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成观法师:《心经系列》成观法师(五)


   日期:2020/7/22 21:13: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心经系列》成观法师()

肆、《心经》与禅密修行

一、《心经》与习禅

这一节我们来讲《心经》与禅密之修行,探讨如何以《般若心经》来作为习禅与修密的修行法门。其实如法研习《心经》就是一系列的“思惟修”,而“思惟修”就是“禅”,故研习《心经》亦即是在修习一系列的“禅观”。所以整篇《心经》就是一整套的禅观法门,学者须常依经作如是观,如是思惟、如是熏修、如是自省、以期如是自觉。既要做一系列的禅观,那么我们现在就把全经的主要观法再细细地思惟一番。

首先先点出菩萨起修的总观。“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这一段是“总观”。以下是解释它的原因,何以故?为何得如此?“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是解释“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为何能“照见五蕴皆空”,且能因而“度一切苦厄”的总原因。更进一步说,此总原因是由于“色空一如、受空一如、想空一如、行空一如、识空一如”。因此才能“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亦由于此观行成就,方能“度一切苦厄”。此处所要思惟观察的,主要就是这个。

上面是观察观自在菩萨如何修证“五蕴”以及“空”本皆一如,而度一切苦厄。所谓“度一切苦厄”,就是解脱世间及出世间的一切系缚。以下是解释色空一如的原理,也就是空如来藏的本性。“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这就是指空如来藏之性。在此再次回过头来,阐述一下观自在菩萨如何能照见五蕴皆空。“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这就是观自在菩萨如何能照见五蕴皆空的原因。不但如此,更由此总原理,进而观察内外根尘(六根、六尘)、十二入、十八界的凡夫境界皆是如来藏之所幻化。连声闻、缘觉、权教菩萨的境界也是空如来藏之所变现。“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到此为止,是这部经的高潮。“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句话则是全经高潮以后的收尾。有如交响乐曲,到最后时,乐器一阵猛烈齐奏,也就是所谓的Coda,然后结束全曲。这一段经文也是几乎以同样的方式,将全经划上一个圆满的句点。接下来的一段经文可说等于是交响乐中的“变奏曲”。“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一直到全经完,这一段可说是全经的“变奏曲”。在这一段变奏里,经文的话锋一转,即“由禅入密”。参禅参到最后是“入不思议境界”,或说“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或是“入如来秘密境界”。至于如何是“密”呢?密也者,究其义,其实也是“不思议”。因为是“如来不可思议秘密境界”,所以是“密”。以其不可思议,故此经由“禅”转入于“密”,而入于如来所自证自行自住之秘密境界。这已经暗示了一切修行的次第与旨趣了:由显入密。“大明咒”之深义为:诸佛甚深般若,能转众生之无明为“明”,如此一来,更是名符其实的不可思议解脱境界;明言之,也就是依般若波罗蜜多而转识为觉。“能除一切苦”在此处可说有如音乐中的“主题重现”。因为在本经一开始的时候,经文“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中的“度一切苦厄”与此处的“能除一切苦”有如首尾呼应:经文经过一番铺叙开展,最后还是回到开始时的命题,这也是全经的主题或主旨(此主题是——为要“度一切苦厄”)。

把整个的观法浏览过一遍后,我们再来看看如何起修。这可以分两部份来谈,一是禅,另一是密。在禅的部份,我们以“A”表示总括的原理;以“B”表示个别的技巧。在《金刚经》里,须菩提问:“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就是问:“怎么办?”。这“住”与“降”就是《金刚经》的两大法门。《心经》所阐发的,也不外乎是这二大法门。至于佛如何作答呢?“菩萨摩诃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在经文中“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之后,接着应该有个冒号(:),表示“要如是住”,这是指依以下所说的法门而住。

A、总原则:

