流走。我们能够做成多少事情,很大程度上就是看我们内心的容量。如果有人说你坏话,你就觉得很难受;那个人来赞美你,你就觉得飘飘欲仙,这就说明是你内心的容量太小。所以禅修时,就要使自己静下来,在自己黑暗的意识界中用无量的善念去开启这一片鸿蒙。开启到什么程度呢?开启到如同宇宙那样广袤、辽阔,任何事情都不足以左右你平静的心灵。

  我在电视剧《商道》中看到,主人公的父母为别人所杀,但是最后,他还是能原谅那个人。还有一个真实的案件,一家德国人在南京被四个中国小混混所杀。后来他们在德国的家属居然还给法院写信,说这几个年轻人是因为没有文化才做出这样的事情,请求法院不要判处他们死刑。他们不但帮助这四个年轻人求情,还在他们的老家为那些读不起书的青年设立了一个基金,帮助他们接受教育。他们竟然能够宽容到原谅杀害自己亲人的人,那么为什么平时别人欺负了我们,我们就不能够宽宥呢?

  证严法师的弟弟在年轻时被别人误杀,他的母亲悲痛欲绝,恨不得杀了那个罪犯。但是法师劝说他的母亲,第一,这只是误杀,那个年轻人并不是故意的;第二,如果真的判处了那个年轻人死刑,那么又将有一个母亲失去自己的孩子。最终,他说服了自己的母亲原谅那个年轻人。我常常在想,如果是我,我将怎样面对?这样的慈悲心需要修为修为,需要究竟的智慧。所以我们就要转换自己的思维,去修得一种更开阔、更高远的境界,从痛苦的此岸到达快乐的彼岸,从生死的此岸到达涅槃的彼岸,从喧嚣的此岸到清净的彼岸。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做任何事情实际上都是一个自我挑战的过程,如果你不能挑战自己,那么就被自己所湮没,就没有办法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只要你存在一天,就不可能逍遥一天,不可能没有事情需要你去面对。所以,只要你处在婚姻状态之中,你就不要说自己是幸福的;只要你在商场一天,你就不要炫耀自己的成功,因为你周围的一切都在不断地更替、变化,你掌握此刻,却不一定能够掌握下一个时刻。所以唯一可以不败的,只有你自己的心。那颗坚忍不拔的心,那颗能让你东山再起的心,才是最重要的。怎样得到这样的心呢?就是不断向内察。今天,你获得了什么利益、声名、头衔,你认为这就是成功吗?不是的。当你没有坚定的心念的时候,这些只能给你带来负面的压力。一次比赛中,我一个朋友与他的朋友一起再看刘翔跑步。他的朋友就在赛前对他说,这次刘翔肯定拿不到冠军了。结果真的就是这样。他就问他的朋友是如何猜到的。他的朋友告诉他,全国十三亿人都对于刘翔的期望太大,而他自己的状态却不足以承受这些,所以自然不能够跑出好成绩了。如果他自身的状态很好,那么这些压力就会成为动力,推助他的前行。

  我们说,在东方的儒释道思想体系中,佛教的思想所占有的地位是最高的。这是因为儒家治家,道家治身,佛教治心,佛教对于物质世界的认识远远超过世界的表象。

  今天我们引用最多的话,就是“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就告诉我们了“空”的思想。要从物质世界的表象去认识物质世界的本质,所依靠就是“空”的思想。这个目迷五色的世界,看上去纷纷扰扰,而实际上一切事物的本质即是无差异的“空”。我们要修行的,也即是这个“空”的世界。我们看到世人的外表千差万别,但是其内里却是一样的骷髅,这也是“色空观”的一种体现。

