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法师开示

 其它法师:信行法师开示录


   日期:2020/7/28 9:40: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信行法师开示录

因 缘

闽东佛学苑女众专修班于2003年4月19日春游假日朝礼浙江瑞安龙翔寺,全体师生于清晨五时半出发,四十余人兴高采烈。龙翔寺住持信行法师特别高兴,派专人在路口迎接,接到客堂休息,即为大家讲了开示并介绍了他的上师清海和尚的经历,并邀请傅老师下午为大众讲讲当年在海公上师①身边所见闻的事迹。宗教局领导也来看望大家,并和傅老师亲切交谈。中午,信行法师热情地准备了丰盛的午餐,给年高的傅老师准备好午睡休息的寮房,并陪同全体师生参观各殿,顶礼每位佛菩萨及本尊护法。下午,在宗喀巴大师殿,全体师生与寺内僧众及特地赶来的大众居士同修海公上师传承的《文殊五字真言念诵法》仪轨,声音和雅,法器齐鸣,使人沉浸在特别殊胜的感受中。接着信行法师请傅老师为大众开示,由于时间关系,傅老师简短地讲了些他当年在海公上师身边所见闻的一些小故事,他说由于那时自己年轻,一味沉浸在海公上师慈爱的怀抱中,未能深知海公上师深深隐藏的种种功德大海。

临别时,信行法师一再邀请我们待扩建工程完成后一定要去住上几天。

上车前,信行法师又请傅老师合影留念。

这次极有意义的春游使全体师生得到了极大的教育和启发,学生们看到信行法师对傅老师的热忱亲切及傅老师对信行法师和出家僧众的至诚恭敬,深为感动和赞叹。有位学生说:“我今天才明白,傅老师对出家人是如此的恭敬,平时给我们指出缺点,完全是一颗为了振兴正法的菩提心。”

当汽车返回佛学苑时,暮色已临,第二天傅老师听到汇报:“昨天学生们个个高兴得不得了! ” 注①:海公上师即能海上师,亦即清海和尚之师。
——————————————————————————————

开 示
我是浙江本地人,说起来很惭愧,出家也有二十多年了,但学的东西很少,自己呢智慧不够,福德不够。

我八一年去五台山受戒,礼清海上师为得戒和尚,后来也是我学法的师父。因为我的文化较低,初中都没毕业就出家了,出家以后开始觉得出家就是念经,后来到五台山受戒以后,听上师说第一先学戒律。假如没有戒的话,定谈也不用谈,慧更不可能。我们开始听讲《四分戒本》,然后呢就是海公上师从四分律藏里辑出来的,根本阿含有四本,后来还听了海公上师译的《律海心要》,是藏地一切有部的精华,有四本。咱们汉地是用四分律,藏地是一切有部的。《律海心要》是宗大师造的,当时智慧幢法师作广解,戒律方面学了这些。定的方面咱也谈不上,上师把海公上师写的《基本三学》前后都讲完了,同时也讲了《现观庄严论》,海公上师翻译的是《现证庄严论》。观是因的意思,证就是果,其实因果一样的,一个东西,后来又讲了一部《俱舍论》,《俱舍论》跟《现观庄严论》是前后讲的,今天讲这个明天讲那个。

海公上师主张,藏地也很主张,初学的修行人,第一个知见先摆端正,为什么?汉地的学习跟藏地的学习不同,藏地学习先学因明,然后学现观,学中观,中观学了以后就学《俱舍论》,《俱舍论》别人认为是小乘的,海公上师不认为是小乘,认为是根本乘,也就是佛教的根本。没有根本的话,大乘、无上乘、密乘根本不能建立。

戒律呢?咱们汉地出家以后剃了度,可以穿出家衣服,然后若干年,因缘成熟后就可以受三坛大戒,沙弥戒、比丘戒、比丘尼戒、菩萨戒同时受的。真正按印度、藏地的传统,像这种做法也是不同意的,藏地呢?今天出家今天剃头先受沙弥戒,沙弥戒受完以后才开始披衣披袈裟,咱们这些衣服是古代汉地俗装,印度或藏地,他们的袈裟就是衣服,你出家人剃度以后没袈裟穿,你穿什么衣服啊?剃度先受沙弥戒,沙弥戒学完了就学五大论,学好了以后看你年纪差不多了,各方面比较成熟了,然后可以受比丘大戒,比丘戒受完了以后,再看你各方面,你对佛法的行持,就是修行的水平。需要的话,再受菩萨戒,菩萨戒最起码菩提心要发起来,思想中要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二位,把众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样的话才能受菩萨戒。不然的话,咱们说是菩萨吗?是菩萨,能持不能持,持什么戒根本不知道。

现在我们说来很惭愧,全国来说,男众比丘啊,沙弥啊,对于戒律方面比较松弛,真正学戒的没几个地方;尼众这一方面可能比男众要强一点,要好一点。现在学戒的比较多,风气比较好。

咱们要想行菩萨道,必须先发菩提心,菩提心发了以后受菩萨戒,在受菩萨戒的同时可以灌顶,灌顶必须先受菩萨戒,不受菩萨戒不能灌顶,最起码要受菩萨戒才能学无上乘。比如说三皈五戒好像地基一样,地基打好,然后呢,受沙弥戒,像五戒这些都是第一层,第二层就是比丘戒,菩萨戒,第三层就是无上密乘戒,地基打得越结实,我们盖的房子越坚固。