(一)必须发心。发什么心呢?答:须发两种心,一、须发欲作般若禅观之心,及二、发“无上菩提心”。你要修行之前,一定要先发心。无论修任何法都必须发心。修习《心经》所须发的心,与修其它经所须发的心不同之处在于:修《心经》所须发的心,必须具备为了次第如实作禅观的初发心;以及欲求顿悟无上道之心。

(二)如理思惟经义,以便对于全经之大义明了无疑。说“如理思惟”,是说要依佛理来思惟,不是自己胡思乱想、攀缘附会之妄想分别,那就不能说是“如理思惟”。

(三)纳法于心,不忘不失。将经文及法门都吸收在心里,不时或忘,念兹在兹。

(四)依经文的次第,一一真实深入观察其中理相、事相,及教、行、果等相。

(五)灭恶增善。深入观察之后,以此观察力在自心中确实灭恶及生善。

(六)圆修其心。如何圆修呢?就是进一步“调心”。以“灭恶生善”所生道力,进而调柔其心、降伏其心、增长其心、坚固其心,恒住善法及第一义谛,此时必须坚修调柔、降伏、增长、坚固四法,悉令通达。

(七)把握全经的主旨与精神——亦即是“总持”般若之旨,以上所修为“别”,此时所修为“总”,务须“见树亦见林”,达法总相,故并非片面或局部的,是故此时须以“总相观”之法门深入、趋进、趣向、契入全经法门之钥。

B、个别之技巧:

(一)常自思惟“诸法一如”四字,并令此义理之念常现在前,不复妄想分别,乃至于不复妄想分别“空”与“有”。而依“诸法一如”之智光照见“空”、“有”二相,了然不生。

(二)如实修行“不贪着自身自心”,若起贪着,于如是处如实诃责、降伏自心,令住正见。我们都是因为贪着自身自心之相,所以才自障自隔于圣道。若真正发心依《心经》而修,就不应再贪着自身心相,须离身心的贪着,方能真与般若相应。若离身心贪着、方能真“无有恐怖”,乃至不怕死,亦不怕鬼。很多人既怕死、又怕鬼,即是取相、着相之人,与般若断不能相应。此处所说的“怕死”与“怕鬼”只是一切“恐惧”的代表——代表一般人在现实生活中都有很多的“恐惧感”及“不安全感”。若真离身心贪着,即除一切恐惧,习禅者必须如是修。尤其是修习般若《心经》法门的人,更应该不贪着身心才对。若是半夜走暗路,心生恐怖时,把《心经》念一遍,恐怖即除,亦不会有事。倘于无意中有什么事令你起鸡皮疙瘩时,立即诵《心经》,便得安稳无事。为什么呢?因为此经法门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之故。经文念完之后,继续念般若波罗蜜多咒:“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更得以安然无事。

(三)须离六尘的贪着。若要如实依《心经》而修,不但要内离自身心的贪着,还须速离对外“六尘”的贪着。此非言说所及,必须真正努力去做。说食不饱,般若亦如是,习般若必须有坚实的身语意三业支持,才不架空,如树无根。

(四)为速离贪着,应勤观“触”。此处的“触”指的是“根尘相接”,而非一般所泛指之有形物体的相碰触。唯识学上说:“根尘相触,而生‘识’”。此为何义?现在教你们观察一种现象,以便了解此义。大家都看过电视;当你在看电视的时候,眼睛注视着电视萤幕上的形象,此时由于根尘相接,就有所了知。然而你仔细去体察一下:“此时到底是我这眼根去就那画面呢”?还是“外尘的画面跑进我眼睛里呢”?抑或是“我的眼根与电视的画面两者各走一半路程,而在中途相遇呢?”。到底是那一种情况才对?第一种状况所陈述的命题是:“眼根就尘”,指的是“眼根”往外缘,跑到电视上去,然后“取”其相,入眼根,因此你才能吸收、领纳萤幕上的色尘于心,更进而了别其色。第二命题是色尘主动来入于“眼根”之中。指色尘自己跑到我的眼睛里去,不是我的眼根去执取它,才领纳其色的。第三种命题为:根尘于中途相会,不是“根”主动,也不是“尘”主动,而是一种“互动”的作用。这三种状况中到底是那一个才对呢?请详细参究参究。如是仔细观察思惟,然后抉择,这就是在修习“观触”,看根尘二者如何“触”(encounter);如果没有“触”——根尘二者没有碰到一块儿——一切有情对一切境界定然无所了知。更进一步而言,“触”是一切生死轮回的根本,以有“触”故生“受”,有觉“受”故有“爱”,有“爱”故生执“取”,以有“执取”,故生拥“有”之心,于是乎在三界中轮转不息。