  接下来讲到“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这讲的都是“空”的状态。没有办法用生灭、垢净、增减来衡量“空”。这也就是说,事物的本质是没有办法依靠表象来认识的。当我们要去体悟世界的本质时,就是“茹人饮水,冷暖自知”了。就像我告诉你,这杯水的味道有一点甜,有一点苦,又有一点酸,但是究竟是什么味道呢?这是不可形名的,要自己亲自尝尝才知道。所以我们依靠什么去了解世界的真相呢?是“亲证”,都要依靠自己去体证。禅修中所达到的那种宁静的喜乐,我怎么讲,你不体悟,还是难以知悉。这些感觉是怎么被感知到的呢?你的身影响你的心,你的心反过来又回摄你的身。在你静坐的过程中,你以怎样的心境去感受它,它就回馈给你一个什么状态。

  我所教给大家的所谓放松、调整呼吸、冥想静思,这些都只是一些方法。而最为重要的,还是你自己去亲证的过程。你比如你饿了,我告诉你哪些东西好吃,这就能让你吃饱吗?这时不可能的,只有你自己吃下东西了,才能止住你自己的饿。所以凡事还是要靠你自己去体证。佛教中最关键的一点也即是“实践”。佛教的文化在中国本土流传了几千年,所依靠的不是理论——理论,而是实践——理论——实践——理论,不断螺旋式上升的过程。缺少了实践,便产生不了能够开释众心的理论。我今天在这里所讲的,你若是不加以实践,至多也就是听了一场故事会,不能够在你的生活中真正地发挥作用。最优秀的企业管理者一定会懂得怎样集百家之所长,用其中最卓越的理论有的放矢地付诸实践。当然,实践的过程不一定都是成功的,但是不管结果是好是坏,至少你都检验了多种方法,正确的就把它保留下来,不正确地就把它排除,不断地进行自我更正,这就是实践的意义与价值。

  在西湖边召开的一次美容峰会上,我就同他们说,你们如果能够把禅修的理论运用到自己的美容事业中区,一定会有很大的帮助。因为美容首先要美心。如果你内心的焦虑没有改变,你对外索求的心没有改变,皮肤也不会好起来。如果你的心能够修正到宁静、安详、喜乐的状态,很多皮肤的瑕疵也会渐渐得到改善。所以,学佛就要求我们不断地从内心去提升自己,要寻找到一个正确的思维去改变自己。

  《心经》要我们达到“般若波罗蜜”,要“照见五蕴皆空”。那么什么是五蕴呢?“五蕴”就是“色受想行识”。人都有五蕴之苦。而我们如果要达到彼岸,必须要把这“五蕴”之苦都剔除掉,把它们都视为“空”。“五蕴”也即是从五个不同的方面来告诉我们“空”与“色受想行识”之间分别产生的关系。“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么同样的,“受即是空,空即是受”……

  我们人是由“色受想行识”所组合而成的,“色”就是我们外在的表象。很多人将“色”误解为男女两性之色,这是片面的,不正确的。“色”的范畴的很广泛的。“色”有两种属性,即障碍性和变坏性。“障碍”是指此一物体在此客观存在,彼一物体不能够同时在此处重合出现。而“变坏性”指的是物体的表象会有一个“生住异灭”的过程,由好变坏,由存在变为不存在。色即包含内色,也包含外色。内色就是指眼、耳、鼻、舌、身五根,这是我们所依靠生活的根身;外色就是色、声、香、味、触五境。

  “受”就是感受。有苦受、乐受、忧受、喜受、舍受、不苦不乐受等性质。我们的根身与外界相接触,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感受。某种感受好,就有喜受、乐受,不好就有苦受、忧受等等。这都属于“受”的范畴。在生活中,就有各种各样的“受”来影响我们的身心。这些就是由于外在的“境”,影响了我们身心的波动。那么为什么外在的“境”会影响我们的身心波动呢?我要告诉大家的道理就是“受不异空,空不异受;受即是空,空即是受”。外界的东西都是无常的,都处于瞬息变化之中。我们必须要去转换它,使自己的心不受影响,安住下来。同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他那么喜欢,我却那么排斥?为什么有的人遇到狐臭的人就不能容忍、坐立不安,有的人却自适安然?有一个老人家分享说,她的先生爱打呼噜,她就靠呼噜来催眠。现在到外面住,没有人打呼噜,反而睡不着了。我们不快乐,这只能说明我们内心之中有不快乐的种子。当外境一但切换为逆境,我们就会产生苦恼。如果我们内心只有快乐的种子,那么看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会感到很开心。所以当生活当中,我们遇到许多不开心的事情,其实可能都是我们自身的原因所造成的。

