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XIE 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成刚法师:生死根本与本有真心


   日期:2020/7/20 9:00: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生死根本与本有真心  

  本觉佛性,人人本具,正因为众生迷于本觉佛性,不知道,不能悟明,所以向外摄求,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所以我们本师告诉我们:大地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
  那我们知道了佛是本具的,就不向外攀缘妄想执着了,这样我们就能伏灭妄想,发明本源心地,究竟成佛。诸佛悟此而成菩提,三世诸佛都是悟明本具之佛性,依之修证,然后得成无上觉道。众生迷此而成生死,为什么我们从无始劫来生生世世流转生死呢?就是因为迷于本具之佛性,对本来佛不认识,不知道,不能悟明,所以不能证得。这就是迷的意思。
  我们知道佛是本具的了,那么我们就不向外攀缘妄想执着了,因为心外无法。假若一切众生皆能悟明本具之实相,这个实相是本具的,三世诸佛乘愿来到世间,就是为了这一大事因缘,开示悟入本具之实相。这个实相的道理就是成佛的道理,通达一心,一心就是我们的本觉佛性,实相是我们本觉佛性的道理,本来佛的道理。我们因为大觉世尊的开示,能够悟明本具之佛性,能够通达我们本具之佛性是个什么道理,这样我们就能够识自本心,见自本性,心开意解,就不会迷闷,所以我们就不向外摄求,不攀缘妄想执着世间、出世间的一切事物。这样我们就能伏灭妄想,发明本源心地,究竟成佛。
  悟明实相通达一心以后,识破妄想,妄想通指我们一切虚妄心行。妄想二字是指心法说的,指一切虚妄心行。就我们众生迷情分上来说,用的都是这个虚妄心行。虚就是不实,妄就是不真,它属于心法,是我们抽象的精神世界,不是具体的物质、事物,没有形状,没有相貌,没有颜色,看不见,摸不着。就是我和大家说话的这个心,大家听我说话的这个心,同属于虚妄心行。在前面我跟大家说了,这种虚妄心行通属于妄想,不管是善性的还是恶性的,不善不恶性的,不善不恶就是无记性,没有善恶标志,不容易使人记忆。于善缘发了一念善心,这一念也是生灭性、无常性、可坏性,生灭就是无常,无常也是可坏。就是我们众生使的这个心有三种行式,善性发心能建立世间的利益,恶性发心能造成危害,不善不恶性发心是平常发心,像走路、上商店、洗衣服等。不管是善性的、恶性的、不善不恶性的,只要这个妄心一起,就覆盖纠缠我们的本觉佛性,使我们本具的智慧光明妙用不得显发,佛的境界不能现前。在这里它没有自性,没有一个常恒不变的实体,因为众生在迷,迷惑、不觉悟,所以认妄为真,把生灭妄想、生死妄本认为是本有真心,所以在使用这个无明妄想、虚妄心行的大事因缘当中,无所不用其极,就是这一念心把我们拖进无边的生死、罪业和痛苦,所以我们发心学佛就是要降伏其心。因为我们本觉佛性不属善、不属恶,不属不善不恶,是超越对待的。
  "三十七道品"四念处里说:要观心无常。正念观察这个心是无常的,同时这个心是无我的,佛说一切法无我,这一念妄想之中也没有我和我之所在,观心无我,所以众生于无我的一念妄想之中妄计为我,这不是虚妄嘛,认贼为子,它本来是生死的怨贼,但是我们把它当成亲人,就像家贼似的,家贼不除就不能避免它的危害,因为众生在迷,不认识。这个心是无常的,一会儿吃饭的心,一会儿走路的心,一会儿又写字的心,吃饭、走路、写字,体性不一样,如果吃饭的心是我,那么走路、写字的心又是谁呢,如果说写字、走路、吃饭这三个心都是我,那么应有三个我,那也不成立,所以心是无我的。但是众生妄想计度,说这个心就是我的全体,我之所在,归我所有,我这一念心谁也不能否定,所以就把事情推向反面。
  佛说观心不净,这个心是浊恶染污性,是颠倒性、障碍性、迷闷性,无一是处,所以佛让我们观察,正念观察、谛审观察这一念心究竟是有我还是无我,究竟是真实常恒不变,还是生灭无常之性,是清净的还是浊恶染污的,一切生死、罪业、痛苦都由它而得建立。我们三界六道因心成体。佛在《教经三遗》里说:心是恶源。万恶之源,它能建立三界六道,地狱、恶鬼、畜生,能建立刀山火海,建立两种生死,一切天灾人祸,都是由它建立的,都是这个妄心的力量和作用。《地藏经》说:举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罪就是业,业也是罪,过去我们诵《地藏经》,感觉佛说的这句话不太理解,我们学了大乘了义之教,真实之法,我们才真正看到了它的本来面目,这一念心无一是处,无不是业,无不是罪,我们才理解了它是生死性、罪业性、痛苦性。经里还说:"心者何也?"心是什么,怎么来的呢?"染有以。"因为我们染污三界万有,攀缘、妄想、执着、贪著这一切事物,所以生种种心。有,属于三界万有这一切,所说欲有,这是指欲界说的,从地狱、人间到六欲天;色有,指色界四禅天;无色有,四空天,有就是心想、口说、身造,发起有为造作,循业受报,发现三界六道,这就叫有。因为众生不知道这是一个业果,体性空寂,所以种种攀缘、妄想、执着,生种种心。
  这个心不但是浊恶染污性,而且这个心是苦的体,所以佛说观心是苦,正念观察这一念心,它是苦的体。为什么这个桌子没有苦呢,没有乐呢?就是因为它是无情物,它没有心。这个心无有是处,所以我们不论怎么妄想执着,怎么攀缘,也不能有实法可得,就像用手抓虚空,抓到未来际,徒劳身心,得不到一物。
  我们众生在迷,无始劫来受业力限制,轮回六道,生生死死,死死生生,都是谁的力量作用呢?都是这个妄心的力量和作用。佛说:心生即是罪生时。心生即是罪业、痛苦、生死,离了这一念心,更没有生死、罪业、痛苦可得。在这里大家很好的体解,所以佛在《楞严经》里说,它是生死的怨贼。《华严经》有个偈子:"罪从心起",罪是从心起的,不从天降,不从地长,也不是别人给的,是从心生起的。心本身就是罪,罪没有自性,没有自体,以心为体,所以罪从心起。若想把罪灭除,"将心忏",用心来忏悔灭除,就像走路似的,坎坷不平摔跟头,因地而倒,所以我们不能拄着虚空起来,还得因地而起。我们迷了,用这一念心去建立无边的生死,我们觉悟了以后用了这一念妄心生信、皈依、受戒、修行,然后把这妄心彻底托到后面,自行灭去,发明本源心地,不用这一念心。"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心若不灭,罪是不会亡的,"心亡罪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忏悔。"但众生在迷,无所不用其极,恐怕在使用这一念妄心上,还觉着不够劲。
