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空法师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淫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其它:缙云桃李艳狮峰——缅怀惟贤长老(李弘学)


   日期:2020/8/10 13:10: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缙云桃李艳狮峰—— 缅怀惟贤长老

李弘学

  惟贤法师于2013年2月2日,舍报示寂,令我十分悲痛。他是先师正果和尚汉藏教理院的同学,全院学生中,他年龄最小。除惟贤法师外,先师的同班同学中,我熟悉而有交往的有慧海、竺霞、叶俊章等前辈。然而,只有惟贤法师对我情深似海,他把和先师正果和尚的情谊,都倾注于对我们的培育和关心上,令我们这些晚辈弟子们感动不已,难忘至今。


  我知道惟贤法师甚早,在上大学的时候,我的藏文老师(也是我的佛学启蒙老师)梁在农(智慧法师)教授,就对我讲起过他。梁先生早年执教王恩洋先生的龟山书院,和惟贤法师认识。我随梁老师常去王恩洋先生家做客,梁老师和王恩洋先生谈及到惟贤法师,总是摇头叹息,一种爱惜悲悯的感情流露在言表之中,因此,我对时在铁窗里而未蒙面的惟贤法师,有了深刻的记忆。
  惟贤法师和梁在农老师接受的都是欧阳渐和王恩洋的唯识思想,进汉藏教理院后,依止太虚大师和雪松法师,又受到太虚大师等唯识思想的熏陶,从而形成他独特的唯识思想,成为当代唯识学的秦斗。我写《佛学概论》脱稿后,请他审定。呈奉书稿时,是1993年11月20日,正值先师示寂六周年。当时正值文殊院传戒法会,隆冬季节,传戒法会已很辛苦,惟贤法师历时30个寒夜,不仅审稿,指点改正,校勘错别字,并为赐《序》。惟贤法师审稿时,我心中忐忑不安,因为书中有对欧阳渐将法相唯识学分开为二,及“斥时僧”的思想均有所批评。结果惟贤法师在《序》中说:“作者对近代研究佛学者,如欧阳竟无将法相唯识裁然分为二、熊十力对世亲唯识思想的曲解……均有中肯的简评,坚持正见,殊为难得。”我在主编《唯识文库·唯识论文集》时,他专门写信给我和正信,强调欧阳渐在引发唯识大义,“时俗废疾,略而起之,要其精义,络绎随文”,在引发的过程中,却关系到整个佛法的内涵问题,有以唯识学涵摄一切佛法之气概;太虚大师以八宗平等或大乘三宗共扬为其宗摄,以表一代涵容气象。这两者各有所长,皆显示了近代中国佛法之路向。编辑历史文献,绝不能持门户之见,更不能凭个人的喜好而取舍。
  后来,惟贤法师又在《唯识学概论序》中说:“正果法师的唯识思想是十分传统的,恪守原典的结构,师承太虚大师和雪松法师的唯识学体系;而梁在农教授又是欧阳渐和王恩洋先生的体系。弘学能从近代的两大唯识体系中去分析体会,这从他们的《唯识学概论》中可以看到,实为难得。”这都是惟贤法师的教导。


  惟贤法师“学在唯识,行在净宗”。但净土宗和其他宗派不同,没有法统传承,强调实践和其他各宗融合在一起而风行教界。在净土宗的三大系统中,惟贤法师特别推崇慈愍三藏的系统。前些年,念佛法门盛行海峡两岸。由于导向不当,造成很多的负面影响,甚至手机里都有“老公(老婆)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的浪词绮语。就这样的现象,惟贤法师认为,净土思想成立的原理是在“愿力成就”,净土的本质就是“土体是涅槃,其证果是无为法性”。善导大师一系的思想,有人生罪恶观、凡入报土论、指方立相论等,确立了净土思想的特色。这种思想,把殿堂宗教普及到社会现实中,使人得到了现实救济的希望,因此发挥了净土思想的本怀。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发展出了忍苦的世界观、创造光明的世界观、业报的世界观、报恩的世界观等,大众的精神生活因此而得到了许多安慰。但是,在物质生活高度发展的今天,导向不对,离开了殿堂的宗教,就容易脱离以三宝为轴心的轨则。在唐代,慈愍三藏就看到了这一点,他又游学印度18年,亲受印度三藏之法,倡导教净一致、禅净一致、戒净双修的思想。慈愍三藏的思想为历代大师所继承发展,延寿、祩宏、法照、元照、智旭等都是弘扬慈愍三藏的净土思想。离开了殿堂的净土法门,以讹传讹,自然容易产生偏差。所以,惟贤法师住持的慈云寺,经常打佛七。我乳娘家住慈云寺后门的牛草坪,我重庆没有亲人了,只有乳娘,回家就在慈云寺落脚。有一年时逢冬月十七,是弥陀诞辰,慈云寺打佛七,有二、三百人参加,惟贤法师为参加信众讲开示,带领他们一起作功课,下殿时我去迎他,见他双脚直踏,把冻得红肿的双手放在嘴边直哈气。扶着他,我不禁泪流满面,由衷敬仰和赞叹法师的德行。