  我前些日子看了一本书,叫《格局决定阶级》。隋朝有一个大奸臣无恶不作,但是当他被唐朝所用时,他竟然变成了一个正直的谏臣。官员们就不明白他变化的原因,乃去询问了唐太宗。唐太宗说,当你所用的都是小人,忠臣也会变成小人;当你所用都是忠臣,小人也会变成忠臣。这就是环境促使人所进行的变化。所以,我们在企业管理中也应该认识到,当你不断把阿谀奉承的小人提到重要的位置上来,那么其他人也会跟他学习,企业的风气就会受到很大影响。虽然我们不能说每个人都是完人,但是我们启用怎么样一个人,就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团队。怎样用人,就要看你是怎样起心动念的。我们之所以对外在事物的理解不同,做出的行为不同,也完全就是由于我们内心的分别所产生的。如何让我们的行为合理,思维畅达呢?就是应该要修正自己的心念。当我们对于万事万物的分别、对于喜乐忧患的分别没有那么强烈的时候,我们处理问题就能够更加客观公正。

  接下来说“想”。“想”是什么呢?想就是想象力。当我们看、听、接触东西时,会认定所对的境有一定的相貌,然后通过自己的想象、联想,为它安立名称,生起认识,这就是“想”。想象是一种分别、计较所产生的心理活动。“想”会使我们生出妄念,妄念如果没有得到正确的引导,付诸实践的时候,它就是虚妄。所以,《心经》对我们“想”的要求也就是“想不异空,空不异想;想即是空,空即是想”。禅修就是要让我们专心摄受这种妄想无期的状态。有的人就是因为想得太多,想企业的现状、前景等等,想得睡不着觉,以安眠药来维持睡眠。那怎么办呢?就要借助禅修来远离幻想纷飞的状态。当你什么都不想的时候,整个脑海就能够达到无垠的空灵。如果能够达到这个状态,你的禅修就又达到了一个层次。只有如宇宙般空阔的空间在你的脑际生成,一切的一切才能够被你的思维所包容。我经常说,香海禅寺是一个没有设定任何分别及要求的平台。我们的大门向任何一个人打开,谁愿意来,我们都是欢迎的;谁愿意走,我们也不会挽留。但是我们有一个基本的要求,在这里你要学习,要成长,要改变。如果你不能改变自己烦恼、忧愁的状态,你的磁场会影响到周围的人,影响他人的学习。所以我们对于想象,要进行有意识地收敛。

  我们的心所生的种种心念,称为心所。这些心所除了受与想之外,其余的一切心所生法,这些心的行为(心行)皆是有造作的,并且念念迁流变化,都称为“行”;这种种的“行”聚合在一起,则称为行蕴。所谓心行迁流变化,正如古希腊哲学家所言:“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万物运转不息,永远似水流去,无有往复,无有尽头。你可以想一想,前一刹那是你,这一刹那是你,或是后一刹那是你呢?那你认为这一刹那是你时,这一刹那已经跳了过去。我们的身体不断地在变化。从细胞运动的角度来看,似乎每一个刹那的你都是不同的。就如同瀑布上倾泻而下的水流,哪一滴能够代表这个瀑布呢?似乎都不能够。世界上的事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看起来循环往复,没有改变,但是实际上却没有一样重复的。生活在时间之流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没有回头的时机。我们的身体就是这样一种持续的过程,所谓过程也终究会逝去。十年前你看我是这样,十年以后你还认得我,觉得我没有多大的改变。而实际上,我身上的细胞不知道已经换了多少次,我脑中的识见或许已经大不相同了。知道事物迁流变化的规律以后,你就应当知道你今天有缘与他一起吃饭、禅修,就珍惜这样的缘分,因为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还有下一次。或者当某日你在街上与某人打招呼,他不再理会你时,你又何必去难过呢?因为那个人可能已经不是他了,那个你也不是你了。又比如你曾经帮助一个人成长、创业,但是现在总是想着曾经帮助过他,希望他对你好,这又有什么必要呢?事物在变化,人心也不断地在改变。你要记住,任何人走到你身边都是缘,任何人离开也都是缘的作用。同样地,事情成功或者失败,也都只是缘分罢了。所以我们时刻都要观照自己,一切事物都是变化,复又变化的。