  我大致给大家说说,让大家认识我们现前使用的这个心,不要妄想执着这个虚妄心行,我们要识破妄想,认识、看破它,它不是个好物。比如说这把刀是铁做的,是钢铁改变了一下形状,但它还是钢铁,把它毁了以后,它还是钢铁;不毁,自体也是钢铁。这刀本身并没有善恶,它本身并不杀人,是人心杀人,利用了这个刀,刀是媒介,借助这个刀实现杀人的罪恶目的,所以人心要不想杀人,那么这把刀不会飞起来把人杀掉,它就是一块废铁。所以我们学佛要悟明心地,当好制心,就像钱似的,它本身不属善,也不属恶,它是一种物质,用社会话说,是生产和交换的媒介,在我们世间生息当中,能够发起利益,但众生悟、迷不同,所以对钱的认识也不一样,有的正确认识它,有的错误认识它,正确认识的就正确使用,就能得出正确结果,错误认识它就错误使用它,最后得出错误结果。所以钱本身不属善恶,但世间人不明白心的力量和作用,所以说"有钱就有一切,钱大可以通神。"看到现象,不能看到本质,像这个房子是因为钱的力量和作用,没有钱这座楼就建不起来,我们穿的衣服是钱的力量和作用,没有钱就没有衣服穿,每天吃的饭,也是钱的力量和作用。不过是钱被人们所利用而已,但是这钱在于我们正确认识,我们觉悟了能够正确认识它,我们能利用它为我们发起不可思议的世间利益和佛法利益,我们用钱救济贫困,使他们免除疾苦,生活安乐,另外用钱弘扬佛法,使众生出苦得乐,这样钱能建立功德,在钱上能建立善法,建立利益。如果迷惑了,错误地认识它,用这钱杀生、吃肉、喝酒、干坏事,在钱上能建立无边的生死。心是内因,心是主宰,钱是外缘,比如说世间人要想做一种事业,心上内因有了,发心了,这是一种愿望和目的,但是一分钱没有,外缘不具足,大家说这事业能不能办?不能办,光有内因,外缘没成熟。如果我们发了心以后,又有钱,因缘和合,事业就办起来了,就能赢利,所以内因和外缘是相资而成的,互为资助而得建立的。
  因为我们听了大觉世尊的开示,返迷为悟了,对于宇宙人生有了正确的认识,有了正确的人生观,再不去贪著世间的钱财名利了,重心转移皈依三宝了,常念三宝功德,所以大家才能来到讲堂听佛法,正确的认识这个心,正确使用这个心,如果不这样,我们也到世间惑乱去了,建立生死因缘。
  佛者觉义,我们不要错解佛义。心上觉悟净化了就是佛,是指心说的,净化到极处,发明本具之佛性,自己觉悟,要觉悟他人,自度要度他,自利要利他,自觉觉他,自觉就是自己要觉悟,对于宇宙人生要有个正确认识,正确对待,就能得出正确结果,声闻缘觉只能自觉,不能觉他,所以不能成为佛。然后先觉觉后觉,觉他,如果不能觉他,佛种就断了,我们成佛了,大事完了,什么事也不管了,法界众生无量无边谁去度脱呀?永远沉沦苦海。所以必须觉他,他是众生,自觉觉他,然后才能觉行圆满。觉了以后,依之修行,圆满地断除生死惑业,圆满地证得本觉佛性,这样自觉觉他,觉行圆满,始可成为佛陀。佛陀是觉义,梵语为佛陀,简称为佛,翻译过来就叫觉。佛不是指形相说的,佛在《金刚经》里说:"佛说三十二相,即非三十二相,是名三十二相。"为什么把三十二相否定了呢?佛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三十二相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可得的,我们不要攀缘、妄想、执着、贪著,在三十二相上建立种种虚妄心行。另外佛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佛说话的音声虽然奥妙,佛的庄严相好,我们不可以贪著,认为这就是佛了,这就不对,天魔外道也能够有神通,显佛的庄严相好,来说种种法要,但是它的心是迷闷的、浊恶染污的、颠倒障碍的,我们不能说它就是佛。佛由心作得,由不生不灭的本觉佛性作得,佛是心之果,这个大家要透过去,更不是什么天魔外道,鬼神外仙,那更是差的十万八千里了。佛法就是觉悟人心净化人心的,更不是其它,所以我们要本着正确的思想来修学佛法。
  如果我们能够悟明本具之实相,通达一心,悟明本具之本觉佛性,我们就不向外攀缘建立种种生死妄想,这就叫识破妄想。但是我要说,这得说几天,说一年也说不完这种生死妄想,我只能把妄想的要义给大家说说,认识它的本来面目,不要受骗上当。所以我们认识,看破,就能放下执着,再也不妄想执着这一念虚妄心。都是因为妄想执着这一念心,在这一念心的力量作用下,把我们拖进罪业的深渊,招致生死的灾难。就像世间人似的,他心里迷惑、浊恶、染污,贪心无厌,达到不可扼制的地步,非理而取,甚至抢劫偷盗。心生法生,他这一念浊恶染污心就把他牵入罪业的深渊,招惹灾难。五分钟就把这件事情做完了,但受到法律的制裁,判几年,不但自己受苦,而且全家受苦,严重的还会失掉身命。这一念心,就是因为不觉悟。所以我们要识破妄想,放下执着,因为佛说只因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本具之佛性,究竟成佛。妄想执着就像垃圾一样,我们把垃圾清除了,本具的干净就出来了。不是说把垃圾清扫出去以后,再从外边搬一个干净放在地上。我们的妄想灭了,就像黑暗和光明似的,黑暗没了就是光明,光明没了就是黑暗。妄想灭了,不生不灭的本来佛就全体显现了。所以学佛就是要降伏其心,即可面见本来之佛。本来之佛就是我们的本觉佛性,佛的智慧光明妙用就会现前。因为我们发心修学佛法,就是为了降伏其心,我们诵经也好,念佛也好,参禅打坐也好,修一切善法也好,都是为了降伏其心,所以把功夫用到相应处,把心降伏到相应的时候,我们基本不用这一念心了,此时此刻就骤然明白,心明眼亮,虽然没得成佛呢,但我们的智慧之性就会油然而发,就像我们坐在屋子里,一切世间事情了然明白一样。我们的心越烦乱,越数数生心,就越颠倒、迷闷、障碍、浊恶、染污。这个面见本来之佛,就最为亲切了。佛是本具的,就可以了却旷劫大事,旷劫,就是无始劫来没有解决的生死大事,成佛的大事,就可以疾速成办。
  就像六祖慧能大师,本来是一个岭南的獦獠,獦獠就是专门打猎的,就像野人似的,没有什么规范、礼节,以打猎为生,甚至吃生的,抓着昆虫一把一把吃,没有什么文明、道德,所以五祖弘忍大师看到他的相貌、出身,管他叫獦獠。他老过去一个字不识,没读过书,打柴为生,在旅店里听到别人诵《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马上顿悟,悟明心地。达摩来到中土,一花开五叶,传了五个祖师,初祖达摩,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在这五个祖师当中,慧能是最杰出的一位祖师。他没有历劫的渐修就没有今世的顿悟,所以到此生此时此刻,已经瓜熟蒂落了,就是修因地基本已经走完了,到果地了,所以他是利根,顿悟、顿断、顿证。顿悟,马上悟明心地,通达实相。顿断,马上顿除生死习气,生死惑业断除了就顿证,顿证本心。顿断妄想,证得本心,所以五祖才把衣钵传授给他,他最后总括了禅宗这几位祖师的法要,说《六祖坛经》,留给后人,要我们悟明心地。
  如果我们能够通达实相,悟明一心,即可面见本来之佛,是真实不虚的。就可以了却旷劫大事,就会发明本具的智慧光明妙用,就是不离父母所生的这个血肉之躯,就能证得本具之佛性,就能够出离生死。但对于我们沉沦的众生,生死习气严重的末法众生,悟是顿悟,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了,但是生死习气丝毫未减,还得在修习当中逐渐地把它断除。
  佛说的三藏十二部教典,是属于如来禅,就是教下禅。教下禅,通过说种种教化,说种种经、律、论,种种引导开示,我们众生逐渐能够悟明,明白这个道理。禅,就是实相的道理,比如说我在前面跟大家反复地讲,大家逐渐认识了,对生死妄心、本觉佛性有了正确的认识了,正确认识了就有一个正确的决定选择,这是逐渐认识的,这就叫如来禅。通过说种种法,一次不明白说两次,两次不明白说三次,读经百遍必有所得。