现在有个什么风呢?一说藏传佛教很殊胜,大家都超标,超什么标呢?一学无上密法什么都不用了,也不用持戒了,也不用学什么啦,就念个咒,修观法就可以,这可以吗?也可以,可以有可以的条件,比如像密勒日巴,他就一心一意地依止上师,上师叫他干啥他就干啥,这样的才可以,而且上师不管对他怎么折磨,其实是消除罪障,他也没有一点邪见,而且还很欢喜消除自己过去所造的业,欢喜接受这种苦,这种苦效果最大,苦受得差不多了,身心干净以后,上师给他传法,修不多长时间就成就了,有这样的根机,有这样的毅力,完全可以。

像我们这样,你看出家了,说来很惭愧,我十六岁出家,现在四十二岁了,二十几年了还是这样,有时看看自己,脸上特别烧。

末法时代的特点,行不稳,心特别高。我的出家师父问我,说你们这些学法的人,说密宗提倡即身成佛,你们想现在修即时成佛的法,现在修了马上就成佛,哪有这么容易啊?释迦牟尼佛出家修行,五年参学外道,六年苦行,之后才在菩提树下成佛的。像咱们这样的根机,你想几天、几年就能成佛了,不可能的,咱们还得把地基先打好。

比如戒,咱们受三皈依,三皈就有三条戒律,大家学过也知道,第一条,皈依佛,宁舍生命,不得皈依天魔外道。一般民间老太婆,她学佛了以后,今天在三宝面前皈依,皈依了到山门外马上去神庙点灯磕头了,一出去第一条皈依佛这个戒体就死了。平常有什么事情怪佛菩萨不保佑她,你皈依戒体都没有了,你怎么能得到加持啊?比方说,中央电视台二十四个小时都在播放,你刚把机器买回来,刚打开电视机,你把遥控器摔坏了,你怎么开啊?电视台信息接受不到了,加持也是这样,第一个咱们皈依佛,好多人对皈依佛的意义不懂。

皈依法,宁舍生命,不得皈依外道典籍,你学了佛以后,除了释迦牟尼佛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你可以学习可以修,可以受持,不能皈依外道典籍,但是好多人不行。现在世间上很复杂,有些气功师学嘛学几天,看几本经书,东凑西凑的像李洪志一样的,凑了几本书,*轮大法,自吹他的思想都超过佛了,这种人崇拜的人还特别多,你懂点佛法的话就不容易上当了,就因为好多人不懂佛法是怎么回事,别人说几句呢就莫名其妙了,就散布谣言,说他是佛中之佛了,比佛还要佛,超过佛是什么人啊?魔,魔才以为他比佛高,其实没有啊。波旬魔王他的能力、他的福德、他的智慧还不如一个罗汉,咱们知道佛法的人就知道怎么行。

又如僧,现在好多人说出家人啊都是乱七八糟的,有些人光看不好的,不看好的。世间上也有各种行为不端的,行为端正、心地善良的也多得很。出家人里也有些出家人,小庙比较多,我们上师就说小庙是什么?小庙就是变相的还俗,比如一个寺院里,一个老和尚,七老八十了,来一个小和尚,哎呀,像宝贝一样的,马上给他教早晚功课,敲打唱念,一学完可以做佛事赚钱了,钱赚了以后,小孩不懂啊,他以为出家人就这么回事,就是学功课学经忏,就可以作为赚钱的资本了。佛法那么伟大,他不知道。像这样好多。咱们从开放以来,每年全国各地受戒很多,现在出家人都没有哪几个读大学的,懂了些佛法却被社会上的金钱淘汰,这种呢都是因为没有受过如法的教育。

从去年开始,《音声海》寄来以后,我们看了以后,给大家,因为我们这里每月初八会供,会供居士有一二百人,有的时候两三百,送给他们看,他们说《音声海》特别好,这样子弘扬佛法特别好,这个傅老师功德无量。

咱们就是现在心向往之,以后咱们把道场建好了,我也想像你这么大年纪了,这么好精神,我们想想惭愧,我在五台山收徒弟也不少,有些现在上佛学院了,有的在五台山又建了寺院,再过两三年后我们这里慢慢就会好起来,现在当地的政府比较认可,因为我们这个寺院在温州地区影响比较好,第一,咱们比较本分,第二,不需要赶经忏,我们念《毗卢经》、《药师经》,别人给多少钱我们收多少钱,再多我不嫌多,再少我不嫌少,就是随缘的。

你把念经变成了出卖定价格的话,那变成商品化了,咱们念经,你钱给多少,你放心,因为我们都用来建寺庙。寺院建起来的话,每个人进来磕几个头,看看生欢喜心,你们也种福田,所以咱们建寺院也是为了大家。

密宗呢在南方确实不那个,温州普明寺仁善法师,他那里建立的比我这里还早几年。我们从九五年开始,当地政府认可为宗教活动场所。这几年来,我们念经方面、修行方面,我们的功课、整个的佛教寺院的设施都是和海公上师法流同样的,每天早上念经就是《上师供》、《五字真言》、《真实名经》,还有毗沙门,还有我几个徒弟,从五台山下来的十多年的,灌顶的,念《大威德》,初一、十五是念《五大金刚》。每天我们早上三点十五分开始敲钟,三点四十开始念经,念到六点半吃饭,每天这样。