参过了“触”,接下来我们再来参“受”。这是更加实际的观察。盘着腿时,久了觉得腿痛。现在大家把腿盘起来试试看。有人盘腿盘不起来,因为筋骨太硬或太胖了。初学者盘腿多半会痛、会麻,此时可作如是观察:这是“谁”在痛呢?若是“腿”在痛,腿怎么会觉得痛?如果身中没有“心”的作用,腿即如同“无情物”,应是无知觉的,怎么会痛?这么一来,你再一想:既然不是“腿”在痛,那么便是“心”在痛喽?如果这样说的话,只有一半是对的。因为痛的时候,心会往上抽,(事实上是,腿痛极了时,全身都会往上抽;双手会往上抬,双腕、双肩都往上收,小肚横隔膜也往上往内收缩到心上去,)这更令人觉得好像是心在痛。不过若说真是心在痛,然而盘起来的却是“腿”,并不是“心”在盘,心既没盘,怎么心会痛?所以应该只是腿疼,而且双“腿”与“心”的距离又那么远,怎么会“此盘而彼痛”?其中关联何在?所以若说是“心在痛”,是不对的。然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腿若无心,腿不自痛;若说心痛,而心无盘”,参一参看,到底是“谁”在痛?怎么会痛?痛如何起?又“痛在何处?”“痛有常?”“痛受无常?”“痛受如何是有常?如何是无常?”若痛受无常,无常即无有体,既无有体,便应不觉痛;若痛有常,应常痛(一直在痛,从头痛到尾,且从头到尾一真样痛,不增不减,亦不会中断而有时不痛。然而痛实有增减,有时亦因心专注于他处而中断(不痛),或痛的强度减少,有时亦会因心取着而增强“痛度”。)是故“痛触”(痛受)非有常、非无常,非有体,亦非无体。因缘和合,幻生幻灭。行者如是自参究、自观察、自了知,即是依《心经》之般若波罗蜜门,修习禅观,亦即是“以般若入禅”。

(五)离于对内根外尘之贪着之后,更须进而修习于一切法“不爱不憎”、“不取不有”,以期顿入中道第一义谛。这是最为困难的,然而不是做不到的;若有大愿力,则不足为难。

(六)以修习“不爱不憎”有得、有根、增长、坚固,故能真正发起修习“无所求”、“无所依”。这部经最高的道理是“无所得”,然而“无所得”是与无上正等正觉相应的“无上智”,如是稀有难得的智慧是不会凭空而降的,须先修习“无所求”及“无所依”,于“无所求”、“无所依”得正住坚固后,“无所得”之智方得发起,如是即可入如来“自觉圣智”。

以上所说,欲习般若禅者,皆须如实修学,方得有成,否则般若与禅,只是言说,亦成戏论。

二、《心经》与修密

接着讲《心经》中“密”法的修行:

A、《心经》与密轨及密教观想之关系

上次曾讲过,不管是在显宗或在密宗里,不论是作什么功课,都要用到《心经》。在密宗的法本,一开始通常都要诵《心经》。法本中间,在“散念诵”之前则有“字轮观”:“字轮观”是要观两套字轮:“A、BVA、BRA、BHA、BKA、FKA、BHA、BRA、BVA、BA”;“AM、BVAM、BRAM、BHAM、BKAM、FKAM、BHAM、BRAM、BVAM、BAM”。观:AM字诸法本不生故,VAM字言说不可得也;VAM字言说不可得故,RAM字染净不可得也;RAM字染净不可得故,HAM字因业不可得也;HAM字因业不可得故,KAM字等空不可得也。再反过来观:KAM字等空不可得故,HAM字因业不可得也;HAM字因业不可得故,RAM字染净不可得也;RAM字染净不可得故,VAM字言说不可得;VAM字言说不可得故,AM字诸法本不生也。这就是“字轮观”。还有一个“阿字观”。“阿”字,其意乃诸法本不生。我刚才所讲的:“AM字诸法本不生故,VAM字言说不可得也……”等等,其中都有个“不可得”,所以都要观这些悉檀字母所代表之法“不可得”,而这“不可得”即是《般若心经》的神髓。由此可知,修密法不管仪轨的架构(事相)来讲,或所欲修证的极理来讲,都离不开《心经》。

B、持咒:

再者,除了上述以外,若要以修密的方法来修《般若心经》法门,另一种方法就是持诵“般若波罗蜜多咒”:“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再者,持咒要如何持呢?

一、咒音要正确,每个字都须念得正确无误。

二、念咒声量之大小,与诵经不同,诵经可高声诵,但念咒只须自己念自己听到即可。

三、有四种念诵方法:

⒈音声念诵:以一般的声量来念的念诵法。

⒉金刚念诵:又称“金刚持”。此种诵法,诵时声音要小,不是如“音声念诵”那样大声,而是有如耳语一般。

⒊三昧念诵:即是“心念”,唇与舌皆不动,而只于心中默念。

⒋莲花念诵:舌头微动,嘴唇不动的念诵法。

一般作功课时,先用“音声念诵”法持诵。等心比较定时则可以用“金刚念诵法”。“三昧念诵法”则比较少用,而于静坐修密观时,就可用“三昧念诵法”。

例如先念咒,两三千遍,以咒力及念力摄心不散乱后,再口不出声,但心中继续“默念”彼咒;此时所用的即是“三昧念诵法”。那么“莲花念诵法”在什么时候用?例如在佛堂有其它的人,你很想诵咒,又怕打扰别人,但心又不够静,尚未静到能用“三昧念诵法”地步,此时就可只舌头微动地念,若有若无,因此就是几乎没有什么“气”发出来,此时的好处是:容易摄心,又不打扰他人。

四、持咒最重要的是须满遍数。

这要先发愿。例如发愿持十万遍或一百万遍。通常十万遍是发愿起码的遍数。

亦可以发廿万、三十万、四十万,乃至于到九十万、一百万。专持一个咒,十万遍还是嫌少了一点,通常至少要持到四十万遍才够。

五、以三密加持的方式来持咒。何谓“三密”?

(一)“身密”:所谓“身密”就是手结印契(结手印)。然而结印必须经过有正传、合格的阿阇梨灌顶、亲传,才能修学;而且结印时,不可让没修此法的人看到。最好无论任何时候结手印,都依法用布盖起来,通常修法时着缦衣,以缦衣覆之,出家众则以袈裟覆盖。禁止当众擅结手印,否则即犯密法之 “三昧耶戒”,这是很重的罪。“三昧耶戒”包括:不当众擅结手印、若自非阿阇梨,不可把自己学过的真言及手印擅自教人——再强调一次:倘若不是有阿阇梨资格的人,就不够资格教人密法(“阿阇梨”的职位是密教的“教师资格”)——没有教师资格而私自任教的人是“黑市教师”,那就犯了三昧耶戒。

