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传喜法师:善知识慈悲度众生


   日期:2020/3/29 22:06: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
——常州永宁寺宣讲
14.04.20

善知识慈悲度众生

  我们前天下山。昨天在镇江参加星云大师的一个演讲——《看见梦想的力量》。现场有六千多听众,我们朱校长都去了现场,感动不感动?星云大师八十八岁了,是我们江苏老乡,我们江苏老乡出一个世界级的高僧。大觉寺就在边上,宜兴大觉寺,武进过去不远,就是宜兴,就是我们常州的隔壁邻居。我们江苏人这里出这么个大高僧!所以我都要现场去听,去感受这样一位高僧大德的加持。要不要亲近善知识?善知识是不是阿弥陀佛,这很重要。所以连我听着听着都会流泪,我电视上看星云大师都会流泪!

  善知识到我们五浊恶世来救我们容易不容易?不容易!《地藏经》里说:“纵使父子相遇都不肯替受”,这个娑婆世界很苦的!娑婆世界苦不苦?有多少苦数得过来吗?数不过来!“娑婆苦、娑婆苦,娑婆之苦谁能数”,这是我师父常常说的。有人跟我师父来说这个说那个,师父总是说:“娑婆世界”。以后遇到烦恼事了,你就也跟我师父这么学“娑婆世界”! 娑婆世界是不是这样的?是不是众生浊、烦恼浊、命浊、见浊、劫浊,这五浊?你想想看,这娑婆世界能不能找到不浊的?“找不到”!所以叫“苦”。我们现在见面了快乐不快乐?这个快乐是固定不变的?还是无常的?“无常的”!你看我的钟一点四十分了,过一会几个小时过去,法会结束大家就散场了,相聚是分离之因。所以我们在听经闻法的过程中启发出智慧,智慧将伴随着我们终生,甚至一直让我们能到达彼岸。听经闻法可以产生“生命终极的智慧”,无上的智慧,这是快乐的、是法喜的。但是从聚散来说,它也是无常的、也是苦的。所以以后不论遇到什么,你自己想不开也好,别人跟你讲想不开的烦恼也好,你就学我师父一句话:“娑婆世界”。我们师父下面还有一句话:“一点办法没有”,这个娑婆世界没办法的,只有什么办法?就是念阿弥陀佛,今天我就是要给大家讲一个专门来带我们念佛的人去极乐世界的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我们慧平法师到宾馆去接我,我就问他说“法师我讲什么呢?”你们永宁寺是那么精进勇猛念佛的道场,我不能给你们“打岔”,这个有罪的。我就跟我们慧平法师商量:“是不是我就讲一部《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吧”?实际上我是让自己往山上爬,我讲《地藏经》还准备很久,通宵达旦翻阅资料。这次十一点决定的,现在一点已经坐到座上了,你说苦不苦?我已经坐到上面了,还没准备,但是大家都抬着头就要听法师讲,你说我苦不苦?“娑婆世界”!
净土法门有传承

  大家刚才看了这个短片,这个就讲的是《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他们是在家居士做的这个片子,今天没有人请法,是我自己要讲的,就像佛说阿弥陀经一样,不请自说的。我今天也是,我只是问慧平法师,我讲什么呢,慧平法师没回答我,结果我说,那我就讲《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吧,所以今天你们在座的,要不要听,( 要 )要有请法啊,很重要。我们朱校长,来请法,就到我们永宁寺来,我们慧平法师来请法,我们在座的每一位来请法。

  虽然前面我说,中午十一点刚跟我们慧平法师说,我自己给自己出了这样一个题目,到现在也没有多长时间,但是我选择这部经,我学习这部经时间已经很久了,已经超过二十年了,我自己在家做居士的时候,我就非常熟悉《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我依着这个法门修行,甚至亲近了我们上海朱乃洪老居士,他曾经是被圆拙长老请到莆田广化寺上净土课的,佛学院给出家人讲净土课的,后来又被净土第一道场灵岩山,明学长老请到灵岩山给佛学院学生们讲,给出家的这些法师讲净土法门的。他为什么被这些佛门的长老这么样的尊敬, 这位大居士,原来对印光大师非常的敬仰,他对印光大师的文钞,你任何提哪一段,他都可以知道是文钞的第几本,哪一封信的第几行,他都知道,他熟到这个程度。他专修净土,他以前亲近过印光大师。我那个时候学佛正好他是在莆田广化寺辞职,为什么呢?因为莆田广化寺那边非常热,属于福建南部,泉州还要过去,靠近厦门。他在山里,夏天非常热,我去过一次,到那边第二天就长了一身痱子,就热得感冒了。他那个时候是八十年代没空调,圆拙长老开了莆田佛学院,不久就请他过去了,他辞职的时候,已经年龄很大将近八十岁了,经不起那里的热,就辞职了。

  正好那个时候我学佛在修净土法门。然后有一个修净土的老居士,非常精进的,看到我之后,别人给我介绍的时候就说,这个老居士不讲话,就一门心思念佛的,所以我带你去见得的话,他如果不跟你讲话你不要见怪。结果大出他所料,这个老居士一看到我之后啊,佛也不念了,专门跟我讲话,讲了两个小时,所以引荐我去的人都奇怪,他平时见谁都不讲话,就念佛。阿弥陀佛,念到六根清净,念到眼睛如莲花一样,青莲花色,特别澄清。我们说阿弥陀佛——“绀目澄清似大海”,这个居士已经念到眼白的地方是白得发青的,很清净,那就说明心神很宁的,他自己念佛已经有很长的功底了。就是他邀请我到他的道场去修行,也是他介绍我到朱乃洪老居士,朱乃洪老居士正好莆田广化寺辞职下来,一个人在家,没有跟外界接触。就被这样一个老居士介绍了我,说这个年轻人念阿弥陀佛,念得他蛮用心的,你就培养培养他吧。

