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九十二节 奇特


   日期:2020/10/4 9:50: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第九十二节 奇特
  达摩祖师在东土化度缘毕,端居示寂,葬熊耳山,起塔於定林寺。後三岁,魏使有自西域回者,遇祖于葱岭,见手携只履,翩翩独逝,问师何往?祖曰:西天去。又谓使曰:汝主已厌世。使闻之茫然,别祖东迈。暨复命,则明帝已登遐而孝庄即位矣。奉使具奏其事,帝令启圹,见棺已空,唯只履存焉!擧朝为之惊叹,诏取遗履於少林寺供养。
  六祖宝林寺殿前有潭一所,龙常出没其间。一日,现形甚巨,波浪汹涌,云雾阴翳,徒众皆惧。祖曰:尔能现大身,不能现小身?若为神龙,当能变化,以小现大,以大现小也。其龙忽没,俄顷,复现小身,跃出潭面,祖展鉢曰:你且不敢入老僧鉢盂裏,祖以鉢承之,龙伏鉢中不能动,持之上堂,为说法要,龙遂蜕骨而去,其骨长七寸许,首尾角足皆具,留传本寺。
  六祖将示寂,门人问:後莫有难否?祖曰:吾灭後五六年,当有一人来取我首,听我记曰:头上养亲,口裏须飧,遇满之难,杨柳为官。祖於先天二年即壬子年八月三日寂灭後,门人忆念取首之说,遂以铁叶漆布固,护祖颈入塔。至开元十年,(即壬戍年,首尾合十一年,适符五六之数。)八月三日夜半,忽闻塔中如拽铁索声,僧众惊起,见一服衰絰之孝子,从塔中走出,并见祖颈有微伤,具以贼事,闻於州县。县令杨侃,剌史柳无恭得牒,切加擒捉,五日於石角村,捕得贼人,送韶州鞫问云:姓张名满。受开元寺新罗僧金大悲钱二十千,令取六祖首,归海东供养。柳守未即加刑,躬至曹溪,问祖之上足令韬曰:如何处断?韬曰:若以国法论,理须诛夷,但以佛教慈悲,冤亲平等,况彼求欲供养,罪可恕矣。柳守嘉叹曰:始知佛门广大,遂赦之。
  四祖往牛头山晤融大师,师引祖至庵所。绕庵,唯见虎狼之类,祖举手作怖势,融曰:犹有这个在!祖曰:适来见什么?融无语。祖於宴坐石上书一佛字,融观之竦然。祖曰:犹有这个在?融未晓,乃稽首请说真要,祖遂付以顿教法门。师受祖付法後,住山弘化,法席大盛,某时徒众乏粮,师往丹阳化缘,去山八十里,躬负米一石八斗,朝往暮还,共僧三百,二时不阙。 。
  牛头六世忠大师谒五世威大师,威示偈曰:『莫系念,念成生死河,轮回六趣海,无见出长波!』忠答偈曰:『念想由来幻,性自无终始,若得此中意,长波当自止。』威又示偈曰:『余本性虚无,缘妄生人我,如何息妄情,还归空处坐。』忠曰:『虚无是实体,人我何所存,妄情不须息,即泛般若船。』付法後,有县令张逊者,至山顶谒问师有何徒弟!忠曰:有三五人。逊曰:如何得见?师敲禅床,有三虎哮吼而出。逊惊怖而退。後众请入城居庄严旧寺,师欲于殿东别创法堂,先有古木,群鹊巢其上。工人将伐之,师谓鹊曰:此地建堂,汝等何不速去!言讫,群鹊乃迁巢他树。
  司马头陀见百丈,谈沩山之胜,宜结集法侣为大道场,丈因语众曰:若能对众下得一语出格,当与住持,即指净瓶问曰:不得唤作净瓶,汝唤作甚麽?时华林觉为首座,沩山祐为典座,林曰:不可唤作木[木*突]也。丈乃问沩山祐,山踢倒净瓶便出。丈笑曰:第一座输却山子也。山遂往焉,是山峭绝,复无人烟,虎狼纵横,莫敢往来。山拾橡栗充食者数年。一日,念道在接物利生,独居非是,乃出至山口语虎狼曰:我若於此山有缘,汝等各自散去,若其无缘,我充尔腹。言讫,虫虎四散,山乃回庵,嗣营梵宇,号同庆寺,相国裴休尝咨玄奥,厥後禅学辐辏,风动天下,称沩仰宗焉。
  华林觉後到潭州华林,常持锡杖,夜出林麓间,七步一振锡,一称观音菩萨圣号,夹山问:远和尚念观音菩萨圣号是否?林曰:然。山曰:骑却头时如何?林曰:出头即从汝骑,不出头骑甚麽?山无对。一日,裴休往访,问曰:还有侍者否?林曰:有一两个,只是不可见客。裴曰:在甚麽处?林乃唤大空小空,时二虎自庵後而出,裴覩之惊悸。林语虎曰:有客,且去。二虎哮吼而去。裴问曰:师作何行业,感得如斯!林乃良久,曰:会麽。裴曰:不会。林曰:山僧常念观世音菩萨圣号。
  龙湖闻唐僖宗之太子也,眉目风骨,清朗如画,生而不茹荤。僖宗百计移之,终不得及。僖宗幸蜀,遂断发逸游,人无知者。造石霜,一夕,入室恳曰:祖师别传事,肯以相付乎?霜曰:莫谤祖师。湖曰:天下宗旨盛传,岂妄为之耶?霜曰:是实事耶?湖曰:师意何如?霜曰:待案山点头,即向汝道。湖闻,俯而惟曰:大奇!汗下,遂拜辞。至邵武城外,见山蔚然深秀,因拨草趋烟起处,有一苦行居焉,苦行见湖至,乃曰:上人当兴此,长揖而去。湖居十余年,一日,有一老人拜谒,湖问:住在何处,至此欲何求?老人曰:住於此山,然非人,龙也。行雨不职,上天有罚当死,愿垂救护。湖曰:汝得罪天帝,我何能致力,无已,易形来。俄失老人所在,视座旁有一小蛇,延缘入袖,至暮,雷电震山,风雨交作,湖危坐不动,达旦晴霁,垂袖,蛇堕地而去。有顷,老人拜而泣曰:自非大士慈悲,为血腥秽此山矣!念何以报斯德,即穴岩下为泉。曰:深山乏泉,致此以供养。邦人闻之,弇然相与唱导,聿成崇刹,号为龙湖。云:其旁有神,最灵异,民致牲饷不绝。湖仗策至庙,与之约曰:能素食,持不杀戒,乃可为邻,不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何山不可居乎?是夕,邦之父老梦神告之曰:闻禅师为我受戒,我不复血食,祭我当如比丘饭足矣。自是神显异迹,护持此山。湖将化,令击钟集众,跏趺而坐,说偈曰:我逃世难来出家,宗师指示个歇处,住山聚众三十年,对人不欲轻分付,今日分明举似君,我敛目时齐听取。於是饮目安座,寂然良久,撼之,已化矣。