九八年请了多识活佛,在这里讲了二十来天的经。我有个徒弟叫妙方,他在青海隆务寺学藏文,藏文学了六、七年了,他现在都可以翻译了。

现在我们百分之七十的精力都投入在修建方面。建好了以后,我们也尽自己力量,学傅老前辈的榜样,也办成一个正法道场。

咱们这些人原都在五台山,我依止清海上师有十年时间,八一年到九一年,他圆寂了以后我还在那寺院里住了两年,我们九三年下来的。下来后到平阳的寺院,后来那个因缘不成熟,九四年的夏天到这里来,九五年才开始修建的。我们这里有好几个都挺发心的,现在还有几个徒弟在外面,五台山有一个徒弟,叫智音,今年32岁,现在是五台山显通寺的住持。我们这里都是年轻人,素质都比较好的,那个堂主叫妙善,妙善九四年从这里温州三步一拜,大礼拜拜到普陀山,普陀山又三步一拜,拜到九华山,拜到五台山,拜了三年时间,现在他们两个人主要是在五台山显通寺。

咱们现在主要是先培养人才,寺院呢慢慢发展,不怕,假如没有人才的话,寺院盖得再好也没有什么意义。我们的思想也是海公上师的那种思想,也是藏地的这种思想,藏地现在虽然有好地方,但也有有其名而无其实的。所以咱们海公上师的教法很好,他不会赞己毁他,咱们从海公上师《基本三学》开始,基本三学是佛法的基本,也是佛法的根本啊!《基本三学讲录》里面科颂啊、定道资粮、禅品、律海十门、慧行刻意,这些都学了,咱们修行就一流啦,就是一流的修行人,也是一流的法师啊。这都是海公上师心血,从三藏十二部经典里面摘出来的,也就是三藏的精华。《五字真言》是海公上师从二十多部大论里面,大经里面摘出来的。过去藏地《五字真言》是没有的,有修六加行的,海公上师看咱们汉地喜欢什么都大,所以把那些大经摘出来,写了《五字真言》。你念《五字真言》等于念《华严经》啊,《法华经》、《涅槃经》、《大般若经》,这些经的意义都在里面,它是三藏十二部的浓缩本。《上师供》后面的福田正士那一段是整个《菩提道次第》的上、中、下士,生圆次第的结晶。

咱们这一生能遇到这么殊胜的密法,能够遇到傅老师这样的老前辈,也是你们的福气,真的,佛法里讲的福气有两种,一种是说世间受用,一种是法财,七圣财。世间上有钱的大老板,有钱多少亿啊,比尔·盖茨,他是世界巨富,他就是没有这个因缘学佛法,假如学佛法,他把这些钱一半做弘法利生的事情,那福气更大了,他虽然有世间福气,但他没有出世福气啊,圣财福气没有啊!所以咱们有圣财的话就能遇到佛法,而且听到佛法就特别欢喜特别高兴,假如没有这个福气,看到出家人都讨厌。比如咱们坐车,一个车上,两个位子的,空个位子,那些在家人,他肯定不会坐你跟前,好像坐你跟前把什么不好的东西给沾上一样的,只有坐得满满的,没位子啦,他才挤到你跟前,世间上对出家人就是这么的歧视,他不懂佛法。真正懂佛法的话,求之不得,跟出家人可以沾光的;他有念经听善法习气的话,看到出家人,看到三宝生一个欢喜心的话,他就能得度,没有这个出世的圣财的话,那就不会学佛法。

咱们虽然没有钱财,但是咱们有这个圣财,过去多生多世所种善根现在成熟了,以后咱们要珍惜这些更加努力。跟傅老前辈好好学佛法,这一生就把根扎下来,以后肯定会开花结果,因果丝毫不爽,咱们不能犹豫的。

好多事情与咱们修行不相应的,尽量少去;是善法,戒定慧的尽量去,这样戒定慧功德就不断增上。否则的话,金钱世界、拜金主义,一不小心你就被魔王波旬的五花箭射中了,那就完了。要时时警惕,世间这种潮流太可怕了!所以咱们能遇到佛法是最殊胜的事情。我今天不好意思,惭愧,东扯西拉的特别多,没有系统,等一下我们请傅老师给我们讲一讲(众笑)。

傅老师:信行法师,咱们好不容易趁这次机会想多听一点呢。

信行法师:那我就把我们上师,清海上师学法修行的经过简单地给大家介绍一下,等一下请你把海公上师的经历给我们讲一讲(众笑)!大家互相交流啊,因为我们只看到海公上师的相,海公上师的功德事迹咱们一点不知道。

海如法师今年春节在我们这儿住了二十几天吧,他跟我说:“咱们俩一起去全国各地拜访一下亲近过海公上师的那些老法师啊,老居士啊,把海公上师功德事迹的精华吸收吸收。”可我们这里脱不开啊,那边盖普贤殿,还正在装潢,又要策划盖大雄宝殿了!以后准备各地走走,以前亲近海公上师的老法师也没剩几个了,老居士呢也都七老八十了,也不多了(众笑)。

大家喝点茶吧,先休息一下。

傅老师:等一会清海上师的事迹在这儿讲还是到别的地方讲?

