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传喜法师:佛法靠缘分和信心得解脱——传喜法师与朝圣信众云南大理座谈开示摘录


   日期:2020/6/4 6:16: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佛法靠缘分和信心得解脱
2009、04、14
——传喜法师与朝圣信众云南大理座谈开示摘录

      佛弟子是有功德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有佛性的,我们天天读的经都是讲我们佛性的。我们有一点点佛性好了,南无阿弥陀佛,无量光无量寿,不得了!
      这个地方首先是地理上的殊胜,洱海,我们以前一直梦寐以求的地方。我们现在就坐在苍山之中,前面是洱海。这应该也有比较确切的高度,我们现在坐的地方大概还不止海拔一千八百米吧,一般性洱海边上是一千八百米差不多,爬爬都是很舒服的。黄山的最高峰才一千九百米,对吧?九华山的最高峰没有黄山最高峰的高,浙江的最高峰更不用提了,东天目只有一千二百多米,天台山只有一千一百多米,那上面修行就是很舒服的。海拔高度真的是很有讲究,人的那种感觉。
      这个地方的缺点就是外面是一条路,如果没有马路这个地方不得了!反过来说,苍山以前有一个小庙,在中国叫点苍派。这不仅仅是金庸笔下的一个,这个地方确确实实有它的一种灵气的,有非常悠久的佛教历史。这个地方皇帝把它用在佛教,这个皇帝就有福,把它用做其他的,都糟蹋这个地方。全民信教,全民修行。
      我们佛教里说朝圣当中死去是最吉祥的!能不能理解这句话?现在如果在打坐入定当中死去,觉得怎么样?家里还有老婆孩子。
      这一次圣严法师春节没几天就往生了,他不要做其他的东西,就写了佛陀的这四个字“寂灭为乐”。现在体验一下寂灭为乐的感觉,有没有感觉到寂灭为乐是什么意思啊?里面还有一句:“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我们大家苦的根就是因为在生灭当中,在对立,对待当中佛性给割裂开了。中国传统思想讲太极,阴阳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乃至无量,对待的都是生灭的。
    “生灭灭已,寂灭为乐。”这个寂灭不是死亡,恰恰是我们讲的大圆满、大手印、大般若、大中观!能够追求这种的,都是属于最高贵的生命,和天地可以并称的,天、地、人三才也!这才是永恒的快乐,生命究竟的目标,这样的人住在地球上才配,才适合。地球在宇宙里来说是很难得的,现在科学在浩瀚的宇宙当中,还没有找到第二个地球,但生活在这里就变得很狭隘,变成魔鬼世界一样,那就糟蹋了地球。
      生灭又称为漏,像我们的生命追求无漏的过程当中,阿罗汉证漏尽通。漏尽的时候,这个漏结束了就是生灭灭已,这时候的乐是超越世间一切之乐。
      我们这个点苍山,今天我们这就是点苍山灵鹫宫,佛法的住处。这个地方确实可以成为佛法的一个据点,真是好地方,温度、湿度都很好。五台山太偏北了,比较干燥,植被也没这么好,这里植被好。我们到这边,雪才停住,再往里面也不行。
      像苍山十九个峰,找一个最好的峰,小茅篷一搭,人真把心放下了,一心地皈依三宝,成就是很快的。偷心不死,就不能契合于道。儒家最高的修养达到的就是人天合一,人就在天地之间,人就是大自然的产物,那为什么人和天相应不了?其实人天相应是很简单的事,就是看不破,放不下,看破会自在,两手相抵,法界定印。
      大圆满里有一个特殊的,牧羊印这样的。好像一个牧童在看着放的羊,羊在山坡上,就这样盯着。羊在吃草又不用你管它,就这样盯着。列绕朗巴大师他的塑像就是这样,法王如意宝修大圆满,一般性都喜欢这种。
      弘扬佛法的呢,这手拿经书,这手拿花,成说法印。施无畏印是给众生施无畏。予愿印,施无畏印。还有一种观想手这里托着钵,比方说莲花生大士他手里捧的是一个颅器,头盖的这个颅器。观想什么?就是思想,这个思想里面恰恰是不思维的,是报身的。
      比如说这个器代表了法身的状态,里面的甘露水代表报身的状态,甘露器上面有一个长寿宝瓶,这代表生命。就像苏东坡所领会的翠竹黄花无非清净法身,潺潺溪水无非佛的广长舌相,他就已经悟到了法身和报身的关系。法身、报身里面再产生出生命状态,就是长寿宝瓶。
      所以莲花生大士证得了无死虹光身,他示现的一个,他本来就是佛陀。佛陀在这个世界示现,直接从莲花里现出来。然后直接告诉我们每一个生命,这个宇宙里最珍贵的东西,你悟到那个,就可以穿梭于宇宙了。像这种大师随时可以开取地水火风的伏藏,打开伏藏门,就是穿越时空,超越了这些时空,于地水火风得自在。这个生命把人天相应已经具体的落实在人与地水火风的这种合谐,然后所有的这一切都变成他的道场,所有的这一切都变成他自在所示现的地方。生命达到这种程度才活出一点味道出来,否则的话什么世界名牌,那些东西,都是迷失相,很可怜很可怜啊!
      所以为什么大理这个地方以前皇帝要出家,就是执政,他也是依佛法。这一片地方是中国最特殊的一片地方,而且是属于金刚乘的教法阿阇黎教。它是属于金刚乘的,修的是报身法,主要以报身法为主。
      这个报身法在我们汉传佛教里,只有禅宗以心印心才会有。禅宗的正法眼藏也是报身的修法,但是这个是不传的。只有像六祖慧能大师遇到五祖弘忍大师,他的悟性、根器,确实都已经显示出来了,他的善根、品德都已经具足,然后以袈裟作为传报身的(见证)。
      在禅宗里面也有人看语录、看佛经典,而悟得法身的见,但是他没有报身的修法,就变成了叫“乾慧”,那个“乾”即读qian,也读gan。其实更大的意思是干,干燥的,没有生命的。《法华经》里面就说:“如掘井,去水尚远。”如果掘、掘、掘,掘下去已经湿润了,这就知道离水源已经很近了。有的光是一种法身的见,就是一种狂妄的见,它没有真实的报身的法,报身的法这确实要传的。
      现在为什么是末法呢?纵使有这样的善知识,他知道,他有法身的见,有报身的修法,他甚至也已经证悟了,圣者的相已经现出来了,但是他要想找徒弟是很难找的,这世间上很难找的,要有这样的根器加品德。
      修行为什么要穿棉、麻?棉、麻没有声音的,或者毛,像这种化学品“刺啦刺啦”响。现在众生就是业障重,表面好看,实际上不好。你一点声音好了,扰乱大家的定,叫“宁动千江水,莫动道人心。”果报很厉害、很厉害!人呐,发善愿很厉害,你扰乱他,让他生嗔心,那果报也很厉害。
      到哪里就喜欢寂静,安静的地方,没烟味、酒味、葱蒜味。就是,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然后外在的尘刺激你的,扰乱你的都不好。所以出家人穿的衣服,一般性禅宗穿的衣服染的比较深色,它的颜色不刺眼,还有烟灰色、深色,对别人的眼根不刺激。
      我们的鼻根也是,妙香的话,它很舒适,不刺激。耳也是,声音不刺激,像刚才我敲的这个一样的,多优美的声音啊!我们老祖先不得了啊!很简单,很朴素的一样东西,一敲,多优美,胜过一个交响乐。它让你很享受,很安定。
      这就是中国艺术,中国所有艺术都表现这个,国画也好,音乐也好,它很简单,就几笔,然后让人能产生定,引发巨大的空间。敲一下,马上把你灵性空间的门打开,你的心灵不是在凡俗的空间里了,它引导你进入灵性空间。
