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传喜法师:2011年12月上海义工迎春会开示与问答


   日期:2020/6/3 13:11: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上海义工迎春会开示与问答
传喜法师(11.12.27)

探索人生路 接轨古文明

其实真的佛教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它既是古老的,长达两千余年的历史,但是对我们这代人来说它好像又是新鲜的,对不对。也因为佛教的这个大的生命体像一条大河流一样,我们的生命又汇入到这个佛教的大河流当中,又重新让我们焕发了另一种生命。

我自己没有遇到佛教之前对人生的思考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是遇到佛教之后,从心理到生理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以前没遇到佛教之前,我的手每年生冻疮,毫无例外的,不可避免的。冻疮冻到什么程度,十个手指头都烂掉。明明冬天来了,随便提前地你把手套戴上,什么正方、偏方、土方都用,生姜擦手,什么东西洗手啊,所谓锻炼身体啊,没有办法的。到时候一来一冻,好了,晚上就开始痒了,戴上手套也没用,睡觉做梦也会去抓的,手一痒了就会抓,一抓就抓烂掉了,就溃疡。以前都是这样。然后第二年春天的时候就会复苏,又好了,长上了,一点伤痕也留。后来是治冻疮的有一种什么药,他们推荐给我,我抹了之后,好了,留下疤了,第二年要烂的时候照样烂,所以现在手上有疤。之前没有疤的,疤都没有的,很奇怪,春天来了就又复回了,冬天来就烂掉了。耳朵也是,什么罩着都不行的。

就是什么呢,气不归元。你生命没有元,叫六神无主,气不归元。自从我一学到佛,生理上这个没有了,再也没有什么了,再冷也无所谓了,我去东北也不要紧的,耳朵也没有冻疮,手也没有冻疮,心理上更不用说了。心理的痛苦远远比生理的痛苦更厉害,那时候就想,随着年龄的增加,十几岁我就开始思考人的价值到底是什么。我那个时候十几岁,正是中国的转型期,中国历史有的人是这样分的,我倒是认同这种分法,现在很简单,但是很直观。

中国三十年前是农村化,我们家里也是这样,从58年我爸爸就带我们去江西,那时候还没有我,只有大哥、二哥、三哥。到了江西,我四哥是生在江西,我爸爸懂一些机械的东西,技术工,到煤矿里面做小领队。我妈妈到那去插秧,我妈妈年纪很轻的,在山里面插秧,水里还有蛇啊,蚂蝗啊,吓死了。后来实在过不了了,又返回上海。返回上海户口刚上了没几年,63年我爸爸又带我们去安徽,第二次。去都是全家去,很积极,我爸爸真的就叫党指挥到哪就走到哪,还都带头的。

第一次58年,那时候我爸爸是里委主任,居委会主任,居委会主任那时候没有工资的,是义工。中国新解放的时候,那个时候是义工,那个心潮澎湃,都是带头,什么都是带头。所以你看,我们63年又去安徽,都是苦地方,支援农村嘛,住的地方都没有啊,住在什么地方?真的是住在窑洞啊。这里大红花,敲锣打鼓送啊,上海老北站,我们家以前住在老北站附近的,西藏北路,离老北站很近,敲锣打鼓送到农村,那边敲锣打鼓戴红花迎接,迎完了之后,农村里一个地方给你安排好了就不管了。

我们家好在没饿死在农村,我爷爷奶奶不去的,他跟我爸爸关系不好,其实我讲的爷爷奶奶,按照严格来说是叫外公外婆。外公外婆家里没有男丁,我爸爸这边呢,又是爸爸死的早,我真正的爷爷奶奶死得都很早,所以把他招女婿。过去招女婿连姓名都改掉的,我的爸爸姓韩,但是他招女婿招过来要改姓,改姓崔。我爸爸也有一个名字叫崔寿林,他自己原来的名字叫韩家树,但是招女婿招过来名字改掉,我们所有小孩子名字全部都是这样子的。