信行法师:哦,咱们在这儿讲,下午咱们念《五字真言》可以到文殊殿,五方文殊塑起来了,等一下我带你们去参观。我一般念经都在大悲楼楼上。五大金刚护法有专门护法殿,一般不开放的,我们就初一、十五去念经,香灯师每天去。天王殿的弥勒佛跟韦驮菩萨塑起来了,再绿化一下,我准备把普贤殿的二楼办讲经法堂。

这个地方,在温州来说,算比较大。去年冬天农历十二月二十五,福鼎有个尼众寺院,请我们装藏开光。我们这一套装藏都是海公上师从藏地学来的,以后传给我们上师,后来我们上师又传给我们的。装藏有一本书,那么厚的,它里面,整个佛像从上到下,什么佛像、上师像、本尊像、护法像,装什么它都有一定的规定。开光的时候,把供品加持,装完了以后就开光,这一套程序,咱们汉地就没有,这是一大遗憾。

一切法都是缘起法,有如是因必有如是果,缘起法就是条件组成。什么样条件什么样的工巧,就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比如一个泥巴,可以塑成佛像,咱们磕头供养,也可以做砖盖厕所给大家用,厕所砖与佛像作用不同,结果也不同。同样的刀可以杀人,也可以作为工具,所以一切法无自性,关键在于给什么样的人利用。如果给有智慧的人、善良的人用对人民对自己是有利益的;给恶人用的话就是危害人类,学佛法才能使人的生命往善的方向走。

我现在讲讲清海上师,我是一九八一年开始跟在他身边的。他也经常讲自己的历史,他那种精神可比美玄奘法师,他五岁母亲去世,六岁父亲去世,他们两个兄弟,他六岁开始要饭,要到十一岁。

他很聪明,跟密宗特别有缘分。他们要饭小孩在一起的时候,他梦到自己坐在一个大法座上,下面好多人,他在背往生咒。他十多岁还从来没有听过佛法,那个时候河南南阳虽然是中原,对佛法来说还是比较偏,尤其解放前后。他梦到给大家传往生咒,背着背着,背醒了,醒了以后往生咒他会背了,也没听人念过也没有人教过。

他十一岁去当搬运工,没上学,一直搬到十六岁。当时河南有个香严寺特别好,是过去“十子九不还”的地方,传说过去有十个太子在那里修行,只有一个太子回去了,九个太子一直在那里出家修行。整个方圆几百里的地都是归香严寺的,后来他在那儿发心出家,当时他的师父是那个寺院里一个很讲修行的老师父。

刚出家,那地方竹子很多,他师父叫他把竹子运到造纸场去造纸,整个寺院一百多个出家人都是靠竹子卖的钱维持生活。他在那里呆了一年,后来他哥找他去了,他哥人比较莽,对寺院说:“你如果不把我弟弟交出来的话,我就把寺院烧了。”后来他看不行了,那个时候还没剃度,还在寺院干活呢,就跟他哥走了。

走了以后,当天晚上翻墙跑了,跑回他师父那里。师父说:“你现在要走,不走不行,我介绍你去你师兄那里替我给你剃度。”

这样,他又逃到陕西,他师兄据说是个小开悟的人。什么小开悟呢?他有点宿命通、他心通的能力。他一到那儿,他师兄就给他剃度了,上师的法名叫宽性,他是临济正宗的,清海两个字是他的法号。剃度后在寺院里住了一段时间,他师兄对他说:“那个桌子四条腿,你这个人现在好像是三条腿,缺一条腿不稳啊,假如这一条腿一来你很了不起,假如这条腿不下来的话你这辈子就不行。后来他又到了陕西双喜寺。

双喜寺里面住了六十多个出家人,他每天早晚负责敲钟,白天到大寮去劈柴或跟着寺院里的师父去当地化盆米。化盆米听说过没有?过去出家人假如没种地的话,有这几个村,居士每天早上拿罐罐放在自己厨房里面,早上吃饭的时候抓一把米放在罐罐里面,到一个月的时候一罐满满的。咱们出家人每天去收的,不管风里雨里,每天早上去,晚上回来。一个老师父带路,年轻的小师父刚出家,干活培福,挑着担子挨家收米。有的时候走五六十里路,一天不去出家人没饭吃了。咱们现在多舒服,不好好修行太对不起信施啦。吃的什么都是现成的,供养咒一念,马上菜饭就可以吃了。那时挑盆米寺院规定给钱的很少,特别辛苦的给你作奖赏的。

这样干了一年,寺院当时请了一位法师讲《八大人觉经》。他的悟性很好,他听法师讲经,有时候讲得好的,他就嘿嘿笑;有的时候讲得不好,他眉头一皱。后来,被法师看到,下来的时候讲:“把这个小和尚叫来。”他吓坏了,我怎么了,犯什么规矩了?法师说:“我今天讲的别人听得都很高兴,你为什么时而高兴时而皱眉头?”我上师胆子比较大,说:“我听有的时候讲得对,有的时候讲的还不够圆满。”那个法师气哦:“你给我讲讲。”他就把他自己的一讲,那个法师对他特别敬佩,想这个小孩肯定有出息,还奖了一领新海青给他,鼓励他好好学。

有一次他去外面上供的时候,当时有一个军官看到他每天早上去挑盆米,晚上回来,一年了。想:能耐苦耐劳,什么苦都能受,这种人才能成大器。干点活就累了,念点经就嫌麻烦了,那是不成器的。从古至今,不管世间上还是佛教里,能成大器的都是能吃苦的,没有辛苦,那根本不可能。

那个大军官就说:“小师父,四川有个能海法师很厉害的,你应该去那里学法啊。”海公上师也是军官出身,当时海公上师在全国影响比较大,那时第二次从拉萨回来在近慈寺办道场。就这样,他把每天挑盆米攒的六十个大洋供斋了,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就走了。当时寺院还舍不得他走呢,寺院的方丈叫几个干活的人拿扁担追他。上师那时只有十六岁,人很机智,他说:“我跟你们几个无怨无仇的,我偷了寺院东西的话你不让我走没关系,我是为了学法,你们应当放我一条生路。”听到这样的话,那几个人受感动了,说:“那我们回去怎么给寺院的住持交待呢?”上师说:“你们完全可以说,我们走错路了找不到人,追不到。”干活的人脑子比较实在,他听上师说得对呀,就回去了。