  朱乃洪老居士就跟我约定,一个礼拜给我上一堂课,专门为我一个人上,就是一个字一个字解释《印光大师文钞》。我的第一部《印光大师文钞》也是老人家从灵岩山给我背回上海的,他说我年纪这么大,我背这一套给你啊,很累的,你要珍惜呀。我都记得,所以当时我很幸运,有这样一个老师,他在佛学院都是给大众法师们上课,居然在上海的时候给我一个人上课,面对面这样地教啊,我有时候回答的不对,他扭我耳朵啊,真的叫耳提面命啊、促膝谈心。我每次都非常被他感动,他居然为我一个人上课,备课备得非常严谨,为我一个人讲课都备课备得非常严谨。所以中国的老人家就是这样的,老知识分子非常的严谨。那个时候就八十出头了,后来我出家,出家之后,他又被明学长老请到灵岩山去教净土课。所以后来我受完戒之后那一年,1995年正好是印光大师六十五周年圆寂纪念日,我又来到灵岩山。老居士陪着我去塔院拜印光大师塔,一晃就二十年过去了。然后我去年再一次登上灵岩山,再去拜见明学大和尚,他老人家依然如故。你们有没有见过明学大和尚,你们是念佛的,灵岩山在苏州,离这很近。苏州灵岩山是净土宗第一道场,中国到现在净土宗有多少位祖师,十三位,印光大师是第十三代祖师,是离我们最近的祖师。我师父就跟我说,如果你是学天台的你就要亲近那位法师,如果你是学净土的,你就要读印光大师文钞,如果你是学禅宗的,你就要亲近虚云老和尚。

  你们真的要想学净土法门,跟灵岩山好好学,这是中国净土宗第一道场,模范丛林。里面几百出家人,念佛堂里面,念佛成就的高僧一代又一代,明学老和尚我今年去看,二十多年了,他还是那样。这个真做到净念相继了,他老人家,无量光无量寿了。九十多岁快一百岁了,还是那样红光满面。老人家,是什么级别啊,出家多早了,印光大师道场,印光大师的闭关房还在,印光大师坐的那个桌子还在、念佛堂还在、他睡的那个床还在。他圆寂坐化的那个床还在,所以我这次去,明学大和尚,那把钥匙他亲自拿的,印光大师的闭关房不是谁都能进去的,明学长老,方丈大和尚把钥匙拿出来,叫当家陪我去看。去礼拜,还是那么清凉啊,走进去,他是大势至菩萨啊,他活着的时候不能说,他圆寂了我们可以说的。

  后来我出家之后,我师父一直就让我们口不离佛,手不离念珠,所以我们不管走到哪?这个念珠都要拿着。你们有没有,念佛珠,他说念佛人拿念佛珠就像老人拿拐棍一样。在师父座下,甚至我也闭过三年多的关,闭的什么关呢?净土关,念阿弥陀佛的。什么事都不管,吃饭洗碗都不用我管,洗衣服都不用我管。一心一意闭关念佛三年多,我那个关房的名字就叫“香光庄严室”。《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这里面有的,香光庄严。因为我当时是念佛,所以名字就叫香光庄严室。所以虽然是临时讲《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但实际上我已经如是修持了二十多年,而且在我师父修持了七十多年的加持下,当然我除我们恩师悟公上人之外,国清寺的净慧老法师从妈妈肚子里就开始吃素,十四岁出家,八十六岁圆寂,一生当中也是修持净土法门,三十多岁就证悟念佛三昧,就是在我的善知识里面有好几位都是念佛得大成就的,都是国内公认的高僧。

  但是很可惜,有可能我跟你们讲这个国内公认的高僧的时候,你们听着这个名字都不熟悉,为什么,这就是因为没有传播途径。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没有传播途径,哪怕家门口的也不知道。媒体发达,别人运用了电视,录像带,虽然在国外,我们都很熟悉他。如果明学大和尚,灵岩山净土第一道场的方丈,如果来到我们常州有可能认识的人还不多。媒体很重要,如果没有媒体,家门口你都不认识,苏州灵岩山真的是家门口。文革这么大的迫害也没有退心,没有还俗,说明什么,说明他念佛念得好,说明他信心坚固,现在九十多岁高龄了。

  我们现在讲这个经了,《大势至念佛圆通章》,这本经出自《楞严经》,《楞严经》的全名叫《大佛顶如来密因修正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名字很长,我们平时就简称《楞严经》。实际上按照我们佛教来说,经应该整部地学习,现在我手里拿的这部经,就是《大佛顶首楞严经》。按照我们佛教的规矩应该整部学习。如果在里面取出一个章节的话,恰恰就是我们佛教所讲的,叫断章取义。虽然说断章取义,断章取义在佛教里严格来说是不如法的,但是因为今天的经,时间我们是有限的,我就今天来,下午这个时间我们大家见面,所以我就把这本经粗略的给你们介绍,重点在这个我们熟悉的《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重点在这个部分。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