  达摩祖师是祖师禅,祖师禅和教下禅不一样,祖师禅不立文字,以心印心,默契。比如说有的人问祖师,祖师西来意,说达摩祖师从西天来,从印度来是什么意思?这个就是话头,让学人参学这句话,达摩祖师从西来干什么,让你参学、参究。那么祖师问了,如果他悟了以后,就能做出正确回答,不悟,答错了,祖师说你到别处参访去吧,就不跟你说得更多了,就说你不是利根,还得参访,还得学。
  教下禅不一样,教下,像讲教的,不厌其烦地说,像我们天台宗祖师智者大师,说法华三大部,说了那么多的道理,开解学人。这个就不一样,祖师西来意,看我们的悟性。顿悟自心,我们要顿悟了,就能面见本来之佛,识自本心,见自本性。达摩祖师在《四行观》里和《达摩祖师论》里说"欲要成佛,须是见性",就是识自本心,见自本性。本性就是我们的本有真心,"若不见性,无有是处。"想要成佛不可能。《楞严经》说"性成无上道"。对本来佛我们还不认识呢,我们怎么成佛呀,假如我们想上北京,北京的方向,具体位置,北京的因缘我们都不知道,怎么上北京啊?我们得先知道什么是佛,然后才能够作佛,才能向佛学,才能够方向明,路子不错。不是这样,就盲修瞎练,徒劳身心,就像佛说的蒸沙煮饭,拿沙子来当饭煮,煮到未来际,则成热沙,不成饭本。所以咱们讲《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是让大家悟明心地,悟明本心就好办了,就不向外求了,不向外求了,就能够从这一切事物的系缚上面解脱下来。
  什么是祖师西来意?"空中钉橛",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用这句话就契合了祖师这个话头。什么是话头呢?就是祖师在没向你发问之前你那个本来面目,让你悟那个。所以说了祖师是以心传心,以心印心。那么他心里就会执着这一法:祖师来是以心印心,这不还是有一物吗?犹有这个在,还是有这一念生死在。六祖大师说"本来无一物",如果他回答说:祖师来是以心印心,不立文字。他就会执着,别人再问他的时候,他又执着这个法上了。这个法不是本心,犹有这个在,还有一物在,还有生死把柄可抓,他又执着这个文字上了。所以祖师说,空中钉橛,就是没有这回事,你说什么都不是,就把祖师西来意这个话头给否定了,没有什么西来意、不西来意了,这样的话你就可悟明本心。话头话头嘛,祖师在问话之头,就是心里没生心,没有说话之前,那个境界,那个本来面目,让你自己去识取。
  祖师禅和教下禅是不一样的,不像我在前面对大家反复这样说,如果我们在教下,通过听讲佛法能悟明一心,也能识自本心,见自本性,虽然不是顿悟,但是我们最后也能透亮,也能知道这个道理,没有一法可得。如果能这样的话,岂不快哉?这不是很痛快的事情吗?这不是很简捷、直接,不用绕很多圈子、很多麻烦吗?因我们众生在迷,皈依到佛门以后,不向佛学,不很好地深入经藏,甚至把佛忘了,向外道鬼神学,鬼神正在生死,举体都是虚妄,没有我们的学处,我们向它们学,不是把我们引入歧途,招惹灾难,重新建立生死吗?徒劳而无有益。所以我们要向佛学,要悟明一心,通达实相,我们就可以亲见佛的本来面目。
  禅宗言下大悟,至于能不能顿断,在于本身的生死习气是严重还是轻薄,如轻薄,马上、很快就断了,像镜子上土似的,埋在深地里得把它挖出来,得费一翻功夫,如果上面只是一层灰,那么用手巾一擦就可以照一切物像。但是这个理要明白,理不明白那么修行没有路子。
  佛的智慧,般若妙智人人本具。前面我跟大家说了,我们本师成道的第一句话就说: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所以说是众生本具的,此般若就是佛的智慧,此般若妙智,不是佛成道以后独自具有,法界众生人人本具,但是这个般若妙智是个什么因缘呢,下面我给大家说说。
  此般若妙智以实相为体,实相是理体。般若妙智是从体发用,就是般若的智慧之用,一心的全体大用。就我们众生分上来说,我们只是在发明的过程中,就佛的分上来说是已经亲自证得了本觉佛性,就具足本具的般若智慧,就是佛的智慧,以实相为体。实相就是我们本觉佛性的道理,以实相的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所以观自在菩萨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若厄。因为智能灭妄,智能破惑,无明妄想灭除了,迷惑之心破除了,自然得成无上道。
  所谓实相者,实相具体是指什么说的呢?即众生所具的本觉佛性是。本觉佛性就是实相,实相也就是本觉佛性。这本觉佛性是我们的本来心、本来佛,是抽象的最高的精神世界,属于心法。因为我们人生活在世间,就是一个精神,十方世界唯是一心,更无它法,心若迷闷了,那么一切都是黑暗的,都是痛苦的,所以心要觉悟净化。这个精神世界属于心法,不是日月星辰,不是山河大地,不是车水马龙,不是房屋、桌椅、板凳,不是男女老少,不是饮食医药,绳床卧具,不是长短方圆,不是好坏是非。清净本然,离一切相。佛在《金刚经》里说:"离一切相,即名诸佛。"不是具体的事物,所以没有形状,没有相貌。正因为不是具体的事物,没有形状,没有相貌,没有颜色,所以我们看不见,摸不着。
  "欲要成佛,须是见性。"现在我给大家讲的是让大家识自本心,见自本性,看到自己的本来佛是个什么面目。这个本觉佛性就是我们的本来心,从根本以来的本有真心,这个心天然如此,不假造作,也就是我们的平常心、本来心,本来就有,无始劫前它没生,所以尽未来际也找不到它的灭处。《心经》里说"不生不灭",常恒没有变异,纵然我们造作恶业,轮回生死,我们这本觉佛性也不灭,将来我们返迷为悟了,得成无上觉道,究竟成佛了,它也没生,还是发明本有,所以这个本来心就是我们的本有真心。我们再依真起妄,浊恶、染污、迷惑,它也不污垢,就像摩尼宝珠似的,就是埋在粪土里也不能使摩尼宝珠受到染污,将来宝珠出了粪土,把粪土擦掉,摩尼宝珠也不因为出了粪土才开始清净,它的本体就不垢不净,所以《心经》说"不垢不净"。佛是心之果,由本觉佛性作得,这个大家要有正确认识。
  这个本觉佛性、本来心、本有真心、本来佛,为三世诸佛所共悟,所共证,三世诸佛都是证得本觉佛性,得成无上觉道的。性成无上道,性就是心。六祖大师说,不悟自心,学法无益。自心就是我们的本有真心,我们对于本来佛还不认识,怎么去成佛呢?那不是痴心妄想吗?所以不悟自心,纵然修学佛法,也得不到利益。当然六祖大师是从大乘了义教说的,这个益是究竟得作佛的不可思议的佛法利益,不是指人天利益,声闻缘觉的利益,指究竟得作佛的利益。不悟自心,学法无益,所以要识自本心,见自本性,然后才能够方向明,路子不错,直趣宝所,不盲修瞎练,不走弯路,就像上北京似的,不知道北京的方向、具体位置,我们乱走一气,徒劳而无有益也。所以我们修学佛法,一定要方向明,路子不错。
  这个本觉佛性离一切相,相就是虚妄之相,三界六道,内之身心、外之世界,日月星辰、山河大地,这一切物质世界。我们的本觉佛性在我们清净心体上,没有世间相,就是离一切相。世间相是循因结果,循业发现,因心成体,因我们无明妄想这个心,而成就了三界六道。在我们清净心体上离一切虚妄之念,所以没有三界六道之相,没有世间相。因为众生迷于本具之佛性,不知道,不认识,不能悟明,所以向外摄求,向外道拜祭鬼神,认为太阳也是神,拜太阳为神,拜月亮为神,把鬼神当作佛学,那不颠倒之甚吗?