我现在的姓是后来上海再次报户口的时候我哥哥帮我填的,本来我以前读书什么都姓崔的,所以大家都喊我小崔小崔。后来我有法名了,都喊我法名了。现在我的身份证是姓韩,我哥哥给我报户口的时候又把我报回来了,他也是稀里糊涂了。因为我家里兄弟几个大多数都姓崔,我大哥因为他是老大,家里特别宝贝他。生下来之后都喊小名,没有学名,他去读书的时候老师问他:“你有没有学名?”“没学名。”“你爸爸姓什么?”那时候是我爸爸送他去读书的,然后老师就问他:“你姓什么?”他就说他姓韩。然后老师就:“那你就把你儿子起叫韩小明吧。”是这样的,所以就叫韩小明了。

当我外公外婆知道他变韩小明了,很生气啊,那个时代就是农村化。中国三十年农村化,后三十年城市化,前三十年是越穷越光荣,后三十年是不管黑猫白猫,抓着老鼠就是好猫。只要是致富,叫笑贫不笑娼,这个后三十年就是,不管是正路邪路,只要你有钱就好样的。

那个时候我的年龄正好十几岁,处在一个转折期嘛。80年后,我那时候反思,社会发生巨变的时候,我也是在想到底人价值观念是什么,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人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在我们自己受的教育里面是没有这个东西的,我整个就放弃了一种思维方法,古人是怎么活的,我就跑到福州路去,在新华书店看这些古籍,那个时候诸子百家开始有了,印的小册子。诸子百家又太复杂,我那个年龄,二十岁左右看不懂的,文言文看不懂。

然后我就想,过去启蒙教育是什么,古人的启蒙教育是什么,就开始看《三字经》、《百家姓》,从这里面找到一点点蛛丝马迹。特别是《三字经》里面,其实就讲到中国古代教育,我们中华民族是有一个道统的,所以说有文以载道。这个表现在任何一个,哪怕在启蒙的书里都有,《三字经》里面,我就是读到这个“天地人三才也”,它把我们人跟天地连在一起了。

我就想着,从来没这个概念的,我们的教育里面人跟天地有什么关系啊。只不过说我们过去印象当中人与天斗,人与地斗,人与人斗,是斗争的关系,人与人之间划阶级。古代人划阶级是人与人,是格物致知,安分守己,是划这个阶级。我们这个时代划阶级是产生斗争。以前划人类阶级是善意的,是让社会不紊乱,安分守己。所以在一个最启蒙的《三字经》里,就完全跟我们所受的教育是不一样的,我产生了很大的震撼,人这么渺小,怎么能跟天地并称呢。也就是说我在那个时候跟中华古文明、古道统开始接轨了,就从那个时候开始。

“天地人三才也”,然后我又发现一个蛛丝马迹,“天地人三才也”在《易经》里面那三个爻,上面一个爻就是代表天,下面一爻代表地,中间一爻代表人。那怎么解释这三个爻,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就去学《易》。但是《易》很复杂,我好就好在没有在这上面耗很多的精力,我都是蜻蜓点水的,就像踩阶梯一样的,从《三字经》到《易》,从《易》直接又进入《道德经》。然后《道德经》里面81章,我对德的部分,我觉得德是用,道是体,所以道德。《道德经》里面道是体,得体方得用,我就发现整个八十一章《道德经》里面,重点还是在前面道的部分。

道的部分里面最重要的就是第一章,第一章也是最玄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就是这个,最玄的。第二章,老子很慈悲,祂就把这个级别降低一点,祂讲出人的什么观念都是分别心的观念。这个分别心的观念,你所认识的这个事物因为是分别心的,所以它只是参照物,它不是固定的。这个杯子跟这个杯子比起来,它称为叫大,这个大是相对的。我那个时候正好对人生在思考,伟大渺小到底是什么,这在第二章契合了。