      所以像我们维那师父手里拿的那种法器叫引罄。为什么叫引罄?引导你进入这种灵性的境界,所以叫法器。它出的声音叫梵音,清净的声音。你说它表达什么意思?它没有表达什么意思,就是最高贵的。
      一个音乐者他可以制作一种音乐来充填别人,别人像一张白纸,他的音乐在里面描写东西,但是那个已经落在二,落在三了。如果再听那种很烦躁的音乐,没有什么思想的,只不过是为了宣泄的,那已经是垃圾了。
      像徐竞给我们讲故事也是,深山里有一个老和尚给一个小和尚讲故事,永远的故事,这就是心灵的一个空间感。如果能领会,大家就按照这样子去修就可以了,这就是即生享受生命,而且自己在创造生命。
      改变了我们自己的命运,生命才能进化,这才是生命进化论。为什么我把达尔文的弱肉强食讲成是生命退化论呢?只有佛教的理论才是生命进化论。悉达多太子在七岁的时候看到了这些,他所思维的那才是生命进化论。达尔文这个人本身他也很了不起的,他最后忏悔了他所谓的《进化论》,他也认识到了,达尔文老年的时候他忏悔了,他发现会对人类带来负面的东西。
      这些搞自然科学的没有想的那么复杂,他只不过很天真的,到哪儿取标本,分类,然后研究。但是他的这个书一旦出版了,他就控制不了。就像人讲话一样的,你讲的话一旦进入网络里面,你想收,收不回来了。
      今年就是达尔文的三百周年,英国还纪念他呢,还欢迎什么到网络上评论,写赞美诗一样的,你们有机会可以把佛陀的进化论挂上去。他这个进化论就像这阵风一样,吹到哪边,哪边就邪知邪见,被这个思想的魔影所覆盖了。
      达尔文本身是吃素的,这个人是很有善根的,所以他对这个世界有敏锐的观察力,但是因为没学佛,没有一个好结论。达尔文是一个素食主义者,但是那个时候佛教还没有传到西方。
      在两千年多年之后他看到那些众生的现象,他认为这是合理的,他总结出了一个生命的进化是这样的。两千多年前,七岁的悉达多太子看到这个现象的时候,他认为这是不合理的。我要找出原因,看到众生这样子的食物链的关系,这是苦,怎么样能拯救他们,能脱离这种食物链的关系,佛陀最后找到了答案。但是作为达尔文,他只看到了七岁悉达多所看到的现象,他也总结这是苦,他也想怎么样能摆脱它,那就要自己凶一点,他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弱肉强食”。
      东方的文明就是以儒、释、道为体系的,所以纵使有利器,不示于人。中国发明的火药,长久的不用在杀人武器上,唐、宋、元,就是在元朝忽必烈的时候才开始大量的用这种火器,宋朝末期的时候才开始用,到元朝的时候用的最多。《道德经》里面讲:“国之利器,不示于人”,就是这种凶险的东西不要拿出来。后来几百年前,火药传到国外的时候,外国人加上达尔文的理论,一下就把火药用到了最厉害的地方。中国本来是发明火药的国家,但是中国很保守,不用这些东西,还是弓啊、箭啊、大刀、长矛,但是到西方,大炮、洋枪出来了。
      这个地球都受达尔文理论所影响,我们很小就读这个东西了,小学的时候就读达尔文理论了,整个地球都是被达尔文“弱肉强食”这个理论所影响着,这个思想你看多糟糕!有识之士,人类再反省,但是那种理论已经入心了,毒箭已经入心了,很难改变了。他恐惧接受佛法,他认为接受佛法,人性会软化,把一个民族软化,他害怕。其实这是种魔念,他不想着这样会把整个民族都沉入地狱,他不想这个东西。他不承认有什么因果,死后还有什么世界,让这个民族升天堂还是下地狱?他也不承认有天堂,也不承认有地狱,邪知邪见的危害性特别的大!
      到藏地,每一家一户距离那么远,高山上面一户人家住在上面,我们看着他苦,他看看我们苦。我们忙忙碌碌一辈子,很快就死掉了。他们住在那个高山上面,每家有精美的佛堂,每年要请喇嘛到家里念几次经,平时自己也都是念经,做早晚功课。老年人更是没什么事情好做,转转转经筒,每户人家里都有一个大转经筒,用绳子“咕咚咕咚”的拉着转经,心里念着“嗡 嘛尼呗美 吽”。
      你想像那个大山之上,一户人家像一个城堡一样的,他那房子像城堡一样,住在里面安安静静的,下面是石头砌的,上面是木头房子,人住在里面。现在从建筑学上已经证明了,这种是最适合人身体的,人住的地方都是木头的,下面是石头。他们自然而然的与天地融在一起了,自然而然很有慈悲心,悲悯、空性,所以变成佛教的王国,佛法就存在这个地方。
      现在人们开始呼吁:“保护文化就要保护文化人,保护文化人就要保护文化人的生活方式。”这已经是被公认的,但是现实是要改变他们,让那些少数民族从他们居住地搬迁出来,从山上搬到山下,从森林里搬到平原,然后这些文化就开始消失掉。一个文化的灭绝比一个物种的灭绝还要可悲,一个文化是长期积累形成的。
      不说那些,就是真学佛了,都要慢慢调整。学佛是一个很奢侈的,人生命里面最高贵的行为。所以佛陀那个时候,谁愿意学佛了,纵使他是奴隶也收他为弟子。在这个世间再没有地位、再贫穷,但是他愿意学佛了,跟着佛陀,愿意接受佛陀指导的话,照样收他为弟子。国王就搞不清,那个人怎么到人类最高贵的僧宝行列里去了?
      智良跟了我这么多年了,今天才有机会来问问法,平时忙的不得了,没有机缘的。刚才你们都没有来,他才问了两句。佛法有时候是要一对一讲的,我对着他一个人讲,所有我的这个都聚焦聚给他,传给他一样的,讲了他就会领会,以后再去读《心经》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莲花生大士说传《大圆满》最多不超过二十五个人,我们正好今天只有二十个。莲花生大士授记说:以后佛法在马路边上传,在人群里就那样讲,那是佛法的衰相,佛法已经开始衰败了。有时候想想是的,我跟海涛法师两个人常常就是在马路边上,几百个人,上千个人,这边车水马龙呼来呼去,那边烟叼着,我有时候看着,这就是授记当中的衰相嘛!
      不这样又怎么办?那些海外的华人什么都拜的,老爷、娘娘、这个什么公、那个什么婆,鬼和神也不分,神和佛也不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怜不可怜?那也好的,我们在那扯着嗓子念,拼命念,每次海涛法师都把音量调得最高。
      佛陀证道的地方,菩提迦耶还可怜呢!这边我们佛教徒在念着,那边伊斯兰教的大喇叭也唱经,一天唱五次。菩提迦耶所处的范围内,本地人很多都是信伊斯兰教的,你看这个时代!
      佛陀的时代,大家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佛陀的地方听佛讲法,那个时候多纯真,没有其他的想法,就是为了追求生命的真谛。然后国王、大臣、平民百姓,大家络绎不绝地聚集到佛陀的身边,常随众千二百五十阿罗汉大弟子,在加上临时聚集过来的。佛陀虽然是很轻的声音,但是佛陀的声音令整个的空气都会振荡,所以每一个人都会很清晰地听到,不需要扩音器。我们现在用的扩音器还是一个物理现象,佛陀不需要。佛陀已经证悟到了这种正等觉的状态了,所以他在讲话的时候,三千大千世界任何角度都可以听到。六十韵音语,那种六十韵音语圆满的声音,它在空气当中每个地方都可以震动,在任何一个角度,我们的耳膜都被佛陀的声音所震动。
      我们中国的傅大士也是,他是弥勒佛化现在我们人间的。在浙江出了一个布袋和尚,出了一个傅大士,都是弥勒佛的化身。梁武帝知道有个傅大士的时候,把他请到南京去,但是特意就考验他,听说他是弥勒佛的化身,就试验,一个等觉菩萨化现在人间到底有什么奇特?