  惟贤法师亦是“人生佛教”和“人间佛教”的追随者。太虚大师提出了“人生佛教”:“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的格言,一直是惟贤法师奋斗的目标,并以此作为教育晚辈的理念。在1993年,惟贤法师率先在全国创立佛教界“希望工程”。当时重庆尚未直辖,他们的创举立即受到了宽霖法师、遍能法师的赞成,佛教界的“希望工程”在全川开花。据当时重庆佛协办公室主任林孝廉告诉我,在短短的两年之中,为重庆希望工程捐款多达200余万元,救助失学儿童2万多人,并在开县建立了两所希望小学。惟贤法师履行太虚大师“人生佛教”和“菩萨学处”的思想,随时不忘众生。虽然他蒙冤受屈,26年多的铁窗生涯,他对政府没有丝毫的怨言。“苦到尽头应有笑”,众生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继“希望工程”之后,在1998年,他又成立了“佛教慈善功德会”,创办救助“母亲工程”,关爱下岗职工,充分体现佛教慈悲喜舍的菩萨济世精神,从他的践行“人生佛教”和建设“人间佛教”的行动中,更展现了惟贤法师爱国爱教、悲悯众生的宗教家的宽广胸怀和至高情操。


  惟贤法师立品、立德、立行的宗教情操,还体现在他尊师重道、和合僧团的实际行动中。法尊法师是惟贤法师受沙弥戒的戒和尚,但遗憾的是,惟贤法师出狱后,竟没有见上法尊法师。我每次去山西开会,他都特别嘱咐我,要去五台山广宗寺,更要正信,除了为师爷叩三个头外,还要代他叩三个头。每次去广宗寺,演明住持都习惯了预备九炷香,我给师爷(法尊法师是正果和尚的依止师,师事40年如一日)上三炷香叩完三个头后,正信要叩六个头,上六炷香。演明住持也开玩笑说:“正信还要替惟贤法师吃三碗斋饭。”正信也机锋回答“三口!”
  雪松法师的弟子中有基督徒,他们寻踪到慈云寺拜访惟贤法师,寺庙的信徒都很奇怪。当时我也在场,惟贤法师在会议室接待客人,他让我去给门外的居士讲释。讲什么呢?猛地忆起先师正果和尚曾经对邓颖超等中央领导讲过的一句话“信仰不同,人格的完善是一致的。”我出会议室,把这个意思告诉了会议室外的居士,并且说这正是我们佛教能包容世界万物的体现。客人走后,惟贤法师问我怎么给居士讲释的,我如实的回答了。惟贤法师点头含笑说:“回答得很得体”。
  惟贤法师是和合僧团的楷模。竺霞法师晚年眼疾,倒箭穿眼,视力下降,生活行动有不拘小节的失态,别有用心者以讹传讹,无事生非,曾在重庆佛教界掀起了一场风波。那些不安好心的是非之徒,煽动一位大德,非要惟贤法师和他一起上成都告状。惟贤法师万般无奈,只好派常慧法师和那位大德同来。这位大德到成都已是深夜了,宽霖法师派常厚法师叫我去甘露堂接待。我安顿好了这位大德,在送常慧法师去爱道堂休息的路上,常慧法师才将惟贤法师的一封厚厚的信转交给我,在昏暗的路灯下,我仔细读完这封信,信中将他暗中调查的实情及竺霞法师眼疾的痛苦,以及小节失误,他人借机造谣生事,把以讹传讹的风波的真实情况,写得十分清楚。字里行间,情真谊挚,让我从中平熄这场风波。事后竺霞法师来成都,见到我后致以谢意,我将惟贤法师的信转交给他阅读,竺霞法师顿时老泪横流,他这位比惟贤法师长10岁的学兄,似乎从小学弟的信中领悟到了什么……故事并没有结束,这位要告状的大德晚年,同样遇到了类似的风波,作为西南佛教界的领袖,惟贤法师面对社会的诽谤,为这位大德正清视听,体现出僧团六和敬的崇高品德,维护僧团的声誉,使那些好弄是非、别有用心者无机可乘。