从这个时候,我真正就进入到我们中华民族正统的儒释道,先是儒,然后道,从道又直接进入佛。我的路是很清晰的,就是好在没有跑到那个九流里去,我都是很直接就进入三教,没有到九流里去。在三教里面儒教,比如说一个周易,有的人穷其一生都没研究进去,我也没有研究进去。“道”也是这样,“道”我都有机会的,但是我也没有进去,从“道”直接跳入佛教的“禅”。“禅”是如来心法,这时整个身心才跟我们中华传统文明接轨了。

宁静致远 回归佛性

我现在反省,不仅我个体生命,整个我们中华民族都游离出中华传统、道统之外。所谓的一个新中国的建立打破了一个旧中国,确实我们价值观念,我们的人全部游离出我们五千年的文明体系,但是一个新的东西却没有建立起来。一直到邓小平,他也努力地想寻找,他讲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庙门口有一块牌子,邓小平就讲到“什么是中国特色,以中国易学理论,以中国的佛教智慧,以中国的儒家思想体系,这是中国特色的。”其实邓小平对中国“特色”这两个字定义很清楚,但是现在好多人好像没有这个概念,不知道中国“特色”两个字是什么,社会主义的这种制度是为这个特色服务的。

邓小平那个时候他还有一句话叫“摸着石头过河”。所以我就学佛,从我自己身心的恢复,我就发现别人也是迷茫的,我曾经的痛苦也是大家的痛苦,我曾经的迷茫也是现在人正在迷茫的东西。特别现在我们学佛,我弘扬佛法这么多年了,我越来越清楚的看到这个社会苦难的根源在哪里。现在学校里面这个自杀已经很严重了,小孩子啊。现在癌症,生癌已经不再是老年人的病了,连小孩子也会生癌了,忧郁症也不再是成年人的那个了,小孩子也会得忧郁症了。这些就是心灵迷失带来的结果,这种社会上已经很普遍了,问题在哪,就是因为迷失了我们整个的文化道统。

我们现在所提倡的唯物的世界观,把人也唯物化了,唯物的世界观作为一种科学手段来说的话,它是可以的,作为一个工具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一旦把人也列为这个唯物的这种工具之内的话,那我们人就被奴役化了,这种奴役化是什么?是一种概念的奴役化,就是“唯物”两个字,人也变成唯物的了,人也变成了经济锁链当中的一个剩余物质的产生者。这个时候我才反省古人是很幸福的,因为什么?因为皇帝他是代表天的,他代表道的,他是以道来爱民的。他让每一个人都能充分的享受自我的自性,完成自己生命跟天合一的这个过程,生命完成他最伟大的一个使命。

生命活着就是从无知到有知,从有限到无限,从人到天,天人相应,天人合一,完成了一个生命最大的任务。你生个儿子,你儿子没有完成这个,将是你父辈最大的忧心。他如果作为人投到人间来,他没完成这个过程,他永远的迷失在生命现象里,他沉沦在苦海里,你说你痛心不痛心。古人的这个目标是很明确的,所以中华民族是道统。

反过来我研究各个民族,人为什么在地球上一下突变出来,就是因为这个生命跟道接上了轨。就像我个体生命,我遇到了《三字经》;遇到了《周易》;遇到了《道德经》;遇到了佛教的禅,我生命发生了改变。我们人类整个也是这样,人类你看,不管是五千年文明还是一万年文明,总的来说人类文明是一个突变的。整个在这个自然史上,人类这个物种能够一下子这样出来,这是很突然的一个事情。所以用达尔文的那个《生物进化论》,这个过程不是说在几千年,几万年里可以完成的,这要很久的,一个物种的变化。所以从这个现象上来说,他达尔文的《进化论》的假设就是错误的,不对的,是不科学的。

那我们人,特别现在我们这个时代,整个我们现在人类的这个文化都是,就像这两天过圣诞节一样的,不管有没有耶稣信仰,是不是基督教徒都会去过。因为什么,它已经成为一种文化,西方的这种文化普遍的,就是说已经笼罩着整个地球。这个价值观念,西方文艺复兴之后的价值观念是有问题的,就是现在我们所讲的唯物,它是物化的,这样社会发展得越来越快,人也越来越极端,人类的整个的前途也越来越暗淡。