  延庆准年逾八十,平日无所事,惟吟梵音赞观世音而已。临寂,弟子皆赴供,唯一仆夫在,安坐读《孔雀经》。一周,瞑目而逝,三日不倾,乡人观者如堵,庆忽开目而笑,使坐於地,弟子还,庆呼立其右,握手如炊熟状,良久,视之,寂然去矣,颜色如生,道俗塑而龛之。
  《宗门武库》载:佛照杲和尚初住归宗,专精行道,未尝少懈,深夜修敬罢,坐於僧堂地[卸-卩+盧]中,忽见二僧入堂,一人庞眉雪顶,一人少年,皆丰姿颀然,杲心喜,自谓曰:我座中有如此僧。须臾,二僧出堂,杲袭其後,见入佛殿中,杲亦随入。灯影荧煌,炉中尚有火,杲炷香礼佛,二僧复出,亦袭其後,至佛殿前,偶失所在。自念忘却香匣在殿内,回身取时,见殿门扃钥,遂唤值殿行者守舜开门,舜取钥匙开门,见炉中香烟未散,香匣在宝阶上,自不谕其故。妙喜亲见佛照说时,守舜在旁,犹指以为证。
  归宗宣依琅玡,一语忽投,群疑顿息。琅玡可之,未几,令分座,净空居士郭功甫,过门问道与厚,及宣领归宗时,甫任南昌尉,俄群守恚师,不为礼,窘甚。遂作书寄功甫曰:某世缘尚有六年,奈主抑逼,当弃余喘托生公家,愿无见阻。功甫阅书惊喜,且颔之。中夜,其妻梦见宣入其寝,失声曰:此不是和尚来处。功甫撼而问之,妻详以告,呼灯取书示之,相笑不已。遂孕,及生,乃名宣老,期年,记问如昔。至三岁,白云端抵其家,始见。宣曰:吾侄来也。(汾阳传石霜圆琅玡觉,石霜圆传杨歧会,琅玡觉传归宗宣,白云则杨歧嗣也。)云曰:与和尚相别几年?宣倒指曰:四年矣。云曰:甚处相别?曰:白莲庄上。云曰:以何为验?曰:爹爹妈妈。明日,请和尚斋,忽闻推车声,云曰:门外是什麽声?宣以手作推车势。云曰:过後如何?曰:平地二条沟。果六载,无疾而终。
  黄檗游天台逢一僧,与之言如旧相识,熟视之,目光射人。乃偕行,属涧水暴涨,捐笠植杖而上,其僧率檗同渡。檗曰:兄要自渡,彼即褰衣蹑波,若履平地。回顾曰:渡来渡来。檗曰:咄,这自了汉!吾早知,当斫汝胫。其僧叹曰:真大乘法器,我所不及。言讫不见。
  隐峰大师由衡岳往五台,路出淮西,属吴元济阻兵,违拒王命,两军交锋,未决胜负。峰曰:吾当去解其患。乃掷锡空中,飞身而过。两军将士仰观,事符预梦,斗心顿息。峰既显神异,虑成惑众,遂入五台,於金刚窟前,将示灭。先问众曰:诸方迁化,坐去卧去,吾尝见之,还有立化也无?曰:有。峰曰:还有倒立者否?曰:未尝见有。峰乃倒立而化,亭亭然,其衣顺体。时众议舁就荼毗,屹然不动,远近瞻覩,惊叹无已。峰有妹为尼,时亦在彼,乃拊而咄曰:老兄畴昔不循法律,死後更荧惑於人。於是以手推之,偾然而踣,遂就蓥维,收舍利建塔。
  开善琼首座举只履西归语。谓众曰:坐脱立亡倒化即不无,要且未有逝而复出遗履者,为复後代儿孙不及祖师?为复祖师剩有这一着子?乃大笑曰:老野狐。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相关资料12条(站内相关文章:程叔彪居士)(五明学佛网相关文章:程叔彪居士)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一百节 〇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九十九节 梦幻空花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九十八节 临终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九十七节 禅净双修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九十六节 如来禅祖师禅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九十五节 经教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九十四节 持戒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九十三节 因果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九十一节 呵佛骂祖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九十节 向上一路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八十九节 末後句 

 程叔彪居士:无门直指 第八十八节 传承授受