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万行法师:虔诚到忘我才能入道


   日期:2020/5/1 12:28: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虔诚到忘我才能入道

最近马不停蹄地在外面跑,天津、北京、香港……是不是有很多人羡慕我很自在啊?其实对我而言,最大的幸福是一个人待在山洞里,待在藏经楼里,那是我最解脱的时候。可是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不跑又不行。而且跟世间人打交道很辛苦,打乱了所有的作息时间。世间人多是夜猫子,晚上十二点后才休息,早上九、十点钟才起床,这对和尚来说是件非常痛苦的事。

我也经常说服自己:有碗饭吃就行了,有一平方的地方打打坐就行了。要是待在寺庙里半个月、一个月不出门,内心很宁静,什么事都不想做了。出去看到佛教的现状,道心不知又从哪里冲出来,愿力又升腾起来,想好好做个样板和尚,将佛教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树立起来。但这的确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

你们都喜欢出去跑,就算你们去参学,见到了所谓有修行的人,也无法鉴别真假。越是有修为的人,越是只照顾自己内在的起心动念,不会太在意外表。如果大家出去能悟到点什么,也算没有白跑。如果出去后累得半死,回来重新养精蓄锐,那就失去了跑的意义。但是大家心不安,出去跑跑也好,这也许与年龄、个性有关。

出去参访这个过程的确需要。但有的人一辈子都在跑都在参学,都是瞎撞,没有悟到东西。我很幸运,每一次都撞对了,我碰到的几个人都让我受益了。这可能与我无量劫以前种的因、结的缘有关。大家做了同一件事,你做了没有感悟没有收获,我做了有感悟有收获,这是为什么呢?就像有的人闭关悟到了很多东西,而很多人闭关根本没有悟道,没有功夫可以启用,这样就是闭上十年又有什么用呢?但是,大家似乎觉得闭过关就有了牌子和本钱。可是有的人没闭关就悟道了,那不是比你闭关更有价值?所以过去祖师闭关不让人知道是有道理的。

我从出家开始就不愿意出去跑,只喜欢待在房间里。这可能跟我的属相有关,因为我是一头“猪”啊!所以我最大的幸福就是吃完饭,一骨碌趟下休息几分钟。

外面的信徒都知道我的“架子大”,请不动。能请得动万行的,无非是为东华寺的建设做过贡献的人。我总感觉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实际上请不动我的原因并非你们理解的架子大。至今我的内心还未生起过弘法的念头,甚至我对自己说:在五十岁之前,我不会考虑出去弘法。如果真有机会,机缘成熟的话,五十岁以后再考虑。

如果你真的悟道了,成就了,躲在哪里都会有信徒把你挖出来。实际上圣人出来又度得了谁,谁又相信他呢?就是你相信他,他教你修行,你也做不到。纵然你表现得很渴望,你的内心却不一定如此。现在的修行人很少有修行人的气质。在修行人身上必须体现出宁静与祥和,内在时刻保持觉照。但是,很多出家人和信徒身上体现出的都是浮躁、我执和贪婪!

现在这个时代修行太难了!我不知道你们大家是怎么修的。想想自己很幸运!十五六岁闻到佛法,什么都不知道就出家了。然后在学校里关了四年,接着又到山洞里关了七年,没跟社会上的人接触过。那时是凭着一股蛮劲在用功。现在的学佛人对社会了解这么多,社会对你们诱惑那么大!了解社会没有错,错就错在你没有看破它,放下它,反而装在心里,用功时满脑子都是社会上的事,又有几个经历了,就超越了,开悟了?都是经历一个掉进去一个!

论硬件,可以说全国没有哪家寺庙的条件比东华寺更好。按说条件好应该有利于修行,但是恰恰相反,条件越好你执着的越多。你什么都没有,也就什么都不想不执着了,只有老老实实地用功,结果一不留神还真的用进去了!任何一个法,你没有咬紧牙关修上十年,想功夫成片成势是绝无可能的。就算你遇到了明师,传你一个马上能开悟的法,且不说这个明师这个法如何,就看你这么兴奋,这么激动,也知道你入不了道,这个法在你身上没有用。所以祖师说:除非你的凡心彻底死了,像一潭死水,一块寒冰,把法交给你,你才能静下来修下去。

最近半个月真的是法喜充满!有时候悟到一言片语,很兴奋很激动,想和大家分享,却欲言又止。它是一种身心的感受,不是理论上的,已经上升到了灵魂的层次,很难用语言准确地表达这种感受,和其中的内涵与意义,即便穷尽所有的语言,也无法完整地表达,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准确。所以想给你们也给不出来。如果可以拿出来给你们,我会毫不吝啬。