      然后那天他就召见,比如说现在的钓鱼台国宾馆一样的,然后就召见他,他就带了一根粗棍去。梁武帝他把宫殿做在那边,把门窗全部关起来,不给他开门,让他进去。傅大士拿一根棍子对着门一撞,这一撞四面八方的门窗全部同时打开,这个时候梁武帝才知道不得了噢!确确实实是一位等觉菩萨,完全证悟到十方三世。
      我们现在没有十方三世的,我们现在就是过去,念念生灭。讲现在,又过去了,迁流不息。所以孔夫子他悟到这的时候说,生命就如河流一般川流不息啊!我们现在就是被困惑在这里面,霍金也是困在这里,他发出的感叹就是“生命最大的困惑就是时间和空间”。为什么会有时间和空间的困惑?因为有我。所以《金刚经》里说无我,你要证得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的时候,就突破这个了。
      怎么破除我的执着呢?“我”原来是无量劫来业障的一个总集体,它本身就是无明惑所产生的。念佛里就是说,你要想达到那样子的,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无量光、无量寿的,那你要都摄六根。像我们贪、嗔、痴要戒除,要戒、定、慧三无漏学。散乱的因,有漏的因,把它控制住,然后定在那个不生不灭的状态里。即定的时候这就是慧,即慧的时候就是定,所以叫定慧等持,佛教里面有具体的方法。
      霍金光讲出这么一个东西来,对时间空间人都有困惑,怎么样解决这个困惑?他没有办法。包括孔夫子,这个也是他的困惑,川流不息,这个生命就是这样的。这是佛教里面说的色受想行识,行阴迁流,为什么呢?这就是我们生命有我在了,有我就有坐标点,有我的坐标点之后,所有你外在的一切都是相对法,就会有时间与空间的束缚。
      那你怎么样破除你这个坐标点?因为我们的身见是很粗的一个见,我们生下来到现在,最粗的就是这个身见。“我、我”这个就是身见。在“我”这个身见里面用排除法。比如说这个身见是形成坐标最大的因素的话,能不能有东西是超越这个坐标点的?那就要在里面找无量光无量寿。为什么要念阿弥陀佛?就是念无量光无量寿,因为它是超越这个坐标点的。也就是这个坐标点是一个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这个寂灭就是什么?你超越了这个,这个生命才是真正的发挥到极致,这个极致的生命才是乐的,是最快乐的。这种乐才是无苦之乐,这种光明是没有阴影的光明。
      这只有佛陀在出生之后才带给我们这个方法,佛陀之前是没有的,但是所有的生命的本能都是追求离苦得乐的,所以很多的都在教导我们怎么样离苦得乐。包括我们出来旅游也是为了得到一种快乐,一种刺激,包括我们去购物也是为了要得到一种快乐。谈恋爱啊,我们各种各样的方法都是为了想得到一种快乐,但这都不是究竟的。所以有各种各样的老师。“佛未御宇,邪师说法,求生反堕。”
      佛没来这个世间之前也有很多老师,教你各种各样离苦得乐的方法,但是没有一个是可以真正离苦得乐的,所以叫“邪师说法,求生反堕”。就像我们去搓麻将也是为了得到快乐,最后反而痛苦。购物好像也很快乐,那个导游讲得最好了,会花,老公会赚。那反过来说,老公就很痛苦,老婆会花,老公很痛苦。世间求快乐的方法,其实最后它是一个痛苦的结果,求生反堕。
      现在末法时代五蕴昌盛,眼耳鼻舌身意对着色声香味触法,这样的太多了,想修行难度更大,邪知邪见更多。现在的知见要比古代更多,因为古代没有这么多传播的途径,纵使他产生了思想,他也不可能写成文字,也不可能印成书,也不可能传播的那么广,现在不得了啊!现在的网站你打开来,为什么觉得很无奈呢?因为大多数都是那些东西。
      就是佛教好了,看到佛教网站,你靠那个也不能了生脱死的,那只是一种因缘。你看一篇文章可以净化你的心灵,这可以的,但是不能取代我们这种近距离的生命的传递,文字对你的启迪它是有局限的。
      现在八零后的小孩子就是电视机面前成长起来的,九零后是电脑面前成长起来的。电脑面前成长起来的,人与人之间的这种亲密感更少,九零后的你让他来跟师父之间的这种心交心很少的,他不愿意的。我们现在还好,人与人之间还愿意这样子,还愿意有一种信任,愿意把自己的生命去相互地(投入),越往后越少。
      人类的前途真的确实很恐怖的,武器越来越精良,人越来越麻木。我前一段时间就是网上看,讲了今年校园的枪击案,枪击案里很多提到的都是这些学生,网络里先是屠杀游戏,然后从这个屠杀游戏开始到现实中,那是很残忍的。虽然他不能代表整体的,但是在这种环境的培养下已经产生这种结果了,别人来想,很难想象的。但是比如说正规的这样培养下来的,你如果让他去当兵,如果现在爆发战争了,那种人就很自然的会拿最厉害的枪去屠杀。在和平情况下,他们都会拿个枪跑到那边。有一个屠杀最恶劣的就是,让几个学生排到墙边,他一个一个打过去,他还不是那种扫射呢!
      就是现代的人这种悲哀,本来制造武器是为了保卫国家,保卫人民,最后就是这些武器屠杀人民。所以为什么过去古人说“兵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不造这些东西。反过来说,一代一代的文人遵守的这种,甚至把自己的生命殉在这个里面都可以,在过去几百年有一个稳定的社会。
      我们现在属于五浊恶世,用佛陀智慧的眼光来看,我们地球现在属于五浊恶世时期,远远不是以后弥勒佛出世的时候。那时候人全部都是奉行十善,身不杀、盗、淫;口不妄语、绮语、两舌、恶口;意不贪、嗔、痴。那时候人的寿命八万岁,身体千丈卢舍那身。我们现在又小又坏,分别心又重。
      因为佛陀的伟大,在这个时候出现,示现成佛,告诉我们真理“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有点感受吗?对关在监狱里的囚犯来说,放风是他们最开心的事情。那如果不是放风,而是释放呢?你已经刑满释放了。“寂灭为乐”不仅仅是释放,生命升华到高境界了,十方清净刹土昭示目前,高级世界出现了。因为你这样子的进入高级世界,没有苦的,苦的名字都听不到,没有这个对立的,相对的东西。
      梅里雪山主峰蛮奇特的,那个云从前面横着飘过来,像哈达一样飘着。某一些云飘到当中的位置的时候,它会升上去,有些云不升,还是这样横着飘过去,就几朵特殊的云会升上去,在前面开始升上去。卡瓦格博只有在晚上月光升起来的时候,主峰完全现出来。我们到那边的时候,主峰的顶还是被没掉一点的,边上它的一个很主要的峰现出来了,但是整个大主峰没有现出来。晚上月光当中我看到了,一点云没有,在月光当中主峰卡瓦格博峰现出来,后来也就没有月亮了,就是我们看的那个时候一点云都没有。
      跟师父朝圣的话,有时候会有一种感受,去每个地方的话都有这样的。去年弘法是最奇特的,每到哪里都出彩虹的,应该这个地方我们有缘,以前肯定来过。
      云南我一直没有来,但我对这里很崇敬,虽然一次都没来过,在我心目中这里地位很高,说明这里以前是佛教国都的时候肯定来过。昨天导游说没有行程,我说没行程就是行程。
      为什么要那个土房子?土房子有好处的,土房子隔音特别好,隔音、隔温。西藏人修喜欢选那个渣渣土,其实完全要比钢筋水泥土费工夫,最豪华是他们那种房子,所以西藏人他们享受着那个。他们的财富是有传承的,一代一代的积累下来,他们节日盛装穿出来,那一套服装就价值几百万。如果一结婚就分家分掉,那个资产就耗掉了嘛,他们很重视这个,老祖先留下来的东西不能耗掉,这也造成了为什么他们一夫多妻,一妻多夫这样的,他们家里财产不愿耗掉。就是说独特的一种,要把这个想得很神圣,就为了传宗接代那就好了。