那怎么办,这个外面的共业我们真的很难改变,没有办法,我们首先我们自己得自救,要回归心灵,回归到佛性,完成自救。但是为什么我们要外面奔波,这就是一个不忍,不忍心众生迷惑,不明白真相。游离在真相之外,游离在佛性之外,沉溺于物欲,沉溺在外在的现象里而不能够心灵回归。

佛陀也是看得很清楚,要有戒,戒就是扭转,从恶的里面抽身出来,向着正确的。然后用定,定让我们的心宁静下来,宁静乃致远,宁静致远,宁静以致远,这才能开发出心灵的空间,智慧的,这个才拨乱反正,生命是一个智慧的动物。你现在的身体,那是过去的业的一个继续嘛,那你未来的业是什么,将以我们的心灵空间,我们正确的人生道路,塑造我们的未来。这不仅在中国,西方也是一样需要的。

实践佛法 受用佛法

虽然很多宗教是讲心灵方面的,但讲心灵的深浅又不同,层次不同,深浅不一样。在所有这里面佛教讲得最透彻,最具有实践性,而且立竿见影。这次我回来,整个这一路弘法,我看着虽然东南亚,华人基本上都有一些信仰,但是他们所谓的佛教信仰不是很纯粹的。他们的信仰就是我有一个信仰,他填表格的时候都会填我是佛教,但是他的佛教观念不正统,因为温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然后也没有宗教的这种思想的束缚,就是说一个人很安逸了之后,反而不追求解脱的,一个人没有苦,他不会想着离苦,苦什么,这生活不是很好嘛,对不对。

所以当我面对这些群体的时候我觉得,人类你看,物质上富足时的时候,他也不会看到背后潜伏了那么多的危机,不管是地震海啸,哪边地震,哪边海啸,哪边热带风暴了,死了多少人,很多人看着电视,这成为他生活当中的一部分。我每天都要看电视,我每天都要看新闻联播,我希望在新闻联播里看到很多新闻来刺激感官,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这个跟我生命之间有什么联系,我们已经越来越麻木,心灵越来越麻木。

所以为什么我们叫佛教,智慧教,觉悟教,人类最缺的就是觉悟嘛,对不对。他也没有说黄金教,也不叫石油教,不是的,人不是缺的那些东西。所有的生命,四生六道,胎生、卵生、湿生、化生,缺的都是觉悟。一个猪生下来你不需要教它怎么走路,怎么吃东西的,对不对,不需要教的。每一个生命都不需要你去教的,你不需要给它开一座学校,不需要的,它缺的都是觉悟。一个猪觉悟了,它都不会愚痴了,开始要改变自己命运了,也会修的,各种生命它缺的就是觉悟。

所以我们佛教的内容不仅仅对人类,还要面对胎、卵、湿、化,四生六道,十法界,法界众生。我总觉的虽然大家对这个2012很担心,但是撇开这个问题来说的话,我们人类社会所造的不善业确实一天比一天积累得多,这不是一个好现象,所以说我觉得真的是要去唤醒大家,这样去呼吁。但是另一方面觉得大家,觉得社会大众,他没有这个需求,对不对。就好像你爸爸妈妈,他说孩子,你要吃饭啊,吃饭啊。但是小孩子不管的,不吃。你追着他吃力得不得了,要追着他跑,喂他饭,你累得不得了,自己饭倒没吃到。小孩子自己要吃饭了,你只要给他,他“哗哗哗”吃着,脸上沾满了饭粒子,他会吃得很香的,他自己不想吃,不能追着他喂也没用。

现在弘扬佛法也是这样,很多不想,好玩。现在好在社会上,特别西方那些影视,好莱坞那么多大片都有佛教的内容。我们中国去年的电影也开始有很多佛教的这种元素在里面。很多人,现在社会上已经慢慢形成了一个好像时尚一样,谁的手里都套一个念佛珠,歌星啊,演员啊都套个念佛珠,不管真的假的,现在社会上都开始形成。