感觉自己的福报很大,让我遇到了,悟到了,得到了。可是我知道即便教给大家,大家也接不住,所以常常为大家感到惋惜。有时想想,我的确比你们多付出了百倍、千倍、万倍!所以得到一点法喜后,会觉得付出这么多还是很值的,千金万金都买不到刚刚悟到的这点东西。但是过后就不想开口了,也没办法开口,开口都是错。经过反复多次的思虑,越来越不会讲开示,越来越不知道怎么讲佛法了。

一个修行人,尤其是一个职业修行人,如果没有悟道,是最大的遗憾,最大的无明,最大的犯戒!并不是犯了杀盗淫妄才是最大的犯戒。所以达摩祖师说:“我这里只论见性,不论杀盗淫妄。”祖师确实够气魄!你整天讲戒讲学讲道,心没有入道没有得道又有什么用呢?外在的东西在意得越多,顾虑得越多,内心离道越远。一个一心入道的人,还会有精力在意外在的东西吗?对于修道人而言,真正重要的是心与道吻合。当然,你现在还没有入道,身处一个团体之中,还穿着僧衣,外观形象也是不容忽视的。

这段时间我甚至想把微博停下来,再写下去又有什么用呢?有几人看微博受益了,开悟了呢?倒是写的时候,我自己悟到了很多东西。每次做这些事,本意是为他人,结果自己却成了最大的受益者。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说,也没有什么好做的了。我计划到兜率天去呆上五年十年,每个月只下来两次。

在我们出家人身上,的确不应该体现出斗志昂扬,而应该是深层的宁静、深层的喜悦、深层的温柔、深层的智慧,深层到大家看不出我们内在的法喜。尤其是一个达到了顶峰又下来的修行人,在他身上体现出的一定是深层的宁静、深层的祥和、深层的柔顺,内心万分的清凉与清明。什么“祖师吼一声地动山摇”,这种状况离道还远得很。用敏感来形容一个悟道者,力度实在太小太小。可是现在的修行人,敏感的都已经不多了。多数人体现出的都是迟钝,你要喊他好几声才能把他丢失的魂魄喊回来。你喊“万”,“行”字还没有出口他就应了。即便是这种状态,离道也还很远。一个真正从道中走出来的人,你想喊他,念头一动还未开口,他已经接收到了。这样的人传法施教是不需要语言的,他看你一眼就把信息传递给你了;他打坐时想你一下,他身上的光就飞过去,跟你沟通完毕了。用语言沟通已经离道很远,没有力量了。就像子弹打出一千米,尽管击中了你,但已经没有穿透力了。

最近半个月,想起我们的两大禅师HZ和XK,尽管他们俩个修行很高,很锋利,很敏锐,但与究竟的道相比,方向已经反了。包括在我身上体现和流露出的某些方面也反了。哪有什么东西可超越,可奋斗,可攀登,可努力的?那说明你还处于热血沸腾的状态中,没有一丝清凉流露出来。

你们在座的如果想出去开山建寺,我举双手赞成。徒弟在外面建庙,作为师父,我当然会尽责任去帮助。但我的帮助是有限度的,不会把寺庙建好了交给你,否则你坐不稳,在信徒心中不会有威信和位置,你当这个方丈也没有意义。我只会在关键时刻帮你一把。如果东华寺是我从别人手上接管过来的,恐怕没有那么多信徒认可我,推崇我。正因为东华寺当初只是县誌上的一个名字,什么都没有,我住在山洞里思考策划筹备,然后开山把东华寺建起来,才树立了自己的威望。所以无论谁开山建寺,我都会支持,但不会完全包揽。既然想开山建寺,就必须有所建树,有所作为,有业绩。如果你们不出去,想在这里静修,或出去找个地方静修,我更欢迎。不管干什么都要真干,一心一意地干,不要总是犹豫徘徊。评论一个人不是看他的对错,而是看他是否在做事。做错了是他的能力不够,不做事是他人品和心态问题。生而为人,就必须学会做事,一是为了回报一日三餐;二是为了自己成长悟道。不做事是不可能成长成熟的。你整天坐着不做事,你所谓悟到的东西是经不起推敲,经不起考验的。

建东华寺的时候,一年365天,我有265天蹲在工地上,和工人们在一起。所以我对建庙有特别的感受和感悟,因为我曾经用心为它付出过。所以对于建寺,我已经过把瘾,过足瘾,不想再建了。即便以后再建,我也不会亲力亲为。