上师第一天出去就是倾盆大雨,这也是好事多磨啊,就是考验他。刚出去,也没有雨伞,就穿一身衣服,当时就淋湿了,雨停了就把它拧干了再穿。从陕西翻终南山到四川来,那真要毅力。

这样经过一年,有好几次,饿得躺在那里昏过去。有一次昏过去两三天,一个采药的人要拿他小包裹里的衣服,用脚踢了踢,“咦,你干啥?”“我以为你死了呢。”(众笑)这样采药的人带着他,过了两天才在小店的食堂里吃了馒头。

有一次走到一个小店,六七十岁的老俩口开的,他们早上蒸了几十个小馒头,准备卖给挖草药的,终南山药很多。我师父肚子饿得没办法,说:“你能不能给我一个馒头?”他们说:“小兄弟呀,不能给你呀,这个也是我们的命啊,我给你吃了以后,我们两个的生活怎么办呢?”后来来了一个挖草药的,那个人吃了以后给他几个。有的时候在小庙、道观吃一顿,下雨下雪都在路上一年。

到陕西四川交界的地方,当时国民党正在那里建道观,里面几个道士年纪特别大了,差不多牙齿掉光了。上师说:“他们见到我一个年轻的小和尚高兴坏了。”他们说:“年轻的都被抓去当壮丁了。”后来上师为了避免被抓壮丁,装歪脖子,装瘸子(众笑)。装歪脖子装了半年(众笑)。

后来到四川,在宝光寺听一位法师讲《真实名经》。他的脖子还是歪的,住了一两个月以后才把脖子正过来(众笑)。

过去学法多么不容易!学了一年,法师讲经讲完了,对他说:“宝光寺要传戒,是海公上师当羯磨师。”海公上师当时在近慈寺,妙论法师是我们上师的戒和尚,当时是宝光寺的方丈。

我们上师在宝光寺可能呆了几个月,后来病了,全部头发都掉光了。宝光寺那儿很稀奇,有块石碑会显字,显字的话肯定要死出家人。当时石碑显字了,我们上师刚受完戒,就病了,病了一个多月没有吃饭,后来进了如意寮,进如意寮是等死了!就像现在的太平间一样,不过还有一口气,等死了进化身窑就烧了。我们上师做了一个梦,梦到观世音菩萨带他到什么地方去,他说:“我现在为了学佛、学法,刚受完戒,什么都没学到,什么也没修,我现在还不能走,求观世音菩萨,你还得让我活过来。”(众笑)醒过来以后,咦,奇怪,身体好了,他慢慢起来后,就去过堂,一个月没吃饭了,人都跟鬼一样(众笑)。他手扶着墙,慢慢走到了斋堂,结果结斋了。他戒兄说:“这个清海师出来了,有救了,有救了!”就给他汤喝,身体慢慢恢复过来。

海公上师传戒以后,开示说:“大家受完戒不等于就算了,还得学戒,假如受了戒不学戒的话,过失更大。”如果学了戒以后犯戒只有一个罪,你不学戒的话,重加无知罪。有说“不知者无罪”。佛法上讲“不知者两条罪,罪加一等”,为什么不学?(众笑)佛说好比一个人知道路,遇到万丈深渊,说:“你们不要跟来,不要跟来。”即使自己掉下去,还把别人救了。你不懂的话,你掉下去,后面的人跟着下去。

佛在世时,有位莲花色比丘尼是证得六通的阿罗汉,因为过去世的因缘,她出家以后,她丈夫说:“你以后证罗汉果我还追你。”最后呢,她证罗汉果了,有个国王看到她,非要跟她一起生活一个月,说:“你不去的话,我把整个佛教灭了。”由于过去业力的显现,她自己的神通都显不出来,她为了救大家,犯了戒。这就是为了佛法的事业,牺牲自己。

过去四川有一个军阀,侵犯四川寺院,他知道出家人不喝酒吃肉的,他说:“今天假如你不喝酒吃肉的话,我把一县人都杀了。”出家人 把酒肉拿来吃了,把这一方人救了。他的功德比不吃肉的功德胜过百千万倍。如果是这种因缘,咱们可以放弃自己个人利益,去顾大局,这是特殊情况,所以佛法是圆融的。有小乘大乘,根本戒与大乘佛教有的戒律有冲突的,但你发心了以后呢一点不冲突,好像戒条里有冲突,其实没有。

这戒学通以后,看哪方利益大,咱们看事行事。

海公上师叫大家要学戒,不学戒的话咱们不知道修什么呀,通往密乘也不行。有比丘问佛:“世尊啊,我智慧没那么大,我光学戒能不能解脱呢?”佛说:“能解脱。”另外一个人说:“我对戒律方面还不行,我喜欢修定,修定能否解脱呢?”佛说:“能解脱。”那个人去修定了。另外一个比丘说:“世尊啊,我这个人对于修定学戒都不行,我对学经、辩论很有兴趣,能不能解脱?”“能解脱。”后来有位比丘说:“世尊啊,你处处赞叹多闻,戒定慧三个要同时学,为什么又说学一个可以呢?”佛说“只能解脱,不能得解脱知见。”你能利益自己不能利益别人啊!比如说持戒的人可以解脱,修定的可以解脱,修慧的可以解脱,但是来一个修定的人请问你只持戒的人,你就慌了,不知道怎么回答。所以说你不能利益众生啊!因为不能得解脱知见。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这个叫五分法身,就是说你既能利益自己又能利益众生,所以说要学戒定慧。海公上师讲到这段话以后,我们上师就从宝光寺去了近慈寺。