但是很多人都还是在观望,像我们去国外,发现他们更是,就是说佛教和神教搞不清楚的,也就是说佛和神分不清楚,神和鬼分不清楚,他们到底是求鬼还是求神,还是在求佛,他们自己不知道的。反正我求就让我平安、发财,让我儿子好。但是他也不会来研究一下佛教到底是什么,怎么开发我们的心智,怎么调整我们身心跟佛教相应,去实践佛给我们的智慧,这个还是有距离。就像喂孩子的一个人一样的,这个孩子他跟你不是一个心啊。

特别这次行程,我内心里一直还是,虽然天天在弘法,但是我的心还是比较低落,我们出来,财力、物力、人力,这样子的辛苦做,但是受方根本不知道,他不知道你们在干嘛。你们法师来了就来了,不知道你多少辛苦,为了什么样一个目的,带着什么样一种讯息来,要让他明白什么,他不去思考那个的。他也麻木地在听,他听不出里面的重点,他不知道我要唤醒他什么,给他传达什么信息,这个讯息对他的生命有多重要,他不知道,我就感受到他的那种麻木。

甚至就是我师父生日的那天,11月11号,也是我们寺院开始念《无量寿经》的时候,那时候身心疲惫,然后那个宾馆也是比较老的宾馆。做法会嘛,倒是很多众生,这众生指什么?无形众生。结果那天宾馆里也是满满的,我睡的房间也是满满的,我已经累得很,那时候就想着师父,众生又臭得不得了,就是众生的臭味,那个床又小,我那个腿稍微搭下来一点,好像它们都能拉到腿一样的那个感觉,众生多得不得了,然后我就想师父啊。

所以这次师父也给予开示,一到新加坡之后,法心来了,马上就说师父有些话告诉我,师父祂理解我,祂知道,因为师父在上面,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体劳心累之苦。所以这次也比较特殊,师父也是这样鼓励吧,以后就是可以利益到各道的众生。现在我们有时候看看人,让人很丧气的。但是想想他们后面的众生很多的,每个人带多少冤亲债主,历代祖先啊,它们受了苦了,它们倒愿意觉悟了,它们跟佛教,跟佛的光那是很直接的。

人还要听,要看,看不到,佛来了他也不知道,对不对。但是那些众生,有时候想想,算了吧,为了那些众生能解脱。还有你们这样虔诚的弟子,也是作为我的一个鞭策吧,作为人那样不觉悟,还不如无形众生。我们是学佛的人,我们是懂得佛法的人,那我们要一心一意实践佛法,我们不能够再游离在佛法之外了,要受用佛法,实践佛法。这次在国外的话,主要我内心主题就是说厌离心,出离心,同时师父也是鼓励我们。

我们大家有缘,我们不仅仅学佛,还帮助师父弘扬佛法,这个世界,精神世界一片黑暗的,空虚末落的,甚至精神里面负面垃圾堆满了的。我们讲精神空间荒芜不代表没有,有时候荒芜是更多的垃圾堆,你看这个世界上人,小孩子打着游戏,正在往里输垃圾,这个社会现在这个问题很严重的。过去禅宗祖师马祖就讲过,马祖道一讲“心若迷失,物何以救。我们现在追求物质的、物质的,心迷掉了拿物能救得了吗,心迷失了用温饱能救得了它吗?反过来说心是一个饱满的,一个六神有主的人,虽卧地上犹是快乐。

佛在最后《遗教经》里面,佛要离开了,最后就是《遗教经》,就讲到这个,知足之人虽卧地上犹是快乐,不知足者虽处天堂犹是忧恼。那现在这个主流的媒体,主流的导向都在说要那个要那个,然后大家一直忽略了社会苦难的根源,生命苦难的根源。一直避开这个病根不谈,只在疮上去敷药,加剧它的痛。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宗教有补政治之偏,有弥补科学之弊。科学不是完美的,科学是有弊病的。政治它是人治嘛,法治,它还是有偏的,对不对。所以我们这个信仰,首先自救,我还是提倡首先希望你们大家自救,理解师父的这么样一个希望,当然三宝同时是大家的福田。