  日本有一对母女修建了一座楼,诚心供养了一个师父整整二十年。二十年以后,她们就想去试一试师父的修行。于是在某一天送饭时就抱住了师父,问他有什么感觉。师父就回答说:“如同枯木,栖之寒岩”。一般人认为这个境界就已经挺高了,但是那个母亲还是认为这个境界不够,对女儿说:“我们供养了一个俗汉。”于是就把那个师父请走了。那么禅宗最高的修行境界是什么呢?就是“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 。如果没有这样通化万物的心灵,那么怎么发出慈悲之心呢?视人为枯木,就没有办法去度化众生。齐同万物是指知晓万物之别而不以为别,用同样的慈悲去度他,而不是以冷眼相对。

  坦山大师有一天带着弟子下山。连日大雨使河水暴涨。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想要过河,又怕弄湿衣服。坦山大师就把她抱了过去,帮助她过了河。晚上,坦山看见弟子一直在念经,就问他为什么还不去休息。弟子就回答说:“师父今天破了色戒,我在帮你忏悔。”坦山对他说:“我在抱她过河那一刻就已经把她放下了,你为什么还没有放下呢?”这就告诉我们,在禅者的内心深处,永远保持着清白的境界。花开花落,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像谁一样通透无污。你看到美能够感受到美,看到丑也知道是丑,但是你的内心就不会受到这些外物的染污。

  如果你能够把生命中的每一件事客观地视为一个过程,你就不会再被外界的事物所左右。今天你赚了钱,是一个过程,明天投资失败,也一样还是一个过程,生与死也是过程,仅此而已。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应该具有简单的思想,简单的行为,用简单而丰足的心去创造财富。一切,越简单越好。你把一件事想得越复杂,做起来就发现问题越多,就越处理不好。

  禅修就要求我们修到简单,修到直接,修到不生妄想。

  我曾经看过成吉思汗的传记。有一次,他面临着一次生死攸关的战役,敌军比他的军队要强大很多。但是他没有担心,坐卧如常,显得非常坦然。有人报告说:“大汗,敌军已经快要杀到了。”他问了在哪里,发现还有一段距离以后,又躺下睡觉了。我们在企业管理中,有没有这样的心理承受能力呢?你能不能把很重要的事情也视作空无呢?当你的心中的压力归零时,你也才能生发出巨大的能量,做成大事业。如果你想未来要做到某种程度,内心就要修这样的大格局。只有当你把内心的那个杯子打破的时候,真正的格局才形成了。任何东西流进来你不嫌多,任何东西流出你也不嫌少。这时,你的内心已经没有了极限,事情的好坏已经不再能够左右你的行为。佛教喜欢用“无量”来形容世界,形容一个人的襟怀,就是这个道理。切不要被今天的是非我执、人来人往所左右。

  “识蕴”可分为 心、意、识。“识”能够知道外境,所以是能知的心,因为由它带动其他的心念,以它为主,故称为心王。唯识宗认为:识可分为八种。前面六种是眼、耳、鼻、舌、身、意是属于了别的作用,故称为识。识是依根缘外尘了别外境。所谓“了别”,就是第一眼、第一耳就能知晓的东西。这些东西不用通过思维去进行有意地活动就能够知晓,但是了别的事物不一定是正确的。我们所要通过禅修来收摄住它们,而不能仅依靠这些虚妄的印象来行事。除了眼、耳、鼻、舌、身、意六个识外,根据大称唯识宗的讲法,我们还有第七识,又称为末那识,翻译成中文称为“意”,这个识一直执著阿赖耶识是“我”,所以它是执著“我”的一种心理作用。此外我们还有第八识,称为阿赖耶识。我们凡夫对此识不知不觉,它能够收藏所有造业的种子,同时那些种子依靠这个识的因缘而能够形成果报。