很多人想得到荣誉和头衔,对当方丈一辈子乐此不疲。我也曾经想过。但是有了这些以后,我发现很痛苦,很快就厌倦了。有的人经历一次就悟到了;有的人经历了一辈子也悟不到;有的人不需要经历,看看别人就悟到、超越了。我属于中间这一类,必须经历了才能悟到。

修行,在刚入门的时候必须十分迷信,否则不可能悟道。前几天打坐时,想起往事,感动莫名,潸然落泪。感到自己很幸运。我很迷信我的第一个师父,他说他已经开悟了,我就使劲地给他磕头,在他身上我挖到了好多东西。第二个师父人家说他开悟了,我又对他万分恭敬,我又悟到好多东西。现在回忆起我的几位师父,的确都从他们身上受益了。因为我把他们当佛看,所以受益了。内在的贪嗔痴就是靠虔诚的这股力量来化解的。尽管是迷信,但这是唯一的办法,虔诚是唯一的敲门砖。你不管他有没有成佛,你都把他当佛看,当佛来恭敬,你就能化解内在的贪嗔痴。佛教讲的是心力,你把我当什么看,你就是什么。你把我当无明看,你就是无明。如果现在再叫我看我的那几位师父,我会万分虔诚地把他们当成真佛来看。就是你们在座的每一位,我都会把你们当成佛来看。尽管前一分钟我在骂你,但是转身再看你时,我会把你观想得浑身放光,把你当成佛来礼拜。前一秒我知道你不是佛,但第二秒我就可以把你当佛来看,同时,我内在的恭敬心唰地一下就打开了。因为我一观想你是佛,你身上马上就有光了,你的力量马上就过来了,我就受益了。这的确是一种心力,一种定力,或者说是一种功夫。你把一堆狗屎当佛看,你内在的佛性马上就生起来。你把释迦牟尼当无明凡夫看,你内在的佛性马上就沉睡。所以你千万不要说谁开悟了你才去拜他,谁都是佛啊!但是修行功夫不到,机缘不到,你不可能真的把对方当佛看,因为你没有这个力量。

所以明明大殿里泥塑木雕的佛像是假的,为什么还要有这个东西呢?祖师太慈悲太伟大了,不知道当初是谁想出这个方法的。基督教是反对偶像崇拜的,但它用一个十字架让你想着耶稣临终时的样子,道理其实是一样的。我就是对着十字架一拜一观想,我和他的力量也一样接通。

虔信的确很难建立。前几天我突然悟到了什么是虔信。可是过去我一直以为自己早就悟到了。昨天我以为自己很虔信,但是今天发现那不是虔信,今天才是虔信。也许明天我又否定了今天,后天又否定了明天。

就一个虔信足以让大家成佛,什么法都不需要,法是多余的。过去我在大殿上早课礼佛的时候,每次念到十大愿望,我浑身上下就像过电一样,毛孔张开,感觉天上降下一股力量,我一直认为那是一种虔信的力量。但是最近我悟到那个虔信太肤浅了。的确人人都是佛,但是因为我们自己不是佛,所以觉得别人也不是。什么时候我们把别人当成佛了,我们自己也就是佛了。

一个信佛的人可以不把众生当佛看,但一定要把他崇拜的人当佛看。你如果没有把你崇拜的人当佛看,你跟着他是没办法受益的。就算今天我把方法给了你,你对我不虔诚也是没有用的。你对我不虔诚,你得到的东西是生硬的,机械的,打不开你内在灵性的力量。就算这个师父什么东西都没有给你,但你对他十分虔诚,当你闭上眼晴礼拜他的刹那间,你内在的灵性就会苏醒。如果没有苏醒,说明你不是十分万分的相信这个师父。那怕是一块石头,你把它当神看当佛看,你在礼拜它的刹那间,也一定会有一种力量发生。

问:当病痛来临时,心住于何处?

师:谁修行都要经历昏沉、散乱和疼痛,这就是修行的对象和过程。如果这些感受都没有,你修什么呢?只有你经历了这些,有感受了,接下来才是轻安、喜悦和宁静,随后才是入大定,开大智慧。所以千万不要排斥昏沉、散乱和疼痛,这是入道的必经之路,没有第二条。只有疼痛时才会产生定,因为你散乱不了;正是昏沉时,妄想才不会产生;正是在你掉举时,信号才若有若无地慢慢衔接上。什么是掉举?就像穿针引线一样,一会穿上一会又掉线了。但是很少人疼痛、昏沉过去了再掉举。如果你真的超越了疼痛、昏沉再掉举,你的额头一定会放光。这是功夫,它一定会表现出来。

释万行2012.05.2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