  佛法是开示正信,没有世间这一切事物,既然如此,我们再攀缘妄想执着这一切事物,就会建立种种虚妄心行,就覆盖了我们的本觉佛性。不贪著,没有贪心,不去攀缘妄想执着它。都是要有所求取,所以建立贪心,因众生在迷,以真起妄。比如说黄金,黄金是体,以这黄金造种种杀生之具,刀杖之类。依真起妄,因迷的关系,依真去起诸妄想,起贪心,贪得不到满足,反而为嗔,嗔是贪的另一种表现,也是贪,因为在迷所以贪著世间,贪本身就是愚痴,不是智慧之性,嗔恨本身也是愚痴性,不是智慧之性,嗔也是痴。所以因为我们不能悟明自心,向外摄求,依真起妄,建立种种虚妄心行,贪心、嗔恨心、愚痴心,而贪嗔痴的体性是一个,都是浊恶染污性。
  我们的本觉佛性没有世间相,也没有出世间相。世间相属于生死相,出世间相属于涅槃相。我们本觉佛性是清净心体,既没有三界六道的生死相,也没有三界外的涅槃相,唯是一心,更无它法。没有出世间的一切事物就是声闻、缘觉、菩萨、佛的一切法,在我们清净心体上清净本然,佛在《金刚经》里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包括世间和出世间相。唯是一心,由于众生的种种攀缘和妄想执着,所以建立世间和出世间的差别之相。
  由于现在我们跟大家说的这部经是大乘了义教,直接显了,生死即涅槃,烦恼即菩提,唯显一心,我们现在讲的不是人天法、声闻法、缘觉法、菩萨法,讲的是佛法,所以没有出世间相。声闻缘觉不能悟明一心通达实相,心外取证,妄认为三界外实有涅槃可得,所以不爱世间爱出世间,爱是共同的,虽然能出离世间六道的分段生死,但不能出离三界外的变易生死。因为法执不破,他心里攀缘妄想执着三界外的这一切事物,就是声闻、缘觉、菩萨、佛的一切事物,所以不能悟明一心,不能证得本心,不能究竟出离两种生死。为什么出世间的一切事物也不可以妄想执着呢?如果我们攀缘、妄想、执着出世间的一切事物,那么它又成为我们攀缘、妄想、执着的妄境了,还会发起我们的虚妄心行,还是覆盖我们的本觉佛性。不爱世间爱出世间也是贪,贪是共同的,贪就是生死的体。所以声闻缘觉不能出离变易生死。
  通过上面讲述,大家都知道,佛是本具的,本觉佛性人人本具,那么我们的本觉佛性可不可以攀缘妄想执着呢?也不可以。我们有个头,不能再求一个头,头上安头那就是颠倒了。如果我们攀缘、妄想、执着、贪著我们这个本觉佛性,还是法爱不破,我们本觉佛性又成为我们攀缘、妄想、执着的对象了。
  贪著世间不行,贪著出世间也不行,贪著本觉佛性行不行呢?也不行。所以自相也要离。佛不自佛。为什么本觉佛性自相也不能贪著、攀缘、妄想、执着呢?佛是觉悟的人,是净化的人,三世诸佛,虽然证得本觉佛性,究竟成佛,但是佛对本觉佛性没有妄想执着性,佛不做这样的想念:现在我已证得本觉佛性,我已经成佛了。佛若做这样的想念,那么佛就有贪著,贪著本觉佛性,贪著佛这种事物,还会生种种妄心,就不是觉悟净化的人了,就失去了佛的真实意义。
  就像我们做官似的,举个世间因缘给大家说吧,官者公也,官是代表群众利益的,是人民的公仆,人民的需要,我们能够对于我们的责任,在其位谋其政,尽心、尽职、尽责,所以官不自官,不能说我是什么什么官,这样就贡高我慢了,就失去了官的真实义。官是人民对我们的重托,需要了,我们就做,不需要,我们就不做,所以不要把自己掺杂进去。正像佛在《金刚经》里说,我得阿罗汉道,不做阿罗汉想。阿罗汉是指心觉悟净化说的,阿罗汉是个假名,无复烦恼,心得自在,所以如果我证了阿罗汉道,再做阿罗汉想,生起这一念心,所以心就不是觉悟净化的,就失掉了阿罗汉的真实意义。佛虽然是本具的,如果我们贪著、妄想、执著我们的本觉佛性,那就等于头上安头了,颠倒自性,所以自相也不要攀缘、妄想、执着,世间、出世间的一切事物甚至我们的本觉佛性都不要攀缘、妄想、执着,这样的话我们才没有生死把柄可抓,这样才能使我们于一切法的系缚上解脱下来。
  凡夫在迷,贪著世间,攀缘、妄想、执着世间的一切事物,所以在世间一切事物上建立无边的生死。声闻缘觉不悟自心,不能通达实相,所以贪著、攀缘、妄想、执着出世间的一切事物,法执不破,所以不能出离变易生死。菩萨贪著本觉佛性,所以不能出离法爱,不能断除最后的生相无明,进入妙觉,究竟成佛。我们要想成佛,首先得悟明心地,没有生死把柄可抓。佛在《金刚经》里说:"离一切相即名诸佛。"不是灭相,我们但不攀缘、妄想、执着世间相、出世间相、本觉佛性自相,我们就会从一切法的系缚当中,生死系缚当中解脱下来,当下觉悟,当下解脱,当下安乐,直趣菩提。
  所以我们在一切时间、空间处所里,身心躁动不安,苦得不得了,被一切事物障碍、逼迫、系缚,就是因为我们不能够悟明一心,通达实相,心还有放不下之处。哪一种事物我们看不破放不下,哪一种事物就反过来系缚、障碍、逼迫我们。除此以外,更没有苦乐可言。这是最亲切的了,不像外道说的神乎其神,都是系缚法,生死法,这是大觉世尊开示的真实觉道。我们现在不能开解,我们要想成佛,最后也得开解,也得悟明这个道理。不悟明这个道理,有放不下之处,哪一种事物放不下,哪一种事物就成为我们的生死障碍,这个大家要清楚。
  这样我们就会得大解脱,如果我们能这样认识的话,就没有我们的攀缘处。攀缘世间,世间不是我们的本来佛;攀缘出世间,出世间也不是;攀缘我们的本觉佛性,起诸妄想,本觉佛性又失掉了,也不是。没有攀缘处,没有憎爱心,憎爱世间也没有用,憎爱出世间也没有用,憎爱本觉佛性也没有用。没有憎爱处,没有取舍处,当下歇息,方契妙道。契就是契合,妙道就是我们的本觉佛性、觉道,觉悟的道路。
  跟大家说的直接一点,了义教,佛这一种事物也是假名,佛无所执,佛者觉义,是指心觉悟净化说的,如果说这一法是佛,我们妄想执着去攀缘、贪著,举体都是妄想,就不是佛了,因为你不是觉悟的人、净化的人。通达实相,悟明一心,要彻底地摧毁打破一切生死疲劳,一断一切断,丝毫不留生死把柄。我们还有什么可以贪著、攀缘、妄想、执着的呢?说我要成佛,这一念心举体都是妄想,就不是我们的本来佛了。起念即失。佛不是说么,狂心顿歇,歇即菩提。妙道就是不可思议的觉道。
  众生都是贪著,比如说凡夫贪著世间,攀缘、妄想、执着世间的一切事物,起贪嗔痴性; 声闻缘觉不攀缘、妄想、执着世间,贪著出世间,攀缘出世间的一切事物,法执不破,也是痴,所以也起贪嗔痴性;菩萨不能断除最后的生相无明,不能离本觉佛性自相,也起贪嗔痴性,是妄心。像世间凡夫贪著杀生,在虚妄相上起纷争,互相斗乱危害,甚至互相杀伐。佛说,莫见长莫见短,这样心地才能平衡。众生在迷,与世间、出世间一切事物起诸妄想,贪嗔痴,杀生、偷盗、淫欲,长短是非,这些妄心一共有八万四千。所以我们这本觉佛性,被八万四千烦恼迷惑之心覆盖和纠缠,纠缠就是系缚,起了这些妄心,就覆盖了我们本觉佛性,所以使心地阴暗,愚痴暗昧,没有一点光明智慧之性。心地为什么阴暗呢,就是因为八万四千种心病覆盖遮挡,就像今天太阳的体和光明本来在虚空住,没离虚空,就因为乌云的遮挡,所以举天黑暗,我们就不得太阳的照明。心地黑暗,无所明了,是谓无明。什么是无明呢,我们八万四千种生死妄想都是无明,就是愚痴暗昧之性。
  因为众生在迷,生死道路走的太远了,不能迷途知返,所以我们大觉世尊大慈大悲,乘愿来到世间设立佛教,说八万四千法门。众生贪心是一种心病,对贪心,要"布施度悭贪",布施就是法药。说我们学佛的人,众生需要钱财物品,我们就给他钱财物品,需要佛法,我们就给他佛法,需要身命我们就给他身命,众生所需的一切给予,无所顾惜。这就把贪心灭除了。贪心是无始劫来熏习的,积重难返,我们得采取方便办法,就是佛说的法药,治我们心病的,所以我们要广行布施。悭贪是生死,我们还舍不得放舍悭贪,那能出离生死吗。?们要广行布施,钱财、物品、身命、佛法。所以菩萨道难行能行,无所顾惜。我们在利益众生当中放舍悭贪,把生死放舍了,就能达到自利,老把悭贪心不放,一切为了我,这个"我"是生死的体,走不出我的圈子,怎么能够出离生死呢?
