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传喜法师:幸福的共产主义生活


   日期:2020/3/26 4:19: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幸福的共产主义生活  

  我们坐在禅堂中,外面风雨交加,可以引起很多联想。

  你可以想到尼连禅河,释迦佛陀出家访道,后来就在尼连禅河边,苦行林中一坐六年。印度的雨季比我们中国江南的更漫长,雨季来临的时候,几乎是天天有大暴雨,尼连禅河水暴涨,水流湍急。佛陀并没有像我们这条件这么好,太子苦行的时候是在树下,雨下下来的时候,尽管印度的树象伞一样,树冠很大,树干也很粗,但是雨大了,树冠还是会被淋透。悉达多太子在树下,因为长期拒绝进食,身体瘦弱。也因为长期打坐,不摇动他的身体,乃至头发都已经蓬乱,也没有洗,自然的灰尘。经典里记载,连鸟都跑到佛的头上做窝,然后地上的藤草,都从佛陀的腿间长出来,把悉达多太子的腿都盘起来了。现在我们尼连禅河边,还可以看到这个苦行相,还供养在那里。

  作为佛弟子,在我们的人生岁月中,会常常忆念起世尊的这些事迹。追寻着佛陀的足迹,自我挑战。就像一个行孝的人,一个孝子常常会想起中国的二十四孝,用二十四孝的故事鼓励他自己做下去。哪怕一个要为国、为民读书的人,他也会常常想起孔夫子,带着他的贤徒们周游列国,去说服那些统治者施行仁政,为天下祈福。我们现在讲的体制文明、制度文明,孔夫子在那个时候就推广这样的文明,希望那些国家能采纳,不分国界的推广。他心胸里有这种精神,乃至一代代传下来,成为才子贤德的目标,屈原也是受这种精神的滋养。乃至部队,现在的部队总是以过去这个军团、这个师。以前冲锋陷阵立下赫赫战功,以这样的精神鼓舞后代,这种精神在这次四川灾难中也显出来了。乃至做个木匠,也会流传祖师爷鲁班的种种神迹,能工巧匠,这种精神鼓舞他成为一个好的木匠。

  很多人聊天的时候都喜欢问我:师父啊,你喜欢什么颜色?什么季节?师父喜不喜欢下雨?我说我很喜欢。

  因为我们还是属于比较幸福的一代人,虽然我在农村、城市都生活过,但都作为旁观者。小时候陪着哥哥们到田里插过秧,那纯属好玩,他们逗我乐,我插啊插,一屁股坐到田里去了,我在田边看他们插秧很开心。农活做过,但不是正宗的,是好玩性质。城市里上班族也没做过几个月,大多数时间都是自己干的,虽然累,但也是自己时间,自己说了算,也没有做几个月。后来选择出家,准备吃苦的,修苦行。结果遇到这么好的师父,大福德的师父,一直在他福荫之下,出家也没受过苦,修行也没受过苦。想振兴莲池大师道场,请到杨岐寺,杨岐寺做了一两年,想这下要受受苦去,去挂单去,跑出来,又被别人请去了东天目,又没受到苦,然后就请到慧日寺来了。

  更多下雨的时候,因为没有生活的压力,下雨可以躲在房间里看看书。在温馨的灯光下,看看祖师大德的开示,佛陀祖师的圣迹,自己陶醉在角落里,或喜或悲。

  我们丛林也是这样,丛林是大家的福报,我是受我师父的恩德,我们整个汉传佛教都是受祖师大德的恩德,建立了好的制度。丛林也是社会的一部分,是共产主义的社会形式。多少人抛头颅、洒热血、打土豪、分田地,也没有享受到的。我们已经享受了两千年了,这样的优良的社会体制。在古代的时候还种很多田,我们也是在享受师父他们的功德、福报。经过文化大革命后,我们出家人更享福,现在地也不用种了,现在众生业障更重了,我们念好经,做早晚功课,打好坐,就已经可以种世间福田了。