作为我来说,我聚集了大家对三宝的这种信仰恭敬甚至供养,我怎么样把三宝更好地发扬光大,救苦救难,利益社会、众生。在这整个的过程中也是需要你们,不仅除了你们从金钱财富上,福报上对三宝的供养,也需要你们身体力行。我们身体以前不知道,无明造了很多的恶业,现在用我们的身体来造一点善业,赎罪。把我们生命转变成一个正面的,有意义的生命。生命都是短暂的,但是这个过程是有意义的,有正确的人生方向,我讲的这个就是大乘的佛教思想。作为小乘的佛教思想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四念处安住着。

佛国缅甸

我们这次在缅甸一样,我一直都观察,因为缅甸的佛教,它没有受到大的冲击,没有受到政治的迫害,这是缅甸人民一个很幸福的地方。因为在佛教里面,缅甸人是佛陀的第一个弟子,佛陀成道之后,在菩提伽耶就有一批缅甸商人路过菩提伽耶看到佛陀,向祂礼敬,求开示。佛陀开示完,收完徒弟,那个时候给他们法的教导,那个时候还没有僧团的嘛,所以只有佛宝和法宝,二宝弟子。然后同时佛还给了他们几根头发,给那个弟子。那弟子把这个头发带回去之后就起塔,就是现在缅甸仰光大金塔,就是这个塔,佛教历史上最久的,佛陀在世就有这个塔。

现在的规模是后来逐步重建的,就是修建,之前就有的,最原始的这个塔,历史很久了,超过2500年了,明年的2月22号就是这个塔的2600周年纪念日,佛陀在世的时候就盖了这个塔。缅甸这个地方佛教一直保持着很好,英国人统治,那个时候英国人一方面洋枪洋炮侵略了东方,但是他们也在研究东方的文化,他们觉得东方的文化是很有可取之处的,所以他对佛教是很保护的,英国统治期间。然后从英国统治里出来的那个叫昂山将军,他带领着脱离了英国统治之后,乃至后来军政府的几十年,也都是大力的护持佛教,保护佛教。现在仰光大金塔边上又盖了一个新塔,那就是执政了二十多年的一个军政府的首长,他出钱盖的,非常漂亮,就在大金塔边上。

所以他们,就是缅甸的所有皇帝,他们喜欢造佛塔,导游跟我们介绍,说你们中国的皇帝是一上位就造坟墓,我们的皇帝一上位就造佛塔。你看,众生的业报不一样嘛,他们不一样,他们就是把他的所有的福报来供养给三宝。

特别这次我们到缅甸的蒲甘,震撼哦!遍地是佛塔,比我放的茶杯还多,遍地,你一眼看过去全部是佛塔,太壮观了,就一般的农田上到处都是佛塔,很精美的佛塔。皇帝也造佛塔,有钱人造大塔,没钱人造小塔,反正人生的目的一辈子就是信佛修行。我觉得缅甸有机会要去去,这个信仰没有中断过。

以前它是有大乘、金刚乘,在一千年不到,公元九百零几年有个皇帝,他发现佛教,这时候好像佛教太发达了,枝繁叶茂,认为太复杂了,然后他就崇拜小乘的一个阿罗汉,推广小乘教法,把其他的全部都收拢来跟他学,愿意跟他学的学,不愿意跟他学的驱赶出去,然后缅甸形成了上座部,不是说它自古以来就那样,只是有那么个历史阶段。所以他们的大金塔,所有的塔的模型全部其实就是我的噶当塔,只不过噶当塔加了一个很漂亮的底座。你们这两天图片上可以看到,我才知道不仅噶当塔是印度最宝贝的,在缅甸也是的。那就知道他们跟印度是一脉相承的,到现在为止也是这样。