(二)“语密”:即是口持密咒;持法如前所说。

(三)“意密”:即是意作观想,主要是作“本尊观”。对于修《般若心经》的人而言,其本尊即是观自在菩萨。“观自在菩萨”所现法相便可以“圣观音”(盘坐莲花上者)来观。是故修“密”,须一边念咒,一边观想本尊(观世音菩萨)。

观想菩萨有四种观法:

⒈观本尊在行者面前。   ⒉观本尊在行者顶上,结跏趺坐。

⒊观本尊在行者心中。   ⒋观本尊与行者合而为一。

因为大家尚未入密坛受灌顶,所以这一部份就简单介绍到此为止。修行方法大约如是,剩下的就要靠自己去修证。至于要正式修密,还须正式拜阿阇梨为师,如法修行,不可师心自用,闭门造车,盲修瞎练。与其如是而有种种大过——且未蒙其益,先受其害——还不如不修:要修就要好好如法修。

★     ★     ★     ★     ★     ★     ★

某甲问:我曾经听过一位师父的录音带。他说念廿一遍的“大轮金刚咒”,就可以念各种密咒及打手印。我就在念了廿一遍大轮金刚咒之后,念大悲咒,而且我又在一本关于大悲咒的书中看到手印图形,就依样画葫芦,一边念大悲咒,一边学打手印;结果觉得全身都起鸡皮疙瘩,出了很多问题……。

师:那是你还有些善根才会有这种反应。后来你还有没有再继续打手印?

某甲:没有了。自从那次以后……。

师:就不敢打了,是不是?