  佛说一切法无我,生死也没有我,涅槃也没有我,唯是一心,生死本空勿需断,佛是本具的,勿需求。但不攀缘、妄想、执着生死,也不攀缘、妄想、执着涅槃,不随执一边,心无所住,就是中道了义。生死涅槃是为二,不住生死,不住涅槃,就是不二,不二法门就是一真法界,一真法界就是我们的本觉佛性,唯一真实,更无虚妄,这是佛的境界。所以佛在《华严经》里说:不为自己求安乐,但为众生得离苦。教诫诸大菩萨,我们也得这样发心。我是不存在的,众生于无我当中的一切法中妄计为我,不破除妄想执着,想出离生死是不可能的。每天都是为了我,巧思设计使手段,希望一切好的境界现前,保留下来别失掉,这就是贪,贪就是生死。本来没有什么好。唯是一心。希望坏的境界远离,别现前,嗔恨、拒绝,这本身就是生死。心随执一边,不是住在好上,就是住在坏上。攀缘妄想执着性,起贪嗔痴性。等悟明一心通达实相了以后,心就无所住著,这样我们就会于一切法的系缚当中解脱下来,得大自在,得大安乐,立竿见影,当下见效。不是等待死后才去成佛,现在不觉悟,还迷闷呢,临终时八苦交煎,善恶业同时交现,想出苦得乐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要及时觉悟,及时净化,这是出处。
  众生有恨嗔心,这是心病,能酿成无边的生死,三毒之一,所以佛说"慈悲度嗔恨",把一切众生都作亲友想,做诸佛菩萨想,不要和一切众生对立,互相仇恨、危害,要舍己为人,拔众生苦,给众生乐,这是我们发心学佛的佛门弟子的责任,不要拿世间生死感情去对待、认识,一会儿憎,一会儿爱,一会儿危害,所以我们要修慈悲心。他危害我们,我们不但不嗔恨,反而怜悯他,他造业将来受苦,我们还要采取种种方便开导他。他不听,我们也不嗔恨,还要救度他。若能转物即同如来,不要认物为己,被物所转。
  愚痴也是心病,佛说"智慧度愚痴",愚痴之人不相信做恶得恶,做善得善,说人死如灯灭,了无所有,所以说不造白不造,不吃肉白不吃肉,邪知邪见。我们要深入经藏,智慧如海,看到圣人是怎么说的,我们就能返迷为悟,发起我们本具的智慧之性,就能破除愚痴之心。佛说杀生者命短,我们要想福寿绵长,就不能危害无穷,横杀无辜,我们就得像三世诸佛那样,舍掉自己的身命去救度众生。佛说不杀生,不杀生是法药,我们本师金口宣扬的真实谛理,真实可信,所以对于杀生这种因缘,我们身心最粗重的恶性造作,从今以后,心不想、口不说、身不造,不介入。我们不但不杀,而且还要救度,苍蝇、蚊子也不杀,这样我们就走出了生死的黑暗,趋向光明,就把杀这种心消除了。这是对治法。众生引取无厌,非礼而取,偷盗。偷盗使人贫穷下贱,甚至堕落畜生道去偿还,所以佛说:不偷盗,不偷盗是法药,就能医治我们的心病。最后八万四千种心病都断除了,但复本来性,更无一法新。所说我们修行成佛,就是清除生死垃圾的过程,断除我们的无明妄想,生死习气,就像我们不要的垃圾废物一样,垃圾清除了,这个地就干净了。生死妄心断除了,我们本觉佛性自然显发,佛的境界就现前了。更无一法新,佛是本具的,更没有一法是新得。《心经》说:无智亦无得。所以我们发心学佛,不是让我们得到点什么,但不染污即如如佛,人生无常,心要及时觉悟,纵然不能证圣,但我们不会酿成大的罪恶,大的生死灾难。
  我们的本觉佛性、本来佛,是个什么道理呢?离世间相,离出世间相,离本觉佛性之相,然后才是我们的本来佛,本来面目,就是我们本觉佛性,它的道理就是实相的道理,离一切虚妄之相。这样才没有我们的攀缘处、憎爱处,当下歇心,方契妙道,就会契入、证入我们的本心,当下解脱,当下安乐。我们再去攀缘、妄想、执著,贪著世间、出世间,就感觉到没力量了,没有什么意思了,感觉是个麻烦事,是个障碍事,是个劳心的事情,所以,狂心不歇,自然而歇。
  如果不明白这个道理,种种苦追求,求不得苦。对于这个道理,心里认可,爱乐随顺,是名真。我们信佛,不是信佛的庄严相好,信这个色相,虚妄之相,我们是对佛说的宇宙人生的真实谛理深信不疑,佛若不说出这一套完整的人生哲理,我们凭什么信佛呀?天魔鬼神也能变现佛的庄严相好,但他说出的都是邪知邪见,我们能相信吗?不能相信。我们信的是佛说的这个道理,佛教已经三千年之久了,佛法还这样兴盛,佛虽然已经入涅槃了,但是常住三宝常住世间,佛菩萨形相虽然是土木金石,世间物质做的,但是我们把佛请来以后就是真佛,还像释迦牟尼佛在世一样,恭敬、礼拜、赞叹,丝毫未减,就是因为佛的德性所感。因为佛说出了真实的道理,是一条出苦得乐的道路,觉悟的道路,所以我们感恩戴德,所以对我们的本师念念不忘。我们信的是佛说的道理,不是说佛的依报是琉璃世界,色身是庄严相好。我们看到了佛的琉璃世界,佛的庄严相好了,可我们一无所知,什么也不明白,不还是众生吗?所以《楞严经》里,阿难见佛,佛问他:你为什么出家?他说,我见佛的庄严相好,心生爱乐,所以我发心出家。佛说:此非汝心。就是说你这个心是无明妄想,是生死心,你发心出家是正确的,是应该的,但是你发心的愿望和目的不真实,是为了贪著色身相好,琉璃世界,不是为了开佛知见,使自己开佛知见,使法界众生开佛知见,出离生死,所以佛就把他呵斥了。
  因为现在我们说的是大乘了义之教,不是人天法、声闻法、缘觉法,《心经》说,"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不属于三界六道人天法,也不属于三界外的声闻缘觉法,《心经》又说,"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把缘觉法给否定了。在我们清净心体上,没有无明和无明尽,也没有什么老死和老死尽。所以悟明一心以后,就超越世间和出世间。另外佛说"无苦集灭道",也没有声闻法,十方世界唯是一心,更无他法。
  虽然佛是本具的,但不许我们贪著、妄想、执着,在本来佛上生种种虚妄心行,那本来佛就失掉了。今天我们穿五层衣服,外层的脱了,里层的脱了,最后把贴身的布衫也脱了,才露出我们色身的本体,才能见到我们的本来面目。佛也是这样,我们的本来佛也是这样。佛虽然是本具的,但佛不自佛,不许我们贪著,自然成佛道。
  我上面给大家说的,给大家开示悟明本具之佛性,本具之佛性是个什么道理,就是实相道理,无一切虚妄之相,是谓实相。这样的话,我们的本觉佛性才会全部显发,就像乌云散了,太阳的体性和光明就全部显发了,普照天下一片光明。我们这本觉佛性是属于心法,最高的精神世界,佛的境界,所以体是清净本然,就是六祖大师说的,在这个清净心体上,本来无一物。六祖大师不是做过偈子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是个见性的偈子,五祖弘忍看到他彻悟,得见心地,把法衣交给他,因为他堪于胜任,做禅宗的祖师,能够传佛的心印,所以把重任交给他。当时兴盛一时,南能、北秀,他在岭南弘扬顿教,神秀在湖北弘扬渐教。
  我们这个心是清净本然的,本来无一物的。六祖大师说"不思善,不思恶",善恶都莫思量,即可入清净心体,这指心体说的,本觉佛性说的,这个清净心体具足如来的智慧德相,是妙心,不是妄心。清净本然是定,天然本定,性定,是超越众定的,佛的上上禅定。用属于慧,般若智慧之用,举佛心的全体都是智慧之性,所以具足智慧光明妙用,具足六神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尽通。彻底地断除无明,超越业的限制,住在常寂光净土,寂照无二,用则周遍法界,就像观世音菩萨似的,证得清净心体以后,从体发用,能够周遍法界,去寻声救苦,随类应现,就像普门品说的,成就三十二应、十四无畏、四种不可思议,应以比丘身得度者,即现比丘身而为说法。自然成就,就是无作妙力,不用作意,不用生心。他是比丘根机,自然现比丘身给他说比丘法,令他成就。设入大火,火不能烧,若有众生临危急难中一心称名,即得解脱。菩萨有不可思议的神力,异方便,特殊的办法,我们用心猜测不到的办法,就能解除他的灾难,使他安全无恙,出苦得乐。这种神力周遍法界。所以我们的本觉佛性,在我们成佛以后,体用皆妙。
  体就是本觉佛性,清净心体,三德密藏,《法华经》说:唯佛与佛乃能究尽诸法实相。这个本觉佛性,三德密藏--法身德、般若德、解脱德,这个实相的道理,唯有三世诸佛能够竖彻如理之底,能够通达明了,声闻缘觉的智慧不可测度,所以体用皆妙。用我们这个虚妄心行竭尽我们的全部心力,也不能了达三德密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用我们的语言再表达也表达不了本觉佛性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就是说,三德密藏唯佛与佛乃能究尽。