现在像缅甸,一个国家出家人有四五十万,男众哦,女众也有十几万,大家生命当中最荣耀的事情还是供佛。那天我们团队去供佛,美金换成缅币,我们这一个队才几十个人,二十多个人吧,四万块人民币换了四百万缅币。到那里当百万富翁很简单的,那么大一捧子去供养,我们以为我们供养得蛮多了,当地几个供养更厉害,一千多万。就可以知道,我们认为我们很厉害了,他们当地人供起佛来更厉害。就供一个佛学院,那个佛学院有一千多出家人,这个院长创建佛学院,他的理念就是说他很严格的持戒律,出家人不持金钱,所以反而大家都很尊敬,都去供养他们。

人天合一与大脑奥秘

我们大家学到佛了,最主要的一定要去读经典,理解意义,实践。佛教的经典的意义是一层一层的,你今天读,你读了十遍的理解,跟读一百遍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你读一千遍照样意思还有,也就是说这里边的宝藏你是挖不完的。不是石油,挖挖挖就没了,金矿挖了就没了,我们叫无尽藏。

你佛经打开好了,就“如是我闻”,“如是我闻”就这四个字你一辈子学不完。“如是我闻”这还了得,这里面的意思很深很深的,最深的境界,就“如”,“如是我闻”,就是我们的分别心越来越弱,融进真理当中。当然分别心是我们了解真理,追寻真理的一个方法,但是最后要融入真理,跟真理合一的时候,分别心要彻底的放下来。

这次在国外,我介绍他们一点现在的科学知识,我网站里有的,这段视频是美国一个脑科学家的演讲,《大脑的奥秘》这个视频。就是我们的左脑和右脑,一边的脑是主分别的、逻辑的,一边的是直觉的。直觉的是什么?直觉里面是没有你我的,直觉这边大脑跟宇宙本身就是一体的。我们现在摸桌子,我们感觉到凉,我摸到桌子了,这是因为我左边大脑在分别,知道我的手碰到桌子了。另一边大脑是没有这个分别的,比如说你手碰到桌子的时候,桌子就是你的手,你的手就是桌子,是一体的,你跟宇宙是一体的。

为什么中国的道,中国叫道统,最终要达到天人合一,因为天人本身就是合一的,人类在宇宙里不是一个独立的产物,你本身就是宇宙的一份子,道家里说的“父母乃有形之天地,天地乃无形之父母”。人追求人和天合一,这是人的生命就是说越来越丰富,智慧越来越博大,福报越来越大的最后一个结果,也就是说一个生命进步了。

如果我们离开,我们变成了这个社会或者这个地球,或者这个宇宙的独立的一个,这种生命就变得很可怕。就像一个病毒一样,你已经游离出这个了,然后反过来对母体怎么样呢?对母体有攻击性。我们人类现在就是这个问题,现在的自然危机,各种危机的根本原因就是这个。

所以那时候我就想,那我们索性就左脑割掉,把分别心的左脑割掉,行不行呢?也不行,因为你能够识别什么是正确的,这是需要逻辑思维的。你能保持着我一直皈依着真理,我用真理来,我把我的身口意都属于真理的这种方向,这是需要逻辑思维去帮助你的。所以逻辑思维有逻辑思维的好处。反过来说你拥有了正知正见,你按照皈依三宝的状态,这是需要逻辑思维的。反过来你没有皈依三宝,你皈依了邪知邪见,也是逻辑思维产生了邪知邪见,然后让你的生命就按照邪知邪见去。

我们现在人就是这样,我们要用我们的分别心找寻到真理,然后有坚定信念保持着不变,实践下去。你这条路越走越光明,这是需要逻辑思维来那个的,左脑和右脑它是要产生这样一个合作的关系。也就是左脑和右脑要互相帮助,右脑对宇宙的同体的感觉,要让左脑也沉浸在这个母体当中。左脑的分别逻辑思维是让我们这个生命的身、口、意都能够,也是反哺给这个母体。就是道既养着我们,我们又追寻着道,与道不相分离,要保持着这种状态,这样左脑和右脑这才是完美的配合。