 师父回复众位弟子的开示:
      我在庙里问大家:“你们知道庙里谁修的最好?”他们指老和尚,我说:“不是的,修的最好的是慧净。”跟着我经历多少磨难,但是她以一颗坚强的信心。所以有一些好的居士看到她在做事,眼泪就会流下来,这说明她已经很纯很纯了,会让别人感动,这很不容易的!这是苦修,修出来的。就像我看到净慧法师,我就会落泪。修不是说谁聪明就怎么样,你看她最笨吧,信心很足。这个时代修行主要是靠信心,现在这个时代两种能够解脱,大智慧的、大信心的。
      西藏人看我们很羡慕,我们汉人很聪明,讲佛法我们汉人一听就听懂。和汉人不同,藏人他信心大,藏人修密宗,他真的是修阿弥陀佛的净土法门,很大信心。
      我去大佛寺,几个虔诚的藏民看我去了,虽然看我是“甲喇嘛”,但是慢慢心里恭敬心就会一点一点生起来,走路身体慢慢就会侧过来,然后把手伸出来,我对他们又没什么恩德,他就是对三宝的信心,藏民他对三宝形象的那种恭敬,真的很难做的到,这个信心让佛光就在他的头顶上直照进去。
      我们投胎到汉地久了,也是分别心很重。我也想我对他有什么恩德呢?我对他并没有有意的,从着意的角度上我对他加持,对他祝愿。但是他无条件的,他看到三宝形象就会很恭敬,把身体侧过来,把手会伸出来,这是接足的意思,很恭敬。
      我们去印度朝圣也是找佛教在印度残留下来的踪影,从人性来说,全世界最神圣的地方就是在西藏,在西藏人的生活中,远远的要超过印度。