  佛,体用皆妙,用是不作妙力,比如说三世诸佛,观世音菩萨,证得清净法身、本觉佛性以后,能够成就圆满报身,就是自己的受用身,另外能成就千百亿化身,有感即应,这叫应身,那么这个三身是怎样发挥作用,怎样显现的呢?我们凡夫不可测度,声闻、缘觉也不能测度,所以称为妙。体用皆妙。旷劫之事一念皆知,都在大圆镜里显现,那么佛看十方世界的一切事物,就像看掌中果一样。因为了无一物,没有远近,法身遍一切处,十方下雨的头数佛都一一分明,无所不知,无所不见,天堂、地狱、人间、极乐、苦海,就像知道自己一样,所以佛的神力不可思议,没有达不到之处。地狱是循因发现,循业结果,我们想到地狱参观不可能,但是佛以神通智慧之力就可以到地狱去,去给地狱众生说种种法,能通达地狱众生的语言,开发他的神识,让他灭除妄想,地狱就没啦,提起正念,善境界现前,就能升到天道,升到极乐世界。所以佛的体用皆妙不可思议,都是一心本具。虽然离一切相,但是我们的本心、本觉佛性不可思议,不但能变现有情,而且能变现无情,山河大地,日月星辰,随类应现,能变现大海之水,不但能变现人,还能变现六道众生的形状,所以超越业力限制,从必然达到自由。就是因为能够悟明自心,证得自心,所以成佛以后,无量光,无量寿。佛的心以慈悲为体,没有一点危害,寿命无有穷尽,再也没有生死轮回。
  正因为我们众生不通达、不悟明实相,不能通达一心,所以向外摄求,向鬼神学,起惑造业,堕落三途道,那样学佛还不如不学,不如在家好好种地,好好做工,自食其力,本份做一个老百姓,安安宁宁地度过这几十年。佛在经里说:末法时期,天魔鬼神外道炽盛世间,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心魔起了,所以外魔乘虚而入,附在我们身心,表达他的意思,让我们顶仙看病,或者捉弄我们,最后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这人就完啦。都是不能开发正信。我们通达实相悟明一心以后,就能识自本心,见自本性,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生死也不可得,我们的本觉佛性没有生死相,没有涅槃相。对于生死这种事物,我们也不攀缘,也不妄想执着,随其自然,没有主宰性,我们在生死这一因缘上也得解脱,如果贪生怕死,生死就成为我们的生死障碍,在生死这一法上又建立新的生死。通达这个法以后,一切无挂碍,"佛"尚不可得,那么去佛以还更是虚妄不实。我们对于这个道理能正面观察,心里观得越明白,客尘烦恼脱落得越利落。没有什么贪著的,没有什么可以妄想执着的,都是生死疲劳,我们不为自己求安乐,但为众生得离苦,我们就没有生死可了,没有涅槃可证,所以我们就能发心,走出自我的圈子,为如来,我们的本师承担责任。自己要很好地依法修行,然后去觉悟无量众生,这就是我们的出处。
  世间的一切,这一切事物,《大智度论》说:都是诳惑人眼的,欺诳、迷惑小儿的,迷惑我们在迷的凡夫的,所以我们要识破、认识,不要受骗上当。不悟自心,学法无益,想要脱离生死没有道路。所以祖师说,大事未明如丧考妣。不能得见心性就是大事未明,修行没有道路,就像自己父母离开世间一样,那么痛苦。所以必须究明,把佛说的真实道理究明,心开意解,心里没有疑惑障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谁再说什么这个是佛,那个是菩萨,我们也就不会去相信。佛在自心啊,我们悟明了以后,还要依法修行,非修不证,我们得按着实相道理,以实相的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才能照见五蕴皆空。在这般若智慧的光明之下,这些生死垃圾一扫而清,所以我们悟明以后,还要依法修行,然后证得。但是现在学佛的人千千万万,能坐下来很好学学佛的道理的人寥寥无几,所以祖师说大事已明如丧考妣,说我们悟明了自心通达了实相,但是生死习气还很严重,不能证得,所以还是如丧考妣。这样的话,我们就有动力发起我们的真实修行,我们就能心安实相,内照自性,不向外贪著,依法修行,这很重要。这必须悟明。
  般若妙智以实相为体,体就是理体,般若妙智,智就是智慧,就是佛的智慧,是怎样显现的呢?从体起用,以实相为体。实相的道理,就是本觉佛性的道理,本觉佛性离一切相,没有一切虚妄之相,这个实相是超越对待的,比如说善和恶是对待法,没有善相,没有恶相,是超越善恶的,所以才叫妙善,佛善。在我们的本觉佛性没有顺相,没有逆相,是超越逆顺的,所以畅通无阻,没有罪相,也没有福相,是超越罪福的,乃至超越一切对待,没有佛相,没有众生相,在这里一真法界,佛和众生都是假名,我们悟明的就是一心,所证的就是这个一心,更无其它。没有对待,是超越对待的绝待,这个善恶、逆顺、罪福、乃至佛和众生都是因为众生在迷,执着这些,都是众生于本来没有善恶、逆顺、罪福、佛和众生的一真法界之中,妄想计度而建立善恶、逆顺、罪福、佛和众生这些虚妄之法。
  现在我们发心学佛,要通达实相,悟明一心,要超越这些对待。般若是离相法门。佛说,离一切相,即名诸佛。不是灭相,面对现实我们了达体性空寂,就不攀缘,就不妄想执着,就不贪著,有和没有一样,没有和有一样,善和恶一样,恶和善一样,本来平等,体性空寂。如果善有一个真实的自性,有它的实相,有它常恒不变的实体,永远是善,它就不会变的。恶也是如此,都是众生妄想计度,虚妄显现。众生都是住相生心,住,就是心有所贪住,做好想,做坏想,憎爱取舍,所以都是在这些虚妄相上--善相、恶相、逆相、顺相、罪福相上,佛和众生相上起纷争,纷争就是引起我们心上的分别争端,在这些事物上引起我们心上的纷争,我们越妄想执着,分别斗争的程度越严重,我们心中就成了战场了,所以纷繁之事扰乱心神,不得安宁,这就是业相,罪业之相。业相就是惑,妄心。妄心起了,就得动口去说,身体去造,惑业就发起业相,然后受生死果报。
  惑业苦三,这三者,佛说"如恶叉聚",有惑就得有业,有业就得受生死之报,惑业苦三,如恶叉聚,不相舍离。但是我们说善恶也好,逆顺也好,罪福也好,佛和众生也好,我们讲这些事物都是讲心。法就是心,心就是法,都是在这个善恶相上起纷争,或者在逆相上起纷争,做善想,贪著,想保留别失掉,这就是起心上的纷争,但事物是无常的,是生灭无常可坏之性,这是一种我们的痴心妄想,能不能保留下来别失掉呢?那不可能。善境界、顺境界因缘变化失掉了,又引起心上的纷争,忧愁痛苦更严重啦,这是坏苦。或者在恶相上起纷争,或者在顺逆相上起纷争,厌离、痛苦、忧愁、拒绝、嗔恨,所以不好的事现前了,我们厌离它,可并不是因为厌离它就离开了,所以循业发现。我们希望它离开,它偏不离开,这是求不得苦,引起心上的惑乱。我们要了达善恶逆顺、罪和福、佛和众生本空,体性空寂,无我我所,如同梦幻。佛在《金刚经》上不说么,"如梦幻泡影",就像过往云烟一样了不可得。所以我们但不攀缘、妄想、执着,就解脱了这一切事物对我们的系缚,这些事物当体即是我们所说的般若妙智,就能转识成智,成就佛的智慧。经上不说么,认物为己,被物所转,若能转物,即同如来。我们返迷为悟,我们不被物转即是转物。但不染污,我们就把它转了。认物为己就是心为物所役,役就是使役,心是主人,反而成为奴隶。所以我们通达般若实相以后,我们就能够当家作主,不被物所使役,就能超凡入圣。
  都是住相生心,都是在虚妄相上起纷争,互相之间的纷争,严重了结成集团,互相杀伐,我们在虚妄相上起纷争,起惑造业,业有一种力量,牵引我们八识总报主到六道里头受生。诸佛菩萨的愿力虽然弘深,智慧虽然广大,神力不可思议,但是众生循业受报的时候,诸佛菩萨阻挡不了。业力也不可思议,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力量呢?能把我们八识、神识牵引到地狱里受刀山火海之苦,这是业的力量,没有业的力量,我们想到地狱去参观参观那还不可能呢。循业发现,业力由心造,所以临终时极恶的,神识离开这个色身了,由业力的牵引,疾速就像磁石吸铁、射箭一样就到地狱、饿鬼、畜生道去受生了,佛都不能阻挡。佛只能把出苦得乐的道路指示给我们,让我们自己去觉悟,去成办,我们不觉悟不成办,佛也没有办法。佛不是封的,佛若是封的,大家就不用坐在这里啦,都成佛了,没有众生了。