  时代不一样,三宝对世界的贡献也不一样。很多大丛林,天童寺、阿育王寺走进去,艳阳天可以不被太阳晒,下雨天不被雨淋。祖师多慈悲啊,你走进庙可以一辈子在里面,不用出来,多少老和尚都是这样,走到大丛林,生住丛林死归塔。娑婆世界皇帝都要羡慕的,宋仁宗皇帝《赞僧偈》里就说,云板应供,云板敲起来时都象佛、菩萨、罗汉那样一坐应供。上课的时候像在金殿之内,金殿都是挑角的,黄琉璃瓦的,皇帝一样的级别,在金殿内讽诵圣贤可以神游三界的法宝。

  不是说下雨天我们禅堂打坐尽想着这个,掰手指头算有多少好。我一上来打坐并不是想这些,就想我们现在坐在禅堂里,风雨无侵,几乎是恒温的,冬夏有空调,不需要住山洞,山洞在梅雨季节都滴水,潮湿的怎么住啊?我也找过不少山洞,真正能住人的山洞很少很少的。

  静下来了,跏趺坐坐好,身心放下,然后要把所有一切都归到法中来。首先自己、我、禅堂,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境界,怎样从这个境界中归入佛法。听到我面前转经筒的声音、雨声,这些声音不请自来,怎样把它们归于佛法。本来我、禅堂,这个境界都是有漏的,刹那生灭的,因缘和合的。怎样把它变成佛法,无漏、无我、苦空无常,就要思维这个。然后自己的念头左摆右摇,外面里面,乃至思维法这个念,也把游来游去的念变成无漏的。这个是应该打坐时思考的,不是象前面所说的,掰指头算出家人有多少优越。把散的念归拢来,把我们生命的一切,都归到佛法里来,皈依三宝,皈依到佛的法、报、化三身中来。

  打坐也是有宗有体,所以在禅堂里得其宗要,然后起坐,面对世间的时候,就可以启用了。特别我们出家人,荷担如来家业,永明延寿大师说“定则一尘不染,动则万善并行”。我们学净土的对极乐世界的寻求,对娑婆世界的厌恶,一句“阿弥陀佛”恳切不放,身心安顿在这句佛号中。现在参话头的人已经很少了,把身心都收在这句话头里面,如果讲经说法,也要坐下来有体有宗。

  总的来说,佛法得利益要靠从善知识那里得的。因为我们的生命是一种高级生命状态,也是一种生命形式,要想获得这个生命形式,我师父常说“欲知山下路,需问过来人”。没有佛菩萨传,我们这个智慧是不会有的。尤其现在这个时代,众生业障重,我们在座每一位都承担着众生的业障。修行要得利益的话,自己除了早晚功课要做三皈依,心里真正要有皈依处,不是嘴上念念的。

  有的人在面对下雨的时候会觉得心烦意乱,有的人觉得特别温馨,我们好在不需要冒着雨去做生意,冒着雨去种地。但是也要有精神的,当兵的要有当兵的精神,木匠要有木匠的精神,搞管理的、从政的都要有自己的精神,修行人要有修行人的精神。一年四季,不管是晴天下雨,刮风打雷,都变成修行的助缘。

  一个有信仰的人是非常令人尊敬的。我常常想一些山区的牧民,物质条件特别艰苦,人也没读过书,但是对三宝的崇敬,那种对内心世界的庄严,一步一拜,三步一拜,为了净化自己的心灵,为了让自己心里的光能增加一点,拿着酥油灯,在庙里每个佛面前都倒一点。对他们来说酥油就是最好的,牛奶挤下来打酥油,奶里最好的精华,就是酥油。自己舍不得吃,天天佛面前供灯,甚至酥油捏成花,调上颜色来供佛。酥油是牛身上的精华,把生命中最精华的都拿来供佛。到牧区看到那些人的脸、头发也是灰灰的,身上也都是黑黑的,就眼白是白白的,牙齿是白白的,其他都是灰的,但心真的是干净!这种人虽然物质很少,教育很少,每次我都被他们深深的感动!我觉得天地间有这样的人在,领会佛法的教义,自净其意、身体力行的去做,非常感动!