      对大家要彻底的信任。我们现在要这样想,我们这个朝圣队伍,对每一个人都是完全无敌意的,完全都是包容的,没有对立的这样子一种。先放下那个包袱,不管你讲什么,不管你做错什么,都不会有人来责怪你。都是善意的,你不要很计较,计较自己就会觉得很痛苦。
      我想我们每个人佛性的层次都是这样的,是无分别的。佛陀说我对每一个众生都如我独子罗睺罗一般,你如果体验到,那你放下了,没有敌对的这种对立的。
      其实这是一种过程。为什么来朝圣?这个朝圣就像你前面讲的一样,密集型的思考,这个朝圣就是密集型的。可以天天跟师父在一起,跟师父一起吃饭,跟师父坐一个车子上。我看这座山,你也看这座山。我面对着下雪,你也面对下雪。怎么样跟师父一起来享受这一切?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再给大家引领到佛法的那个层次,这个是不容易的。
      就像我前面讲的智良,他跟我这么多年了,慧日寺我一去,他比我还先到慧日寺,帮我做事情了,一直到现在。但是居然这么长时间,他却没有时间来问我一个佛法的问题,今天才有机会跪下来,师父我发现我怎么进不进去啊?他讲出他自己的困惑。你们来之前,我单独地跟他讲,我说你听明白了吗?他说听明白一点了。这一个进步,他是多少年也没有办法突破的,就是因为这次朝圣,这么十几天下来,今天他有一个机会可以听到我专门为他讲授打开他心锁的东西。不仅仅今天,还要继续。为什么要常亲近呢?近侍男、近侍女,要这样地培福报,造成你亲近师父的这样一个机会。
      比如说有的人他一来就要占据师父的时间,他又没有为师父分担什么,那就很不公平的。因为师父属于大家的,我在为大家做事情,他没有这个福报一个人独占师父的话,就是跟他讲有时候也不行,他也不一定听得懂。
但反过来说,智良他长期地为师父服务,哪怕我就短短的几分钟为他讲的,这就是他长期积累的福德资粮具足了,我跟他讲一句话,他就听懂一句话。有的人还没有讲呢,来问他就有业障了,为什么?他总是想着我要来见师父,但是他占了大家的时间,他没有这个福德,反而他这样想有罪过。所以佛法很辩证的。
      像这次朝圣为什么我对大家说,这一次的朝圣是对大家的奖励呢?因为在座的每个人都做过贡献的,都是有很大贡献的,然后等于是一个奖励。跟师父这样的生活在一起,我们一起来把生活当中所有一切变成佛法,变成理论的、实践的,每一个都有意思的。叫你们在雪地里打滚,你们就打滚,过几年你就知道有道理。哪怕购物时我提醒大家不要迷失在里面,你提起正念,在里面穿梭着走,你会更清楚,会靠佛法更近。你越融在人海里,你就越会觉得这些人真是迷失,你会觉得你靠佛法越近。所做的一切的一切,你会发现所有一切都在令自己增上,都是跟众生结缘,都不空过的。所以朝圣有这样一个好处,跟着师父出来朝圣,那是不一样的,确实不一样的。