在近慈寺,海公上师请了好多格西、活佛传法、灌顶,他自己也讲经。海公上师在寺院里,分几个学院,第一个学事堂,一开始,刚出家受戒的在学事堂,第二个才是学戒堂,第三个加行堂,第四个金刚院,你要一层一层上去。他在学事堂,在大寮里面干活,近慈寺每天七八百、上千人吃饭啊,那时候锅特别大,每天光烧火十个小时,还得出灰,这样干了几年,每天他念经不误,上殿不误。

当时我们上师不识字,他在近慈寺第一年学字,有语文老师来教,他开始时一分钱没有,就拿印经切下的纸条,柴棍拿来削了当笔。有些法师笑他:“哎,清海师,像你这样能学好?”他每天都背好几十个字,不到半年他《上师供》、《五字真言》都会写会念了。《基本三学》、《四分戒本》、《定道资粮》,还有《科颂》、《比丘日诵》,他只背了三个月。晚上背经背得累了,有时瞌睡了,他拿一个锥子扎自己的腿。他十六岁出家,当时的近慈寺《四书》、《五经》从头背到底的人多的很,他一个不起眼的小和尚,一个字都不识,怎么跟得上大家呢?他只有拼命学。

三个月以后,他学五部论。后来天智和尚讲《俱舍论》讲得很快,当时听的人都莫名其妙,他都听懂了,每天都作笔记,第二天他就演讲。就这样他在近慈寺一直学了十五年。

解放后海公上师住在五台山清凉桥,近慈寺不到一年就走了一百多人,寺院里面没有供养,好多人都去打工。他说“我宁愿饿死,也不去打工的”。寺院留了三个人,做香灯,他照样每天念经,修《五大金刚》,不管他们怎么骂、斗,他都不理,因为他成份好,他是贫雇农,对他没办法,他们骂他,他就说:“你算老几,你看我是谁呀,我是贫雇农。”(众笑)那个时候贫雇农是最大的。去外面打工的每天有吃饭的地方,有自己吃的东西。他在寺院里吃麦糊,还要做供,有时做供的面,自己吃一顿,有时吃不到。他每天供水供灯,近慈寺几个殿他一个人负责。

第二年,海公上师在五台山清凉桥授灌顶,当时有个老师父住他隔壁,过去近慈寺都是罗汉床,一米宽,一米长,他说在近慈寺十五年时间,没有腿伸开来睡一夜。这个老师父晚上偷偷来叫他,把他拉到身旁,小声告诉他:“海公上师在五台山清凉桥授灌顶。”听了这话,他不说话,肯定寺院不让他走,近慈寺殿堂的香灯,都是他管嘛。后来他为了去受灌顶,向寺院当时当家师请示要去五台山,“不行,”不同意就不同意啰,到晚上大家睡着了他翻墙跑!(众笑)当时有个居士供养他几十块钱,坐火车赶到五台山,当天晚上刚好进坛,进坛就受灌顶。以后就在清凉桥依止海公上师,又住了十来年。开始大家都对他大老粗光干活看不起,当时海公上师讲《现观庄严论》,讲了以后呢,他就下来给大家复讲,当时同学中有个别的跟海公上师说:“上师,清海师这种人怎么能给大家讲啊?”海公上师说:“他不讲的话,有谁来讲?”这么说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向海公上师打小报告了(众笑)。以后你们有机会可以听听我们上师讲的那些磁带,他讲得生动自如,他讲经从来不用参考资料,他说休息好就是最好的参考资料。

晚年时,他每天生活从早上三点起来,这是我们五台山习惯,起来敲钟以后,我们在这边念经,他自己呢在房里面念《上师供》、《大威德十三尊》、《杜金巴》、《却甲》,还有法尊法师翻译的《广论》。念完以后,吃完早饭绕塔十三圈,然后回房修行。夏天八点多的时候接待居士,没有么就看看书。中午吃完饭他也绕塔十三圈,还磕大头几百个,然后才到圆照寺后大殿。他每天在那里坐,当时他的法座特别简单,做个箱子,上面放个垫子。他从小是做苦力的,特别惜福,我们稍微糟塌点东西他就大发雷霆。

我们上师主张第一要干活培福,不培福什么都不踏实,你的智慧不开。有句话:“福具障自泯”,福气大了障碍就没有了。有时咱们学法无形中就起障碍了,有的是自己个人的烦恼习气,有的是家庭、周围的人给你搞的,这都是自己的福气不够,不能怪别人啊。《科颂》里就有句话:“增上谓外缘,是正报所依,世人不了此,缘劣怨他人。”外界的增上缘是自己过去做的善恶结的果实,你现在所感受,所受的环境都是你过去多生多世的结晶。身体是正报,外缘为正报所依。比如说,总统来,总统的接待;叫化子来,叫化子的接待。我们上师讲了一个笑话:我们二众师,禅智师,可能也是开悟的,一说话就是佛法的一套,有一次积了点钱,带了干粮去北京。火车站一下车,没人接她,又没钱,只好晚上到候车室休息,结果被巡察轰出去了,到没有人了她才进来。看到自己钱和干粮差不多了,只好回来了。一个人福气不够,到什么地方,自己带干粮,没人接待。班禅大师80年视察五台山的时候,那个时候五台山出家人衣服都不敢穿的,刚刚落实政策,政府要求该修复的修复,打扫的打扫,把所有文革收在塔院寺藏经楼的出家人衣服都拿给大家穿起来。班禅大师一来,说:“我以为五台山什么都特别破烂,原来还保持得这么好。”其实政府一个多月前才准备好的。