  六祖说:不思善,不思恶。为什么呢?就是要超越对待,超越善恶的限制。我们不在善恶这两种事物上起纷争,有纷争就有斗乱,有斗乱就有危害,有危害就有罪业,有罪业就有生死,有生死就有众苦的逼迫。佛在经里说,住正道者,不分别是邪是正。是超越邪正的。众生都是在这一切虚妄相上起纷争,所以佛教我们--《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然后叫我们即相离相。金刚经以实相为体,纯谈般若实相,般若妙智,所以我们得证得《金刚经》和《心经》的实相道理,才能够成佛。不证得这个理体,成佛无有是处。就像我们世间似的,说我们要制造汽车,得汽车的受用、利益,我们首先得把汽车的道理学通,把它研究明白,我们学通以后,心里骤然明白。就像我们悟明了本具实相似的,然后我们才依理作意,按着汽车的道理,发起我们心上的智慧,然后去设计方案,制造图纸,然后拿工厂造出来,依理造车。如果不通达汽车的原理,闭门造车,那是不可能的,再有钱也造不出来。佛也是这样,佛虽然是本具的,但是我们不能悟明,不能修证,佛也不能现前。是依理成佛,成佛的道理我们还不知道,那怎么成佛呀?那不都是盲修瞎炼嘛,不要在相上起纷争。我们明白这个实相道理,就要离一切相,不去种种攀缘、妄想、执着,种种贪著,在这一切虚妄事缘上建立虚妄心行。这样我们就能减损我们的生死习气,最后把生死惑业断除,发明本源心地。
  本觉佛性为何称为佛宝?宝是救济义,众生无始劫来轮回生死,这两种生死,三界六道的分段生死,三界外的变易生死,是最逼迫人,最系缚人,最障碍人,最困惑人的两种灾难、苦厄,所以我们皈依三宝。宝是救济义,能够使我们法界众生息灭无边的生死苦轮,出离生死的因乏和逼迫,究竟成佛,和三世诸佛一样得出世的大富贵,无量寿,无量光,一切具足。我们的本觉佛性为什么称为佛宝,因为它就像摩尼宝珠似的,能出生一切宝,出生一切佛的功德,就是心里自性本具如来的智慧德相,观世音菩萨的一切功能利用,一切功德都是自性本具的,所以我们称这个心是本觉妙心,不是妄心。妙是不可思议,能出生众宝,虽然没有一切相,没有世间相、出世间相,但是我们证得本觉妙心以后,能随类应现,为什么这样呢?这个道理唯佛与佛乃能究尽,三德密藏,我们不能测度,佛能竖彻如理之底,彻就是透彻。如理,如就是平等,如理就是我们本觉佛性的实相道理,之底,底就像大海似的,一眼看到底,整个大海的本来面目都清清楚楚。佛能竖彻如理之底,这句话就是说,三德密藏唯佛与佛乃能究尽,能彻底明了。我们成佛以后,我们也一切明了,也能竖彻如理之底。正因为佛能竖彻如理之底,所以佛才能在用上横穷法界之边。横,就是十方世界;穷,没有达不到的地方,法界就是十法界,人道、天道、阿修罗道、地狱道、恶鬼道、畜生道、声闻、缘觉、菩萨、佛十法界的一切事物,之边际。横穷法界之边,十方世界的一切事物无不通达明了,无所不知,无所不见,这是从用上说的。
  从体上说,能竖彻如理之底,正因为能竖彻如理之底,能证得本觉佛性的实相道理,证得平等性理,所以才能够从体起用,横穷法界之边。我们众生就不行啦,众生用这一念生灭心,用这个妄心。当我在黑板写字的时候,我只知道写这个字,只能辨见这一个境界,所以大家在做什么想什么,十方世界的一切事物都不知道,我都迷闷,都不知道,了然无所知,就把我们这个不可思议的佛性妙用局限在这一个字上。所以我们这个心,虽然有力量和作用,但下劣,低下劣陋,不像佛的智慧,发明本觉佛性,本觉真心,又能周遍法界,同时到十方世界去设教,普度法界一切有情。般若妙智即佛的智慧,是从体起用,是以实相为体,体是理体,主质义。就像水似的,水以湿为性,离开湿性,就不能称为水,黑板是干燥的,所以我们不能称黑板是水,离开湿性就没有水,所以湿性就是水之体。佛在《金刚经》里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证得本觉佛性,离一切相,无一切虚妄之相,证得清净心体,佛以实相为体,从体起用,以这个理发起心智,就叫般若妙智。像观世音菩萨似的,观世音菩萨能周遍法界,利益众生,完成一心的全体大用,就是般若智慧之用,成佛以后不是死水一潭,是体用皆妙。
  现在我提一个问题,因为大家听了,得悟明一心,通达实相,这是我们听法的目的,听了半天还不明白,这就不行了。佛说的都是诚实之语,真实可信,佛说法四十九年,从来未说一句废话,一句闲话,一句危害话,说的都是真实道理,都是利益话。所以我们发心学佛要按着八正道,要说正语,用佛法指导我们的一念、一言、一行,说佛法语,说利益话,说时有益,不说无益,我们明白就要说,如果顾及这个、顾及那个,怕说不好,还是妄想,应该冲破自我束缚,这样能够自我熏习,温故知新,能够使众生受利益。因为佛在经里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佛法是真理,不是虚浮,我们说佛法要有分寸,不能粗枝大叶,笼统,笼统会贻误人的,一个字差了,或者模糊,他理解差了,就偏离了佛道,差一丝一毫他就偏离了佛道,就流入歧途了,所以必须得没有一点疑误。
  学佛法就像造汽车似的,你对汽车原理有一点疑惑,就是障碍,你制造的汽车就开不走,因为它和汽车原理不相应,不相应的那一丝一毫就成为汽车的障碍。佛法也是这样,理性的东西,不允许有虚妄的,这个很重要啊,这个理透不过去,再讲些知识,只能增益知见。世间相,就是三界六道称为世间,三界六道的一切事物,包括我们精神世界方面和物质世界方面的,这不都是世间相吗?虚妄心行之相和具体物质之相。因为我们本来佛,清净心体上没有这些事情,不要在这些事情上起纷争,生种种妄心,障碍我们的本觉佛性。其实这个道理也很明了。
  若像祖师参话头,想见这个本来面目,那就难了,我们通过讲教,讲教义、教理让大家层层深入,最后把本来面目和盘托出,让大家认识,所以这得悟明,悟明本觉佛性的实相道理。如果不悟明啊,还会心外取法,妄心,贪著这个,执着那个,去求佛。佛不从求中得,起心向外去求佛,佛在经里说:菩提尚且遥远。我们离菩提道越来越远了,就我们这一念求心,就把我们和本来佛之间隔得十万八千里,对面不相逢啦。都是妄心隔碍,妄想歇了,就是本心,佛是由心做得,以实相为体。
  所谓实相者,即众生所具的本觉佛性是。本觉佛性是个什么道理呢?就是我上堂给大家讲的,无一切虚妄之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如来者,即诸法如意。本觉佛性,即是众生本来心,本来心没有生灭,没有垢净,没有增减,常恒没有变易,无始劫前未生,尽未来际不灭,体用皆妙。就是本来之心,从根本以来就是这样,不是上帝造的,也不是地上长的,不是谁使令他这样,天然如此,这就叫本来面目。不像我们这个生灭心。体性空寂,眼睛看到黑板了,识生其中,这心当体即空,了不可得。这个本来心就是我们的本觉佛性,金刚不坏,你看地狱众生下了地狱,刀山火海,铜床铁柱,下油锅,大小二鬼抛空翻接,这样折腾,本觉佛性也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金刚不坏,风吹不了,火烧不了,刀还砍不了。
  《圆觉经》说众生本来是佛,就指这本觉佛性说的,因为我们现在讲的是大乘了义教,三世诸佛的通途,得成无上觉道的共由之路,是离相法门,和净土法门不一样,净土法门是从有门入,有能念之心,有所念之佛,心境历然,如果念到实相念佛,能念所念性空寂,就是我们本觉佛性,契入清净心体才能得成无上觉道。我们讲的离相法门大乘了义之教,不是声闻法,不是缘觉法,也不是人天法,直趣宝所,不假次第,不用方便,顿悟、顿断、顿证,就是顿悟法门,能够识自本心,见自本性,通达实相,这个就是我们本来心,也就是众生本来佛,也就是我们的平常心。
  祖师说,什么是道呢?平常心是道。什么是平常心呢?心里无事就是平常心。佛法没有什么奇特,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好事、坏事,没有好坏之相,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佛法是纯正之法,纯净化的,是正信佛教,就是要离一切虚妄之相,所以是平常心,平平常常,我们学佛法要达到心上的平衡,心上的平等。没有什么这个那个,这个那个都是生死。好的事情现前也平常,坏的事情现前也平常,我们清净心体上没有什么好和坏。没有好坏的时候也平常,本来平等。这样安住就和自性相应,就是心安实相,安住自性,什么叫禅定呢?心安自性而不动就叫定,不在这一切事物上生心,就是禅定。