      我是没有任何的宗派之见。甚至包括我学佛以来,我都不愿意大家跟着我学,我觉得这样可以畅快淋漓地讲,我不是为了你们最后都跟着我,我最好讲好了之后,你就跟着别人,我这才高兴,才觉得我发心清净。而且我也在想,这个世界上的善知识是很多很多的,有的显现的是善知识相,有的显现的是恶知识相,有正面的善知识,也有反面的善知识,这世间上佛菩萨多得不得了,但是不管哪一个,你最好都能够深入进去。
      比如说我们这个团体一样,作为我来说是不拣择的,所有众生我都容纳他,但是他要进来确实需要有他自己的福德资粮,他没有福德资粮,那还是会很远很远。我摄受他,他自己达不到,他自己距离很远。但是通过努力,他进来了之后是一样的。比方说你进来了,你的心跟我已经相应了,你是作为班禅的弟子也好,你作为DB法王的弟子也好,我可以这么说是一样的。但是你没有进来,游离在外,虽然作为一切诸佛菩萨本愿的摄受,但是你实际上没有办法,还是十亿万佛土,是这样的一个概念。
      这个也不是说名气上的,那些善知识证悟到空性。比如说他无量劫以来已经是一个法身的,他已经现前了报身的刹土的,法、报、化完全具足的,如果大家能够融到他里面去的话,都是会很幸福的。