有福气的人呢,就是“增上谓外缘,是正报所依。”“世人不了此”,不学佛的人不了此,“缘劣怨他人”,有什么事情不开心啦,都是别人惹我。没想想自己过去有没有惹别人,假如没有过去的因,怎么得到现在的果呢?所以咱们现在应该想到,一切都是因缘果报。

我们上师每天中午休息完,先讲经,除了初八会供,初一、十五念《五大金刚》,平常他每天都讲经。讲完念《毗卢经》,他就休息一下。在五台山《毗卢经》也是我们常念功课,两个小时念完。一下殿就念《五大金刚》,从五点钟念到七点半。夏天太累了,因为我们干活特别多,培福呗,越是培福,活就越多。晚上他在厨房里开点饭,早上、中午吃的稀饭、剩饭剩菜混在一起烧起来吃。一般到八月十五以后,晚上寺院不开饭的。晚上七点多念完《五大金刚》以后,上师带我们修定,修四禅八定,根据海公上师教的三皈依观、上师瑜伽来修,五台山每天都这样生活。

他九一年圆寂的时候,景象特别好,我看不是一般人,拿我们的信心来说,肯定是乘愿再来的人或者是个大善根的人。

按他的年龄、按他的身体来看,根本不会圆寂的,也是我们众生福气不够吧。他生前一个月的时候,把我们寺院里事先安排了,寺院事情主要交待五个人。第一个,寺院的监院海信师管寺院一切事务的事情。我是从八一年当维那一直到我们五台山下来,法务方面让我负责。还有一个海悟师,外面的事情都是他负责的。还有一个方僧师非常胖,大罗汉一样的长相,一米八几高,耳朵这么长(众笑),他管客堂的经济跟人事来往。还有一个是纠察心利师。当时他经常讲:“我应该把你们培养起来,万一我不在的话那怎么办?”当时我们根本不在意,每天讲经身体那么好,也没有病也没有什么,能走吗,谁能想到啊?

我们上师是九一年三月初四早上十点四十五分圆寂的,头一天还讲《广论》,正好讲到生老病死的苦。讲到老苦,还讲了两个小时,以后有机会,我把上师讲的最后一盘磁带给你们。他一讲老苦,就真的生起了生老病死苦的这种思想。咱们现在讲病苦,身体好的时候不知观,身体不好时,才知道我这病苦有点苦,病好了以后就没有踪影了。

真正那些过去修行人,无常心生起到什么程度?藏地有一个大成就者,他修行住的山洞前面有一堆刺毛,温州话叫“贼”,他一出来找东西吃,刺扎在身上,回来的时候,把刺刮完后就念无常,下次出去时再刮,如此经过几十年,一直到他成就。咱们现在无常心呢,听法师,听老前辈讲的话,很惭愧,过去了呢,放弃了。

我们学佛的人有三个要点,第一就是下士道的无常心要生起来,无常心生起来的话才能谈得上厌离心。比如咱们说,大夫诊断出病人是癌症,不到一个月要死了,他那个时候求医的心特强,心理压力呀。所以咱们无常心生起来,对修行是最好的一个点,也可以说咱们修行起步点就是无常心。

第二个厌离心,厌离心就是出离心,没有出离心咱们不会修行的。世间现在那么豪华,比如说吃的东西,世间人看到酒店的东西越鲜越要吃,价贵没关系,只要合我的胃口就吃。咱们居士就不敢吃,出家人想都不敢想,想了还有罪过啊。所以有出离心的话,世间上五欲就轻了。再一个咱们就是修下士道前要亲近善知识。没有发起出离心,不算善知识,怎么叫善知识啊?能引导你学佛修行的,相反来说就是恶知识。比如劝你:你年纪轻轻学佛,神经病啊,五六十岁出家学佛还可以。咱们用佛法淘汰烦恼习气,他拿世间的五欲来淘汰咱们的善根。

菩提心就是说,咱们自己学好了也能引导别人,所以说有出离心才能发菩提心。你叫别人好好发心修行,你自己去喝酒吃肉,别人怎么能相信你呀?怎么能跟你学习?菩提心很殊胜,是大乘不共法,比如说中观正见跟出离心,跟小乘是通的。你证阿罗汉果的话,必须要中观正见,见道就是见缘起之性,你不能见道,不可能证阿罗汉果。要想成佛的话必须要发菩提心,菩提心是咱们成佛的种子。佛法有两个种子,一个是根本乘,一个是大乘,大乘就是菩提心,再进一步密乘无上乘,无上乘是建立在根本乘和菩提心上面的。没有这两个的话,你无上乘谈都不要谈。没有出离心,说发菩提心那是吹牛的,是自欺欺人的。

说到我们上师当时讲的生老病死苦啊,那是真正审察世间痛苦,世间人的各种苦,他的圆寂也是给我们示现,否则他不会走得那么自如的。咱们有的想死死不了,过去有些居士、有些出家人,有些病了以后吃药,死不了,后来去抢救,拉到半路死了(众笑)。

因为我们每天早中晚三次问候、磕头。有时候在房间里,有时候他在路上经行,我们在旁边磕头。当时我们那些人对我们上师的信心真是五体投地,没有一个对他有什么想法。我们上师圆寂了这么多年了,现在有好多人都没有见到他,但能听他讲经的录音都对他生信心,这也是他的威德、福德、智慧所致啊!