某甲:对。

师:那是你还有些善根才能如此。你若善根很微薄,你不但还会继续打,而且会打得好欢喜。《大轮金刚陀罗尼经》里讲:若人持诵“大轮金刚陀罗尼”,如入灌顶坛,一切密咒、密轨皆可自学。那种情形是说在末法时期,已经都没有阿阇梨可以教授了,所以佛弟子就可以念“大轮金刚陀罗尼”,以免正法整个都灭绝。这里有两点必须觉知:第一点,这是佛的慈悲。第二点,“大轮金刚陀罗尼”本身也必须要阿阇梨传,如果都不求师传授,就私自修学,即是我们所说的“师心自用”及“盲修瞎练”。有一位长老大德会性法师在他的《大藏会阅》中,引民国初年时的密林阿阇梨所著的密教通关这本书上的一句话说:当今有些人看《大轮金刚陀罗尼经》时,读到经文中上述那句话,就望文生义,错以为学密便都可以不用拜师学了,只要把“大轮金刚咒”念廿一遍,即可一切自学。这有如自己生病,自己当医生,自己开药方,自己抓药,据密林阿阇梨说:若如此,不吃错药而死,已算幸运。这种问题以前就有,于今为烈,目下坊间有许多录影带,教人种种密法,教念咒、教结印,而且是成套地教,其中包括教人放蒙山等等,只要花一些钱买带子,便可一切密法“无师自通”。这些都是胡闹,想如实修学的人,切勿如是。这种作法是不尊重法,把法当儿戏,而且师心自用,我慢如山,自己当自己的师父,这便是最大的过错之处。其次的大过是:不如法修学。附及,现在市面上有很多所谓“梵音”念咒的录音带。对待这些要很谨慎,因为那录梵音的人,其梵音也不知是从何而来,其正确性非常可疑。若是胡乱修学,闹出问题来,谁给你负责呢?(前几年美国有一位居士,出了很多所谓“古梵音楞严咒、大悲咒”的小册子,今年看到他在某杂志上登启事说:请拥有那些书的人把它销毁。据说那个人后来着了魔,到处求医。如来密法不可思议,绝不可以胡来。)此外,有的人,弄到一本密教法本,便不分青红皂白就照着修,那是会出错的。因为正统密法都是师承、面授的,甚至《大藏经》里的密轨,有许许多多的地方,常将实修与实际的作法隐去或简化等,因此与实际法本颇为不同;尤其是手印的结法,常有面授之密,不同于一般显示;所以若是私阅秘藏而图无师自通,在密教中是绝对行不通的,因此绝不可能学到那些师师相承之秘。这是为了防止不如法修学的人盗法、擅自修学;只有在阿阇梨面传的时候,才会传与正宗、确切的。所以当你正式学密时,你会觉得很不可思议、也很有意思。不知内情的门外人,在坊间买了几本有关密法的书,就依样画葫芦地修去,还自以为在“修密”了。实际上差得很远——再者,大部分坊间买得到的密轨,其编者本身多是“研究者”(密教学术研究家)居多,他本身都没修过密,所编的书也大都是从《大藏经》等书收集起来,编纂而成的,皆非师授,自己更非阿阇梨。这种书错误连篇,甚至常错得很离谱,就如同不是医师所编的医学或医药治病的书,怎能不误人?现在讲一些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向来求法,都是谨依如来法教,首先,“尽形供养”,亦即尽己所能,准备丰厚的供养,每求一法都是如此:至少准备一些供养金、鲜花、水果等(——这都是我自发的,并不是阿阇梨有所规定:在正宗的密法中,传法是没有定价的!)如法顶礼、拜师。求到法之后,若在师父处修法,修法之余即勤作务:不管是扫地、抹地、拖地、扫厕所、洗碗等都做,纵然我自己早就在讲经,自己也是道场主持人,还是一样“有事弟子服其劳”。世上哪有便宜的事:至于念“大轮金刚陀罗尼”,我也会啊!更何况我早已正式从阿阇梨处如法学得此真言,我是不是也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到处求法、拜师、学法,甚至远涉重洋,身入异国(日本),受尽各种苦辛——为什么我不那样做呢?只为“依如来教故”、“尊重法故”。既然如来这么说,我就尽力这么做,不肯一念欲占小便宜,求“方便”,抄小径。然而,其结果实是不可思议,修学的效果就是不一样:一分钱一分货,便宜没好货。修行是不能贪便宜的。总而言之,我们既是佛弟子,就要做佛的“孝子”:如来怎么教,你就乖乖学,不要跟佛抬杠,也不要闹别扭。恒顺佛教,调心随顺地学,一步一步如法如实地学,佛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有时如果实在做不来的时候,就承认做不来,而深发惭愧心、诚心忏悔业障,千万不要讲一大堆理由护己之短:“唉呀!这个已经过时了”,“时代不同了”,“方便嘛!”……等等一大堆合理化的借口,诳惑他人、自欺欺人、自害害人。如果佛法真的会过时,那么这佛法就可以不用学了!因为它还会受时空限制,即表示它并不是普遍的真理,那怎能度人出生死苦轮?那就不学也罢。那样一来,佛也不是“一切智人”了!而跟其它宗教的教主差不多,只是个凡夫,那就不值得我们这么敬仰了。但是,我坚定地诚信,佛是一切智人,已断除、超越三界烦恼、永出轮回、证得无上菩提涅槃。因此佛所说法,是超越三世三界、能拔众生出苦轮的真理。因此我们若做不到,就应承认是自己障重、福薄、智浅做不到,并非佛的标准太高,或是佛法已经过时、不符合时代了……等等现代愚夫推托的借口。这样才能算是修行人,才算是佛弟子。

最后,关于《般若心经》的“密法”,还有一点说明:其实“般若波罗蜜”本身就是个密,不须再更求其密,以其有无上秘密威神力故,如上所说,若光持诵“摩诃般若波罗蜜”一词,即是在修“密法”,“摩诃般若波罗蜜”即是密咒,本身具足无上功德威力,可上求菩提、下化众生,可自息灾、增益、敬爱、亦可降伏,如是四悉地,皆可成就。详如《小品般若波罗蜜经》所说,今兹将《小品般若波罗蜜经》之经文,摘录于后,让读者参考、修习,祝各位速得般若正智,速证无上菩提。

——一九九二年讲于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