    “是法平等,”对这个“是法”两个字你没有理解。“是法”是指佛法,是法身的法。佛法又分法身的法、报身的法和化身的法。化身是应机对教,不定法的。报身是属于秘密的状态,但是是永恒的,它是属于长养性的。法身是完全平等的,法身在黄金份上,大便份上完全是清净,都显现是光明。那个“是法”是什么“是”?不是作为世间的那种去理解,那个“是法”是指法身的状态。


      具行和尚成就了罗汉果位,那接下来他生命这时候升华了。像《法华经》里不是讲到嘛,药王菩萨他曾经燃自己的身体,他死了之后马上就化身在国王家里,化身出来就成为他的儿子,然后他就要求去供养佛陀。他第二次的生命就跟第一次不一样了,第一次是父母生出来的,第二次是直接化身出来的。然后一化身出来就不退失道心的,他知道佛陀在哪,在干嘛,我要到佛陀那去,目标很明确,甚至带着爸爸一起去。
      到了佛陀那边,佛陀就赞叹他,然后佛陀说:“我的接班人来了。”为什么呢?因为他把自己整个的身心已经完全都奉献给法了。那个火其实指的是什么?不是指的是一般性凡的火,那是指智慧火。药王菩萨就是把自己整个身心都供养给智慧火,把自己焚化在智慧火里,所以他第二次就不需要通过母胎,直接就可以化身出来。
      然后再到佛陀面前,佛陀说:“你就是我的继承者了,我可以入灭了。”然后他为大家讲《法华经》,最后给佛造了八万四千塔之后,自己为了供养再燃臂,把这个三十二相的庄严身的臂再燃掉。这时候他跟别人说:“如果我的这个发心是清净的,我的臂马上恢复。”说完马上就恢复了。所以这时候的燃臂,已经完全是表法了,他是有进化的。生死有变异生死,有分段生死,我们现在就属于实在的生死,修到菩萨行的时候他有分段生死,再高的时候叫变异生死,那这种生死就是进步,一步一步进。
      具行和尚他主要是因为师父的摄受,不是师父摄受,那如痴如狂的那些外道徒众,他们修也不会证得这样子的。主要是虚云老和尚他是一个开悟者,是大彻大悟的,他五十七岁大彻大悟,具行和尚那个时候遇到已经是七十多岁,他开悟之后二十几年了,这个时候的功德力多大!他是他剃度的,然后他教他念阿弥陀佛,念观音菩萨,它这个里面其实是法,已经在里面了。
      就像佛陀叫周利磐陀念扫地、扫地,他也能证得罗汉果,是一样的道理。这完全是善知识摄受的缘故,因为他勇猛精进,止语,默默无闻的,一心一意的受持着法,所以他成就的很快,二十几年就证得了,完全这个身体就变成了智慧,智慧火焚身。
      他就有一点像药王菩萨一样的,现在等于已经成圣了,完全把这个有漏的根都断掉了。阿罗汉最后就是这样的,跟这个世界一一道别,“我身已尽,不受后有”,这句话就是具行法师的境界,种种变化,以三昧火焚掉,彻底的到生命更高的一个阶级了。


      我们现在来的每一位都很有信心的,大家才会这样,朝圣是有特殊的意义的。
      我怕的是什么呢?就是信心不是对我个人的,我还是最希望把法给大家,大家依法来住。因为我个人来说,我既然穿了这一身衣服,就是一个旗帜,我觉得我自己都很难说会怎么样。主要是跟法在一起,不是跟我,作为你们来说,我是最希望法能跟你们在一起。
      当然如果你们有信心,纵使没有法,就像弥勒菩萨他的内院里面,楼阁里面都是光网,光光融合,在这边有信心得十方诸佛加持,得世间一切的大善知识加持,不是说我是谁弟子才是那个,这很奇特的。比方有的他在我这边犯了错,他跑到其他地方以为会好,其实就很悲哀。
      为什么有时候法我又想讲,又不愿意多讲。讲,真建立了那个很深的关系,不太好,因为我喜欢做这种平民化的比较好。如果高高在上,对于法是很好的,对于信心来说。比如说我看到那些大法王,大家进去要提前一个小时进去,全部都安检,搜身,手机、摄相机、照相机都不准带,就坐在那边念,就祈祷,然后法王来了,就跟他见一个面,讲两句就走了。平时很难得见,那就要有一种信,也可以解脱。但是要解疑释惑,就不方便。所以我扮演这种角色很好的。这个也跟教法上有关系,从佛法传承上来说的话,佛法的内涵上来说。
      这次东竹林寺看到了嘛,为什么东竹林寺做超度的是大日如来?所以说看到那些,内在的有一些东西就明白了。因为作为阿难尊者来说,是佛陀边上的一个侍者。但是从金刚乘来说的话,阿难尊者是普贤王如来的化身,他是总持法身的教法,法身的法,圣谛和俗谛是一味的。所以阿难尊者起到的是代表一切众生和佛之间的一个桥梁,他完成了这样一个使命。在金刚乘里他就是普贤王如来,他就是大日如来。在五方五部的报身佛法里面,他就是中央的毗卢遮那佛,佛部的毗卢遮那佛。所以他是总摄五方的,他的光可以在任何一道里面显现出来,顿然的,是不历僧祇而证法身的。我们汉地做早课不都有的嘛,“不历僧衹获法身,”第一个句子就是阿难尊者的,“妙湛总持不动尊,首楞严王世希有,销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衹获法身”。他有这样一种特质,所以佛陀要涅槃之前全部付嘱给阿难。
      佛陀也显现了这个,第二次来就不通过爸爸妈妈,直接莲花化生出来,成为金刚不生不灭莲花生大士。然后莲花生大士到菩提迦耶,见到阿难尊者再剃度,那时候他的法名叫释迦森给。莲花生大士有八大名,有八大相,其中他出家的相就叫释迦森给,是阿难尊者剃度的,然后所有授记的法都给他。所以一直到莲花生大士到西藏之后,亲自叫赤松德赞把贝若扎那请回来,所以从那个时候又一次追随着莲花生大士。你到藏地去朝圣,所有莲花生大士的闭关洞所在之处,就有贝若扎那的闭关洞。他们三个人,莲师、贝若扎那和益西措嘉有一个很特殊的关系。
      所以我也觉得很奇怪,对其他的一些法,有些枝末的法,虽然也很重要,它也体现了佛的一些精髓,但是我总觉得不是很过瘾。就是我们这一正统,如来心髓部的法身的这些法的话,我就觉得更圆满。初地菩萨跟十地菩萨,他得到的法一不一样?一样的。但是一个更周遍、更圆满。一滴海水和一碗海水味道是一样的,量上不同。从一楼看出去的空和三楼看出去的空一模一样,是不是一样?一样的,但是高度不一样。意思懂不懂?它有一样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