  惟贤法师在弘扬佛法的历程中,十分注重对佛教人才的培育。他不辞劳苦,四处应邀传戒、讲学、弘法,足迹遍及祖国的大江南北。他的弟子被戏称为“正家班”,我和正家班的弟子都很熟。他的皈依弟子中,仅我认识的就有四位很得力的,即信、解、行、悟;这是他早期收的弟子,是我介绍皈依的。其中正解早逝,他后来又收了一位成都姓童的居士,补名“正解”。
  正信,是惟贤法师落实宗教政策后收的第一位皈依弟子,惟贤法师称赞她“性情淳和,深具慧根。爱钻研佛学、医药、武术,自皈依三宝之后,尤好禅学和静坐。”(《禅修与静座·序》)惟贤法师的《慈云文萃》第一辑,就是正信负责整理、募资出版的。惟贤法师将她派在我的身边,协助以文字传播佛法的工作。近30年来,她在惟贤法师的培育下,已成为优婆夷中的佼佼者。她发表的论文很多,多是讲佛法修持的文章,在学术界都称赞她为“定学专家”,曾执教于翰德女子学堂、四川尼众佛学院。著有《禅修与静坐》、《净土宗大意》、《禅宗讲述》,注释有《六度集经》、《佛教道德经典》、《药师经》等多部佛典。其中《禅修与静坐》在社会的影响很大,在抵制邪教*轮功的斗争中,这本书是有贡献的。黄心川、王尧教授也很称赞这本书。
  正行是原法门寺博物馆的馆长,对修复法门寺舍利塔、保护法门寺地宫和真身舍利作出了重大贡献,有多种关于研究法门寺地宫曼陀罗的书籍出版。其中,《法门寺地宫曼陀罗研究》是其名著。
  正悟是《四川政协报》的副主编,前几年在对抗战时期的宜宾李庄古镇进行考察和研究,同时对中国早期的第一批留美社会学家吴泽霖、吴文藻等进行专题研究,有多种著述出版,最近在写小说。
  惟贤法师的出家弟子中,我认识正伦、正智、正刚和正澄等诸师。正伦师是我在四川执事培训班的学生,曾任慈云寺监院。
  正刚法师于中国佛学院研究生毕业。曾执教于中国佛学院和普陀山佛学院,专攻唯识,有《唯识学讲义》等公开出版。现任缙云寺方丈,致力于汉藏教理院相关弘法平台的恢复工作,虽然受到挫折,忍辱负重,仍然在坚持之中。
  正澄法师是成都人,他大约1996年才出家,我们认识时,他正在中国佛学院读书,现已毕业留校任教多年。他有不少诗文发表,我读过他写的《往生论研究》等多篇文章,看来他对净土教义的研究颇具专长,在中国佛学院,他开的课程也是净土方面的。据我所知,正刚、正澄是为惟贤法师所传临济正宗第四十六代嗣法传人。惟贤法师从慈云寺退院后,由正澄法师接任丈席。

结束语
  惟贤法师舍报示寂,但他的光辉业绩永留世间。我2月6日与正信和仁慈法师等7人,专程奔赴重庆涂山寺悼念,向惟贤法师告别,敬献哈达,并代正行献了哈达。次日回到苦寮,我沉静地思索了两夜,至正月初三(2月12日)身振法师打电话告诉我,惟贤法师在双桂堂荼毗后,收彩色舍利无数,他见到很大的一粒紫晶色的。灵骨和舍利由宗教部门装钵封存。次日,正澄法师来电告知,拟在缙云寺建塔,塔址和正果和尚、竺霞和尚的塔相邻,使他们三位同班学友安息在太虚大师纪念塔侧。同时,惟贤法师的僧俗诸弟子们要我写篇纪念的文章,写什么呢?只好将我知道的这点琐事,点缀成文,寄以哀思。而这些琐事不过惟贤法师一生事迹中的大海一沤而已。感慨系之,题五十六字,以作收尾。诗曰:

汉院门墙龙象吼,缙云桃李艳狮峰。
红尘八风吹不动,心怀大千慈悲胸。
拓荒闲田儿孙种,牧牛笛鼓响咚咚。
三藏梵卷勤背诵,声声弥陀震太空。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