  《心经》提出的修行法门就是要将这“五蕴”都修成“空”。根据色空观,《心经》提出了“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只有当你不去以分别之心对待这些的事物时,万物才能以它本来的面目展示它原本的规律,也只有尊重规律,才能够运用好规律。如果你不能承认人人都有生老病死的过程,你就会天天生存在忧惧之中。总是担忧哪一天疾病、死亡会落到自己身上,而忧惧就会影响你人生的格局。《心经》要求人要承认规律,坦然接受规律,达到视万物为齐同的境界。《庄子》中说到,庄子的老婆死了,他却“鼓盆而歌”,为她的死亡而感到庆幸。这也就像史铁生所说的,要把死亡看作一个节日。《世说新语》中说到,那个“以酒为名”的刘伶嘱咐他的仆人带着铁锹,如果他醉死在哪里,就在哪里把他挖个坑埋了就好。这就是“无老死”的境界。如果你不执念于“我”,站在万物的角度想一想,“我”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当你能够站在这样的高度上,当然格局就被打开了。没有眼睛所看到的局限,也没有思维所能想到的局限,更没有不能了解的东西,得与失都不是那么重要了。这就是深入地修行《心经》所能到达的境界。这种阔达的心境大家在做企业的时候都应该尽量去做到。不要仅仅站在一个公司、一段时间内所能得到的利益的角度上来考虑一切事情,也不要只想着“得”,而不想到去“舍”。要把企业作为公民的一个小集合来看待,所要履行的义务要比公民更加地多。当你一直想着去实现他人的梦想,尽量地去帮助别人时,你自己的梦想最终也能够实现。

  接下来,《心经》就讲到了菩萨、三世诸佛按照《心经》修行以后,所修得的正果。“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菩萨以此修行,得到了“心无挂碍”的正果。因为他心中不再有那么多需要记挂的东西,所以就远离了恐惧、颠倒梦想,最后得到了涅槃。三世诸佛依此修行,得到了无上正等正觉。这就说明,《心经》能够使人除却自己的烦恼,卸下许多思想的包袱。也只有学会“放下”,才能够敞开心量,去接纳更多的东西。我们经常看到在弥勒佛的身旁有这样的对联:“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你要“容”,要发自内心地“笑”,就要学会捐弃许多事情。要得到无上正等正觉,就更需要“清空”自己的心了。

  接着j就是对于《心经》的颂祝和赞美了:“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很多人想要达到《心经》所言说的那种“空”的状态。那么首先,你就必须要相信它,相信它真实不虚的作用。人心的作用是非常大的,玄奘法师在遭受劫难时反复地诵读它,就是因为它洞见了《心经》对于“空”的法门正是修行人生禅的不二法门。当你把自己视作空无的时候,还有什么糟糕的境遇不能够去面对呢?

  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了。最后,让我们一起唱诵《心经》的祝愿:“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祝愿大家能够通过禅修的观照,到达彼岸,修成正果。谢谢。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站内相关文章:贤崇·贤宗法师)(五明学佛网相关文章:贤崇·贤宗法师)  

 贤崇·贤宗法师:在上海交大的演讲(2008年6月14日) 

 贤崇·贤宗法师:让禅修成为你人生的习惯 

 贤崇·贤宗法师:禅在生活中的意义 

 贤崇·贤宗法师:禅与企业家的修炼 

 贤崇·贤宗法师:破除“我执”,保持正念 

 贤崇·贤宗法师:什么是“二入”与“四行” 

 贤崇·贤宗法师:遵循自然 

 贤崇·贤宗法师:坐禅三要 

 贤崇·贤宗法师:踏上八正道的幸福人生路 

 贤崇·贤宗法师:简单就是快乐,就是幸福 

 贤崇·贤宗法师:清除内心的毒素,然后种下菩提种子 

 贤崇·贤宗法师:第十二期止语禅修班开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