  正因为它是众生本来心、本来佛,我们就是证得这个本来心、本来佛。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百千万亿佛都是悟明本具之佛性,通达实相的道理,然后经过修行证得。我们要想和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一样,我们也得悟明自心,通达实相,依之修行,究竟证得。这是通途,共由之路。我们修净土法门,现在不能悟明一心、通达实相,我们一心念佛,生到极乐世界,得三不退,借着这个方便,还得要继续闻法修证,最后也得在极乐世界通达一心,悟明实相,然后才能一生补处,圆满无上菩提,这是共由之路。就象我们上北京似的,我们坐飞机也好,坐轮船也好,坐火车也好,或者步行也好,必须经过四平、铁岭、沈阳、山海关,然后到通县,不经过这些,想到北京那也不可能的。
  《弥陀经》说,迦陵频伽共命之鸟,演说五根、五利、七菩提分、八圣道分,说小乘藏教三十七道品,所以往生极乐是带业往生,惑业没有断除,还没有识自本心,见自本性,到极乐世界还得继续闻法修证,也得明心见性,然后才性成无上道。所以我们悟明了一心,通达了实相,了达了世间、出世间的一切事物都不是我们的本来佛,所以我们不去攀缘、妄想、执着,世间、出世间一切事物就不能成为我们修净土法门的障碍,就会给我们修净土法门扫清道路,我们再修净土法门就能畅通无阻,阿弥陀佛自然现前,自然念佛得一心。
  不通达实相,不悟明一心,对于世间、出世间一切事物还有放不下之处,我们想修净土法门,种种牵挂,种种障碍,佛也念不下去,所以祖师说么,禅净双修。禅是净土之禅,净土是禅之净土,本来不二的,不要把它对立起来。佛说人天法,对于不想出离世间求人天福报的,想安住在世间的广大众生最为殊胜,因为他修了五戒十善,能使他避免三途,将来成就无上菩提之因。对于求声闻缘觉小乘藏教的最为殊胜,所以佛在说小乘藏教的时候,赞叹小乘藏教。说人天法的时候赞叹人天法,赞叹五戒十善,不仅是人天因,而且是将来得成无上菩提的台阶和基础。佛说菩萨法的时候,赞叹菩萨法。佛说一乘实相法的时候,赞叹一乘实相法。就像世间似的,大学课程固然殊胜,但是我们不能说中学课程不殊胜啊,更不能说小学课程不殊胜,因为没有小学和中学的文化基础,就不能学大学。所以因人施教,就像对病施药似的,这皮肤长了个疮就得用药膏,上疮药,就不能用灵丹妙药,灵丹妙药在这里成为闲家具了,不好用,所以对这疮也就不殊胜。佛说三藏十二部教典,每句话、每个字都殊胜,佛都赞叹,不可思议。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佛就不说三藏十二部教典了。我们是什么根基,适应修哪个法门,我们就修哪个法门,方便有多门,归元无二路。我认为这个法门适合我修,我就说这个法门殊胜,反而贬低那个法门不殊胜,这就错啦,这就把佛说的法对立起来了,佛没这样说,这样说就不圆满啦,随执一边,自己的知见,贻误众生。就像吃饭似的,不可强求一致,他愿意吃馒头,吃馒头能吃饱,馒头对他来说就殊胜,他吃不了馒头专门能吃粥,粥对他就殊胜。他不能吃馒头非让他吃馒头,他不能喝粥非让他喝粥,那就不行啦。目的、愿望是一个,解除饥饿,滋养色身,不就是这个道理嘛,我们非得人为地把它对立起来,那就不相应了,不圆满了。佛说的法是圆满的,无欠无缺的。所以我们悟明一心,通达实相以后,我们更没有牵挂更没有障碍,为我们一心修净土法门扫清道路,再念起佛来,阿弥陀佛自然现前,念佛自然得一心。因为我们的本觉佛性就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是我们的本觉妙心。
  实相道理是佛说三藏十二部教典的法印,如果我们说法符合实相道理,是谓佛法,不符合实相道理,就不是大乘了义之教。
  佛法是解脱法,不是系缚法。这个本来佛为三世诸佛所共证,三世诸佛所证无它,都是证得本具之佛性,究竟做佛。三世诸佛是这样,我们当然也应当是这样,我们不能独出心裁再开辟一个道路,那就不是了。都是证得这一个实相道理,成佛的道理。
  离相法门,般若深教甚深难解,为什么是甚深难解呢?离一切相,我们抓不到一物。想抓一物,都是众生的生死妄情,如果我们听了这一法,还想抓一物,还是妄心。我们真的通达了,悟明了,我们的心自然老实了,,就不会轻易起动了,再起动就感觉是个麻烦事,是罪业事,是苦事,除非为了佛法因缘,为了普度众生,我们广行四摄六度,即相离相,就像《金刚经》说的布施要离布施之相,这就是成佛之因。
  如果我们悟明了一心,通达了实相,就不见有世间、出世间可得,用佛的智慧之眼一看世间、出世间,如虚空华本无所有,所以还去攀缘妄想执着什么呢?这样,狂心不歇自然而歇。这个妄心歇啦,我们自然安稳快乐,我们本具的智慧就会油然而发,就像世间说的: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我们妄心歇得越好,智慧之性越开发,一切越明了,不见有世间和出世间。心里无事自然和自性相应,和实相相应。
  佛法是真实的道理,不是虚浮的戏论。像世间有的人谈这个、谈那个都是虚浮的戏论,像有的学气功,什么宇宙功、自然功、中功、香功、万法归一功、*轮功、禅密功啦,都是妄想发明。凡夫不能设教,凡夫能设教,我也能设教,在座的各位也能设教,那不都是欺诳小儿吗?假如说,这个人说我有神通,我成佛啦,我是菩萨。那么我们可以跟他说,说你既然是圣人啦,那么你就给我们表示表示吧,说你要能飞在空中,吐火吞水,做种种变化,那么我们就承认你。他能不能啊?他不可能。有一些人妄想用心,成为一种生活手段。
  佛法这样广大圆满,真实不虚,依之修行,成佛有余,所以用不着在佛法之外再建立什么气功了。气功和佛的真实道理敌体相对,气功是筋骨皮肉上的事情,用意念把气运到哪个部位,有抗衡力量,铁布衫功夫,过去大家都知道,身体筋骨皮肉的硬功夫,气功过去是练武练功的,现在和鬼神拉到一起,也不是真正的气功。凡夫不能设教,这点大家要知道。另外我们佛门讲清规戒律,在家居士奉行三皈五戒,苍蝇、蚊子不能杀,断除酒肉,依法修行,清净士。可他们不讲什么清规戒律,得着钱甚至吃肉喝酒,领着一帮男男女女,就这么混乱,所以这种罪业是大的,自误误人,以迷导迷,贻误一大片,起惑造业,将来堕落苦轮。
  佛法是觉悟人心,净化人心的。佛门还有一些法师,还有一些居士说佛法就是气功,气功就是佛法,我看有些佛教小册子,东拉西扯,差的十万八千里,颠倒。就是因为不学佛法,所以受骗上当。佛法不是气功。气功,顾名思义,气是筋骨皮肉,所说运气,意念功夫把气运到这个地方,有抗衡力量,刀枪不入,但这是无常的,一旦这个意念撤下来以后,这个血肉就和平常一样了。它是强健筋骨的一种方便办法,根本就不是佛法。佛法是觉悟人心,净化人心的。
  我们今天讲了识自本心,见自本性,通达实相的道理,我们见到事情的本来面目,就不会妄想执着,通达这个道理能破除一切邪知邪见,能摧毁一切生死疲劳。不通达这个道理,想要摧毁也不可能,没有办法,没有力量。凡夫不能设教,未离居家五欲:财欲、色欲、名欲、饮食欲、睡眠欲,自己正在生死,还没法出离,怎么能够教化别人呢?这不是很明白、很简单的道理嘛,但是有些众生在迷,包括我们信徒,就受骗上当。
  三宝--佛、法、僧是众生的福田,皈命依靠处,学处。在家居士不能成为众生的福田,不能给人作法,也不能给人设教,也不能招收徒众,但现在也有人称自己为上师,金刚上师,什么菩萨、法师,所以佛说末法时期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混乱佛法,那么我们从佛慈悲的角度来说,这些人都是可怜悯者,可怜可悯,因为心里迷惑,所以走入岐徒,将来受大苦恼。佛所以设教,就是要降伏这些外道,让他们归顺佛法,所以我们通达实相,悟明一心之后,要给众生开佛知见,把实相的道理开示给他,让他心开意解,放下邪知邪见,这样我们就功德无量了,就把他给挽救了。
  这个界限不能混淆,混淆起来佛法也是气功,气功也是佛法,佛法也是鬼神法,鬼神法也是佛法,那佛还设立佛教有什么用啊?
  咱们讲到这个,就是要破除我们的妄想执着,破除我们的生死之见。因为我们众生在迷,皈依佛门以后,不向佛学,不很好地深入经藏,甚至把佛忘了,向外道鬼神学。鬼神正在生死,举体都是虚妄,没有我们的学处。我们向他们学,那不是把我们引入歧途招惹灾难,重新建立生死吗?徒劳而无有益也。所以我们要向佛学。要悟明一心,通达实相,我们就可以亲见佛的本来面目。阿弥陀佛。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