那天早晨七点我去磕头的时候,开始我要展具,后来我们上师说不用展具。我问我们上师吃了早饭没有,他说:“今天不吃,昨天中午吃了两碗炒干米饭,挺好吃,今天肚子不饿了,我不吃了。”

五台山一般都是三月份开始,寺院里都刷一次,整理一下。那天早上,知客师跟纠察师,他们两个人负责去大观堂搞卫生,刷墙。我们五台山刷墙、干活都自己干。修藏经楼、拉石头、拉木头,都是我们去东北拉到自己寺院里的,五、六十个出家人除念经之外都干活。我那时福气好,自己平常功课还很多,我从八O年到现在一直都没断。那天寺院事情很多,干到中午十点钟的时候,侍者师每天都在我们上师跟前,那天早上,旁边也有别的人在那里,我们上师说:“把他们五个人叫来,我有事要跟他们说。”我急忙跑过去了,海悟师也跑过去了,当家师进来看我们上师坐在床上,他又去干活去了,我就留在那儿。我们上师说:“赶快把他们五个人叫来,不叫来,到时听不到的话就后悔了。”我站在我们上师床前,海悟师也在前面,当家师勉勉强强来了站在门口。纠察师和知客师他们两个忙得很,没上来。他说:“我跟你们交待事情,我要走,我走了以后,你们大家好好护持道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第二,我房里的东西不能随便动;第三,中台修个塔,就这三件事情。”说完,我当时是维那,当时虽然房子里师兄弟在,我马上敲钟,敲了以后,《药师经》我怕来不及念,我念药师咒,没有念到一百零八遍,我们上师走了。

走了以后,我们根本不相信,以为他入定了。那七天,我们在大雄宝殿磕头哭啊,修定,有的时候累了在那里坐,梦见我们上师来了,他好像出定了,我马上跑去看,看他还坐在那里。那七天我们二十四小时轮起来念米芝麦,五台山周围寺院,宗教局,佛教协会,地方人,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后来我们看真的不行了,我们上师衣服是我换的,换了以后把我们上师请到中台顶窖洞里,做个龛,龛也是出家人自己做的,我们想把我们上师身体留下。当时在北京我有一个朋友,他是生物学院的研究生,把他叫来。三个月以后,打开一看,奇怪啊:我们上师身体干了,水都往下流,腿这里起一个个水泡泡,水在掉,他本来个子跟我差不多高,比我还胖,后来只有几十斤重,身体小了干了,那个生物学院的专家说:“你们按你们传统的方法处理吧!”最后,于七月初十,我们把上师请到中台顶,底下修个塔,我们把上师身体入到塔里面。

圆寂以后,四月初四那天,文殊菩萨圣诞时,从中台顶下面上师塔,清凉桥那里,空中显现一个白的金刚杵,高可能有几十米,大放光明,现出来十五分钟。当时好多人,整个寺院的居士,其它寺院都看见了。

第二次就是八月十五上师圣诞日,八月十六那天,第一年嘛,很多居士来了跟我们帮忙,八月十六那天晚上六点四十五分,那时天比较黑了,中台顶空中显现光明,他们说是七天女形状的光,慢慢变成了五色彩光,整个五台山所有的人都看见了,一直放半个小时。有些人说太原也看得见,五色彩光,这边方向看见像海螺那样扁的,中间有一块很明显、这么小的一个圈圈,有人看见师坐在里边,我没看见。我看见的是五色彩光,有个方向看到的是一个凤凰,一个五色彩光的孔雀样子,这是我们上师慈悲加持我们,启发我们的信心。

我们能碰到海公上师法流,是咱们过去世的福气。佛说的法就是显密二法,就像手心手背一样的,如水与波,有则双存,无则并遣。这么殊胜的法,咱们现在众生不珍惜,主要是七圣财福气不够。所以现在人,有些人学一段时间,听别人说念一句佛号特别好,经唸多了,法学多了会把自己的心学乱,哎,他自己每天讲经,什么经都讲,叫大家都作愚痴人,这与佛法要求广学多闻岂不矛盾?释迦佛处处赞叹贤圣多闻弟子,现在人这个不学那个不学,这叫什么佛法?叫什么导师啊,怎么引领学佛人。佛法,你跟哪个法门相应,你学就是了,别人学,你随喜,你还得到随喜功德,多好,两全其美,惭愧,就讲这些(众笑)。 

(完)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全部:其它法师  

 其它法师:破迷开悟 离苦得乐(德行法师) 

 其它法师:三十七道品的修证意义(坚行) 

 其它法师:论诸法真实义(宏演) 

 其它法师:略说佛制安居的时代意义(普正法师) 

 其它法师:佛教在当前文化环境下的困境(普正法师) 

 其它法师:心经讲记(纯果法师) 

 其它法师:地藏经简答壹佰条(莲忏法师) 

 其它法师:《宝箧印陀罗尼经》讲记(明安法师) 

 其它法师:论佛教的师资法--以《行事钞》为中心(释胜心) 

 其它法师:守护根门(释净智) 

 其它法师:从《地藏菩萨本愿经》谈佛教的孝亲观和轮回观(净 

 其它法师:明心见性­­——《楞严经》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