  所以我们去参学不必分区域,佛法就是这样的。从古到今他们三步一拜,拜到大昭寺释迦牟尼佛面前,很远的路。从青海,康区拜过去,仅拜就要拜一年到三年的时间。现在条件好一点的,弄个小机动车拉东西。过去我们常常在路上看到,结伴一群人在拜,物质非常缺乏。一般要拜三年,将近两千公里,拜到那边后,八廓街再拜三圈,进入大昭寺里面最重要的殿拜三圈,一直拜到里面释迦佛像拜三圈,佛像面前打坐。里面的香灯师父非常慈悲的,这些来大拜的晚上都不请他们出去,让他们坐在佛像面前。有许多人第二天早晨再来看,人都没有了,就剩一堆破衣服在地上,人化成光,融进释迦佛的身体里去了。所以藏传佛教追求即身成佛,不得了啊!所以在网站视频上有人问我,何为明心见性?那个要苦修的。即身得到佛法利益是要下大苦功,把整个生死置之度外,用到这方面去。

  儒家所说的人天相应最高境界,在我们佛教里还是很简单的,因为佛教看到了这些缘起。儒家所谓的天、春夏秋冬、风雨雷电。这个天只不过是四天王的管辖范围,在佛教里,一进山门四天王站在门口,把山门的而已。这说明佛法的教义之深,佛陀有多伟大!佛菩萨很伟大,凡夫就是凡夫。正因为中国有儒家的基础,佛法才能进入中国来,如果没有儒家的基础,佛说实相法,那些声闻、罗汉如盲聋喑哑一般,智慧浅一点的人根本不知道佛在说什么,中国没有儒家的基础,也不知道佛在讲什么。

  我们有时候想,进来打坐是调心的时候。反过来我们到印度,看到那里有其他宗教,印度教等。那里的人也很虔诚,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就是到庙里去,印度的庙都是很随便的。普遍信佛的地方,庙反而不是很庄严,但很多。在印度,村庄里肯定有他们的庙,十字路口肯定有庙。在泰国,十字路口有佛像,上下班的人走到那里,很虔诚跪下来,安安静静做早课,顶礼三拜,心灵净化好了,就去上班去了。不一定要很大,泰国的皇家寺院也不是很大,佛像精致,纯黄金,翠玉,其它寺院也是一般的。心灵上的享受,物质也不需要怎么华贵。

  在印度看到的印度教也很简单,天不亮,在河边拿着灯,绕啊绕,供灯。我想佛陀曾经出生在这里,虽然佛教的很多文明文化已经渗透在这个民族的生活习惯当中,但作为佛教最不共的四圣谛,三法印,一实相印,在印度淡漠掉了,特别是大乘的一实相,诸法实相,在印度基本上没有谁在弘扬了。现在近100年来,斯里兰卡、缅甸、泰国、我们*传佛教、日本、中国,近些年也参与了,印度佛教才又有点兴盛起来。朝圣、佛学院慢慢建立起来,系统的学习佛法,印度本地出家人也有了。看到其他昌盛的宗教,觉得还是很可惜的,反而觉得我们自己还是非常幸福,竟然继承了佛陀最珍贵的法教。这个宇宙最珍贵的,这都来自佛陀的慈悲,在我们身上显现出来,我们被佛怀抱着,搂在怀里。我们现在是佛子,除了祖师的恩泽福荫建立的丛林体制之外,佛陀的慈悲加被我们。

  所以我们多幸福,享受这个世界最高的社会体制共产主义,丛林就是共产主义,然后又享受着最好的法义,最精妙,最可口的法味,物质上享受着这么好的待遇。  

  ——摘自2008.06.09传喜法师《精神的力量》开示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