我们学佛的人其实也是需要这样去做的,我们分别心不能游离出来,完完全全独立的,不行的。虽然我们现在所谓的分别心制造出的手表、电视、手机觉得好像很伟大了。但是这个反过来说它也没有什么伟大的,你虽然制出这么多好的美味,用分别心,但是美味送到胃里,胃怎么消化那不是分别心决定的,对不对,这还是你另外一边脑同体的才会那个,你的胃怎么消化,我们的舌头,我们的每一个细胞它的运作,这不是分别心里来的。我们现在只是用了分别心这边的脑,侧重在这方面,忽略了那个方面,忽略了那个的存在,不行的。然后是福和慧,慧和福这样的关系。最终这样子形成,我们结果就是什么,沉睡的脑细胞让它充电。

现在我们偏到一个地方去了,生命极端了之后偏到一个地方,生命内在的这个都耗掉了。反过来人走了一个中道的,福慧双修的,左右脑不偏的,相互依存、相互团结,像DNA的旋转一样,这样能量不漏,能量增上。能量增上,脑细胞开始一个一个充电,一个一个复苏,慢慢慢慢正觉增上,等正觉再增上,无上正等正觉。每个人脑细胞百分之百开发了就是佛嘛,开发百分之十你可以做阿罗汉了,那个时候你想想看,别人都是百分之二,你是百分之十,那是什么境界。

我们凡人很难想象阿罗汉的境界的,阿罗汉的脚是悬浮的,像磁悬浮一样,悬浮的。地、水、火、风可以自在变化,地可以变成水,水可以变成火,自在变化,我们很难想象的。其实用科学的来说这就是达到物质的临界点了,到临界点之后可以互相转换的。但是我们人类现在智商,大脑细胞只有百分之二在工作,百分之九十八在休眠,很难想象这个的。你要是能量增长到百分之十都苏醒了,百分之九十在睡觉;百分之五十都工作,百分之五十睡觉。那你还想象,哪里能想象,我们还找外星人,找什么高智慧生命。

自利利他行大乘

佛教就是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佛性,每个人都能成佛,戒定慧是我们佛教徒的实践,持戒、修定、发智慧。小乘的阿罗汉就是自了,我自了,我自己享受好就可以了。作为这方面我也很喜欢的,自己享受法谁不喜欢嘛,对不对。

但除了这个之外,大乘的佛教就是说我们不能漠视众生,漠视众生的苦。比如说我已经找到药了,我已经解决了生死的病,这个苦难我已经不苦了,我已经很乐了,隔壁还很苦,隔壁又是我爸爸,我肯定要把这个药要告诉爸爸:爸爸您也吃这个药吧。对不对,那肯定的。

你说我有这个药,我自己吃着治着病,然后不被病苦折磨了,看着你被病苦折磨我不舍得把药给你,那不是变成坏蛋了吗,所以从大乘的角度看小乘叫焦芽败种。我们首先我们自己要实践佛法,我们实践佛法了觉得真的受用,师父讲得对的,佛讲的都对的,那好,那你们也可以行菩萨道,帮助师父一起弘扬佛法。

那这师父没缘,那你也可以帮助其他的师父,帮海涛法师,帮索达吉堪布啊,只要是真正无为的一个出家的,一个菩萨,去帮助弘扬都是可以的。自己修行,自己再积累资粮,又利益众生,救度父母。所以佛法里面就是说有自利的部分,既然你可以自利,那这个法也可以利他嘛。

我的比喻很简单,就像勺子一样,法没有什么大乘小乘的,只不过这个勺子可以舀水喝,你自己喝就叫小乘,舀给大家喝就叫大乘,对不对。只不过就是你的动机怎么样,你愿意自己喝,自己已经喝了,那就是小乘,你愿意给大家分享,那就是大乘。法本身没有大小,动机。我跟你们说这个是希望大家理解,理解师父在干嘛,你们自己生命学佛的方向是什么。今天有问题也可以问。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