      虽然现在是末法时代,但是在家的善知识还是很多,所以佛陀经典里也讲,白衣不是不可以说法,但是白衣说法这是一种末法的相,而且在有出家人为善知识的情况下,尽量白衣只是起到护法的作用,不坐正位。法上面是很复杂的,所以说这个清净的传承是很重要很重要。
      法身上的光明正是因为它凡和圣是同体的,特别有些八识田里面的种子,它就体现出来。搞不清楚,所以说为什么要有法身大士?法身大士他已经完全是从光明的位倒驾慈航,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法师还是很复杂的。
      有一些是准确无误的,为什么DB法王一直被尊为叫瑜伽王呢?他不说现在那个,我们看那个经典里记载,无垢光尊者的时候,那时候是第三世DB法王,他就已经不得了了!他如果到拉萨,不管出家人还是在家人,都要去朝拜他,他这种清净源流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我那时候到师父身边还没剃度呢,师父就跟我说:“欲知山下路,须问过来人。”对我们凡夫来说,虽然有佛性,但佛性怎么恢复?从来没做过这个事情。是有,但怎么把他净化出来?提炼出来?根本没做过这个事情,就要靠内行的。因为很多事情是讲不明白的,没办法讲,就靠心和心之间相互的这种感受,超越言语的,所以才要修那个瑜伽相应。
      法是没有什么好与不好,应该这样来讲。你有感应,也不一定就可以肯定,甚至这种相你更是要注意。佛法里有一个规距的,就是说羯磨过的事情不准再提,再提,犯罪。就是说这个事情已经处理掉的,就不要再提了,PASS掉了,就翻过去了,再翻老黄历,这人有罪的。这就叫羯磨。现在我们也算是四众弟子一样的,在一起做法事,也很重要的。


      比如说写感受,你理论很强,很聪明,不一定有这个感受。但是为什么还要学佛法呢?你感受到了再加上学佛法之后,你知道什么是对的,你感受到了。就等于你吃过桔子,然后你再研究不会错,没吃过,看都没看过,别人拿了一个东西给你,你也不知道是不是。反过来说,最简单了,我不可能成为一个桔子专家,但是我能吃到桔子,师父直接给我桔子吃,也能吃到桔子。很多社会上大学历的佛教学者,弄了半天他说我不信佛,我只是研究,他没有宗教信仰。所以感应也很重要的,信心很重要。
      跟着师父是很大福报,也不可能以后永远都跟着,所以还要教你们方法,安住在那里,那个方法就是师父的一个身体。就像佛陀涅槃的时候说,以后的文字就是我的化身,以后的善知识就是我,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说也会教你们方法。但是现在末法时代,很多人都重在方法上,又错掉了。应该第一个是信心,对三宝第一个是信心,对自己苦的感受,对解脱的渴望,对三宝的信心。因为这个信心是最大的法,没有信心,那修法跟练气功一样。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全部:传喜法师  

 传喜法师:建立理智的人生观——传喜法师与网络信众问答 

 传喜法师:慈悲的力量 

 传喜法师:以悲济众生心报祖师大德恩 

 传喜法师:从佛法角度谈《世界末日》 

 传喜法师:垂手接引入极乐——传喜法师与沈阳信众交流学佛体 

 传喜法师:如理如法增福德——纪念悟公上人圆寂三周年法会 

 传喜法师:恭敬僧宝的功德 

 传喜法师:从善意的“信”转变成智慧的“信” 

 传喜法师:普愿罪障悉消除——传喜法师关于《金刚萨埵修法》 

 传喜法师:圣地现瑞相 法施诸有情 

 传喜法师:殊胜法缘难遇 身心投入为要 

 传喜法师:缘起甚微妙 世界多虚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